搜索的用戶組別: 遊客[0級]
搜索選項 要有附件 作者搜索
搜索範圍
Dedo 論壇搜索系統
DC論壇影城 ad.vbox
香港易存網庫 [服務器租用|easyhost.com.hk] 域名 電郵 VPN 網頁寄存 快速穩定 雲端 Hosting Server 電話:(852)-21550486 / (86)-21-61979257 服務:[ 資訊, 電郵服務, 資訊網絡, 網頁儲存, 網頁設計, 網站設計, 網頁寄存, 網站寄存, 主機租用, 主機托管, 伺服器管理, 伺服器租用, 伺服器托管, 服務器租用, 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租用, 域名註冊, 網站地圖, 客戶優惠, 報章報導, web hosting, hosting, email service, web page design, web design, dedicated server, dedicated host, server management, server colocation, colocation, Virtual Host, MPLS, CDN, IPLC ]
返回列表 發帖
第二十三章 专门来踢馆(推荐票……)


--------------------------------------------------------------------------------
  泛大陆四所星战士学院中,都有各自的执法部门,而毫不例外的,也都是由学院中顶尖的学员组成。

  翡翠学院的纠察队,和兰蒂斯学院的巡查部,虽然名字不同,但是两者的职能上,却是完全一样的。甚至,巡查部管辖的范围还要宽一点——兰蒂斯学院并没有设置校卫队。

  所以,达琳娜将卡隆称之为同行,这是极为正确的。

  冷冷的注视着这个据说将会在毕业前就能够突破第六门星域的“同行”,达琳娜所展现出来的勇气和气魄无愧于她的身份。

  “怎么?想拦着我吗?”微微的笑着,卡隆停下了步子,上下打量了达琳娜片刻后摇摇头,“你不行,我听说翡翠学院下一届的同行是一个四级的金系星战士,如果他出现的话,或许还能勉强拦下我呢。”

  达琳娜闷哼一声,不过她也知道,卡隆说的是实话。根据传闻,他隐约已经是兰蒂斯学院的第一高手。而迪克马蒂斯虽然现在都还只是四级星战士,但论其实力,绝对可以位列现目前除开那些临近毕业的学长们之外的十大高手之列!

  “杀鸡焉用宰牛刀?你只管走出这条线试试。”

  达琳娜说着,身躯腾空而起,一道火焰星力瞬间从她化掌为刀的手中发出,转瞬间,坚实的操场地砖被划出一条数米长的破碎印记。

  虽然明知道自己不是卡隆的对手,但身为纠察队小队长的天职却让达琳娜无可逃避。更重要的,是校卫队瞪大眼睛在看着!

  如果卡隆一定要闯岗,那自然所有的枪口都对准了校卫队,但是卡隆却在听到斯卡特队长不在之后竟然转身离去……而林牧也竟然放任打伤了自己两个队员的卡隆离开……

  这样一来,所有的责任便在于负责警戒和巡逻学院外部并负责追击敌人的纠察队身上了。

  然而,当达琳娜刚刚划出这道线的时候,学院中再次穿梭出数道人影。领头的,赫然是纪检部副部长杜子枫。

  没有丝毫的废话和犹豫,杜子枫带着六名纪检部成员分开了围拢的学员,与达琳娜遥和林牧遥相呼应。

  林牧守卫学院台阶,达琳娜则和杜子枫与林牧形成了一个三角形的小包围圈!

  对杜子枫投去感激一瞥,达琳娜又发现林牧向前压了一步,心中对校卫队的怨念顿时缩减了一分。

  【哼!算他还识大体,不然两队一部今天的面子可都丢光了。】即使是普通的学员,也感受到了两队一部的高级星战士所带来的压迫力。纷纷朝后退去,将包围圈再次扩大。

  这一下,纪检部,纠察队,校卫队,这三方的高级星战士所占据的位置立刻便明显起来。两队一部共二十十余人,将来自兰蒂斯学院的六位星战士紧紧的锁在了三角形的包围圈中。

  强大的压力让兰蒂斯的学员变得谨慎起来,除了卡隆之外,所有人都武装了上星甲,做出了戒备状态。

  “竟然全是五级星战士?”

  “怎么可能?”

  一看到兰蒂斯学院的学员都穿上星甲,也看到了那隐藏在星甲左胸位置的星战士徽章和巡查部的徽章,围观的翡翠学院的学员们纷纷惊讶了!

  不止这些普通的二三级甚至刚刚入学的新生们惊讶了,就连现在站在场地中的两队一部的领导人,达琳娜,林牧还有杜子枫都同时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在翡翠学院中,进两队一部的条件是极为苛刻的。苛刻到必须要四级星战士以上才能加入——这是一个死门槛!

  而要担任两队一部的任何领导职位,无论是正职还是副职,也都必须要拥有五级星战士的实力才行!然而,即使号称整体战斗力最为强大的纠察队,也只有队长和六个小队的正副小队长外加五个元老是五级星战士。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在八年内突破第五门星域,甚至可以说,在八年内,只要突破了第三门星域,成为三级星战士,就完全可以在毕业之后获取一份极为不错的差事了。而如今,整个翡翠学院,也不过只拥有两百名左右的五级星战士而已。

  【难道他们是专门上来踢馆的?要不然为什么会带这么多五级星战士?】不约而同的,场中三个两队一部的临时领导都升起了这样的想法。

  随着对方星甲的武装,几乎是同时,两队一部的成员也都将星甲武装上,顿时,一道道星辰之力在操场上缓缓蔓延。

  “呵……”毫不在乎的轻笑从卡隆口中传出。

  “纠察队,纪检部,校卫队,你们平时都是这样执行任务的?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卡隆笑着,左手轻轻的抬起,然后挥向身后,“我交出刚才闯你们校卫队的人。”

  他的手指,指向了最开始站在六人中最前面的年轻星战士。

  “但是,前提……你们必须堂堂正正的打败他!”卡隆脸上再次升起了微笑,“他,只是今年刚刚入学的新生而已。”

  “所以,你们出战的,也必须是今年才入学的新生。”

  卡隆手腕再次挥动,武仙座的星甲以极具美感的韵律瞬间武装。

  四次幻化的高级秘索银制作的星甲!

  “我想,假如我们要走,似乎你们没有任何人能够拦得下来吧?”

  随着卡隆这极为嚣张的声音落下,三道人影也从校门口掠了出来,其中一道在半空中犹豫了片刻后,瞬间落到了达琳娜的身旁。

  轻轻的眯了眯眼睛,莫闻望着达琳娜,露出了极为憨厚诚恳的微笑。

  “达琳娜学姐,我来了。”

  当看到三道人影掠进包围圈的时候,卡隆的眼睛突然散发出凌厉的光芒,首先,他看的是站到杜子枫身旁的木白衣;然后,他看的是站在校门口的修罗;最后,他将视线停留在了莫闻的身上。

  【不可能!三个突破了第五门星域的新生?】而当达琳娜感觉到莫闻体内蓬勃的星力之后也惊讶了,“你什么时候突破的第五门星域?”

  莫闻的脸红了下,心想自己费尽心思的想隐藏星域等级,却没想到提起星力之后,极容易被高级星战士从体内的星力波动中感应到真实的星域等级。除非,对方比自己的星域等级底。

  “打败那个家伙有信心没有?”冷哼一声,达琳娜指着那个有着红头发的少年压低声音问道。

  莫闻瞥了一眼,语气淡淡的,但声音却传得让整个操场的人都能够听见。

  “我想……我们三个人中的任意一个,都将会轻而易举的将他击败吧?”

TOP

第二十四章 白鸟星甲


--------------------------------------------------------------------------------
  卡兰,火属孔雀座五级星战士,入学初便突破了第五层星域,与爱丽丝汀并称为兰蒂斯学院双星。

  其实今天的纠纷只是一场意外。

  一个月前,在位于西大陆的休斯帝国的一个山脉中,出现了一头AA级魔兽。修斯帝国便立刻将此情况紧急送到了大神宫,然后再由大神宫派送到翡翠学院,然而,这原本应该属于翡翠学院范畴的任务因为翡翠学院几大高手全部另有任务而落到了位于东大陆的兰蒂斯学院身上。

  当卡隆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也惊讶了良久,为了保险起见,他抽调了巡查部的五位高级星战士随行——AA级魔兽的实力足以抗衡六级乃至七级的星战士。

  同时,作为卡兰和爱丽丝汀的辅导员,卡隆深知只有在战斗中才能成长的道理。所以,这次任务也顺便带上了卡兰和爱丽丝汀。

  当顺利完成任务之后,爱丽丝汀提出要到翡翠学院去看一看表哥,顺便见识一下翡翠学院的高手,于是,这群人又绕道了三天,来到了凤凰市。

  爱丽丝汀运气极好,她在学院外极巧合的遇到了他的表哥海尔克,然后海尔克便轻轻松松的带爱丽丝汀进入了校门,其他人则在凤凰市观光,准备第二天便返回。下午的时候,逛完市区的一行人准备前往翡翠学院找爱丽丝汀,结果……被校卫队的队员拦住。

  一言不和的双方在卡隆的纵使下大打出手,为了给辅导员挽回一年半以前丢掉的面子,十六岁的天才少年卡兰,一出手便是孔雀座的必杀技·孔雀翎,两位尚未反应过来的校卫队员顿时被重伤!

  ……

  “轻而易举吗?”卡兰的脸上升起微笑,面对莫闻站了出来,他眼中的愠怒渐渐开始升温。

  “是的,难道你不相信吗?”莫闻也往前踏出了一步,脸上的笑仿佛带着嘲讽。

  实力,永远是话语权的最根本所在。

  虽然莫闻只能以四级,或者说五级白鸟座的身份出现,而且也无法借用白鸟守护座的星力来完成印结。但是,不借用星力完成印结同样有一个好处——虽然攻击力较低,但结印速度将相对较快。

  同样的,星域的等级也决定着印结的攻击力。在经过常人所不能忍受的地狱似锻炼之后,莫闻的星域甚至已经达到了一个同龄人所不能达到的高度。

  然而,这些都不是莫闻信心的真正来源。他的信心,来自一贯被星战士所忽略的……武技!

  就是武技!特别是关于腿部的武技!在整个大陆,所有的近身攻击几乎都是由手臂或者武器所调动,极少有用腿部发动攻击的武技。毕竟,在所有星战士的认识中,脚是用来调整身位和闪躲攻击的。

  而莫闻,在没有运用腿部力量的时候,根本无法与巴尔特相抗衡。但是在他掌握了腿部攻击的技巧之后,巴尔特便停止了对他的武技训练。

  莫闻的武技加上他在丛林中训练出来的身法再配合他那长期和魔兽相处所带来的超人的感觉,可以说,要想在近身搏斗中打败莫闻,那是相当困难的。

  当初,当莫闻用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击撕破巴尔特的防御之后,巴尔特淡淡的表扬了他,“唔,虽然不想承认,但我还是得说,在武技方面,或许六级星战士都无法在你身上讨得到好处。”当然,依照惯例,冷水也随之泼来,“但是你别试图挑战六级星战士,或者那种突破第五门星域很久的五级星战士,他们的快速而强大的印结攻击将弥补武技的缺陷。”

  卡兰,这个看起来和他差不多的少年,莫闻光凭他站的姿势便可以断定,卡兰并没有接受过腿部力量的训练。

  “如果你不能打败我,或者说,我打败了你,是不是就意味着……”

  “至少,纠察队会为你让开道路。”看着身前露出强大自信的莫闻,达琳娜的底气也变得十足起来。

  校卫队员被人打伤,这并不仅仅是校卫队事情,这关系整个学院两队一部执法组织的荣誉。但是,当面对临校有着第一高手头衔称号的星战士的时候,群殴显然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星战士学院不同于其他学校,为了锻炼出合格的星战士,学院给予学员的自由度相当高,高到甚至只要不闹出人命便可以任由你乱来的地步。当然,为了不至于造成混乱,学院又设置了完全由高级星战士组成的执法组织,用以平衡学院中的各方实力。

  这样的结果就是,除非是发生极为恶劣的事件,学院根本就不会出手管理,任凭学员如何折腾都可以。

  而今天,面对临校高级星战士的挑衅,无疑是考验翡翠学院两队一部执法机构能力的时候。学院自然就更不会出面了。

  两队一部的临时领导者为何久围而不攻?无非就是想将事态竭力的控制在一个小范围内。如果能够通过和平对决的方式解决更好。

  只是,莫闻能行吗?

  林牧感受到身后修罗散发出的凌厉战意,皱了皱眉,“修罗?”

  “是。”连校卫队下一届队长都敢揍的修罗自然不会林牧什么笑脸,他冷冷的吐出一个字后侧了侧身,身后,一道绿色的影子飘进了包围圈中。

  被翡翠学院迷宫一样的树林和建筑绕得快要昏头的爱丽丝汀终于赶到了现场。

  七个五级星战士,其中两个是新生!

  眼皮跳了一跳,林牧将脸转过去,望向了修罗。

  “如果,纠察队的那个少年战败,你能代表校卫队迎战吗?”

  绕是冷静如冰的修罗,也被林牧这突兀的一句问得愣了一愣,不过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对于他这样的人,只要有战斗,无论是以什么名义都无所谓。

  场中,莫闻再次踏出了一步,随着他的出场,达琳娜冷冷的声音也随之升起。

  “如果你战败了,留下你的星甲,负责两位受伤星战士的所有治疗费用!”

  极为配合的,莫闻伸出了手指,对着卡兰轻轻的勾了勾。

  少年的热血在瞬间澎湃,特别是当他看到爱丽丝汀也出现了之后,战斗,或者说表现的欲望在瞬间迸发出来。卡兰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吼出了好字。

  星光升起,卡兰飞身掠上半空。

  【孔雀·翎羽】莫闻轻轻抬头,迎着那火焰,脸上的微笑变成了冷笑。

  极度的寒意弥漫了整个场地,银白色的星甲在瞬间武装起来。

TOP

第二十五章 讨打


--------------------------------------------------------------------------------
  这是莫闻第一次穿上白鸟座的星甲。在这以前,他强自压住内心的渴望,并没有试穿哪怕一次。因为,他怕自己穿过之后,这件星甲上那个不良瘸子的气息就会消失。

  象征冰雪的银白色星甲在深冬临近初春的落日下散发着异样的色彩,胸前,那白鸟座的主星图位置上,三颗主星在余晖下灼灼发光。

  幻化了三次的特级秘索银星甲!感受着星甲中蕴含的强大力量,感受着不良瘸子在星甲上残留的气息,莫闻的信心再一次被提到极致。

  眼中自信的笑意夹杂着冷漠一闪而逝,莫闻迎着无数道完全由火焰组成的孔雀翎羽轻轻挥手。

  【进阶技·水晶墙】一道晶莹的冰墙瞬间在莫闻身前竖起,落日的余晖中,冰墙仿佛真的水晶一样,折射出一道又一道彩虹。

  “用进阶技就像想挡住我的秘技吗?”半空中的卡兰被莫闻那胜券在握的表情激怒了,双手平举着,身躯带着无数的火焰之力再次上升了数米。

  “试试看吧。”莫闻不带感情的说着,整个人站在冰墙之后纹丝不动。

  火焰之翎完全射到了冰墙之上,红色的和洁白的星力瞬间大盛!来自孔雀座的炽热星力瞬间融化了冰墙!

  虽然冰墙挡住了几乎大部分的火之翎羽,但还是有数只翎羽带着炽热的光芒射向了莫闻。

  半空中的冷笑再次传来,就在莫闻被翎羽包围的时候,卡兰的印结已经再次完成。

  【进阶技·火之妖娆】“哼!”莫闻一身冷哼,左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瞬间飞舞起来。带着寒意,那看似可以洞穿一切的翎羽在瞬间被莫闻抓到了手中。

  接着,面对卡兰的进阶技,莫闻一个双手印结也瞬间完成。

  【长蛇·蛇舞】漫天的鞭影掠起,一道道寒冷的星力瞬间击溃了火之妖娆的十朵火花,带着蒙蒙雾气的星力仿佛一条条毒蛇,在空中穿梭着,狠狠的抽向了身处半空中的卡兰!

  这一刻,莫闻突然领悟了当时巴尔特在教训自己的时候的那种感觉。

  除非你的实力超出别人很多,否则,永远不要将自己放在空中!

  随着蛇舞的升起,一只都微微笑着的卡隆脸上的笑意变成了诧异。

  爱丽丝汀看着与自己其名的卡兰用一个比较狼狈的身法坠下地面,堪堪的躲过了莫闻的蛇舞之后上前一步,对着卡隆轻轻的说着:“学长,这个叫莫闻的星战士的速度很快,我在他们学院内和站在台阶上的那个修罗只对了一招。感觉很强……而且,他们三个人都是五级的新学员。”

  “嗯,似乎,卡兰冲动了一点啊。”卡隆想起了刚才卡兰被这个叫莫闻的少年勾勾手指便激怒然后答应了留下星甲的赌约,不经意的皱了下眉,望向了莫闻的星甲,“这个莫闻的来历应该不小,泛大陆用特级秘索银制作的星甲目前为止不会超过三百件,据我所知,全是存在于各个王国的军队和皇家卫队中。”

  “难道他是哪一个王国的?”爱丽丝汀虽然也注意到了莫闻的星甲,但是她并没有看出来这件星甲是由特级秘索银所制成,所以,当她听到卡隆的话之后吸了一口冷气。

  幻化三次的特级星甲,光是这一点,莫闻就占据了不小的优势。

  “这不属于我们考虑的。你注意看那个少年的攻击方式,卡兰未必就会让自己输掉。”当看到卡兰落地之后的调整的姿态,卡隆的声音恢复了平静,“你和卡兰,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学员,只要你们有自信,这个大陆上将没有任何同龄的星战士能够打败你们。”

  爱丽丝汀看着落日下卡隆的高大身影,握紧了拳头。

  ……

  【似乎,这家伙已经调整好了心态啊。】莫闻左手握成拳头,然后又松开。刚刚抓住那几道翎羽后,虽然有着特级秘索银星甲的防护,但他的左手手心还是有些灼热感。

  不闪避对手的印结,而用手去直接抓对方的星力,这是修罗那样的人才干得出来的事情,而且,修*起来也相当的帅气。被修罗誉为泛大陆不死存在的莫闻,他很懂得保护自己……基本上不会做出这样帅气的动作。而之所以要这样高调,完全是因为莫闻想彻底的激怒对方。

  然而,当他的蛇舞将卡兰从空中迫下的时候,似乎也将卡兰的快要狂化的情绪冷却了下来。

  “看来,我果真是小看你了。”卡兰轻轻的活动了一下手腕,语气已经平静起来。“下面,让你见识孔雀座最凌厉的攻击。”

  “最凌厉的攻击吗?”莫闻笑了笑,极度嚣张的将双手背负在身后,“是不是要使出必杀技让我抓住?”

  “试试吧。”卡兰深吸了一口气,身侧的火焰之力再次大盛。而后,带着无数的火之残影,卡兰掠向了嚣张无比的莫闻。

  【孔雀·附魔】孔雀座秘技,附魔,是将星力全部集中到手腕部分的印结,再没有接触到目标之时,星力将引而不发,而一旦接触到攻击对象,印结所带动的星力将完全在瞬间释放出来。给予对手极大的伤害。

  肉搏,一向是卡兰的强项,自幼在军队中长大的他,除了修炼星力之外,其他的时间便用于修炼军队中的武技了——众所周知的,军队中其实无所谓战技,拥有的,只是能够在瞬间杀敌的方法。

  当看到卡兰终于醒悟并利用自己的强项之后,在场中唯一知道卡兰真正实力的卡隆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

  然而,他并没有看到爱丽丝汀眼中的担忧。更没有看到修罗眼中的不屑,那个一直在纪检部副部长身旁的白衣少年的怜惜。

  和莫闻近身作战……那是讨打!

  【白鸟·翔击!】莫闻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他实在没有料到这个少年会就这样的冲过来——虽然孔雀座的附魔杀伤力很大,大到即使六级星战士都不敢正面硬生接一个高级的五级星战士的附魔的地步,但是再强大的印结,总要击中人才是好印结。

  相比附魔的隐蔽性,白鸟座的翔击便简单直接得多了——每一次近身攻击都将附带寒冰星力的伤害。

  一红一白两道人影各自带着残影碰撞到了一起。

TOP

第二十六章 风筝


--------------------------------------------------------------------------------
  两个人的身影以快逾闪电的速度碰撞到了一起。

  极寒的星力和炽热的星力相互交织着,在落日下带起无数的残影,远远的望去,两个人就仿佛是身披霞光的舞者,在上千人的注视下表演着舞姿。

  他们两人的身形之快,快到了除了有数的几个人之外,其他人看来其就只是一团团光影在运动。

  人影在纠缠数秒后赫然分开,两人各自退后了数米后站定。

  依然是面带微笑,莫闻的双手再次背负到身后。而卡兰,则举起了右手,一道星力冲天而起。

  “为何要释放掉印结呢?”莫闻轻轻的扬了扬眉毛,语气轻松无比。

  卡兰的面色如常,即使是刚才他被莫闻一掌击中了肩膀。

  “既然打不中你,这印结自然就没用了。”眼皮跳动了一下,卡兰的语气也平静无比。

  在刚才那短短的数秒钟内,卡兰基本上都是一直在主攻,然而……让他不得不接受的是,这个看上去和自己同样年龄的少年竟然会拥有如此的灵活性——不管卡兰用什么招式,莫闻都仿佛能够预见到一般,身躯总会以极度诡异的角度闪开卡兰的攻击!

  【附魔】的攻击虽然厉害,但如果无法击中对手,那么也就成了摆设,反而会影响自己的攻击招式。所以,卡兰主动的释放了印结。

  微微眯着眼,卡兰已经感觉到眼前这个看起来仿佛不屑于一切的少年其实有着比谁都冷静和慎密的心思。他所作出的一切动作都无非是在激怒自己而已。所以,此刻的卡兰,已经视莫闻的表情为无物了。

  然而,既然已经发出了挑战,对决肯定要继续下去,而且,也必定要分出胜负才行!暗暗的感受了一下星力,卡兰发现在不借用守护星座之力的情况下,自己还可以完成一个必杀技外加两个秘技。但卡兰却并不准备这么做——和一个拥有幻化三次的特级星甲的星战士比拼印结,那无疑是极为愚蠢的事,莫闻一出场便抓住了自己的秘技【翎羽】便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闭上眼,然后又睁开,卡兰已经做出了决定。

  深呼吸了一口气,卡兰双腿微微弯曲,身侧的星力瞬间暴涨,他的整个人都仿佛沐浴在了火焰之中!

  右手化掌为拳,卡兰闪电般的击向莫闻的头部。

  “很快嘛。”莫闻微笑着,轻轻偏着头,躲过了卡兰的这一记攻击。然而,他的眼中,却出现了一个硕大的拳头。

  不好!莫闻大骇,右手猛地上扬,试图挡住卡兰的左手。不料,卡兰这确是虚招,只见他右手猛地弯曲,整个身躯猛地往前一压,手肘以闪电般的速度极向莫闻的喉咙。

  【拼命了?】莫闻心中迅速闪过这个念头,想要往后仰已经来不及,只得将右手横移,挡住击向喉咙的致命一击!

  然而……卡兰的左手再次化拳为刀,直直的插向莫闻的胸口!

  一声闷哼,在卡兰的右手肘部和左手的全力攻击下,莫闻的身躯蹬蹬的接连退后了五步之远!

  全场,一片寂然!

  一直胜券在握的莫闻竟然在对手近身的一击之下便吃了大亏?

  所有人都看着莫闻,为他紧紧的捏了一把汗。虽然莫闻的星甲上并没有任何徽章,但围观的所有人都知道,如果莫闻没有五级星战士的实力,又怎敢上前挑战已经佩戴了五级星战士徽章的外校学员?

  难道,翡翠学院的天才新生真的不是兰蒂斯学院新生的对手?

  诺大的操场变得万籁俱寂。这个时候,不仅仅是翡翠学院的学生在围观了,甚至,就连广场周围店铺的老板和行人,都纷纷翘首以待。看着这场百年难得一见的两个学院的天才新生的最直接对抗。

  心中的气血一阵翻滚,莫闻明白,虽然星甲已经为自己抵消了绝大部分的星力伤害,但是卡兰的那集中到指尖的力量却瞬间穿透了星甲,给自己带来了不大不小的麻烦。

  卡兰静静的看着莫闻,他的语气如同卡隆一样的平静而充满自信。

  “你,不是我的对手。”说完后,卡兰缓缓转身,望向了位于台阶上的那名一直对自己凝视着,眼神中弥漫着浓浓杀意的新学员。

  林牧的眉头紧锁着,他看了看场中的莫闻,而后转身。他的眼中升起了慎重和请求:“出战吧。”

  修罗也感受到了场中卡兰的战意,然而,他却轻轻的摇头。

  “如果说莫闻这样就被打败的话,他也不叫莫闻了。”

  于此同时,位于杜子枫身旁的木白衣也微笑着对杜子枫说出这样的话:“学长,你看好呢,那个家伙肯定会咳嗽一阵,然后……你就会见到一出好戏了。”

  而位于包围圈中的卡隆,虽然他的实力很强,强到了今天的翡翠学院无人可以与之抗衡的地步,但是他的耳朵却并没有听到修罗和木白衣说的话。

  微笑着的他,只听到了莫闻那一阵让达琳娜银牙紧咬的咳嗽。

  “你是第一个让我升起如此浓厚兴趣的外人。”莫闻站直了身子,双手依然背负着,脸上依然带着微笑。

  “看好了,近身搏击的真正奥义是什么。”莫闻微笑着,风一般的掠向了卡兰。

  没有用任何手部的力量,当卡兰眼中闪过不屑,并欺身靠近的时候,莫闻直接刹住了身形,身躯以不可思议的敏捷猛地转身!

  接着,卡兰便看到了莫闻的腿踢向了自己的腰部。

  卡兰一声冷哼,左手手腕竖起,身躯超前微微躬,用肩膀和手臂迎向了莫闻踢过来的腿部。接着,他的右手再次化成手刀,笔直的插向莫闻的腹部。

  然而,莫闻的身躯却突然躺下,他双手矗着地面,右腿和左腿同时弯曲,重重的蹬向了扑过来的卡兰!

  不好!卡兰心中刚刚闪过这个念头,甚至还来不及护住腹部,莫闻的两只脚便蹬了个正着。

  如同断线的风筝,卡兰的身躯被击飞了起来。

  莫闻的双手再次用力,整个人如同游鱼一般掠向卡兰的飞去的方向。

  又是重重的一脚!

  沉重的落地声响起了广场之上。片刻前,还仿佛要挑战整个翡翠学院的卡兰,此刻已经躺在了地上

TOP

第二十七章 战斗的欲望


--------------------------------------------------------------------------------
  “你,不是我的对手。”

  同样的语气,同样的表情,同样的站立的姿势。莫闻将刚才卡兰的动作模仿得淋漓尽致。

  看着同为兰蒂斯学院双子星的卡兰被莫闻瞬间以怪异的腿法击倒,爱丽丝汀的脸上升起了愠怒,虽然在荒山上,她就已经见到了莫闻身法的诡异,但却没料到他的攻击方式也这般的诡异!

  深吸了一口气,爱丽丝汀将目光望向脸上表情平静如常的卡隆。

  似乎猜测到爱丽丝汀的心思,卡隆连脸都没有转过来,声音依然平静无比:“相信卡兰,如果对面那个少年拥有打败卡兰的实力,我会立刻让对决停止的。”

  “是的,学长。”爱丽丝汀低了低了头。

  达琳娜是少有的几个看清楚了莫闻动作的人,她甚至看清楚了莫闻是如何瞬间在风驰电掣般的冲击中停下身体,然后以不可思议的力量出脚,最后再以常人绝对无法想象也无法完成的动作从地面发动攻击,从而一举将卡兰蹬飞的。

  【太厉害了,这样的攻击方式,换作是我也无法躲开。不知道迪克马蒂斯行不行。】心中暗道,达琳娜一直为莫闻悬挂着的心彻底的放了下来。

  “你也是第一个让我升起如此浓厚兴趣的外人。”

  同样的声音从缓缓站起来的卡兰口中说出——这和刚才莫闻所说的话一模一样,甚至,他的表情也和莫闻差不多……

  严肃的场面因为这两人斗气似的话而变得稍稍轻松了一点,围观的人群中,甚至有人露出了会心的笑。

  “不过,你可打败不了我。”

  “试试便知。”卡兰骄傲的一笑,身躯再次掠向了莫闻。

  化拳为掌,卡兰这次彻底的没有任何留手,第一个目标便是袭向莫闻的下体部位。

  莫闻抬手,挡住卡兰的袭击,然而,卡兰的身躯却如陀螺般的转了个圈,带着旋转的惯性,他的左手拳头狠狠的击向莫闻的后脑。

  寒意,终于在莫闻眼中升起。

  自始自终,莫闻都抱着一场普通的对决的念头而战,所以,他没有做任何逾越危险的动作,他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将对方重伤,或者……死亡。

  然而,莫闻却在这瞬间,感受到了卡兰散发出的杀气。

  莫闻低头,身形滑开数步,避开了这一旦被击中便必定会重伤的致命一击。他的眼睛开始微微的眯起了。

  轻轻抬手,莫闻脸上的微笑终于消失了。随之而起的,是无比的平静。然而,他的身上,却撒发出了让人心寒的气息。

  在外面的围观者中,一个三级星战士悄然接近了纠察队所战的位置,然后恭恭敬敬的站在卡琳娜的身后。

  “学姐,对面那个学员输定了。”看着表情无比平静的莫闻,和莫闻有过一次交手经验的贝克没由来的升起了一股寒意。

  莫闻的气息,不同于杀气,也不同于煞气……那是一种野兽的气息,不,是一种野兽之王的气息!

  就如同叶寒所言,贝克和叶寒这对自幼长大的伙伴不可能成为真正的敌人,从小到大,两个人之间的战斗和纠纷已经发生了无数次!横山镇之后,贝克很快和叶寒从归于好。而从叶寒口中,贝克得知了莫闻的些许事迹,包括了一头B级魔兽在莫闻面前服服帖帖的事。而林林总总的事情加起来,只证明了一件,那就是,莫闻是苏米尔山脉中某一个区域的王者!

  而此刻的莫闻,身上就散发出了这样的气息。凌厉,威严,不可触怒。

  “继续吧。”莫闻的声音已经不带任何感情,话音落下之后,他的身影再次掠向卡兰。

  闪电一般的攻击让围观的人眼花缭乱,几乎是在瞬间,莫闻和卡兰便各自攻击了数十招!没有丝毫的花招,也没有丝毫的闪躲,莫闻用最直接的方式迎接着卡兰那仿佛要致自己于死地的要害攻击。

  表情一直都平静的卡隆,终于在两人互相缠斗了数秒之后微微变色了。

  虽然莫闻和卡兰的速度都相当快,但卡隆还是能够看清楚两人的动作——每当卡兰的攻击将要击中莫闻的时候,莫闻便仿佛早先有预料一般,直接用拳头挡住了卡兰的将要进行的攻击。

  如果一次两次还可以说是偶然,但每一次攻击都被莫闻这样挡住,就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莫闻的已经拥有了战斗的本能!

  这种本能,不是与生具有的,是必须通过常年累月的战斗才能够获取!特别是在面临卡兰几乎每一次攻击都击向要害的情况下还能如此准确的感应到,这意味着,莫闻的战斗本能是从一次又一次的生死搏斗中获得的!

  但是,卡隆明显的感觉到,莫闻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和那个站在校门口一直冷冷的注视着自己这群人的少年不一样,那个修罗,散发出的气息是赤裸裸的血腥,那是只有夺取了人的生命之后才拥有的气息。而莫闻的气息……霸道,威严!

  “可能,卡兰要输了。”卡隆轻轻的说完,他的星力悄然的运到了腿部,准备随时分开即将进行生死一搏的两人。

  而卡隆的声音还没有说完,场中的莫闻,身侧的寒意再次大盛!

  接着……围观的众人便看到了,那个仿佛要挑战整个翡翠学院的少年的身躯再次被莫闻用肩膀撞上了半空。

  眼中寒光再次闪过,莫闻身躯也瞬间往上掠起,在卡兰的身体还没有调整之前,一记勾拳狠狠的击中了卡兰的腹部!

  看着卡兰的脸部在瞬间变形,莫闻的心底竟然升起一丝残酷的快意。接着,莫闻伸出了右腿。

  “滚!”如同春雷一般,莫闻低低的吼声在半空中响起,他的脚,带着千钧之力踏向了卡兰的肩膀!

  骨骼脆裂的清脆声音顿时在每个人的耳边响起。

  卡隆眼中寒光闪过,身躯箭一般的掠向了场中,在卡兰落地的刹那接住了这个兰蒂斯学院号称百年一出的天才。接着,他的右腿猛地发力,整个人以后掠的姿势自地而起。

  轻轻落地后,卡隆眼中的杀气一闪而逝。

  “不用星力,敢和我一战么?”

  莫闻的表情平静依然,但眼中那狂妄的,渴望战斗的火焰却在熊熊的燃烧。

TOP

第二十八章 黄金三角


--------------------------------------------------------------------------------
  卡隆轻轻的将脸色已经变得煞白的卡兰放到地上,虽然他的动作是如此的轻微,但还是让卡兰疼得流出了滚滚汗珠。

  校门口,林牧的眼睛缩了缩,转身面向已经四十多岁的治疗师行了个礼道,“老师,麻烦您了。”

  治疗师饶有兴趣的看了看莫闻,又看了看地上已经接近昏迷边沿的卡兰,叹息了一声走下台阶。

  淡淡的乳白色星光在治疗师手中升起,他将手伸到卡兰被莫闻击中的部位,一道道星光缓缓的渗入卡兰体内。

  “胸骨和锁骨部分断裂,恢复期大概半年,星域轻微受损。”随着治疗师释放的星光从乳白色变成暗红色,卡兰最终昏迷了过去。

  看到淤血已经被吸出,治疗师站起身来,对着校门口挥了挥手,一副担架迅速的抬了过来。

  虽然面露感激,但卡隆制止了将卡兰往担架上抬。

  “谢谢您,老师。我们自己处理。”卡隆轻轻的说着,对着治疗师行了一礼后,转身往前踏出了一步。紧接着,他身后的几名星战士立刻将卡兰抬到担架上并牢牢的围住。

  治疗师皱了皱眉,不过也并没有说什么,随后走进了校门。

  卡隆踏出一步之后抬起了头,目光中带着极度的怒意和嘲讽,他轻轻的问道,“你想?和我战吗?”

  已经完全被激起了血性和战斗欲望的莫闻傲然而立,仿佛他面前的不是有着兰蒂斯学院最强星战士称号的卡隆,而是一个能够任由他随便蹂躏的新生。

  “你敢和我战么?”莫闻微笑着,双手因为兴奋而有些微微颤抖。

  一个新生,当面挑战卡隆!当面挑战号称泛大陆最有可能在毕业前便突破第六门星域,成为六级星战士的兰蒂斯学院第一高手,巡查部部长卡隆!

  而且还是用这样嚣张,这样狂妄的方式挑战!

  整个广场,再一次的陷入了沉寂。所有人的手心都泌出了汗水,为即将而来的战斗而热血澎湃。

  卡隆眼睛轻轻的闭上,当再次睁开的时候,杀气已经弥漫了他的眼瞳。

  “星战士第一课,绝对不要放弃自己的优势。”缓缓的说着,卡隆再次上前踏出了一步,铺天盖地的淡黄色星力如同狂风一般席卷了整个操场!

  修罗眼中闪过凌厉的光芒,一声冷哼后,他的身躯拔地而起!

  与此同时,一直微笑的木白衣的也同时掠向了场中。

  三个少年,并排着站立,傲然面对这强大到不可战胜的兰蒂斯学院的第一高手。

  “如果……”莫闻心中的温暖一闪而过,微笑着,他吐出了两个字,却被木白衣截断了。

  “你要战……”木白衣笑着,眼中的寒意却比任何时候都浓郁。

  “便战。”冷冷的说完最后两个字,修罗上前一步,澎湃的火焰星力瞬间升起,死死的抗衡着卡隆散发出的星力。

  木白衣和莫闻相视一笑,两人也同时上前。

  “很遗憾,如果你要选择不用星力的肉搏,那么我想……莫闻一个人就可以陪你。”木白衣淡淡的说着,身侧的星光忽明忽暗,“如果你要用星力,我想,作为有兰蒂斯学院第一高手的您,不会介意和我们三个新生来玩玩。”

  卡隆眼中杀气渐渐消失了。突然,他笑了。

  “再强大的星战士,都不可能同时面对三个同等级的星战士的围攻。”卡隆微笑着,闭上了眼睛又睁开,“而且……不用星力的话……”

  卡隆的视线望向站在三个人中间的莫闻,眼睛微微的眯起。

  是的,卡隆也无法确定,自己到底能否在不用星力的情况下打败莫闻——而如果没有万全的把握,卡隆是不可能出手的。

  “毫无疑问,你是我见过的武技天赋最强的星战士学员,所以,在正常的情况下,我不会选择和你进行纯武技的对抗。”

  卡隆这么说着,毫无疑问,是坦白了他不会接受莫闻的挑战——更坦白了,他也没有把握打败莫闻!

  “虽然你们也有两位学员受伤,但只是印结的伤害,在有治疗师的情况下将会很快痊愈。而我们虽然只有一个,却是极为严重的伤势。”卡隆这么说着,环视了围着他的两队一部的队员一圈,“所以,我希望事件就此终结。”

  “至于卡兰的赌约,在他醒来之后,我自然会让人送给你们。”卡隆又看了昏迷中的卡兰一眼,星甲由于主人的昏迷还武装在身上,但肩部的颜色已经明显变得黯淡——由此可见,莫闻刚才的那一击有多么的凌厉。

  “兰蒂斯的学员们,走了。牢牢的记住这一课。”

  说完,卡隆头也不回的缓缓离去。

  他身后的学员默默的抬起卡兰,也跟着他走向操场的外围。爱丽丝汀走在最后,当她快要走出人群的时候停住了,转过头用极为复杂的眼神望了莫闻等人一眼,随后转身离去。

  掌声和欢呼声雷鸣一般的升起!

  ……

  大陆历大陆历453年冬二月十九日,注定被两队一部写入校史。

  五级新学员莫闻,挑战打伤两位校卫队成员的兰蒂斯学院的五级星战士,以纯武技将对手重伤。而后,向兰蒂斯学院第一高手卡隆发出挑战,被拒。对方承认,莫闻的武技拥有极高的水准。

  随后,翡翠学院三位新学员联袂而出,逼退卡隆。

  从此,黄金三角的名声不胫而走。翡翠学院,这个在泛大陆四所星战士学院所进行的试炼赛中,已经连续六年三次排名最末尾的学院,第一次被另外的三所学院而重视起来。

  下集预告……

  重视翡翠学院的不仅仅是其他的学院,还有……泛大陆最为神秘的组织。当挥洒着暗黑星力的战士频繁出现在翡翠学院中的时候,莫闻却在修炼馆中进d行着人生中最为重要的蜕变。

  (晚上,可能还有,如果没,就明天早上。当然,如果是明天早上的话,明天肯定是三更。所以,还是厚着脸皮要票——您瞧瞧那点推比,是正常人看的书拥有的点推比么?)

TOP

第三集 暗黑之力



第一章 可悲的修罗


--------------------------------------------------------------------------------
  日历刚刚翻到三月,弥漫在校园各处的浓浓寒意仿佛在瞬间消散了。树林中,那些参天的古树开始萌发了新芽,一群群鸟儿也唱响了春的交响曲。

  走在林间小道上,莫闻和木白衣坦然的接受着来自周围的轻声议论。

  距离上一次在校门口的大出风头已经十三天了,自从那一战之后,莫闻的名气直线上升,直接超过了他的两个室友,当然,这仅仅名气而已。修罗依然名列最受欢迎的新生的第一位。

  同时,那一天三个人面对兰蒂斯学院第一高手卡隆的英姿也为三人带来了一个全新的称号,黄金三角!

  三个在翡翠学院历史中百年难得一见的五级新生,居然极为巧合的住在了同一个宿舍,又极为巧合的……成为了朋友!这确实让爱好八卦的学员们百思不得其解。因为,按照常理,当天才同时出现的时候,往往伴随着不和谐的战斗。

  莫闻和木白衣还好一点,两个人一贯挂在脸上的微笑总是那么让人觉得容易接近,所以,对于他们两人能成为好友,没有任何人会有怀疑。但是,那个常常跟在两人身后或者走在两人前面的修罗……又是如何能够成为两个人的朋友的?而且,非但是朋友,修罗对莫闻和木白衣的感情,还是那种只要谁稍微对他们两人露出一点敌意,便会迎来修罗的杀气的感情!

  根据某个二年级的老学员的爆料,在刚分配宿舍的时候,莫闻便曾经和修罗在宿舍中大打出手——这更让爱好八卦的学员们纳闷了。

  但事实就是这样,本该水火不容的三人,却以为融洽的组合成了整个学院最有前途和实力的三人小组。

  “看来这下是真的出名了。”一旦走进树林中,莫闻的听觉便仿佛凭空上升了几个档次,即使是那些压低了的声音,也被他听得清清楚楚,苦笑着,莫闻在一颗大树边停下,斜靠着大树,将重心放到右腿上。

  木白衣也停了下来,眨了眨眼笑道,“难道不好么?现在都在盛传你可是学院中一年级新生中当之无愧的第一高手呢。”

  “你别提这个好不好?难道还想让修罗整天追着我?”莫闻抱怨着,将手枕到脑后闭上了眼睛,呼吸着春天来临的气息,“我就只感觉到一个好处,就是不用参加测试便可以获得五级星战士的徽章了。”

  “嗯,我同意。”木白衣含笑点头,在很多时候,他和莫闻的观点都是一致的,“不管是什么方式什么理由,打架总是不好的。”

  正式的星战士等级测试和入学测试完全不同——入学测试上只测试星域的等级,而星战士等级测试则是包括印结在内的整体测试。也就是说,五级星战士,并不是指星域突破了第五门便可以了,还必须得实力达到标准才行!

  而鉴于莫闻等三人在十几天前的表现,纪检部,校卫队和纠察队三大执法组织同时提出议案,请求学院直接给予三个人五级星战士的徽章——因为,即使他们的星域等级没有突破第五门,但他们的综合实力和勇气已经足以证明,他们的实力完全有资格佩戴五级星战士徽章。

  当然,莫闻,修罗,和木白衣,他们三个人的星域等级在面对卡隆完全释放星力的那一瞬间便体现出来了——都是不折不扣的突破了第五门的星域。

  当这份提案递交给学院之后,学院迅速做出了回应,完全同意两队一部的请求。免除三人的测试,直接在测试日期结束后颁发五级星战士徽章。

  似乎为了扩大影响,或者说,为了让学员们对下一次或者下几次的四学院联合试炼充满信心,也为了振奋士气。学院特别将此决定直接贴到了教学区操场的公告栏上。

  这样一来,几乎全校都知道了三个人的事迹……

  “走吧,时间差不多了,去看看修罗补课补完没有。”抬头看看天色,莫闻直起身笑道。

  噗嗤,木白衣笑出了声。

  今天上午,翡翠学院的一年级新生们迎来了他们的第一次文化课测试,平日里额外用工的莫闻和仿佛什么都懂的木白衣对于这样的测试肯定不会吹灰之力便通过了。然而……修罗,这个似乎只会写自己名字的家伙,非但在文化课上长年累月的睡大觉不说,还胆敢直接用要杀人的眼神瞪着他的文化课老师——一位年龄在四十五至五十左右的,带着黑框大眼睛的女老师。

  这样的人,能够通过测试才有鬼了!所以,此刻的修罗,正在接受陆芸和洛丽丝的辅导。

  因为有莫闻存在,所以B-307宿舍也成了叶寒等人常常出没的地方,一来二去,修罗便和叶寒等一干人熟悉了起来。

  面对文化课测试为零分这样的严重后果,唯一的办法就是在一周的补测期间好好的给修罗补课,否则,即使修罗的其他表现再好,在年度结语上也是会大打折扣的。而给修罗补课的人选……虽然莫闻认识的所有人都能够胜任,但能够让修罗不至于怒目而视的,就只有两位女同学了……

  想到修罗想睡觉却又被两位美女学姐盯着,想发怒又不敢发怒的情景,莫闻和木白衣相视一笑,开心的他们甚至互相击了下掌!——莫闻和木白衣严重的警告了修罗,如果胆敢对洛丽丝和陆芸发火,将直接惩罚他打扫一年的宿舍卫生!

  “莫闻同学,请稍等。”

  正在两个人为同伴的遭遇而幸灾乐祸的时候,一个佩戴着纪检部徽章的四级星战士急匆匆的走了过来。看他的表情,似乎已经在学院中找了一大圈了。

  “什么事?”木白衣旁人不可见地皱了下眉,随即温和的望向这位纪检部的成员。

  对着自己未来的部长微笑着打了个招呼,这个队员摇摇头,“不太清楚,是星战士测试组发出的通知,直接交给纪检部,让纪检部立刻交到莫闻手中。”

  说着,这个队员从怀里取出一份封了口的文件递给了莫闻。

  “我还有其他任务,祝你好运。”纪检部队员面对莫闻和木白衣没有丝毫的架子,完成任务后立刻飞身离去。

  和木白衣对视了一下,莫闻疑惑着拆开了封口。

  只一眼,莫闻便皱起了眉头。

TOP

第二章 单独的测试


--------------------------------------------------------------------------------
  学院的教师楼和办公大陆坐落在校园正中心位置的大操场边上,周围是一圈涓涓流动的人工河。河岸上,无数的杨柳随着微风轻轻的飘动,一点一点的绿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柳条上蔓延着。

  办公大楼和教师楼相对而立,如果从半空中看,这两栋大楼组成的形状其实就是凤凰学院的徽章形状。

  此刻,位于办公楼最中心位置的一间办公室中,一位身穿星甲的五级星战正恭恭敬敬的垂着首站在办公桌前。对面的椅子上他所面对的对象,只露出了一个头发花白的头部。

  “校长大人。”年轻的星战士左腿上前一步,而后身躯蹲下,低着头,不敢仰视着这个翡翠学院最权威的存在。“根据影部的调查,其中两人的来历已经初步完成。”

  “修罗,最早出现的地方是西海岸的一个小渔村,时间是半年前左右。根据我们的调查,在四年以前,传闻海女神开始赐福于渔民和商队,横行于西海岸的海盗开始渐渐减少,最后竟然全部消失。”

  “西咆哮洋中,传说有个死亡岛屿,十年前开始,任何人都无法接近。”又补充了一句,年轻的星战士抬头又低头。“实力,我们判定为五级C。”

  “嗯,那另外的呢?”

  “木白衣,一年前出现在莫兹王国的帝都朗格城,根据我们调查了各大王国,包裹偏远地区的小藩国的所有宫廷内志来看,他极有可能是西北部西斯哥王国三王子。因为这个三王子,在五年前神秘的失踪了。”

  “而且根据来自纪检部的报告,木白衣的实力在普通五级星战士之上,五级D。双子座,星甲为四次幻化的高级秘索银。”

  说完,年轻的星战士迟疑了片刻,“莫闻,第一次出现时间为四个月前,我校进行试炼赛的时候,此前并没有任何的线索。出现的地点是横山镇。”

  “根据调查,他是在山林中与两位新生和一名小女孩相遇的。而当天,他再次返回山林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我们调查了整个横山镇上的山林,都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痕迹。”

  “他的印结,以白鸟座为主,辅以长蛇座印结。实力……”皱了皱眉,星战士迟疑着,“根据他的武技来判定综合实力,我们将他定位为五级B。”

  五级星战士,由于大大多数星战士都停留在这一境界,而刚刚突破第五门的星战士和突破已久的星战士之间的差距相当的大!所以,在某些需要详细判定星战士水平的情况下,五级星战士就有了从E到A这五等之分。

  “测试组已经根据校长的指示,给莫闻发布了提前单独测试的通知,他应该很快就要到测试室了。”

  “好的,先下去吧。”校长转动了一下头部,望向了窗外,“你们先休息一段时间,有任务会另行通知。”

  “是,校长。”星战士站起身,退后了一步,突然又忍住了,“校长,我想……将修罗吸收到我们影部来……”

  小心的说着,年轻的星战士用余光感觉着校长的表情。紧张的他,连大气都不敢呼一下。

  沉默了片刻,校长缓缓摇头,“那个莫闻,将来控制纠察队,木白衣已经被林河指定为纪检部部长,而修罗……如果再进入最强大的影部,你觉得这是好事么?”

  星战士打了个寒蝉,他确实没有想到这一点,当即点头:“明白了,校长。”说着,他转身迅速离开。

  校长的头再次转向窗外,望着那个越过小河,正朝着操场缓缓走来的少年。

  ……

  当莫闻拆开通知,看到自己将被提前单独测试的时候,心中的惊讶可想而知。不止是他想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木白衣也同样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难道是你比我们长得帅一点?”木白衣在愣了半响之后憋出了这样一句。

  然而,莫闻却没有和木白衣开玩笑的心思。按照通知上说的,要他立刻参加测试,所以,他也只好强忍住疑惑赶往了大操场。想着是不是能从测试员那里获得一点信息。

  不过,说莫闻一点也猜不到需要给自己单独测试的理由那是假的。莫闻认为,这次的单独测试极有可能是因为自己真正的守护星座的缘故。但让他不解的是,除了木白衣和修罗知道自己真正的守护星座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而木白衣和修罗,则是莫闻毫不保留相信的对象。

  “难道是哪里出了马脚?”

  一路上忐忑的思考着,莫闻很快来到了位于办公楼第三层的测试室。

  由于统一测试星战士等级的时间并没有开始,所以,诺大的测试室中并没有外人,甚至除了一位扫地的勤杂工之外,莫闻都没有见到一个星战士的存在!

  勤杂工收拾好打扫卫生的工具拉开房门径直的走了出去。这下,空旷的测试室就只有莫闻一个人了。

  就在他摸不着头脑的时候,位于测试室内的一间小屋子的门打开了,一位大概三十几岁的年轻老师和一位五级的星战士学员走了出来。

  “莫闻?”测试老师佩戴着六级星战士的徽章,这让莫闻看了顿时肃然起敬——虽然那个牛逼的瘸子应该比六级更高,但徽章却是没有的。这个老师,是莫闻见到的第一个正式的六级星战士!

  “是的,老师。”在六级星战士面前,莫闻可不敢流露出任何牛逼的情绪来,连忙以一个标准的新学院应该拥有的姿态站好。

  “学院觉得你的真正实力还有更高的判定标准,所以特地对你进行单独测试。”看了莫闻一眼,测试老师似乎比较满意莫闻此刻的表现,“测试一共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星力控制测试。第二阶段是星域修炼程度测试,第三阶段是武技测试。”

  “由于你在半个月前的表现,所以武技测试取消,直接给你判定为五级A标准。”

  五级A?莫闻也隐约听木白衣说过,在需要准确判定星战士实力的时候,通常会在等级后面加上准注,从E到A,越高,实力也就越强。如果说莫闻的具体等级为五级C,那么,早已突破第五门的纪检部部长林河就站在五级A的巅峰位置。能够打败他的五级星战士已经寥寥无几。

  “现在,请你按照以下提示进行操作。”测试老师看了看莫闻,直接提出了测试要求。

  “召唤出星力,不用印结,直接将星力凝聚到一点,并攻击我身旁星战士召唤出来的星力源。”

  测试老师的话音落下,站在他身边的五级星战士学员便微笑着竖起了手指,红色的星光闪过,一枚火焰跳跃着升上了半空。

  【这就是星力控制么?】莫闻暗道,不过随即也竖起了手指,微微的寒意过后,一粒晶莹的冰晶同时升腾而起。

  校长室内,一位老人轻轻的将手抚过办公桌前的水晶球,测试室内的画面顿时出现。

TOP

第三章 宝瓶座的老人(强烈求推荐票!)


--------------------------------------------------------------------------------
  对于星力控制,莫闻没少在巴尔特的督促下做这样的事,甚至,巴尔特还在他面前表演过用星力直接冻住岩鹰的绝活。所以,对于莫闻来说,将星力汇聚到一点然后在空中绕来绕去,这是相当容易的一件事。

  极寒的冰晶沿着直线的轨迹飞快的掠向那朵火苗,当快要接近的时候,火苗突然往左边偏移了一点。

  莫闻又再次控制着冰晶绕了一个大圈才返回火焰的旁边,这下他学乖了,没有莽撞的直接撞过去,而是选择了围绕着火苗上下旋转。最终,那上蹿下跳的火苗被他一举击中。

  测试老师眼中微微升起了一丝诧异,不过一闪而逝,“嗯,接下来是星力控制的第二组测试。你将星甲武装起来。”

  莫闻依言武装好了星甲。

  “协助你测试的是一位四年级的学长,他将对你释放一个印结,你需要在印结靠近你身体之前,瞬间判断出他这个印结的强度,并且控制着星力,用同样强度的印结来抵消他的星力。”

  “你可以选择初阶印结,也可以选择进阶技,也可以选择秘技——前提是你只能抵消他的星力,而不能完成反击。当两个印结的碰撞完成后,残余的星力越少,你的分数越高。”

  测试老师说完,对着那个学长点了点头。

  在瞬间判断出对手印结的强度,这一点,在星战士对决中极为重要。因为,并不是所有的印结你都知晓,当面对你不熟悉的印结的时候,你就只能通过对方调动星力的强度来判断对方的印结是什么等级的,从而进一步的做出选择——到底是用印结来抵消攻击,还是闪避攻击。

  见到莫闻准备好,那个五级星战士再次对莫闻微笑了一下,一个单手的印结瞬间结出。

  “我用入门级?还是进阶技?嗯……我压低星力的话,应该用进阶技也可以。”莫闻这么想着,一个标准的进阶技,也是他用的最多的进阶技,水晶墙便瞬间施展。

  学长的入门级,火之焰,碰撞到了完全可以抵挡进阶技甚至秘技的水晶墙上,升起了无数的水汽。当火焰星力散尽的时候,水晶墙也随之而破。只是在空中残留了一丝一丝的寒冰星力。

  测试老师眼中的惊讶再次一闪!

  毫无疑问,莫闻的星力控制能力绝对是首屈一指的!刚才他说也可以用进阶技来抵消入门技,也不过是说说而已——要知道,降低一个印结的威力,远比增加一个印结的威力要难得多!没想到,莫闻果真用了进阶技来抵消了入门技的伤害,而且残留的星力还只有那一点!

  莫闻也觉察到了测试老师的惊讶,不过他却毫不在乎——要轮降低印结的威力,木白衣比他可是牛逼多了。木白衣甚至可以将秘技控制到入门技的伤害范围,从而用秘技来打扫房间。

  “好,进行下一个……”

  类似的控制星力和印结的测试竟然长达十余个,这让一点都不知情的莫闻惊讶无比。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认认真真并毫无保留的完成了所有的测试——正是这一点,让他在接下来的测试中躲过了被揭穿的危险。

  看着测试表单上的那一排A和B,即使是身为六级星战士的测试老师,也不仅露出了苦笑——这样优秀的控制力,如果他的星域再强大一点,再配合他的武技的话,莫闻的综合实力完全可以列为五级A了!

  不过莫闻显然不知道这些,他只知道,这些测试基本上……都很好玩。没错,就是好玩!测试老师让他做的每一个测试,几乎都是巴尔特在没事干的时候和莫闻闹着玩进行的小动作——在莫闻突破第五门星域之前,巴尔特是不屑于和他切磋的,只屑于羞辱或者作弄莫闻。

  “好,进行第二阶段目的测试,星域修炼程度。”合上笔记本,测试老师退后了几步,“你是白鸟座对不对?”

  莫闻点点头。

  “学院不会在意任何学员的来历和以往的师承,所以,你并不用担心。”测试老师笑了笑,指着测试室正中央的一个凸起的石台道,“对这这个石台,施展你会的所有印结,从入门级到必杀技。”

  “所有印结?”莫闻重复的问了一下。

  “是的。”测试老师以为莫闻没听清楚,所以他也重复了一下——这让莫闻最终隐藏了真正的守护星座。

  莫闻平心静气的想了想,觉得自己所会的印结确实不少——除了白鸟座的所有奥义技之外,他还会长蛇座的印结,也会水蛇座的印结,甚至波江座的印结都会几个!

  这些,都是巴尔特在无聊的时候教给他的,而莫闻也是抱着艺多不压身的念头来学习的。当然,最熟练的还是白鸟座。

  既然是测试星域的修炼程度,莫闻便想当然的认为是要将所有的星力全部挥洒一空,而且,他想当然的以为要用最快的速度挥洒一空。

  所以,莫闻便开始了在测试老师认为是……疯狂的表演!

  从需要第一门星域之力的初阶印结开始,到需要第二三门星域之力的进阶技秘技,再到需要第四五门星域之力的必杀技……

  莫闻用让人眼花缭乱的速度将他所有会的印结全部施展了出来!

  特别是必杀技,莫闻甚至只完成了一个白鸟座的必杀,也就是钻石星辰。而另外两个必杀技则分别是长蛇座和波江座的!

  能够三个必杀技!这样的星域程度已经达到了五级B的水准了。

  绕是已经突破了第六门星域,踏上了真正高手之路,测试老师依然被莫闻这样疯狂的表演所震撼。以至于……他忘记了测试的根本目的——是要让莫闻借用守护星座之力来完成最强大的攻击。

  累得就跟某种奔跑了数十公里的动物一样,莫闻强自忍着虚脱感,望着测试老师,“老师,请问我可以回去了么?”

  校长室内,校长大人手指再次轻抚,水晶球中画面随之消失。

  “嗯,或许是我真的眼花了?”老人微微的闭上眼睛,手指却以一个老人所根本不可能拥有的敏捷迅速完成了一个印结。

  那是……宝瓶座。

TOP

第三集 暗黑之力 第四章:破爛星甲上的主星

  當莫聞推開房門的時候,臉色蒼白的他讓所有人都吃了一驚。特別是修羅,當看到莫聞臉色的時候,正在接受陸芸輔導的他騰地站了起來。

  「你們繼續,星力耗竭的緣故。」莫聞擠出一個微笑,算是對葉寒和陸文等人打了個招呼,隨即鑽進了房間。

  木白衣很配合的拉上了房門,並制止了葉寒想要進入看望的動作。

  「沒事,估計在測試的時候他有點發瘋,讓他冥思一下就好了。」微笑著,木白衣輕扣了三下門板,示意自己將絕對保證他的安全和秘密。

  「哦……那晚餐豈不是又不能一起了?」葉寒眼中閃過明顯的失望,從一下課,葉寒就和陸文趕到了莫聞他們的宿舍,一來是準備看看修羅的窘迫,二來是準備邀莫聞等三人出去一起吃飯。

  「要不你們先出去吃吧,我在這裡守著。」木白衣微笑著建議。「看他的樣子,似乎沒有好幾個小時是出不來了。」

  抬頭看看窗外,天色已經漸漸有些暗了。葉寒也知道,星力耗竭之後必須長時間的冥思才能重新凝聚星力,而且,每一次的星力耗竭都是一次重要的修煉,是萬萬不可以打擾的。

  「那……要不我們先去,把房門鎖上就可以了。」陸文從沙發上跳出來,摸著肚皮不好意思的道,「肚子很餓了哎。」

  兩位女孩子的目光也望向了木白衣,顯然,逃課來為修羅補習的她們兩人也感到了飢餓。

  正在木白衣有些為難的時候,修羅靜靜的走到木白衣身旁,將他一掌推了出去,「你去,我也冥思,帶兩份便當回來。」

  說完,被文化課折磨了一下午的修羅竟然閉上了眼,就這樣盤膝坐到了莫聞的寢室前面,雙手舞動了幾下,居然就這樣進入了冥思狀態!

  無奈的聳聳肩,五個人也再不推遲,直接走出了宿舍大門。

  ……

  房間中,莫聞在確認葉寒等人已經離去之後輕輕的呼了口氣。同時,他也確認了,修羅已經守在了門外。

  「這傢伙。」莫聞心底升起一絲暖意,接著從櫃子中取出包裹,將那件黑灰色的破爛星甲戴在手臂上。

  這件破爛星甲,莫聞一直沒有拿去給市區裡傳說中的那位脾氣古怪的制甲大師鑒定。因為……在這個宿舍中,就有一位有著制甲天賦的天才人物。

  鳳凰座,是一個極為奇特的星座,它賜予守護之力的星戰士的星域突破方式很怪異——只能通過瀕臨死亡的方式才能感應到它的力量,從而成為鳳凰座的星戰士。而成為了星戰士之後,想要再次突破星域的封印,就必須再一次的進入瀕臨死亡的絕境,從死亡中獲取重生。

  從突破第一門到第八門,鳳凰座必須涅槃八次,也只能涅槃八次。而每一次涅槃,都意味著星戰士等級的提升。

  星甲同樣如此。一塊秘索銀要成為星甲,也必須經過八次極為驚險和複雜的鍛造才能最終成型,從一塊毫無生命力的金屬變成擁有活力的星甲。所以,修羅才會說,大凡頂級的制甲大師,幾乎都是獲得了鳳凰守護之力的星戰士。

  對於莫聞的這個星甲,修羅的建議是,暫時在冥思的時候佩戴在手上。因為,冥思的時候,星辰之力同樣可以緩慢的恢復受損的星甲。而這樣恢復的星甲,比制甲大師用同樣的材料來修補要好太多。如果莫聞能夠用星力緩慢的將這件尚有生命力的星甲恢復,那麼,這件星甲帶給莫聞的可不僅僅是防護那麼簡單——甚至會產生極為強烈的感應力。

  既然修羅都這麼說,莫聞也就放棄了去找星巴格,而且現在他反正有巴爾特送給他的特等星甲,也不怕在戰鬥的時候裸奔了。

  寶瓶座的起手式印結瞬間完成,莫聞閉上眼,享受著星力洶湧而來的感覺。突然,他感覺到自己的手腕動了一下。睜開眼時,星甲那被刀割過的切口上,一粒星辰以極快的速度生長起來!

  莫聞忍住巨大的詫異,盯著星甲仔細的看了足足一分鐘。

  沒錯!原本只有兩顆主星可以看見的破爛星甲,現在又生長出了一顆主星!

  &&&

  或許是由於明天是休息日的緣故,今天晚上,學院周圍的飯館生意特別好。非但葉寒等人常去的飯館的包廂早就客滿之外,就連大廳的座位也沒有了。甚至接連走了好幾個飯館都是這樣情況。

  站在大街上,看著到處都是卸下了星甲,穿著各種各樣休閒服裝的學員和來來往往卿卿我我的情侶們,陸文極為鬱悶的低嘯了一聲。

  「你就不能成熟一點?」大他一個小時的雙胞胎姐姐橫了他一眼後,眼中也升起了煩躁,「葉寒,不如我們回學院食堂吧。」

  「我無所謂。」木白衣見到葉寒望向他,聳聳肩笑道。

  葉寒沉吟了片刻,然後朝著市區走去:「還是去市區吧,你們認為現在學院中還有什麼好飯菜留下麼?」

  直到一行人穿過了三條大街,才在遠離學院的一條街道上最終找到了一個相對安靜並比較清潔的飯館。踏進包廂後,木白衣習慣性的坐到了窗前。

  這是一條較為僻靜的街道,但是來來往往的人卻不少,而且,居然有很多是星戰士。

  注意到木白衣的眼神,葉寒朝下面望了一眼之後笑著解釋道,「前邊不遠,就是傳說中鳳凰市最頂尖的制甲大師,同時也是大陸四大制甲大師之一,星巴格大師的所在地。」

  陸文也探出頭,看著大街上那些垂頭喪氣的星戰士嘟囔道:「那個脾氣古怪的老頭,真不知道為什麼選這麼個僻靜的地方,而且還定了什麼破規矩,一天只負責接待兩位客人,而且還要看心情……」

  「哦……」木白衣理解的笑了笑,目光越過人群,望向街尾的一棟老屋。

  老屋的房門緊緊閉著,上面懸掛著一塊白色的牌子,用木炭寫著漆黑的四個字:「今日關門。」

  木白衣轉回頭,正好看見上菜的侍者走進了包廂。

  「吃飯吃飯,餓死了。」

  ……

  而此刻,在那棟小屋內,一個躺在椅子上的中年人正望著站在他對面的一位頭髮花白的老人,他的臉上,非但沒有尊重的表情,眼裡還甚至露出了強烈的不屑和嘲諷!
好文難求,用心發文者更難求.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