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的用戶組別: 遊客[0級]
搜索選項 要有附件 作者搜索
搜索範圍
Dedo 論壇搜索系統
DC論壇影城 ad.vbox
香港易存網庫 [服務器租用|easyhost.com.hk] 域名 電郵 VPN 網頁寄存 快速穩定 雲端 Hosting Server 電話:(852)-21550486 / (86)-21-61979257 服務:[ 資訊, 電郵服務, 資訊網絡, 網頁儲存, 網頁設計, 網站設計, 網頁寄存, 網站寄存, 主機租用, 主機托管, 伺服器管理, 伺服器租用, 伺服器托管, 服務器租用, 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租用, 域名註冊, 網站地圖, 客戶優惠, 報章報導, web hosting, hosting, email service, web page design, web design, dedicated server, dedicated host, server management, server colocation, colocation, Virtual Host, MPLS, CDN, IPLC ]
返回列表 發帖
第四集 鳳之涅盤 第八十七章 闖入你奧特學院

    倫城的另外一個名字是杜鵑之城,這裡盛產著各種各鵑花,每到一年三五月時節,滿城的杜鵑已經花瓣飛舞,讓整座城市陷入夢幻一般的美麗。醉露書院

    正如同奧特學院在排名和實力上遠遠超出翡翠學院一樣,奧特學院所在的巴倫城也遠比翡翠學院所在地鳳凰市要大,要繁華。再加上聞名遐的杜鵑吸引了天下間的無數花卉商人和遊客,使得巴倫城一到春天,便成為泛大陸最熱鬧的地方。

    是最,不是之一!

    但對於已經處於盛夏的如今來說,巴倫城未免有些冷清了。

    星戰士學院的所在地當然不是所有人都是星戰士,在八月酷暑中的烈日下,南大陸的巴倫城被火熱的陽光無情的烘烤著,將大街上的行人烤進了屋子,烤進了附近的泗水河,烤去了只有幾百里遠的海灘。

    同時,這火辣辣的烈日,也將鋪著瀝青的大道烤得微微冒煙,那些來往奔馳的馬車在大道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痕跡。當然,相比其他時節,這幾分鐘才過一次的馬車簡直太少了——要知道,換成春天,這條直接通往奧特學院大廣場的大道用車水馬龍來形容那簡直是太正常不過了。

    這是一間靠近大道的飯館,老闆娘正搖著扇子斜斜的依在門口,有氣無力的看著對面生意同樣慘淡無比的一間雜貨店,嘴裡不知道嘀咕著什麼。

    滴滴答答的馬蹄聲由遠而近,接著,馬匹一聲有些沙啞的嘶鳴,在店門口穩穩的停了下來。

    「老闆娘。三個顧客。」車伕跳下車,心疼地將一桶水提下來,全部灑在馬兒的四肢下的路面。

    老闆娘臉上迅速堆起笑,在飯桌上打瞌睡的侍者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發現是熟人的馬車之後立刻轉身衝進廚房,為車伕提上了一桶清水。

    老闆娘走到車廂後面。微笑地等候著這三個午後才趕來的食客。

    三個年輕得一塌糊塗的少年跳下車,馬車絕塵而去。

    「三位大兄弟,來來,現在要找一家還開著的飯館可不容易。這鬼天氣熱地實在太詭異了。二傻,先給三位兄弟端三杯冰水來。」

    老闆娘看人從來不會看錯,只是一眼,她便看出了這三個少年的家世絕對不薄,每個人身上衣物的料子絕對出自高級商會的非流通貨,而按照女人看男人的標準。自下而上的來看——這三個人地靴子顯然也是特質的,極為……極為舒適。和適合武裝星甲地那種薄靴。

    再看這三個人的表情,其中兩個雖然沒有一般世家公子的那種不屑和狂妄,但是一臉的寒冰卻拒人於千里之外,表現出一副「別惹我」的模樣。而另外一個地臉上則帶著和熙的微笑。

    「謝謝。」帶著笑容的少年彬彬有禮,順著老闆娘地手勢踏進了大堂。

    三杯早已準備好的冰水放在了桌上。外加一張飯店最拿手和昂貴的菜單。

    「自上而下,五個。」莫聞含笑道。

    莫聞當然知道這五個菜是最貴的,但馬上要打架了。不吃好點怎麼能行?更何況,這種飯店,向來是能夠打聽到最權威和隱秘消息的存在。

    老闆娘欣喜若狂,拿著菜單直接衝進了廚房,而後,親自為他們三人沏了一杯上好的杜鵑茶。

    「今天天氣可真熱啊。」莫聞看著老闆娘不停的搖著扇子,但是汗水還是不停的從額頭泌出,當下笑著搭訕道。

    「可不是,生意也不好做啊。」老闆娘又在門口看了一眼,發現沒有任何馬車停下之後失望的走近了莫聞他們的桌子旁,「你們稍等一下,飯菜馬上就好的。」

    「我們不急的。」莫聞笑著,看著老闆娘的汗珠,心中微微一動,「您坐到我這方來吧。」

    三十歲的老闆娘猛地一愣……坐他那邊?還未待她細想,一股涼意便瞬間瀰漫了整個大廳。

    越是靠近那個少年,老闆娘發現涼意便越是明顯。

    「現在是不是涼快多了?」莫聞緩緩的將星力輕輕釋放,笑著問道。

    「就好像安裝了那個冷暖調節器一樣啊,咳咳……真羨慕你們星戰士。」老闆娘顯然明白了,這是眼前這少年釋放出星力而導致溫度下降的緣故。

    在巴倫城商界流傳著一句話,離奧特學院有多遠,你離財富就有多遠。離奧特學院有多近,你離財富就有多近。

    老闆娘的這家小店,雖然不是離得最近的,但也不是離得很遠。所以,平日裡還是有不少星戰士學員來吃飯什麼的。只是如今天氣太熱,即使是星戰士們,也很樂意呆在學院中,在裝有冷暖調節器的食堂中用餐。只有早上和傍晚涼快的時候,這些學員們才成群結隊的出來。

    「老闆娘您笑話了。」莫聞笑著,從對方的表情看,很顯然,自己給對方留下了一個極好的印象。「星戰士還不是一樣是人,太熱了誰也抵不住。」

    「那是,對了,你們不是奧特學院的星戰士吧?」

    「噢?您目光真銳利,是我的口音有差異麼?」

    老闆娘有些得意的笑了,和這個彬彬有禮的,而且看起來實力應該還不低的少年聊天她覺得很有意思,畢竟,絕大多數的星戰士都和另外兩人一樣,要麼一句話不說,要麼就拽得跟二五八萬似的。

    「雖然我這裡來的星戰士不多,但也不太少。再加上平時我也會去學院門口擺攤什麼的,所以對學院很多的學生有會面熟。而你們三位則面生得很。」

    「真了不起。」莫聞由衷的讚歎了一句,「要是您去奧特學院當校衛隊長,肯定沒有任何人能夠混進校園。」

    「

    這我可不行。醉露書院小兄弟——這樣叫你沒錯吧?」看到後老闆娘笑道,「奧特學院的校衛隊長可是五級星戰士,上一屆排名前五的星戰士呢。」

    「噢,我記得執行隊長好像也是五級星戰士吧?」

    「嗯,對。執行隊長好像剛回來沒幾天,上次還在我叔父的酒樓中吃飯來著。喏。就是那間酒樓。」老闆娘說著,嘴巴朝著街對面奴了奴嘴,「我們這些小店……人家……啊,不是那個意思。」

    莫聞笑著搖頭。表示自己不在意,「沒事,我們也只是路過而已,而且我們吃飯是看主人地,主人如果都像您這樣熱情,即使店再小。我們也毫不在意。」

    老闆娘被莫聞的這番話說的有些感動了,她站起身。親自從廚房中將前三份菜餚端上了桌子,然後再給莫聞他們添加了一份冰水。

    「歐若陽那傢伙,上次還和我們在一起吃飯來著,聽說他要換女朋友了。不知道是不是這樣,我們還是在一個月前見面來著。」莫聞夾起了一筷子菜餚放進嘴裡。咀嚼著,然後望著對面那個酒樓似乎很隨意的問道。

    「哦,那好像不是。」老闆娘皺了皺眉。「上次他是帶了一個女孩子回來,不過據說不是他的女朋友,而是他的妹妹,而且,這是學生會長地女朋友。」

    說著,老闆娘又笑笑,「學生會會長還是米蘭特王國的王儲,這雙重身份實在讓人無法不注意他。真羨慕那個女孩子啊。」

    老闆娘自顧的說著,她絲毫沒有覺察到莫聞握著筷子的手中已經將筷子捏了一個凹孔下去。她只覺得,怎麼好像冷了一下。

    「哦,那是。我也羨慕。不知道這個會長平時地生活是怎麼的啊,王儲……肯定過的相當奢華了。」

    「那倒不一定,其實當一個人站在某個位置的時候,他必然要嚴於律己。」

    ……

    沒想到老闆娘還能說出這樣有哲理的話來,這差不多算是莫聞等人為打聽這些情況而獲得的額外收穫吧。

    這餐飯,在老闆娘地侃侃而談中,莫聞他們吃了足足有接近三個小時,期間,把菜單上所有的菜都上完了——當然,並沒有吃完。而且,在和老闆娘聊得興起地時候,莫聞還邀請她開了一瓶最好的美波爾葡萄酒共飲。

    這樣的結果是,莫聞知曉了奧特學院目前五大高手的所有情況——甚至還包括老闆娘道聽途說而來的每個人星甲地幻化等級!

    詳盡於此的情報,即使這餐飯花了足足三十個金幣,也讓莫聞覺得太有價值了。

    雖然來之前,木白衣也給了他一份情報,但這個情報並不詳細,有很多甚至是一年以前的——每兩年一次地校際試煉賽前夕,幾乎每個學院都會瘋狂收集其他學院高手的信息,但平時,由於各大學院並沒有太大的交集和路途太過於遙遠,所以也就沒有收集情報的必要了。只是偶爾有一些新聞會隨著外出任務的學員帶回學院而已。

    走出飯館,莫聞帶著真誠的感激對老闆娘揮手告別。

    「現在大概是五點。馬上進入學院還是先休息一下?」艾沙望著已經慢慢收起了熾熱的太陽問道。

    莫聞瞇了瞇眼,眼中閃過狠厲,「現在就去。他們也應該快要出來了。」

    當下,三人再不言語,就在老闆娘的揮手中,迎著漸漸西斜的走向了奧特學院。

    奧特學院和翡翠學院的期末考試時間不一樣——事實上,四大學院的期末考試時間都不一樣。基本上都要錯開那麼一兩個月。如……最先入學和期末考的是蘭蒂斯學院,基本上在一月份便會進行入學測試,而翡翠學院則是在二月份才開學。隨後是奧特學院,三月底開學,最後是位於北面的艾倫學院,要在五月份才會開學。

    而現在,正式奧特學院期末考試前的那幾天。和翡翠學院一樣,絕大多數的學員都要趕回來參加期末考試不說,絕大多數的學員也會老老實實的呆在學院中複習功課——連修羅那樣的「人才」都要老老實實的背哲學理論,可想而知,其他對於文化課沒有自信的學員會是多麼地用功了。

    三人在奧特學院的廣場上站定。

    此刻,已經漸漸的有學員出入在出入校門。在西斜的落日下,奧特學院四個鎏金大字閃著奪目的光輝。從大門口往外,是一排在驕陽下顯得有些焉氣的城市之花——杜鵑。

    和翡翠學院一樣,奧特學院同樣有校衛隊這一執法隊伍編製,守著大門地出入崗。

    「我去惹事。」艾沙看了看莫聞,又看了看修羅。向前踏出了一步。

    莫聞輕輕的吸了口氣。

    &

    學院廣場周圍的任何一處產業都是極為珍貴的。在這周圍,佈滿了飯館,旅館,服裝店。星甲店以及精核店……而幾乎每一個店舖,都裝潢得無比豪華。提供地服務也無比周到。

    價錢,自然也就水漲船高,遠遠的超出了其他的區。

    在一間緊鄰著廣場的飯店中,它位於三樓的貴賓包廂中的兩位客人已經坐了整整一個下午。當侍者收拾了餐具並再一次的遞上茶水並露出結賬地意味的時候,其中一個客人直接冷冷地丟了一個紫金幣給他。

    兩人的級別立刻被提高到真正的貴賓級別。

    「他們出現了。」靠著窗。盡情的享受著陽光的迪斯馬斯克剔著牙齒,微微轉臉。對著閉目養神地木白衣說著。

    木白衣眼睛睜開,隨即又閉上,他的表情和語氣都平靜無比。醉露書院

    「按照莫聞的性格,是不會衝進學

    我們就在這裡看好了。」

    「那我們什麼時候動手?」

    「如果有學院的老師出手。我們就立刻出手。」木白衣淡淡的道,眼睛再次睜開,目光平靜如水:「要一擊必殺。不能留下任何後患。」

    「呵!你就不怕你的朋友因此而背上與暗黑戰士為伍的罪名?」迪斯馬斯克將身子完全的轉過來,正面對著木白衣,滿臉皆是嘲諷,「大神宮哦,我好怕怕……」

    「我怕。」木白衣靜靜的道。接著……他在心中補充了一句。

    【我更怕你們將老師幹掉了。】

    在幾乎容納了三分之二個米蘭特王國星戰士的奧特學院中,搶米蘭特王國王儲的馬子……這樣的行為,用膽大包天來形容毫不為過。

    雖然木白衣不明白為何此舉居然也會得到校長的支持,但木白衣明白,這絕對不是校際挑戰那麼簡單——這已經關係到除了學院的名義之外的……王國的名義!

    再加上裡紐克是奧特學院的學生會會長,可以說,是站在整個奧特學院學員中最巔峰位置的學員也毫不為過!更要命的,是他米蘭特王國王儲的身份……這兩種身份結合在一起之後。直接的後果便是……任何針對他的行動都將會點燃一個巨大的火藥桶。

    「既然怕,那麼乾脆就我們兩出手算了,依照我們兩的實力,直接將那些學員幹掉,然後將那個啥歐若蘭心打昏,再運回翡翠學院不就得了?」

    迪斯馬斯克輕描淡寫的說著,彷彿就跟吃了一個肉丸子那麼簡單:「要是誰在敢不服,我們直接下手將那兩個王國的什麼國王啊,王子啊,全幹掉。

    」

    木白衣終於露出了一絲笑意,他看著迪斯馬斯克,就彷彿看一個天真的小朋友一樣的眼神。

    「馬斯克,你知道為什麼你當不上神使麼?」木白衣笑著,輕輕的握了一下拳頭,「其實你的實力和我差不多的。」

    「什麼叫差不多……你差我……」迪斯馬斯克看著木白衣的眼神,嚥下了後半句,「我承認,你是依靠比我厲害那麼一點點才當上神使的。」

    「錯了,是你的思考能力。」木白衣笑道,伸出了三根手指:「只停留在這個階段。」

    「這個階段是什麼意思?」迪斯馬斯克也伸出三根手指,瞬間明白並勃然大怒,「你說我是三歲小孩?」

    「如果你再發火,就只有這個階段了。」木白衣淡淡的說著,又閉上了眼睛,同時收回了一根手指。

    迪斯馬斯克咬著牙,狠狠的嚥了一口氣之後轉身,繼續望著窗外。很快,他便忘記了剛才的不快。同時將看到的場景說給木白衣聽。

    「嗯,你兩個朋友,那兩個六級星戰士站在廣場中央裝酷,那個五級地上台階了。」

    「他叫艾沙。」

    「哦,好像在校衛隊的崗哨前站住了,那個艾沙。開始故意挑釁了。」

    「呀,出手了。直接一個凌空踢!幹得好!」

    「捅馬蜂窩了,三個人圍上來了,靠!這麼快的秘技?」迪斯馬斯克愣了愣。嘴裡吐出了一句髒話,「靠!三個人印結還沒完成就燒得跟烤豬似的!」

    木白衣靜靜的聽著,嘴角升起了一絲笑意。

    是的,雖然艾沙地實力不是那三個人中最高的,卻是最適合去挑事的。

    艾沙有著和修羅一樣的冷臉——這冷臉,極容易讓不熟悉地人產生不爽的感覺。但他又有著比修羅更為寶貴的克制力和情緒控制力。如果是修羅出馬的話,極有可能一出手對方就是非死即傷。但艾沙出手,對方必定最多只是輕傷而已。

    但無論是輕傷重傷,都能夠順利的完成挑釁和嘲諷這一偉大的,莫聞所不能完成地目標。

    「等著,下面還有更精彩的。」

    ……

    ……

    艾沙極為優雅地飄身。然後……站定在奧特學院校衛隊員的面前。

    滿臉蔑視的站定!

    光是他的眼神,已經足夠讓這些校衛隊員崩潰了,然而。他彷彿還不太滿意似的,輕輕地,不帶任何表情的丟下了一句:

    「就憑這種水準,也想守住大門嗎?」

    渾身的火焰漸漸熄滅,艾沙甚至連看都不看對面地三個星戰士——被他一擊而倒的三個校衛隊員剛剛站起身來。

    不得不說,艾沙挑釁的功夫相當有一套,而他下手的輕重也相當有水準。

    三個校衛隊員中,為首的那個星戰士伸手攔住了自己的同伴。目光直接越過艾沙,直達修羅和莫聞的身上。

    能夠在任何執法組織中當上領隊職務的,眼光實力必定有所長之處,所以,這位校衛隊的領隊立刻覺察到了,這人是來挑釁的。

    而且,他還不是主角!

    深深的吸了口氣,校衛隊第三小組組長關河注視著眼前的闖入者,輕輕閉眼之後揚手。

    一道星力訊息沖天而起。

    目的,顯然已經達到。任何學院守衛大門的組織,都不會容許有人挑戰自己的權威和尊嚴。如果艾沙還要繼續前進,那麼……這三個隊員將會以生命來捍衛自己的尊嚴和職責。

    艾沙自然不想殺人,所以,他只是嘴角微微翹了翹,接著緩緩後退。

    此刻,正如蘭蒂斯學院的一行人在翡翠學院門口鬧出的事件一樣,在一開始的時候,還有不少平時受過校衛隊刁難的奧特學院的學員們很有些幸災樂禍有人闖崗。但是……當發現闖崗的並不是本校學員,並且,這闖崗的人居然還敢出手的時候……

    所有的學員都收拾起了看熱鬧的心態,轉而,慢慢的在艾

    旁圍成了一個圓圈。

    不得不說,奧特學院那獨特的,長年累月的,各種各樣的擂台賽,挑戰賽,排名賽……對於提升整個學院彪悍的學風極有幫助。

    艾沙年齡不大,但是實力卻不弱——而就憑這個實力不弱,就膽敢「闖」入奧特學院?

    「小子,很有些斤兩嘛。」未帶校衛隊員開口,一個年齡約莫二十多一點的老學員在兩個新生的簇擁下走出了圍繞的***。

    古雷巴,四級金系星戰士,奧特學院劍道社副社長。

    人高馬大的古雷巴足足比艾沙高出了一個頭,原本只是路過此地的他還打算看看熱鬧,順便瞧瞧到底是那個年級新生,居然膽敢挑戰校衛隊的權威,然而,還未待他認出艾沙來,其中一個校衛隊員便對這傢伙動起手來——古雷巴還以為艾沙是因為沒有出入證明而被逮住的本校學員。

    但是,當動起手來之後,這小子的狠勁卻讓古雷巴立刻愣住了——再橫的傢伙,也不敢公然在臨近期末的時候挑釁校衛隊,而非但敢挑釁,像現在這樣直接放倒三個校衛隊員的壯舉,可謂聞所未聞……

    瞬間。古雷巴便明白了,這個傢伙鐵定是哪個學院比較有實力有前途再加上有信心的少年戰士——不然,誰吃飽了撐著來挑戰別人學院地面子隊伍?

    當然,古雷巴沒有看到莫聞他們,否則,他就要考慮考慮該不該出手了。

    ……

    艾沙幾乎是仰視著古雷巴——這很詭異。似乎所有的金系星戰士都是人高馬大的主兒。就艾沙所認識的人來說,貝斯特是這樣,迪克馬蒂斯也是這樣,社團中還有兩個也是如此。而眼前……這個傢伙更是。

    一頭倔強的短髮。兩道狂傲不羈的眼神,一張微微撇起地大嘴巴……再加上臉上幾粒豆子。

    「報名。」艾沙只是瞟了古雷巴一眼,然後又將眼皮懶洋洋的垂下。

    「報名?報名!小子,哈哈哈!」古雷巴怒極反笑,見過狂的,沒見過這樣狂的!他上前逼近了一步。這個時候,周圍地人顯然有人認出了古雷巴來。劍道社的副社長手中一柄雙手大劍使得出神入化不說,他的徒手攻擊據說也到了「手劍」的地步。在整個奧特學院中,都是屬於強者的那一類,站在學員金字塔頂端的人物。

    「年輕人,渴望出名地心情我理解。但是你這種做法……」古雷巴嘴巴一撇,「現在已經不流行了!」

    伴隨著古雷巴的最後一句,他早已聚起地攻勢猛然傾瀉。「都沒穿星甲,哥哥就陪你隨便玩玩!」

    話音落,古雷巴由臂高舉,金色的星光瞬間瀰漫在手臂。

    艾沙心中微微一動,「沒想到這傢伙居然到了星力外放成劍氣的程度了?豈不是快要突破第五門了?」

    金系星戰士對其他系星戰士本身就有戰鬥優勢,所以,才會有越級挑戰一說——要不然,迪克馬蒂斯也不會當上糾察隊的隊長了。

    而沒有穿星甲,看似公平,這對其他系星戰士來說,則是大大的不公平!

    不過,面對著瀰漫星力地一擊,艾沙卻只是冷冷一笑。

    他的身軀瞬間後退,飛舞。

    古雷巴大笑,如影隨形的追著艾沙地身形,右臂星力吞吐不定。

    「弱智。」就在古雷巴將右臂對準艾沙的同時,後掠的艾沙瞬間翻手,只是眨眼的功夫,一個秘技便朝著古雷巴迎面而來。

    古雷巴驚!如此快的秘技?大驚之中,古雷巴右臂橫伸,直接以最暴虐的方式將印結擊碎。接著,他一聲低低的咆哮,整個人彈身而起,手心星力再起,穩穩的,又準準的擊向艾沙的胸口。

    如果擊中!艾沙不死也會重傷吧?

    然而,艾沙卻再次……冷冷一笑。

    【必殺.鳳舞九天!】

    一聲清脆的鳳鳴沖天而起!

    就在眾人不可置信的的眼神中,古雷巴龐大的身軀自下而上的,全部被火焰星力籠罩!

    ……

    ……

    艾沙飄然落地。

    三秒鐘後,最後一擊風舞將古雷巴重重擊落在地。

    全場寂然!

    兩招?只是兩招!便讓劍道社副社長,實力足以躋身學院所有年級組前五十名高手的古雷巴完敗?

    圍觀的人自然有同屬鳳凰座的星戰士,他們自然知道……火屬鳳凰座的鳳舞九天,幾乎算的上是單體攻擊最為強大的印結!

    這樣的印結,即使不召喚守護星座,不穿星甲,也足夠將沒有任何防護的古雷巴直接……

    幾個同屬於鳳凰座的星戰士立刻跳了出來,雖然……他們最高等級只是四級。

    不過,古雷巴卻在落地後的瞬間又跳了起來。這讓幾個鳳凰座的星戰士立刻鬆了口氣。

    「讓開。」艾沙目光繞過古雷巴,直視著校門口重新站出來的幾個人。

    「你……你叫什麼名字?」古雷巴深吸了一口氣,雖然……自己有大意的因素失敗,但不得不說,對方剛才那一招已經明顯的降低了威力。可以使,雖然是必殺技,但實際上卻只有秘技的威力。否則……依照最強單體必殺的鳳舞九天的真正力量,足夠將自己灼燒成烤豬而不是現在這樣只是衣服被烤焦而已。

    艾沙沒有回答,顯然,他的表情也告訴了古雷巴。他不屑於回答。

    然而,有人滿足了古雷巴的慾望。

    高高地台階上,一個佩戴著校衛隊徽章的星戰士在包括剛才在內的七個星戰士的簇擁下走了出來。

    「他叫修羅,來自翡翠學院。」

    說著,奧特學院學生會旗

    打手組織之一的校衛隊長曜陽將視線靜靜的鎖定在了上。

    艾沙先是愕然,而後……是……難得一見的微笑。

    ……

    ……

    很顯然。和學生會上下關係都極為密切的歐若陽不會將他在翡翠學院所瞭解到的情況隱瞞起來。一個叫做修羅地鳳凰座星戰士,可是被歐若陽譽為翡翠學院最牛叉的鳳凰座——而根據耀眼看來,眼前這個指名要找歐若蘭心的外校學員,又擁有如此實力的鳳凰座。顯然……應該就是修羅。

    更何況這氣質也和歐若陽描述得差不多。

    所以……他這麼說了。也所以,艾沙笑了。

    「修羅副團長可不止我這點水準。現在給你兩個選擇,第一,請你將歐若蘭心帶來,第二,請你讓開。我自己進去找。」

    曜陽眼角猛地一縮。

    從艾沙的話中他至少得知了三個消息——第一,這個傢伙果然是來自翡翠學院。第二,他不是修羅,第三,他果然是來找歐若蘭心的。

    曜陽身後地校衛隊小組長輕聲的對他說了一句。

    曜陽抬眼,目光越過重重人群。直達位於廣場中心地,佇立得就跟標槍一樣的兩個人影。

    幾乎是有感因一般,廣場中心的某一人。眼神也同時朝著曜陽掃來。

    凍入心扉的寒意隨著目光直達曜陽心底,他沒由來的心中一顫!

    深深地吸了口氣,曜陽微微側首:「去通知會長和歐若陽隊長,就說……蘭心小姐的故人來了。」

    ……

    ……

    微閉著雙眼的莫聞已經將感知提高到了極致。

    自從星域突破第六門之後,他發現,自己地感知力已經大到一個極為恐怖的地步。在海上航行的那幾天中,他在完全展開感知的情況下,甚至可以感受到船底下數十米的游魚掠過!

    這樣的感知力,是修羅也不曾擁有過。

    而幾乎每一次入定的冥思,莫聞都能感覺到自己星域的不斷擴展——就彷彿……是宇宙爆炸一般,在朝著毫無飄渺的極遠處漂移著,擴散著。

    如今的莫聞,如果調用第六門的星域配合第四,五門來施展必殺技,他已經可以一口氣完成二十個必殺!

    配合高速的結印速度,莫聞現在被稱為結印機器也毫不為過!

    「艾沙估計不是這人的對手。」莫聞睜開眼,靜靜的道,「這應該是校衛隊長曜陽。」

    「他已經注意到我們了。」修羅淡淡的補充了一句。

    「很強的星域,看來奧特學院能夠位列四所學院中的第二名並不是靠花花草草而來。

    」莫聞笑著,視線越過重重人群,帶著無上的寒意直視正在往自己這方看來的眼神。

    很快,對方收回了目光。

    「我們還是上前幾步吧。這大熱天的,似乎站在這裡也不好受噢。」莫聞笑了笑,踏步上前。

    每一步,他都走得相當的緩慢,慢的……就彷彿是情侶壓著馬路一般的那種蝸牛一般的步子。

    他的臉上也帶著笑,而且,還笑得相當的陽光。

    但是,卻沒有任何人攔在他的面前。隨著他和修羅緩緩前行,無形的壓力和寒意迫得所有人同時後退。

    【正主兒……終於出來了。難道……這才是歐若陽所說的那兩個人?】曜陽眼睛微微閉起,而後又猛地睜開。

    【是的,一定是這兩個人。】

    【莫聞,第八招將歐若陽打敗的……能夠以秘技的速度完成必殺一技的天才。而另一位……則必定是傳說中第一位突破了第六門星域的……真的修羅。】

    毫無疑問,艾沙的星域和修羅比起來,差的實在不是一個檔次的。在開始的時候,曜陽還以為艾沙就是修羅,還以為……歐若陽只是為了照顧自己的面子而故意將翡翠學院說得那樣厲害。

    莫聞和修羅站定,艾沙收起了冷臉,對著校衛隊長微微一笑。

    「我們團長,副團長。」

    言畢,艾沙後退,站在莫聞身旁。

    「你們懷著何種目的?」繞是曜陽,這個身經百戰的,站在五級最巔峰的星戰士,在面臨兩個六級星戰士的強大壓力下,也不得不微微的提起星力才能夠牢牢的站住,並直視莫聞和修羅的眼神——其他圍觀的低級星戰士們,已經散開了老長的一段距離,形成一個以校門為中心的半圓。

    ……曜陽的身後,便是校門。

    「進入你奧特學院。」莫聞輕輕的走出了一步,而後抬頭,臉上的笑容依舊。「或者……」

    但他的眸子中,卻散發出讓人心寒的光芒。

    說著,莫聞又朝前走了一步。「闖入你奧特學院。」

    曜陽眼睛微閉,隨即暴呵:「大膽!」

    瞬間,耀眼及其身後的校衛隊員以及圍繞著莫聞他們的大部分圍觀的學員……同時升起了星甲。

    「最後警告一次:退!」曜陽渾身上下瀰漫著火焰之力,他朝前猛地大大的踏出了一步,站在最後一級台階上傲然而立。

    他的身後,是擁有數千年歷史的奧特學院。要侮辱學院者,必將踏著所有校衛隊員的屍體而過!

    ……

    ……

    「這就是你所謂的精彩的?」迪斯馬斯克轉身,看著好似睡著了的木白衣冷笑。

    「還早,等著。」木白衣說完,又閉上了眼睛。

    他的指尖處,一團漆黑的雙子星圖正在飛速旋轉。
好文難求,用心發文者更難求.

TOP

第四集 鳳之涅盤 第八十八章 似心般枯萎

修羅冷笑。

    艾沙似笑非笑。

    雖然面部表情各不相同,但是……三個人要表達的意思卻完全一樣。那就是……要硬闖入你奧特學院!

    “如果,你有資格,我倒是可以將挑戰書給你,不過……看起來似乎你沒有這個資格啊。”莫聞靜靜的,再次踏出了一步,這一步,讓他和曜陽的距離近到了只有一躍之遠。“是你向我證明你有資格呢,還是我向你證明我有資格?”

    證明你有資格——很顯然指的是曜陽有沒有資格接下挑戰書。證明我有資格——這指的是莫聞是否有資格這樣狂妄的說曜陽沒有資格。

    雖然拗口,但曜陽還是第一時間理解了莫聞的話。當下,他眼中的寒意大盛。身側的火焰星力如同火山一樣爆發開來。

    莫聞嘆息,“看來還是我證明一下好了。”

    話音落,曜陽和莫聞同時動了,兩個人,居然都是選擇的近身迫近!

    對于曜陽來說,歐若陽講述的莫聞的戰斗方式讓他很滿意此刻的距離——要從一個釋放必殺技,而且還是釋放範圍必殺技快過秘技結印速度的對手中獲得攻擊的機會,在結印之前便近身自然是最好的。

    所以,當莫聞再次接近曜陽的時候,即使莫聞不說最後那一句,他也會立刻動手的了。

    一白一紅兩道人影瞬間踫撞在一起。

    曜陽見莫聞居然放棄他所擅長的結印速度和印結攻擊,心中自然一喜,覺得這個家伙雖然星域的實力看起來深不可測,但戰斗經驗方面還是不足——在這種已經完全撕破了臉皮的戰斗中,放棄自己的攻擊長處和自殺沒有兩樣。

    帶著熊熊的星力,曜陽右拳筆直的揮出,對著莫聞的胸口狠狠的擊去。

    莫聞朝右側,左手手臂豎起,帶著寒冰之力迎向曜陽地手腕部。

    然而。曜陽卻冷冷一笑,雙腳同時用力,整個人如同離弦之箭一般撞向了莫聞!

    這來自南大陸一個土著部落的,名為“角斗”的摔跤技,用在低級星戰士對付高級星戰士身上是最適當不過的了!曜陽甚至用這一招還打敗過奧特學院的六級星戰士老師!

    任何星戰士。不管你有多高地等級,只要被角斗技纏上,那將會變成骨之蛆,完全不可能做出結印的動作來。而且,角斗技的反關節技可以在兩秒內將對手的四肢關節全部扭斷!

    此刻的曜陽。根本就不像是一個北冕座地五級星戰士,而是……像一頭憤怒的公牛。直直地。瘋狂地撞向了莫聞。

    站在場外的修羅和艾沙眼中同時閃過一絲不妙,不約而同的……為莫聞捏了一把汗。

    長久以來,莫聞的武技很大程度上來說都是依靠他身體的靈活性再加上腿技和他地戰斗本能才得以在不死鳥社團,乃至整個翡翠學院才罕逢敵手的。而以往的對手,諸如修羅。諸如艾沙……其武技基本上都是正統地競擊技。

    星戰士本身並不以武技擅長,所以,翡翠學院在開設的課程中。

    武技甚至只是一門選修課。

    更甚至,從莫聞的口中得知,校長曾經親自對莫聞說過︰武技對于低級星戰士來說,確實是制勝的法寶,但是當實力提高到了一個等級之後,武技的作用便相當微弱了——對于頂級星戰士來說,須臾之間凝聚的星力便可以造成更大的,更遠的傷害。

    從那以後,莫聞便開始潛心的突破星域,和研究印結的改良方法了。

    畢竟……即使動作再快,要近身也需要一定的時間,而如果能夠在這段時間內完成一個必殺技或者即使是秘技,都能夠讓對手無功而返——在高速行進中,幾乎沒有任何人能夠迅速的完成高級印結。只能依靠近似于瞬發的初級印結或者純星力來抵消印結的攻擊。而往往……是無法抵消高級印結的。

    為何莫聞今天又選擇了近身?

    就在修羅和艾沙的注視下,在所有奧特學院學員的注視下,曜陽的肩頭撞到了莫聞的身上。

    莫聞瞬間倒飛入半空!

    “有些托大了。”飛在半空中的莫聞迅速調整著姿勢,心中升起一絲自嘲。

    他並不想過早的揮霍星力,畢竟,今天是一場硬仗不說,而且……現在的主角根本都還沒登場。所以,他才會保留實力,才會選擇和曜陽同樣的近身攻擊。

    和修羅他們一樣,莫聞同樣沒有見識過這種依靠身體為武器的攻擊方式,他的戰斗本能可以避開要害攻擊,甚至感覺到近體的任何攻擊,但是……能夠感應到並不意味著能夠順利的閃避開來。高速沖擊中的曜陽的身軀就好似一件大範圍的殺傷武器,讓莫聞躲無可躲。

    不過莫聞並沒有被撞傷,雖然在外人看來,他是被結結實實的撞飛了。但在撞擊的瞬間,莫聞卻是瞬間收回了雙手,以手掌抵消了大部分的力量。或者可以說,他是借助曜陽的一撞之力而撐起倒飛入空中。

    .+力,雙手呈合圍形式直直的抓向莫聞的腰肢。

    雖然……覺得曜陽的這種攻擊方式好像小孩兒打架的方式,但莫聞卻毫不懷疑,當曜陽將自己抱住的時候,自己將會面臨什麼樣的境地。

    深吸了一口氣,就在曜陽心中升起冷笑的同時,莫聞雙腳在毫無借力作用下,極為詭異的彎曲至胸前!接著,對著曜陽的胸部狠狠踢出!

    曜陽微微一滯,他沒料到莫聞在這種情況下也能反擊,而且……還是那種帶著及威脅的反擊。然而,他卻並沒有退讓,冷哼一聲,他右腳向著右邊微微橫伸,整個人身軀也朝右邊微斜,同時,左手自下而上,右手自上而下的形成合抱!

    幾乎是莫聞右腳被曜陽抓住的同時。他的左腳同樣狠狠的踢中了曜陽的右肩。

    曜陽眼中閃過一絲狠厲,大喝著︰“下!”

    就在全場的寂然中,莫聞的身軀被迅速地扯下半空,接著……仿佛一只麻袋一樣,被曜陽狠狠的往地上摔去!

    莫聞同時暴呵︰“起!”

    話音未落。莫聞右腳再次彎曲,就在他的後背快要觸地的瞬間,他整個人便如同蝦米一樣彎曲了起來。

    “你太小看我了。”莫聞的冷笑在曜陽耳畔升起——這是真正地耳畔之間!

    此刻的莫聞,右腿被曜陽用兩手緊緊的抱住,然而。莫聞卻在被摔到地上的瞬間如.

    他兩只手也同時抓住了曜陽的雙手。醉露書院

    “開!”莫聞暴喝。星力瞬間抵達雙臂。同時一扯!

    曜陽眼中寒意大盛,悶哼之中,他身軀迅速下蹲,在雙手被莫聞拉開之前,將那對準自己胸口地致命之腿轉移到了頭頂之上。接著……毫不情願。卻也不得不的放開了雙手。

    莫聞左腳輕輕在曜陽背上勾了一勾,整個人借力飄飛而出。

    ……

    ……

    “如何?你在他手下可以走得了幾招?”木白衣抬頭,看著已經停止了聒噪地迪斯馬斯克戲謔地道。

    迪斯馬斯克一直在看著莫聞和曜陽。也一直的在聒噪不以,然而,當兩人動手之後,他便緊緊的閉上了嘴巴。

    毫無疑問,這兩個人的搏斗方式……換成他來接,鐵定會在第一招便被壓制住。

    輕輕的吸了口氣,迪斯馬斯克眼中地那種玩世不恭早已經收起了。他轉身,看著木白衣。

    “剛才情況下的合抱之術,你如何破解?”

    “很簡單,我直接用印結了。”木白衣淡淡的答道。

    “我說地是徒手之下!”

    “哦……那不是我擅長的,如果你想借用提升武技而提升實力來打倒我,倒是可以學學這兩人的戰斗方式。”木白衣笑著,終于站起了身,同時與迪斯馬斯克矗立在了窗口。

    “馬上,你會看到莫聞最厲害的武技了。如果你能學會,打敗我倒是沒有多少問題。”

    ……

    ……

    兩個人重新站定。

    在剛才的片刻接觸中,彼此的心中都升起了驚訝。曜陽自然驚的是莫聞竟然在那種情況下還能反抗,反抗不說,在被自己抓住了一只腿的時候,竟然還可以掙脫……這可是他以前從來沒有遇到過的。

    要從自己往地下摔的力量中完成彎腰和屈腿的動作,這需要的力量是多大?首先肯定要抵消自己摔下去的慣性,然後再是承受身體的重量,最後,他整個人還要以近似于站起來的角度來完成脫離。

    精通角斗士的曜陽自然能夠想像到莫聞的腿部和腰部的力量究竟到達了怎樣的地步。

    而莫聞的驚訝,顯然則是對方的攻擊方式。這種幾乎不出拳,不出腿,全部以控制對方身體為目的的武技實在太……太難纏了。

    纏……其實就是角斗技的秘訣。

    要破解這樣的攻擊招式,只有……只有將感知提高到極致,並且,將戰斗的本能提高到極致!

    腦中電光火石的閃過,莫聞瞬間找到了打敗曜陽的辦法。

    輕輕的吸了口氣,莫聞看著對方那戒備著自己的眼神,知道對方是在提防自己突然釋放印結。當下……他微微一笑。

    “既然你這麼害怕我施展印結,那麼……”莫聞微微閉眼,而後……散去了全部星力!

    “我就不用印結,也不用星力,和你來一場純武技的對抗。”

    “你……敢麼?”

    “好,都不用星力!”曜陽先是愣了愣,隨後也散去了星力。“如果你能依靠純武技打敗我,那麼……我將再不阻擋你的任何行為!”

    “其他人呢?”

    “我只代表我一個人。”曜陽回頭,看著已經陸陸續續趕到的,在校門口前站成一排的護校隊隊員,靜靜的說著。

    “每個校衛隊員,都必將誓死以捍衛校園的榮譽。”

    “我不能代表這種榮譽。”

    莫聞微笑,他閉上了眼楮。

    “那麼,為了表示對你的敬意,我就閉上眼楮和你戰斗吧。”

    閉上眼楮?莫聞的這句話一出,全場立刻騷動起來。

    只用武技?誰不知道曜陽的角斗技全校都赫赫有名!他除了是校衛隊長之外。更是學院摔跤協會的會長!只要被他近身,沒有任何人能夠掙脫!即使……是身為六級星戰士地老師,在不用星力下,也不敢夸下海口說能夠贏得曜陽。就更別說閉上眼楮了!

    然而,相反的……曜陽卻並不這麼認為。

    身為高級星戰士的他。自然明白,在閉上眼楮的時候,由于沒有視覺的干擾,星戰士地感知力將會變得空前的敏銳。而且,星域等級越高。感知力也就越敏銳。

    曾經和他切磋過的六級的老師,在最後便是閉上了眼楮才和自己打成平手的——當感知力完全集中之後。所有地花招將全部變得沒用。所以,那位老師很輕易的便能閃開自己地攻擊。

    【難道他也突破了第六門星域了?不對……歐若陽說地,他只是五級星戰士,而且,是那種提前修煉了第六門星域的星戰士。這樣的人。雖然可以提前“借”用第六門的星力而釋放出更多的印結,但突破第六門地時間卻必定大大的推遲。】

    【不管如何,還是小心為妙。這個家伙的身體靈活性太好了。我倒要看看他地感知力達到了何種地步!】

    曜陽一聲長嘯,在莫聞閉上眼楮的瞬間,身軀再次接近了莫聞。

    這一次,他沒有用角斗技,而是選用了很正統的競擊武技。

    莫聞嘴角升起微笑,身軀微微朝左邊閃過,在閃過的同時,他也伸出右手,準確無誤的攔住了曜陽的一拳。

    曜陽再次變招,跟著,右腳自下而上,重重的掠起,踢向莫聞的腰肢。

    莫聞笑容依舊,雖然他閉上了眼楮,但絲毫不影響他的判斷和行動,只見他左手好似輕輕的撇出,接著掌心便重重的扣住了曜陽的右腿。

    剎那間,莫聞再動,在扣住右腿的同時,他整個人也轉了半個圈,手肘重重的攻向了曜陽的胸膛。

    曜陽大驚之下,顧不得右腳的平衡,雙手高舉,擋住了莫聞這凶悍的一擊!

    巨大的力量頓時將失去平衡的曜陽擊倒在地。

    “尋常武技,你顯然不是我的對手,還是用你剛才那小孩兒打架的招式吧。”莫聞的眼楮依舊閉著,朝著曜陽的方向,他靜靜的說著。

    當感知完全集中之後,此刻的莫聞,他的感覺中只有曜陽的存在了。而且……在他的“眼”中,曜陽的速度簡直太慢了!

    居然,閉上眼戰斗會有如此的好處?

    感覺著曜陽再一次的站起了身,朝著自己一言不發的掠來,莫聞輕輕微笑。

    這次,是用上了那種摔跤技,而且,還是沒有花招的摔跤技。

    曜陽雙手合抱著,朝著莫聞迫近,他需要確認,他需要確認這個家伙到底是不是感知力達到了六級星戰士的地步!

    …為即將趕來的里紐克和歐若陽做出參考判斷。醉露書院

    不得不說,當莫聞閉上眼的那一刻,曜陽心中便升起了一股奇怪的念頭——他將會輸掉。

    然而,身為校衛隊長,身為奧特學院五大高手之一的他,絕對不能就這樣的輸掉!

    戰意在曜陽的眼中,在他的心中熊熊燃燒著,所以……他放棄了任何多余的攻擊,只用最原始最野蠻的角斗技近身,再近身!

    這一次,如果還發生剛才的那一幕,他絕對不會放開莫聞的腿,即使……即使被莫聞擊中胸膛,他也要用星域潰散乃至胸骨碎裂……甚至……生命的代價毀去莫聞的一條腿!

    燃起近似于死亡斗志的曜陽如同瘋了一般滿場的追著閉上眼的莫聞。沒有任何人懷疑,只要被曜陽近身,莫聞必將會血濺當場!

    然而……莫聞卻沒有給曜陽任何機會。閉上眼的他就仿佛在那狂風暴雨中的小船,雖然時刻都險象環生,卻穩穩的在一波接著一波的攻擊中屹立著。

    曜陽的每一次攻擊,都被莫聞用各種各樣巧妙的方式或閃開,或化解,莫聞仿佛看穿了曜陽的意圖,絕對不會和曜陽進行超過哪怕一秒的接觸,絕對不會讓自己身體地任何部位被曜陽抓住。

    兩個人的身形越來越快。快到讓人眼花繚亂的地步。

    這個時候,靜靜屹立在諾大包圍圈正中的修羅突然嘴角往上翹了翹。

    就在這修羅極為難得的笑意剛剛升起地時候,莫聞開始反擊了。

    長達數分鐘的纏斗,莫聞已經明白,曜陽是徹底的升起了想和自己兩敗俱傷的念頭。所以才會不顧一切的攻擊,所以……才會如此瘋狂地追擊著自己。

    而在這數分鐘內,莫聞也看透了曜陽的攻擊方式。這種角斗之術,無非……就是依靠人體和雙手地力量來控制對手,只要一旦被貼上身。那麼……在曜陽這樣不顧一切地攻擊下,自己絕對沒有任何全身而退的可能。

    而現在。莫聞顯然不能受傷。甚至。連力竭都不可以!

    輕輕的吸了口氣,莫聞的身軀突然停滯,而後蹲下。

    曜陽猛地撲空。接著,他視線的余光中,莫聞地右腿貼著地如旋風一般掃向了曜陽的腳裸部位。

    幾乎下意識的。曜陽猛地跳躍,而後,借著這躍起之力重重地撲向了地上的莫聞。

    修羅笑意升起。而後轉頭。他明白,戰斗已經結束了。

    是的,戰斗結束了。

    在曜陽撲近身的瞬間,莫聞伸出的右腿攻勢戛然而止!接著,他肩部和手肘全部貼在了地上。整個人,直接斜斜的倒立而起!那雙不知道究竟蘊含了多少力量的雙腿在半空中彎曲,準確的踢向了曜陽的胸部。

    曜陽咬牙,這一次,他不會允許自己退縮,就這樣的,用胸口迎上莫聞的雙腿,同時雙手再次合抱!

    然而……莫聞踢出的速度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在電光火石中,莫聞先踢中曜陽的雙手,微微的骨折聲後,莫聞的肩部和雙手同時發力,整個人倒飛著……沖天而起!

    讓奧特學院所有學員目瞪口呆的一幕發生了。

    就在剛才,還仿佛在被校衛隊長曜陽追得如喪家之犬的莫聞,竟然在瞬間翻盤,依靠一個詭異的下盤偷襲,而後直接將曜陽蹬上了半空!

    是的,巨大的力量將曜陽踢上了半空,莫聞的兩只腳化成幻影,借著自下而上的上升力,一腳接著一腳的,準確無誤的踢開了曜陽準備合擊的雙手,踢在了他的胸口……

    當莫聞力竭並落地之後,曜陽也如同一只斷線的風箏,身軀重重的跌落在地。

    ……

    ……

    “如果他們仔細過莫聞的對決,那肯定會發現,莫聞的所有必殺一擊都是自下而上,又地面發起的。”木白衣淡淡的說著,瞟了一眼身旁的迪斯馬斯克,“那個校衛隊長心亂了,再加上莫聞似乎將感知提高到了極限,他輸掉很正常。”

    迪斯馬斯克咽下一口口水。

    “校衛隊已經攔不住他們了,等進入校園之後,豈不是我們要看不到好戲了?”

    “放心,他們肯定不會進校。那些校衛隊員也不會允許他們進校的。”

    ……

    莫聞睜開了眼楮,平靜的看著半跪在地上的曜陽——他的嘴角已經泌出了鮮血。

    “咳咳……”曜陽抬起頭,拂開了前來攙扶他的校衛隊員的手。

    “淤血,吐出來更好一點。”莫聞輕輕的上前,而後抬頭,靜靜的看著奧特學院的鎏金招牌。

    這個動作,立刻引起了圍觀者的集體騷動。

    “滾出奧特學院!”

    人群中,一個星戰士率先喊出這個口號,接著,三道人影自人群中掠出,半空中,三個進階技朝著莫聞呼嘯而至。

    “住手!”曜陽猛地抬頭,對著那三人大喝。

    然而……他的出言晚了一點。

    非但這三個掠向修羅和艾沙的學員結出了印結,就連周圍的其他學員,也紛紛武裝了星甲,無數星力在憤怒的人群中迅速升起並蔓延……

    只需要一根導火索,莫聞他們三人將直接面對數百人的圍攻!

    “看來奧特學院的學風果然彪悍。”莫聞似乎毫不在意那三個由至少是四級星戰士釋放而出的進階技,極為溫和的對著曜陽笑道。

    是的,莫聞非但毫不在乎,他簡直連動都沒有動一下!

    但是,他不動。並不表示其他人就不動。

    就在印結呼嘯著掠過修羅身側地時候,修羅動了。鬼魅一般的飄身,三個印結頓時被修羅抓在手中化為煙塵。接著,對著尚在空中的三人,修羅冷冷的一哼。整個人如同鷹隼一般掠起!

    首當其沖的第一個星戰士被修羅地肩膀撞在了胸口。悶哼一聲後這個倒霉蛋倒飛著跌入了人群,而另外兩人在力量以枯竭的情況下,其中一人被修羅一腿踢中了腹部,而另一人,則被修羅抓住了胳膊。

    墜地。修羅仿佛只是輕輕的抖了抖手,這個星戰士便飛向了人群。

    “干掉他們!”人群中。再一次的發出這種怒吼。緊接著,又是六個星戰士躍出了人群,六個秘技從不同方位掠向了修羅。

    修羅眼中寒光一閃,就這樣……任憑六個秘技打在身上,並沖進了六個人的中央。

    就……如同狼入羊群一般。他再一次回放了昔日在勇敢者社團駐地中地鏡頭。

    六個星戰士,在瞬間

    !

    輕輕的拍了拍手,修羅不帶任何感情地眸子掃過寂靜地人群。冷冷的聲音響起在奧特學院千年的校門之前。

    “你們,是不是想一起上?”

    如果說剛才修羅的行為只是點燃了一根導火索。那麼此刻……這句話……毫無疑問的,將這快要爆發地憤怒徹底的點燃了。

    無數星力在瞬間升起,無數的守護星座在頃刻中冉冉升起。

    面對著這三個挑戰奧特學院千年權威地敵人,每個人心中的怒火在燃燒。

    鋪天蓋地的星力頓時將奧特學院的廣場所覆蓋。沒有任何人懷疑,只要這三個人再露出哪怕一點無理的舉動,他們……將印結數百人的集體憤怒。

    莫聞微笑著,靜靜的看著曜陽。

    他沉默著,但是眸子中的寒意卻愈來愈盛,這寒意,仿佛……要凍入心扉。

    一道星力線自莫聞指尖緩緩升起,緊接著,掠上天際。

    仿佛爆炸一般,鋪天蓋地的寒意瞬間籠罩了全場。這極冷的星光……竟然……蓋住了所有人的星力!

    ……

    ……

    歐若蘭心靜靜的坐在沙發上,她的膝蓋上,放著一本奧特學院的必考科目——《宇宙法則》。

    這是一間溫馨的小宿舍,雖然面積不大,而且也只有一室一廳,但房間的布置卻基本上照搬了歐若蘭心閨房的布置——或者準確的說,是照搬了她在西斯哥王國的房間的布置。

    窗簾是天藍色的,兩邊各掛著一個金色的小風鈴——這不是金色,是純金。

    門簾是粉色的,那珠簾,是真正意義上的珠簾,每一粒,都來自咆哮洋中的天然珍珠。

    茶幾上,擺放著一束還帶著露水的玫瑰,就連插玫瑰的花瓶,也是由水晶制成。

    她坐的沙發,是由上好的軟豹皮精心制作而成。腳踩的地板,是上等的大理石地板。

    ……

    這毫無疑問是泛大陸四所學院中最為尊貴的單人宿舍了。

    為了營造出這種閨房的氣氛,奧特學院學生會會長,同時也是米蘭特王國的王儲,里紐克耗費了足足一周時間來裝扮這房間。而這房間的花費……自然也在百萬金幣之上。

    當然,房間的選址自然也不是那種集體的宿舍區。而是……學生會高級領導專屬的宿舍之一,並,和學生會會長的宿舍緊緊相連。

    此刻,坐在歐若蘭心前面的並不是里紐克,而是歐若陽。

    歐若蘭心平靜的望著自己的兄長,望著這個背負了太多東西的西斯哥王子。沒有人能知道她心中在想些什麼,即使是身為兄長的歐若陽也不知道。

    不過讓歐若陽略微放心的是,歐若蘭心並沒有露出太大的,或者說,根本沒有任何抵觸情緒的,便接受了自己的安排。

    看著那仿佛一汪猶如浸沒著萬年寒冰的水池的眼神,歐若陽輕輕的皺了皺眉。

    “你會是一個優秀地王後。”

    歐若蘭心笑,眼神卻絲毫沒有變化︰“那必須要在里紐克當上國王才行。”

    歐若陽有些不悅的皺了下眉︰“他是王儲。”

    歐若蘭心再笑︰“你也是王儲。你能保證你當上國王麼?”

    身軀微微一顫,歐若陽的眼前出現了木白衣冷漠的臉。他毫不懷疑。木白衣將會是自己最大的“敵人”。

    “哥哥。”歐若蘭心緩緩站起身,用膝蓋上地書輕輕的撩開了窗簾,望向漸漸西斜的落日。那落日,仿佛在預告著什麼,又彰顯著什麼。

    “你為什麼不踫這里的任何東西?”歐若陽看著歐若蘭心的動作。又看著被她墊在沙發上地由翡翠學院帶來的坐墊問道。

    是地,歐若蘭心自從住進這里之後,那些飾品,禮品,甚至家具。她從來沒有觸踫到哪怕一下。

    鋪好地被單被她用自己在翡翠學院的備用床單換上了,那豪華的書桌被她蒙上了一層磨砂紙才放上她的小飾品。而那些里紐克和幾個學生會的高級女干部精心挑選地飾品她從來都沒有踫過一下。甚至連看也沒有看一眼。

    即使是拉開窗簾,她也不會用手,而是會用手中的任何東西去撩開。

    這些,除非是極有心的人才能看得出來。當然,還必須能夠時刻地進入到這個房間中的人才行。而能夠隨時進來的。自然只有歐若陽了。

    雖然已經是里紐克名義上的未婚妻,但是為了尊重歐若蘭心,里紐克很少直接進門。而基本上每次,他都會看到歐若蘭心的笑臉。

    歐若蘭心並不拒絕和里紐克一起出去吃飯,一起出去逛街,甚至一起出現在學生會的各種活動中。

    但是,她拒絕著和里紐克的任何接觸。每當里紐克有想要牽手的舉動,都會被歐若蘭心極為敏感的,用淡淡的微笑拒絕。

    那種笑,是一種異樣的美麗。異樣得不容任何人去拒絕她的要求。

    ……

    歐若蘭心沒有回答歐若陽的話,她的目光只是隨著漸漸西斜的落日緩緩下墜。赤色的的陽光在她的臉上鍍上一層金色的霞光,此刻的歐若蘭心,莊嚴平靜得仿佛就似一位女神。

    歐若陽嘆了口氣,他也站起身,看著牆上的時鐘——時針已經快要指向五點半了。

    “里紐克的會議應該快結束了,我們去外面等他。”

    “好。”歐若蘭心平靜的答應著,緩緩走向門口。

    歐若陽看著她的步子再一次的皺起了眉頭,甚至……有些激動起來。

    “你……你一直沒有冥思?”他上前,一把抓住自己妹妹的手,轉瞬後,他的臉色大變,“混蛋!你想毀了自己?”

    毫不在乎的迎著歐若陽的目光,歐若蘭心再次微笑。

    “既然都是要當王後的人了,我又何必再當星戰士呢。”

    仿佛……為了為歐若蘭心的這句話加上注腳似的,一股強烈的,澎湃的,似曾相識的星力傳入了歐若陽的感應之中。

    而這時,門外也同時傳來急促的敲門聲。

    “你等我。”臉色大變的歐若陽顧不得再管妹妹,一個健步沖到了房門口,一把拉開了房門……而後一個一臉焦急的校衛隊員出現在面前。

    “歐若隊長,快去校門……蘭……”他的聲音戛然而止。

    歐若陽鐵青著臉,一掌推開了這個校衛隊員,“蘭心,你在這里等著。”

    “好的。”歐若蘭心輕輕點頭,而後,重新回到了沙發上坐下。

    她並沒有感應到星力

    實上,她的星力已經枯竭了整整三天了。此刻的她,一模一樣!

    沒有任何人知道歐若蘭心承受著的痛苦——從一到五,所有星域的星力全部枯竭。換成是最堅韌的男生,也會忍不住將所有的痛苦寫在臉上。

    然而,歐若蘭心卻仿佛感覺不到任何痛苦似的,她只知道,自己的星域在迅速的枯萎——隨著自己的心一同的枯萎。

    “或許……成為一個普通人更好一點。”

    歐若蘭心微笑著,眸子中最深處的痛苦一閃而逝,隨後,她閉上了眼楮。等候著星域徹底地死亡。

    &

    “精彩來了!群毆!”矗立在窗前的迪斯馬斯克忍不住握緊了拳頭。

    而木白衣卻露出了截然不同的表情,自始自終都平靜無比的他。此刻終于微微的皺了皺眉。

    【他是為何要如此強勢地挑戰這些人的底線?】

    【這樣強的星力波動,肯定會將學院內所有的人都驚動起來——只要不是傻子,任憑誰都能看得出他是六級星戰士了。為何,他要這麼做?難道?】

    【難道只是要告訴她,他來了麼?】

    木白衣輕輕的閉上了眼楮。那冉冉升起地漆黑星域仿佛就要掙脫他的指尖。

    【嗯,再等等……再等等。】

    木白衣重新睜開眼楮,剛才那一閃而過地憂慮已經消失。

    “群毆不起來。”他靜靜地說著,將視線透入那騷動的,仿佛立刻將要用星力將莫聞等人淹沒的人群。

    “每個人……都怕死。”

    ……

    ……

    冷冷的眼神直達歐若陽的眸子深處。莫聞地眼神準確無誤的告誡著曜陽,只要有人膽敢再一次的釋放印結。那麼……必定會有人為此而付出代價。

    那一抹血紅地眼神告訴了歐若陽。這個代價是以生命為注腳的。

    歐若陽吸氣,那口被他積在胸口的淤血終于咳了出來。同時,他再次用幾乎是咆哮的聲音怒吼。

    “你們全部散去!否則,無條件開除學院!”

    無條件開除學院!

    這是一個在校星戰士所能受到的最大的懲罰!

    為了保住……奧特學院的千年聲譽,為了……不讓這三個人遭到圍攻……歐若陽居然下達了如此的強硬命令!

    沒有任何人會懷疑第一次用這種語氣和姿態發出命令的曜陽的權威——即使是莫聞也不懷疑。眼前這個內髒明顯已經受傷的校衛隊長在學院中,必定擁有絕對的話語權。

    所以,莫聞眼中的那一抹血色漸漸消失。同時,他的星力也緩緩的消失。

    那些圍攏的星戰士也紛紛散去了星力。甚至,還有低低的掇泣聲輕輕傳來。

    “我收回我剛才的話,你有資格接受挑戰書了。”莫聞看著血一般的曜陽的眼楮,從懷中取出一封信箋。

    “這……是……挑戰書?”

    曜陽雖然是強自撐著,但是,他還是第一眼便看到了信箋上朱紅的兩個大印。

    第一個,是翡翠學院的印璽,而第二個,則是一枚私人印璽,署名為艾普斯勒。

    艾普斯勒……艾普斯勒……曜陽的頭皮一陣發麻。

    加蓋著翡翠學院院長印璽和學院印璽的挑戰書——這就是傳說中的校際挑戰書!

    傳說中,持有這種挑戰書的學員,將全權代表著所在學院的榮譽和武力。面對這張挑戰書,任何學院,任何人都無法拒絕——能夠接受這張挑戰書的人,能夠有資格接受這張挑戰書的人,必定是站在整個學院最巔峰的學員。

    曜陽明白了為何莫聞會說自己沒有資格接受“挑戰書”了。這算是什麼挑戰書?這簡直就是一個學院對另外一個學院的戰書!

    氣血再一次的涌入了喉頭,但曜陽這次卻沒有吐出來,他硬生生的咽下後,覺得舌根有些發腥,但更多的卻是苦澀!

    “我……沒有資格。”靜靜的閉上眼,曜陽微微搖頭,同時,他讓開了一直守護著的台階。

    “奧特學院學生會會長,奧特學院執行隊長將在數分鐘內趕到。”曜陽絲毫不失禮節的對著莫聞作出請的手勢。接著,他右臂緩緩舉起,露出了纏在手臂上的一小塊秘索銀小棍和精核,接著,一束散發著五彩光芒的星力瞬間穿破雲霄。

    這道星力示警……這道星力示警意味著,奧特學院迎來了最為危機的時刻。在奧特學院千年的歷史中,這道光芒出現的機會不會高于十次。

    “奧特學院學生會及屬下一百二十八個分會,奧特學院執行隊,奧特學院五大星域協會……”曜陽說著,語氣已經變得平靜異常。“將會在十五分鐘趕到。”

    他輕輕的呼了口氣︰“還請諸位移架奧特學院比武場。

    ”

    莫聞抬頭,看著天邊那一抹殘紅的晚霞,突然,他扭頭並眯了眯眼,視線越過曜陽,直直的射向兩個風一般掠來的身影。

    看著這兩個身影,莫聞微笑︰“就在這里吧。”

    兩個人的影子前一刻仿佛還在極遙遠之處,而此刻,卻湊然來到了莫聞面前。

    其中一人,自然是奧特學院的執行隊長,已經和莫聞有過一面之緣的歐若陽。而另外一人……

    莫聞輕輕的吸氣,靜靜的看著他。

    二十歲的里紐克,早在十七歲便突破了第五門星域,這讓他成為了整個米蘭特王國王室歷史上最年輕突破第五門星域的王子,同年,他被立為王儲。接著,與歐若蘭心在素未謀面的情況下定下婚約。

    第三年,也就是里紐克十八歲的時候,一舉獲得奧特學院當年排位賽前十名。而第四年,十九歲的他已經穩坐所有排位賽的前三。

    今年,奧特學院學生會換屆,里紐克以絕對的實力和支持站到了奧特學院學員所能夠站到的最巔峰位置。

    “我叫莫聞。”莫聞同樣對靜靜的看著自己的里紐克輕輕說著。“來自翡翠學院”

    “里紐克,奧特學院學生會長。”

    莫聞輕輕伸出手,那枚他拿出並沒有收回的信箋就這樣緩緩的飛向了里紐克的手心。

    “校際挑戰,並……賭一事。”莫聞說著,眸子越過歐若陽和里紐克的縫隙,望向遙遠深邃的學院深處。
好文難求,用心發文者更難求.

TOP

sanks sanks

TOP

sanks sanks

TOP

sanks sanks

TOP

:loveliness: 真是好看的小說呀多謝大大您的書呀:funk: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