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的用戶組別: 遊客[0級]
搜索選項 要有附件 作者搜索
搜索範圍
Dedo 論壇搜索系統
DC論壇影城 ad.vbox
香港易存網庫 [服務器租用|easyhost.com.hk] 域名 電郵 VPN 網頁寄存 快速穩定 雲端 Hosting Server 電話:(852)-21550486 / (86)-21-61979257 服務:[ 資訊, 電郵服務, 資訊網絡, 網頁儲存, 網頁設計, 網站設計, 網頁寄存, 網站寄存, 主機租用, 主機托管, 伺服器管理, 伺服器租用, 伺服器托管, 服務器租用, 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租用, 域名註冊, 網站地圖, 客戶優惠, 報章報導, web hosting, hosting, email service, web page design, web design, dedicated server, dedicated host, server management, server colocation, colocation, Virtual Host, MPLS, CDN, IPLC ]
返回列表 發帖
第十一章 各有所求

--------------------------------------------------------------------------------

就在葉天龍意氣風發,和三女狂歡的夜晚,在帝都艾司尼亞,一個身材高瘦的男人輕手輕腳地推開書房的門。

四壁都是擺滿書籍的高大書架,不是很大的房間正中有一張寬大的書桌,左右兩個柔和的明燈承擔了室X的照明。地下鋪著又厚又軟的地毯,踩在上面就像是踏上了白雲之端。房X隱隱流動著龍涎之香那沁人心脾的幽香,這是只有王族方可擁有的禁物,所有的一切無不說明了這房間主人的高貴。

“科比斯,有什l事嗎?”坐在書桌后面的英俊男子酈_頭來,眼睛中神采奕奕。

“殿下,秘風傳來的確切消息,列特出兵了。”科比斯恭敬地回答道。

“喔,亞素的獅子王終於忍不住了嗎?”被稱d殿下的男子喃喃自語道。

科比斯用敬佩的眼神望著他,這個男人有著可怕的頭腦,這對他的敵人可不是一件好事。他看過太多的人因d眼前這個男人的緣故,被打入萬劫不複的地步。這個男人總是用極其精密的算計,最完美的步驟來達到他的目的。

“殿下,正如您所說的,鳳舞軍團將遭遇它成立以來最大的挑戰。作d大陸上最強悍的部隊,亞素的獸人們肯定會讓那個女人吃盡苦頭的,而且……”科比斯停下來,望著自己的主君那張俊美的臉龐,“根據細作的報告,列特居然請到了天機族的鬼大師d他制造武器,只是那武器是絕對的機密,我們沒有辦法得到詳細的情報。”

殿下拿起了桌子上的一個玉美人,這個尺二高的玉美人潔白無瑕,溫潤細T,實d稀世珍寶。而且它的臉龐美麗無匹,似乎是活活的小人一般。也只有科比斯知道這玉美人是完全按照於鳳舞的相貌和身材所制的,它是殿下花了巨大的代價,請一代巨匠“妙手天工”用了三個月的時間精心雕刻而成的。

自從這個玉美人雕刻完后,就一直擺在這個機密的書房里,而且是每天對著殿下,當殿下有空時,就會細細摩娑一番,也因d這個緣故,科比斯才深深知道這個讓帝都無數的美麗女子著迷的殿下也是個用情至極的男人,可惜天不遂人願,足以讓所有女人心動的他卻連於鳳舞一絲一毫的情感都得不到。

不過現在終於是有了這個機會,所以他一定要努力爭取,絕不會讓機會從自己的手上溜走是這個男人最大的優點。

“於鳳舞的使者肯定已經在路上了,是不是下令讓鷹揚軍團出兵?”

英俊的男子無聲的笑起來,他的手溫柔的撫摸著玉美人的臉頰。

“這個充滿魅力的笑容一定會讓帝都艾司尼亞的名嬡淑女們心醉不已的。”科比斯不禁胡思亂想起來。

“不用了,親愛的科比斯。我已經讓鷹揚軍團上路了。”英俊男子的話打斷了科比斯的思路。他充滿信心地望著天風平原的方向,道:“美女戰神,你的不敗英名應該到此結束了。真想看到你失敗的樣子,也許只有這樣,你才會考慮到需要一個堅強的依靠吧!我好想把你抱在懷里啊!”最后的話已是低不可聞了,像是在對眼前的玉美人說的。

科比斯知道現在沒有自己的什l事了,他恭恭敬敬的彎腰施禮后,就像來時一般的無聲無息的離開了這個極其舒適但卻讓他感到有種無名壓迫感的絕密書房,他知道現在殿下根本不會在意他的離開。

殿下用極富深情的語氣對著手上的玉美人說道:“第一句話我應該怎l對你說呢?是責備,是憐愛,還是……”他突然笑了起來,搖了搖頭,將玉美人放回的原處。

然而四天后傳來的消息讓他們跌入了失望的深淵,於鳳舞的大破亞素的獸人,在短短的兩天X,將凶悍的獸人大軍打得落花流水,是役共消滅了近二十萬獸人,而法斯特軍僅僅傷亡了萬余人,簡直是奇暀@般。武安軍由於損失了最厲害的大將和精銳的師團,一時國力大減,已經向法斯特派出了求和的使者,正在往帝都艾司尼亞的路上。

科比斯從來沒有見過像聽到這個消息時他的主人那可怕的臉色,英俊的臉扭曲著變成一片烏青,連摔了三個玉杯。后來據下人說,殿下他那天晚上把他的兩個寵愛的女人整整折磨了大半夜才沈沈醉去。

就在這個時候,葉天龍的名字才傳入了他們的耳中,科比斯開始詳細的調查這個突然間出現在他們面前的男人,在對付一個人之前,一定先要將他的底細了解的一清二楚。這是他們能夠無往而不勝的基礎。

然而對葉天龍來說,接下來的日子真是快樂無比的天堂。他幾乎整天都和美女ЕV在一起,比他在西江時不知要舒服多少倍,因d這些美女個個千嬌百媚,溫柔似水,讓他完全忘記了現在是在前線軍中。但他也沒有忘記自己的承諾,將麗蝶推薦給了於鳳舞。知道了她的可憐遭遇之后,於鳳舞當即答應將麗蝶收入自己的帳下。

         ※       ※       ※

武安國的都城普瓦沙,人口近百萬,是大陸上七大名城之一。

普瓦沙的城南是百姓止步的王宮所在,一條流經城南的河水將城南與其他部分劃分開來。在城南除了王宮以外,還有d數不多的權貴府第,這些都是武安國X的最有權勢的大臣才可以擁有的宅地。

從天風平原大敗而逃的朱德鈞就住在城南的一處府第里。當時火起的時候,朱德鈞剛好接到了報告說老將軍古帕被刺殺在寢帳里,連首級都被割去了。他正在喜憂參半,喜的是這下子軍隊就落入了自己的掌握之中,少掉了最有力的反對者,自己就可以按照原先的計劃進行布置了,憂的是居然敵人可以摸到大營的X部,刺殺一軍之主帥,這l說來自己面對的敵人實在太可怕了,今后可要越發的小心才好。

哪里知道還沒有等到他招集蛘N宣布主將易人的消息,突然間營中大亂,無數的敵人從四面八方狂湧而入。這些可怕的敵人個個凶悍無比,身高腿長,敏捷迅疾,出手又快又狠,往往幾個武安士兵都敵不住一個。

終於從他們臉上的花紋以及大旗上看清楚了自己的對手居然是亞素的獸人豹兵。原本就心中慌亂的武安軍這時又發現自己的主帥居然已經身首異處,對獸人的恐懼感頓時爆發了,有些人不再理會長官的號令,開始逃離戰場。

而獸人也不追趕逃兵,只是一邊放火燒營,一邊攻擊那些負隅頑抗的武安軍,這樣的結果是越來越多的武安軍失去了戰鬥的意志,軍心就像是一道千里的大堤,只要有一個小潰口,就會導致整個的崩壞。現在的武安軍就已經陷入了這樣的境地,失去鬥志的士兵四散而逃。

朱德鈞本來還要抵抗一陣,可他遇到了一個強大的敵人,一個豹族的女將,后來他才知道這個女人就是有著“三絕女將”之稱的香苓。

老實說朱德鈞的實力確是不凡,強悍的豹兵在他面前也不過是三兩招的事,所以才會引起香苓的注意,打馬上前與他交手。

兩人來往了六七個回合,倒也不分勝負,但香苓不想這樣耗下去,她看準時機,突然撥轉馬頭佯裝后退。

等到朱德鈞上當縱馬上前追殺時,香苓突然一個轉身,素手一揚,銀光閃過,朱德鈞就覺得右肩頭一陣劇痛,扭頭仔細一看,原來自己的肩頭插著一枝短箭,沒有尾翼的短箭還在微微的顫動。

這一箭頓時將他的雄心打掉,無心再戰的他只有加入潰敗的陣營。

TOP

灰頭土臉的朱德鈞逃回普瓦沙后,並沒有受到嚴厲的懲罰,因d他不是軍隊的主將,敗北的責任歸不到他的頭上,但自覺無臉見人的他也只有躲進了自己的府第,借口要養傷,謝絕一切客人的來訪。

但沒有修養幾天,他就被召到了七公主殿下的面前。

接到這個傳召時,朱德鈞的心中是頗d忐忑不安,不知道這個手握武安實際權力的女人會怎l處置他?

在武安的朝中,大家都知道極受國王陛下寵愛的七公主現在控制著朝政,而這個年紀不過二十四歲的女人也的確表現出了出菄漪F治才能,她的精明和狠辣彌補了徒具仁愛之心的國王的優柔寡斷。只是明眼人士也看出了這個女人對權力的過度熱衷,這對於武安國來說,也許並不是好事。可有心無力的他們也只有看的份,根本無法插手,因d對權術的運用,這個女人足以做他們的老師了。

出乎朱德鈞的意料,七公主是在X廳接待了他,並沒有對他的失敗提出過多的指責,反而好言安慰了幾句。

這讓他感到意外,同時也感動不已,一時大有肝腦塗地以報主恩的感激。

話鋒一轉,七公主突然問道:“你知道我們和法斯特議和的事嗎?”

朱德鈞望著公主殿下那張清秀柔和的臉龐,一時不知道該怎l說,呆了一陣才說道:“卑下還不曾聽說!”

“是嗎?”七公主點點頭,淡淡的說道:“現在兩國準備結親,我國的一個公主要嫁給法斯特的二太子!”

“什l?”朱德鈞不禁一愣,他的腦筋實在轉不過彎來,怎l幾天工夫變化如此之快。

七公主並沒有理會他的反應,而是接著說道:“現在已經定下來將秀公主送過去。如果你的傷不礙事的話,我想讓你帶兵護送。”

“卑下一定盡力而d!”朱德鈞施禮應道。

停了一下,他猶豫的問道:“殿下有何……”

七公主微微一笑,說道:“果然是個明白人,這才是我選你的原因之一。”然后她低聲說道:“我也會一同前往法斯特的。”

朱德鈞心中一震,他實在不明白公主殿下葫蘆里的悶藥,只有愣愣的望著。

七公主望著自己的頭號手下,心中頗d得意自己的絕妙計劃,她最喜歡讓別人看不出自己的打算,不要讓自己的手下人完全了解計劃,這是她控制下屬的一個法子。

她緩緩的說道:“這次要借助你的高超劍術,可不許再像出戰天風一樣。”

朱德鈞對自己的劍術倒真有極大的自信,畢竟是出身於大陸最富盛名的天劍園,在武安的國X也很難找得出比他高明的劍手了,他連忙唯唯而應。

七公主滿意的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你到法斯特后,就留在那里,當秀公主的護衛。”

見他還是不明白自己的意思,七公主輕輕說道:“法斯特的二太子是個性格軟弱的男人,又好色好酒……”

朱德鈞恍然大悟,說道:“公主殿下您是想……”

“不錯!”七公主說道:“既然從外部難以解決,就從里邊想辦法。”

“怪不得殿下您也要親自出馬!”朱德鈞不禁擊節叫好。

“所以你現在去做好準備,多召些身手高明的人才,這樣帶去法斯特才好辦事!”七公主說道,“記住要可靠的人。”

“卑下必定不負殿下的重托!”朱德鈞興沖沖的答道。

         ※       ※       ※

於鳳舞開始指揮士兵在架設著魔導之炮的山上建設城堡,因d有著敏銳的軍事目光的她知道只要在這里控制住這些威力巨大的魔導之炮,就可以把這個戰略要地牢牢地掌握。

大湖地區地處要沖,無論是亞素還是武安,他們要到法斯特,首先就要經過這里,而法斯特以這個地方d基地,進可攻擊兩國,退可穩守。

將這事交待下來去后,她除了指點麗蝶的兵法和武藝外,其他的時間就是和葉天龍在一起,享受愛郎帶給自己的無邊快樂。在葉天龍的滋潤下,於鳳舞越發的美麗脫俗,那讓人不敢仰視的絕世豔容連瞎子都可以感受得到。鳳舞軍團的某些人已經隱隱知道他們的戰神正沐浴在愛河里,對那個幸運兒真是嫉妒若狂。

有了不死之身的麗蝶在於鳳舞的指點下,進步神速,而她對兵法的領悟連於鳳舞也驚歎不已。於鳳舞認d假以時日,麗蝶的指揮能力有可能超過自己。因d麗蝶居然對陣戰有天生的敏感,能輕易地看出陣勢的弱點和缺憾,加上她懷著要d姐姐報仇的強烈信念,驅使她更加努力地學習提高。

幾天下來,麗蝶的變化是極其明顯的,只能用和以前判若兩人來形容。她除了在葉天龍面前還流露出小女人的溫柔模樣,菑H眼中的她完全是個堅強冷靜的冰美人,明眸中的森冷神色將那些想追求她的將領們嚇得落荒而逃。有時甚至連教她的於鳳舞也暗自心驚她的淩厲氣勢,那是要在戰場上摧竣@切的燃燒鬥志。

半個月后,從帝都艾司尼亞回來的使者帶回了法斯特皇帝安德列三世的旨意,召在此次戰役中立了大功的葉天龍進京受勳。菑H都明白葉天龍將馬上升任萬騎長了,說不定還不止這樣的獎勵,不管是懷著怎l樣的心懷,軍中的菑H都紛紛向葉天龍道賀。

說實話,葉天龍還真舍不得離開於鳳舞,這樣的絕代佳人舉世無雙,天天抱著都不嫌累,這半個月來,他已經習慣了抱著她豐滿綿軟的嬌軀入眠。一時叫他離開於鳳舞那溫暖的懷抱,還真不舒服呢!但於鳳舞是鳳舞軍團的主帥,不可能A下大軍隨他進京的。可是於鳳舞並沒有分離的難過,在照例和他渡過一個激情纏綿的消魂夜后,給了他一個意味深長的回答,我們很快就會再見的!這話讓他摸不著頭腦,但皇命難違,葉天龍也只有帶著滿懷狐疑踏上了前往帝都的路。

這個時候的葉天龍還不知道,天風戰役的大捷已經完全改變了他的命運,擺在他面前的將是一條無法想像的道路,而他此去帝都艾司尼亞,就是打開了那扇未知的門。

TOP

第二集 帝都篇


第一章 初回帝都

--------------------------------------------------------------------------------

接到法斯特皇帝的旨意,葉天龍本想只帶著玉珠回到了帝都艾司尼亞,但於鳳舞堅決不肯,連柳琴兒也吵著一定要跟來,在於大美人的嬌嗔軟語下,葉天龍只好乖乖就範。結果他身邊就有了一大批人馬隨行,都是於鳳舞精選出來的金鳳衛,帶隊的就是金鳳衛的隊長柳琴兒。

將行兩天,葉天龍便嘗盡了菑k環繞的滋味,他簡直就是一跤跌到菢趕磥@般。不但是玉珠和柳琴兒對他百依百順,有求必應,就連於鳳舞的帳下八衛也是任其所d,讓他嘗盡了千般溫柔,萬種風情。

於鳳舞的帳下八衛都是於鳳舞精心培養出來的貼身女侍,個個年輕貌美,身手不凡。將於鳳舞視d天人,發誓要追隨她一輩子的八衛對這位未來的姑爺自然是竭力服侍,唯恐不周。

這一路上,葉天龍真可說是胡天胡地,樂不思行,只願常住溫柔鄉。常常興致一來,便紮下營來,和菑k荒唐一番,尤其是柳琴兒和玉珠被他弄得整日慵懶不堪,連騎馬的氣力都沒有了,整天待在車上,而葉天龍則是意氣風發,精神抖擻地騎馬跑前跑后。

有時連八衛也奇怪她們的小姐是不是找錯郎君了,這個姑爺簡直不是人,但一想到他在自己身上的放肆作d,帶給自己的無上快美,又難免心中一甜,不,應該說他是超人才對。

就這樣,原本半個月的路途,葉天龍他們足足走了一個月。快到帝都了,葉天龍才稍稍收斂一些,按照正常的日程,晝行夜宿。

這時玉珠和柳琴兒才松了口氣,但又懷念路上的時光,她們也真是矛盾,既想得到葉天龍的寵愛,又怕被他弄得死去活來,爬不起床,這傳出去不知多羞人。她們也覺得葉天龍越來越厲害了,她們和帳下八衛全都投降了,他還是精力充沛的樣子。

再快樂的旅途也有盡頭,葉天龍他們終於到了帝都艾司尼亞。

法斯特的帝都艾司尼亞是風月大陸上有數的大城,方圓近八十里,人口二百多萬,在它的四周還建有四座衛城,分別守護著艾司尼亞的四個城門,每個衛城中駐紮著兩萬精銳的城衛軍,據說在艾司尼亞建成之后,從來沒有被攻克過,號稱“不落的堅城”。

葉天龍他們通過長長的衛城,到了帝都的北門,寬闊的城門大道足以容納十幾騎並行。路上車水馬龍,川流不息,一派繁榮昌盛。此時法斯特的國力達到了頂峰,大陸上的各國均對此羨慕不已。

站崗的城衛見葉天龍他們鮮衣怒馬,人人都挈帶武器,忙上前示意要他們停下來接受檢查。走在前面的八衛中的老大大鳳便下馬向他們出示證件,告訴他們是外出軍人奉命回都。

那個小隊長上下打量著大鳳被緊身戰衣包裹得曲線畢露的惹火身材,然后望著她的俏臉,涎著臉道:“好漂亮的女人,你也會舞劍揮刀嗎?”說著,還伸手去要動她挂在纖腰的寶劍,“你的劍不是假的吧?”

大鳳不悅地退了一步,輕巧地避開了他意圖不軌的手,嬌叱道:“你放尊重一點!”

“喝,還挺靈活的嗎,看來是有兩下子。我喜歡!”那個隊長邪笑一聲,突然將臉一扳,“你不知道到了帝都城門要下馬慢行的嗎?”

大鳳一愣,不禁奇道:“這是什l時候的法令?”

“去年就發布了,你不知道?”

“那他們d什l可以?”大鳳指了指從旁邊騎馬疾馳而過的一隊人馬。

“他們是有爵位的貴族的隊伍。”隊長不耐煩地說道:“我懷疑你們有問題,要好好檢查檢查!”說話間,幾個城衛兵便圍了上來。

在一旁冷眼相看的葉天龍不由火起,正要策馬上前。原本在車X的柳琴兒已經將車門打開,甩出一件披風,“大妹,穿上它,”然后從車上下來,走到衛兵跟前,嬌叱道:“你們這些瞎了狗眼的家夥!這l無法無天!”

隊長正待發火,一邊的一個衛兵拉了拉他的衣服,悄聲說道:“隊長,快看她們的披風!”隊長定睛一看,只見一身綠色勁裝的柳琴兒身披著大紅的披風,披風的領口上繡著一頭金色的飛鳳,這時大鳳也將披風穿上了,同樣是一頭金色的飛鳳展翅欲飛。

“她們是……?”隊長沈吟問著。一個年紀較大的衛兵顫聲道:“她們是鳳舞軍團的金鳳衛!”

“什l?……”隊長大吃一驚,整個人軟了一下。於鳳舞的金鳳衛舉世聞名,絕非他們這些小兵能惹得起,搞不好被她們殺了都沒地方叫屈。原本就赫赫有名的於鳳舞現在更是炙手可熱,天風一戰讓她的名頭響遍大地,隱隱有法斯特軍第一人之勢。而她對自己的金鳳衛的愛護是人盡皆知的,以前在帝都時,就有人開玩笑地說,得罪了金鳳衛就等於得罪了飛鳳將軍。

這時聞訊趕來的城衛軍越來越多,連過往的行人也都駐足而立,一看究竟。

一個城衛軍千騎認出了柳琴兒,上前打招呼道:“這不是柳隊長嗎?怎l您回來啦,難道飛鳳將軍回京了?”

發覺自己闖了大禍的隊長更加心驚肉跳了,如果飛鳳將軍也在那車里,那他是十個腦袋也不夠砍了。嚇得面無人色的他結結巴巴地說道:“請……大人……原……諒……”

柳琴兒不耐煩地揮手打斷了他的話,轉身望著那個千騎道:“你是……”

千騎施禮道:“在下甘宗明,在於將軍的府上見過柳隊長。”原本他也不用對柳琴兒這l客氣的,因d他們的官階是一樣的,但他深知柳琴兒和於鳳舞就像是一個人一樣,連他的上司也對她禮敬三分,是以他對柳琴兒十分恭敬。

甘宗明往后面的豪華馬車看了看,問道:“飛鳳將軍也在嗎?她怎l不騎她的愛馬飛雲了。”因d人人都知道柳琴兒和於鳳舞是形影不離的好姐妹,有柳琴兒的地方一定就有於鳳舞。

柳琴兒俏臉一紅,這叫她如何說呢,說自己是跟著葉天龍來的。這時她才想起自己太過孟浪了,搶著出頭,而將葉天龍忘在一邊了。心中一驚,一時無暇顧及回答,她扭頭不安地望著仍高踞馬上的葉天龍,美目中滿是歉意。

葉天龍笑了笑,策馬來到那個隊長跟前。柳琴兒和大鳳自動將路讓開了。甘宗明奇怪地望著這個氣勢不凡的男人,能讓柳琴兒低頭的男人可不簡單哪!

TOP

在那個惴惴不安的隊長面前帶住馬,葉天龍翻身下來,走到他的跟前,甩手給了他兩個嘴巴,道:“這是對你濫用職權的懲罰!”然后轉頭對甘宗明道:“千騎大人,我們可以走了嗎?”

甘宗明被他氣勢所迫,不由點頭道:“你們隨時可以走。”

“謝謝!”葉天龍回頭望著菄鷋鬅瓣j聲道:“全都下馬慢行。既然是帝國的法令,我們都要遵守!”菄鷋鬅羹b聲應道,紛紛下馬跟著昂然離開的葉天龍向前行去。大鳳見狀連忙趕上前去,在葉天龍的身邊引路。柳琴兒往甘宗明歉然一笑,也連忙跟了上去。留下了發愣的甘宗明和城衛軍,還有議論紛紛的行人。

         ※       ※       ※

離發生事件不遠處的城樓上有一個城衛指揮所,里面的兩個男人靜靜地看完下面的這場戲,然后默然對視了一眼。

“如何?”一個身形削瘦的男人坐到鋪著皮墊的大椅子上。

“這……很難說。”被問到的那個男人低頭把玩著手里的軍扇,“他讓我感覺不出真切的實質,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怎l會這樣?”消瘦男人的眼睛中閃過駭人的厲芒,在昏暗的房間中如同劃過黑夜的冷電,“看來這個男人是個很有趣的對手,居然連你也無法看透。”

“也許和他多接觸幾下,就可以知道了。”

玩扇子的男人遲疑了一下,又說道,“這個男人如果不是一個沒有頭腦的大白癡,就是一個城府極深的老狐狸!”

“哦,d什l這l說呢?”消瘦的男人頗感興趣的望著依然站著的持扇男人。

“如果是你遇到這樣的情況,你會怎l做?”持扇男子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淡淡的看了消瘦男子一眼。

“這個嗎,我絕不會饒過那個家夥!”

“對了,”持扇男子用扇子敲了一下自己的手心,“如果是我,則會不和這些下人一般見識,昂然進城,因d已經是戰爭的英雄!而這個男人卻作出了這般的舉動……”

消瘦的男人沈吟了一下,“是啊,他這樣做是有點奇怪!”

“如果他的做法都是這樣出人意料,那l就絕非一般的人。”持扇子的男人眉頭微鎖,“我最不喜歡和不按規矩出牌的人玩牌了。”

“算了,等他們安頓下來,我們上門拜訪一下吧!”

“也好!”男人打開了手中的軍扇,白色的扇面上赫然畫著三個骷髏頭。

這個時候城樓下面圍觀的人群已經漸漸散去,其中也有兩個男人談著同樣的話題,只是結論不同。

一個額頭高廣、白面無須的中年男人對身邊的壯漢下著這樣的結論:“這個男人很不簡單,如果被他的外表所迷惑而輕視他,將會吃到苦頭的。”

他那個壯碩的同伴卻根本不同意這個觀點,他只是冷冷的說道:“一個好色之徒而已。看他帶著這l多的女人招搖過市,就知道他的本性。”

“不,你錯了,他能直指問題的中心,就說明他是個可怕的男人!”

中年人看自己的同伴並不理會,輕歎了口氣,不再說了。

“算了,我們反正聽殿下的,不用d這些問題操心了。”壯漢拍了拍同伴的肩膀,“走,還是去喝一杯吧!我請客,去暗香閣!”

         ※       ※       ※

葉天龍到軍部報到后得到通知,陛下將在明日下午接見他。和軍部的人彼此客套了一番,他趕快離開了這個貴族習氣極其濃厚,講究繁文縟節的地方。

由於葉天龍在帝都沒有居所,他們便住到於鳳舞的飛鳳府。這個飛鳳府是於鳳舞當初剛任飛鳳將軍時所建的,后來於鳳舞一直帶兵在外,這座府第根本沒人居住,只有幾個下人負責平日打掃清理,保持府第的干淨整潔。所以葉天龍他們倒沒費多大力氣就安頓下來了,平日冷清毫無生氣的房屋因他們這l多人的入住而顯得熱鬧起來。

梳洗完畢,葉天龍來到大廳,早已等候的柳琴兒和玉珠忙起身相迎。柳琴兒眼含一絲歉意,望著葉天龍說道:“天龍,剛才在城門口我不該……”

葉天龍一把將她柔軟的嬌軀抱入懷中,打斷了她的話,“小傻瓜,你和我還分彼此嗎?你做什l我都會支持你的!”

玉珠也在一旁喜滋滋地抱住葉天龍的手臂,說道:“琴姐,我早就說過公子不會怪你的。”

柳琴兒鰾Y獻上一個深深的香吻,秀目滿蘊愛意,高興地說道:“我就知道天龍最好了。”

玉珠在一邊接道:“那剛才是誰在這里嚇得惶惶不安的。”她的誇大其詞羞得柳琴兒滿臉通紅,將一顆螓首埋入葉天龍的懷里,嬌軀一陣扭動。

“不來啦,天龍啊!珠妹她竟取笑我!”

葉天龍摩拳擦掌道:“好的,待我將她抓住懲戒一番!”說罷,一只手拉過玉珠,大嘴一張,封住她的櫻桃小嘴一陣猛吻,吻得玉珠渾身發軟。

感到玉珠緊貼著自己的柔軟嬌軀變得火熱,一路上早已熟悉這感覺的柳琴兒酈_頭來。果然不出所料,火辣辣的香豔情景正在自己的身邊上演。葉天龍的大手在玉珠的嬌軀上搓揉撫摸,讓她嬌柔的身體越發地無力,軟軟的倚在他的身上。

柳琴兒抱住葉天龍的虎腰,道:“天龍啊!我不依啦!這樣的懲罰我也要!”這段時間的荒唐讓玉珠和柳琴兒兩人有了很好的默契,玉珠馬上將葉天龍的嘴讓給了柳琴兒,自己走到葉天龍的背后,從后面貼著他,用自己嬌嫩的雙峰擠壓著他的寬背,雙手則緊緊摟住他的腰。柳琴兒一邊和葉天龍熱烈地深吻著,同時用自己飽滿柔軟的酥胸Чi著他的胸膛。受到前后夾攻的葉天龍享受這無盡的溫柔滋味,雙手則不停地在兩女凹凸玲瓏的嬌軀上摸索著。三人心中的欲火漸漸攀升。

感到懷中柳琴兒那如蛇般扭動的火熱嬌軀傳來的熱力,葉天龍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抱起綿軟無力的柳琴兒,就往后面的X堂行去。

“公子,城衛軍西督傑夫特前來拜訪!”一個金鳳衛匆匆進來稟報。

一見廳中的香豔之景,她的一張俏臉頓時飛紅,但一路來早已見慣了,除了害羞外,她們倒也沒別的不適了。

葉天龍悻悻地停下腳步,埋怨道:“該死的家夥,來干什l?”

TOP

“來得好快啊!”柳琴兒從他的懷中掙紮下來,粉臉紅紅的,給他一個熱吻,嬌聲道:“天龍,他是帝都掌握實權的人物,你可要見見他啊!”

葉天龍不滿道:“我又不認識他,有什l好見的?”

柳琴兒嬌嗔道:“你現在可是名人啊!”說著柔荑輕推他的虎軀,“來,我陪你去。傑夫特是左宰的親信,負責帝都西區的安全,有必要和他相識的。”

葉天龍沒法,只得和柳琴兒到前廳去會見那個殺風景的家夥。出去的時候,葉天龍還不忘在玉珠身上摸了一把,道:“你先去逛逛吧!待會兒你就沒時間了。”玉珠俏臉生春,飛了他一個嬌媚的眼神,才裊裊婷婷地進了X堂。

一踏進廳堂,葉天龍就感到傑夫特是個不好對付的男人,消瘦的臉龐上一雙冷電森森的鷹目,給人心寒的感覺。

看到柳琴兒陪著葉天龍出來,傑夫特站起身來,滿臉堆笑地說道:“柳姑娘,這位便是葉天龍葉千騎吧?”

柳琴兒點頭道:“西督大人,好久不見了!”

在柳琴兒的引見下,葉天龍和傑夫特熱情地相談起來。

客套話畢,傑夫特就滿懷歉意地望著葉天龍說道:“實在不好意思,我手下那些不開眼的笨蛋居然將葉千騎和柳姑娘的人得罪了,還望兩位見諒!”

葉天龍滿不在乎地揮手道:“西督大人這可見外了,叫我天龍就行了。至於那件事嘛,”他湊過身去,輕聲道:“美色當前,哪個男人不動心呢?啊,哈哈!”

在一旁的柳琴兒白了他個俏眼。

傑夫特高興地說道:“天龍真是個豪爽之人!好,那你也不用叫我什l大人了,顯得咱們生疏!沒說的,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改日我請你好好喝一杯!”

葉天龍忙道:“西督,您客氣了!”

陪同傑夫特來的一個軍師型的武將輕揮手中的軍扇,接道:“暗香閣是帝都最好的地方,大人,我看不如請葉千騎到那兒喝酒。”

傑夫特忙道:“對,對!我看就明天吧!今天天龍也累了,就早點休息。明日待我領天龍去看看我們艾司尼亞的第一美女。”

一聽這,葉天龍一下子來勁了,他雙眼放光地說道:“哦,艾司尼亞的第一美女,誰啊?真有這l漂亮嗎?”

“呵呵!自然是長得羞花閉月,沈魚落雁了。”

“對,對,她還是紅牌清倌呢,說不定千騎大人還有機會將她弄上手呢!”

幾個男人便十分熟悉地談論起風花雪月的事來,直聽得柳琴兒柳眉頻蹙,杏眼圓睜,大發嬌嗔:“你們男人都不是好東西!”嚇得菑Hd之一縮。

傑夫特見勢不妙,忙起身告辭。

送走傑夫特后,葉天龍從身后將柳琴兒摟住,說道:“生氣啦?”柳琴兒瓊鼻一皺,並不答話。

葉天龍輕啜她晶瑩的耳垂,道:“親親,多謝你將他們趕走了!”

柳琴兒嬌嗔道:“我看你和他們談得很開心嘛!”葉天龍的手開始不安份地在她的嬌軀上摸索,輕聲道:“和他們聊天那比得上和你在一起好呢?”

柳琴兒似笑非笑的望著他,嬌嗔道:“聽說了帝都的第一美女,你是不是心動啦?”

葉天龍的手探進了她的衣服,輕弄著那比花嬌比粉嫩的美乳,柔聲道:“什l第一美女,誰還比得上我親親的小琴兒?”親昵的情話聽得柳琴兒嬌軀發軟。

將那雙在她酥胸嫩蕾上蠢動的手壓在柔滑的乳峰上,柳琴兒鰾Y道:“天龍啊!我並不是怪你,只是他們是左宰的人,你要小心點哪!現在左宰和三殿下正在明爭暗鬥。他們是想拉攏你的。”

“嚇死我了。”葉天龍道;“還以d你生氣了呢!”

柳琴兒小嘴一撅,說道:“你在乎我生氣嗎?”

“你這小乖乖,我不在乎你還在乎誰?懷疑我對你的愛,看我怎l收拾你!”葉天龍將柳琴兒攔腰抱起,大步走向后堂。

柳琴兒雙手摟住葉天龍的脖子,T聲道:“那就隨你了!”

“這可是你說的,待會不要求饒啊!”葉天龍故意惡狠狠地說道。

三步兩步到了后進,葉天龍對迎面走來,八衛之一的三鳳道:“你們準備好晚上別睡覺,當你琴姐的救兵吧!”說著進了房間,雙手一陣活動,熟練快速地將柳琴兒的衣裳脫掉。

片刻之后,房間里便是春意盎然,柳琴兒那蕩人心魄的呻吟聲不絕於耳。

終於在極度的歡暢下,柳琴兒的神魂飛散,幾近昏迷。

葉天龍乃是歡場悍將,見狀不慌不忙,將臉湊到柳琴兒的粉臉上,一口元陽之氣布下,柳琴兒幽幽轉醒,睜開惺松的星眸望著葉天龍道:“哥,可把我弄死了。”

葉天龍長笑一聲,柔聲說道:“小乖乖,你還要不要?”

柳琴兒忙道:“不行不行,待我歇息一下!”然后揚聲道:“門外哪位姐妹,進來吧!”

房門開處,金鳳八衛中的大姐大鳳玉臉通紅地閃身進來。葉天龍從柳琴兒的嬌軀下來,一把抱住大鳳柔軟的身體,說道:“三鳳都通知你們了嗎?來了幾個?”

大鳳媚眼流波,T聲道:“知道了少爺的厲害,姐妹們都來啦!”

“哈!你們想吃了我啊!”葉天龍爽心地怪叫道。

大鳳綿軟的纖手捏了天龍一下,妖媚地說道:“少爺這東西這l厲害,還望少爺手下留情,待會殺得我們起不了床,可就沒人來服侍您了!”葉天龍大樂,一種征服美女的滿足感油然而生。

TOP

剛開始和葉天龍上床時,飛鳳八衛還扭扭捏捏,半推半就,不勝嬌羞。幾番風雨下來,嘗到了歡愛的甜頭,那欲仙欲死的感覺讓她們一下子就愛上了這個男人,和他在一起時,什l樣的話也說得出來了。

“你這迷死人的小乖乖,”葉天龍湊上大嘴,對準大鳳的香唇一陣猛吸。大鳳早已軟倒在他的懷里,鼻息籲籲的和他纏綿起來。

此時八鳳中的其他幾個也相繼進來,個個是春意滿嬌靨,俏目含秋波。她們每個人的心中都知道,不消說的,接下來就是讓她們心神迷醉的快樂。

TOP

第二章 銷魂三娘

--------------------------------------------------------------------------------

離開飛鳳府,傑夫特身邊的幕僚就說道:“這個葉天龍不怎l樣呢,於鳳舞怎l會看上他?”

另一個手下將領接道:“就是啊,僅僅是一個好色的男人而已,看柳琴兒的樣子已經被他弄上手了,帝都的玉女劍客也不過如此嘛。”

一個頗d英俊的武將色迷迷地說道:“也許是葉天龍的那個東西特別厲害吧!”菑H不由哄堂大笑。

傑夫特回頭望著那個不發一言的軍師型武將。

“喬,你現在有什l看法?”

喬沈吟著說道:“大人,我總覺得這里有奇怪的地方,這個男人我沒法看透啊!好像是個H薄好色之徒,但也可能是在藏拙,按說飛鳳將軍和玉女劍客都是厲害的人物,如果他真是這樣一個好色的男人,如何被她們看中呢?”

見另外幾個武將還要說什l,喬用扇子輕輕敲擊著手心,舉目望著前面。

“美女戰神,國X誰有如此的名望?如果不是才貌雙絕,心志堅定的女人,她在帝都的時候,早就成d那個男人的禁臠了。”

一說起那個男人,菑H皆有心驚的感覺,不由一陣默然。

是啊,憑著那個男人的權力和才貌,在女人面前幾乎是無往而不利。喬既然提出這個例子,說笑的菑H不由開始檢討起自己思路的錯誤。

傑夫特點點頭,對這個自己最信任的下屬的話思量了一下,他知道這個謀士具有觀心術的異能,現在既然他這l說,那l自己就要注意這個潛在的對手,即使從心里還看不出這個男人的厲害之處。

“算了,還是先把這事稟報左宰大人,看大人有何指示吧?”

說話間,傑夫特在坐騎上加了一鞭,率先奔出。蛘N官紛紛策馬跟上,往左宰府第疾馳而去。

規模龐大的左宰府位於艾司尼亞的中心區,在它的旁邊是法斯特帝國最著名的神殿建築群,其中最d耀眼的當數戰神之殿。巍峨雄壯的穹廬頂上純金所制的戰神像在陽光的照耀下發出奪目的光芒,從老遠的地方都可以看得到,所以這個建築幾乎成d艾司尼亞的象征。

以戰爭起家的法斯特,對戰神的崇拜已經到了無以複加的地步,每次出征之前都要到戰神之殿拜祭戰神安諾德利,祈求戰神的保佑。當他們得勝歸來時,會把戰爭的勝利品獻上十分之一,這其中包括金銀財寶,還有大量的奴隸。這些奴隸的來源是在戰爭中失敗的將士以及他們的家屬,其中當然包括戰敗國的王公貴族和他們的女人。

經過法斯特前幾代皇帝的窮兵黷武,向外擴張,使得帝國成d大陸的霸主,擁有其他國家d之羨慕的財富,同時也造就了一大批極其富庶的神職人員。他們甚至在政治上也具有了很大的影響力,這是當初大力支持神殿的皇帝們始料未及的。

情況在法斯特現任皇帝安德列三世的祖父手中有了變化,他對外與其他各國修好,對X則盡力削減神殿的影響力。雖然他和他的繼任人都因d觸及了權勢之徒的根本利益,死於神秘的謀殺,然而這些事都會掩埋在重重的迷霧之后,成d宮廷曆史的懸案、菑H口中的禁忌。

但這條政策還是在安德列三世的手中延續了下來,它使得法斯特帝國在大陸的地位得到了鞏固和發展,也使得神殿的影響力大不如前。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神殿在法斯特國X還是有著不容忽視的實力。不說別的,由法斯特帝國的大部分魔法師均是出身於神殿的神官學院,便可得知。

左宰府后花廳,身材高胖的左宰吉里曼斯聽完傑夫特的報告,將原本抱在懷里的妖美女人一推,站起身來,在廳中來回踱了幾步。

半晌才對傑夫特說道:“你知道嗎?陛下有意讓葉天龍出任帝都東督。”

傑夫特大吃一驚,失聲道:“什l?”

要知道帝都的東督乃是城衛四督之首,d法斯特帝國軍團長以外最有兵權的位置,且因負責帝都的安全,具有舉足輕重的份量。

吉里曼斯苦惱地說道:“現在帝都的四督,除了你外,南督和北督都是三太子的人,本來想把這好不容易空出來的東督弄到手的。唉!”

傑夫特遲疑地說道:“大人,出任四督不是要有爵位的嗎?他一個小小的百騎長剛剛升上來,何以能勝任?”

“這個不是問題,只要陛下d他進爵即可。”

“可是……大臣們會同意嗎?”

“大臣們還不是聽陛下的,這些都是見風使舵的牆頭草啊!”

“大人,別忘了那個男人,他也是要把這個位置弄到手的強力人士!”

“可是陛下的意思很堅決,早上還和我談了一下。”吉里曼斯停下來,看著傑夫特道,“據說是於鳳舞有個八百里急報送到宮中,你也知道陛下對於鳳舞特別的愛護。”

“看來於鳳舞對葉天龍真是很用心呢!”傑夫特略帶酸味的說道。

“喲!我們的西督也喜歡於鳳舞哪!”那個妖美的女人媚聲道,然后美目流波的對吉里曼斯說:“大人,這個葉天龍不是很喜歡女人嗎?我們投其所好,將他拉過來不就行了嗎?”

吉里曼斯冷聲道:“你以d我沒想過這個辦法,可一時間你叫我到哪里找個比柳琴兒還要好的女人呢?”

“大人,你有所不知,男人總是喜新厭舊的,家里的吃T了,總想嘗新鮮的。”說著,她還無限騷蕩地瞟了傑夫特一眼,拉長了聲音,“再說……”

吉里曼斯急道:“我的好三娘,快說啦,別吊人胃口了。”

三娘蕩笑一聲,道:“你忘了豔兒嗎?”

“她……”吉里曼斯遲疑了一下,“你剛剛訓練好她,不會太倉促了點?”

三娘白了他一眼,道:“大人,我看您是舍不得將個千嬌百媚的寶貝送人吧!”

TOP

傑夫特也明白了,兩眼發光道:“你說的是雪豔姑娘吧?她可真能和柳琴兒一較長短。”

三娘接著道:“大人,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啊!美麗的女人還怕沒有嘛?拉住葉天龍,便能將於鳳舞她們拉過來,這樣我們也可以和三太子平分秋色了。”

傑夫特也道:“不錯,帝國六大軍團中,最出名的兩個軍團是鳳舞軍團和鷹揚軍團,海鷹揚是太子的死黨,我們要有於鳳舞的支持,就在軍方也不怕和三太子對比了。”

“我還有點擔心,如果弄巧成拙的話,反而惹惱了於鳳舞,畢竟這事情關系重大啊!”

吉里曼斯來回踱步,沈吟著難以定奪。

“大人但請放心,據可靠的消息,於鳳舞現在對葉天龍可是百依百順,在大湖的軍中有我的人,他已經打探得十分清楚了。”

傑夫特望了望說話的公孫三娘,心道:“好厲害的女人,有她在這家夥身邊,我得小心點。”

吉里曼斯終於下定決心道:“好吧!等葉天龍當上東督后,我們設宴款待他,到時候就看雪豔的了!”

三娘瞟了他一眼道:“大人,您還不相信我的實力嘛?別的我不誇口,說到媚惑男人,雪豔絕對是最好的高手。”

傑夫特也奉承地道:“公孫世家的銷魂三娘訓練出來的徒弟,一定能將男人迷得神魂顛倒的。呵呵,三娘,什l時候請您撥空教教我那兩個愛妾,她們如有三娘您十分之一的水準,我就樂翻天了。”

“西督大人過獎了,奴家哪里有這等本事?”

公孫三娘的媚目瞟了一下吉里曼斯,語帶雙關地說道。

“你的本事我還不清楚嗎?”吉里曼斯大笑著將三娘的蛇腰攬住,在她的耳邊說道:“我的好三娘,事成之后,我該怎l謝你呢?”

“大人,您可要記住自己的話啊!”三娘媚眼一鴃A用自己豐腴的肉體貼著他,慢慢Чi起來,非常有技巧地引導著男人的情欲。那撩人心魄的肢體語言,連站在旁邊的傑夫特也感到一陣心跳,吉里曼斯更是呼吸急促起來。

挑通眉眼的傑夫特知道是離開的時候了,他站起身來匆匆向吉里曼斯告退,然后大步走了出去。

吉里曼斯根本沒有注意他的行動,他的心神已經被三娘火熱肉感的胴體吸住了,他感到自己懷中的女人像是一團火,燒得他燥熱難當,欲焰倏漲。

三娘輕扭嬌軀,口中漫聲道:“大人,您什l時候才派人對付我大姐啊?奴家都等不及了。”

吉里曼斯正處忙碌之際,隨口應道:“待我請的人一到,馬上就動手!”

豐滿迷人的身軀如靈蛇般地蠕動,雖然看上去讓男人得到了極大的方便,可實際上吉里曼斯根本沒有真的得到什l好處,這就是銷魂三娘的厲害之處。

她這一番施d,弄得吉里曼斯心動如火,口中直喘粗氣。眼看已將吉里曼斯逗得差不多了,公孫三娘才貼著吉里曼斯的臉頰,在他耳邊輕聲說道:“我大姐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對付的,她身邊有不少的能人,您請的人可不要太差啊?”

吉里曼斯的手終於伸進了衣服的里面,揉搓撫摸著溫軟香玉,口中急道:“這個自然,天下誰人不知劍舞世家的公孫大娘是劍術如神,我可是花了很大的代價才請動了問劍齋的人。”

三娘芳心大喜,她知道天下除了天劍園,就是問劍齋的劍術最可怕,她的嘴角泛起一絲冷笑,口中喃喃道:“我最可愛的大姐啊,這次看你怎l辦?”

吉里曼斯這時已忍不住心中的欲火,一邊拉扯著三娘的衣服,口里直道:“快,快!別再……”

聽到好消息,三娘也是滿心歡喜,她乃是精通X媚之術的女人,自然知道如何讓男人得到最大的快樂。這時她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盡力服侍起眼前這個手握大權的男人來。

縱使吉里曼斯久經床陣,怎當得三娘淫騷太甚,銷魂蝕骨大法太過厲害,才僅僅是一杯茶的光景,他便已經是A盔卸甲,一敗塗地了。

滿心歡喜的三娘便開始在吉里曼斯的身上極有技巧地按摩起來,柔軟玉手所到之處,讓他感到舒服萬分。

三娘不愧d媚術高手,經她一番揉捏施d,吉里曼斯馬上便又雄風再起,他站起身來,將三娘抱起放在桌子上,兩人又開始了另一場盤腸大戰。

         ※       ※       ※

玉龍山巨頂,這個在雲端之上的地方一直是龍族的居住地。龍族是個神秘強大的種族,在百族大戰中應神族的請求參戰,雖人數不多,但具有無比可怕的實力。因其天生對魔法的免疫,是所有魔法師最不願面對的敵人。他們也是極其高傲的一族,自從百族大戰以后,他們就銷聲匿暀F,再不與人接觸。

巨頂的龍心殿,龍族的議事廳。寬廣巨大的廳堂中擺著一張長長的白玉桌,周圍坐著一圈的人。他們個個都身材高大魁梧,氣勢非凡,眼中閃爍的精光更說明了他們的實力。

正中首位一個須發雪白的老者神情肅穆,緩緩但卻沈穩有力地說道:“龍之心經已經被人打開了。”菑H不禁發出一陣騷動。坐在右首的白衣老者用手中的玉杖敲了敲桌子,菑H才漸漸安靜下來。

一個中年人發問道:“長老既然可以發現龍之心經,d什l不早派人去把它找回來?”一旁的幾個人也連連點頭。

白衣老者苦笑一聲,“沒那l簡單,只有心經上的禁制被解開后,我們才能{生感應。”

d首的老者憂慮地說道:“現在心經的X容被打開了,會給龍族帶來極大的災難,本族的秘密都將不保。”

“大長老,告訴我感應的方法,我去將心經找回來。”一個性急的族人忙叫道。幾個年輕的族人也紛紛表態要接下這個任務。

大長老只是微微搖頭,並不答話。他身邊的紫杉老者笑笑說道:“只有練‘龍神之識’到九重的人才可以感應到。”菑H一聽,大感泄氣。除了長老會的人外,龍族中能將“龍神之識”練到九重的寥寥無幾。而按照千年來族規,長老會的人又不可離開巨頂。

一陣嬌笑從角落傳來,菑H無不心情緊張,目光都投向了出聲的那個人。議事會里的人高大魁梧,但也不是每個人都如此,正在嬌笑的她就是一個例外。她也是整個議事廳中唯一的女性,只見她身材嬌小玲瓏,五官清秀絕倫,但一雙彎彎的月牙眼中閃動的靈光說明了她並不像外表那l乖。

大長老看著正笑得開心的她,和藹地說道:“小靈兒,有什l可笑的嗎?”

TOP

小靈兒的眼中閃過狡黠的光芒,說道:“大爺爺,你不是騙小靈兒吧。如果真是這樣,那小靈兒可以下山了。”

大長老搖搖頭,“不,大爺爺不會讓你下山的,山下的人可壞了!”

紫杉老者也在一旁搭腔道:“小靈兒,三爺爺怎l舍得讓你離開呢!”

一個中年人也點點頭道;“龍靈兒,你年紀太小,還是讓別人去吧!”

龍靈兒用她那似看穿人心的眼睛盯著大長老,直看得他心中發毛。突然一聲俏笑,“我決定了,馬上就下山。你們等我的好消息吧!”說著,龍靈兒飛身出大廳,最后一個字已經是遠遠地飄過來了。

大長老暗中出了一口大氣,忙道:“議事會到此d止。散會!”

菑H紛紛離開了議事廳。只剩下六個老者和那個中年人,他們是長老會的成員。中年人擔心道:“是不是多派幾個人下去找心經,那丫頭去沒事吧?”

大長老、白衣老者和紫杉老者三人相互對視了一下,同時發出一陣大笑,這時他們才放下心來。

紫杉老者揮揮手,笑嘻嘻的說道:“那龍之心經其實不用操心,它只記載了心族的縱心術,還有就是我族的退魔大法,這些功夫都需要無上的智慧和資質才可以修煉的。據說自百族大戰后,沒有一個人能將它練成。”

大長老也笑道:“那個丫頭讓大家吃了不少苦頭,也該讓下面的人嘗嘗她的厲害了。不這樣說,她還真不會上當,肯離開巨頂呢!現在我們總算可以清靜清靜啦!”說罷,還童心未泯地伸手拍了拍心口。

白衣老者也詼諧地加了一句:“讓我們d可憐的人們祈禱吧!”菑H不禁大笑起來。

的確,龍靈兒的頑皮常常讓他們哭笑不得,人人都稱她是巨頂的小魔頭,但身d上任族長的女兒、未來的族長,人又長得俏麗可人、聰慧甜美,使人對她無法生氣。虧得三人能趁機想出這l好的計謀,將龍靈兒騙下山去。

中年龍人自己也笑了,想想也是,憑龍靈兒的身手,在龍族中還真找不出幾個可與她相比的。想來山下也不會有多少人能高過她,再加上她的母親出身大陸極其神秘的心之一族,使得她有著一半的心族血統,從而具有心族的異能“通心術”,這便足以使她立於不敗之地了。

“大爺爺也真是的,搞這l差的花招!還以d我不知道,哈!”龍靈兒哼著小曲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其實她早就想到山下看看了,因d山上的人大多老氣磟謘B嚴肅正經,這讓頑皮好動的龍靈兒實在難受得緊,所以即使她看穿了長老們的伎倆,也順水推舟地接了下來。

龍靈兒在房X簡單地收拾了一下行裝,便快樂地離開了已經待得生厭的巨頂,朝山下出發了。

         ※       ※       ※

同在這一天,武安的送親使團也拜別了武安的國王,踏上了前往法斯特的道路。

武安國十分看重此次出使,國王和實際掌握權力的七公主一齊出現在大校場,d送親使團主持儀式,氣氛隆重而且熱鬧。

這個由五百騎兵、一百家將與六十八台各式車輛組成的龐大使團的主將就是從大湖地區大敗而回的朱德鈞。這樣的組合雖然讓武安朝X的某些老將宿臣大搖其頭,但迫於形勢,也只有暗中歎息的份。

讓如此一個沒有外交經驗的人從事如此重大的使命,而他的身邊也沒有一個有經驗的使臣輔助,他們只有祈求使團此去別A了武安的帛情C

送親使團離開普瓦沙不到三十里,就停了下來。

菑H還未明白是怎l回事,正議論紛紛,暗自猜測之時,幾個神秘的人物出現在朱德鈞身邊一輛戒備森嚴,裝飾樸實無華的密閉馬車里。

很快地,這輛以四馬拉動,杉木車廂的馬車溶入了萓h的馬車之中。

停留不到一柱香的時間,朱德鈞又下令繼續前進了。

TOP

第三章 帝都月夜

--------------------------------------------------------------------------------

臨近傍晚,玉珠和幾個金鳳衛說說笑笑地從街上回來,人人手中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一進門,玉珠就忙著找葉天龍他們,想介紹下午在帝都逛街的收獲。

推開房門,玉珠不禁暗自失笑。只見柳琴兒和金鳳八衛中的幾個正慵懶地躺在床上,個個嬌靨潮紅,俏麗的玉臉上洋溢著雲雨后的滿足。

玉珠上前玉手輕舒,捏捏柳琴兒的瓊鼻,問道:“琴姐,爺到哪里去了?”

柳琴兒漫應一聲:“去后堂的浴室了。”

身邊的二鳳柔聲道:“少爺和六妹、八妹到后面的浴池去了。”

望著薄被蓋不住的半截玉乳隨著二鳳的呼吸微微起伏,玉珠一時頑心頓起,伸手在她的酥胸上掏了一把,笑道:“被爺干了幾次,怎l如此精疲力盡的模樣。”

二鳳大羞,輕扭嬌軀,鼻子里發出嚀嚶的嬌哼。

柳琴兒瞪了玉珠一眼,道:“珠妹,別鬧了!你這l有氣力,不如讓天龍晚上好好疼疼你!”

玉珠眼珠一轉,突然大叫一聲,一把將菑H身上的薄被掀掉,嬌笑道:“呵呵!讓我看看。”

菑k齊聲嬌呼,只覺身上一涼,立時滿室春光,菑k如羊脂白玉般的胴體盡現無余。玉珠的雙手不安分地東摸西摸,一時菑k嬌喝不已,粉拳繡腿齊舞,抵抗她的魔掌,奈何嬌軀無力,倒讓玉珠趁機占了不少便宜。

直到柳琴兒恨恨道:“玉珠,你再鬧的話,晚上我們非讓爺治死你不可!”

怕菻蓇禶瞴A玉珠才收手,格格嬌笑,得意洋洋地往浴室行去。

說是浴室,應該說是大浴堂才對。

四丈見方的大房間里,正中用白色的雲石砌成一個大池,里面注滿熱水,弄得整個室X是水霧繚繞,似幻似真。

浴池的旁邊擺放著兩個放東西的矮櫃,還有一張玉榻。

一進熱氣騰騰寬大的浴室,葉天龍正赤裸裸地俯臥在浴池旁邊的榻上,渾身一絲不挂的六鳳和八鳳在兩邊給他按摩,兩雙玉手不住地在葉天龍的虎背上遊走。

精擅按摩術的兩女那高明的手法讓葉天龍無比地舒爽,幾乎要呻吟出聲。

看見玉珠進來,六鳳檀口一張,剛想叫喚,玉珠擺手示意讓她們兩人不要出聲,然后纖指點了點葉天龍,兩女頓時會意地點頭,無聲地嬌笑起來。

玉珠輕手輕腳地將自己的衣服脫掉,露出那一身連同d女性的六鳳和八鳳也贊歎不已的嬌美胴體,提氣飄然掠到葉天龍的身邊。

玉珠正想合身撲上去,嚇一下葉天龍。

葉天龍突然睜開眼睛,道:“玉珠,過來給我踩踩背!”玉珠檀口一張,香舌微吐,那又嬌又俏的模樣讓兩女忍俊不禁,“噗嗤”一聲嬌笑出來。

玉珠飛身上前,纖纖玉足點在葉天龍寬厚的背上,運氣忽輕忽重地踩起來,兩鳳則配合她,默契地給葉天龍推拿按摩著,讓葉天龍得到最大的享受。

玉珠邊踩邊道:“爺,您怎l知道是我進來了?是她們告訴您的嗎?”

八鳳忙道:“別說我們,明明是你自己不小心,被少爺發現了嘛!”

六鳳也連聲道:“就是嘛!自己的錯就不要推到別人身上。”

葉天龍哈哈一笑,說道:“別誤會她們,是你自己露了行藏。”

玉珠大惑不解道:“不可能的,我已經非常小心了,我敢說就是號稱大陸耳目最好的天鷹老人也聽不到我的動靜。”

葉天龍懶洋洋地說道:“玉珠,我可以告訴你怎l回事,但你要給我做特殊服務!”

玉珠聞言,頓時大力踩了一下葉天龍的虎背。

葉天龍不禁大叫一聲,“好痛啊!”

玉珠嬌嗔道:“您還有什l要求,哪樣的特殊服務我沒做過?一並提出來好

了!”兩鳳聞言不禁也笑起來。

葉天龍道:“你附耳過來,我告訴你怎l做。”玉珠好奇地下來,小耳朵湊到葉天龍的嘴邊,聽他嘀咕了一番。

聽完葉天龍的話,玉珠不禁俏臉緋紅,不依地嬌嗔道:“好啊!爺,您這l作賤我嘛!”

葉天龍哂然而笑,“這是你情我願的事,我可不會強迫你做。不過……”他頓了頓,“這也是很好玩的嘛!”

玉珠貝齒輕咬芳唇,美目輕轉,似乎是在猶豫不決,到底要不要接受這個提議,這不禁讓旁邊的兩鳳心升好奇。

玉珠想了一下,點點頭道:“好吧!您告訴我,是怎l發現我進來的?”

葉天龍哈哈一笑,道:“現在我不需要張眼,靜下心來后,周圍二丈範圍X的事物都會被我的心所感應。這就是我的‘心靈之眼’啊!”

玉珠一聽,又驚又喜,“爺,您的功夫和我的‘暗鷹之眼’有異曲同工之妙,不過我的‘暗鷹之眼’的範圍比您的大。”

葉天龍一聽,也高興道:“喔,那我們可以討論一下。我現在功力還不夠,以后‘心靈之眼’也可以擴大範圍的。”

他們的對話聽得兩鳳十分羨慕,嬌俏的八鳳問道:“少爺,我們可不可以學你們的功夫呢?”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