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的用戶組別: 遊客[0級]
搜索選項 要有附件 作者搜索
搜索範圍
Dedo 論壇搜索系統
DC論壇影城 ad.vbox
香港易存網庫 [服務器租用|easyhost.com.hk] 域名 電郵 VPN 網頁寄存 快速穩定 雲端 Hosting Server 電話:(852)-21550486 / (86)-21-61979257 服務:[ 資訊, 電郵服務, 資訊網絡, 網頁儲存, 網頁設計, 網站設計, 網頁寄存, 網站寄存, 主機租用, 主機托管, 伺服器管理, 伺服器租用, 伺服器托管, 服務器租用, 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租用, 域名註冊, 網站地圖, 客戶優惠, 報章報導, web hosting, hosting, email service, web page design, web design, dedicated server, dedicated host, server management, server colocation, colocation, Virtual Host, MPLS, CDN, IPLC ]
返回列表 發帖
清晨五時,於鳳舞開始升帳點將。早早來到帳中的柳琴兒關切地詢問昨晚的事故,並向於鳳舞請罪。

於鳳舞擺擺手,道:“琴妹,不要緊的,我不是好好的嘛。多虧了……”一想到葉天龍的人,於鳳舞的心就亂了一下,經過徹夜的思考,她已經有了決斷,但不可否認的是這個名聲並不好的男人在她的芳心上所占據的極其重要地位。

柳琴兒奇怪的望著粉臉突然飛紅的於鳳舞,追問道:“誰?”

於鳳舞回想起昨晚自己的偷窺舉動,正是玉面霞飛之際,被柳琴兒一逼,吞吞吐吐的說道:“是……那個……就是……那個……葉……天龍……”於鳳舞以d柳琴兒聽到葉天龍的名字會非常生氣,殊料柳琴兒一聽到葉天龍的名字,居然也粉臉微紅,眉梢間春意盎然。也許是愛情中的女子非常敏感的緣故,於鳳舞和柳琴兒兩人都隱約感到對方有點怪。

於鳳舞用詢問的語氣說道:“琴妹,我想把他升d千騎長。”

“啊!太好啦!”柳琴兒高興地叫出來。發現於鳳舞用古怪的眼神看著自己,柳琴兒才發現自己說漏了嘴,慌張地酈_一只玉手,捂住自己的櫻桃小嘴。

於鳳舞似乎有點明白過來,“莫非你……”

柳琴兒臉紅起來,“鳳姐,你……”

於鳳舞不可置信的望著柳琴兒,久久才吐出一口氣,說道:“沒想到,我們姐妹……啊……”於鳳舞警覺得停下自己的話。

又羞又愧的柳琴兒根本沒聽清楚於鳳舞的話,她鼓足勇氣說道:“鳳姐,說出來你不要笑話我啊。我已經愛上他了,”說到這里,柳琴兒鰾Y望著待自己如姐如師的於鳳舞,“鳳姐,你不要生氣啊!也許你認d我犯賤,會愛上那種人。其實他是個好人,而且,我覺得好幸福啊!”說完,柳琴兒怯怯的望著於鳳舞,像個做錯事的孩子。

於鳳舞憐愛地將柳琴兒攬入懷里,在她的耳邊輕聲道:“傻妹妹,我怎l會生氣?高興都來不及呢。來,告訴姐,他待你好嗎?”柳琴兒用力地點頭。

“你和他已經……”於鳳舞突然悄悄問道。柳琴兒會意的點點頭,輕聲說道:“鳳姐,好舒服的哦。”於鳳舞取笑道:“真不害羞。”柳琴兒又低低的說了幾句話,兩人笑成一團。

想起葉天龍抱著赤裸裸的柳琴兒,於鳳舞渾身一熱,“如果換作我……”她的心中冒出了這樣的念頭,“啊!要死了,怎l會這l想。”

柳琴兒不住的誇葉天龍是如何的好,於鳳舞聽得又羨又慕,不由說道:“是啊!他是很好啊!”這時恢複平日聰慧的柳琴兒敏感的發現了於鳳舞的異狀,於是笑嘻嘻地說道:“姐,你是不是也喜歡上他啦?”

於鳳舞聽得粉臉漲紅,強自辯解道:“誰會喜歡他?”

“哪個他啊?”柳琴兒把尾音拖得長長的。於鳳舞知道自己說錯了,還要強辯。柳琴兒在她的耳邊道:“鳳姐,在床上他可是很厲害的哦!你一定會愛死他的。”於鳳舞又羞又氣,道:“死丫頭,這種話也說得出口。”

正當兩人鬧成一團,號角齊鳴,諸位將軍開始進帳。於鳳舞整整服裝,收拾心情,準備今天的戰事部署。

柳琴兒高興的去傳葉天龍進帳。本來這是傳令兵的事,可柳琴兒太高興了,她迫不及待要見到葉天龍,告訴他這個好消息。

         ※       ※       ※

當柳琴兒來到葉天龍的帳中時,葉天龍還擁著玉珠呼呼大睡。只有玉珠睜大美目,仔細打量著這個占有她身體,成d她主人的男人。昨夜的一切曆曆在目,玉珠的下體還隱隱約約的感到一絲灼痛,她的心中自是百味雜陳。但自己的封印能被解開,玉珠是非常高興的。她也十分感激葉天龍。看著看著,玉珠的美目中漸漸出現了千般柔情,萬種恩情。

多少年來,知道自己的身上有著超凡的能力,但不管暗黑一族的人如何鍛煉,一直都不能使用,她們只有一直在等待能解開她們身上封印的人。玉珠算是族人中最有天賦的人,小小年紀就成d魔劍師,但和她們本身具有的能力相比,還是有很大差別的。

初次體會到自己身上的巨大能量,玉珠就像個得到夢寐以求的玩具的孩子,孜孜不倦的玩著。玉珠感到自己能夠清晰地感應到帳外的情況,人馬的行動。她能看見周圍五十尺X的一切,這就是“暗鷹之眼”。玉珠知道只要繼續發展下去,範圍會越發增大。

玉珠突然警覺地“看”到一個美麗的女將,急匆匆地往這個營帳行來。

當柳琴兒掀開帳門,走進帳中時,突見一個美麗的裸女從床上一躍而起,戒備地看著自己。

柳琴兒大驚失色,尖叫道:“天龍!”

葉天龍懶洋洋地從床上爬起來,說道:“琴兒,什l事?”

柳琴兒又羞又氣,道;“這是怎l回事?她是從哪里來的?”

葉天龍赤裸裸的走到柳琴兒跟前,一股強烈的男人氣息讓柳琴兒渾身發軟,站都站不住了。

葉天龍一把抱住柳琴兒,在她晶瑩的小耳上輕啜了一口,說道:“她是我新收的女人,你覺得如何?”

柳琴兒軟弱地靠在葉天龍的懷里,說道:“天龍,在軍中私藏女人是犯法的。你難道不知道嗎?”頓了頓,她無限嬌羞的說道:“你可以來找我嘛!”

葉天龍感到柳琴兒是如此的深愛自己,心中大d感動,在她的秀發上深吻了一下,說道:“傻丫頭,這是大將軍同意的。”

柳琴兒心中的大石頭這才落了地。她嘟起紅唇,埋怨道:“天龍,你怎l不早說?”葉天龍說道:“你一進來就興師問罪,我哪有機會說啊?”柳琴兒大羞,把螓首埋進了葉天龍寬闊的胸膛里。

葉天龍將柳琴兒拉到神色複雜的玉珠跟前,“來,你們認識一下。”等葉天龍介紹完,柳琴兒大方的拉起玉珠的手,微笑著說道:“玉珠妹妹,讓你見笑了。”

玉珠見狀,也放下戒備的神情,露出笑容,說道:“小姐……”柳琴兒打斷了玉珠的話,“玉珠妹妹,你這就見外了。”

葉天龍也摟住玉珠的纖腰,說道:“你是我一個人的侍女,叫她琴姐就夠了。”柳琴兒也高興的說道:“也有人叫我姐姐,真是太好啦。”玉珠感到柳琴兒的真情,輕輕的叫了一聲,“琴姐!”柳琴兒高興的應了一聲。兩人相視而笑,氣氛極d友好。

看到兩女融洽的樣子,葉天龍興奮得熱血沸騰,大d得意。只見他左右開弓,一手一個,將柳琴兒和玉珠攔腰抱住,在兩女的嬌嗔聲中,三人跌坐在窄小的床上。

TOP

玉珠渾身滾燙,裸露著的無限嬌美的嬌軀不由自主的扭動起來,磨擦著葉天龍雄壯的身軀。雖然柳琴兒對第一次的三人行感到非常羞澀,但在葉天龍的著意撫摸下,加上帳中的春意盎然,她的嬌軀開始發燙,一雙玉手也不由自主地在葉天龍的身上撫摸起來。

正待葉天龍意氣風發的要一箭雙雕之時,僅存的理智讓柳琴兒記起此行的目的,她勉力酈_頭來,說道:“天龍,鳳姐叫你去大帳。”

葉天龍聞言,頭也不讀獄★D:“我哪有資格進大帳?”

“你將升任千騎長!”柳琴兒的玉手溫柔地撫摸者著葉天龍雄壯的身軀。

“千騎長也沒有資格進中軍帳啊!”葉天龍還是沒有鰾Y。的確,只有萬騎長才可以出席軍議會。柳琴兒半惱怒的用力抓了一把葉天龍那蠢蠢欲動之物,嬌嗔道,“你敢違抗軍令。”

葉天龍痛呼一聲,終於從玉珠的胸口酈_頭來,只見玉珠那晶瑩如玉的酥胸玉乳上到處是口舌的痕晼C“很疼的!小心我把你的可愛小屁股打得開花。”

這話聽得柳琴兒全身都酥了,她不由想起昨天和葉天龍在一起的美妙滋味。她感到自己的芳心又是一陣蕩漾。柳琴兒強攝心神,正色道:“天龍,鳳姐是有要事召你。你還是快去吧!”

軍令難違,葉天龍也只有強忍心頭欲火,在兩女的服侍下,穿好衣服。自然這期間,他也在兩女的身上大呈手足之欲。

TOP

第四章 大破敵軍

--------------------------------------------------------------------------------

當葉天龍和柳琴兒趕到中軍帳時,會議已經開始了。於鳳舞意味深長地看了一下柳琴兒,柳琴兒嚇了一跳,以d自己哪里還沒有整理好,讓於鳳舞看出破綻。她下意識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但並沒有發覺什l不對頭的地方。

這時,於鳳舞對著柳琴兒露出了一絲怪異的微笑,讓柳琴兒臉孔騰的紅起來,連忙走到於鳳舞的身邊位子坐了下來。

於鳳舞當菻聽洛籇R昨天立功的葉天龍d千騎長。當然,於鳳舞不會把那些香豔的情形說出來,自然也不會有人問。在法斯特軍中,軍團長是有資格任免萬騎長以下的軍官,而身d前線總大將的於鳳舞任命一個千騎長,更是非常正常的。雖則這個人曾經被她處罰過,別人也不會有異議的。但西方軍團的某個人還是看出了些異常。接下來的事就讓更多的人發覺奇怪了。

於鳳舞居然讓剛剛上任的千騎長葉天龍帶領兩軍,出任遊擊軍。此令一出,蛘N嘩然。要知道法斯特一個軍的編制是一萬二千五百名,由國王任命的一位萬騎長統領,下轄十二個千騎長。而一個軍團則是由十二個軍組成,其中一個軍是后勤軍,每個軍團的滿額是十五萬人。

由一個千騎長帶領兩軍,這在法斯特的軍中是極d罕見的。除非這個將領有很高的謀略,否則是難以服菄滿C就連葉天龍自己也被於鳳舞的決定嚇了一大跳,這不是要他老命嗎?

屬於鳳舞軍團的將領還好,對於飛鳳將軍於鳳舞,他們是絕對的信任,這是多年來形成的信心。於鳳舞大將軍是不會犯錯誤的,所以即使他們心中有些奇怪,但也接受了這個命令。

但西方軍團的人就不一樣了,看著原來的部下居然被於鳳舞這樣看重,軍團長楊漢帶頭提出異議。但於鳳舞的決定已下,“葉天龍千騎深知敵軍的底細,他是最合適的人選。”於鳳舞用威棱的鳳目緩緩掃過會場,那股氣勢當場把那些議論紛紛的將軍壓倒了。菑H漸漸地安靜下來,接受了於鳳舞的安排。

葉天龍終於親眼見識了於鳳舞的厲害,心中暗自咋舌道:“好威風的女人,膽小的男人說不定連站也站不住了。”他心中升起強烈的願望,想看看於鳳舞在床上的樣子。這樣一個連男人也自歎不如的絕色美女,不知脫光衣服后,在床上會有何種表現。葉天龍的嘴角揚起一絲笑意。

菑H都看到了葉天龍的笑意,也不由佩服這個人的膽略,因d如果沒有把握的話,他可以推辭掉,否則吃了敗陣,他就要被處決的。同樣的話,如果勝利,那l自然是奇功一件,可能他馬上就會升任萬騎長。這樣一來他也創紀錄的成了從百騎長升到萬騎長的時間最短的人。

於鳳舞也暗中點點頭,這個男人的確是有不同尋常之處。她提出這個提議也有想試試他的膽量。如果她知道葉天龍腦袋里全是她赤裸裸的模樣,笑意也是d此的話,非要氣壞不可。

於鳳舞布置好全軍的行動后,蛘N從中軍帳中魚貫而出,各自去準備了。

於鳳舞叫住了最后一個離開大帳的葉天龍,問道:“你可有信心?”

葉天龍哈哈一笑,回道:“大將軍把這樣的任務交給在下,在下只有努力去完成任務,以不負大將軍之重托。”於鳳舞的嘴角掠過一絲微笑,一邊的柳琴兒忙道:“鳳姐肯定有妙計,保你成功!是不是啊,鳳姐!”她最后一句話是對於鳳舞說的。

葉天龍眼楮一亮,急切地望著於鳳舞的嬌靨。於鳳舞被他看得嬌靨微紅,強攝心神,向葉天龍詳細地囑咐了一番。直聽得葉天龍連連點頭,心中大d佩服。最后,於鳳舞總結道:“切記,要充分發揮騎兵的機動性,一擊就走。還有,千萬不可戀戰貪功。”葉天龍大d感激,恭聲說道:“多謝大將軍!”

這時柳琴兒在一邊道:“天龍,你看鳳姐d你多化心思,你可要好好地謝謝她啊!”葉天龍一楞,鰾Y望了望柳琴兒,又看了看嬌靨緋紅的於鳳舞,心中不由得一蕩。柳琴兒又向他行了個眼色,經驗豐富的葉天龍哪會不明白。他上前跨了一大步,整個人快要踫到於鳳舞了。於鳳舞驚呼了一聲,想要往后退。哪知柳琴兒在她的身后擋住了退路,還用手環住於鳳舞的腰。葉天龍那呼出來的強烈氣息讓於鳳舞不禁心慌意亂,她薄怒道:“琴兒,你干什l?”

這時,葉天龍聞到從於鳳舞身上散發出來的幽香,以及從她的櫻桃小嘴里呼出的香澤,整個人早已醉了。沒有什l比知道美女傾心更讓人開心的了。葉天龍深深地望進於鳳舞那雙如夢幻般美麗的明眸,深情地說道:“就讓我好好地謝謝你吧。我的小飛鳳。”突然聽到葉天龍那親昵的稱呼,於鳳舞的芳心都要醉了。

葉天龍低下頭去,深深地吻上了於鳳舞那微張濕潤的櫻唇。

“嗯……”從於鳳舞的瓊鼻中發出了極其誘人的嬌哼。當葉天龍的舌頭伸進溫暖的小嘴時,於鳳舞感到整個人一陣天旋地轉,那滋味比第一次被他強吻更加甜美,使人迷醉。於鳳舞的整個嬌軀像被人抽掉了骨頭,軟化在柳琴兒的身上。

葉天龍伸手將於鳳舞和她身后的一起緊緊摟住,讓於鳳舞那柔軟嬌美的胴體毫無空隙的貼著自己的身軀,施展出他那高超的舌功,把個於鳳舞吻得魂飛魄散,渾然不知身在何處。他感到於鳳舞的嬌軀越來越熱,深知其味的柳琴兒更是嬌軀滾燙。

正當吻得不可開交之際,帳外警衛的腳步聲響起,驚醒了帳中三人。於鳳舞急忙將葉天龍推開,嬌喘不已地整理被他弄皺了的衣服,嬌靨紅得似盛開的桃花。

警衛進來稟報:“三十里外發現亞素的獸人部隊。人數約有十余萬。”

葉天龍行禮道:“大將軍,小將告辭了。”於鳳舞走到他的跟前,深情地望著他,道:“一切小心!”美人的情深意重,讓葉天龍心神俱醉。他興沖沖地離開了大帳。

在於鳳舞身邊的警衛都是跟了她多年的金鳳衛,看到這從未有過的舉動,無不目瞪口呆。但此刻於鳳舞的眼中只有葉天龍的背影,渾然不覺這個金鳳衛的奇異目光。

一旁的柳琴兒輕輕道:“鳳姐,他會成功吧?”於鳳舞知道她是關心則亂,笑了笑,“放心,派給他的是我們的精銳部隊,利爪的實力你應該相信。再說,你還不信過姐嗎?”這話說得柳琴兒不好意思的笑了。她知道在鳳舞軍團中,號稱“利爪”的兩軍,是戰力超群的騎兵。

         ※       ※       ※

太陽升起來了,驅散了籠罩在平原上的薄霧。法斯特軍早已列好了陣勢,整齊有序的部署成堅實的隊形。身穿七彩甲的於鳳舞佇立在本陣,目送著葉天龍和他的軍隊急速地離開法斯特軍的陣容,她那雙清澈的大眼中閃過複雜的神色。

於鳳舞暗恨自己d什l會在這個有好色放蕩惡名的男人面前變得如此軟弱,甚至很在意他,在他的面前會渴望他的擁抱,這和往日堅強果敢的她判若兩人。兒時那短暫而深刻的歡樂時日在她的心中流過,可記憶中的憨厚少年卻已不複存在,期間的轉變之大讓她無法想象。雖說這個世代的男人都是風流自賞,但能贏得如此遠揚的風流名聲,還是讓別人d之側目的。

“他有什l好?”於鳳舞不禁這樣問自己,“他哪里值得自己和琴妹這樣傾心呢?”想到這里,於鳳舞不禁看了看旁邊,一身玄甲的柳琴兒正無限深情望著葉天龍遠去的背影。於鳳舞的心中一痛,暗道:“琴兒啊,不是姐恨心,實在是這個男人讓我的心無法平息。我只想做回原來的我,別怪我!”

於鳳舞知道剛剛結束X戰的亞素,這次把魔掌伸向大湖地區,絕對會傾巢出動。作d戰功彪炳的獅子王,應該是會親自出馬的。這樣,繞到亞素軍后面的葉天龍,就會有兩面受敵的可能,對於只有區區兩萬多人馬的葉天龍來說,失敗是明擺著的事,搞不好就是全軍覆沒。

TOP

於鳳舞呆呆得望著漸漸消失在茫茫大地上的葉天龍,心潮起伏澎湃,她感到自己的心不再屬於自己,好像也隨著葉天龍離開了。“難道我已經無法自拔了嗎?”於鳳舞心中的某處開始擴大。她感到自己的心痛在加劇,一股強烈的沖動讓於鳳舞差點叫出來,也許此去,他將永遠在自己的生命中消失了,柳琴兒也將永遠見不到他了。

“這樣做對嗎?”於鳳舞感到自己的心在動搖。藏在X心深處的記憶越發清晰的在腦海中閃過,不經意之間,原來她的芳心已經盛滿了對這個男人的思念。以前雖然不知道他的存在,但至少還有相會的機會,可現在這一去,卻是自己親手將他推到了一個懸崖邊,如果真的不能再相見,等於是自己將自己的心火熄滅。

情絲起伏不定的於鳳舞再也沒有往日那樣的決斷果敢,各式各樣的念頭如風車一般在她的心頭轉動。但是生性堅毅果斷的她還是很快找到了解決方法,也定下了心志。

於鳳舞咬咬銀牙,“也許這是神的旨意,讓我再次遇到他,並要我無可救藥地愛上他。如果他注定是我生命中的男人,那l他也將再次平安地回到我的身邊!”這樣想了之后,她開始輕松起來。

“今天真是個好天氣啊!”噤}心中雜念的於鳳舞仰頭看了看天色,喃喃的說了一句,她似乎聞到了空氣中的大戰氣息。她伸出玉手,拍了拍胯下心愛的龍駒“飛雲”。深通人意的飛雲仰首發出了一聲清越的長嘶。

聽到這熟悉的馬嘶,鳳舞軍團所有的士兵無不精神一振。多年來,伴隨著這熟悉的聲音,鳳舞軍團穇膜d軍,每個士兵都形成了對於鳳舞將軍如神般的崇拜,只要看到飄揚的飛鳳旗,無不堅信勝利一定是屬於自己的。“美女戰神”的稱謂就是他們先叫出來的。

於鳳舞轉頭看了看遠方朦朦朧朧的武安軍營地,營地正籠罩在一片安靜之中,武安軍似乎是不想出陣應敵。“但願對面的老爺爺也平安無事!”雖然是對手,但於鳳舞還是非常尊重古帕的。

“后方有敵軍!”派出的偵察騎兵策馬前來報告。前方八里之處有亞素的先鋒部隊出現了。於鳳舞鎮定自若地下令,“陣勢回轉!”她的命令被急馳而去的傳令騎兵層層傳達下去。法斯特軍的龐大陣容開始如水流一樣波動起來。

時間計算得十分精確,當大批獸人部隊出現在視野里時,法斯特軍的正面剛好對準了蜂擁而上的熊人。與此同時,遠方的武安軍營地一陣大亂,隱約可見火光四起,殺聲震天。

獸人中的熊族士兵,幾乎全部是步兵。個個長得粗壯凶惡,個子比法斯特軍高出一半,加上皮粗肉厚,力大無窮,健步如飛。這樣{喊著沖上來,聲勢極d嚇人。如果事先沒有準備,真是會手忙腳亂,心驚膽戰。而且它們速度很快,眨眼功夫,已經沖到了法斯特軍的前面。

早有防備的法斯特軍不慌不忙,列在陣前的弓箭兵們迎頭給了亞素軍一陣猛烈的箭雨。放出弓箭后的士兵往后退,而后面早已列陣準備的重裝步兵則步伐整齊的向前移動,張開的巨大盾牌反射著初升的朝陽,閃動著耀眼的光芒。

沖在隊伍最前的熊兵們受到弓箭的洗禮,慘叫著倒下去,但后面的熊兵仍悍不畏死的沖上來。而一些輕傷的熊兵也帶著插在身上的箭,繼續往上沖。獸人部隊的強悍可見一斑。他們無不狂熱的舞動手中的兵器,嘶吼著,努力接近法斯特的陣地,因d在他們心中有這樣的認知,只要能沖到敵人面前,他們就會潰敗。

看著獸人不畏生死的沖上來,於鳳舞冷冷一笑,輕蔑的說道:“一群沒腦的家夥!”空有如此強悍的士兵,但主將的失誤將使得他們邁入失敗的境地。她從容不迫地調動軍隊,繼續給敵人迎頭痛擊。早已被調集在一起的魔法師部隊,在重裝步兵的保護下,也開始向獸人發動魔法攻擊。這是於鳳舞的一個創舉,把原先分散在各軍中的魔法師聚集起來,越多的魔法師在一起吟唱,{生的魔法威力越大,這樣給敵人的傷害也越大。

只見無數可怕的火球和閃電在獸人的頭上飛舞,而這些東西是獸人們最d害怕的。隨著法斯特軍中魔法師們的每次咒唱,都有大量的獸人倒下來。

於鳳舞知道不能讓獸人接近自己的軍隊,因d獸人的戰鬥力遠勝法斯特軍,肉搏戰時,可能幾個法斯特軍都敵不過一個熊兵。但在這樣的遠程攻擊下,能沖到法斯特軍跟前的熊兵寥寥無幾,這樣一來,即使能到法斯特軍跟前,在萓h法斯特軍的圍攻之下,熊兵也很快就被斬殺殆盡。

一個小時后,卜哥終於明白過來,法斯特軍並不是自己想像中的一嚇就亂,一沖即垮的人類。自己這樣亂沖一氣,根本就是自殺,而且現在整個隊伍的陣形已經已亂,連有效的命令也傳達不下去了。他想到了要重整隊伍,於是下令吹起退兵號。

隨著獸人陣中響起的骨笛那刺耳的聲音,已經心生怯意的熊兵們便像退潮般的轉身往后跑了。

殊料,於鳳舞正等這個機會,一聲令下,前面的重裝步兵閃開,后面的騎兵急沖而出,在獸人的后面一陣掩殺,直殺得失去鬥志的熊兵A盔棄甲,狼狽不堪,一口氣退了十里地,才穩定下來。

卜哥被氣得暴跳如雷,死命的讓自己的部隊頂住,開始組織起反撲。開戰后一小時,雙方進入了拉鋸戰,但法斯特軍在於鳳舞的巧妙指揮下,陣式伸縮靈活,慢慢的占據了上風。數小時后,獸人部隊傷亡慘重,陣式漸漸萎縮,再這樣下去,獸人的潰敗是一定的了。

但此時於鳳舞並不高興,因d預計在偷襲了獸人的營地后,葉天龍應該出現在卜哥的后面,和自己形成兩面夾擊之勢。然而到了這個時候,葉天龍還沒有出現,說明是出了問題。於鳳舞在心中暗道:“難道真的讓我算準了嗎?”此刻她的心中是極d矛盾,既希望自己的判斷正確,又不忍自己的計算成功。

正在於鳳舞惴惴不安時,獸人陣營的后面塵土飛揚,一杆黃金獅子旗迎風招展。號角聲中,獸人的援軍終於還是出現了。於鳳舞頓時花容失色,心中一片慘然,她心中擔心的事終於還是發生了。直到此刻,於鳳舞才發現葉天龍已經牢牢占據了自己的心,失去他給自己帶來的傷痛是如此的大。

事到如今,於鳳舞也只有強打精神,將隊伍轉成防守的陣式,緩緩的往后退。得到喘息機會的卜哥連忙重整軍隊,而后來的獅兵則快速越過熊兵,向法斯特軍發動猛烈的進攻。與此同時,完全擊潰了武安軍的豹兵和支援它們的亞素狼族軍隊也開始向這邊靠攏。

這時,於鳳舞充分發揮了她在防守上的實力,組織起極其有效的防禦,法斯特軍且戰且退,漸漸脫離了戰場。只有西方軍團的一個軍由於一時戀戰,陷入了大軍的包圍之中,結果很快就被獸人殺戮殆盡了。

法斯特軍退后五里,見獸人軍隊收兵紮下營,便也紮營休整。於鳳舞知道自己要在這里擋敵軍好幾天,等待援軍的到來。眼前的獸人軍隊兵力將近五十萬,自己得要好好的謀劃一番,才能守得住。

         ※       ※       ※

獸人大營中,卜哥被獅子王列特臭罵了一頓,讓他帶領熊族余下的七萬殘兵敗將退到后面。灰頭土臉的卜哥退出大帳,踫到了一向與自己不和的狼族大將灰貝,於是又被冷嘲熱諷了一通。

卜哥氣憤憤的說道:“那女人的確很厲害,你去還不是一樣。”

灰貝撇撇嘴,冷笑著說道:“我會和你這個大笨熊一樣?”

“要不,你去試試?”卜哥也冷笑道:“不要在這里說大話,你不是說狼兵的夜戰是厲害的嗎?”

被卜哥這樣一說,灰貝馬上應道:“正好,現在我奉命去偷襲法斯特軍,看我把那個女人抓來給你看。”說完,灰貝氣沖沖的走了。留下不住冷笑的卜哥在心中大罵:“可惡的混蛋,最好被法斯特軍打死。”

灰貝帶著他精銳的八萬狼兵,趁著夜色,悄悄的摸到了法斯特軍的大營外。看著一片寂靜的營地,灰貝X心狂喜。那知等他沖進營中,一聲鑼響,四周火起,法斯特軍將他們團團圍住。火光中,走出英姿颯爽的於鳳舞,嬌叱道:“早料到你們會有此一招,還不束手就擒!否則格殺勿論!”四周的法斯特軍一陣{喊,殺聲震天。

凶性大發的灰貝大喝一聲:“給我上!”早就躍躍欲試的狼兵就沖上前去。於鳳舞玉手一揮,頓時火光沖天,狼兵們陷入一片火海。原來她早已命人布好陷阱,就等獸人中計。對於獸人來說,火是最可怕的東西了,這場大火燒得狼兵潰不成軍,四散而逃。被法斯特軍從后面一陣猛殺,灰貝只有領著被燒得七零八落的狼兵狼狽逃竄,早無來時的風光和雄心。

半途踫到來接應的獅兵,法斯特軍才停下了追殺。

看到被煙熏火烤得烏黑襤褸的狼兵,卜哥也笑不出聲來了。列特安慰了灰貝幾句,自責道:“本王也沒想到於鳳舞如此厲害,是本王失策。將軍不必放在心上。”頓了頓,列特說道:“不過,於鳳舞的日子也好不幾天,等那東西一架設好,我們就可以全殲敵軍了。”

在場的蛘N無不眼一亮,香苓問道:“大王,那東西已經開發完成了嗎?”列特點點頭,道:“不錯,剛剛完成。這兩天就會運到。”菑H一陣歡呼雀躍。

卜哥搓著熊掌道:“等抓到那個賤人,我非要操死她不可。”灰貝連連點頭,“不錯,不錯。非這樣不能夠解我心頭之恨。”香苓不悅的離開了大帳,剩下幾個好色的家夥開始討論起如果抓到於鳳舞的話,如何對付她來。

TOP

第五章 流氓將軍

--------------------------------------------------------------------------------

法斯特軍大營中,得勝而歸的於鳳舞回到自己的營帳,剛剛坐下來,柳琴兒就匆匆來到她的帳中。望著一直低頭沈思的柳琴兒,於鳳舞關切地問道:“琴兒,你有什l事嗎?”

柳琴兒咬著朱唇,望著於鳳舞,半晌才低低的說道:“鳳姐,你知道天龍會出事的,是不是?”

於鳳舞嚇了一跳,“你d什l這樣問?”

柳琴兒喘了一口氣,說道:“你是故意讓天龍去的。因d一向不把男人放在眼里的你不想讓他改變你的生活。”

於鳳舞強笑道:“琴妹你不要這樣想。我難道不會d你著想嗎?”

柳琴兒緩緩但很堅定的說道:“鳳姐,我不會怪你的。但沒有天龍,我就沒有活著的意義了。”說到這里,兩行情淚挂在了她晶瑩潔白的玉臉上。

於鳳舞的臉上神情百變。半天,於鳳舞站了起來,一雙鳳目緊閉,心中說著百遍的道歉,將柳琴兒攬入懷中,在她耳邊輕輕的說道:“琴妹,姐的心情和你一樣。如果天龍真的戰死了,姐也不會獨活的。”她說出這句話后,心中頓感無比的輕松,一直壓在她心上的石頭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聽到於鳳舞這樣直抒心意的話,柳琴兒不好意思的說道:“姐,對不起,我是太想天龍了。”

於鳳舞心中暗道慚愧,安慰柳琴兒道:“也許天龍他們會沒事的,如果他見機而逃的話。說不定明天他突然出現在我們面前呢。到時你的眼又紅又腫,多難看啊!”這話說得柳琴兒破涕d笑。自此,兩人間再無隔閡,彼此的交心使兩人更加親密。下定決心的兩人噤}了一切思慮,開心的談論著日后的美好生活。

也許就是在這個時候,於鳳舞才下定決心,如果她和葉天龍還有日后的話,她要好好作個賢妻。這也是讓后世的史學家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d什l一個文韜武略稱絕一時絕色美人,對男人不屑一顧的於鳳舞會心甘情願的嫁給當時還全無名望的葉天龍,不但忍受他的好色本性,而且還對他百依百順。

即使日后葉天龍登上王位,他的好色和放蕩也讓很多人不以d然,認d他不配作一個君王。甚至有人開玩笑的說,不管誰在於鳳舞的幫助下,都會取得像葉天龍這樣的非凡成就。

然而於鳳舞和柳琴兒兩人都沒有想到,此刻葉天龍正在享受無邊豔福,溫香暖玉抱滿懷。

         ※       ※       ※

葉天龍帶兵偷襲了獸人的營地,非常輕松的解決了留守的獸人后,他們找到了十來個被獸人擄掠女人,於是葉天龍突然發揮了他的憐香惜玉之心。本來手下勸他黎U女人,火速趕回戰場,配合於鳳舞的行動。但葉天龍堅持要安頓好這些可憐的女人。

也許他們都不知道,就是葉天龍這個突發的念頭救了他們,片刻的耽擱讓法斯特軍在沒有進入戰場的時候就發現了亞素的大軍,從而避免了被反包圍而全軍覆沒的命運。

吩咐士兵打掃戰場后,葉天龍進了傳出凄慘哭聲的帳中。迎接他的是一個極其悲慘的場面。一個年輕的女子正伏在一個飽受摧殘的裸女身上放聲痛哭,旁邊的女人均陪著哭泣。

那裸女被蹂躪得已是體無完膚,雪白豐滿的肉體上到處青一塊,紫一塊,只有那雙空洞的大眼似乎在訴說著不幸的經曆,身下流出的鮮血染紅了地上的毛毯,其景之慘讓人心顫。

見到葉天龍進來,正在哭泣的女子酈_頭來。只見這女子粉面桃腮,櫻唇貝齒,雖然一雙杏眼哭得紅腫,但這絲毫不減她的驚人美麗,反而更添加了一份楚楚動人的風韻。

葉天龍從菑k那里了解到原來這個女子叫麗蝶,和死去的女人是兩姐妹,她們和其他女人都是被熊兵沿途抓來供自己淫樂的。由於這兩姐妹長得最漂亮,所以被獻給了卜哥。沒想到姐姐會被暴虐成性的卜哥折磨致死。所幸戰事要緊,卜哥想擊敗於鳳舞后,再淫辱妹妹的,這才讓妹妹逃過一劫。

淚流滿面的麗蝶緊緊抱著漸漸變冷的姐姐,眼中的凄楚讓人心酸。

葉天龍好言安慰道:“麗蝶姑娘,人死不能複生,請節哀!”麗蝶依然不言不語,但眼中的神色漸漸變得讓人心悸。

這時,派出的遊騎兵趕回來報告:“后方有大批亞素援軍出現。人數極d龐大。”

葉天龍聞訊后登高一望,頓時被嚇了一大跳,只見漫山遍野的獸人軍隊正遠遠的向這里行進。一同察看的萬騎長柯奇道:“乖乖!足有二十萬之多!”聽得葉天龍張大嘴巴合不攏了。

另一個萬騎長南強焦急問道:“葉將軍,現在怎l辦?”柯奇也道:“按照原先的計劃去夾擊卜哥的話,會被獸人吃掉不可!”葉天龍沒好氣地瞪了柯奇一眼,心中暗道:“難道我不知道嗎?這下可真要命,根本無法完成任務了。”

這時兩個萬騎長同聲說道:“葉將軍,請速下決斷!”正看著獸人軍隊發呆的葉天龍沖口而出:“我怎l知道?”此話一出,兩個萬騎長均啼笑皆非地望著葉天龍,心想:這該你下命令啊!

南強說道:“不如拚了。如果殺過卜哥的陣線,就可以和大將軍會合了。”

柯奇連連搖頭:“不行,沒等我們看到法斯特的旗子,就被后面的獸人圍剿了。”

聽著兩個萬騎長各執一詞,爭論不休。葉天龍煩惱地揮揮手,“我們還是逃吧!”

一聽此話,兩個萬騎長都松了口氣,齊聲道:“末將遵命!”

葉天龍一見,心中一驚:“難道他們就等我這句嘛?”轉念一想,“哎喲!按法斯特的軍法,臨陣不戰而脫逃是死罪。這兩個死家夥居然要我去頂。”想到這里他不由心頭大怒。后又轉念一想,“反正不能完成任務,回去也要受軍法處罰,還不如作個順水人情。”

這時兩個萬騎長早已下去整軍備逃了。聽到消息的女人也吵著要跟來,因d她們不想再落到獸人的手里。葉天龍二話不說,讓將領帶上女人,一馬雙騎,又吩咐士兵將獸人的營地洗劫一空后,縱火燒營。

葉天龍策馬來到呆呆站在營帳前的麗蝶,俯身說道:“麗蝶姑娘,情況緊急,我們走吧!”麗蝶無言地點點頭,將手中的火把A到帳中,讓火焰吞噬了她姐姐的身體,然后轉身擦去粉臉上的珠淚。

葉天龍一把將麗蝶拉到自己的坐騎上,大喝一聲:“各位,逃吧!”隨著這法斯特成軍以來最不像話的命令,法斯特軍開始了逃亡之路。

TOP

當列特的軍隊到達時,營地早已燒成廢墟,葉天龍他們也逃得無影無蹤了。列特也沒將他們放在心上,僅僅將他們列d普通的流賊,只派出一個萬人隊進行武力搜索。大軍繼續前進,趕往天風平原的戰場。但他不知道就因d這點忽視,使他受到了致命的打擊。

葉天龍他們一口氣逃到大河邊才停了下來。

“休息,休息!”葉天龍喘呼呼的從馬上跳下來,剛想伸手去扶麗蝶。麗蝶早已一躍而下,身手的敏捷讓葉天龍嚇了一跳。柯奇和南強都是百戰之將,不待葉天龍吩咐,就派出了偵騎兵,然后熟練地指揮士兵就地休整。

葉天龍喝了幾口水后,鰾Y看到站在自己的身邊的麗蝶。

“我想加入軍隊!”麗蝶低低的,但語氣堅定的說。葉天龍皺了一下眉頭,搖搖頭,手道:“麗蝶姑娘,你一個弱質女子如何受得了軍旅之苦。你還是打消此念吧!”

麗蝶一雙杏眼中透出無比的仇恨,“我要d姐姐報仇。”

葉天龍正想要如何說服麗蝶,南強急沖沖地走過來,“發現亞素的一個萬人隊正向這里行來。”

“全軍出戰!”葉天龍聽到只有一個萬人隊,就決定吃掉它。以鳳舞軍團最精銳的騎兵偷襲防備不足的獸人,加上又是以多打少,戰鬥很快就結束了,法斯特軍全殲了敵軍。

出了一口惡氣的葉天龍生怕獸人的后繼軍隊發現,下令馬上離開戰場。這時,麗蝶找到葉天龍告訴他自己最熟悉這里的地理,她知道有一條小徑能通往法斯特。原來麗蝶自小在這一帶長大,和文靜的姐姐不同,活潑好動的她,把這一帶的都走遍了。葉天龍答應了麗蝶的條件,同意推薦她加入鳳舞軍團。麗蝶就領著葉天龍他們翻過狼山,抄小路往法斯特行去。

傍晚時分,他們登上了一個山丘。一眼望去,不遠處燈火點點,大軍雲集,正是亞素軍和法斯特軍的營盤所在。

既然已經到了這里,葉天龍決定在這里休息一晚,明早再走。

安頓好之后,葉天龍拿著不少金銀來到菑k的地方。她們的營帳在山坳里,倒是十分安靜。見葉天龍進來,菑k紛紛站起來,請他入座。看著梳洗之后的菑k,葉天龍有種眼迷五色之感。這些被獸人擄掠的女人個個姿色出菕A加上對他這個救命恩人心存感激,溫聲軟語,一時間,葉天龍身邊鶯環燕繞,讓他不知身在何方。

就著一個紫衣少婦的玉手,葉天龍喝了一口茶,潤潤發干的嘴,說道:“各位美女,”他的開場白惹來菑k的一陣媚笑,“明天我會派人送你們離開,這里有些錢給你們。”說完,葉天龍就將金銀拿出來,“你們每人都吃了不少苦,這些算是小小的補償吧!”

每個女人都從葉天龍那里得到了一筆不菲的金銀,於是大家對這位將軍更加感激了。因d她們一般出身平民人家,很少有這l多的金銀,不少人還感到因禍得福了,這錢夠她們用一輩子了。

葉天龍也是慷獸人之慨,把從獸人營地洗劫來的金銀拿來分給她們。他想反正回去后要上交,法斯特軍不差這一點,但對於這些女人來講,卻是非常有用的。看到她們的欣喜若狂的樣子,葉天龍心中也十分高興。

麗蝶來到他的面前,不安的說道:“我不需要這l多的錢。”

葉天龍淡淡的道:“不,你也和她們一起走。”

麗蝶憤怒地睜大杏眼,“什l?你果然反悔了。你不是答應過我的嗎?”

“我意已決,你不適合加入軍隊的。你還是回去找個好男人吧!”葉天龍的眼中含著一絲笑意。

“你……”麗蝶氣得渾身顫抖,美目中淚水奪眶而出,猛的一跺腳,轉身奔了出去,灑下一路的珠淚。一個少婦連忙跟了出去,好言相勸。

葉天龍毫不在意,環視著嬌靨如花的菑k,快樂地大呼道:“美女們,讓我們一醉方休。”

在依紅偎綠中,菑k的曲意逢迎讓葉天龍意氣風發,頓覺人生得意莫過於此。回去以后,誰知道自己會受到何等的處罰,說不定還要被砍頭呢,既然前途未測,那l還不如今朝有酒今朝醉,趁著還有機會的時候要好好享受一番。

有了這樣覺悟的法斯特千騎長就更是放得開了。而因d有了這一段的荒誕不經,葉天龍的惡名又增加了一個,“流氓將軍”的稱號被栽上了他的頭。

對於這個相貌堂堂的將軍,菑k也是愛心深深,情意綿綿。這和被獸人逼迫不同,她們是心甘情願的服侍。

不知何時起,一個大膽的女人坐到了葉天龍的懷中,這猶如在一堆干柴上投下了火把,帳中的氣氛頓時豔麗起來。葉天龍的大手不規矩的在懷中的女人嬌軀上遊走,女人似拒還迎地扭動嬌軀,一雙玉手則不停的在葉天龍的身上摸索著。片刻后,羅衫半解,酥胸半露,春光乍現,葉天龍頓覺欲火驟升。這時帳中的菑k纖手齊動,衣衫飛舞,頓成無遮大會。空氣中流動著誘人的脂粉香和女人濃濃的肉香。

葉天龍眼手所到之處,無不是一具具活色生香的嬌美胴體,他長身而起,投入了這無邊的脂粉陣中。

一時間,帳中春色無邊,呈現出極其火辣的景象,不時還傳出女人的嬌喘浪吟,遠遠地飄蕩在寂靜的夜空中。

TOP

第六章 魔導之炮

--------------------------------------------------------------------------------

清晨的鳥鳴喚醒了葉天龍,幾經辛苦,他才從菑k的玉腿粉臂中抽出身來。昨夜的狂歡並沒有使他感到疲憊,反而是菑k被他弄得欲振無力,連聲求饒。此刻葉天龍才真切的感到在得到玉珠的純正元陰后,自己體能的變化和功力的提升。

從這一刻起他對自己{生了強大的信心,對未來有了更真切的想法,只要繼續努力下去,的確是會象那個教他的神秘老人所說的,自己將得到超乎尋常的能力。

嬌慵無力的菑k磥C豎八的躺在地毯上,美目含情的看著葉天龍精神抖擻地走了出去,無不對這個奇異的男人生出深深愛意和崇敬之情。因d在這個戰亂不休的時代,所有有權勢的人均視他人的性命如同草芥,而處於弱者地位的女人其地位更是極其低下,能d她們著想的人實在是不多見。而這個法斯特的將軍的一言一行均透出與他人不盡相同的地方,有些甚至可以用叛經背道來形容。

殊不知眼前的這個男人僅僅是率性而d,被其心中那好色的本性所鼓動而已。對於他來說,享樂是最d重要的事情,而所有美麗的女人都是值得重視的。

行出帳子的葉天龍立時被略帶涼意的晨風所包圍,他仰首舒服的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氣,感到自己的心情是極d舒暢。想起帳X菑k望著他時的那種敬佩和崇拜,不由得暗自得意。他這個順水人情做得太爽了,反正是慷別人之慨,得自己的實惠,這樣的事以后要多踫到幾件就好了。

將行兩步,一個俏麗的身影落入他的眼簾,葉天龍不由站住了腳。

只見麗蝶一個人正坐在大石上,背靠一棵大樹,螓首微垂,美目輕合,雙手抱膝,小巧的下巴疆b支起的雙膝之上。那張清麗的粉臉上淚痕隱現,單薄的嬌軀在晨風中顯得如此柔弱無助。

葉天龍憐心頓起,走過去將外衣輕輕披在她身上,柔聲問道:“還在想你姐嗎?”

麗蝶長長的睫毛扇動,慢慢睜開清澈的大眼楮,發現葉天龍的臉就在自己的眼前,不禁嬌靨一紅,嬌軀略微縮了一下。

葉天龍看到麗蝶的眼中隱現紅絲,不由又憐又愛的問道:“昨夜一直沒睡嗎?”

麗蝶微微點頭,一雙明眸隨著葉天龍,看著他在自己的身邊坐下,玉臉變得紅紅的,有如天邊的朝霞,使得嬌靨益增豔麗。

編貝玉齒輕咬了一下櫻唇,麗蝶低低的說道:“你們這樣吵,叫人如何能入睡?”

葉天龍尷尬的一笑,饒得他是臉皮甚厚,在如此清麗脫俗的少女面前也不禁老臉微紅,他連忙將話題轉移,問道:“你還要堅持加入軍隊嗎?”

麗蝶毫不猶豫地點頭,眼神堅定地望著他,說道:“我一定要殺了卜哥,d姐姐報仇!”

葉天龍歎了口氣,說道:“麗蝶姑娘,你沒練過武術,又是女人,法斯特軍如何要你呢?”

麗蝶慢慢低下頭去,好半天才酈_頭來,說道:“如果……如果……我……”她停了下來,伸出紅潤的小香舌舔了一下櫻唇,粉臉漲得通紅。

d她的豔麗所迷惑,更是d她這突然間的變化不解,葉天龍雙眼直直的望著麗蝶的俏臉,他這個動作讓麗蝶的粉臉益發的漲紅起來,小巧的櫻唇顫抖了幾下,將自己的視線落到了別處,似乎是受不了他的直視。

她大喘了一口氣,急促的說道:“如果我把身子給你,你讓飛鳳將軍將我收入她的帳下,好嗎?”話一說完,她那俏臉紅得比天邊的朝霞更d豔麗。

“什l?”葉天龍虎軀猛然一震。

麗蝶的話說得飛快,而且很輕,但耳目敏銳的葉天龍已是聽得清清楚楚,頓時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麗蝶一雙亮晶晶的明眸勇敢地望著葉天龍的臉,似乎等他一同意,馬上就投懷送抱。

葉天龍大感頭痛,他咳嗽了幾聲,清了清發干的喉嚨。老實說,麗蝶的建議對他十分誘惑,面對像這樣一個美麗少女,葉天龍的抗拒力幾乎等於零。但一想到她慘死的姐姐,葉天龍強行咽下了幾乎要沖口而出的話,他不該在這時乘人之危,得到麗蝶的身體。對於這一點,葉天龍日后自己也納悶,這好像不是他的本性,他應該不會拒絕的。

雖然心中有個聲音在叫著同意同意,葉天龍卻是下意識的挂上了一副大義凜然的面具,拒絕了如此誘人的建議。

“麗蝶姑娘,你不應該將自己作d條件。再說,我葉天龍堂堂大丈夫,豈是乘人之危的小人。”

麗蝶的臉上顯出深深的失望,但她的明眸中卻閃過一絲異樣的神色。她無限嬌羞的站起來,剛想離開這里,突然駭然驚叫一聲:“獸人!?”

嚇得葉天龍連忙跳起來,“在哪里?哪里?”順著麗蝶的纖指,葉天龍看到在不遠的山下,一大群獸人正霾菮_怪的東西,走走停停,一邊還說著什l。

         ※       ※       ※

法斯特營中,一夜無眠的於鳳舞接到亞素軍在營外列陣挑戰的消息,馬上就下令出陣迎敵。

一頭金黃色卷曲毛發,狀如獅鬃的列特屹立在飄揚的獅子旗下,在他的身后是數十位彪悍冷冽的獅將,再后面便是他的獅兵本陣,在本陣的兩翼分別是香苓的豹兵和灰貝的狼兵。

列陣於天風平原上的數十萬獸人們個個刀槍在手,靜靜的望著前方法斯特的軍營,整個戰場上除了戰馬的嘶叫,連一絲人聲都沒有,但所透出的肅殺氣勢讓人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望著屹立在大軍陣前的獅子王列特,所有的獸人都會{生這樣的感覺:“多l威武雄壯的王者啊!在大陸上再也找不到比他更有霸王氣勢的國王了!”

的確,連和列特一直明爭暗鬥的其他三族獸人的族領也不得不承認,身材魁梧如山,眼神犀利的列特是不敗的勇將,因d整個亞素國X沒有一個人能和他一較長短的,他的武勇是世人皆知的,連周遭的鄰國也d之驚異。

此刻的獸人們都有強烈的信心,相信他們的獅子王將帶領他們將亞素的旗幟永遠飄揚在大陸的天空。對國王的信心使得獸人的戰力益發的高漲,這一點,對於他們今天的敵人法斯特的士兵來說,可絕不是一件好事。

但實際上無論是熊族的卜哥,還是狼族的灰貝,他們心中都是喜憂參半的,因d出師不利的他們現在是實力大減,如果今天亞素大獲全勝,那l獅族的勢力將會大大提高,他們以后在國中便更加沒有地位了。而對於一直以來都處在最弱之勢的豹族來說,這也不會是一件好事,於是在這一點上,香苓和他們倒也是一致的,希望讓獅族去拼命,自己要盡力保存實力。

TOP

在強盛的外表下,潛藏著細微的裂痕,但一向崇尚武力的列特卻沒有看見,因d在他的心中已經在想象著勝利果實的甜美。

“來了!他們要出動了!”

獅兵的前陣發生了略微的騷動,士兵們下意識的握緊了手中的武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獅子王列特的身上。

列特銳利的目光望著遠處法斯特軍營的動靜,倏然有力的朝前揮動他那健壯的右手,口中大喝一聲:“出陣!”

雄壯的聲音遠遠的傳開,亞素的士兵們發出了震天的應聲,開始緩緩的移動。原本是一字窷}的陣形,當中部分慢慢突出,形成一個巨大的箭頭,和稍稍落后的兩翼組成了一個以沖鋒d主導的三角鋒矢陣,在箭頭的頂端上便是獅子王列特。

號角齊鳴,戰鼓聲聲中,對面的法斯特軍營打開營門,行出一個方陣的重步兵,他們個個身披重甲,手持拒馬槍,以二龍出水之勢向兩側翼展開,在陣前排成一個長條形。

待重裝步兵站定后,兩隊弓箭兵一擁而出,雁翅分開,壓住己方陣腳。然后一隊隊盔甲鮮明隊形整齊的騎兵從營地中急馳而出,訓練有素的布成嚴整的方陣,軍容的肅整讓亞素蛘N士歎d觀止。

望著法斯特軍在片刻間便布成一個進可攻退可守的四方陣,列特心中暗道:“鳳舞軍團果然名不虛傳啊!怪不得能稱雄一時。”

他催動胯下玉獅獸,來到陣前,聲如炸雷般的大喝道:“本王請於鳳舞將軍答話!”

聲音傳到法斯特陣中,旗門開處,貌若天仙的於鳳舞頂盔帶甲,手持一杆亮銀槍,輕快地馳出,貼身的七彩甲將她玲瓏凹凸的窈窕身段盡現無余。列特一見,頓感驚d天人。

於鳳舞鳳目含威,望著列特道:“獅子王有何見教?”聲音有如銀鈴,極其悅耳動聽。

列特拱手道:“久聞鳳甲神槍的飛鳳將軍大名,今日一見,真是三生有幸!”於鳳舞微微一笑道:“大王過獎了。”

列特被她這宛如百花齊放的笑容所惑,呆了一下方道:“如此絕色佳人,我真不願傷你。不如將軍歸我,我以王后之位以待,意下如何?”說話的時候,一雙大環眼直勾勾的盯住於鳳舞高聳誘人的酥胸。

於鳳舞聞言,玉臉一沈,嬌叱道:“大膽狂徒,竟口出狂言!”

列特大笑道:“你若不從,悔之晚矣。”說著,他指指自己后方的大軍續道:“本王手下雄兵數十萬,足以將你們夷d平地!我勸你還是乖乖的做我的女人吧,保你享用不盡!”

於鳳舞喝叱道:“無恥之徒,妄d一國之主!”

列特勃然大怒,揮舞手中的狼牙棒,直奔於鳳舞。於鳳舞不慌不忙,一擺手中的裂風槍,槍動風生,刺向列特的面門。起先列特仗著自己的天生神力,揮動重達一百八十斤的狼牙棒猛砸,意欲將於鳳舞打下馬來。哪知幾個回合下來,他發現於鳳舞不但能輕松接下,還利用高超的槍法慢慢占據主動。

每每當列特的狼牙棒朝於鳳舞的槍上砸去時,那裂風槍如同出海的蛟龍,槍尖所指都是他必救之處,迫使列特只有收招封架。使得他空有一身的神力卻無從使用,只有舞動狼牙棒應付起不離自己周身要害的槍影。

於鳳舞的每次舞動,槍上都生出一股烈風,縱使列特皮粗肉厚,也被刮得隱隱作痛。他猛然想到,於鳳舞的裂風槍乃上古神器,會自動{生風系魔法,絕非常人所能抗拒。

         ※       ※       ※

和蛘N士一起埋伏在密林后面的葉天龍看著獸人緩緩地行到山上,領頭的居然是一個又矮又胖的老頭,手里拿著一個奇怪的圓盤,邊看邊和身旁的一個美麗少婦交談,幾個獸人將領則跟在他們的后面,根據老頭的指令,不時回頭大聲命令獸人士兵。

他們漸漸行到離葉天龍他們埋伏處很近的地方,連說話的聲音均能清晰可聽。矮胖老頭突然興奮的大叫一聲,舉起手中的圓盤,“就這里!就在這里!”

獸人將領也顯得非常高興,忙命士兵將那些奇怪的鐵制東西放下來。在老頭的指揮下,獸人士兵開始拿著各式鐵件架設起來。漸漸的,東西的形狀顯出來,后面是個非常複雜的機關控制台,前面正中伸出一個圓圓的大鐵管,對著山下的法斯特營地。

矮胖老頭從密封的大箱子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了閃著奇異光彩的石頭,放到控制台里。然后如法炮制,將十台全部放上后。獸人士兵開始調整鐵管的方向,讓它瞄準了戰場上列陣的法斯特軍隊。幾個獸人將領則和老頭及美婦人輕松地說笑,神情極其愉快。

葉天龍見狀,發出號令,法斯特軍{喊一聲,便揮動武器一擁而上。

打這種埋伏戰,葉天龍最d喜歡,他沖在了隊伍的最前方,手中的利劍左蕩右斬,片刻之間已經砍殺了數個獸人士兵。他覺得自己體X的精力之充沛,讓他能隨心所欲的揮動手中的利劍。

陷入混亂之中的獸人士兵根本弄不清敵人是從哪里來的,居然會出現在自己的后方?措手不及的他們雖然竭盡全力進行抵抗,奈何敵菃盚銵C重圍之中的他們一個人都有好幾個法斯特士兵在照顧著。

戰鬥開始后不到一刻鍾,獸人們便已經全成了刀下之鬼,階下之囚。

身上沾著鮮血,葉天龍手提利劍站到了獸人俘虜面前。他威風凜凜的望著垂頭喪氣的獸人們,沈聲問道:“那個是什l東西?”

袺~人士兵皆冷冷的望著他,一言不發。葉天龍不由得大怒,周圍的法斯特士兵也是一陣鼓噪,性急的更是要沖上來動手了。

突然一個身材巨大的獸人將領悶哼一聲,說道:“用卑鄙的手段偷襲,算什l英雄?有本事的和我再戰一場,如果你贏了,我就告訴你想知道的事。”

“喔!”葉天龍望了他一眼,毫不遲延的說道:“給我砍了!”

菑H還沒有明白過來,站在那個獸人將領身后的一個法斯特士兵已經手起刀落,血光迸現,一顆鬥大的頭顱飛起,落下。“砰!”的一聲,無頭的屍體倒在了地上。袺~人一陣嘩然,連法斯特士兵也d之一驚。

“我最討厭沒有自知之明的人!”葉天龍冷冷的說道,“不管怎l說,失敗了就要承認,不要d失敗找什l借口!既然已經成d俘虜,就要有身d俘虜的自覺,還有膽子說這些話!哼,本大人最看不爽了!”

被押在一邊的美豔婦人眼中閃過一絲異色,而那個矮胖的老頭則是微微動容。連站在葉天龍身后的兩個萬騎長也深深感到驚異。在崇尚英雄的時代,象葉天龍這般直接了當的拒絕對方的請求,倒是個異數。但接下來發生的事則更讓在場的每個人感到驚奇了。

TOP

“你!過來!”葉天龍指著站在被殺的獸人將領旁邊的一個滿臉悲憤的獸人將領說道,“你是不是很不服氣啊?告訴你,我不和他交手並不是說我怕了,而是沒有這個必要!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拿起腳下的劍,我讓你見識見識本大人的實力!”

中年的獸人將領恨恨的道聲:“好!”他彎腰拿起了被儘鼽}下的長劍,站定之后,厲聲說道:“如果我勝了,你要放了我的人!”

葉天龍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不過,你要是敗了,你們就要招出一切!”

“可以!”

中年獸人將領的眼中透射出刻骨的仇恨,慢慢將手中的利劍舉起,斜指著站在面前的葉天龍,微微顫動的劍尖吐著絲絲的寒流。雖然僅僅是這l一個起手式,但卻已經是暗含著濃烈的殺氣,使得站在一旁觀看的菑H不由退后半步。

葉天龍深吸了一口氣,功行百脈,躍然而動的真氣流轉於四肢。他自覺功力大增后,一直想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少的進步,所以才趁這個機會試試身手,而且他還有一個更深的用意所在,那就是他想要給在場的法斯特蛘N士一個明確的印象,他是有真才實學的,並不是像他們想象中的那樣無能。

想要借機立威的他,向前踏上一步,雙目中神光湛湛,篥C大喝道:“來吧!”

中年的獸人將領大吼一聲,揚劍迅疾沖進。他一出手便是強烈的殺招,吞吐不定的劍尖罩住了葉天龍的面門,似是攻向他的眉心,又似指向他的喉嚨。

葉天龍雙目中神光大盛,他準確的把握住了對手想要攻擊的角度,他的神意鎖定了攻來的利劍,右腳倏退,微側身形,手中的利劍自下而上,疾如閃電,格在獸人將領的劍身前部最弱的地方。

兩劍相交,僅僅發出一聲“叮!”的聲響,獸人將領的身形不免一滯。

就在他劍勢一弱之際,葉天龍大喝一聲,身形急滑而上,手中的利劍驀的加快了速度,斜削對手的胸肩。

獸人將領臉色微變,料不到葉天龍居然還可以加快速度,只得吸氣縮身,避過這一劍。哪里知道他的身形剛剛移動,葉天龍的利劍已經隨之而來,由削改刺,迅如奔雷,向他咽喉攻去。

劍氣的催動下,他身前的空氣變得又重又冷。他不禁怒吼一聲,勉力閃過,手中的利劍一陣狂舞,意圖將這一劍封出中宮。

然而d時已晚,葉天龍輕巧的一翻手腕,清冷的白光閃過,劍尖已經抹過了他的喉嚨。

“當!”獸人將領怒眼圓睜,喉頭發出“格格”的聲音,手中的利劍地上掉去。他實在不相信居然這l快就敗在這個男人的手下。但僅僅站立了一下,身子便搖搖欲墜,臉色漸漸發白了。

這幾下快如閃電,旁邊的菑H還來不及看清楚,便已經結束了。這時菑H啞口無言的望著這個獸人的身子晃動了兩下,“砰!”的一聲,倒在了地上。

法斯特的蛘N士一陣歡呼,而獸人們卻是面如土色,這個法斯特的將領自己的實力讓他們泄氣了。對於崇尚武力的他們來說,實力就是一切,這時他們已經無話可說了。

葉天龍心中是狂喜,現在他終於知道自己有了多少的進步,剛才這幾下能這l輕松的使出來,真是讓他簡直有點不敢相信了,神意能自如的指揮攻擊,這是他夢寐以求的。他不禁期待起如果象那教他神攻的老人所說的,將這神功練到最高,吸收更大的能量,到那時會是如何的光景呢?

經過短暫的審訊,葉天龍了解到,原來這東西叫“魔導之炮”,是亞素坪請了天機族的人經過一年的研發,才制成的魔法武器,它是由魔導之石驅動,其威力足以摧竣@切生物,如果投入戰場的話,相信是無人可擋的。

看到葉天龍半信半疑的樣子,那一直在旁冷眼相看的矮胖老頭傲然說道:“本大師的{品,絕對是貨真價實的。”

葉天龍打量著老頭,“你是天機族的人?”

老頭一挺胸,說道:“天機族的鬼大師就是我。”此話一出,菑H一陣轟動,葉天龍也微微動容。天機族在大陸上是以擅長制造各種武器和機關而聞名的,幾乎所有的神兵利器都出自他們的手。而這一代中,天機族中最出名的就是鬼大師,然而他生性貪財,坪金近乎天價,除了富可敵國的豪富權貴外,也只有國家才能請得起這個家夥。

不過這次他其實是被亞素的獅子王所騙,被迫替他們制造“魔導之炮”。但象這等吃虧的事情當事人是絕對不說的,省得大A帛情A不過也正是因d這樣,這可怕的武器也沒有得到充分的開發,要不然,這場戰爭早就不是這個樣子了。

看到菑H的反應,鬼大師得意洋洋地四顧。葉天龍不由心頭火起,作俘虜還這l神氣活現,但轉念一想,臉上堆上笑,抱拳行禮道:“原來是鬼大師,真是失敬!”

鬼大師更加得意了,大刺刺地說道:“不必多禮。”

葉天龍說道:“可否請你老詳細解釋一下這東西,以解小子的惑。”

鬼大師磥F他一眼,“你又沒錢給我,我d什l要告訴你?”

葉天龍微微一笑,突然轉頭對手下命道:“將那些獸人都砍了。”此令一出,蛘N嘩然。但軍令如山,蛘N雖心中反對,也只得執行。葉天龍十分滿意這種號令菪矷A生殺欲奪的感覺,他第一次體會大權在握的美妙。一邊的菑k終見識了葉天龍的冷酷,不由對這個無情又多情的男人{生如謎的感受。

被葉天龍的命令所嚇的鬼大師,見他又望向自己,強作鎮定,喝道:“不要用殺戮來嚇我。”

葉天龍溫言說道:“我哪里會?這位是……”他的目光落在了美婦的身上。一直鎮定自若的美婦聞言媚笑道:“我叫木蓮夫人,是鬼大師的妻子!”

“喔!”葉天龍在她妖豔性感的身體上逡巡的目光變得熱起來。

感到葉天龍那不懷好意的神色,鬼大師突然改口道:“念在你好學的份上,我就告訴你吧!”

葉天龍聞言收回了好色的目光,笑呵呵地對鬼大師說道:“那就多謝了!”

於是蛘N跟在鬼大師的后面,聽他解釋起“魔導之炮”來。足足半個小時,鬼大師才講完,菑H不得不佩服他的奇思和妙手。這期間,木蓮夫人的媚目一直在盯著葉天龍,好像對他別有興趣。

趁菑H都圍著大炮議論紛紛,鬼大師突然將葉天龍拉到一邊,遞給他幾樣小東西,“這些是我親手制作的小玩意,將軍拿著玩吧!”然后悄悄地說道:“將軍,我現在可不可離開?”

葉天龍知道鬼大師的東西樣樣價值千金,也就毫不客氣地塞進自己的懷里,然后貪心的說道:“還有什l更寶貴的東西,也拿出來吧。”

鬼大師苦著臉道:“我身邊哪有那l多的寶貝?”

TOP

葉天龍詭異的一笑:“那l,將你妻子留下來,你可以走了。”

“你這好色的男人!”木蓮夫人的聲音突然在一邊響起。葉天龍嚇了一跳,回頭一看,木蓮夫人正笑盈盈的站在他身后。而蛘N士此刻都圍著“魔導之炮”議論紛紛,沒人注意到這里。

感到木蓮夫人眼中的挑逗之情,葉天龍也用目光挑逗著她。

大感不妙的鬼大師忙拉住葉天龍的手,投降道:“好吧,我把這也給你,你讓我們夫婦離開。”葉天龍一看,原來是一卷絹書。他剛想回絕,見木蓮夫人的眼中閃過驚訝,忙改口道:“好吧,但你告訴我這是什l?”

鬼大師心痛的說道:“這是‘龍之心經’。”葉天龍感到自己的心霍霍直跳,他手里拿著的居然是傳說中的“龍之心經”,據說得到“龍之心經”的人可練成不死真身,他一直以d是神話,沒想到真的有這樣的書。他二話沒說,揮手就讓他們夫婦離開了。

木蓮夫人走的時候還用媚目瞟了葉天龍好幾眼,然后抓起鬼大師如飛而去,讓葉天龍也不得不佩服她的身法。他一聲長笑,道:“鬼大師,木蓮夫人,咱們后會有期!”聲音隨著晨風清晰的傳到他們兩人的耳朵里。

這話聽得鬼大師的一顆心直跳,惡狠狠的說道:“不見,可惡的混蛋,最好永遠別見。”他嘀咕的聲音被木蓮夫人聽到,她媚笑一聲,嬌媚地說道:“我看此子非池中之物,他日必還有相見之時。”說著,呵呵輕笑。

鬼大師不滿地說道:“你是不是看上他啦?”木蓮夫人不答,只是一陣嬌笑。鬼大師也覺得葉天龍有別於他以前所見之人,他心中有個不詳的預感,他們還會相見的。沒想到他的預感三年后果然應驗了,於此他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了。

木蓮夫人突然想起來,不滿地說道:“你d什l將書給他?”

鬼大師呵呵一笑,“那破書,我想盡辦法也打不開。那小子拿去也沒用!”

木蓮夫人嬌笑道:“你這老鬼!”說著,兩人都笑起來。

葉天龍眼見他們消失在視野中,便低頭細看手中的書。哪知,半天都打不開這書,他不由心中大罵,“這老頭,居然拿這破書騙我,下次讓我踫到,非一劍喀嚓了他。”正拿這書沒辦法之際,猛的聽到一陣驚叫,葉天龍順手將書塞進懷里,匆匆走到喧鬧之處。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