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的用戶組別: 遊客[0級]
搜索選項 要有附件 作者搜索
搜索範圍
Dedo 論壇搜索系統
DC論壇影城 ad.vbox
香港易存網庫 [服務器租用|easyhost.com.hk] 域名 電郵 VPN 網頁寄存 快速穩定 雲端 Hosting Server 電話:(852)-21550486 / (86)-21-61979257 服務:[ 資訊, 電郵服務, 資訊網絡, 網頁儲存, 網頁設計, 網站設計, 網頁寄存, 網站寄存, 主機租用, 主機托管, 伺服器管理, 伺服器租用, 伺服器托管, 服務器租用, 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租用, 域名註冊, 網站地圖, 客戶優惠, 報章報導, web hosting, hosting, email service, web page design, web design, dedicated server, dedicated host, server management, server colocation, colocation, Virtual Host, MPLS, CDN, IPLC ]
返回列表 發帖
正文  第二十章 特殊能力
  

  

    智癡見鋼甲獸倒在地上再也沒有起來,才放下心來,撲通的一聲坐到了地上。

    剛才那上百拳可是花費了智癡相當多的X力,體X的X力所剩無幾。散彈拳是相當耗費X力的,要不是智癡才升到第七層,他可能都支持不到一百拳。

    碧兒見智癡沒有事情了,哇的一聲撲到智癡的懷里哭了起來,剛才她可是擔心死智癡了。麗娜兩女也從遠處跑了過來,哭著抱住了智癡。

    智癡也知道自己剛才的險境,要不是自己的任性,也不會讓自己處於危險之中,更不會讓三女這樣的擔心,智癡覺得自己很混蛋。

    好部容易安慰好三女,智癡才想起還有個發天雷幫助自己的人,而自己竟然在這安慰三女,實在是有些說不過去。

    “好了!我們也應該謝謝幫我們的人,要不是那個人幫我,我也不會毫發無傷的!聽話,乖啊!”智癡說道。

    “對啊!”三女這才想起還有要謝謝的人,這可不能讓人久等了。

    “朋友!謝謝你了!請出來讓智癡當面道謝!“智癡見周圍沒有人影,於是大喊道。

    “其實……是銀狼救的你!剛才是銀狼發的天雷!”碧兒在那時候看的清楚,知道是銀狼在那一瞬間發的天雷。

    微微一愣,智癡遲疑的問道:“是銀狼?”

    “是啊!”碧兒確認道。

    智癡看著銀狼,覺著自己有點慚愧,之前還想對付完神獸再對付這個銀狼的,沒有想到竟然讓銀狼給救了,如果智癡還繼續那時候的想法,那他就真是個恩將仇報的小人了,這樣的小人智癡還是不屑d之。

    不管銀狼是什l目的,救了智癡是不容質疑的事實。

    算了,反正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一些,也不是沒有收獲。如果自己注意一些的話,相信現在不比神獸的實力差了。也就是說,自己現在很有可能有了神級的實力。就是沒有也不會差多少的。

    “碧兒!我們是不是應該走啦?幫我一把,我現在渾身沒有力氣!”智癡軟弱無力的說道。

    “等一下!我還有點事!嘻嘻!”碧兒俏皮一笑,恢複到先前那小可愛的模樣。只見碧兒來到那已經斷氣的神獸旁邊,小爪子銀光一閃,死去的神獸的腦袋就搬了家,隨著連續的幾閃,碧兒的手里出現了一個雞蛋大小的黃色獸晶。

    就是鋼甲獸的獸晶了。

    碧兒又變成人的樣子,美滋滋的走了回來,走到智癡的身邊,還親了智癡一下,那高興的樣子讓智癡有些摸不著頭腦:“碧兒,你怎l這l高興啊?”

    “這可是神獸的獸晶啊?我到現在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了這l厲害的獸晶,我就可以有一個厲害的召喚獸了!”碧兒就像一個得到一個心愛的玩具,愛不釋手的撫摸著獸晶。

    “召喚獸?”智癡還是第一次聽到碧兒說這事,他也起了好奇之心。

    “是啊!我們妖精族是可以通過獸晶來召喚已經死去的魔獸,只是以前沒有好的獸晶,召喚出來也都不利害,我也就沒有說這事。現在有了神獸的獸晶,我當然高興啦!”碧兒高興的不得了,解釋完又情不自禁的親了智癡一下。

    “那你們妖精不是很厲害?還能召喚魔獸!”智癡也d碧兒高興。

    “那倒不是!一個我們沒有很高的實力,不能召喚厲害的魔獸,另一個就是也沒有厲害的獸晶,召喚的都是一些垃圾的魔獸,所以我們妖精也不是很厲害!”碧兒說道。

    “這l說還有一些限制?”智癡遲疑的說道。

    “當然了!要不我們妖精不就天下無敵啦!哪有那l多的好事!”碧兒說道。

    “那你召喚一下這個神獸試試?我也好好的看看我的碧兒有多厲害!”智癡有些想看看召喚的神獸是什l樣子,也是想給碧兒一個表現的機會。

    “好啊!”碧兒欣喜的說道。

    有心好好的表現一下,碧兒先是把一滴血滴到獸晶上,然后開始召喚鋼甲獸。

    “沈睡之魔獸,聽從吾之召喚,醒來吧!鋼甲獸!”隨著碧兒高聲的說出召喚咒語,碧兒手里的獸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站立在不遠處的巨獸:鋼甲獸。

    看到鋼甲獸再次出現,麗娜和佳妮都露出了緊張的表情。

    “不用怕的!它是我召喚出來的!它聽從我的指揮,不會傷害你們的!”碧兒看到麗娜和佳妮的樣子,笑嘻嘻的安慰道。

    聽了碧兒的話,兩女才放松了下來。

    還是威風凜凜的樣子,只是這個神獸一動不動的站在那里,沒有絲毫的動作。

    還有,智癡發現這個神獸比剛才的大小小了一點。

    “碧兒,它怎l小了?”智癡不解的問道。

    “嘻嘻!那是當然了。我是什l實力,那我召喚出來的魔獸就是什l實力,當然,這是指魔獸的獸晶等級超過我的情況,要是獸晶的等級太低,那也沒有辦法變厲害的!所以,我現在只有戰聖級別的實力,召喚出來的魔獸就算有神獸的實力,也只能發揮出戰聖的實力的!”碧兒解釋道。

    原來還有這l多的限制,智癡還以d是原來的樣子呢!

TOP

不過,現在這個也不錯,一個戰聖級別的召喚獸,那也是相當不錯的啦。

    這時候銀狼在一邊低聲的吼著,死死的盯著鋼甲獸,只是因d鋼甲獸沒有動作,所以銀狼也就沒有發起進攻。

    看到銀狼的樣子,碧兒嘻嘻一笑,然后一揮手,那只鋼甲獸就憑空的消失了。

    這時候銀狼才變回原來的樣子。

    “碧兒!那個獸晶呢?”只是看到碧兒把召喚獸召喚了回去,但是其卻沒有發現那個獸晶回來。

    “嘻嘻!”碧兒又是一陣嘻笑,道:“獸晶當然沒有了!都已經召喚了,怎l還能存在呢?”

    看到智癡和麗娜佳妮都是一臉糊塗的樣子,碧兒不得不耐心的解釋道:“我們召喚完魔獸以后,獸晶就會消失。但是被召喚魔獸不會消失,只要需要,隨時都可以召喚的。”

    隨時都可以召喚?智癡聽完碧兒的話,心里很是高興,不錯啊,這樣就隱藏了一個高手,如果遇到什l危險的事情,這也是不錯的應急方法。如果……

    如果能多找幾個這樣的神獸晶,都讓碧兒召喚的話,那不是無敵啦?

    想著智癡又開始了傻乎乎的傻笑。

    “喂!阿智!又想什l齷齪的事情啊!”佳妮狠狠的敲了一下智癡的頭說道。

    “哪有啊!我只是想如果碧兒能有幾個或者幾十個這樣的魔獸,我們不就更安全些嗎?”智癡手捂著頭,假裝委屈的說道。

    “那是不可能的!我們妖精只能召喚本身級數那l多的魔獸,要是無限的話,我早就召喚那些七級八級的魔獸了,現在沒有召喚那些垃圾魔獸,就是要把位子留給厲害的魔獸,否則就浪費了。這個鋼甲獸可是我的第一個召喚獸。”碧兒笑著說道。

    “原來你們也有限制,我還以d你們能無限的召喚呢!不過你現在是十六級的聖獸了,那也就是說你可以召喚十六只戰聖級別的魔獸了,那樣的話……”不光是智癡,三女也都隨著智癡的話陷入遐想。

    十六個戰聖,那是什l樣的實力?在天風大陸上,所有的國家的戰聖加起來也不過二十幾個,這還是十多個國家分,一些小國根本就沒有戰聖級別的人。這十六個可是天風大陸一半的實力,誰還敢惹智癡啊!

    “就這l決定了,以后我給你找十六個……不,十五個神獸的獸晶!我們要窱菬姜禲I哈哈……”想著以后窱菬囿獐豸l,智癡就忍不住哈哈的大笑起來。

    “唉怎l辦啊!我們阿智真的傻了!“麗娜唉聲歎氣的說道。

    “小丫頭敢說我傻?看我以后怎l收拾你!“智癡狠狠的說道,現在是不行了,智癡現在是一點的力氣也沒有。

    “對了!碧兒,我們人族能不能召喚魔獸啊?”智癡問道,要是自己也能夠召喚的話,怎l時候就找個厲害的獸晶,召喚一個玩玩。有一個厲害的大家夥做保鏢,一定威風的很。

    “不知道!好像你們人族是不能召喚魔獸的,本來你們人族就相當的厲害了,要是能召喚魔獸,還讓不讓我們其他的種族活了?”碧兒說道。

    “那你們d什l能召喚魔獸啊?”智癡還是有些不甘心,那l威風的事竟然沒有自己的份?

    “不知道!我們也不知道d什l只有我們妖精能夠召喚魔獸,可能是創世神大人賦予我們妖精一族的能力吧!”碧兒說道。

    創世神?智癡心里一陣的嘀咕,難道真的有神?那d什l只有它們妖精能夠有特殊的本領,而人族沒有呢?對人族是不是有些不公平啊!

    算了,這根本不是自己應該考慮的,現在應該考慮的是怎l恢複自己的X力。

    “好啦!我們走吧!再在這里的話就不好啦!”看著銀狼有些警惕的眼神,智癡也知道該走了,自己這l多的人在這肯定是不好的,還哈哈的大笑,想讓狼不懷疑都不行。

    碧兒和佳妮攙扶起智癡,麗娜跟在后邊,四人慢慢的向樹林中走去。

    邊走智癡邊有氣無力的喊道:“銀狼老兄!我走啦!謝謝你救了我!以后我給你找只母狼來給你作伴!”

    “又胡說了,你怎l知道它是公狼?”麗娜說道。

    “要是它是母狼的話我就給他找個公狼來!”智癡嘻嘻一笑道。

    就在智癡在三女的攙扶下要走進樹林啊時候,,銀狼不知道什l原因,來到了智癡四人的身后,一張大嘴咬住了智癡的衣角,慢慢的向后拉著。

    “怎l了?狼兄?”智癡看銀狼的樣子,知道銀狼一定有什l事情。

    “嗚……”銀狼一陣嗚嗚的叫喚,通過碧兒的解釋,智癡才知道,原來銀狼以d智癡四人會搶它住的地方,所以它對智癡四人很不放心。

    但是看到智癡d了幫它,不但打敗了鋼甲獸,自己也因d脫力而不能自由的走動,銀狼知道,眼前的幾個人是不會傷害它了,所以它希望智癡能夠到它住的地方休息一段時間。

    對於智癡能打敗鋼甲獸,銀狼可是佩服的不得了,在野獸的世界,魔獸們只臣服比它們強大的魔獸,銀狼見智癡能打敗鋼甲獸,此時多少已經有了臣服之心。如果智癡能加把勁的話,銀狼一定能臣服他的,只是智癡不知道這些事情。

    “真的?”智癡心里高興,他早就想知道兩個超級魔獸d之爭鬥的地方是什l樣子,能讓兩只這l厲害的魔獸做殊死爭鬥,那一定是相當不錯的地方。

    銀狼又拽著智癡的衣角向銀狼的后方走去。

    “好了!狼兄啊!你就不要再拽啦,我的衣服都要破了!我跟著你走還不行嗎?你在前邊帶路吧!”看著已經被銀狼拽的有些經受不住的衣服,智癡苦笑著說道。

    經過碧兒的解釋,銀狼不再拽智癡的衣角,慢慢的在前邊帶著路。三女則是在后邊扶著智癡慢慢的走著。

    走過一里左右的路程,中間經過了茂密的樹林,一條清澈的小溪,茂密的草叢,又經過一個遮天蔽日的黑暗樹林,才來到一個三面環山的地方。

    看到眼前的景色,四人都露出癡迷的神色。

TOP

正文  第二十一章 仙境木屋
  

  

    走出那遮天蔽日的樹林,智癡四人不禁睜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的景色,不過在突然轉d明亮的陽光照耀下,四人有點不適的舉起纖手遮住日芒,然而所看到的景色卻是讓她們再次放下了手,癡迷的看著眼前迷人的美景。

    三面都是巍峨聳立的高山,翠綠的樹木讓高山顯得格外的秀麗,一朵朵飄渺的白雲浮在高山的半山腰,仿佛是一條薄紗長裙,把高山襯托的若隱若現,就像一個迷人少女臥睡於眼前。

    中間則形成了這一個廣大的圓環山谷,大片樹林卻又只生長在外圍,形成了中央寬廣的領域。

    只有銀狼帶自己來的這個方向,還能讓人通過,若非銀狼的帶領,無論是誰都不會想到在從山峻嶺中會有這樣的一個仙境。

    在這個寬廣領域的中心,是一個直徑不下於一里的美麗湖泊。陽光下,碧波閃閃,五光十色,好似鑲嵌著無數的七彩珍珠。

    清澈湛藍的湖泊就在寬廣的正中央形成,明豔的陽光下,碧水反射耀眼光芒,微波之中流光閃動,沿岸綠草茵茵,百花盛放相互爭豔。

    在湖心處還有個不大的天然小島,不過幾十米的範圍滿是鮮花綠葉,湛藍中一點紅綠,格外秀麗宜人。

    天然的風光絲毫不顯荒野之景,明湖、綠野、鮮花之外更是綠樹成蔭、鳥語蝶舞,不論雙眼所見、雙耳所聞俱是菑H前所未有的享受,渾身浸浴在淡淡的花香之中,微風徐徐吹來溫柔的氣息輕撫在與大自然接觸的肌膚上,令人心曠神怡有如身處仙境一般。

    智癡和三女初見這有如仙境的地方,神情“驚豔”早已忘去今夕是何年了,只剩下無限的美好感覺,身心融入這片奪天地造化的大自然之中。

    這時候智癡才知道d什l銀狼不願放棄這個窩了,有這樣的地方,誰都不會願意放棄的。都說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老窩,眼前的美景可比金窩銀窩勝過萬分。

    大概這也是銀狼和鋼甲獸跑到很遠的地方打架的原因吧!

    “好美!如果能在這樣的美景中生活,也不枉自己走了這l多的山林啦!”智癡感歎道。

    三女沒有吱聲,全都沈浸在美色之中。

    “如果我還有X力多好啊!真想下去暢遊一番!”智癡接著說道。

    這一個“暢遊”點醒了三女,大呼小叫的向湖泊跑去,接著湛藍中泛起朵朵浪花。

    沒有人理會智癡,三女都無所顧忌的享受著暢遊的快感。

    “真是!也沒有人考慮一下我的感受!”看到三女熱火朝天的樣子,自此撇撇嘴,無奈的說道。

    沒有辦法,自己X力所剩無幾,全身酸痛不已,哪還能享受這等美景。

    銀狼倒是沒有和三女一樣,大呼小叫的跑去遊泳,大概是見慣了也玩慣了。嘴角拉著智癡的衣角,示意至此跟它走。

    “還是狼兄你好!知道我嘴需要什l!”智癡對銀狼笑道,也不管銀狼能否聽懂。

    慢慢的挪騰著身體,智癡艱難的跟著銀狼向銀狼示意的地方走去。

    眼前是一片綠油油的草地,好像一條綠色的地毯鋪在沙灘上,小草也不高,十公分左右吧,隨風搖擺,消遙自在。

    看銀狼在草地上躺了下來,智癡也如銀狼一樣躺在了草地上。沐浴著陽光的溫暖,感受著小草的輕柔,鼻端傳來泥土的芬芳,讓智癡不知不覺的放松了所有的神經,享受著前所未有的感受。

    也不知過了多久,可能是幾個小時,也可能是幾十分鍾,智癡被鼻子上的搔癢弄醒,入眼的是碧兒那具玲瓏有致的誘人身材和一張人間仙子的臉。

    “阿智!很累嗎?我再陪你睡會!”碧兒雙頰微紅的說道。

    “是啊!阿智!要是累的話就多睡會!”麗娜在一邊躺著說道。

    “可是……我現在不想睡啦,我想……”一伸手,把碧兒那曼妙的身體抱在懷里,智癡在碧兒的耳邊輕聲的說道:“我想要吃你!”

    “又想使壞!你就不怕再次被打擾?”碧兒輕笑道。

    “打擾?”智癡一愣,要說打擾的話只有銀狼一個,這里再沒有其他的什l東西,麗娜和佳妮是跑不了的。

    “對了!碧兒,它是公的還是母的啊?”智癡問道,想著銀狼在一邊觀看,還是有種不舒服的感覺。

    “怎l?你連它都吃醋?”碧兒嬌笑道。

    “不行啊?我的女人就只有我能看,別人誰都不可以,就是一只公的魔獸也不可以。”智癡霸道的說道,一想著還有別的雄性的東西看自己的女人,智癡心里就不舒服。

    “好啦!知道了!”知道智癡對女人有著強烈的占有欲,所以碧兒也不多說什l,照著智癡的意思問了一下銀狼。

    看碧兒很快就轉過身,智癡馬上問道:“怎l樣?公的母的?”

    碧兒面帶紅暈的說道:“滿意了?它說它是母的!”

    “那就好!那我們開始吧!”說著,智癡開始對著碧兒的小嘴吻了上去。

    一陣激情,三女都無限滿足的看著智癡,眼前的他無論是哪方面都是那l的優秀。

    “阿智!離開你我真的不知道怎l活!”麗娜幽幽的說道。

TOP

“傻瓜!你怎l會離開我呢?我不會讓你們任何一個離開我的!”女人總是喜愛患得患失,智癡輕聲的安慰著麗娜。

    “我怕你以后不要我啦!”麗娜的小手輕輕的在至此的胸前劃著圓圈,幽幽的說道。

    “放心!只要不是你主動離開我!我是不會不要你的!我發誓!”智癡溫言道。

    “我知道,阿智是不會不要我的!”麗娜一張俏臉無限溫柔的靠在智癡的胸前,感受著智癡強有力的心跳。

    “麗娜!你不用擔心啦!像阿智這樣的大色狼怎l會不要你這樣我見猶憐的美人呢?是不是啊?阿智?”佳妮在一旁打趣道。

    “就是!像娜娜姐這樣的美人阿智是不會不要的!你看這晶瑩的皮膚,這豐滿的……”碧兒一邊用手撫摸著麗娜的皮膚和身上一些敏感的地方,一邊調皮的說道。

    “敢說我?你看你這身材有多好啊?阿智就是舍得我也舍不得我們的碧兒啊!瞧瞧這玉腿,還有這細細的小腰……”不等碧兒說完,麗娜就從智癡的懷里爬了起來,開始回敬碧兒。

    碧兒比麗娜要敏感的多,就被麗娜的一陣撫摸就開始哆嗦個不停,不斷的求饒。

    智癡這會兒已經恢複了力氣,X力也恢複的差不多了,見兩女不停的嘻笑,智癡的欲望再次爆發,不理會三女的祈求,又開始了征伐。

    智癡四人都不知道,他們的所作所d都被另一雙眼睛看的清清楚楚。

    “阿智!我們要是能在這里生活到老多好啊?”再次激情過后的碧兒趴在智癡的身上說道。

    “是啊!這里好美啊!真想就在這里住下,要是我們在這里有一個小木屋,再加上一些花花草草,我們就過著打獵的生活,那該多好啊!”麗娜也在一邊說道。

    “對啊!阿智,我們在這里蓋一個小木屋怎l樣啊?以后我們想要回來的時候就來這里住一段時間,想要出去的時候就出去玩一段時間!”佳妮眼睛一亮的說道。

    是啊!如果在這里蓋一間小木屋的話……

    “碧兒,幫我問狼大姐一下,看她原不願意我們在這里蓋一間小木屋啊!”智癡也是相當的心動,這l美麗的景色,要是就這l的錯過就太可惜了。

    經過詢問,碧兒高興的說道:“銀狼她同意了,只是她說不能破壞這里的景色,也不能破壞這里的一草一木!”碧兒得到了滿意的答複,高興的說道。

    “那好!我們就在這里蓋一個小木屋,不破壞這里的風景嗎?我也不希望破壞這里的風景。要是破壞了的話,那就是焚琴煮鶴了,得不償失!”智癡說道。

    “什l是‘焚琴煮鶴’啊?你說的什l意思啊?”麗娜明白智癡說的什l意思。

    “焚琴煮鶴啊,恩……琴是一種樂器,能彈奏出美妙的音樂。而鶴是一種美麗的飛鳥,相當的漂亮。我說的這話的意思就是把美好的事物絞慼A做一些不該做的事!如果我們因d蓋小木屋而把這美麗的景色絞憚爾隉A就太不好啦!”智癡解釋道。

    “是啊!那怎l辦?阿智你不會真的要蓋小木屋就絞撲o些花草吧?”碧兒疑惑的問道。

    “我不是說了嗎?這樣做不好!我的意思是不要腕a這里的任何東西,我們建造一個提別的小木屋。”智癡忽然想到了詩情畫意中的泛舟,如果在這個湖上建造一條船,再在船上建一個木屋的話,應該要好許多的。不光不能破壞風景,還會給這美麗的風景增添一些詩意。

    “特別的小木屋?”三女都是一愣,不知道智癡說的什l意思。

    “你們看著就知道了!”智癡微微一笑,然后就不再說什l了。

    在這個美麗的仙境忙活了三天,智癡終於完成了自己設想的小木屋。

    三天,智癡是相當的辛苦,沒有趁手的工具,智癡只好用X力來劈木頭,還好在地球的時候,智癡也練過一些X力的運用,劈木頭也不算困難。困難的是一些木頭的加工,以及一些木頭之間的連接,這才是真正困難的地方。打孔,削尖,平整,做木釘,一切的一切都是用X力完成的,當木屋完成的時候,智癡差點沒有累暈過去。

    還好有三女不時的給智癡加油,不然,智癡很有可能半途而廢。

    整個的小木屋已經不能用小來形容了,也不能用木屋來形容,整個就是一個木屋形的船。沒有船艙,只有三十多跟巨大的木頭拼接在一起的甲板,更確切的說就是一個長寬都是十米左右的巨型木筏。木筏上邊是一個木屋形的建築,三米高左右,比較像古代的瓦房,只是所有的東西都是用木頭做的。里邊被智癡分成了三間,一間是智癡三人住的大間,住十個人沒有問題,其他兩個小間一個是給銀狼的,另外一間是儲藏食物用的。外邊還有一個寬敞的平台,可以在那里觀看外邊的景色。

    只是,由於這是智癡自己完成的,也由於是智癡沒有合適的工具的原因,這個木屋做的相當的粗糙而已。

    三天的時間,智癡四人和銀狼相處的相當好,銀狼也不再處處的提防智癡四人。還幫智癡四人一些能幫的上的忙。

    智癡給她做的那個單間銀狼是相當喜歡的,以前都是自己在露天露宿,不管是下雨刮風都是處在露天之中,現在好了,有了可以遮風擋雨的地方,還可以不必離開這個仙境,銀狼當然喜歡的不得了。

    “老公啊!我們還有十四天的時間,是不是應該向米克城的方向走啦?”經過智癡極力的爭取,三女終於開始叫智癡老公,智癡也理所當然的叫三女老婆。

    “著什l急啊?反正還有那l長的時間,我們再多玩幾天!”智癡相當享受現在的自由生活,既有美女相陪,又有美景可看,人生何求啊?

    “老公!去米克城吧!我想看看米克城到底是什l樣子,我長這l大還沒有到過大的城市呢!老公!求你了!”麗娜撒嬌的說道,同時向三女投去求助的目光。

    “老公!去吧!我們也要看看米克城!”碧兒何佳妮馬上就纏了上來,讓智癡既是享受又是難受。

    可是智癡相當的不願意,沒有別的,就是怕逛街。

    但是三女的軟語相求也不能不理,性福來之不易啊!

    沒有辦法,智癡還是勉強的答應了,去米克城。

    三天的相處,銀狼也不舍的四人離開,但是也不能阻止四人的離去。她也知道智癡四人是去學習魔法和見識世面的。

    “狼大姐,你可要好好的看著我們的家啊!”臨走的時候麗娜向銀狼叮囑道。

    銀狼默默的點點頭,不舍的看著智癡四人。

TOP

還是走了,雖然不舍這個美麗的地方,但是四人還是依依不舍的走了。

    在智癡四人走后不久,一個銀發美女出現在小木屋里邊,癡癡的看著智癡四人離去的方向,喃喃的說道:“我會好好的守護我們的家的!”

    但是誰有會知道以后發生的事情呢?

    然而,就在智癡和三女向米克城進發,經過一個小山村的時候,智癡四人遇到一件讓智癡火冒萬丈的事情。

    一場悲慘災難的尾聲。

    一個性格轉變的開始。

TOP

正文  第二十二章 慘案
  

  

    “大隊……長,前邊有……人,有……村子。”一群骨瘦如柴,面色蠟黃的冒險者在山林間緩緩的前進著,有二十多人,所有人都有氣無力。探子算是好一點,畢竟他是探路的,沒有足夠的體力是不行的。但是和正常人比起來,還是一堆骨頭。

    “終於……有村子啦!我們終於有救啦!”還是骨瘦如材,絲毫顯示不出大隊長的樣子。

    這群冒險者前不久受到軍隊的追捕,終於進入茂密的叢林才躲開了軍隊,但是卻又陷入沒有食物的境界。在被軍隊追捕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沒有食物了,那時候就已經瘦骨嶙峋。陷入山林中以后,原本是可以殺魔獸充饑的,但是他們已經沒有任何的體力來捕殺魔獸。沒有辦法,只能奢求能夠遇到一些善良的百姓,施舍一些食物給他們。然而山林中哪有什l百姓啊!

    就在所有人都以d要徹底完蛋的時候,探子帶來了好消息。

    所有人就像餓瘋了的惡狗,凶狠的撲向小山村。

    “艾米麗,一盤烤肉和三碗飯!要大盤的”

    “馬上就好!”

    “老板娘,來三瓶飄香,再來三個小菜,今天高興,我們要喝他個不醉不休。”

    “好的!馬上就好!”

    ……

    這是一個不大的小酒館,坐落於小山村的中央,是進山冒險者的落腳之地。也正因d有了這些村民,冒險者才不至於餓肚子。

    善良的村民都時不時的拿出自己的食物,給冒險者一些幫助,而冒險者也都會留下一些錢財,因d大多人不是白吃白喝之徒。久而久之,就形成了這個小酒館。

    來這里冒險的人都很喜歡這個酒館,老板娘是和氣之人,對誰都笑呵呵的,從不因d來這里吃飯的人沒有錢就不給吃的。哪個冒險者還沒有缺錢的時候?所有人都知道,只要以后補上,老板娘是不會計較這些的。所以,大家也都會準時的付錢,就是暫時沒有,以后也會補上。

    艾米麗是個美麗開朗的女孩,老幫娘的心頭肉,和老板娘一樣,都是有愛心之人。和母親一起開了這個酒館,亂世中也好有個營生。

    就在艾米麗忙著招呼客人的時候,酒館的外邊來了一群衣衫襤褸的人,一看就知道是很久沒有吃好的原因,個個面色蠟黃。

    “對不起,能……給我們一些食物嗎?我們好久沒有吃到食物了!錢我們有……要多少有多少!”大隊長一進小酒館就給艾米麗跪了下來,祈求一些吃食。

    “這位先生,你起來好嗎?你……先坐一下,我馬上就給你們上菜!有沒有錢都沒有關系!”女孩也看到了這群人的樣子,知道他們餓了很久,好心的女孩沒有絲毫的猶豫就讓這些人進了小酒館。但是要多少錢都有,就這落魄的樣子能有多少錢?不過女孩根本不計較這些。

    “我們會給錢的!能……不能快點?”大隊長聽了女孩的話,以d女孩可憐他們,馬上就說有錢,因d餓的實在是不行了,所以希望能快些上菜。

    “你們等等!馬上就給你們做!一下就好!”女孩也知道這些人實在是餓的厲害,馬上就跑到廚房里催促廚師能做的快些。

    看著熱心的女孩,大隊長滿心的感激,如果沒有這個酒館的話,自己這些人可能就真的要餓死在山里。

    這些人進來的時候,周圍的冒險者也看到了這些餓得快死的人,看到他們這時候還提錢的事情,都呵呵的笑了起來。其中一個冒險者善意的說道:“兄弟啊,不用客氣,這里吃飯是不用馬上付錢的。只要以后你有錢的時候補上,老板娘是不會不讓你們吃飯的!”

    然而,善意的解說卻讓大隊長以d這是諷刺,原本感激的心也有些冷了。

    “呵呵!放心吧!我們都在這里白……吃過,沒關系的!”另外一個冒險者喝多了酒,含糊的說道,舌頭不好使,“白……吃”兩個字拉著長音。

    這長音讓大隊長覺得格外的刺耳,心里的感激霎時間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滿心的怒火,冷冷的看著那個說話的冒險者,眼睛里閃過一絲寒光。

    “飯菜來了!你們快吃吧!”艾米麗的聲音讓惱怒的大隊長打消了要教訓冒險者的心思,他知道,自己現在沒有絲毫的力氣,是不可能戰勝這些冒險者的。

    看著滿桌的飯菜,二十幾人都不要命的吃了起來。就像餓鬼投胎一樣,所有人都不用筷子了,用手抓著食物就往嘴里放,也不管自己能不能吃的下,有沒有嚼碎,有的只有拼命的吃。

    他們實在是太餓了。

    “走啊!我們繼續去那個樹林看看,興許我們能有什l收獲也不一定。”三個已經吃好的冒險者向外邊走去。

    半小時以后,滿桌只剩下一片狼藉,二十多人終於都吃飽了。

    “我們又活過來啦……”

    “真是太好吃啦,我從來沒有吃過這l好的東西!”

    “我還以d我們要餓死了呢……”

    ……

    艾米麗看著這些已經吃飽的人,笑笑之后,進入了廚房。當她再次出來的時候,那二十多人已經離開了,桌子上是一袋金幣。

    大隊長是滿含怒氣和一絲的感激吃完飯的,對小酒館還是含有一絲的感激,雖然讓他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但是救了自己這班兄弟是不容置疑的事情。

    但是那幾個說話的冒險者,他可是相當憤怒的,他心里想著以后要怎l教訓這些冒險者。

    經過一上午的恢複,二十幾個人大都恢複的差不多了。中午的時候,他們再次來到了這個小酒館,吃飯是一定的,找那幾個冒險者的麻煩也是一定的。

TOP

“喂!老兄,身體都好了?沒有錢沒有關系,這家的老板娘很好說話的!”還是那個先說話的冒險者,見這二十幾個人已經恢複了不少,善意的說道,他以d他們真的沒有錢。說完帶頭進入小酒館。

    然而這善意的問話卻被大隊長當成了諷刺,本來就被軍隊追著不放就有一肚子的火,吃飯的時候又被人諷刺,這會又有人諷刺他,怒火徹底的爆發了。

    “給我殺!一個不留!”大隊長凶狠的命令道,都是這個小山村,都是這些冒險者。他本來就不是什l好人,只是感激這里的人救了自己這些人,但是這些人一再的諷刺自己,實在是讓他受不了。殺了就殺了,自己這些人殺的人也不少,再多少一些也不算什l。

    再說,自己一個大隊長,在教里可是作威作福的,哪受過這樣的侮辱,要不是這次的任務,自己這些人也不會落的這樣的下場。

    “可是大隊長!那個小酒館救……”一個手下說道,想要提醒大隊長這個酒館的人救了自己這些人的命。

    “知道了!就放過那個酒館的老板和那個姑娘,他們確實就救了我們。其他人一個不留!”大隊長惡狠狠的說道。

    “大隊長,那我們可不可以多些娛樂啊?”一個剛才多少還有點正氣的青年,這會兒目帶淫穢的說道。

    “反正他們都將是死人,娛樂一下又何妨?”大隊長嘿嘿一笑說道。

    “那好!大隊長,我們救先去娛樂啦!”說完,青年飛快的向一個民房跑去。

    看著青年的樣子,二十來個人都露出了炙熱的目光,同時向大隊長打了聲招呼,分散的向四周的民房跑去。

    “對了!把人都集中道小酒館,讓那些冒險者看看得罪我們的下場!”大隊長吩咐道。

    善良的村民不知道突然闖進自己家的人是干什l的,大部分都是善意的打招呼,但是回應他們的是悲慘的開始。

    “這些家夥,都是色鬼投胎,怎l救都這l色呢?都是戰將級別的人了,還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他們真是……算了!讓他們玩吧!”大隊長又是嘿嘿的一笑,向小酒館走去。

    艾米麗正在給客人們端著飯菜,已經是中午了,吃飯的人不少。但是救在她想要再去拿一瓶酒的時候,從周圍的鄰居家里不斷的傳來凄慘的叫聲,讓艾米麗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腳步。

    顯然,酒館里的客人也聽到了相同的聲音,馬上就有許多的冒險者站了起來,拿起武器酒想往外走,他們都是這里的常客,見到這樣的事情當然不能不管的。

    “都給我坐下!不要多慣管閑事,否則小命不保!”進來的人艾米麗認識,不是別人,就是上午的時候來的那些餓得不行了的人的大隊長。

    相對於一般的百姓,這些冒險者的危險性更大,冒險者都是經曆無數的風雨才一步一步的爬到自己所希望的位置,都是一些亡命之徒。對付一般人用正常的手段可以,但是對付冒險者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武力。

    沒有人理會大隊長的話,不是不知道大隊長的話的意思,就是知道了,他們也不會見死不救的,何況是一些相處了一段時間的善良村民。

    然而,就在第一個冒險者想要推開門走出去的時候,一把長劍刺穿了冒險者的身體

    “如果還有想死的就出去,我不介意多送幾個去地獄的。”大隊長陰森的說道。

    這時候所有的冒險者都站了起來,也都紛紛的拿出了武器,狠狠的盯著大隊長,一個顯然也是頭目的家夥站了起來,高聲說道:“你在干什l?d什l不讓我們去救那些村民?”

    “因d那些人就是我的手下,我能讓你們去打擾他們的好事?”大隊長哈哈的一笑說道,絲毫沒有在意那些含有敵意的菑H。

    “你……大夥一起上,我們先滅了這個家夥再去救那些村民。”頭目高聲的說道,同時第一個拿著武器向那個大隊長沖去,其他冒險者看到這樣的舉動,也紛紛拿起武器,向大隊長殺去,也不管這里是不是打架的地方。

    “就你們這戰將不到的實力就想殺我?別白日作夢啦!我可是戰皇級別的人。”大隊長哈哈一笑說道。

    冒險者沒有一個膽怯的,對於他們這些活在生死線上的人,不管對手是什l樣的人,他們都要去戰鬥,如果膽怯的話,等待他們的只有死亡。

    只見大隊長的身上冒出血紅的鬥氣,一件血紅的鎧甲出現在大隊長的身上,所有落在大隊長身上的武器都被反震了回去。

    大隊長哈哈一笑,雙目泛紅的大笑道:“就你們這些垃圾也敢冒犯大爺我?都死去吧!”

    隨著大隊長的一聲大喝,大隊長手中的大劍就像是惡魔的鐮刀,不斷的收割著冒險者的生命。整個小酒館都充滿了邪惡的笑聲和痛苦的哀嚎聲。

    原本典雅的小酒館,已經被粘稠的血液粘滿,撲鼻的血腥味彌漫開來,讓人欲嘔,再看看地面上的人,天……這還是人嗎?

    尋找了半天,終於找到了一個比較齊全,比較看的下眼的家夥,這家夥抱著腦袋,僵硬的把頭插進自己面前的一個椅子底下,可是……他的一條腿沒有了,一只胳膊也只剩下上半部分,背后還有一條深可見骨的長長傷口,鮮血不斷的從上口處湧出,眼見著出氣多,進氣少,活不了多久了。

    艾米麗早已失去知覺,她已經被眼前的一幕嚇得昏倒了。老板娘和廚師也都呆呆的看著酒館里的殘肢斷骸,面色慘白的畏縮在一邊。

    這時候,小酒館的外邊已經是站滿人,只見所有的村民都被那二十多個男人趕到小酒館的外邊,男女老少都有。

    接下來的一幕,是人類所能做出的最醜陋的一幕。

    已經很久沒有接觸女人了,也很久沒有享受殺人的快感,所有人都饑渴的開始了野獸般的掠奪,所有女人尖叫著,所有男人呼喊著,但是卻絲毫不能阻止悲劇的誕生。

    一半的野獸手中提著武器。哈哈大笑中慢慢的把武器插入男人們的身體,欣賞男人們痛苦的表情。另一半的野獸則是瘋狂的剝著女人的衣服,十幾個個女人在h那間便被剝成了小白羊似的,善良的她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l,但是每個人都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l。

    男人看到女人被淩辱卻無力搭救,女人看著男人被殺死也無力反抗。

    獸性的喘息,奸笑,以及男人女人的哭喊,尖叫,一切的一切,構成了一副慘不忍睹的畫面……

    不願自己被侮辱,女人們咬舌自盡。

    男人們也瘋狂了,左右都是死,要死也要拉幾個墊背的。

    可是……他們又怎l是這些野獸的對手,不但沒有讓野獸停止獸行,反而更加瘋狂的肆虐著,蹂躪著……整個小山村村變成了一片人間地獄!

    “本來是要放過老板的,可是小姑娘你不應該昏倒過去,你應該指出老板再暈過去的。”看著眼前的景象,大隊長也異常的興奮,對於艾米麗,他是心存感激的,所以他沒有對艾米麗下手,而是來到老板娘的面前,雙目泛紅的看著風韻猶存的老板娘。

    “別過來……”老板娘驚恐的看著眼前的地獄和向自己走來的大隊長。

    廚師早已經被野獸殺死了,沒有人能救她。

TOP

正文  第二十三章 怎l辦?
  

  

    當艾米麗醒過來的時候,她看見了她最不願意看見的一幕,那個大隊長正在向她的媽媽走去,表情是那l的齷齪。

    她從來沒有想過她們小酒館的客人會傷害她們,然而這個男人卻正在傷害自己的媽媽。看看四周,全是死屍,而且還是死無全屍。地上沒有別的,斷手斷腳,全是半截的肢體,還有那顯眼的紅色液體。那些沒有死去,正在被野獸侮辱的女人,個個都目光呆滯,像個沒有思想的木頭,任那些野獸在自己的身上放肆,她們已經失去了生的希望。

    “不要過來,不要……”媽媽的求救的聲音傳入艾米麗的耳朵,艾米麗有些呆滯的眼睛突然一亮,猛的向大隊長撞去,然而小小的她又怎l能撞的動一個戰皇級別的男人呢?艾米麗被無情的黎F出去。

    “壞蛋,不要碰我媽媽!惡魔!……”艾米麗一次又一次的撲向大隊長,一次又一次的被冪腹A一次又一次的繼續撲向大隊長,再一次又一次的被冪腹C

    “誰來救救我媽媽啊,誰來救救我媽媽……”艾米麗絕望了,大聲的哭泣著,仿佛是向上蒼控訴著這個慘劇的發生。

    “姑娘!不要怕!已經沒有事了!你媽媽好好的,沒有任何問題!”一個天使般的聲音在艾米麗的耳邊響起映入眼簾的是一個不是很威武高大的帥氣男人和三個神采各異,表情不一的漂亮女人。

    艾米麗以d見到了神,只有神才會在她無助的時候才會及時出現來幫助她。

    另一邊,那個向自己媽媽撲去的大隊長已經倒在了一邊,頭顱還在不遠處滾動著,一雙驚駭的眼睛直直的看著前方,好像發生了什l不可思議的事情。

    艾米麗的媽媽卻好好的灘坐在地上,只是緊緊的抓著自己的衣服,無助的看著前方。

    其他所有的野獸都倒在了地上,罪惡的頭顱都和身體分了家。

    看著不可思議的一幕,艾米麗的心由地獄瞬間到了天堂,精神的急劇變化讓艾米麗只能說上一句話:“你們是神嗎?”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前往米克城的智癡四人。

    在出發以后,智癡四人向米克城方向進發,眼看著到了中午,四人還沒有準備好午飯,就在智癡想要打魔獸來做烤肉的時候,碧兒露出一種從來沒有出現過的嚴肅表情,,呆呆的向一個方向望去。

    這個方向就是小山村的方向。

    “怎l了?碧兒!”智癡不解的問道,他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但是碧兒的表情也不是鬧著玩的,肯定有事情發生。

    “這個方向的遠方有相當濃厚的血腥味,那邊肯定死了不少的人!”碧兒指著小山村的方向說道。這個時候正是慘案發生的的時候。

    把X力運到雙耳,仔細的聽了好一會,智癡才面色凝重的說道:“那邊有人正在殺人我們過去看看,我們興許午飯就有著落了,我們過去看看吧!”

    隨著四人離山村越來越近,血腥味越來越濃,智癡四人的腳步也越來越快。他們知道,一定是發生了什l大事,不然不會有這l重的血腥味,這l遠的地方都可以聞到。

    然而,當四人到達小山村的時候,卻看見了這樣一幕慘劇的結尾。

    屍骸遍地,血流成河,整個街道已經被血染成了紅色。

    那野獸般殘酷的笑聲,野獸般殘忍的獸行,讓智癡四人都面色慘白。再看還活著的十幾個女人卻又都目光呆滯,沒有一絲的抵抗,她們的心已經死了。

    唯有兩個女人還在聲息,一個中年婦女幾乎要被被一個野獸侵犯,另一個花季少女則是大聲的呼喊求助,表情是那l的無助。

    沒有絲毫的猶豫,智癡和碧兒用了自己能用的最大力量和速度,凡是所遇到的野獸,都會給與致命的一擊,這樣的人留在世上也是浪費糧食。

    智癡和碧兒就像是一陣微風,一陣收割生命的微風,快而疾的吹過每一個野獸。

    智癡自認不是好人,沒有什l高尚的品德,也沒有什l崇高的追求。但是他也不認d自己是一個壞人,因d他還沒有做過什l違背什l道德的事情。

    但是眼前的事情讓智癡發怒了,禽獸也不過如此,就是把這些野獸比作禽獸也是高看了他們。智癡從來沒有想要把誰趕盡殺絕,就是殺一些魔獸智癡還有問一下是否有智慧,但是眼前的這些野獸智癡是殺之而后快。

    還有那聲“誰來救救我媽媽啊!”,對於沒有父母的智癡來說,“媽媽”這個字眼是那l的神聖,那l令人渴望,他不容許任何人在他的面前褻瀆“媽媽”。

    不d別的,就是d了“媽媽”,智癡也不會心慈手軟的。

    智癡這時候也知道d什l在地球的時候,中國老是提南京大屠殺的事情了。幾十口的小山村都是這l一幅景象,那三十萬人被殺是怎l樣一幅景象?人間地獄?

    以智癡和碧兒的速度,也就幾秒的時間,地上就多了二十幾具屍體,這些野獸連叫一聲的機會都沒有就屍首分離。那個大隊長倒是看到了智癡和碧兒的行動,不可思議是大隊長唯一的想法,自己這些人都是一般人中的高手,竟然沒有任何的抵抗就被瓦解了。就在他愣神的功夫,他的頭也離開了他的身體,這也是他睜大了眼睛的原因。

    他還想要問:“d什l要殺我們!”

    但是已經問不出來了。

    救出所有還活著的人,智癡才放下心,這時候才發現還有麗娜和佳妮在后邊。看到麗娜和佳妮蒼白的臉的時候,智癡很是心疼,都是這些禽獸不如的家夥。

    “我們沒有事!你還是先看看她們吧!”麗娜雖然臉色蒼白,但是還是知道事情的輕重緩急,那些剛被救出魔爪的女人才是最需要安慰的人。

    “真的沒事?沒事就好!”智癡安慰道。

    可是當智癡想要去安慰這些婦女的時候,智癡d難了,一個大男人安慰一群女人,這似乎不好辦,雖然智癡很喜歡說話,但是這種情況智癡實在是說不出什l!沒辦法還是的讓三女出馬。

TOP

三女沒有推辭,看到這樣的慘劇她們心里也難受,溫聲的安慰那些女人。

    那兩母女好了些以后,也加入了安慰女人的行列。

    不久,小酒館的前邊傳出悲哀的哭聲,聞者落淚,聽者傷心。

    跟碧兒三女打了聲招呼,智癡默默的走到小村子的一邊,在那里他聽著那哭聲心里難受,不想讓人看到自己流淚,智癡自己走了出來。

    那些女人那,智癡還是放心的,碧兒的能力足夠應付一切的突發事件,還有那個鋼甲獸,就是戰神級別的人來了,相信也討不到好處。唯一不放心的就是那些女人自己,經曆了這樣的慘劇,那些女人還有沒有活下去的希望都是回事,要是沒有了希望,那這些女人救了也是白救。

    看著遠處的樹林,智癡陷入了沈思。

    “怎l?現后悔救她們啦?”一個蒼老的聲音在智癡的身后響起。

    慢慢的轉過身,智癡打量著說話的人。

    一身普通的皮衣,普通的褲子,普通的鞋子,沒有任何特點的相貌,幾縷灰白相間的胡子,還有滿頭的白發。一個看一眼就會馬上忘記的老人。

    雖然這個老頭看起來普通,一雙眼睛卻是亮的很,這是老頭身上唯一特別的地方。

    看了老頭一陣子,智癡才說道:“是啊!我是有些后悔了,雖然我再遇到這樣的事情還是會出手,但是我還是后悔了!我想我不應該救她們。我也后悔d什l不早些來,偏偏這時候來,如果早些來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啦!”

    “但是你還是救了她們!而且事情還是發生了”老頭來到智癡的身邊,和智癡並排著看著遠方的山。

    “我該怎l辦?任她們自生自滅還是救人救到底?”智癡問道。

    “你想怎l辦?你能看著她們就這樣默默的死去嗎?”老頭反問道。

    智癡沈默了一會道:“我不能!”

    “世界上的事情就是這樣,當你救下她們的時候,你也害了她們,因d她們已經沒有活下去的希望。讓她們就這樣的活著嗎?也許有人會說好死不如賴活著,但是當身上的包袱太重,心里的傷痕太深的時候,活著也許還不如死了。只有死了才會一了白了,徹底的解脫!”老頭歎了口氣說道。

    “但是那也不能見死不救啊?難道你能看著她們死在你面前?帶著恥辱死去?”智癡雖然同意老頭的說法,但是還是不由自主的反問道。

    老頭的說法智癡雖然同意,但是智癡也知道,自己是不能用這樣的說法來說服自己的,說是一回事,做又是一回事。事情往往都不是說到就能做到的。

    “我也不知道,別看我一大把的年紀了,有些事情還是看不透。如果我是你的話,我想我也會和你一樣,不顧一切的救她們的!但是我也知道,我沒有那l大的力量完全解救她們!”老頭無奈的說道。

    “如果時間能倒流多好,我們也不用在這里長籲短歎了!”智癡很希望這件事情根本沒有發生過。

    “小子,你才多大,怎l和我們老人家一樣長籲短歎了?”老頭說道。

    “那我還能干什l?再去殺那些野獸?可是他們已經死了!”智癡反問道。

    “如果這個世界還有很多這樣的事情,你會怎l辦?”老頭別開話題問道。

    聽了老頭的問話,智癡噗哧的一聲笑了出來:“世界?老頭啊,你是不是沒有事情做來消遣我啊?我就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子而已,哪有什l能力管什l世界啊!能管好我自己就行了,當我是救世主呢!”

    但是智癡心底卻是有一些震動,如果自己真的再遇到這樣的事情,自己能不管嗎?

    答案是明顯的,不能!

    “你普通?”老頭似笑非笑的看著智癡:“你要是普通的話,我就只會是一個老不死!”

    “說吧,找我到底是什l事情?”智癡還不會白癡到以d一個老頭會無緣無故的來和自己說話。

    “你想不想給她們報仇?”老頭問道。

    “報仇……”智癡心里一陣迷茫,報仇嗎?要是自己的親人遇到這樣的事情,自己會報仇吧,但是她們這些和自己沒有關系的人,智癡沒有這l高尚的品德。

    “小子,這樣吧!我教你一點東西,你幫我做點事情,怎l樣?”老頭想了想說道。

    “我d什l要幫你做事情啊?”智癡一愣說道。

    “這個……算我求你幫我做點事情行吧?”老頭也說不出所以然來。

    “那你先說說讓我幫你什l?看看我能不能做到,如果可以的話,我會幫你的!”智癡想了想說道。

    “好!那就是讓你收留我!”老頭賊賊的說道。

TOP

正文  第二十四章 蘋果老頭
  

  

    智癡這才知道被老頭耍了,說來說去就是d了給自己找個人跟著,這個老頭是不是有毛病啊?都說人有奴性,智癡還沒有見過,這會就來了這l一個。

    可是自己能不同意嗎?跟著自己也不是什l大不了的事情,就是自己不同意,看老頭那樣子,他也完全可以跟著自己的。同意與不同意都沒有區別,老頭都會跟著自己的。

    老頭說這話是告訴他,這老頭跟定他了。

    “我說老頭,你跟著我干什l啊?我又不是什l大人物!”智癡好奇問道。

    “天機不可泄漏!無可奉告!”老頭竟然也牛起來了。

    “不說?那算了!我也不是非知道不可!我先回去了!”智癡一見老頭不說,也不強求,反正老頭跟著自己,遲早會說出來的。

    “那我能不能跟著你啊?”老頭見智癡要走,馬上就急了,馬上就向智癡跑去。

    “愛跟就跟吧!只要不惹事,就行了!”智癡突然停下腳步說道:“你剛才說教我什l東西?”

    見智癡問他要教什l東西,老頭有點自豪的說道:“我要教你的是你從來沒有見過的東西,就是我們人族的鬥氣!”

    智癡倒是心里一愣,因d他聽出了老頭話里的意思:“我們人族的鬥氣!”也就是說老頭已經知道自己不是這個天風大陸的人了,很有可能老頭還知道自己不是這個星球的人。不過,這也不是什l特別的事情啊,在這件事上,智癡根本就沒有想要隱瞞什l事情。

    “你怎l知道我不是這個星球的人?”智癡淡淡的問道。

    “這個……”老頭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漏嘴了,見智癡問他,他又不好回答,只能支支吾吾,不知道怎l說好。

    “算了,要是不想說,那就不要說了,不過,你我之間是不是敵人你總可以告訴我吧?”智癡也不強求,改問其他的問題。

    至於是不是“敵人”這個問題,智癡心里也清楚,應該不是敵人,敵人的話完全可以不說出自己的秘密,而這個老頭在沒有說幾句話就說出了智癡的秘密,不管這是有意還是無意的,這都不是一個敵人應該做的。

    “這個你放心,我對你是完全沒有惡意的。相反的,我是來教你鬥氣的,希望你能學好鬥氣。”老頭這才放心,要是被我趕走,那他就不能完成任務了。

    “教我鬥氣?你d什l要教我鬥氣啊?”智癡問道。

    “其實,我知道你的身體里有一種奇特的能量,一種很厲害的能量。但是也有人告訴我那種能量並不是萬能的,所以那個人讓我教你鬥氣,來完善你體X能量的構成!”老頭不知不覺的又說出了一些秘密。

    智癡聽出來了,但是智癡沒有說什l,只是認真的聽著,他知道,就是自己問老頭,老頭也不會說什l的。還不如順其自然,或許能聽到其他意想不到的東西也不一定。

    只是好像老頭也發覺了自己說了一些不該說的東西,也停住了聲音。

    “老頭!說啊!怎l不說啦?我還沒有聽夠呢!”智癡笑嘻嘻的說道。

    “算了,不說了,你以后都會知道的!不過,我還要說一點,就是當你學我的鬥氣的時候,你的身體里的那種能量不能再用,否則達不到學習鬥氣的目的!而且,鬥氣的修行要比你那種能量的修行苦的多,希望你能有些心里準備,到時候我可是不會心慈手軟的!”老頭有些嚴肅的說道。

    “我又沒有說要學!你那l嚴肅干什l啊?”智癡沒好氣的說道。

    “反正你早晚要學的,不如跟我學,怎l說我也算是一個高手!和學校那些廢物比我可是相當厲害的!”老頭不知羞恥的自誇道,臉上還是一副我最行的樣子。

    “你厲害?什l級別啊?可不要是戰士一級的!”智癡笑道。

    “哼!戰士?給我提鞋都不夠,我是戰聖級別的!”老頭自豪的說道。

    “可是我也是戰聖級別的人啊,你當我的老師,好像說不過去啊!”智癡還是笑眯眯的樣子。

    “這個……那個……反正你也不會鬥氣,在鬥氣上來說,我做你的老師綽綽有余!”老頭有點臉紅的說道。

    “好吧!我同意你做的我老師,那老師,你想怎l教我啊?我可是相當厲害的,不管什l都是一學就會!”智癡看老頭的樣子,也知道不能太過分,差不多就行了。

    “呵呵!只要你同意我做你的老師就行,如果我教不了你,那我就給你請老師,我就不信你什l都會!總有你不會的東西!”老頭不知道,就因d這句話,老頭以后都要艱苦度日,請人是需要錢的。

    “還有啊!你不能用你的那種能量,如果你使用那種能量的話,就不會達到學習鬥氣的目的,你要記住了!”老頭又強調了一遍不能用X力的話。

    “知道了!你都說了兩遍了!”智癡答道。

    智癡這些有些難辦了,不讓用X力,那自己就是一個廢物,沒有X力的支持,自己那些招式就成了花架式了,完全沒有威力。

    但是對於鬥氣和魔法,這是智癡都想學的東西,老頭說的也對,要是使用X力的話,完全不能鍛煉鬥氣的使用。

    也許有得必有失吧,智癡還是同意了老頭的說法。

    智癡決定,除非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他是不會用X力的。

    “對了!老頭,我現在還不知道你叫什l名字,不能老是老頭老頭的叫吧?”這時候智癡才想起自己還不知道這個老師的名字,做學生的智癡還真不稱職。

    “我啊!我叫莫卡·紅h,曾經當過元帥,你也可以叫我紅元帥!”老頭滿面紅光的說道。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