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的用戶組別: 遊客[0級]
搜索選項 要有附件 作者搜索
搜索範圍
Dedo 論壇搜索系統
DC論壇影城 ad.vbox
香港易存網庫 [服務器租用|easyhost.com.hk] 域名 電郵 VPN 網頁寄存 快速穩定 雲端 Hosting Server 電話:(852)-21550486 / (86)-21-61979257 服務:[ 資訊, 電郵服務, 資訊網絡, 網頁儲存, 網頁設計, 網站設計, 網頁寄存, 網站寄存, 主機租用, 主機托管, 伺服器管理, 伺服器租用, 伺服器托管, 服務器租用, 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租用, 域名註冊, 網站地圖, 客戶優惠, 報章報導, web hosting, hosting, email service, web page design, web design, dedicated server, dedicated host, server management, server colocation, colocation, Virtual Host, MPLS, CDN, IPLC ]
返回列表 發帖
誰知,他才滑了幾口,就見一塊血粼粼的生肉,落在他的桌子上。

高手就是高手,有了前車之鑒,呂易一反應過來,就用袖子向面上一擋,菜湯,油脂頓時爆了他一身,雖然沒有到臉,但是身上所被汙染的地方也不在少數。

呂易大怒,他才華過人,武藝超群,一直都倍受別人尊敬,就連呂氏族長和下任族長的繼承人司馬懿,見了他都要禮讓三分。卻不想竟在此地受人侮辱,並且還是一個他素來都瞧不起的富家子弟公子哥。

他酈_頭,掃了一眼在哈哈大笑的富家公子哥,又望了一眼老鷹。

「好神俊的老鷹!」他此番才發覺這老鷹的神偉,心中駭然,想道:「此老鷹神俊無比,決非尋常人家所能夠供養的,還是少惹此類人為妙。」

拿定主意,就丟下了幾個銅子,離位而去,卻不知,他的面貌和形態都已經印在了那支老鷹的腦海裡。

不久,李鷹也跟了出來。

王劍迎上輕聲道:「西方!」

李鷹立刻就讓戰鷹尾隨呂易而去。李鷹將被損壞的一切全數賠給了店掌櫃,就根據戰鷹的指示,慢步跟了上去。

三日後的淩晨。

信都北城的一處高大的樓房,燈火通明,一點也沒有深夜的樣子。

這裡就是呂氏的總堂,也是呂氏打算在大漢重新建立情報網的起點,樓房裡的兩百個人,上到房主,下到炊事員都是呂氏一族的心腹。

書房中呂易正坐在主位上和手下商議建立情報網的事情,朦朧間忽聽有大隊人馬走動的聲音。呂易一驚而起爬在地上,以耳貼地,只聽得遠處隱隱有了馬蹄和雜亂的腳步聲,()聽聲音是從四面八方傳來。

呂易露出啞然之色,升出一股不詳的預感,多年的經驗告訴他,他們的行蹤已經暴露,並且還被包圍了起來。

「怎麼?我們的行蹤被發覺了?四面都是腳步聲!」這一群人都是殺手出生,各個都耳聰目明,很快就聽到了周圍的腳步聲。

片刻之間,四面馬蹄聲越來越近,院中的黃狗都犬叫了起來。

呂易道:「我們被包圍了!」

一個驚道:「這個總部從曹操當任魏公後就開始建立了,多年來都未遭到懷疑,為何對方能夠輕易找到這裡?」

呂易道:「不知道!」他也很是疑惑,不過,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是自己帶他們來的。

他尋思片刻,斷然道:「留下大部分人周旋,其餘的跟我走。」

此刻,為了保護家族的主力,呂易採取了壯士斷腕的方法。

一個殺手,想要殺人,就必須學會保護自己,因此在府中早就有了一處可以通往城外的秘道。不過,想要安全的逃出就必須要很多的時間。唯一的方法也就只有捨去棄子,保存主力。

命令傳達了下去,呂易帶著十位核心人員,潛下了密道,經過了漫長的一段時間,十餘人來到了範陽以南的陽果山中。

天太黑,看不清方向,呂易點了盞從秘道帶出的油燈,藉著微弱的光線辨別方向。

突然一陣「嗖,嗖,嗖」的箭雨聲響起。

呂易大驚,大叫:「不好!」翻身一滾,一支箭劃過他的肩膀,如果不是他反應優於常人,這一箭足以讓他失去戰鬥力。

他躲過了,但他身後的人就沒有那麼好運了,紛紛中箭倒地,竟然無一人倖免。好可怕的箭術!

「啪,啪,啪」不遠處傳來三聲掌聲,接著又聽道一個充滿磁性的聲音傳來,「好敏捷的身手,不愧是呂氏第一高手,果然不同凡響。」

呂易勃然變色,呂氏一族已經存在世間已有數百年之久,從來沒有被任何人得知過它的行蹤。尤其是族中的人員是誰,外人根本無從得知,而對方竟然知道自己是呂氏第一高手,可見他對呂氏一族已經有了很深刻的瞭解,念此,呂易雙眼露出陣陣殺機,趁著黑暗悄悄裝好了自己不屑用的袖中弩箭,朗聲道:「閣下是誰?為何知道我族隱秘?」

剎時,不遠處燃起五把火把,身手不見五指的叢林中頓時一片明亮,草從後方走出了一夥人。

呂易掃了一眼,見對方人數不多,只有二十人。其中十八人手中都拿著張弓,面色嚴峻,黝黑的皮膚散發著陣陣的煞氣。另一個有些玩世界不恭,一桿長槍斜扛在肩上,滿臉笑意的望著自己,好像在看什麼動物一樣。

另外一人最值得注意,挺拔的身軀配合著一塵不染的白衫,顯得別樣神氣,完美無缺的面龐上有著一對可以看穿萬物的眼睛。卻顯得那麼自然。

「羅麟?」呂易猜測道。

來人正是羅靈風,他點了點頭,承認了自己的身份。

呂易笑道:「傳言果然不假,如此無雙的人物,不愧為外人稱之為『玉麒麟』,一見之下,果然與眾不同,不知道和閣下齊名的『美周郎』是何等人物?可惜周郎已死多年,不然,在下還真想去江東瞧瞧。」

羅靈風輕聲笑道:「你不用如此做作,袖中的箭要射就射吧,你傷不到我的。」

呂易駭然,右手一甩,一支黝黑的短箭向羅靈風心窩而來。

羅靈風避也不避,這時,一旁的青年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將槍握在手中,「噹」的一聲,短箭已經被那人挑飛。

青年人冷聲道:「有我樊成在,你休得傷害公子一根毛髮。」

以呂易的眼力,竟然看不出樊成是如何出槍,驚訝之餘,也漸漸為自己的處境感到擔憂。他道:「你怎麼知道我的袖中有箭?」

TOP

羅靈風道:「一個殺手無論在什麼時候,他的手都不會離開他的兵器,尤其是在對敵人的時候,而你在對敵的時候卻一手拿劍,一個手卻放在了背後,呂氏是殺手世家,而你卻是其中的翹楚,是一個出色的殺手,一個出色的殺手在對敵的時候,雖說不一定要拔出寶劍,至少也要放在一個可以隨時拔劍的地方。然而,你並沒有如此做,而是將右手放在了身後。由此可見,你的這隻手後,一定有比你的劍還要厲害的武器。在數年前,司馬懿曾經用袖中箭射傷了我大哥典韋,我大哥武藝超群,出道以來,除呂布外,無一人能夠在他的手上討得便宜。不料卻傷在司馬懿的袖中箭上,可見它的厲害。對你這招我早已有了準備,你自然傷不了我。」

呂易聽了,頓生一股無力之感,心想:「要是他真的是我族的剋星,那實在是太可怕了。無論成敗都要試上一試。」

拿定主意,呂易猛得向羅靈風衝去,長劍脫手而出直射向羅靈風的頸部。

「不自量力!」樊成冷哼一聲,一槍打飛了長劍,誰知呂易的左手竟然也多出了一把匕首,對羅靈風的胸口刺去。

他太小看樊成了,他以為如此一來,樊成就會首尾不得相顧,卻不想樊成長年在羅府中與孫策,典韋,周泰等高手為伍,一身武藝,已是萬中無一。長槍一抖,竟一分為三,一路點上飛劍,一路點下匕首,最後一路劈向呂易的肩膀。

呂易這一招原本就是一招治敵的方法,招式裡全是攻招,毫無守勢,一招過後,若起不到效果,那失敗的就是他。

樊成一招三打,破了呂易的前兩招後,長槍狠狠的擊打在他的頸脖,將他打暈。

樊成一招治敵,並沒有高興,反而憂心道:「此人武藝高強,若專心於我交戰,不過二百合我還真奈何不了他。呂氏對公子恨之入骨,如此冷靜的人物都會為了不到一成的把握,不顧及自己的安危,全力擊殺公子,可見他們要殺你的決心。呂氏在大漢的根基不除,公子還是要處處小心為好。」

羅靈風笑道:「放心吧,二個月之內,呂氏在大漢的根本將不復存在。」

樊成驚喜道:「公子有辦法了?」

羅靈風道:「那你以為我為何讓士兵包圍他們的老巢,而不進攻的原因是什麼?」見樊成一臉茫然,羅靈風接著道:「俗話說『狡兔三窟』,一個兔子都會為了自己的老巢安置三個出口,作為比兔子還狡猾的他們豈能不明白這個道理?我料他們的住所必然有通向城外的密道。而範陽一馬平川,附近惟有這陽果山可以算是隱蔽之地。而密道的出口必然設在隱蔽之處,這出口自然就設在陽果山了。我秘密調集二萬人馬在陽果山搜尋,終於找到了這個秘密出口。然後,我就讓張遼,馬超兩位將軍包圍了他們的巢穴,並且故意露出聲響,讓他們驚厥。他們是做賊心虛,見大軍發現了他們,就立刻想到了逃跑。而他們不可能全部逃離,所謂棄車保帥。他們會留下無能的人反抗。然而有用的卻逃之夭夭了。」

「我明白了!」樊成笑著說道:「這些人都是呂氏一族的核心人物,只要能夠撬開他們的嘴,自然就可以將呂氏一族一網打盡。」

「你做夢!我呂氏一族天命所歸豈能讓你給毀了?」突然,地上的呂易一躍而起,匕首就對羅靈風的腹中刺去。

一陣劇烈的痛感由腹中傳來,羅靈風一拳打在了呂易的太陽穴上,樊成大驚,身上竟嚇出了一身冷汗,飛起一腳踢在呂易的右臂,「喀嚓」一聲,呂易的右臂居然被他硬生生的給踢斷了,強大的力量讓呂易飛了出去。

拓拔兄弟也驚呼的趕了上來。

羅靈風顫聲道:「別傷害他,我沒有事!」

羅靈風漸漸站直了起來,樊成見他的外衣已經裂開,但是並沒有流出血來,只是露出了一件金光閃閃的背心出來。

樊成噓了口氣,剛才是關心則亂,羅靈風身上穿有金絲寶衣,尋常兵刃並不能傷他分毫。

金絲寶衣雖然能擋住刀劍卻無法抵禦痛楚,羅靈風捂著肚子來到呂易身前,道:「你真正的殺招就是這一招吧?想不到你居然這麼冷靜,這麼大膽。」

呂易冷哼了一聲,不再說話。

羅靈風命人將所有人都聾U山去。

呂易這時才發現,原來自己的同伴並沒有死,所有的人都是肩膀上和大腿上中了兩箭,不能行動。心下響起羅靈風先前的話,不由得驚出了一身冷汗。

呂易這些人都是一等一的意志堅強之人,無論怎麼打罵,怎麼動刑都是無濟於事。

最後,羅靈風再次用起了後世審訊犯人用的精神打擊法。

他讓「遼東十八騎」輪流詢問呂易他們一些非常簡單的問題,如:姓名,年齡等等,問題單一,卻不斷的問。

呂易他們無聊,想睡,不讓他們睡,想喝也不讓他們喝,吃就更別提了。

反正,只要呂易他們眨眼的時候,就會強行叫起,一天,二天,三天,呂易他們的精神差到了走路都能睡著了,他們發困的「哈哈」滿天,卻沒有任何休息的機會。

審訊一個人最好的方法,不是肉體上的痛楚,而是精神上的打壓。

終於,一個人支撐不起了,將自己找到的都說了一遍,接著第二個,第三個也都如實的招供了出來。

最後,到了第十天,已經快被逼瘋了的呂易也如實的招出了一切。

呂易在招出了一切後,整個人就已經崩潰了,只要一見到「遼東十八騎」中的任何一個,就會像見到鬼一樣,遠遠的避開。

終於,有一次,他為了躲避拓拔無雙,一頭撞在了柱子上死了。

而羅靈風則在第一時間內,將所有呂氏一族的據點逐一剷除。

TOP

正文【第364章】選擇離別

公元二一五年十一月,章武元年,先祖登基為帝,大赦,改年。以諸葛亮為丞相,荀彧為禦史大夫,田豐為司徒。置百官,立宗廟,袷祭高皇帝以下。

二月,立皇后甘氏,子傑為皇太子。

——《漢書昭烈帝傳》

章武元年,先祖即帝位,曰:「惜黃巾之亂起,數十年來,天災不斷,人禍連綿。百姓朝不保夕,苦不堪言,國勢岌岌可危,今天下一統,百姓安樂,關內侯麟居功至偉。」策麟為江東王。

麟為之惶恐,誓死不從,改策為兵馬大元帥領盧江侯。麟還想推托,但時先祖已怒,不得已而任之。

同年次年十月先祖五十五壽誕之時,避開世俗,留於羅,甄兩家數以億金之財,用於修建蜀道,治黃河,修築長城,開國渠。

先祖傷感莫明追封麟為逍遙王。

——《漢書逍遙王傳》

建平四年(公元二一五年)九月十六日。

羅靈風凱旋回長安,一路上百姓夾道歡迎,熱鬧無比。這次的迎接非同一般,以往只是慶祝勝利的一種儀式,然而,此刻卻是歡慶大漢一統,天下恢復平靜。

雖然是歡迎,但意義卻大大的不同。

所有將士都昂首挺胸,一副自信滿滿的模樣,彷彿在說:「我們勝利了,我們保佑了自己的家園,拯救了大漢,我們是大功臣!」

確實,他們可以這麼說,假如不是他們的浴血奮戰,哪有羅靈風他們的輝煌。

長安議事廳。

羅靈風交還了帥印,請罪道:「臣下無能,未能從曹操手中救出陛下,讓他死於亂軍之中,罪該萬死,請主公責罪!」

劉備道:「軍師已經盡力,奈何天命如此,怎能怪罪於軍師?」他初時聽了這個消息心中有喜有哀,此刻離劉恕之死已經有一個多月,他哪還能怪罪羅靈風。

人都有貪念,都有慾望,劉備起兵時,確實是心繫天下,打算造福萬民,光復漢武雄風,此刻,雖然他還是心繫天下,打算造福萬民,光復漢武雄風,不過心境卻大大的不一樣。隨著權力的越來越大,領土的越來越多,野心也就漸漸的滋生了起來。對於劉恕他有著別樣的猶豫。兩人同是漢景帝的庶子中山靖王劉勝的後代,說到血緣關係還是有那麼一丁點的。可是,他不甘心就這樣的將自己的權力交出去,但也不願將天下從劉家人的手中奪過來,直到劉恕已死的消息傳到了長安後,他才算是鬆了口氣。

接著,劉備下令舉國哀傷,一個月內靜止嫁娶,酒宴等等一切的喜慶活動,並為劉恕辦了一場極其隆重盛大的葬禮。

過了一個來月。

這天,在長安大殿會議廳裡。

羅靈風站出來道:「國不可一日無君。五帝精生,河雉著名;七宿精見,五緯合同。明受天任而令為之,其不得已耳,非天下所任。不可妄蔗幾也。如今漢帝已喪,且無子孫留下,漢室子孫只有秦侯可繼承皇位,請主公順應天命繼任大統。」

諸葛亮也站出,雙手捧著半人高,手掌寬的一卷布卷,道:「稟秦侯,此乃萬民之言,大漢各地的百姓都在上面簽下了自己的名字,希望秦侯能夠榮登九五。」

殿中文武大臣也一併請求。

張飛道:「這天下是大哥和我們一起打下來的,大哥想要讓給別人,老張第一個不答應,」他心直口快,想什麼就說什麼,見劉備許久未說話,立刻就粗聲嚷嚷了起來。

劉備本就沒有不同意,只不過是依照古有慣例推遲一下而已,見張飛如此說來,也就點頭同意了。

登基大典,是十一月一日舉行的。

那一天,長安上下人如潮湧,車如洪,大漢各洲郡的代表,南蠻山越的首領等等都來長安朝見。

拜天叩祖,宣讀祭文等等一系列煩瑣的儀式完成後,劉備回到了皇宮下令大赦天下,除重型死囚外,其餘囚犯一律釋放。並傳旨立甘氏為皇后,長子劉傑為太子。

次日,早朝。

劉備頒布了新的人事任命。

關羽隨帝起兵,智勇雙全,戰功卓越,受封安邑王,劍覆上殿,入朝不趨。張飛隨帝起兵,勇烈肝膽,功勳卓越,受封範陽王,劍覆上殿,入朝不趨。羅麟智計無雙,戰功非凡,受封江東王。

諸葛亮為丞相,兼太子太傅,荀彧為禦史大夫兼太子太傅,田豐為司徒。

張遼為大將軍,馬邑侯,加萬戶。趙雲封驃騎大將軍,常山侯。馬超封征西大將軍,涼洲侯。太史慈封征東大將軍東萊侯,高順封征北大將軍白登侯。陸遜為水軍大都督兼徐州刺史,領汝陰侯。徐庶荊洲刺史,領穎川侯。等等。軍中大小將官都有封賞。

這些賞賜是劉備昨天花了一夜的時間,根據以往的戰績合理安排的,全軍將士對此封賞也非常的滿意。唯一有意見的就只有羅靈風了。

關羽的安邑王和張飛的範陽王,這些都是郡王,所瞎之地不過一郡而已。可是他的江東王卻是整個江東。富庶的江南幾乎都是他的領土,所轄之地高達六郡八十一洲。雖然,他所立的功勳確實夠擔任這江東王一職,可是,他卻不敢領任。

自古以來封王者,不計其數,但真正有好下場的卻是寥寥可數。即便劉備放心他,信任他,但難保劉傑會向劉備一樣,對他信任無比?就算劉傑信任,但後世的劉家子孫呢?他們真的允許一個隨時可以威脅他們的勢力存在嗎?

開國時,封王。治國時,消蕃。隨後再以叛亂罪名誅蕃王九族。這是再正常不過了。羅靈風在時,也許會忌憚於他,但是人終有一死,假若羅靈風一死,誰能保證日後的君王不對他的後代下手?他也不希望羅家就因此而絕了後。

TOP

羅靈風道:「稟皇上,高祖曾經有言『外姓者,不能為王』,安邑王與範陽王皆為皇上的兄弟。雖是異姓,卻實比骨肉,不在此行列之中。而在下不過是商賈出身,實在不能接此重任。請主公收回成命。」

劉備不已為然道:「靈風此言就不對了,你在朕最危難之際,加入朕的麾下,二十多年來兢兢業業,勤勤懇懇,所立大小功勳,足夠擔當此重任。你我相識多年,相處得一直非常的融洽,朕早已將你看成自己的弟弟一般,何必又計較那麼多。」他說得誠懇,這也是他的本意。他對羅靈風的忠心是百分之百的相信的,因此,他想讓羅靈風一輩子都效忠於自己,一輩子保劉家的大漢江山,所以,他就用了這個方法來困住羅靈風,他本以為羅靈風在接任江東王一職後,會讓這個奇才更加的感激自己,為自己效命,卻不曾想過對方會拒絕,驚諤之下不免有些意外。

羅靈風道:「君是君,臣是臣,父是父,子是子。才能享得太平。若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雖有粟,吾得而食諸?天下只會再度陷入混亂之中。」他說的是齊景公和孔子的對話。

當年孔子周遊齊國,齊景公向孔子問政事,孔子恭敬的回答說:「君是君,臣是臣,父是父,子是子。」景公說:「說得好啊!如果確實君不是君,臣不是臣,父不是父,子不是子,即使有了糧食,我能吃得著它嗎?」

而羅靈風正是用了典故來回絕劉備。

劉備還想勸說。

荀彧站出來道:「稟皇上,軍師顧忌的是!高祖乃我大漢之魂,身為高祖子孫,若帶頭違背高祖之言的話,恐怕是有不妥。」他一心向漢,絕不允許大漢再度陷入戰亂之中,他目光較劉備要長遠上許多,他認為即使羅靈風不反,難保他的子孫不反,憑借羅靈風的威望以及關係,若出了一個真正有本事的野心家,難保不會動搖大漢的根基。他入劉營雖短,但已經處處為大漢的將來做考慮。本來,他聽劉備封羅靈風為王,就焦慮不已,卻又不好強出頭辯解,現羅靈風第一個反對,他也順理成章的隨聲附和。

第二個說話的是諸葛亮,他道:「皇上,軍師雖有過人的功勳,但大漢王朝百年來都未有人破此先例,莫非皇上真的想第一個破此先例!」他和羅靈風共事多年,知道羅靈風心中的顧及,在公在私,他都必須幫上他一把。

龐統也道:「皇上,強扭的瓜不甜,軍師生性懶散,不喜一些繁雜之事,還不如隨他的性,策封一個他喜歡的官職給他!」他彷彿已經猜中了劉備的心中所想,暗示劉備要想留住他,就必須隨他的喜好,讓他任一個想走卻走不了的職位。

羅靈風再次懇求道:「皇上,收回成命吧!麟就算死也不願接此重任。」

劉備見麾下重臣各個都反對,一時間也失了主意,想了許久,道:「好吧!可是……」這個時候,他又有些為難了,諸葛亮為丞相,荀彧為禦史大夫,田豐為司徒。這些命令都已經都頒布下去了,總不可能將他們的官位撤除吧?

賈詡似乎意識到了這一點,提議道:「天下剛剛平息,許多地方都存在軍力過多,士兵煩亂的現象,若長久不治,必然是一處隱患。軍師之才,可比漢初之張良,韓信。軍師之功大多在於軍功,不如就任他來處理此事?」

劉備大喜道:「好,就任命軍師為兵馬大元帥領盧江侯,封萬戶,賜節埕,特命劍覆上殿,入朝不趨。」

羅靈風還想拒絕,但見劉備已經有些不滿,再拒絕也說不過去,只好領命道:「謝皇上賞賜。」

兵馬大元帥確實是一個閒職,如今天下戰亂已平,幾乎根本就不需要動兵。賈詡說的那個問題,羅靈風一個裁軍練精的命令就搞定了。另外,再加上新漢剛立,擴土開田所用的人力是供不應求,根本就不用擔心這些裁軍的人會無所事事,遊手好閒。

唯一值得他關注的就是水軍的訓練。司馬懿所在的扶桑一直是軍中的一個隱患。但是他知道現在他們還是無力遠征,畢竟路程相差太遠,許多困難都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決的。

不過,他有陸遜,呂蒙,甘寧,周泰等水中好手輔佐,家中更有一個水軍之王的周瑜指點,水軍的戰鬥力也是日漸加強。

無所事事的他就以教導徒弟為樂,鄧艾掛了官職和姜維一起跟著他。聽他講學,緒論帶兵之道,領兵之法。由於羅靈風處於後世,知道興趣教學比老套的教學要強上許多,於是,他經常變著法子,教這兩個小鬼,讓他們樂此不疲。

直到有一天,姜維和鄧艾突然發現羅靈風疲憊了許多。時常打著「哈哈」給他們講課。

這天,姜維忍不住道:「師傅,今天您好好休息,我跟鄧哥哥自己看《孫子兵法》,不懂的我們讓陸大哥教我們。」

鄧艾也一個勁的點頭。

他們兩個並不知道羅靈風的職位是一個閒職,以為是他的工作太忙,還要抽時間來教他們兵法,感動之餘,兩人就合商著一起放師傅幾天的假,由於姜維年紀最小,平時也最得羅靈風的寵愛,也就由他來開這個頭。

小孩畢竟是小孩,怎麼可能騙得過已經成人精的羅靈風。他們自認為裝得很像,卻不知道他們眼中的那股擔憂早已將他們出賣了。

微笑的摸了摸姜維的頭,愛憐的道:「師傅不累,只要你們用心學,以你們的資質很快就可以領悟的。」

姜維堅定的點頭道:「為了師傅,維兒一定會好好學的。」

鄧艾也附和道:「我也一樣!」

一堂課講完,羅靈風講的是《孫子兵法》中的第009卷《行軍》,也許兩人都是少有的領軍奇才,也許是因為他特別的努力,這一篇《行軍》他們很快就掌握了,雖說現在只是紙上談兵,但也是個好的開端,只要能談就會有用的可能,若談都不會談,怎能在戰場上純熟運用。

「好了,今天就到這裡,明天繼續。師傅還有些事情,不懂的可以到內屋找你們的周叔叔,或者來書房找我。」羅靈風收起了竹簡,微笑的對著他們說。

鄧艾道:「師傅放心,我們會好好學習的,您要早點休息啊!」

羅靈風應了一聲,他們並不知道,他們的師傅又打算在書房中干個通宵。

當夜淩晨。

「咯吱」一聲,書房門被打開了一條縫,一個小巧的身影閃了進來,見在書桌上奮筆急書的男子,眼中閃過一絲心痛,發出了一正輕輕的歎息。

「哎!」她道:「夫君,何必那麼急呢?」

羅靈風聞聲一看,正是愛妻秀兒,見她手中端了碗湯,感動的笑道:「秀兒怎麼還不睡,時間不多,我得盡快趕出來才行。」

TOP

秀兒道:「要走也不急於一時,何必如此著急,看你都瘦了一圈了!」

羅靈風笑道:「戰爭已經過去了,我的使命也結束了。五胡之亂也不再發生,國家也不會元氣大傷。這些年我就向為命運而活一樣,為了改變歷史而征來討去,是時候過一些屬於自己的生活了,不過我知道皇上的性格,他是不會讓我走的,而我們人多勢眾,也只有趁皇上五十五大壽誕長安人多混雜的時候離開。」

羅靈風歎了口氣道:「這一走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只有那幾個徒弟了,陸遜已經成家,沈穩多智,世上能勝他的寥寥可數,對他還是可以放心的。艾兒和維兒尚且年幼,雖有才智卻缺乏經驗,心性也不成熟,很容易走上岔路,不能回頭。現在,我將自己一身中所經歷過的大小陣戰全部寫下,希望對他們有所幫助,讓他們提高些經驗,以便日後的不時之需。」

秀兒走了上來,知道勸說不了他,就道:「先把這碗人參湯喝了吧!適當的休息,比長時間的工作更有效率,這可是你說的呀!可別自己打自己嘴巴!」

羅靈風笑道:「好,好,好!我喝還不行了嗎?」

十月十六日。

天氣格外晴朗。

羅靈風將陸遜,鄧艾,姜維招來,將自己趕了幾個月編寫成的書和張良晚年寫的兵法,交給了他們三人,道:「這兩本書一本是漢初張良寫的兵法,這本則是為師一生領兵打戰的心得,雖然它比不上孫武的《孫子兵法》以及張良的兵書。但這裡頭都是《孫子兵法》中沒有的經驗典故,熟讀它對你們百利而無一害。現在我將它們傳給你們,你們日後能成為大漢的棟樑之才,為師不能給你們鋪路了,往後你們好好努力吧!」

「師傅,你要走?」陸遜第一個反應過來,顫聲問道。

其餘兩人各個都驚慌的望著羅靈風,希望陸遜的猜測有假。

可是,他們失望了。羅靈風沒有答話。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表明了自己的意向。

鄧艾,姜維紛紛跪下齊聲道:「師傅,帶徒兒走吧!讓徒兒伺候您!」

「胡鬧!」羅靈風的眼圈紅了,佯怒道:「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你們一個想當大將軍,一個想當大元帥,莫非你們就這樣放棄你們的夢想了嗎?」

「可是,徒兒捨不得您啊!」姜維嗚嗚哽咽道。

羅靈風歎道:「師傅只是去遠離世俗,享福去了,你們應該高興,還有記著你們是我羅麟的徒弟,我羅麟可不要一個無能的廢物當他的徒弟,艾兒,你的夢想是當上一名縱橫沙場所向無敵的大將軍,維兒,你的夢想是當一名為國爭光的大元帥,從今天起,你們就必須向這個目標進軍,什麼時候達成願望,師傅就什麼時候來看你們。還有,誰再說喪氣話,我立刻就將他逐出門牆。至於師傅要走,你們也不必勸了,我主意已定,不容更改,你們也希望師傅能過上平靜安詳的日子是嗎?」

鄧艾,姜維紅著眼睛點了點頭。

羅靈風望著陸遜道:「伯言,對你我就不說什麼了,你所做的一切都令為師放心。你是水軍大都督,日後你若要東征扶桑的時候,就去盧江城南找一個叫孫開的人,讓他通知我,另外,艾兒,維兒就由你來照顧了。」

陸遜強忍著眼淚,道:「師傅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兩位小師弟的。」

羅靈風欣慰的點了點頭,道:「你們走吧!皇上的壽誕就要開始了,你們好好保重。別讓人看出破綻。」

「師傅走好,請恕徒兒不能相送了!」陸遜說到這裡時淚水終於忍不住的掉了下來。

壽誕如期開始了,皇宮上下一片歡笑。

穿著龍袍的劉備在殿上愉快的和臣子聊著天,不過他的眼光時不時的看著殿外,外人一看就知道他有些心不在焉。

這時,一個太監急急忙忙的跑了進來。

劉備搶先問道:「軍師呢?」雖然羅靈風此刻已經是兵馬大元帥了,但劉備還是喜歡親切的稱他為軍師。

那太監道:「軍師不見了!」

劉備慌張的道:「什麼叫不見了?一個活生生的人怎麼可能不見了?」一股不好的預感湧上了他的心頭。

太監道:「不知道,我一到羅府就被一個人給挾持了,過了半個時辰他才放了我,並給了我一封信,那時候羅府上下除了毫不知情的丫鬟外,就沒有一個主事的人了!他們不知道元帥的去向。」

劉備搶過信,見信上道:「吾皇萬歲,請恕臣下不辭而別之罪。臣本就一世俗之人,不貪榮華,不戀富貴。所謂山珍海味樂逍遙,蘿蔔青菜苦中甜。無論是什麼都有他存在的定義。只要懂得去享受。一切都是美好的。我羅麟上自認為對得起天,下對得起地,中間也對得起自己的國家。惟獨對不起的就是自己的父母妻兒,征戰數十年來,不知道有多少餐因為我而食不知味,多少個夜因為我而睡不安寢。

現在天下太平,國家安康,是我離開的時候了。在這人生的最後一段日子裡,我希望可以盡我的可能來疼愛妻兒,照顧雙親,望主公成全,切勿來找。

另外羅家,甄家的所有錢財,所有的地契都在羅府的地下室內,望主公用這些錢財建蜀道,治黃河,築長城,開國渠,造福千萬後代。」

劉備看完後,大喝:「快,快,快備馬!」他心中狂念:「靈風等等……靈風等等……」

劉備飛快的衝出皇宮,跨上一匹寶馬如瘋了一般向南方奔去。

一口氣連續奔行了五十餘里,依舊不見任何蹤影。

劉備哀聲歎道:「靈風,你我交心數十載,難道就連一個道別,送行的機會都不給我了嗎?」

TOP

正文【第365章】後記(終)(全書完)

羅靈風的歸隱,並沒有給大漢造成多大的影響。

地球也沒有因為羅靈風的消失而停止轉動。

事過一年,諸葛亮,龐統請辭歸隱,卻被劉備苦勸留下。

章武二年,鮮卑聯合大食,烏孫,大宛等國東進打算將蒸蒸日上的大漢挽殺於襁褓之中。

大漢昭烈帝劉備大怒,即出兵三十萬西征,領軍者為太子劉傑。

劉傑為培養班底,起用小將鄧艾為前鋒,出戰異族聯軍,鄧艾作戰勇敢,領軍有方,連戰連捷。

劉傑加強自己的功勳,以便日後可以服眾,便下令趁勝追擊。

三月後,鄧艾攻入烏孫王城,親斬烏孫王於馬下,烏孫滅。同時,郭淮,郝昭攻入大食首府,大食滅。又過三月,鄧艾,張苞合力起兵攻陷大宛國都,大宛滅。

鮮卑勢大,一時難以攻克,劉傑凱旋回朝。

章武六年,匈奴發生蝗災,草木不生。

匈奴王舉全國之兵攻打雁門,以求搶得糧食,雁門侯張遼告急。

昭烈帝劉備戰前招將,年僅十九歲的姜維一舉奪魁,領一萬軍士前去飛馬增援。當他趕到時,匈奴二十萬大軍已經將雁門團團圍住,而張遼手中只有三萬軍士,並且無糧,情況萬分危急。

姜維才用「樹上開花」之策,以疑兵分東,南,北三城虛張聲勢,匈奴不知是計,三路追殺。

而姜維則親率領主力猛攻西門,將援兵和糧草送入城中。

一月後,關羽率軍十五萬前來增援,與匈奴對峙與雁門,一月後,趙雲領偏師十萬趕到。

「飛羽弓騎」再度發威,匈奴大軍潰不成軍。

姜維五千輕騎繞敵後方,力斬匈奴左賢王,取得了最後的勝利。

章武十年,劉備欲東征扶桑,不料路經高句麗時,遭到高句麗士兵的襲擊,討說法不成,便以高順為主帥,姜維為前鋒兵發高句麗。

章武十一年,高句麗滅亡。

章武十二年,劉備命水軍都督陸遜再次東征扶桑,出征時,陸遜收了三位幕僚。此三人正是羅靈風,孫策和周瑜。

此時,司馬懿已經當上了扶桑皇帝。得知大軍來犯,立刻率師抵禦。

奈何,扶桑國力弱小,雖發展了十年,但兵備,科技一直都是異常落後,麾下士兵各個幾乎都是沒有上過戰場的菜鳥,怎能和上朝雄軍相比。

羅靈風,周瑜,陸遜三人更是奇計百出,妙計連連,司馬懿根本就無從抗衡,連連失利。

一年後,扶桑平定。司馬一族全部戰死。孫策也親手殺了李儒完成了孫權臨終時的遺願。

章武十三年,大漢昭烈帝劉備宣佈退位,英烈帝劉傑繼任,改年建興。

建興元年十月。

羅靈風歸隱的夷洲來了一批意外的客人。

「爹爹,爹爹!你看誰來了!」羅成冒失的衝進了書房,拉著他就向外拽。如今的羅成已經是一個英俊無比的小夥子了,眾多的孩子中就他長得最帥。

「輕一點,輕一點!」羅靈風無奈的大叫,心中苦笑,他所有的孩子裡就屬羅成最調皮淘氣,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這孩子有多大的力氣。反正只要被羅成拽著,他就有一種被巨蟒卡住一樣,只能跟著他走。有一次蔡琰找他,當時他正和周瑜對弈,讓羅成等一下,高手對弈不要一個時辰很難分出勝負。羅成等得不耐煩了,更是一個手將他酈_來向家裡奔去,當時就嚇得他魂飛膽破。

據說他現在的武藝已經不在大哥典韋之下了,有一次竟能和典韋大戰五百合才漸漸落敗。

羅靈風被羅成拖到了屋外,一眼就望見了一個熟人,興奮的道:「孔明,士元,子龍,你們怎麼來了?」

來的三人竟是諸葛亮,龐統和趙雲。

諸葛亮依舊是神采飛揚,搖著羽扇道:「天下太平,治理天下有文若一人足以,亮在十年前就已經多次請辭,卻不得批準,今日新皇即位,太上皇終於同意亮的請求,如今是無官一身輕了!」

龐統也沒有變,只是胖了一些,他笑嘻嘻的說道:「我當然是來騙酒喝的,哪裡有好酒,哪裡就有我的影子。」

趙雲也說了來意:「雲早在娶娟兒的時候,就已經決定學秦時的蒙武將軍,在功成名就之後,就協同娟兒一起遊遍天下。娟兒知道成弟在夷洲,就想來這裡看看他。」

眾人久別重逢,別有一番歡喜,當天眾人就一起喝得大醉。

次日,羅靈風得到了一個不好的消息,那就是羅成失蹤了。

原來,羅成生性好動,小小的夷洲,他早就呆膩了。諸葛亮他們來了以後,羅成就一直纏著他的師傅趙雲,問外頭的世界,按耐不住心頭的慾望,竟然不告而別。

走了就算了,他竟然將周瑜那未滿十八歲的小女娃給拐走了,惹得周瑜一大清早就來興師問罪。

蔡琰更是愁紅了雙眼,直到傳來二小鬼平安抵達江東的消息後,才略微好轉。

一喜一憂。

TOP

自從諸葛亮在夷洲靜住了幾日後,便喜歡上這裡的寧靜安詳,就決定在此地久居下來。龐統為人懶散,好熱鬧見這裡人多,並且各個都是少有的奇才,要拼酒有孫策,典韋,要談天論事,又有羅靈風,諸葛亮,周瑜就住了下來。

趙雲也禁不起樊娟的勸說,跟著大家一起,也在夷洲下了根。

建興二年十月。

英烈帝劉傑下書勸匈奴王歸順大漢,匈奴王大怒,不由分說的斬殺來使。

劉傑禦駕領大軍五十萬親征,苦戰三載,匈奴幾乎全族覆沒,這一戰打得異常激烈,姜維,鄧艾,張苞,關興,關索,郭淮,郝昭等等新生小將各個嶄露頭角,建功無數。

很意外的是此戰功勞最大之人,並非是這些新生小將,也非老一輩的將軍將領,而是一個新人,一個加入高順北方軍營的小校尉,他叫——羅琰!

建興六年三月。

太上皇劉備病危,同年六月,羅靈風秘密抵達了國都長安,見了劉備最後一面,兩個敘舊了整整一夜。

次日,劉備安詳逝世。

同時,眾人也知道了繼任呂布,典韋之後的天下第一高手羅琰,竟然是戰無敗績的羅靈風之子——羅成。

(全書完)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