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的用戶組別: 遊客[0級]
搜索選項 要有附件 作者搜索
搜索範圍
Dedo 論壇搜索系統
DC論壇影城 ad.vbox
香港易存網庫 [服務器租用|easyhost.com.hk] 域名 電郵 VPN 網頁寄存 快速穩定 雲端 Hosting Server 電話:(852)-21550486 / (86)-21-61979257 服務:[ 資訊, 電郵服務, 資訊網絡, 網頁儲存, 網頁設計, 網站設計, 網頁寄存, 網站寄存, 主機租用, 主機托管, 伺服器管理, 伺服器租用, 伺服器托管, 服務器租用, 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租用, 域名註冊, 網站地圖, 客戶優惠, 報章報導, web hosting, hosting, email service, web page design, web design, dedicated server, dedicated host, server management, server colocation, colocation, Virtual Host, MPLS, CDN, IPLC ]
返回列表 發帖
正文【第十一章】時機成熟麒麟吼,千里馳援戰北海

轉眼間又過去了一個月,這天清晨,羅靈風剛剛梳洗完畢,就有傳令兵來報,說是劉備有急事召見,羅靈風有些好奇,但是轉念一想,不由露出了一絲微笑。

他也不顧自己現在空空的肚子,快步向議事廳走去。

一來到議事廳,就看見大廳中央筆直的站著一個人,只見他面白無鬚,虎背熊腰,身高七尺六有餘,雙眼精光湛然,料定此人就是太史慈。

他來到劉備面前對他一拜,問清楚了始末,和他意料的毫無差池,此人的確就是東萊太史慈而他也是為了北海的事情前來求救。

羅靈風對著劉備大義凜然的說道:「北海相孔融乃是孔聖人的二十世孫,其為人忠義,對大漢忠貞不二,如今有難,其可不救,可是平原小縣,雖有精兵三千,卻無勇將帶領,為一大憾事,不知太史壯士可願意暫代我平原一千兵馬之統帥如何。」

太史慈一邊驚訝羅靈風的年輕,一邊豪爽的說道:「既然玄德公和先生看的起子義,子義哪敢不從。」

羅靈風當即就讓太史慈跟著簡雍挑選兵馬。

太史慈走後,張飛不滿的對著羅靈風抱怨道:「軍師就是小瞧了我老張,什麼無勇將帶領,老張我不行嗎?」

「三弟,不得對軍師無理,軍師怎麼做自有他的道理,還不快點向軍師賠罪。」劉備叱喝到。對與愛才如命的他來說,在求賢方面很是敏感,對羅靈風的小算盤,他也略之一二。

看著滿臉不滿的張飛,羅靈風笑著說道:「無妨,只是張將軍這個樣子也未免太小家子氣了,你想什麼我清楚,又不是說不讓你上戰場,你那麼急做什麼?在問一下這位壯士的武藝如何?」

關羽睜開了他那丹鳳眼,眼裡精光一閃說道:「武藝很強,我要想勝他決非易事。」關羽的語氣裡充滿了興奮,在他的眼裡一個旗鼓相當的對手遠比一個好友強的多。

對於一個武者可以憑著氣勢和直覺,來斷定一個人武功的深淺,張飛也從太史慈身上感覺到了,那股不輸於他的氣勢,也點頭表示同意。

羅靈風把自己想說服太史慈的打算一說,張飛立刻就知曉自己的怪錯人了,他不好意思的說道:「軍師,你不會怪我老張口快吧,你隨便罰我都行,千萬別不讓老張上戰場啊?這幾年裡老張都可以鱉出鳥來了,」

「以後的戰我保證緊你打,可是你一定要聽命令才行。」羅靈風對著張飛說道。

張飛聽後,咧嘴一笑,高興的說道:「只要可以上戰場打戰,叫老張幹什麼都可以。」

劉備這時對著羅天豪點了點頭,把手中的令牌交給了他,說道:「軍師,此次戰鬥由你全權負責,只許勝不許敗。」

「是,主公。」羅靈風慎重的接過了手中的令牌,感動的對著劉備行了一禮,等著太史慈回來之後,羅靈風大手一揮,大聲的說道:「太史慈聽令,我命你為先鋒大將,統兵一千,先行支援北海。」

「得令。」太史慈的表情有些興奮,這可是他第一次帶兵,而且一帶就是一千人馬,這叫他這麼可能高興不起來。

「張飛聽令,我給你五百士兵為右翼。」

「才五百」張飛小聲的抱怨道,羅靈風眼睛一瞪,嚇的他馬上大聲喊到:「得令」趕忙上前搶過令箭,緊緊的握在手裡,一副生怕羅靈風反悔的模樣。

「關羽聽令,我給你五百士兵為左翼。你二人隨時隨地準備支援前鋒,嚴密的做好夜襲的準備,千萬不可丟了自己的本陣。」

「關某得令」聲音雄厚,散發出一股強烈的傲氣。

「其餘人等隨著中軍全部向著北海進發,現在大家都去準備一下,半個時辰後校場集合。」羅靈風豪氣萬丈的大聲說道。

「遵命,屬下告退。」眾人恭聲說後,給劉備和羅靈風行了一理,就各自去準備自己的事物。

劉備這是走上來稱讚說道:「軍師好魄力,想當年備在涿郡起兵時才區區五百雜兵,就讓備指揮的手滿腳亂的,現在軍師第一次就可以指揮三千人馬而絲毫不亂,備佩服,得軍師相助是備三生之幸也。」

羅靈風謙讓的一番,就吩咐叫簡雍把平原城裡的庫銀以補充軍資之名,全部的挪用,。

既然平原已經沒有任何有用的價值,與其留給別人,到不如自己享用,在說了平原城的倉庫裡也根本就沒有多少錢銀。簡雍雖然非常的奇怪,但是他經過這斷時間的相處,他對羅靈風的本領也很是佩服,當下也就沒有猶豫,取出了所有的錢幣。

半個時辰後,在羅靈風讀完自己編寫的一份洋洋灑灑的八百字的出兵論文後,三千大軍浩浩蕩蕩的向北海前進,羅靈風來到三國時期的第一次軍旅生涯正式開始了。

******

黃巾賊黨管亥部領群寇數萬將北海團團圍住,就算是一隻鳥也飛不過。

黃巾大帳裡,管亥一個人在對著北海的地圖,在冥思苦想,本來是由於山寨上沒有了多餘的糧食,就想來百海借糧一萬石,可是孔融一點也不識鰻|,不但不借反而罵他們是黃巾逆賊。

管亥當場就大怒,為了手下弟兄的生命,他想立刻就準備好了一切功城用具,下令了功城。

原本他以為小小的一座小城,憑著他手上的這數萬人馬拿下這座城池易如反掌,可是他沒有想到,孔融那麼得民心,雖然他憑著自己的武力連砍了孔融三個副將,不但沒有打消他們的士氣,放而增強了北海城裡同仇敵害的決心,不但長時間沒有打下來,還損失了不少兵馬。

眼看糧食已經一天天少了下去,逃兵也在慢慢的增加,他用自己的拳頭狠狠的桌子上口中罵道:「這該死的孔融為了一點糧食居然讓我損失了這麼多的兄弟,如果我拿下北海一定要讓你好看。」

「來人,鳴鼓,今天我親自打頭攻城,如果今天攻下了北海,隨便大家怎麼幹都可以,要不攻不下來,我們眾兄弟在到地府去跟隨『天公將軍』去打天下。」管亥拿起了他發鬼頭大刀,也不理會準備給他穿鎧甲的小廝,跨上了他的戰馬帶領著自己的親兵親自衝上前去。

不久,管亥的話就傳遍了所有的黃斤兵耳裡,黃斤軍頓時士氣大陣,每走一步就呼一聲『天公將軍』,每砍一人都會吼一聲『天公將軍』,此時死去的張角已經是這些黃斤兵心靈的寄托和信仰,他們各個不畏生死都為自己的信仰所戰。

在管亥軍不懼生死的搏鬥下,北海城更是險象還生。

就在這時,千里馳援的劉備軍趕到了,前鋒太史子義,右翼張翼德,左翼關雲長,在激烈的戰鼓聲中,有如三把利劍一般狠狠的插入了黃斤軍的胸膛。

太史子義如狼動作快捷無比,每出一槍就結果一人的性命,殺敵之餘不忘本部兵馬,頗有大將風範。

張翼德如獅,咆哮連連,蛇矛飛舞,滿臉的綱針胡,有一股萬獸之王的霸氣,弧行的蛇矛化過道道黑芒,不斷的吞噬著他身旁人的性命。

關雲長如龍,手中的青龍青龍偃月刀有如一條鬧海的巨龍一般上下翻騰,手上無一合活將,和他拚鬥之人沒有一個可以完好的保留自己的身軀,往往一刀橫掃就有五,六人腦袋飛起來,一刀直劈,即可將對方連人帶馬砍成兩斷。

在三將和眾劉備軍的出其不意下,本來士氣高昂的管亥軍,士氣急速下降,勝負已然揭曉,管亥軍還在拚死頑抗。

在中軍大帳的方向,這時也衝出來一個面色醜陋的彪型大漢。

TOP

正文【第十二章】典子滿勇擒管亥,治慈母靈風受教

話說此時典韋得了羅靈風的命令,心裡那個高興啊,都不知道怎麼用語言來說了,天生好鬥的他在羅靈風身旁可是憋壞了,不過他從來都沒有任何抱怨,只是呆在羅靈風身旁保護他,就連給他官位也不做。

他跨著坐下的戰馬,大聲的呼喝道:「賊娘養的傢夥們,你們的典爺爺來拉!」

手中的雙鐵戟,四處飛舞,戟下無一合之將,良久,還是無人可以接的下一招,他怒聲大喝:「他娘的,怎麼來的都是廢物,沒有一個厲害一點的,可以接的下俺老典三招者,俺饒他不死。」

正在鼓勵集結士兵的管亥聽了典韋的大吼,又看著自己的士兵,他雙眼赤紅,咬牙喊道:「我管亥來取你人頭。」提起他的鬼頭大刀向著典韋衝去。

典韋一聽他就是敵軍總大將,興奮的咧起了嘴大笑道:「俺奉俺家兄弟之命前來活捉你,希望你不要向他們一樣膿包。」

典韋說完後,就迎了上去,使出了他一貫用的硬碰硬的打法,舉起手上的大鐵戟就朝著管亥的鬼頭大刀上砍去。

「當,當,當」三聲兵器相撞的聲響傳出,典韋大笑:「終於來了個有點份量的傢夥,可以吃的下我老典三招。我們在來。」

管亥雙手緊緊的握住鬼頭大刀看著像他衝來的典韋,心中出現了一股無力之感,一條紅紅的液體從他的手上流下來。

典韋的那三戟已經震裂了他的虎口,他此時雙手發麻,沒有半點疼痛之感,他想到:天公將軍管亥來陪你了,就算是死,管亥也不會丟了您的臉面。想到此管亥奮起餘勇和典韋拚鬥起來。

十招過後,典韋惱怒的大喊道:「如果不是俺兄弟要俺把你活捉,俺早就一戟打死你了,別以為你著拚命的打法,俺就拿你沒轍了,你接招。」

說完後,典韋把左戟放在馬上,右戟猛力一揮,打飛了管亥的鬼頭大刀,左手一把擒過管亥,將他提在手上,高高的舉起來,口中大呼羅靈風教他的話,他大喊道:「管亥以被生擒,降著不殺。」

這幾個字經過典韋那粗曠的嗓門喊出來,瞬間就傳遍了整個戰場,一群黃巾兵眾都不可思議的看著被典韋提在手行,管亥的武藝是在他們的軍隊中是最好的,現在就連他也被生擒了,這叫他們怎麼打?

黃巾軍的士氣急速的下降,在一個怕死的黃巾士兵帶頭下,黃巾軍就起了連鎖效應紛紛跪地求饒,畢竟是人都怕死,只是要看是怎麼死,死的值不值。

三軍剛一匯合,羅靈風看著四位大將身上的血跡,臉色慘白心裡一陣乾嘔。縱然是在電腦裡見慣了被炸彈炸血肉橫飛的場面,也不及這個親眼看見的來的實際。

站在他身旁的劉備第一時間發現了羅靈風的變化,他拍了拍羅靈風的肩膀,安慰道:「戰爭就是這樣,誰也避免不了,自古以來要想天下太平就必須經過戰火的洗禮,而我們要做的就是盡量減少這期間的不必要的傷亡,從現漢武雄風。」

羅靈風對著劉備點頭平靜的說道:「是,主公,靈風下次不會了。」

劉備滿意的點了點,看著遠處緩緩而來的孔融和北海大小官員領著眾人上前說道:「訴備來晚,讓公受苦時乃備之過錯。」

孔融上前緊緊的握住羅靈風的手,激動的說道:「是文舉無用,其可怪公?文舉以命下人設慶功宴,請公隨文舉前往。」

一時間北海城中一片歡騰,敲鑼打鼓,鞭炮齊鳴,都在慶賀著勝利,百姓門也一起夾雜在街道的兩旁,互相瞻仰著救命恩人的風采。

一方客套後,盛宴開始,過了一半時間,就有下人得到徐州糜竺有重要軍務來見。在劉備的相勸下,孔融散開了舞姬,吩咐下人去請糜竺進來。

糜竺進來客套了一番,馬上入主正事,把張邈殺曹嵩完完全全的說了一遍,又將曹操路一城屠的事情說的一遍。

張飛聽後大怒,粗聲說道:「這個曹老賊,我早在幾年前就看他不順眼,大哥你給我一千人馬,我現在就去,砍下他的狗頭來給大哥當凳子坐。」

羅靈風笑道:「三將軍之勇,天下皆知,但是曹操軍中能人倍出,不可小窺,當當是其族弟,夏侯淳,夏侯淵都有萬夫不當之勇,還有穎川郭奉孝,荀文若,荀公達,東郡程仲德,都是才智非凡的奇士,現在又以數萬大軍為後盾,平原區區三千人馬,其是他的對手。」

孔融質問道:「公乃漢室宗親。今曹操殘害百姓,倚強欺弱,公起可放任而為之,這樣起不寒了天下志士的心乎。」

羅靈風馬上對道:「公以為我主何許人也,只是由於剛剛收降了一萬五千降兵,我主仁慈不願在造殺戮,平原又是小縣,糧草本來就不是很充足,要想出兵至少也要到今年秋收以後。」

孔融大悟道:「原來如此,是融疏忽了,北海物產較為豐富,融願意以兩萬士兵的一月口糧相助,公覺得如何?」

劉備正為了糧草的事情發愁,見羅靈風短時間內就幫他解決了難題,不由大喜,在羅靈風的點頭同意下,他說道:「既如此備定當從命。」

宴會完後,羅靈風趕上了在前面心急的太史慈對著他說道:「子義兄,靈風剛聽孔太守說令母身體染恙,靈風乃華陀華神醫的義子,略懂得一些岐黃之術,不知可否讓靈風為伯母診斷診斷。」

太史慈大喜,道:「當然可以,如果先生可以治我娘的病,太史子義願意為先生作牛當馬,萬死不持。」

羅靈風討好的說道:「子義兄,別先生,先生的叫了把我叫老了,在怎麼說我們也一起上過戰場,叫先生就顯得太生疏了,叫我『靈風』就可以了。」

在一路上,羅靈風和太史慈聊的非常投機,不久就來到了太史慈的家中,太史慈的母親是一位非常慈祥的老人家,羅靈風看著她不禁想起了自己的親身父母,口中情不自禁的說道:「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

「孩子,想娘了吧?」慈母(太史慈母親的簡稱)溫和的說道。

「恩」羅靈風眼圈紅紅的,他對著慈母說道:「人生有很多事情,無可奈何,萬事的改變都由不得自己。」

慈母感慨道:「其實只要你經常寫封信,或者拖人帶個話,報個平安,你的父母就很滿意了,天下沒有一個父母不希望聽到自己的骨肉過的好的。」

「是,靈風受教了,讓我先給您老看病。」羅靈風恭敬的對著慈母說到。

不一會兒,羅靈風就診斷出了她得的是什麼病,其實這病並不嚴重,就是年紀大的人,身體虛,火氣重,雖然不是大症狀,但是很麻煩,羅靈風開了一些去火和增加抵抗力的藥方,交給太史慈,說道:「只要一日三副,時常服用,幾個月伯母的身體即可恢復。」

太史慈高興的說道:「娘太好了,你的病終於可以醫好了。」

看著他們母子實在不願意打擾他們,就以軍中有事物繁忙為理由,辭別太史慈母子。

看著羅靈風的遠去的背影,太史慈心裡不免生出一股惆悵之情。

慈母這時走出來,看著太史慈,說道:「慈兒,你去吧!記得為娘剛剛說的話,你千萬別為了我耽誤了自己的事情,為家,為國,去追隨你心中的明主去吧?」

太史慈感動的抱著她的母親痛聲大哭,過了一會兒,太史慈擦乾了淚水,跨上了他的戰馬,對著他的母親說道:「母親大人保重,孩兒去也。」

TOP

正文【第十三章】靈風激斥降管亥,增援徐州初領兵

當天夜晚,劉備軍營大帳中,劉備軍的一些中流砥柱在左右依次排開。

不久,一個面色黝黑滿臉憤怒的人被士兵壓了上來,他就是被典韋生擒活捉的管亥。只見此時他雙眼憤怒的看著劉備,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

士兵甲,喝道:「放肆,見到劉大人還不下跪。」

「不跪。」管亥冷冷的說道。

士兵甲大怒想打他強行按下,哪知管亥雙腳有如釘子釘在地上一樣,士兵用盡全身力氣,也不能動管亥分毫,一旁的張飛看不過眼,大怒道:「讓我來。」

劉備對著張飛說道:「三弟,退下,別莽撞。」隨後又命人解開了管亥的繩索對著他說道:「這為管義士武勇,備早有耳聞,不知……」

「管亥自幼就知曉,忠臣不識二主,我管亥雖然不是什麼頂天立地的大丈夫,大英雄,但是也知道忠義二字,怎麼寫,管亥今生只有天公將軍一人為主,要殺請便,如果皺一下眉頭,我就不是一個男人。」

眾人都被管亥的豪氣所感染,不禁暗自佩服,不過一旁的羅靈風卻不顧形象的捧著肚子在一旁「哈哈」大笑。

劉備大奇,平時風度翩翩的軍師,今日為何如此不顧形象,顧問道:「軍師為何發笑?」

羅靈風滿臉古怪的說道:「主公,我知錯了,可是這實在是太好笑了,一個不忠,不義,不仁,不肖之徒,居然好意思打腫著臉來沖胖子,說自己是大忠大義之人,真是不知羞恥,臉皮厚的人多,但是像他厚道這個程度的,我想在大漢還是有始以來做第一人選,我強烈建議要將此人收為帳下,只要有他在,就用他的臉往城門前一堵,保證刀槍不入,守城之時,定可事半功倍。」

眾人見羅靈風說的有趣,都紛紛暗自笑了起來,其中以張飛笑的最為恐怖,咧著大嘴笑起來像極了一個正準備吃食人肉的怪物。

管亥在傻也知道羅靈風說的是他,他有一個毛病,就是對自己的名聲看的很重,不然他也不會先和孔融先借糧這回事了。

管亥大怒道:「你可以殺我,但是絕對不可以侮辱我。」

羅靈風這時輕咳了一下,反問道:「你說我是冤枉你?好,我現在就把你的罪狀說一說:

罪狀一、你身為堂堂七尺男兒居然認張角為主,張角是何人?乃妖道,自『黃巾起義』以來,他害了多少人家破人亡,他害了多少人為了他而丟失性命,如果他是一代賢主,還好說,可是你自己看看,他張角到底做了一些什麼,黃巾賊寇經過一村就搶一村,路過一城就搶一城,這種行為與畜生無益,你居然還可以大義凜然認張角為主,一個認畜生為主的人,連畜生都不如也。

罪狀二、張角死後,你等不自我反醒,反而變本加力,佔山為王,公然來打聖人之玄孫,危害北海的百姓。

罪狀三……」

管亥此時早已冷汗粼粼,他一邊搖頭,一邊大聲的喊道:「不要在說了,不要在說了。」他雙腿發軟的跪在地上,不知所措。

過了許久,管亥冷靜下來,雙眼對上了劉備那雙關懷的眼睛心裡一熱,又對上了羅靈風的眼睛,發現了這雙眼睛不在是那麼銳利而是充滿了友善,沒有一點咄咄逼人的感覺。

他站起來整理了一下儀表跪到劉備面前恭敬的說道:「管亥知錯了,今後願意在使君座下當一小吏,為使君效力,彌補亥所放下的過錯。」

劉備大喜趕忙上前扶起管亥對著眾人說道:「今日先喜的兩員大將,備喜不勝喜,特備了薄酒慶賀,請諸位與備一同前往。」

管亥這時說道:「主公亥的山寨裡還有精兵三千,這些兵都是渠帥精心訓練出來的精兵中的精兵,他的戰鬥裡比天公將軍的親衛還要強上幾分,是黃斤軍的第一的主力軍,渠帥死後,我憑著自己的武勇拿下了這只軍隊的指揮權,此次我們主要的目的就是要虛張聲勢迫孔融交給我們糧草,以至讓他們留守山寨,如果主公信的過亥,亥願意上山說服他們來降。」

羅靈風心裡一動,想到歷史上好像是說曹操收編了管亥的軍隊,才創建出大名鼎鼎的青州兵的,如果真的可以招降來,那麼劉備軍的實力就會大增。

劉備當然是毫不猶豫的答應了管亥的要求。管亥感動的看了劉備一眼,轉身離去,其實在他的心裡並沒有指望劉備願意讓他走,只是抱著一絲的希望,希望那些山寨裡的弟兄可以和他一樣有一口飽飯吃,畢竟他知道他自己只是一個剛剛加入劉備軍的降將,他沒有想到劉備會毫不猶豫就答應了。

在三國時代,有一種非常怪異奇特的風俗,用一句古話說明,那就是『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今知伯知我,我必為報仇而死,以報知伯,則吾魂魄不愧矣』。

今這一件小事後,管亥一直跟隨著劉備,無論是在劉備軍有多惡劣,他都追隨在劉備的身旁,立下赫赫武勳。

第二日清晨,管亥就帶著三千士兵前來,各個都是人強馬壯,久經沙場的他們的實力比起劉備軍的還要強上一點。不過最令羅靈風高興的是這三千精兵裡有六百騎兵,騎兵在這個時代的作用是絕對不可想像的,它是兩軍撕殺的王者,只要運用的好,它就是力與速度的完美結合體,一場大戰往往要取決與騎兵第一次衝擊的所代出來的士氣,洶湧澎湃的馬蹄聲,可以大幅度的提升己方的士氣,增加己方的戰鬥裡也可提高敵方的恐懼感來消弱敵方的戰鬥力。

一想到騎兵,羅靈風狠狠的拍了一下腦袋,暗罵自己飲酒誤事,他走到劉備的身旁把想法給劉備一說。

劉備點頭稱好,就寫了一字書信給孔融,向北平趕去。劉備軍的騎兵是少之又少,加上管亥的六百騎兵也只不過的區區一千之數,如果用步兵去和曹操的數萬精兵相比無意是以軟擊石,眾然可以獲勝也要損兵折將,鬼知道歷史沒有因為羅靈風的到來而改變,呂布會不會去攻打濮陽,不過主要的目的還是想挖公孫瓚的牆角。

到了平原劉備說了來意,公孫瓚二話沒說就讓趙雲領著兩千名白馬從義去救援徐州。

一路上,羅靈風在空暇之餘就給諸位將領,講述帶兵之到,用兵之法。不過真正聽的進去的只有關羽,趙雲和太史慈三人。

這天,一傳令兵來報,曹軍先鋒大將夏侯淵在昨日,兵從天降,以一萬騎兵,出奇不意的攻下了小沛,現在曹軍正在小沛裡休息整頓。

羅靈風心想著這個稱為急速將軍的大將,看著徐州的地圖,突然腦中靈光一閃,他上前討命道:「主公,給我二千騎兵,我們先戳戳曹軍的銳氣。」

還沒有等劉備答話,在一旁打瞌睡的張飛突然跳了起來,滿臉獻媚的對著羅靈風說道:「軍師,我們兩人的關係最好了,打戰這種事情,我張飛最在行了,軍師大人,就讓老張和你一起吧?老張保證一矛給哪個夏侯淵的身體上戳個窟窿。」

劉備看著自信滿滿的羅靈風說道:「就讓子龍,子義和子滿陪你去吧!我給你三千騎兵,願軍師凱旋而歸,備在徐州恭候佳音。」

羅靈風反對的說道:「此戰用與奇和速度,人多的了會誤事,我們騎兵的馬乃是尋常的飼養馬,耐力,速度都比不上『白馬從義』的優質野生大宛馬,去了會降低速度,打亂全盤計劃。」

「使君放心,子龍定當保護先生安微,」趙子龍也離席上前說到。

在劉備的點頭允許下,羅靈風帶著三將和兩千『白馬從義』浩浩蕩蕩的出發了,開始了他在這個時代的第一次統兵。

TOP

正文【第十四章】急速將軍千里行,羅靈風智取小沛

小沛城中,議事廳裡,三位曹將正在商議軍情。

議事廳正中的那位身長八尺,紅衣紅甲,容貌甚偉的大將,便是曹操的同族兄弟,此次的先鋒大將夏侯淵,而他身旁的兩位將軍就是他的副將,身材消瘦,眼光如電,身穿銀色鎖子甲的是陽平衛國人樂進,樂文謙,面貌沈穩,身穿青色連環甲的山陽鉅野人李典,李曼成。

李典這時大笑道:「還是夏侯將軍厲害,短短六日之內,就帶領著我們走了近一千里,以訊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拿下了小沛城,急速將軍之名,果然名不虛傳。」

「可不是,我現在想起那個還在老婆懷裡睡覺時被驚醒的太守,屎尿一起流的那個醜樣,這那裡是一個太守的模樣,就連路旁的小混混都比他強上幾分。」樂進撇撇嘴不屑的說道。

夏侯淵大笑,他大聲的說道:「來人,按照老規矩,準備好一切,我們先用最快的速度,向徐州進發,務必在對方援軍到來之前,拿下徐州城。」

李典立刻勸說道:「將軍,萬萬不可,陶謙久在徐州深得民心,在加上城池高大,我軍的步兵極少,不可為之啊?」

樂進也點頭贊同李典的看法。

可以夏侯淵卻大笑,他們兩人膽小,他大聲的說道:「主公的十萬大軍隨後既來,我們只是為其開路而已,如果可以打下徐州城,功勳就規我們三人,如果打不下,我們就在徐州等主公前來,你們放心吧,如果真的出了什麼事情,由我一個人頂著。」

李典和樂進無奈互相望了一眼,都看出了各自眼中的擔憂,但是又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他們兩人經常被曹操命為夏侯淵的副手對於他打仗的方式也非常的熟悉,可是他們不知道為什麼會有一種很不祥的預感,不過他們只是副將,真正的決定權在夏侯淵的手裡,夏侯淵的密令已經下達出去,他們就知道以無更改的可能,只好接受這個事實。

大軍按時出發。

良久後。

「將軍,天已經黑了,我們也趕了很多的路,將士門已經很累了,是不是應該休息一下。」樂進快馬趕上夏侯淵說道。

夏侯淵反問道:「文謙,你又不是第一和我連手了作戰了,我的作戰風格你還不清楚,那一次我們都不是滿載著功勳回去見主公的,你就別在疑神疑鬼了,傳令下去全軍繼續快速前進,我們在趕百里。」說完後就大聲的吼道:「將士門加油,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趕到徐州,打贏了這場戰,我在軍中設宴好好款待眾位將士。」

「是,遵命」夏侯軍大聲呼喊到。

大軍一如既往的向前快速的奔走。

而此時在小沛城下,一股亂七八糟,零零散散的軍隊快速的想小沛城湧去,城下一小將說道:「樂將軍,夏侯將軍中伏,危在旦夕,請求支援。」

早以聞風而來的樂進看見城下的狀況,可是天色以黑,看是不是很清楚,只可以看見依稀的人影和繪著『夏侯』字樣的軍旗,他此時心裡舉棋不定,他問道:「你們是那一位將軍帳下的義士,你們是如何突出重圍的?」

城下那小將怒聲罵道:「媽的,現在夏侯將軍生命危在旦夕,哪還有那麼多廢話,樂將軍,雖然我們只是跟在大軍後面的後備隊,但是也知道『忠義』二字,既然將軍怕死,不願意去救援,那我們只好返回與夏侯將軍同生共死,以報夏侯將軍的知遇恩情。」城下那小將『大義凜然』的說道。

而後他對著四周的士兵大聲的喊道:「兄弟們,既然樂將軍不願意去相救,那我們只有和夏侯將軍一起多殺幾個敵人,或許還可以就夏侯將軍一命,兄弟們我們殺回去。」

「殺回去」一時間,城下的所有士兵都各自大喊,零零散散的人馬互相集結著,準備向夏侯淵走的路線趕去。

俗話說的陷入愛情中的女人會變的很傻,而古代人在『忠義』面前的忠義武將,也會變的很傻,此軍隊表現出來的『忠義』讓樂進不得不相信他們說的話。

他大聲的說道:「諸位且慢,文謙只怕中了敵方的詭計而已,我現在就放下城門。」一邊命人開城門,還一邊打算提拔這位『忠義』的小將。

在幾聲粗重的開門聲響起,緊跟著『吱吱』的護城河的木橋也緩緩的下落。

就在護城河與地面相交的時候,令樂進震驚的事情發生了,城下的一員大將大聲呼喝道:「吾乃平原玄德公帳下東萊太史子義是也,吃我子義神箭。」

太史慈話閉,就拿出背上神弓,拉弓射出『連環箭』,四箭支有如疾風一樣,在瞬間就穿過城門旁開門的四小卒的喉嚨,立即死與非命。

兩員猛將各自帶著幾百人馬向城裡衝去,左邊一人一聲怒喝:「曹賊,誰來和俺典韋一決高下。」手中的鐵戟對著護城河那粗壯的鐵鏈狠狠的劈了下去,護城鐵鏈應聲而斷。

另一方的趙子龍也順利的挑斷了他那一邊的護城鐵鏈,他和典韋對視一眼,互相點了點頭,一起向城裡殺去,他們身後的太史慈也不甘示弱,拿起手中的長槍向城裡殺去。

古話有雲「將乃兵之魂」,三員大將的勇猛徹底的帶動了『白馬從義』的士氣,緊跟他們的後面揮動著手中的長槍,不斷的吞噬著四周的曹兵的生命。

樂就見勢不妙,馬上就先召集剩餘的兵力準備打起了巷戰,曹兵訓練有數,在樂就的召集下很快就有了數百人馬!

騎兵不宜巷戰,這是千古不變的定律,這時,趙雲長槍一掃,頓時三個曹兵的喉嚨都出現三個窟窿,他舉搶大喝「常山趙子龍,在此,誰感和我一戰。」

樂進一聽是一無名小卒前來叫陣,大喜過望,他現在正缺少的就是可以提升士氣的方法,而在他的字典裡劉備軍只有關、張算的上人物,其餘都是廢物,顧對著趙雲的叫陣,不屑一顧,他舞著手中的大刀,大聲呼道:「陽平衛國人樂文謙,前來討教。」

長槍和大刀相交,一股大力震的樂進雙手發麻,他心中暗自叫苦,兩人的實力明顯的擺在那裡,他不服都不行,不過此時以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他奮力的揮舞著手中大刀,誓死抵抗。

兩人又交了十餘合,趙雲抓住一個機會,長槍穿過了樂進的大刀在他的右手上啄了一下,長槍緊跟著一掃將樂進掃於與馬下,趙雲舉起手中那血紅的銀槍大喝道:「而等主將以被我擒,何不早降。」

喝聲穿過每一個角落,白馬銀槍,剛毅的臉旁滿是威嚴,有如一尊戰神一般。主將以被生擒,本來就低落的士氣,現在更是毫無鬥志,紛紛棄械歸降。

清點了傷亡後,『白馬從義』只有小小的傷亡人數才區區兩百多人,除去陣亡和重傷的一百多人外,還剩下一千九名可以戰鬥的士兵,他當然不會傻到在分重兵看守俘虜,他將曹兵全數綁起來,關到地牢裡,派了二十士兵防守,同樣的也在把樂進捆的象粽子一樣,丟在城主府內的一間客房裡,只叫了兩個忠心的小兵看守,就不去理他。

羅靈風自己折在一邊命人收集易燃物和嫩葉,一邊把小沛的糧食全部的收集起來來。

他對著三將各自囑咐了一番,天剛亮,就命令手下點燃剛剛收集的易燃物,一邊加火,火勢一旺,就命人加上新鮮的嫩葉,嫩葉在烈火的燃燒下發出陣陣水氣,在羅靈風的刻意製造下濃煙大霧幾乎籠罩著整個小沛。

羅靈風看著越飛越高的濃煙望著遠方,想到:東南風應該就快來了,夏侯妙才,現在就等你了。

TOP

正文【第十五章】見硝煙妙才回趕,典韋詐敗戰夏侯

夏侯軍軍營。

早餐過後,夏侯淵騎著愛騎『爪黃飛電』悠閒的在軍營裡閒逛,這是他長久以來養成的一個習慣,飯後在軍營裡逛幾圈,可以放鬆他的神經,又可以預防突發事件和巡視紕漏。看著一個個對他參拜的士兵,他的心裡充滿了自豪,這些都是他一手帶出來的士兵,這些士兵一次又一次的給他帶來了光榮,一次又一次的闖過一個又一個的難關。

「將軍,將軍,不好了,大勢不妙啊!」這時一個士兵邊跑邊叫道,

夏侯淵見過他,知道他是同僚李典帳下的運糧官,對著這個打擾他放鬆的人很是反感,他皺了皺眉頭,不閱的說道:「什麼不好了,如果你在動搖軍心的話,看我不把你一刀劈了。」

正在巡營的李典在老遠就聽見了運糧官的大喊,他跟著上來,好奇的說道:「有什麼事情快話,如果說不出來,就依照軍法處置。」

運糧官看了看身旁的李典,心裡鬆了口氣,手指著西北方向的煙霧說道:「將軍,你看,那裡是什麼。」

看著小沛方向飄來的濃煙夏侯淵和李典臉色一變,互相差異的望了一眼,都看出對方眼中的震驚,李典拔出身上的配劍,對著運糧官的頭上砍了下去,大聲的說道:「此人妖言禍中,不可輕信,必定是敵方派的擾亂我方軍心的奸細,特此斬首示眾,希望諸位引以為戒,擅自搗亂軍心者,定斬不饒。」

夏侯淵和李典壓下焦急的心情器,一語不發的走進了營帳,帳中夏侯淵問道:「曼成,你說現在怎麼辦,我們是繼續前進,還是回頭增援文謙。

李典思考了一會兒,對著夏侯淵說道:「去救文歉吧!我們此次出征本來就沒有經過主公的同意,要是以前勝了可以將功補過,可是現在我們是否可以拿下徐州還是一個未知之數,如果我們沒有拿下徐州又丟了小沛還折了文謙,主公怪罪下來是,我們可擔當不起啊!還有將軍你來的時候已經在主公面前立下軍令狀,如果失了小沛,將軍你不好交差啊!」

夏侯淵聽後,無奈只好點頭同意,

在夏侯淵的號令下,大軍掉頭向小沛趕去,長年累積下來的友誼,讓夏侯淵和李典揪心不已,他們都希望可以快點趕到小沛,救樂進與危難中,可是天不從願,等夏侯軍軍隊趕到小沛的時候,平原太守劉的軍旗,在小沛上空飛揚,四處飛揚。

看見這一幕的夏侯淵,夏侯淵氣的牙癢癢的,他怒聲喝道:「該死的大耳賊,居然趁我們不備,偷偷的攻下了小沛,來人給我進攻,無論如何都要在主公到來之前,拿下小沛。」

「是」一傳令兵說到。

向來謹慎的李典立即出言反對道:「夏侯將軍,我們已經趕了好長時間的路了,士兵的體力也已經不太支持的住,如果在進行攻城的話,士兵一定會垮的。這樣子攻城和叫他們送死沒有任何區別,請將軍三思。」

夏侯淵也非不聽勸之人,久經沙場的他也非常的明白攻城戰要消耗多大的體力,他對著身旁的傳令兵說道:「後退三里,就地紮營,提防敵襲。」

「是」傳令兵說到。

半個時辰後,一聲急促的戰鼓聲從小沛的城中傳來。

典韋帶著五百士兵,在他們營帳外不遠處囂張的叫罵著。

士兵們剛剛搭好夏侯淵的營帳,正準備好好休息的他聽到了斥候探來的情報,不屑的大笑道:「區區五百左右人馬,居然敢在我一萬人馬面前叫喝,真是不知所謂,傳令下去,召集一千輕騎,我到要看看大耳賊到底多少斤兩,居然敢在虎口裡拔牙。」

夏侯軍的快也不是吹的,沒多久,一千輕騎精神抖擻的站在夏侯淵面前待命,夏侯淵滿意的笑了笑,大手一揮,也不和李典商議,就向著典韋的方向衝去。

事後,知消息的李典聽說夏侯淵獨自去迎戰,心裡有些不放心,他知道夏侯淵有些時候非常的莽撞,如果萬一出了什麼事情,他實在無法向曹操交代。吩咐好手下偏將,讓他看守大營,也帶了五百輕騎緊跟著夏侯淵趕去。

話分兩頭,已經感到夏侯淵趕到陣前看見虎背熊腰的典韋暗讚:好一個威武的大漢,看其樣子一定是個無雙猛將,不禁有些手癢,他大聲的說道:「我乃沛國譙縣,夏侯妙才是也,誰敢與我一戰。」

典韋二話不說,舉戟便打。夏侯淵見其不答話,出言問道:「來將何人,吾不斬無名之輩。」

「你不配知道。」典韋答道。夏侯淵大怒,手中的九齒連環刀對著典韋就是一陣狂劈,典韋步步後退,一戟逼開夏侯淵,牽馬就跑,邊跑跑邊大聲說道:「這傢夥好厲害,俺不是他的對手,快撤。」

五百士兵加上一個壯漢慌慌張張的向後跑去,夏侯淵大笑道:「原來只是個中看不中用的廢物,勇士門跟我沖,消滅這股敵軍,本將軍重重有賞。」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夏侯淵為人忠義說到做到,說重賞就一定是重賞,無任何人懷疑他說的是假話。

曾經有一次,在與青州黃巾軍戰鬥時,夏侯淵面對與自己強大三倍的黃巾眾,在戰鬥前參加曾經說過,如果此戰勝利所有將士重重有賞,最後在夏侯軍的英勇下順利打敗了青州黃巾軍。

夏侯淵把黃巾軍上下收刮了一遍,只收繳到少量的糧草與錢幣,除去上繳的,自己可得的錢幣是少之又少。根本就不夠賞給他的士兵,於是他就變賣光所有曹操賞賜給他的金銀玉器。

不過曹操當時也是剛剛起家,沒有賞賜給眾將的都是一樣比較好的東西,在急賣下也值不了多少錢,他又不好意思去借,無奈下他就把曹操賞賜給他的府邸給變賣。

曹操知曉後,問其顧,夏侯淵如時報之。

曹操大喜,讚道:「妙才此舉,當為我軍之表率。」當下就賞賜一座新的府邸,金銀若干。

夏侯淵此舉一傳開,夏侯軍中將士皆為夏侯淵此舉感動,從此眾將士在戰場上無不身先士卒,來報答夏侯淵之恩情。

眾士兵一聽有賞,各個奮勇爭先,朝著典韋追去。夏侯淵從馬鞍上取下保弓,瞄準的典韋的後心,大聲提醒道:「看箭。」

箭如流星一般,射向典韋後背,羅靈風早在戰鬥前就提醒過典韋要小心夏侯淵的弓箭,如果是別人對典韋怎麼說,典韋也許會嗤之以鼻,但是此話是羅靈風說的就不一樣了。在他的眼裡,就算是聖旨也比不上羅靈風的隻字片語。

他猛然把身體一歪,躲過了夏侯淵的那一箭,此時典韋他們離小沛城已經不遠,城樓上又響起了一陣鼓聲。

典韋停下了逃跑的腳步,屹立在原地靜靜的看著夏侯淵一點一點的接近。

夏侯淵看著眼前的壯漢,心裡有一種上當的感覺,他可以很清楚的感覺到,眼前這個人的氣勢,完全不一樣了。他大聲的說道:「你這個中看不中用的傢夥怎麼不跑了……」

典韋濃眉一挑,弛馬大喝道:「陳留典韋,誰敢前來送死。」

夏侯淵驅馬來戰,兩兵相交,夏侯淵雙手發麻,立刻知曉典韋剛剛是詐敗,可是局勢也不容他多想,典韋的鐵戟一次又一次的打在了他的刀上。典韋手上的力到是何等驚人,用三國第一大力士來稱呼他一點也不為大話。

這不是說典韋不會運用巧力,只是他喜歡用蠻力而已,百回合過去後,夏侯淵以無還手之力,只有咬牙接擋,每擋一次,手中就傳來一陣陣劇烈的疼痛。

夏侯淵身後的士兵全部都是夏侯淵親手出來的,他們不忍親眼看見他們最敬愛的將軍被典韋所殺,一員偏將說道:「大家去現在就去救將軍,如果將軍怪罪下來就說是我命令的,兄弟們,衝啊!」

一千士兵不顧生死的救下了夏侯淵,夏侯淵感激的看了典韋一眼,他知道如果不是典韋有意放水,他早就死在典韋的鐵戟之下。

TOP

正文【第十六章】雙將踏營結生死,郭嘉淺論羅靈風

就在眾士兵護著夏侯淵緩緩而退的時候,李典這時特率著五百輕騎趕到,他看了看雙手鮮血直流的夏侯淵,有些畏懼的看了典韋一眼,在曹操的軍隊裡夏侯淵的武力只排在夏侯惇下,是軍中的第二虎將,卻被眼前的這位大漢,打成了重傷,心裡的震驚自然不在話下。

他招呼著手下士兵隨時做好戰鬥準備,慢慢的向推去。直到確定典韋不追趕的時候,才放心離開。

路上躺在擔架上的夏侯淵,他把心中疑問對著道:「曼成,你覺不覺得奇怪,劉備軍的軍力不是很少,他支援孔融的時候雖然只有三千人馬,但是據說他已經收降了幾萬黃巾軍,沒有道理只派五百左右人馬前來交戰,莫非他有什麼陰謀不成。」

李典聽著夏侯淵的話,心裡的不安越來越重,他突然大叫道:「不好,大營危矣!」他當機立斷的指揮道:「留下一百人隨看守夏侯將軍,其餘的人快跟我火速趕往大營。」

李典狠狠的甩了一下馬鞭,兩腳一夾馬腹,向大營方向急速趕去。

******

在茂密的樹林裡,趙雲手裡拿著羅靈風交給他的錦囊,仔細的看了一遍,感慨的說道:「羅先生,真乃神人也!」

當即就將手上的八百人馬聚集起來,在每匹馬的馬尾上綁上樹支,手中的長槍一揮,八百『白馬從義』衝向不遠處的曹營,頓時馬蹄聲大做,灰塵漫天飛舞,彷彿有千軍萬馬在奔騰一棒。

夏侯軍見後大驚,常年和馬打交道的他們自然知道要跑到這個程度,需要多少的兵馬。

不過營中混亂的很快就被平夏侯淵和李典的副將平息下來,他們把軍隊大部分的人馬全部都聚集在寨前,以求在夏侯淵的來臨之前,守好營寨。

副將甲看著遠處的灰塵,露出了疑惑的神色,他對著身旁的副將乙說道:「兄弟,他們不進攻,在原地瞎跑什麼啊?漫天的灰塵好像有一萬騎兵,人數比我們多了兩千多人。」

副將乙回答道:「管他呢,拖的時間越長,我們的勝算就是躍越大,只要夏侯將軍一到,就是我們教訓他們的時候了。」

副將甲點頭贊同。

可是就在這時,一渾身是學的小兵急忙跑來,大聲的說道:「不好了,有一對劉備軍從我軍後方衝了進來,後方防守薄弱劉備軍已經衝了進來,請求增援。」

副將甲大急對著副將乙說道:「這裡就交給你了,我帶一隊人馬去後方。」

副將甲干走,遠處的斥候就把消息告訴了趙雲,趙雲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喜道:「眾將士目標曹軍大營,給我沖。」

鐵騎如潮水般向夏侯軍大營衝去。

副將乙拍馬來戰趙雲,被趙雲甩手一招,就刺了個透心涼。趙子龍銀槍飛舞,有如九天神龍,槍下無一合之將,所到之處無不人仰馬翻。

在另一番,太史慈按照羅靈風的錦囊上的方法,等後寨防守人員一少就率兵突擊。

一路上,除了少數人的抵抗,幾乎是暢通無阻,面對太史慈超群的武力,也無一人可以在他手上走過一招。

他不理會四周的殘兵,率軍繼續中心大帳進發,不久就就遇上了前來增援的副將甲,他馳馬上前,大呼道:「認得太史子義長槍否?」

那副將還沒有來的急回答他的話,就被太史慈一槍結果了性命,又對著這只軍隊一陣好殺,只要站著的曹兵都難逃惡運。

兩將一直殺到相遇,才相視大笑,一股惺惺相吸的感覺由然而生,當下也不猶豫,兩人直接敘了年歲,太史慈二十九,趙雲二十七,不理會世俗,在戰場上捧土為香拜起天地來。

兩人興高采烈的整理了戰場,壓著五千多俘虜,向羅靈風錦囊上所寫的地址走去。

******

當李典趕到大帳的時候,只看見一地的屍體,還有許多身受重傷躺在地上呻吟的士兵,他渾身無力的跪在地上,眼睛裡流下了痛苦的淚水,他看著幾個時辰前,還和他一起說笑的副將的屍體,久久無語。

從後面趕上來的夏侯淵,看著這一具具他帶出來的士兵的屍體,心裡難受的有如千萬把刀在割,他悲憤的大喊道:「劉備小兒,如果有一日,你落在我手上,我定要讓你嘗嘗千刀萬剮的滋味。」

發洩了心中的痛恨,夏侯淵和李典收拾殘兵,繞過小沛,去和曹操匯合。

曹操大營。

大帳中重將雲集,左邊為首一人為曹軍武將之首夏侯惇,依次下來就是曹仁,曹洪和於禁,右手邊為首一人是曹軍新任軍師郭嘉,依次下來是荀攸,程昱,滿寵等人。

此時的夏侯惇雙拳緊握,擔憂的看著眼前的夏侯淵,心裡對劉備的憤恨到達了極點。

夏侯淵跪在地上泣聲對著面前的曹操恭敬的說道:「末將無能,不但沒有完成主公所教給淵的任務,還孫兵折將,罪該萬死,請主公懲罰,此乃淵不聽曼成的教誨,乃淵一意孤行,錯只在淵,不在眾將請主公罰淵一人吧?」

李典也跪求道:「是典大意,才會中了大耳賊的奸計,請主公懲罰。」

曹操歎了口氣,親自上前扶起了他們,說道:「兩位將軍快快請起,你二人隨操東爭西討,立過汗馬功勞,操其忍心罰之。」

秉性剛戾的程昱上前正色的說道:「主公,軍法起同兒戲,夏侯將軍出征時,親口許下軍令狀,不攻下小沛,提頭來見,如果不罰,安能服眾。」

正當曹操左右為難的時候,軍師郭嘉上前說道:「夏侯將軍並沒有失言,他的確是攻下了小沛,只是後來又被敵人用計奪了而已,軍令狀他已經完成了,現在只能治他守城不利之罪,應當重打四十軍杖,不過現在乃急需用人之時,先記下,等凱旋後在補上也不遲。」

曹操大喜,點頭稱好。

郭嘉讓夏侯淵把戰況說了一下。夏侯淵不敢怠慢把自己經過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然後又找來一些殘兵把大營中的情況說了一遍。

曹操聽了直皺眉頭,他有些嫉妒的說道:「怎麼劉備那小兒,從哪裡收來,如此多的勇猛之將。」

郭嘉閉上眼睛沈思了一會兒,他對著曹操說道:「劉備乃當世之梟雄,絕對不可以讓他發展起來,以前他好對付,可是現在他應該多了一位好軍師,這個人的才智決對不會在我之下,其料敵先機的本事更在我之上。」

「此話何解。」曹操問道

郭嘉從容不迫的回答道:「他從一開始就應該料到夏侯將軍會冒險出擊徐州,他先用計神不知,鬼不覺的攻下了小沛,然後以火引夏侯將軍回頭,又料到夏侯將軍不會立刻攻城,事先派兵埋伏起來,然後以一大將,以『掉虎離山』計引開了夏侯將軍,這一切看起來非常的簡單,但是要做起來卻是非常的困難,從開始到現在整個戰局有如一盤棋,整個棋局都在他的掌握中,讓人一步一步的陷到他的棋局裡,最後一口吃掉。」

聽郭嘉把這個神秘人說的怎麼恐怖,眾人都不禁背後涼颼颼的。郭嘉繼續說道:「不過我們也不必怕他,他不一定會比我們厲害。」

曹操神色有些難過,他說道:「不知道文謙怎麼樣了,希望他不會出事。」,他語氣一變命令道:「仲德,給你兩個任務,一是去查劉備軍的軍師是何人,二,想辦法查出文謙的消息。」掌管刑事與情報的程仲德,這個任務自然是非他莫數。

「是,主公。」程昱輯了一禮恭聲道。

「命令全軍,快速先向小沛進發,我到要看看劉備小兒,憑什麼可以擋的住我的十萬大軍。」曹操霸氣凜然的發出了命令。

「是」眾人領命,只有郭嘉一人,搖頭無語。

數日後,曹操大軍趕至小沛,發現城裡也無一人,百姓,戰俘,糧草已經全無,成了一座空城。

曹操氣的渾身發抖,雙眼冒出熊熊烈火,彷彿可以燃近一切,郭嘉在一旁露出了一個果然如此的表情,心裡有一種智者所見略同之感。要是他在劉備軍中,他也會毫不猶豫的放棄這座毫無意義的小城。

TOP

正文【第十七章】殺氣漫天鼠輩驚,曹軍直逼徐州城

就在曹操怒火朝天的時候。羅靈風已經壓著六千多俘虜來到了徐州城,得知消息的劉備早已經在城門口恭候多時了。

羅靈風見到滿臉欣喜的劉備立即下馬,對著劉備行了一個正統的臣下禮,太史慈也緊隨其後,趙雲者尷尬的站在一旁,心裡非常羨慕他們有一個賢明的主公。

劉備剛剛的扶起羅靈風和太史慈。

他們的一舉一動可惹惱了一旁的大少爺,他們是陶謙之子陶商奉陶謙之命,來代替他來迎接羅靈風的,與其同來的還有麋竺、孫乾、曹豹、章誑、許耽等人。

陶商過慣了曹豹、章誑、許耽三人吹捧的日子,原以為羅靈風等人會先給他行禮,在依許耽的方法好好的羞辱一下他們,沒想到羅靈風等人理都沒有理他,不禁暗中惱怒想到:小小劉備是什麼東西,才不過一個區區平原相而已,等我當上了徐州牧非要你們好看。

他不閱的『哼』了一聲,表示自己的不滿。

劉備回過神來,毫不在意的給羅靈風介紹道:「這位是徐州牧的長子陶商,這位是麋竺……」

羅靈風友好的對著他們笑了一笑,說了些客套話。

當介紹到曹豹,章誑,許耽這三將時。

一旁的張飛不屑的嘲笑道:「不知道是哪幾個傢夥說,曹操勢大,極力勸說降曹,還說我家軍師大人只是一個大話連天的騙子,曹軍不可能被我家軍師大人打敗的,怎麼樣啊,現在服氣了吧,就你們這些膽小鬼還還好意思當將軍,別人的軍隊還沒有打到門口,就要投降了,真是一群廢物。」

「三弟,休得胡言。」劉備趕忙向制止住了張飛,歉意的對著曹豹,章誑,許耽三人一笑,豈知三人不知鰻|的轉過頭理都不理劉備。

羅靈風心中微怒,急忙拉住正要暴走的張飛,對著關、張、趙、太史四將低聲制止道:「不得滿撞,現在還不是時候。」

眾將雖然被制止住,但是針對著曹豹,章誑,許耽這三人的殺氣卻一點也沒有變,三人在殺氣的浸泡下不覺渾身打鬥,像是在抽筋一樣,沒過多久,最膽小的許耽在四將猛烈的殺氣下,嚇的尿都流了出來。

張飛怪笑道:「許大人的真英雄也,想吃就吃,想拉就拉,真有豪氣,張飛佩服。」

眾人大笑,許耽怨恨的看了張飛一眼,急忙趕忙向府裡跑去。

陶商和曹豹,章誑等人見丟了面子,都不閱的拂袖而去。

沒有了這幾個人的干擾,大家都放開話語開心的聊著,在羅靈風的刻意討好下,眾人在短時間內就有如多年的老友一般,無話不談。

羅靈風也巧妙的從他們口中套出了一些可靠的消息,件件都對劉備入主徐州一事,非常的有利,首先就是陶謙自己有意尋找一位德才兼備的人來幫助治理徐州。

二就是陶謙的雙子面合心不合,不合的主要原因就是有著徐州第一美女之稱的麋府小姐——麋環,兩人自懂事以來一直都為了麋環爭風吃醋,有時更是大大出手。

如果不是為了這兩個孩子操碎了心,陶謙也許還可以多活個幾年,他想盡一切辦法都無法,挽回兄弟間那以破碎的情義。兩人不但沒有理會陶謙的用心,反而變本加厲起來,他們認為只要自己身居高位,心中的麗人就會對他們親眼有加。兩人就把目光放在了他老爹的官位徐州牧上,他們兩人現在已經勢同水火,陶謙知道如果他百年後,無論是哪個孩子坐上他的位子,另一個孩子絕對沒有好下場,這也就是陶謙讓徐州的最主要的原因。

三就是牙門將軍曹豹,他仗著掌握徐州大部分兵權,橫行霸道,為禍鄉里,百姓敢怒不敢言,從麋竺等人的表情中羅靈風可以看的出他們對曹豹的強烈不滿。

麋竺帶著劉備他們到了一座比較大的府邸,略帶歉意的說道:「陶公身體染恙,不能為各位洗塵,他讓我帶他招呼諸位,如果諸位有什麼需要盡可吩咐,我等先回去覆命,告退。」

麋竺和孫乾等人一走,張飛就不滿的抱怨道:「我們辛辛苦苦從大老遠趕來,幫他們打曹操,那些無能的廢物,不但沒有把我們放在眼裡,而且還對大哥無理,氣死我了,如果不是軍師攔著,我一定擰下他們的腦袋。」

羅靈風也不是可以隨便讓人欺負的主,只是他懂得怎樣去控制自己的表情而已,他陰陰的一笑對著張飛說道:「三將軍放心,靈風一定會讓他們好看的,此事不及在一時,切記,在曹操退兵之前,絕對不可以和徐州的任何一人起衝突。」

張飛自從比武輸給了羅靈風後,對羅靈風的話還是很遵從的,他點點了頭道:「只要他不惹到我的頭上,我就當他是一馱討厭的大糞,不去理他。」

眾人皆笑。

當晚,羅靈風叫起了熟睡中關羽,張飛,典韋,趙雲,太史慈,一起神神秘秘的向劉備軍的駐地走去。直到清晨眾人才容光煥發的回來,不過他們回來時望著羅靈風的時候,雙眼裡充滿了敬佩。

一日後,曹軍十萬大軍兵臨城下,徐州人大為惶恐,站在城門一眼望去密密麻麻的營帳,足足可以容下二十萬大軍。

徐州城的議事廳。

議事廳的首座上坐著一位病懨懨的老人,此時的他顯得異常孤立無助。他身邊的兩個兒子,也神情焦急的看著四周,希望他們可以想出好辦法來。

議事廳下兩派人吵的忙不開交,曹豹,章誑兩人主降,麋竺,趙昱,陳珪,孫乾等人主張和徐州城共存亡,許耽告病修養,缺少了口齒最理伶俐的許耽,他們兩人根本就說不過商人出生的麋竺。

陶謙看著眼前的這些手下,氣就不打一處來,他憤怒的大喝道:「夠了,以前這麼吵,現在當著外人的面還是這麼吵,你們不覺得丟臉嗎?」

這一喝可震住了在場的諸位,他們心虛的看了陶謙一眼,各自低頭不語。

劉備看了看羅靈風上前對著陶謙道:「陶公勿憂,備願意帶領手下士兵出城迎戰曹操。」

坐在陶謙下手的田揩這時對著劉備說道:「外面曹軍看陣式足足有二十萬,玄德手上那區區兩萬人馬,怎麼可敵曹操二十萬精銳之師。」

羅靈風雙眼閃著睿智的光芒,他冷靜的分析道:「曹操的發展的確讓人吃驚,但是絕對不可能一口氣拿出二十萬大軍,除非他不想要自己的老窩,最多也是十五萬。在說了十五萬士兵不可能一次上性全部上陣,有什麼好怕的。」

陶謙的心裡頓時出現一絲生機,他滿懷欣喜的問道:「這位就是前日以少勝多大破曹軍的羅先生吧?不知先生有何妙計可以再次破曹。」

孔融搖頭說道:「曹操虎豹精騎甲天下,其可輕易破之。」

「破曹決無可能。」羅靈風看著臉色黯淡的陶謙神秘的一笑,滿懷自信的說道:「退曹就交給我主了。」

陶謙大喜強稱著起身對著羅靈風一拜,問道:「先生有何妙計,請救救徐州百姓,謙感激不禁。」

羅靈風微微一笑,搖頭說道:「天機不可洩露,陶公到時便知。」

曹豹諷刺道:「什麼『天機不可洩露』我看你明明是知道不知道,還在這裡裝懂,不知所謂。」

羅靈風並不生氣,他反擊道:「我知不知道我自己心裡清楚,我說可以退曹就一定可以,你沒有本事退曹,這並不代表我沒有,你怕死向曹操搖尾乞憐,並不代表整個徐州都會向你一樣,對著屠殺自己同鄉,親友的仇人搖尾乞憐。」

「你……」曹豹一張臉氣的通紅,可是他乃一頭腦的簡單,四肢也不發達的傢夥,怎麼可口齒伶俐的羅靈風相比。才幾句話就被他說的無地自容。

坐在他身邊的章誑為他解圍道:「那我們就看先生大顯身手了,徐州的安危就交給先生了。」

這一下可引出了羅靈風的第一次揚名之戰,且看明日更新,玄德陣前斥孟德,靈風佈陣敗曹軍。

TOP

正文【第十八章】玄德陣前斥孟德,靈風大擺太極陣

在一聲激烈的戰鼓聲下,徐州那巨大的城門緩緩而開,近兩萬劉備軍列著整整齊齊的陣型緩緩而出。

曹操陣營中。

正在眾將正在商議如何才用最快,最好方法功下徐州。

斥候上前來報,他跪在全身上下充滿霸氣的曹操面前,恭敬的說道:「城門外劉備軍兩萬餘人正向我軍緩緩逼近。騎兵有三千左右,其餘皆為步兵。」簡單明瞭的報告,可見曹軍就連斥候都是經過嚴格的訓練過的。

曹操雙眼的殺氣一閃,對著眾將說道:「上一戰我們的先鋒大軍幾乎在劉備小兒手上全軍覆沒,今天我親自督戰,無論如何一定要贏回這一場。」

「是,遵命。」眾人答到。

兩軍擺開架勢,只見曹操軍中各個身穿白衣,中軍豎起白旗二面,大書報仇雪恨四字。軍馬列成陣勢,曹操縱馬出陣,身穿孝衣,揚鞭怒斥道:「劉備小兒,操為吾父親報仇,你為何阻擋我軍。」

劉備也跟上上前,對著曹操道:「曹大人風采依舊,根據備所知,殺令尊者為張闓,與陶公無關,曹大人一路上的所作所為令人髮指,曹大人要報仇就應該找張闓才對,為何要一路屠殺我大漢子民,難道這些死在你手中的冤魂各個都與你有仇嗎?難道這一條條人命在你曹孟德的眼裡就怎麼不屑一顧,你那麼有本事,怎麼不把你的刀伸向禍國殃民的李催、郭汜,而把你的刀對向手無寸鐵的和你無冤無仇的大漢子民,你就不怕折壽嗎?你有什麼資格做我大漢官爵,你如此嗜殺的行為連禽獸都不如。」

劉備不知道為什麼越說越氣,到最後乾脆就對曹操罵了起來。

曹操的臉被劉備說的一陣紅一陣白,可是他實在找不出有什麼話來反駁劉備,他怒極反笑,他大聲說道:「夏侯元讓給我把這大耳賊的腦袋給砍下來。」

夏侯惇二話沒說就馳馬向劉備衝去。

一旁的典韋得到了羅靈風的準許,起著戰馬向夏侯惇衝去,典韋高興的咆哮道:「你的對手是俺典韋,吃俺一戟。」

夏侯惇一驚,想起了夏侯淵說的那個打敗他人,看著眼前的彪型大漢,心中也不驚暗讚,他對眼前這個打敗自己兄弟的人,絲毫不敢大意。

兩將相對,只見夏侯惇身穿荊棘戰鎧,頭帶虎頭盔,寬大的戰袍迎風飛舞,手中一桿虎牙槍在陽光的照耀下散發出陣陣寒氣。

另一方的典韋就簡單過了,一身破爛的黃色武士袍,全身上下皆無任何盔甲防護,手裡的兩支祖傳的龍虎雙鐵戟,在加上恐怖的面貌,『古之惡來』當之無愧。

高手間的較量主要是比氣勢,典韋的氣勢霸道剛烈,夏侯惇的氣勢也是剛強無比,但是夏侯惇的氣勢一和典韋比起來還是有些差距。

夏侯惇眉頭一皺,知道自己在這樣下去非輸不可,他大喝一聲,提升了一些氣勢,手中的虎牙槍對著典韋飛快的刺去。

典韋大聲喝道:「來的好!」只見他左手舉戟擱擋夏侯惇的長槍,右手對著夏侯惇的長槍上狠狠的砸了下去。

夏侯惇無奈明明知曉典韋的力大,卻也不得不與他硬拚,不然如果讓典韋近身,長槍的優勢發揮不出,那只有慘敗一途了。

戟槍相交,頓時火花四濺,一股大力震的夏侯惇雙手發麻,他無暇顧及發麻的雙手,立刻改變了打法,槍出如風,準備和典韋打起了持久戰,縱然如此典韋還是穩站上風。

一旁的夏侯淵見夏侯危危可岌,在請示了曹操後,就拍馬相助。

羅靈風見夏侯淵衝出,就對著太史慈說道:「子義,這個人就交給你了。」

太史慈領命舞著白玉戟,上前喝道:「休要以多欺少,我東萊太史子義來戰你。」

太史慈擋住了夏侯淵,雙雙戰了起來,太史慈的槍快如急風,夏侯淵的大刀穩如泰山,雙人鬥了數個回合不分勝負。

曹操皺著眉頭看著著正在混戰的兩隊人馬,他心裡震驚之情,無法言語,夏侯兩兄弟是他軍中最勇猛善戰的,而且對他忠心耿耿,他向來都喜歡這這兄弟。

可是現在他軍中最厲害的猛將被兩個無名之將擋住,而且還有關羽和張飛兩位絕世猛將沒有出陣。

曹操嫉妒的看著對面的劉備一眼,嫉妒的想到:怎麼猛將都往劉大耳那邊跑,我有什麼比不上劉大耳。

「主公,下令突擊吧!在怎麼下去,夏侯惇將軍就要不行了。」一直在認真觀察戰況的郭嘉見夏侯惇已經被典韋避的無還手之力,就立刻對著說了心中的想法。

曹操回過神來,大手一揮,大聲喝道:「全軍突擊。」

在曹操的號令下,五萬大軍在曹洪、曹仁、李典等大將的帶領下,曹軍顯示出了他那無與倫比的紀律,五萬大軍整整齊齊的向前進發,沒有一絲混亂的跡象。

羅靈風看著緩緩而來的曹操大軍,不禁暗自讚歎:曹操軍隊比傳說中的更可怕,更厲害,當當這青州兵就有這麼強的氣勢,不知道那個傳說中的虎豹騎會是怎樣。

羅靈風想到這裡對著關羽,張飛說道:「二將軍,三將軍,你們依計行事,記住千萬別貪功,絕對不可以動曹操半根毛髮。」

「是」關羽,張飛抱拳領命。

兩人相繼大喝一聲,兩人分別帶著一千騎兵向曹操軍的兩翼插去。

右翼的關羽手中的青龍偃月刀隨著關羽的上下揮舞,無情的砍下一具具人頭,分開一具具屍體,血花四射,短短的一會兒,關羽那身綠色的鎧甲已經佈滿了血跡,長長的鬍鬚,在加上通紅的臉頰,更是有如地獄裡掌管生死的判官一樣。

左翼的張飛這邊的情況和關羽的相差無幾,張飛的丈八蛇矛也在一旁不停的收割著四周的曹軍性命。

典韋和太史慈見到了關,張二將已經開始行動,立刻捨了夏侯兄弟回到了羅靈風的身旁。

夏侯惇本來就只是拼著一口氣強稱到現在,現在壓力一失立刻就倒在馬背上,現在就算是一個小兵也可以輕易的將夏侯惇斬與馬下。

一旁大汗淋漓的夏侯淵催著垮下爪黃飛電一把報過夏侯惇想營中退去。

羅靈風看著被關羽,張飛分割開來的曹軍,向典韋,趙雲和太史慈,下令道:「佈陣。」

「是。」三將領命。

右方趙雲帶領著七千步兵隨著張飛的右翼將圍成半圈,左方太史慈也也隨著關羽殺出的路線圍成半圈,兩軍結合形成一大圓圈,典韋的二千士兵把中間分化開來,關羽和張飛入陣各自站一邊。

曹操軍不明所以,軍令讓他們瘋狂的衝入陣中,一入陣中立即慘叫聲一片。羅靈風手舞著令旗上下揮舞從容的指揮著他根據後世的『五行相對論』和在太行山中所讀的萬卷古書中創出來的『太極陣』。

此陣法注重防守,無半點攻擊力,但是一入此陣者就會陷入四面八方的包圍中。

就拿戰場上的情況來說,曹軍只要一入陣首先就會遭到關羽或者張飛的迎頭痛擊,被打散後,就陷入了太史慈,趙雲和典韋的包圍當中。此陣最關鍵的人物就在與典韋,他是屬於流動作戰,哪裡的軍隊多,他就出現在哪裡,直到打散為止,被打散的曹軍被劉備軍包圍著根本就分不清楚東南西北,在這種情況下只有投降一途。

曹操大驚,急忙說道:「劉備軍中果然有能人,此陣不知諸位有無辦法可破。」

郭嘉冷靜的分析道:「此陣法幾乎是天衣無縫,牢不可破,但是也並非一點辦法也沒有。」

TOP

正文【第十九章】虎豹精騎甲天下,陶謙一讓徐州牧

曹操聽後大喜,趕緊問道:「奉孝有何辦法教我?」

郭嘉自信的一笑,略帶佩服的說道:「主公你看劉備身邊的那位年輕人,所有的陣型都離不開他的指揮,如果嘉沒有猜錯計奪小沛和奇襲夏侯營的人就是他,嘉雖飽讀古籍,但是沒有在任何一書中,見過此陣,依嘉愚見此陣簡單,但是在劉備軍的手中卻可以發揮意想不到的作用,此陣有兩個主陣眼,一個副陣眼,主陣眼為關羽和張飛,只要擊退他們兩個中的任何一個,此陣即破。副陣眼為典韋,只要擊退他此陣威力定當大幅度下降。」

郭嘉的這些話,剛好說道了曹操的心病,他不閱的說道:「怎麼破,你又不是不知道,單單那個太史慈就可以和我軍夏侯淵戰成平手,還有那位白馬銀槍的將軍,比起太史子義好像還要厲害一籌,典韋,張飛,關羽這三人更是萬夫莫擋的絕世猛將,怎麼擊退,也不知道陣中的子孝(曹仁字)、子廉(曹洪字),曼成他們怎麼樣了,沒想到劉備軍中猛將如此之多。」

郭嘉見曹操的語氣有些不滿,神態也有些喪氣,他嚴肅的對著曹操說道:「主公現在勝負未知,何故做此喪氣的神態,如果被將士們看見,他們會有何感想,主公的一舉一動當為我軍之表率,實在不應該如此輕易放棄。」

曹操被郭嘉一點,立刻想起了自己的遠大抱負,他靜下心來,原先臉上的表情已經消失不見,此時的他一臉的平靜,看不出他心裡在想什麼,渾身上下散發出了無邊的威嚴。他對著郭嘉淡淡的說道:「奉孝,你有什麼想法。」

郭嘉看見曹操身上又出現了以往的霸氣,他讚許的點了點頭,對著曹操恭敬的說道:「此陣步的極為巧妙,有了數位猛將的相助的確牢不可破,不過它並不是沒有弱點,內部牢不可破,可是外部確是不堪一擊。」

「奉孝此話怎講。」

「回主公,此地乃平原四處都很空曠,此陣可以融下千萬軍馬,可是劉備軍只有兩萬,兩萬人馬雖然不少,但是卻不足以將這空曠的場地圍起來,只要我們用最精銳的虎豹騎從此陣外繞過,直接攻擊劉備,如此一來,他們定會回去增援,一增援此陣必然可破。」

曹操大喜,讚道:「吾之子房,非奉孝莫數!」

當下就命令,把在後方的虎豹騎調了上來,他感慨的說道:「沒有想到兩萬劉備軍,就讓我動用了自己花費大量財力物力人力才訓練出來的虎豹騎,也好就讓無知的大耳賊見識一下,什麼才叫真正的精銳,什麼才是真正的無敵之師。」

一面色剛毅,全身穿著重鎧的大將跨著一匹高大的駿馬來到曹操的面前,他低頭恭敬的說道:「曹純,參見主公。」

曹純,曹子和,曹仁之弟,三國中最為精銳的虎豹騎就是他一人親自訓練出來,他的本領就不用說了,一個可以訓練出三國第一軍隊的人自然是不差。

曹操有善的說道:「子和,現在劉備軍布下了這個怪陣,已經將子孝,子廉,曼成都困在了裡面,現在你馬上將虎豹騎分為兩隊,從左右繞過此陣,直接攻擊劉備,還有如果可以的話,千萬不要傷害到劉備身邊的那個年輕人,將他生擒過來。」

曹純聽後雙眼寒光一閃,他點了點頭,恭敬的說道:「是。」接著他對著他的副將曹休說道:「文烈,你從右路,我從左路。」說完後,當下也不猶豫長戟一揮,口中大呼道:「虎豹騎,突擊。」

「嗚,嗚」的奇怪號角之聲響起,緊接著就是震耳欲聾的馬蹄聲「嗒,嗒,嗒」一連串的馬蹄聲響起,六千虎豹鐵騎如洶湧澎湃的洪流一樣繞過陣法向劉備軍衝去。

羅靈風有些吃驚的看著這一幕,馬蹄聲像一把大鐵錘,一次又一次的敲打著他的心靈,他雖然早就知曉了虎豹騎的大名,但是沒有想到他的威力竟然如此之大,單單從氣勢上就給人一種無法抵抗的感覺。

羅靈風自己創的陣法,當然也知道他的優點和缺點,他事先早就對著眾人做了模擬訓練。

羅靈風手中的令旗前後甩了幾下,巨型太極陣立刻就轉換為攻擊力極強的兩極陣。

關羽和太史慈向右路曹休攻去,張飛和趙雲向左路曹純攻去,兩極陣交互攻擊,一攻一輔,交錯不定,大大的減低的虎豹騎的衝擊力。

渾身是傷的曹洪,曹仁,李典一見太極陣已經退去就急忙向曹操的本陣退去。典韋已經得了羅靈風的旗語,讓他回陣防守,典韋毫不猶豫的就帶著手中人馬擋在羅靈風面前。

看了這一幕的郭嘉有些佩服的看了羅靈風眼對著曹操說道:「主公,我們的一舉一動都在那個人的算計中,退吧!我們還有機會,虎豹騎訓練不易,不應該在這裡損失太大。」

曹操也是一個能屈能伸的人,他分析了一下局勢,雖然虎豹騎現在佔著上風,但是四將的武藝實在是太大,大部分所有的現在陣亡的虎豹騎都是死在他們四人的手裡,而劉備那裡又有典韋守在那裡,先前的計謀已經失去的意義。

他看著高大巍峨的徐州城心裡想到:什麼時候,我才可以擁有你。他手一揮,淡淡的道:「鳴金收兵。」

聽到了曹操鳴金聲,羅靈風也放下了心裡的大石頭,對著劉備道:「主公,我們也退吧!」

收拾了戰場,劉備軍在這一戰中也損失了近七千士兵,其中有三千以上都是才上場一會兒的虎豹騎斬殺的,由此可見虎豹騎的戰鬥力是多麼的可怕。而曹軍的兩萬戰士也犧牲在徐州城下,虎豹騎也在此留下了五百具屍體。

看著徐州上下歡慶百姓,疲憊眾將都露出了歡快的笑容。

眾人走到城門口看見抱恙的陶謙早已在那裡等候多時,紛紛下馬參拜。陶謙掙開了下人的手,快速的走到劉備的面前,對著他拜道:「玄德在戰場上為徐州百姓與勢大的曹操相鬥,謙無以為報,只有帶徐州百姓謝過玄德,請受謙一拜。」

劉備急忙上前扶住陶謙急忙說道:「備身為漢室宗親,此乃備份內之事,陶公應當加緊時間調養,徐州還需要陶公來治理。」

陶謙搖了要頭,下定了決心他拉著劉備的手對著徐州眾官員說道:「去議事廳,老夫有緊急相商。」

眾人不明所以,只有少數知情人士,露出了一絲笑意。

徐州議事廳裡,陶謙面色嚴肅的看了一下徐州的大小官員,他雙手捧起徐州牧令來到劉備的面前,慎重的說道:「謙以年邁,二子又不爭氣,早已無力守護徐州,前日公屬下以二千人馬大破曹軍一萬,今日又以本部兵馬大敗曹軍,謙深信只有公才可以保徐州無恙,請公切誤推遲。」

眾人大驚,有贊同的,也有不贊同的,在不贊同的人群裡數曹豹,章誑這二人叫的最響。

「爹爹,你怎麼可以把位子讓給外人。」一旁的陶商不滿意的說道,陶應也出奇的在一旁附和道:「是啊,大哥說的沒有錯,這個徐州可是爹爹的畢生心血啊!」

陶謙怒對著他的二子斥道:「無知小兒,你們兩人除了爭風吃醋外,還會什麼。」接著又對著曹豹,章誑說道:「還有你們難道你有本事保衛我徐州不被曹操屠城嗎?你們除了向曹操搖尾乞憐,又會些什麼。」

此時的陶謙身上散發出一種威嚴的氣勢,壓的陶商,陶應,曹豹,章誑等人,不敢反駁。

羅靈風心裡暗讚,心裡想道:陶謙可以坐鎮徐州多年,也決非等閒之輩。若不是他年邁,也許三國裡就有他的一席之地。

陶商和陶應都怨恨的看了劉備一眼,各自低頭想著心事。

TOP

正文【第二十章】聞噩耗曹操退兵,喜陶謙大擺賀宴

劉備這時上前作輯道:「備多謝陶公美意,請訴備不能答應,備此次前來救援徐州乃是為了徐州百姓,決無二心,如果備今日答應了,天下人會如何看待備?」

陶謙聽後,無奈歎了口氣說道:「罷了,罷了,此事以後在說,現在曹操雖被玄德擊敗,可是這並未傷其筋骨,不知在坐的諸位,有和妙計可保徐州無恙。」

話雖然是問眾人,眼睛卻一直看著一旁的羅靈風,眾人也不約而同的把目光放在了羅靈風的身上。

羅靈風笑著說道:「陶公放心,有我主在此,曹操無憂也,靈風敢保證,不出幾日曹操必退。」

陶謙大喜,他欣慰的一笑,體力以到了極限,無力的坐在椅子上,眾人見陶謙身體不適,各自皆向陶謙告退。

剛離開議事廳,羅靈風就獨自一人走進了關押樂進的小屋。

「你來做什麼,要殺就殺,要剮就剮,別指望我投降,進永遠只有曹公一主,永世不降!」樂進大義凜然的說道。

羅靈風搖了搖頭,對著樂進說道:「我沒有惡意,是來放你走的。」

樂進詫異的看了羅靈風一眼,不屑的撇過頭,冷冷的說道:「我不相信你的鬼話,不出幾日,吾主的大軍就會攻下徐州城,到時候定叫你們死無葬身之地。」

羅靈風笑了一笑,做在身旁的凳子上,毫不在意的說道:「曹操早就來了,今天中午邊被我們打敗了,如果不是有虎豹騎的相助,也許現在曹仁,曹洪和李典都會成為你的夥伴。」

樂進聽後哈哈大笑道:「我主英明神武,你們這些小賊給其提鞋都不配,怎麼可能被輕易擊敗吾主,真的要笑掉天下人的大牙。」

羅靈風看著大笑中的樂進無奈的說道:「曹操雖然厲害,但是他不是無敵,你認為我是說大話特好,吹牛也罷,我只想告訴你一件事,今日一戰,我軍要殺曹操易如反掌,只是在下由於害怕曹操手下的瘋狂報復,到時候徐州血流成河,連累無辜的百姓而已,不過你既然不願意走,我就不勉強你了,訴靈風打擾。」

剛走出去的腦袋裡暗自思考道:早知道這麼麻煩,當初就不給他活捉來了,以樂進的性格要他投降簡直是比登天還難。什麼辦法可以讓樂進回去,減少曹操對劉備軍的仇恨,劉備軍想要在徐州立足,和曹操結怨時乃不知之舉。

想到這裡,羅靈風腦中的靈光一散,他微笑的自語道:「曹操,我就和你賭一把。」

曹軍大帳中。

正在商議如何攻下徐州,一信使飛馬來報,呈上信箋,就被曹操叫到偏室恭候回音。

曹操打開信箋見信箋上寫到:備昨日在見君顏,風采依舊,尊父曹侯,實因張闓不仁,以致被害,非陶恭祖之罪也。目今黃巾遺孽,擾亂於外;董卓餘黨,盤踞於內。願明公先朝廷之急,而後私仇;撤徐州之兵,以救國難:則徐州幸甚,天下幸甚。為表誠意備願意將樂進將軍和六千夏侯軍完好的送回。

「劉備小兒,欺人太甚,區區一小相,前日在戰場上羞辱與我,現在居然還派人寫信來勸我退兵,還嘲笑我軍前次戰敗」曹操大怒,將手中的娟布一扔,命斬來使,眾將全力攻城。

郭嘉上前勸住曹操,揀起地上娟布仔細一看,眉頭一皺想了一想,頓時大驚失色,他對著曹操焦急的說道:「主公,快快與劉備議和,在遲些日子,恐怕袞州有失。」

曹操這時也嚇了一跳,袞州現在可是他的命根子,如果有失,他不但斷了補給線,就連回去的路線被恰住了。他急道:「奉孝,此言何意。」

郭嘉指著娟布最下方的一副小型戰略圖,對著曹操分析道:「主公你看,這是袞州,這裡是濮陽,濮陽太守張邈向來膽小怕事,而你看這裡,這個呂字的旗子,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就應該是在四處流蕩的呂布軍,這個箭頭就應該是指呂布軍攻打濮陽,若是真是如此,膽小的張邈肯定會投降,到那時袞州必失。」

曹操越聽越覺得有理,不過我實在是不願意放棄徐州這塊到口的美肉,他暗自給自己吃了顆定心丸道:「這一切只是猜測,也許是劉大耳故意要引走我們也不一定,我們還是先全力……」

曹操的話還沒有說完,就有八百里緊急軍情來報,曹操打開信箋一看,頓時一陣目眩。眾將大驚,曹操搖了搖發昏的頭,示意自己沒事,他把信遞給郭嘉,說道:「操身體不適,一切行動由你負責。」而後就走回自己的營帳。

郭嘉看了傳書明白曹操的意思,就命人告之劉備軍來使,同意劉備所說之事,等樂進回來以後,在以曹操身體不勢為借口,命令全軍返回袞洲。

在家裡養病的陶謙聽說曹操退兵後,病情大為好轉,他出望外的感慨道:「羅靈風真乃神人也,不知他用什麼辦法,竟然可以讓曹操大軍撤退,真是不可思議。」

陶謙此時心事以了,下令大擺宴席,慶祝勝利。

聽到這一消息的曹豹,章誑,許耽三人對望了額一眼,露出震驚之色。

劉備眾人趕到了會場,宴會還沒有開始,眾人都知道此次宴會的主角就是劉備,與是眾人紛紛上前來與其交談,羅靈風也和一旁的和麋竺,趙昱,孫乾,陳珪等人一起歡快的聊著天。

這時一個看起來呆頭呆腦的人走了上來,陳珪對他說道:「元龍,還不過來見過劉大人,和羅先生。」

羅靈風差異的看著眼前這個有些呆頭呆腦的人,心裡想到:他就是那個博覽載籍,雅有文藝,舊典文章,莫不貫通,與父陳珪合謀離間布與袁術關係的陳登,陳元龍,

回過神來陳登馬上前拜道:「登拜見玄德公,羅先生。」

陳珪馬上解釋道:「我這個劣子,一天到完腦袋裡不知道,想些什麼,整天呆頭呆腦的,真不知道應該拿他怎麼辦才好。」

陳登馬上反駁道:「什麼呆頭呆腦的,我是在想天下大事,我在想為什麼羅先生可以保證曹操會退兵,他怎麼知道曹操生病的?」說道這裡他對著羅靈風一拜,恭敬的說道:「望先生可以解登心中的疑惑。」

聽到陳登話的人都停下了手中事情,沒有聽見是也跟著聽見的人停了下來,一時間會場上一片安靜,只有偶爾幾聲,從屋外傳來的蟲叫聲打破了這廳中的寧靜。

羅靈風見到眾人的眼光都聚集在他的身上,他心理苦笑到:總不說是歷史上記載的吧?他強笑道:「這個是曹操生病只是他愛面子,走的時候討的一個說法而已,是他自己的內部因數出現了問題。」

「何為內部因數。」陳登不解的問到。

「這個……」就在羅靈風不知道怎麼回答的時候,一個聲音傳來解決了他的困惑。

「陶大人到。」

陶謙在下人的攙扶下緩緩的走到了主位,他對著眾人說道:「此次多虧了有玄德的幫助才可以使徐州安然無恙,今日謙特在此設宴,一起慶祝今日的勝利。

席間陶謙又勸劉備當任徐州牧,劉備自當不許,陶謙無奈只好以小沛城供劉備發展,在眾人的勸說和羅靈風的暗示下也就答應了陶謙的要求。

宴會也在眾人的高談論闊中熱鬧了起來,只有一些有心人雙眼怨毒的看著柳備,心裡暗自想著一些見不得人的鬼注意。

宴會到了一半。在陶謙的示意下,一嬌艷如花的絕色女子,走了上來,只見她身穿紅裝,賢淑端莊,在加上一副完美的身段,讓在做的眾人受之以魂。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