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的用戶組別: 遊客[0級]
搜索選項 要有附件 作者搜索
搜索範圍
Dedo 論壇搜索系統
DC論壇影城 ad.vbox
香港易存網庫 [服務器租用|easyhost.com.hk] 域名 電郵 VPN 網頁寄存 快速穩定 雲端 Hosting Server 電話:(852)-21550486 / (86)-21-61979257 服務:[ 資訊, 電郵服務, 資訊網絡, 網頁儲存, 網頁設計, 網站設計, 網頁寄存, 網站寄存, 主機租用, 主機托管, 伺服器管理, 伺服器租用, 伺服器托管, 服務器租用, 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租用, 域名註冊, 網站地圖, 客戶優惠, 報章報導, web hosting, hosting, email service, web page design, web design, dedicated server, dedicated host, server management, server colocation, colocation, Virtual Host, MPLS, CDN, IPLC ]
返回列表 發帖
第一卷 罪惡,放逐之地 第五十章 女僕約定
    「要你幹什麼都可以?」韓炎的眼光裡充滿了驚訝,韓炎沒有想到愛爾蘭居然為了學到手術方法和身體方面的知識,竟然願意付出這麼多。

    「是的!其中包括我的身體!」愛爾蘭回答的很快,卻讓韓炎再次微微的愣住,但是看向愛爾蘭的眼光中卻又多了一分欽佩。

    狂人!如果放到地球上,這愛爾蘭是一個醫學狂人!

    但是也正是擁有著這樣狂熱,這樣的人往往在一個領域上能做出傑出的成績,在地球上,無數的科學家或者領域達人都紛紛的證明了這點。

    在愛爾蘭狂熱執著的眼神下,韓炎輕輕的點了點頭道:「我可以教給你,事實上,我相信你要是跟著我,在我這裡你會學習到很多你不知道的知識,而且你也會得到很大的好處,但是我卻有一個要求。」

    愛爾蘭臉上出現了狂喜的神色,不過卻也知道韓炎提出的要求絕對不是多少錢之類的要求,有些惴惴的問道:「你說!」

    「我要你宣誓追隨我,從此今生稱為我的僕人。」韓炎的眼神很認真,沒有一點開玩笑的神色,迪歐是主動湊上來的,但是韓炎對愛爾蘭卻非常的感興趣,不是因為她的美貌,而是因為她的醫術、她的執著、更重要的是她的施毒術!

    自己不害怕愛爾蘭的毒,但是其他的人包括拉爾夫也都害怕愛爾蘭的毒,有愛爾蘭成為自己的僕人的話,自己便有了生命的保障,自己煉製的丹藥也可以慢慢的浮上水面,最重要的是自己還從此多了一名私人醫生,一名會做手術會提煉光系元素精華液的醫生!

    作為一名地球人,韓炎知道當這種精華液與手術結合在一起產生的巨大的影響,很多手術上難於解決的問題都一下子迎刃而解,本來需要臥養一個月的重大手術在這裡已經完全的沒有必要了,只要手術結束,有光系元素精華液的輔助,病人馬上就可以恢復健康!

    「僕人?為何你想我成為你的僕人?」愛爾蘭的聲音充滿了疑惑,但是其中卻並沒有太大的牴觸。

    韓炎平靜的解釋道:「在我還不夠強大之前,我需要你的毒來保護我,我教授你手術知識和人體結構知識,也希望有遭一日我受傷了,希望是你為我主刀。如同你說的,治療魔法也不是萬能的,而我知識雖然豐富,但是醫者不自醫的道理想必你也明白。」

    「而我的那些知識,不是我能絕對相信的人,我是不會傳授的!」韓炎最後的一句話給這樁交易劃上了談判的句號。

    成為韓炎忠心的僕人當然就是能相信的人,愛爾蘭沒有想到韓炎會提出這樣的一個要求,剛開始的時候愛爾蘭還在猜測韓炎會不會以要她的身體作為代價,可是如今卻是一個一輩子的交易。

    愛爾蘭沉默,韓炎也很平靜,沒有絲毫的催促,韓炎心裡很明白,讓她宣誓成為自己的僕人也只是第一步,自己必須靠著真才實學讓她感到自己的強大,真心的稱為自己忠誠的女僕才行,不過,韓炎有這個信心,星月訣能讓自己變得足夠的強大,地球上的醫學知識只會讓愛爾蘭目瞪口呆,自己煉製的丹藥也會讓愛爾蘭驚歎不已,那還有什麼搞不定的呢?

    「我很想答應你,但是現在的情況只是你說的你很懂,但是我卻一點都不知道你對這個到底有多厲害,我能考考你嗎?」愛爾蘭在沉思後終於抬起了頭,眼睛裡有著最後的疑惑。

    韓炎點頭道:「好,你出題。」

    愛爾蘭又低下了頭,半晌後抬頭說道:「你能說說人的構造嗎?」

    韓炎毫不猶豫的回答道:「人體是由頭部,四肢,和軀幹三部分所構成,軀幹中容納著一般所謂的五臟六腑,就是內部臟器,軀幹分為上下兩腔洞,即胸腔和腹腔,中間由一叫做橫隔膜的厚膜把它分開。」

    愛爾蘭的眼睛裡發出了光,定定的看著韓炎,看著韓炎轉頭看著自己,連忙說道:「你繼續說!」

    「胸腔由心臟、肺臟,食道、氣管、支氣管、和大動脈等器官組織組成,腹腔則包含著胃、肝臟、膽囊、胰臟、小腸、大腸、腎臟、膀胱、輸尿管、子宮、卵巢、輸卵管、和脾臟等器官組織。」

    「從另一方面區分的話,人的內臟又分為幾個系統,消化系統只要從事食物消化的工作,包含食道、胃、小腸、大腸和肝臟、膽曩、胰臟等器官;從事呼吸的呼吸系統包含支氣管,氣管,肺臟等器官,具有分泌幫助消化的消化液的功能的肝臟、膽囊、胰臟就統稱為肝膽胰系統等等。」

    說到這裡,韓炎停了下來,盯著愛爾蘭說道:「怎麼樣?」

    愛爾蘭的美麗的大眼睛呆呆的看著韓炎,眼睛裡竟然有著一絲敬畏,半晌才歎息道:「想不到你們的人對身體研究竟然如此詳細,還有著這麼明確詳細的分類,我太落後了!」

    韓炎沒有說話,愛爾蘭再次的抬起了頭,問道:「如果有個人的腹部裡面腸子都爛掉了,那能治療嗎?」

    韓炎點點頭道:「能,找類似可以替代的腸子代替爛掉的腸子,不過手術過程中一定要完全的處理乾淨腐爛的腸子,不然的話很可能再次的引起腸子的爛掉壞死。」

    愛爾蘭的眼睛更亮了:「什麼腸子可以替代呢?」

    韓炎這次卻沒有再回答了,只是平靜的看著愛爾蘭,等待著愛爾蘭最後的決定,說的已經夠多,已經足夠讓愛爾蘭下決定了。

    愛爾蘭很快的就明白了韓炎的意思,眼睛裡露出了一絲決斷:「好,我答應你,但是有一個條件,就是你跟我一起去醫治一個人,只要能醫治好這個人,從此以後我就是你的女僕!」

TOP

第一卷 罪惡,放逐之地 第五十一章 威逼利誘
    「誰?」韓炎眉頭微微皺起,能讓愛爾蘭如此特殊的提出來的條件,這個人要麼身上患的病非常的難治,要麼就是這個人對於愛爾蘭非常的重要,韓炎心中已經閃出一個想法,難道是她的親人或者朋友,但是她卻無法治好?

    「這個暫時保密吧,到時候我會和我一起去治病的,我一個人沒有辦法,或許你能有辦法也不一定。」愛爾蘭搖搖頭,拒絕回答韓炎的問題,留給了韓炎一個疑問。

    「你放心,雖然現在我還不是你的僕人,但是有必要的話我會出手的,只是不知道你能不能將你如何破解我的毒告訴我呢?」

    韓炎毫不猶豫的說道:「在你成為我的僕人,成為我能信任的人後我自然會告訴你的。」

    愛爾蘭見韓炎也不說,也不意外,當下說道:「那好吧,一切就等那件事情時候之後再說吧,現在我們先去花龍鎮吧!」

    沒有什麼東西可收拾的,韓炎身上的兩樣東西,噬魂已經插在了腰上,空間戒指也還都在手指上,愛爾蘭也提著她的短劍就這麼上路了,韓炎清楚的看到了她手上也帶著一枚亮晶晶的空間戒指,想想她在放逐之地的特殊地位韓炎也就沒有任何疑點了。

    花龍鎮,韓炎和愛爾蘭兩人才出現在了克萊爾的府邸外,門口的守衛就已經認出了韓炎,連忙讓開了路,只是眼睛卻在愛爾蘭的臉上多看了幾眼,一副神魂顛倒的樣子。

    愛爾蘭無論到哪都是所有男人眼光的焦點啊,韓炎心裡歎息了一下,忽然想起了嘉馨,一個和著愛爾蘭有著同樣美麗的女孩。

    「大哥,你終於回來了!我們擔心死了!」迪歐的聲音伴隨著一臉喜色奔過來的迪歐傳了過來,聲音裡有著真切的關心,讓韓炎冷漠的心也忍不住有了一絲熱意。

    「聽說你和拉爾夫……愛爾蘭!你怎麼會和大哥在一起?」奔跑過來的迪歐忽然的看到了韓炎背後的愛爾蘭,頓時發出了驚訝的大叫。

    韓炎搖搖頭道:「暫時她算是我們的同路人,嘉馨呢?我不在的幾天裡,克萊爾可有什麼不對勁的變化?」

    迪歐當然明白韓炎如此一問的原因,克萊爾之所以如此對待幾人,那是因為有韓炎這個冷酷的「惡魔」在,這兩天韓炎出事昏迷後被愛爾蘭救走,如果這克萊爾要是有什麼異心的話,自然會有些表現出來。

    「大哥,他倒是沒有什麼變化,對待我們還是很客氣,不過卻多次的在我們面前歎息說聽說你惹到了拉爾夫出手,吉凶未知,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試探我們!」

    韓炎微微的冷哼了一聲道:「叫他來見我!」

    身後的愛爾蘭驚異的看了一眼旁邊的韓炎,她顯然沒有想到韓炎居然收服了那個變態大叔,這裡居然成了韓炎的棲息地和大本營,韓炎的實力真的有那麼高?

    韓炎的實力其實並沒有那麼高,愛爾蘭有著六星劍客的實力,克萊爾有著七星的火系魔法師的實力,韓炎的實力也就比愛爾蘭強上一些,估計也就是六星後期的實力,但是韓炎卻是一個殺手,一個神出鬼沒的刺客。

    有著七星實力的克萊爾,在高潮的時候被韓炎這麼突然的制住,差點就沒有嚇到陽痿,這種深刻的印象讓克萊爾在內心深處對韓炎充滿了恐懼,韓炎那對付他的辦法和最後示威的一擊更是讓他最後一點的疑惑都散去,被逼著成為了韓炎的手下,不過這也就是刺客殺手和普通人的差別,庫裡扎利德以八星的實力卻能鎮住九階魔獸拉爾夫,也就是同樣的道理。

    嘉馨很快的也就出現在了韓炎的面前,對於跟在韓炎身邊的愛爾蘭同樣的吃驚,但是她卻只是安靜的站在了旁邊,並沒有出聲。

    克萊爾屁顛屁顛的快步跑了過來,看著韓炎便大叫道:「頭領,你可回來了!真讓我擔心死了!」

    韓炎冷冷的說道:「真的是擔心死了?是擔心我沒有死吧?」

    克萊爾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有些訕訕的說道:「頭領,你開玩笑吧,我可是一心期盼著你趕快回來呢!」

    說完,克萊爾的眼睛瞟過了愛爾蘭,有些獻媚的說道:「頭領,你太厲害了!居然是庫裡扎利德他老人家的弟子,難怪那麼的神出鬼沒的,如今居然連大名鼎鼎的死亡美醫愛爾蘭也跟頭領一路,太厲害了!」

    原來克萊爾也相信了自己是庫裡扎利德的徒弟,韓炎沒有去否認,說自己是庫裡扎利德的弟子也沒有什麼不可以,都是殺手,但是他的本領卻比自己強上太多,他的確有當自己老師的能力。

    「我現在馬上就要去死亡城見他,嘉馨和迪歐兩個人還會繼續留在這裡,你幫我好好的保護好他們,要是他們有什麼意外的話,當初我曾經說過的那些法子就會降臨在你的身上,你該知道你雖然是七星魔法師,但是我要殺你輕而易舉,愛爾蘭的毒我想你也不想嘗嘗吧……如果你好好表現的話,這次回來我會給你一定的獎賞的,那能讓你的實力更上一層樓!」

    對於克萊爾,韓炎是威逼利誘,這個有實力的手下,只要能牢牢的控制在手裡,倒也是一個不小的助力,現在自己和拉爾夫已經完全的鬧翻了,必須很快的有著自己勢力才行。

    克萊爾一聽自己的實力還能再精進,不由得大喜過望,在他的眼中,韓炎現在是庫裡扎利德的徒弟,自己攀上他也就算得上是庫裡扎利德一派系的人,再也不用戰戰兢兢的過日子了,如今韓炎居然說還幫自己提升實力,心中對韓炎的那一絲怨恨早就不見蹤影了,說到底,自己畢竟什麼都沒有損失……最多是失去了一些生活的樂趣……

    「好的,頭領!你放心吧,這裡一切都交給我了,請替我向庫裡扎利德他老人家問好,我可是仰慕他老人家威名很久了!」克萊爾此時看著韓炎的神態比看著城裡那些陌生女人都還興奮。

    韓炎雖然不是女人,但是卻可以給他更多,其中不僅僅包括更多的女人……

TOP

第一卷 罪惡,放逐之地 第五十二章 沒有非分之想嗎?

    「嘉馨,你現在這裡等我,我現在要去死亡城見庫裡扎利德,等我回來的時候,你再告訴我關於你們小姐的事情。」

    韓炎只對嘉馨說了一句話,從嘉馨跟著自己為止,韓炎一直忙著練功和準備刺殺愛爾蘭的事情,根本就沒有時間卻救那名都不知道長啥樣的卡伊莉公主,此去死亡城也不知道庫裡扎利德到底找自己去幹什麼,但是庫裡扎利德救了自己的命,不管如何自己都要前去一趟,否則心裡一直會留著一個疙瘩。

    「迪歐,努力練功,不要鬆懈,你實力越高一分,死亡的機會就越低一些。要是這次我的實力再差一點點,我當時就死在了拉爾夫的龍捲風暴裡了,另外就是我交代給你收藥的事情,也不能停,收的越多越好!」

    轉過頭,韓炎又對著迪歐交代道:「此次去死亡城,我也不知道要多長時間,反正現在你也不用擔心,克萊爾想必也不敢有異心了,庫裡扎利德的威名和愛爾蘭的毒讓他不敢有什麼想法的。」

    迪歐看著對這自己叮囑的韓炎,忍不住眼眶微微發熱:「謝謝大哥,要不是你,我迪歐早已經喪生狼嘴了,大哥此去一定要小心啊!」

    韓炎拍了拍迪歐的肩膀,說道:「你別那麼感動,我只是怕到了關鍵時候,你拖我後腿而已。」

    出了門,韓炎會和了外面的愛爾蘭向外走去,兩匹獨角馬早已經在大門口等待著兩位,克萊爾親自守候在旁邊為兩人送行。

    韓炎這是第一次看到這種奇怪的魔獸,和著馬差不多大的身軀,頭上卻有著一隻獨角,看起來漂亮非凡,兩匹獨角馬的背上已經放好了兩塊皮墊,韓炎奇怪的看了看那皮墊,難道這世界上連馬鞍,連馬鐙都沒有嗎?

    兩匹獨角馬居然還是一公一母,正湊到一起相互的摩擦著頭部,一副親暱的樣子,韓炎心中不由好笑,這是克萊爾故意安排的一公一母兩匹獨角馬嗎?

    愛爾蘭首先在克萊爾手裡接過了韁繩,翻身上了那匹母馬的背上,韓炎也只有接過了克萊爾送過來的韁繩,正在翻身上馬,卻聽到克萊爾曖昧的低聲:「祝頭領旅途愉快!」

    聽到克萊爾的話,韓炎差點一腳踏空,這傢伙果然是故意的……想必在他心裡肯定認為自己和愛爾蘭是有那麼一種關係的吧。

    沒好氣的盯了克萊爾一眼,韓炎雙腳一夾馬肚,率先一馬當先的衝了出去,愛爾蘭胯下的母馬也不用愛爾蘭招呼,已經徑直的向著韓炎追了過去。

    愛爾蘭帶路,兩人一起沿著一條寬闊的道路向著西南的方向跑去,跑了一陣後韓炎便發現,這獨角馬的速度比地球上的馬匹的速度快多了,而且非常的平穩,簡直就像上了火車的感覺,愛爾蘭不是迪歐,所以韓炎也並沒有發問,只是靜靜的跟著愛爾蘭趕路。

    中間有兩三次兩人下馬休息,那兩匹馬總是在兩個人面前這麼公然的走到一起親親我我,甚至有一次差點就這麼慾火焚身的直接在兩人面前上演欲馬春情了,還是韓炎見勢不對這才連忙將那匹正亢奮狀態的公馬給拉了回來,這才直接阻止了事情的繼續發展,只是那公馬埋怨的眼神卻不時的望向了韓炎。

    愛爾蘭看著兩馬的樣子,終於忍不住說道:「韓炎,你說這兩匹馬是不是克萊爾刻意安排的啊!」

    韓炎一向淡漠的臉上也忍不住苦笑:「說不定真是的!」

    愛爾蘭怒哼一聲:「這傢伙真是太大膽了,下次見到他,肯定給他放點毒試試。」

    韓炎無言,這愛爾蘭果然是毒醫啊,來不來就是放點毒,不過他卻也明白,像拉爾夫這樣的人怕她只是因為心中對她有欲,如果像自己一樣毫不留情,那愛爾蘭或許根本就沒有下毒的機會,可能還在十來米外就已經被狂暴的魔法撕成了碎片了,加上她除了毒以外,卻又是這裡唯一的醫生,所以才造就了她特殊的地位。

    愛爾蘭忽然轉頭,盯著韓炎,直直的問道:「你要收我做你的女僕,除了你說過的原因,還有沒有其他的原因?」

    「其他的原因?」韓炎一時間迷糊了,還有其他原因嗎?

    看著韓炎的茫然的神情,愛爾蘭的臉上忽然出現了嫣然一笑,充滿了異樣的誘惑力:「譬如有沒有對我的身體有過什麼非分之想啊?」

    韓炎再次無奈的回答著愛爾蘭的問題:「你認為如果我要對你做那樣的事情,用得著這麼麻煩嗎?」

    愛爾蘭轉回了臉,自言自語說道:「也對啊,你不怕我的所有的毒,你的武功也比我高那麼一點點,的確用不著那麼麻煩,不過好在拉爾夫不是你,要是拉爾夫是你,估計我就慘了!」

    自言自語完畢,又似乎有些不相信的說道:「難道你對我就一點不動心?這島上所有的男人都恨不得將我壓在身上,扒光我的衣服……你就不想?」

    韓炎轉過頭看著愛爾蘭的眼睛說道:「如果我在這裡已經沒有任何的希望,那我可能現在就將你壓在身下,但是我還有事情做,我可不想就在這放逐之地過這麼的一輩子,我要從這裡逃出去,而且我也相信,我一定有人逃出去的!」

    「什麼,你想逃出去?」愛爾蘭的眼睛一下子睜得大大的,眼睛裡全是不可思議:「可是從來沒有人逃出去啊,連拉爾夫這樣的強者都不行啊?」

    韓炎緩緩的搖搖頭道:「我不是拉爾夫!但是既然這裡是一層禁制,也就是說只要力量足夠,就能破除掉禁制,拉爾夫不能出去,那是因為他的實力還不夠,或者,他沒有找對方法……和地點!」

    愛爾蘭像不認識面前的韓炎一樣,定定的看著韓炎,眼睛裡充滿了驚奇和震驚,剛想開口繼續發問,韓炎卻已經忽然站了起來平靜的說道:「我們該走了,只剩下最後的一程路了,死亡城就要到了!」

TOP

第一卷 罪惡,放逐之地 第五十三章 抉擇,生還是死

    死亡城。

    韓炎和愛爾蘭兩人騎著獨角馬在所有的人驚奇的眼光裡,向著城中的那一片建築的像城堡一樣的房屋前進,不時的能聽到下方的人的小聲的議論聲。

    「那青年是誰啊,怎麼會有黑色的眼睛?」

    「那女的才叫一個漂亮,那個青年可真有福氣,居然有個這麼漂亮的老婆!要是我……」

    「閉嘴吧你,最好別被他們聽到,否則你想死都難,在放逐之地能獨自這麼大膽的一個人行走的美女除了死亡美醫愛爾蘭外還能有誰……只是不知道這男的是誰,看起來愛爾蘭對她好像很客氣?」

    ……

    韓炎在馬背上轉過了頭,低聲的說道:「你的名聲可真大啊!」

    愛爾蘭回首微微一笑道:「那是因為他們害怕我的毒,不過我相信很快你的名聲就會超過我的,庫裡扎利德的徒弟,力抗拉爾夫,能夠抵禦我的毒……」

    韓炎抬起頭,望向了那中央的城堡,搖搖頭道:「你知道他找我們來是幹什麼嗎?」

    愛爾蘭搖搖頭,韓炎轉回了頭,長長的吸了一口氣,說道:「走吧!」

    高聳的城堡前。

    「是庫裡扎利德邀請我們前來的,請通報。」韓炎平靜的對著站在大門前的四個正盯著自己和愛爾蘭看的武士模樣的人說道。

    「你們是韓炎和愛爾蘭吧,大人早已經有過吩咐了,只要你們到達了後直接請你們去相見,兩位請隨我來。」領頭的那位側轉了身子,然後對著韓炎和愛爾蘭躬身一禮。

    韓炎和愛爾蘭對視了一眼,雙雙翻身下馬,跟在那武士的背後向著城堡的裡面走去。

    庫裡扎利德的城堡比之拉爾夫的城堡還要高大,還要氣勢雄偉,韓炎經過的通道兩側的石塊全部被打磨的光滑平順,上面還有凸起的精美的浮雕,雕刻著各種各樣的魔獸各種形態。

    很多魔獸的樣子韓炎從來都沒有看到過,覺得新奇無比,看來這魔法世界的物種比之地球上的還要多很多啊,反而地球上的物種在這裡大多都能看到,只是很多在形態上都有了一定的變化。

    穿過了一道巨大的拱門,帶路的武士跟屋子裡的一個穿著青衣的老者講了幾句後,就出去了,老者應該是這裡的僕人或者管家一類的,招呼兩人坐下後就去通報了。

    沒有多久,一陣低沉的笑聲從門口的通道裡傳來,接著那個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三天,你們比我預料的來的早了一些……」

    一個老頭緩緩的背著雙手出現在了那道黑色的小門處,微笑著盯著坐在椅子上的兩人,正是當初韓炎在森林裡遇到的那個送自己空間戒指的老頭。

    庫裡扎利德現在的打扮又和當初的那副藥農打扮不同,此時的庫裡扎利德穿的非常的簡單,一條腰帶簡單的束住了身上的袍子,雖然衣服看起來非常的簡樸,但是卻非常的合身,腳上穿著一雙軟皮靴,走起路來悄無聲息,加上臉上帶著的微笑,此時的庫裡扎利德更像一個慈祥的老者。

    韓炎卻沒有絲毫的奇怪,一個出色的殺手都善於偽裝自己,往往都是扮什麼像什麼,就算庫裡扎利德穿上魔法袍拿著魔法杖,韓炎也絕對相信在他的身上看到的就是一個活脫脫的魔法師。

    「原來你就是殺神庫裡扎利德,上次得蒙閣下送我空間戒指,這次又蒙閣下相救才逃脫了拉爾夫的毒手……對於閣下來說,我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人物而已,不明白閣下為何一再的出手相幫!」韓炎沒有客套的習慣,所以一開口就直接問到了重點上。

    庫裡扎利德一點都不著急的坐在了韓炎的對面,微微笑道:「年輕人,要沉得住氣。」

    韓炎身子後仰,靠在了椅子上,右手輕輕的撫摸著左手的手背,平靜的盯著庫裡扎利德說道:「我只是想知道原因,事出必有因,我不會相信閣下會因為一時興趣而為了我去和拉爾夫翻臉。」

    「那當然,如果我還有著當年的實力,或許真的會因為興趣而救下你,但是現在我只有八星的實力,拉爾夫要不是畏懼我的刺殺本事,早就用禁咒幹掉我了!」對於韓炎的話庫裡扎利德沒有絲毫的反對,那微笑的眼神在他的臉上顯得格外的刺眼:「記得我救你的時候說的什麼嗎?」

    韓炎毫不猶豫的回答道:「你說我是你收的弟子,不滿你的低調逃出去的……,我明白如果不這樣,你又怎麼能有個正大光明的理由來救我呢!」

    庫裡扎利德微笑著搖搖頭道:「理由不重要,關鍵是因為我是庫裡扎利德,而我要救你,就這麼簡單,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韓炎當然明白,庫裡扎利德之所以能救他,是因為庫裡扎利德的實力,不管他給什麼理由,拉爾夫只要不想和庫裡扎利德正面為敵開戰,那這個人就必須的放,只是既然這樣,為何庫裡扎利德要說自己是他的徒弟呢?

    庫裡扎利德盯著韓炎的眼睛,微笑道:「現在這放逐之地上稍微有點勢力的人都知道我收了個弟子,但是事實上,你是一個殺手,卻不是我的弟子,那麼現在想必你不會讓我這個老頭子被其他的幾個傢伙嘲笑我連個弟子都收不到吧?」

    韓炎的身子猛然的立了起來,驚訝的說道:「你要我拜你為師?」

    庫裡扎利德點頭道:「是的,我不知道以前你的刺殺的本領是和誰學的,你練習的功法我也從來沒有見過,我也敢肯定你以後的成就一定會在我之上,但是現在的你還不是我的對手,而且還差的很遠……」

    庫裡扎利德的聲音淡淡的,但是卻給韓炎巨大的震撼:「我庫裡扎利德自然是不能給那幾個傢伙嘲笑的,所以你要麼答應做我的弟子,要麼……死!」

TOP

第一卷 罪惡,放逐之地 第五十四章 殺手的對決

    「你怎麼知道我是殺手?還有你知道我練習武功?」

    韓炎並沒有著急著回答庫裡扎利德的話,而是開口反問道,雖然庫裡扎利德的聲音裡充滿了不容置疑的口吻,雖然韓炎也相信自己拒絕的話庫裡扎利德會毫不猶豫的殺掉自己,但是庫裡扎利德也沒有說錯,現在的自己差他還太多了。

    「我在森林裡觀察了你很久,包括你練功、採藥和最後的煉藥,我也感到了你的實力在你吃掉你自己煉製的藥後明顯的進步了不少……當然,我都是默默的觀察你,並沒有讓你發覺,憑借你現在的能力,想發現我是不可能的。至於你是殺手的事情,我們是同類,我自然能感覺的出來,你身上有不自覺釋放的殺氣,看得出你殺過很多的人……」

    庫裡扎利德的聲音很平淡,就像是說今天早飯吃了兩個饅頭一樣簡單,但是韓炎的心中卻掀起了滔天巨浪,對方一直觀察了自己這麼多時間,自己竟然一無所知!

    煉丹?難道他是為了自己煉製的丹藥?

    韓炎的眼睛裡露出了疑惑的神情,再次問道:「那為何你要收我為弟子呢?難道是為了我煉製的丹藥?」

    旁邊的愛爾蘭一直沒有說話,但是聽著兩人的對話,此時眼睛卻亮了起來,她似乎已經明白了為何韓炎能夠解除自己的毒了,而且聽韓炎如此自信的口氣,他所煉的丹藥居然已經好到了讓這些八星強者都窺視的地步!

    庫裡扎利德歎了口氣說道:「我也不隱瞞你,想必你也知道,我的實力退步了,雖然八星和九星的實力只差了一級,但是這中間的差距卻是太大了,這些年來我自己給自己配置了很多藥,也想了很多辦法,但是總歸還是無法恢復那個受到的傷害,你煉藥的方法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我的確希望你能幫到我,當然,這並不是主要的原因,畢竟要恢復太困難了。」

    韓炎已經緩緩的坐回了位置上,輕輕的撫摸著手,聽著庫裡扎利德的回答,心中卻在飛快的思索著。

    「本來我只是對你練功的方式好奇,但是後來我卻發現你練功的時候,在近處的我竟然感覺不到你的任何氣息,雖然你的人得的確確就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卻感覺不到你的存在,這才讓我有了收你為弟子的想法,因為假以時日,你一定是比我還出色的殺手,你一定能成為新一代的殺神的!」庫裡扎利德的聲音裡已經有了一絲激動。

    「感覺不到我的任何氣息?可是我不也感覺不到你的氣息嗎?」韓炎疑惑的問道,他還是不太明白庫裡扎利德所說的話裡的意思。

    「你是殺手,自然也都明白隱匿自己的身形對刺殺的重要性,能夠不為自己的敵人發現,那至少就已經處於不敗之地,但是魔法師活動的時候會有魔法波動,武士活動的時候會有鬥氣波動,雖然這兩種波動都很輕微,但是在高手對決的時候,對於一個殺手卻都是致命的!而你,因為你修煉的奇怪的功法,既不是魔法,也不是鬥氣,身上根本就不會有魔法波動和鬥氣波動,你根本就是一個天生的殺手!」

    庫裡扎利德詳細的解答了韓炎的疑惑,眼睛不時的在韓炎的臉上掃過,觀察著韓炎的反應:「你感應不到我,是因為你的實力和相差太多,但是我感覺不到你,那才是你練習的功法的神奇之處。」

    原來是因為自己練習的星月訣的原因,韓炎一下子明白了過來,這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一種能量方式,難怪能不被他們偵測到,韓炎的右手已經離開了自己的左手,沉聲的說道:「那我要是拒絕呢,馬上殺死我?」

    庫裡扎利德眼睛微微的瞇了起來:「你拒絕?」

    韓炎的手已經握到了手裡的噬魂,冷冷的說道:「雖然我知道你的實力強過我,但是我還是想試試,你到底能教我什麼東西!」

    「很好!」

    庫裡扎利德似乎並沒有因為韓炎的無禮而惱火,聲音裡,他的身子猛的倒翻回自己所坐的那張鋪著毛皮的寬大的椅子後面,咚的一腳踢在了椅子上,椅子如同炮彈一般的砸向了韓炎的面門。

    韓炎身子飛起,凌空一掌,真元狂湧而出,清脆聲的掌聲裡,椅子一下子四分五裂開來,但是韓炎卻大吃一驚,椅子後面沒有任何人,庫裡扎利德居然在這麼一眨眼的功夫間就消失了!

    想都沒有想,韓炎的身子已經猛的翻折開去,與此同時,一道尖銳的利風忽然出現,從著韓炎的脖子邊擦了過去,如果韓炎身子沒有動的話,勢必被這道勁風正正擊中後脖子,韓炎清楚的知道,那裡是一擊致命的地方!

    冷汗一下子從韓炎的額頭上出來了,從那道勁風,他就可以感覺得出來,其中並沒有絲毫的留手!也就是說,如果不是自己見機得快,提前翻開,那勁風絕對會從後脖子扎進去,從前面扎出來!

    「反應不錯!不過這是你有心準備的情況下,要是我突然到來刺殺你呢?你猜我的下一刀又會從哪裡出擊呢,你又能躲的過我的多少刀呢?」

    庫裡扎利德的聲音在屋子裡響起,飄忽不定,一會兒在東,一會兒在西,韓炎竟然把握不住他的位置,心中微微一急,腳下急速移動的步伐稍微的緩了一步,一道勁風再次的出現在韓炎的腦後。

    還是同樣的位置!

    韓炎的肩頭出現了一道血光,韓炎的身體倒翻回去,手裡的噬魂卻已經毫不客氣的反刺了出去,但是卻像刺在了空氣中,沒有絲毫的反應,那道勁風再次的消失在了空中。

    韓炎心一橫,停住了繼續的移動,握著噬魂就這麼站在了巨大的廳裡,微微的閉上了眼睛,星月訣已經全速的運轉了起來,一時間,周圍的空間似乎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周圍的聲音也都清晰的傳入了韓炎的耳朵裡,愛爾蘭的喘氣聲,風吹動窗戶輕微的吱呀聲……

TOP

第五十五章 留著也是禍害,殺!


  韓炎可以聽到周圍的一切,但是偏偏卻就聽不到庫里扎利德的任何聲音,呼吸聲,腳步聲……一點都沒有,就仿佛他根本就在這屋子里,但是韓炎卻知道,他不僅在這屋子里,而且就在自己身邊不遠處,靜靜的看著自己。

  隱身術嗎,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雖然在地球上某個島國上也有著刺客喜歡用這種隱身術,但是那只是普通的利用火藥或者藥物的障眼法,但是庫里扎利德明明就在自己身邊,但是自己卻一點都感覺不到他的存在!

  庫里扎利德的身體就像是空氣一樣,自己的眼睛居然完全的看不到他的任何一點存在的痕跡,他真真正正的完全的隱形了!

  站立著的韓炎忽然感到左后方傳來了一陣壓迫感,腳上用力,身子平平的向著右側忽然的滑出了半米,手里的噬魂卻再次的反刺而回。

  “咦”低聲的驚呼聲中,勁風在韓炎左肩旁邊一寸掠過,然后飛速的轉了回去,與韓炎的噬魂撞擊在一起,韓炎的周圍再次的回復了寧靜。

  韓炎完全的處于了下風,因為他根本就無法就無法發現庫里扎利德的位置,只有被動的躲閃,再躲閃……心中郁悶極了。

  韓炎郁悶,庫里扎利德心里其實更驚訝,韓炎的殺手天分和反應本能好到了差點不能相信的地步,韓炎很明顯看不到自己,但是他明銳的洞察力卻讓他每每在最危險的那一瞬間躲過自己的攻擊,雖然自己只是使用了隱身術,并沒有使用自己八星的功力,但是這一切已經足夠讓庫里扎利德驚訝萬分了。

  韓炎的身上已經多了三個細長的刀口,韓炎不用看就知道庫里扎利德的武器是一柄細長的類似匕首的武器,這次韓炎很奇怪,至少五分鐘了,庫里扎利德怎么沒有接著攻擊呢?

  五分鐘!

  韓炎腦海里忽然閃出一個念頭,每次他都是因為突然攻擊帶起的殺氣和勁風讓自己察覺到他的位置,難道他要慢慢的靠近自己?

  才一想到這個念頭,韓炎的身子猛然一下子繃緊了,一瞬間身上的冷汗就出來了,正要拔身離開,一柄黑乎乎的細長的小刀已經忽然在空氣中出現,架在了韓炎的脖子上,冰冷的刀鋒貼著韓炎的脖子,寒氣讓韓炎脖子上迅速的起了一圈小疙瘩。

  韓炎隨時準備刺出的噬魂已經如毒蛇一般亮出了它的獠牙,但是卻像被人掐住了七寸一般,韓炎輕輕的垂下了噬魂,抬起了頭,緩緩的說道:“你贏了!”

  庫里扎利德的身影緩緩的在韓炎的身邊出現,由一層淡淡的影子然后變成了真人,旁邊的愛爾蘭目睹著這一場激烈詭異的爭斗,眼睛睜的圓圓的,一直屏住的一口氣這時候才敢呼出來……

  庫里扎利德的小刀從韓炎的脖子上緩緩的收了回去,輕聲的說道:“你輸了!如果你是我的敵人,現在你的脖子上已經多了一道縫了……”

  “是的,我輸了!”韓炎將噬魂插回了腰間的噬魂的鞘里:“你的隱身術的確非常的厲害,我服!”

  庫里扎利德退了開來,臉上再次的出現了和藹的微笑:“不要板著個臉,多少人想要拜我為師我還不答應呢,你剛才的舉動已經再次的證明了你出色的天賦,我現在更加的肯定,只要你讓我教導你,你以后一定會比我強的!畢竟能完全沒有波動的只有集合了魔法白癡和斗氣白癡這樣的雙料白癡才行,但是不會魔法,又不會斗氣的人又如何當得了一個出色的刺客,所以你是唯一的一個有希望超越九星的殺神!”

  韓炎疑惑的問道:“超越九星?九星不就是人類實力的最頂峰嗎?不是只有魔獸才會有十階魔獸,擁有特殊技能領域的嗎?”

  庫里扎利德搖搖頭道:“是的,在通常的情況下是的,但是人卻也同樣的有可能超越九星,成為擁有特殊技能領域的神的!”

  在韓炎還想繼續發問的時候,庫里扎利德卻打住了話頭:“現在和你解釋這些會很困難的,等到你以后實力到了那個境界的時候,你自然就會明白了,而現在你只需要告訴我,你愿意當我的弟子嗎?”

  韓炎微微一思索道:“你的實力的確很厲害,我可以拜你為師,但是我不愿意受你的束縛,我還有自己的事情!”

  庫里扎利德笑道:“我并沒有指望你能幫我什么,我也沒有準備束縛你,只要你能跟我學習我的本領,稱為新一代的殺神就好了,甚至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你可以不叫我老師,不用對我行老師之禮,但是對外,你必須承認是我的弟子。”

  韓炎微微一愣:“就這么簡單?”

  庫里扎利德毫不猶豫的點頭:“就這么簡單,但是在你能通過我的考核之前,你不能離開我的城堡!”

  韓炎眉頭微微皺了起來:“什么考核?”

  庫里扎利德臉上微笑慢慢散去,眼睛定定的看著韓炎,閃著犀利的光芒:“很簡單,你自己從這里悄悄的逃出去或者殺了我之后從大門走出去!”

  想到還在花龍鎮等待這自己的迪歐和嘉馨,還要去找那個公主的事情,要能殺了庫里扎利德那需要多長的時間啊?

  剛要出口反問,庫里扎利德已經老臉一寒道:“不能討價還價!要是你連逃都逃不出去,那你出去不是給我丟人嗎?”

  韓炎無言,回頭看了看愛爾蘭說道:“她呢?”

  庫里扎利德轉過頭盯著愛爾蘭,冷冷的看了半天后,忽然說道:“好像當初就是她對你下毒的吧,她還聽到了那么多的事情,留著也是禍害……殺!”

  隨著最后一個凌厲的殺字出口,庫里扎利德的身影已經再次的消失在了空中,愛爾蘭驚慌的跳了起來,一道銳利的寒芒已經在空中劃出了一道詭異的弧線刺向了愛爾蘭的脖子,愛爾蘭根本來不及動一根手指,唯有眼睜睜的看著那寒芒不斷逼近,眼睛里露出了絕望的神色.

TOP

第一卷 罪惡,放逐之地 第五十六章 那個人生氣,後果很嚴重

    「住手!」

    黑光在愛爾蘭的脖子上停住了,庫裡扎利德的聲音傳了出來:「怎麼,難道你還憐香惜玉嗎,那樣的人可不配當一個殺手!」

    韓炎搖搖頭道:「別殺她,她對我有用,她已經答應了我,只要我幫她救好一個人,她就宣誓向我效忠,成為我的僕人!」

    「哦?你幫她救人,她自己就是醫生,她自己都救不了的人,你能救?」庫裡扎利德的聲音裡充滿了質疑。

    「他不敢殺我的!」愛爾蘭冰冷的聲音插入了兩人的對話。

    「什麼?我不敢殺你?剛才要不是這小子阻攔,你現在已經死了!」庫裡扎利德手裡的刀輕輕的壓了一壓,愛爾蘭白皙的脖子上頓時出現了一道紅紋,不過庫裡扎利德的力道很準,剛好沒有割破皮膚。

    「你不知道的情況下當然可以殺我,但是我說出來後你自然不敢殺我!」愛爾蘭似乎絲毫的不畏懼庫裡扎利德,冷冷的回答道。

    庫裡扎利德有些意外,也有些驚怒:「憑什麼!在放逐之地上還有我不敢殺的人?就算是拉爾夫,黑格也不敢這樣對我說話!」

    愛爾蘭臉上甚至出現了一點點得意的神色:「可是我不是他們,我是愛爾蘭,這島上唯一的醫生!」

    「是嗎?」庫裡扎利德對愛爾蘭的說法嗤之以鼻:「那麼面對現在的情況,你這個唯一的醫生除了等死還能做什麼嗎?對我下毒嗎,你的手指要是敢動一下,我的刀就會劃破你的喉嚨!」

    愛爾蘭淡淡的說道:「我說了我是一個醫生,而現在我正好有一個病人,恰好這個病人和那個人有著很好的關係,如果你殺了我,沒有人替病人治病,那她就會死,那個人肯定很不高興,什麼結果你自然也知道了!」

    「那個人?」庫裡扎利德的聲音一下子凝重了起來,沉聲說道:「你說的可是住在摩天城堡裡的那個人?」

    愛爾蘭平靜的說道:「除開了他,誰還能讓你害怕呢?」

    庫裡扎利德的刀忽然神奇的從愛爾蘭的脖子上消失了,庫裡扎利德的身影也一下子在離開愛爾蘭數米外的地方出現,臉上似乎帶著懷疑的神色看著愛爾蘭。

    韓炎驚訝不已,到底是誰能讓庫裡扎利德都不敢得罪,連「很不高興」這樣的結果都承受不起呢?摩天城堡,那裡面住的是誰呢,難道……是十階魔獸克拉克?庫裡扎利德連拉爾夫這樣的九階魔獸都不怕,能讓他感到害怕的那也只有十階魔獸了。

    愛爾蘭看著庫裡扎利德說道:「你別這樣看著我,我沒有騙你。上次出診我就是去了摩天城堡。」

    庫裡扎利德驚訝的問道:「難道是他生病了?」

    愛爾蘭搖搖頭道:「我給你說了,我的病人和他有著很好的關係而已,剩下的我就不能再說了,稍後我也會帶著韓炎一起前去摩天城堡,替我的病人看病,那時候你便知道我說的是真是假了。」

    庫裡扎利德很明顯相信了愛爾蘭的話,手一抖,手裡的細長的小刀便不見了,就像從來就沒有拿過刀一樣,說道:「既然這樣,那你走吧,我不殺你!」

    愛爾蘭搖搖頭道:「不行,我要等到韓炎一起去才行,我一個人可能治不好那個病人,韓炎在這方面勝過我許多,我需要他的幫助……如果他能幫助我治好那個病人,我便會宣誓向他效忠,終生追隨與他!」

    庫裡扎利德點點頭道:「那好,希望你遵守你的諾言,否則到時候我不會放過你的!在韓炎能夠憑借能力闖出來之前,你就住在城堡裡等著吧!」

    愛爾蘭搖頭說道:「我只等三個月,如果三個月韓炎還不能達到你的要求,你也必須放走他,因為三個月是我必須去看病最長的期限!」

    庫裡扎利德臉上出現了怒色,但是卻最終還是沒有說什麼,只是轉過頭對韓炎說道:「小子,三個月,你不會等著女人救你出來吧?」

    韓炎眼神一下子亮了起來,不過很快的就又暗淡了下去,平靜的說道:「怎麼教,你說吧!」

    庫裡扎利德轉頭向著裡屋走去,說道:「去睡覺,晚上到後院找我!」

    韓炎看了愛爾蘭一眼,然後便轉身跟著庫裡扎利德走去,事到如今,也只有按照庫裡扎利德說的去做了,如何生存下去是最大的問題,何況是這等只賺不虧的生意,韓炎沒有理由不答應,也不能不答應。

    月光靜靜的灑落下來,韓炎在僕人的指引下來到了後院,韓炎詫異的看了看這個院子,少說也有著數百米的寬闊,上面居然有著各種各樣的樹,而且是參天大樹,這裡簡直就是一片小森林,而庫裡扎利德正站在樹林前,看著韓炎來到,冷冷的說道:「進樹林,考反應能力。」

    ……

    韓炎趴在一棵樹上,打量著周圍的大樹,大樹有三十七顆,小樹一百零八棵,灌木叢四個,這都是韓炎在開始的遊蕩裡數清楚了的。

    就在韓炎張頭四面打望的時候,一道疾風忽然出現在韓炎的背後,韓炎的身子猶如猿猴一般的猛的彈離了原處,疾風落空,在韓炎的身子還沒有落下的時候已經再次的消失。

    疾風再次出現,韓炎繼續逃竄,心裡默默的念道,九十九次……

    背心已經全部的被冷汗打濕,但是韓炎不敢有任何的停下來的打算,他不停的挪移著自己的身子,面對庫裡扎利德這樣的隱身殺手,停留在同一個地方根本就是在找死。

    一閃身躲在了一個灌木叢的背後,誰知道身子才落下,迎面一道勁風射向了韓炎的脖子,韓炎大吃一驚,庫裡扎利德竟然在這灌木叢的位置等著自己!

    無法躲避身子,韓炎手裡的噬魂已經毫不猶豫的帶著強勁的勁風劃出,一溜火星出現在空中,韓炎的身子已經藉著這一撞擊的力量猛的翻側開來,那細長的小刀擦著臉頰掠過,一溜血珠飛散在空中。

    第一百次攻擊!

TOP

第五十七章 絕地訓練


  庫里扎利德的身影在黑暗里顯現出來,滿意的說道:“反應力很好,其他的暫時也不用考了,從剛才的躲避里我已經觀察出來了,去休息吧,早上吃過早飯后正式開始訓練!”

  早上,韓炎和愛爾蘭一起吃過早飯后,仆人便指引著韓炎來到了一間屋子,屋子里站著庫里扎利德。

  庫里扎利德對著韓炎說道:“我對你的要求很簡單,只要你能從這里出去,就算你合格了!如果三個月后你還是出不去,而要愛爾蘭來救你的話,我說不定會殺了你!”

  韓炎打量著四周的環境,這個屋子至少有著五十十米的長寬,屋子里有著各種各樣的家具,椅子、桌子、柜子等擺放的整整齊齊,奇怪的是在很多地方都擺放著各種各樣的水果以及一些其他的食物,而整個屋子卻只有著一個并不大的門通向外面,卻是唯一的出路。

  “這里面有著很多的食物,都散亂的放置著,我們兩個都會在這個屋子里,我會教你隱身術,然后教你一些另外的用特異的法門來隱匿自己的身體,加速自己的攻擊等等,教完之后就是我們之間的對決!”

  “屋子的角落里有廁所,在開始的時間里,我會不隱身對你進行攻擊,這個攻擊是任何時間、任何地點,不管你在吃東西,還是上廁所,只要我覺得有機可趁,我都會出手攻擊你!”

  “等你掌握了隱身術以后,我同樣的會隱身,然后你便可以嘗試著逃出去或者殺了我,剛開始的時候我會留手,后面我會逐漸加強實力攻擊的,如果你在戰斗中死去,那便只能怪你命不好了!”

  韓炎的領悟能力很好,很快的就明白了庫里扎利德交給自己的一些特殊的技巧,也學會了庫里扎利德的不傳之秘,隱身術。

  隱身術真的很神奇,利用特殊的秘法改變了空氣中的光元素的排列,再加上自己身上一些特殊的裝備和技巧,從而達到真正完全的隱形。

  韓炎用了一天時間就學會了隱身術,這讓庫里扎利德看向韓炎的眼光再次的充滿了熾熱,用庫里扎利德自己的說說,韓炎根本就是一個天才殺手!

  天生的殺手!那些特殊的技能和技巧就仿佛是專門為韓炎量身制定的一樣,庫里扎利德才講了一遍,韓炎就已經很明白了,很快的,韓炎便能自己施展出來,雖然剛開始施展的時候會有很多的漏洞,但是很快的韓炎自己便察覺到了問題,然后很快的改進了過來。

  庫里扎利德相信,要不了多久,韓炎除了在功力上差自己一些外,韓炎便能全面的超越自己,成為新一代殺神最有潛力的人。

  看著韓炎穿上了自己準備的特殊的衣服,然后將噬魂等藏在了衣服里,輕輕的如同陽光下的春雪一般的消失在自己的面前,庫里扎利德嘆道:“小子,雖然我本來就非常的看好你的天分,但是我現在才發現我還是低估了你!本來我認為你怎么著也要二十天左右才能掌握這些的,但是你只用了三天就全部的學會了并且能熟練的運用……”

  “既然這樣,那我們的戰斗就提前開始吧!從現在開始,我會隨時隨地的向你進攻!”

  說完話后,庫里扎利德的身影同樣的消失在了空氣里,如果外人站在門口的話,一定會認為這是一間空空蕩蕩的房間,怎么著也不會相信這里面正有著兩個大活人在進行著殺機四伏的較量。

  雖然韓炎也學會了隱身術,但是他也同樣的無法看到隱身的庫里扎利德,要想知道庫里扎利德的位置,唯有用自己去感覺他的位置,通過空氣的流動,聲音等判斷,除此以外,別無他法。

  韓炎的身子躲在一個椅子后面,靜靜的調整著自己的呼吸和心跳,慢慢的連他自己也都聽不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了,這是超級殺手必須要做到的事情,韓炎以前使用的是星月訣的純凈的真元來讓自己的呼吸變得特別的悠長和平緩,心跳也比常人慢上幾倍,但是加上庫里扎利德交給自己的方法,心跳似乎全部的停止了,加上自己純凈的月之力的掩蓋,身上似乎已經沒有了活人應該有的氣息。

  忽然,空氣中一絲不尋常的波動傳進了韓炎的腦海,韓炎的身子猛的一個竄步離開了背后的椅子,與此同時,一流黑光一下子擊穿了椅子,給椅背上刺出了一個拇指大小的洞。

  韓炎藏在袖子里的右手緊緊的握住噬魂,找尋著對方的蹤跡,在第一天韓炎見識了庫里扎利德神出鬼沒的出刀方式以后,韓炎就已經習慣了這樣毫厘之差的攻擊,反倒是給了韓炎一種一樣的刺激,就像是孩子遇到了自己心愛的玩具一樣,全身關注的投入到了這個貓捉老鼠的游戲中去。

  韓炎不停的在變換著自己的位置,從來沒有在一個地方呆過超過三分鐘,因為高強度的集中精神和運動,韓炎很快的就感到餓了。

  一塊蘋果才剛咬了一口,韓炎就已經如受驚的兔子一般的蹦了出去,身后黑光已經出現,剛才還在自己的嘴邊的蘋果已經一下子被一道黑光一剖為二了,韓炎并沒有絲毫的停留,目標已經盯準了下一個目標……

  韓炎開始的時候總是才碰到食物就會遭到緊接而來的攻擊,每每都能只咬上一口就必須狼狽逃竄,逃竄了半天也沒有吃飽,不由心中郁悶,難道庫里扎利德就不用吃東西的嗎?

  等到韓炎發現桌面上的一個蘋果忽然就這么憑空消失的時候,韓炎才一下子明白了過來,雖然食物是不能隱形的,但是將食物放倒自己的身上就不會被發現了,譬如袖子里,不過吃東西總要有咀嚼的聲音,所以韓炎仍舊不得不在進食的時候必須以平時的數倍的速度變換位置,否則那道憑空出現的黑光很可能將韓炎嘴里的食物連同韓炎的嘴一起一分為二……

  上廁所更是一件尷尬的事情,在小便的時候被人攻擊是多么無奈的一件事情,韓炎甚至在懷疑庫里扎利德會不會循著尿跡攻擊自己,那最先遭殃的豈不是自己的小家伙……要是像那個蘋果一樣被這么一分為二……

TOP

第五十八章 獵人與狡兔

  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個月……

  戰斗還在繼續,與最先開始不同的是庫里扎利德已經再也沒有留手了,但是他卻并不是全力的進攻著韓炎,而是防守著防止韓炎偷偷的溜出去,在適當的時候則會給韓炎以迅雷般的攻擊,而韓炎也已經習慣于一邊啃著蘋果,一邊用著鬼魅般的速度躲避著身后的追擊,更習慣了連睡覺的時候都是半醒著的,一有不對勁的地方,馬上開始逃竄……

  但是韓炎還是無法沖出去。

  庫里扎利德就像一堵門神一般的擋在了韓炎出去的道路上,有數次韓炎都偷偷的摸到了門邊,但是那道黑光依舊讓韓炎唯有再次的飛退而回,每一次庫里扎利德追擊韓炎過后都會回到門口的附近,守著出去的道路。

  雖然韓炎在隱身術以及其他的一些技巧上已經可以說不遜色于庫里扎利德,因為現在韓炎只要在不動的情況下,配合著自己的修煉的星月訣純凈的月之力,就連庫里扎利德都幾乎感覺不到韓炎的位置,但是只要韓炎動起來,庫里扎利德則就會比較容易的捕捉到韓炎的位置,從而采取出相應的措施。

  雖然如此,但是實力的差距卻是短時間不能彌補的,更快的速度,更強大的攻擊力,更精確的時間預計讓韓炎每次都無功而返。

  那到底要怎么樣才能出去的到呢?

  屋子里的食物有著已經增補了幾次,韓炎的眼光落到了放在桌上的一堆烤面包上面,眼睛不由一亮。

  韓炎開始了猛烈的進攻,雖然每次進攻都遇到了堅決的甚至更強烈的反擊,韓炎的攻擊卻從來的沒有停止過,甚至一次比一次更猛烈,更快速……


  “你想硬沖出去?”庫里扎利德的聲音冷冷的充滿了嘲笑:“別做夢了,雖然我承認你是一個天才,但是功力的差距卻不是這么短短幾天能夠彌補的!”

  韓炎身上的衣服已經裂開了好多條口子,甚至有兩處都還滲出了鮮血,但是韓炎的斗志并沒有因此而降低,一個翻身再次的退了回去,喘息道:“不試試又怎么知道?”

  庫里扎利德冷哼道:“我看你還是想點別的辦法吧,這樣直接的沖擊無疑于自找死路啊!”

  話剛說完,庫里扎利德的臉色微微的一變,說道:“怎么,想運用隱身術偷偷的逃出去吧,沒有用的,雖然你修煉的功法能讓你沒有波動,但是只要你移動,空氣的輕微的震蕩已經足夠讓我發現你了!”

  隱藏在空氣中的韓炎卻不再回答庫里扎利德,而是一動不動,竟然就這么的和庫里扎利德耗上了。

  庫里扎利德冷哼一聲道:“拼忍耐力嗎,反正我守住大門,就算我發現不了你,但是你也別想出去!”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兩人竟然就這么靜靜的在空氣中對耗了差不多一天,庫里扎利德的肚子已經感到饑餓了,眼睛開始搜羅起附近的食物來,隨著韓炎的隱身術和行動技巧的提高,還有韓炎獨特的可以隱藏氣息的月之力,庫里扎利德的人已經不敢離開大門太遠,否則怕韓炎給趁機溜了出去。

  附近桌子上有三個蘋果,在稍遠的地方有烤面包,再遠的地方有包子,庫里扎利德感應了一下韓炎,卻發現自己竟然找不到韓炎的位置,看來韓炎這么一天的時間竟然都沒有移動過分毫,庫里扎利德心中忍不住暗贊一聲,這小子的確忍得!

  先吃個蘋果吧,庫里扎利德敢肯定韓炎不在自己附近三米以內,那樣的話就算自己沖過去搶蘋果的同時,韓炎同時沖向外面的話,自己也能飛快的搶到蘋果后在折返過來攔著韓炎。

  就在庫里扎利德打定主意的時候,卻忽然發現那個蘋果微微的動了一下,然后忽然加速的向著后方跑去,就像是有無形的手在托著它一樣。

  好小子,竟然恰好比我先動手搶這個蘋果!

  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猶豫,既然發現了韓炎的蹤跡,庫里扎利德也就不用考慮韓炎逃出去的事情,身子猛然的突進,細長的小刀已經若憑空出現的毒牙一般猛的劈向了那個蘋果的后方,那里應該是韓炎的手!

  細長的小刀帶著一溜黑光在空中一閃而過,然后猛的停頓在空中,竟然沒有在隱去,而庫里扎利德的身影也緩緩的在空氣中顯現了出來,臉上帶著驚訝的表情,而在他的脖子上,黝黑的噬魂正像是一個暗夜的幽靈一般的停在那里。

  “我想你告訴我你是怎么做到的!”庫里扎利德有些意外的問道,因為韓炎明明應該在蘋果的后方,為何卻突然出現在自己攻擊的路上,而且忽然的制住了自己而自己之前竟然沒有任何的感應!

  韓炎的身子也從庫里扎利德的旁邊顯現了出來,平靜的回答道:“我一直就沒有動過,早上進攻的時候我將一些肉的很爛的烤面包輕輕的灑遍了這個大門口的各個位置,雖然并不多而且很小,但是卻已經足夠我觀察你的一舉一動。至于蘋果,則是我在進攻里的時候,順手用我的幾根頭發打了一個結,拴住了他的柄而已,在我真元的支持下,頭發輕輕拉起了蘋果,而我則守在你的進攻的路上,等著你的到來。”

  庫里扎利德低頭一看,一些絨毛狀的面包屑正散落在地上,蘋果也已經停止了滾動,在它的柄上拴著一根細長的頭發絲,不由嘆服道:“原來你早上的進攻只是為了到處撒面包屑,而你早就算準了,只要你一動蘋果我就會攻擊你,而且為了降低我的戒心,你還故意熬了大半天,讓我認為你也是難耐饑餓而不是耍詭計,我攻擊你的時候正好掉落進你設置好的圈套!”

  說到這里,庫里扎利德眼睛里射出了復雜的神色:“你很好,相信你一定會成為新一代的殺神的!……你,殺了我吧!”

TOP

第一卷 罪惡,放逐之地 第五十九章 讓我向你效忠吧

    「你輸了,現在我可以離開了吧!」

    韓炎淡淡的問道,同時抽回了架在庫裡扎利德脖子上的噬魂,韓炎明白,自己能勝利其中實在有很大的僥倖心理,要是庫裡扎利德不是下意識的認為是自己在移動蘋果的話,那他便會明白那是一個陷阱,不過韓炎卻相信就算庫裡扎利德逃過了這個陷阱,那最後的勝利必定還是自己!

    「當然!」看著韓炎收回匕首,庫裡扎利德說道:「你的成就超過了我的期待!只是,為什麼你不殺了我?」

    韓炎忽然露出了少有的一笑,這讓他有些疲倦的淡漠臉上一下子充滿了生命力:「我為什麼要殺你呢,老師?」

    庫裡扎利德一呆,在這過去的日子裡,韓炎從來沒有叫過自己老師,本來以為韓炎永遠都不會對自己叫出那兩個字的,但是在韓炎已經學會自己所有的東西後,卻忽然叫自己老師?

    看著韓炎臉上的笑容,庫裡扎利德忽然大笑起來:「臭小子,要是你一天沒有戰勝我,恐怕一天都不會叫我老師吧!」

    韓炎的臉上的微笑猶如春風一般,給人一種眼前一亮的感覺,輕輕的點了點頭,說道:「不過這次我也只是依靠計策才成功的,不過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我會用真才實學打敗老師的!」

    庫裡扎利德搖搖頭道:「在殺手的領域裡,沒有手段的限制,只看懂結果,成功或失敗。剛才如果我們是真正的敵人,那你剛才就已經殺了我了,所以說不管你用的什麼手段,你勝利了,我也期待你能很快的成為能為拉爾夫、黑格等人抗衡的人物!」

    韓炎點點頭:「老師,你能給我講講外面的世界嗎,我是來自一個奇怪的地方,對外面的世界並不瞭解。」

    說到這裡,又忍不住補充了一句:「我說的是人界,不是這放逐之地。」

    庫裡扎利德歎口氣道:「外面雖好,但是我們卻已經再也沒有機會出去了,說了又有什麼用呢?」

    韓炎默然半晌,然後說道:「如果有遭一日能重返人界,老師還願意回去嗎?」

    庫裡扎利德眼睛一下子爆出了精光,死死的盯著韓炎,不過很快的又暗淡下來:「不可能啊。你不可能有回去人界的辦法啊,可是你為什麼會這樣問呢?」

    韓炎心中暗歎庫裡扎利德果然厲害,自己才這麼問一句,他就猜到了自己可能是知道一些什麼,但是現在自己卻又是什麼都不知道,因為嘉馨什麼都沒有給自己說過,而那個倒霉的公主,還不知道到底是那個角落呢,甚至都不知道是不是還存活在人世間。

    「老師,我只是問問而已,重回自己的世界不是這裡每個人的願望嗎,我只是想知道老師的想法而已。」韓炎避重就輕的回答道。

    庫裡扎利德盯著韓炎半晌,最後歎了一口氣道:「是的,你沒有說錯,也不知道我們的殺手工會現在因為我不在了,有沒有被人欺負……小子,你要是能出去的話,一定要照顧好我的殺手工會,嗯,是你的殺手工會!」

    「我的?」韓炎有些詫異,雖然庫裡扎利德沒有解釋,但是韓炎卻也明白殺手工會想必就是類似魔鬼一樣的殺手組織,只是想不到自己在地球上是殺手,到了這裡還是要和殺手打交道,而且還拜了一個超級殺手當老師。

    「是的,你的!」庫裡扎利德肯定的說道:「你既然承認是我的弟子,那作為殺手工會的會長的弟子,你是不是有義務照顧好殺手工會呢,當然,這是你在有著絕對實力以後的事情,而且最重要的是,你必須有能力逃出這從來沒有人逃出的放逐之地。」

    離開了那間呆了一個月的屋子,韓炎痛快的洗了個澡後,在客廳見到了愛爾蘭。

    愛爾蘭看著精神煥發的韓炎一個人,驚詫的問道:「你通過了?」

    韓炎點頭,說道:「我現在可以離開了。」

    愛爾蘭眼睛裡露出了不敢相信的神色:「你真的通過了庫裡扎利德的考驗?」

    韓炎眼神平靜的望回愛爾蘭,只是眼底卻已經有了一絲笑意:「難道我就不能通過他的考驗?」

    愛爾蘭驚歎的問道:「能講講你是怎麼逃出來那間屋子的嗎?」

    愛爾蘭見過兩人最後對決的屋子,下意識的愛爾蘭認為韓炎是逃出來的,韓炎搖搖頭道:「我不是逃出來的,我是用了一些計謀制住了老師,所以我就出來了!」

    愛爾蘭的眼睛再次睜大,韓炎制住了庫裡扎利德,這真的是太不思議了,愛爾蘭看向韓炎的眼光裡已經又改變了幾分,裡面已經多了三分敬畏。

    「看來如果我宣誓向你效忠的話,倒也不算委屈了我自己!你不僅實力過人,精通手術,還能煉製藥……恩,這是聽庫裡扎利德說的,我想也是你自己煉製的藥抵禦住我的毒的吧?」愛爾蘭的聲音裡已經多了一分決斷:「而且更重要的,你並不是像那些所有的男人一樣,都是像惡狼一樣的盯著我的身體!」

    「要不,我現在就宣誓向你效忠?」愛爾蘭的眼光瞟向了韓炎,期待著韓炎的答案。

    在愛爾蘭的預料中,韓炎肯定會忙不迭的點頭,答應自己的效忠,可是愛爾蘭又一次的預料錯誤,聽到愛爾蘭的話後,韓炎先是微微一愣,然後搖了搖頭。

    「你不同意?」愛爾蘭驚訝的叫了出聲:「那你當初還提出要我向你宣誓效忠?」

    韓炎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微笑:「我當然需要你的效忠,但是我需要的是一個絕對忠心的僕人,既然你當初都提出了意見,那便讓我們先去看看你的那位病人,如果我能解除他的病痛的話,那時候你再向我宣誓效忠吧!」

    愛爾蘭誘人的小嘴因為驚訝而輕輕的張開,不過很快的愛爾蘭便又恢復了鎮定:「好的,那我們明天就啟程出發吧!」

    說這話的時候,愛爾蘭看向韓炎的眼光裡已經又再多了三分欽佩……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