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的用戶組別: 遊客[0級]
搜索選項 要有附件 作者搜索
搜索範圍
Dedo 論壇搜索系統
DC論壇影城 ad.vbox
香港易存網庫 [服務器租用|easyhost.com.hk] 域名 電郵 VPN 網頁寄存 快速穩定 雲端 Hosting Server 電話:(852)-21550486 / (86)-21-61979257 服務:[ 資訊, 電郵服務, 資訊網絡, 網頁儲存, 網頁設計, 網站設計, 網頁寄存, 網站寄存, 主機租用, 主機托管, 伺服器管理, 伺服器租用, 伺服器托管, 服務器租用, 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租用, 域名註冊, 網站地圖, 客戶優惠, 報章報導, web hosting, hosting, email service, web page design, web design, dedicated server, dedicated host, server management, server colocation, colocation, Virtual Host, MPLS, CDN, IPLC ]
返回列表 發帖
第一卷 罪惡,放逐之地 第四十章 裸浴,殺殺殺
    “大哥,你放心吧!我用性命擔保,就算我死,我也不會泄露大哥的秘密的!”

    迪歐是個聰明人,和聰明人說話總是不用廢話的,所以韓炎才說了這一句,迪歐就已經明白了過來,鄭重的向著韓炎許下了諾言。

    韓炎沒有再說什麼,只是說道︰“今天我會進一趟森林,去采一些藥作為標本,然後你拿著這些藥去找克萊爾,讓他派人去給我找這些藥,或者是發布消息,高價收購這些藥材,然後收集的藥材,你便全部拿來給我。”

    迪歐飛快的點了點頭,眼楮里露出興奮的光芒︰“大哥是準備批量的煉制這種藥?”

    韓炎點點頭道︰“你也別太高興,這個藥對初期提升功力或者魔力都有著很明顯的效果,不過接連的吃上幾顆以後效果就會越來越差,到最後就會幾乎完全無用……”

    韓炎甩著頭說道︰“大哥,我現在已經非常的興奮了,四星魔法師在人界的話已經算中等的水平了,走到哪里都是受到人敬重的角色了,很多人都是幾十歲了才能進入四星五星,但是我才十八歲,就已經擁有四星的實力,要是到了人界,那可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啊……可惜在這里,在這麼大的地方,有著強人們在頭上踩著,別說四星了,就算是六星,七星都不敢太囂張的……要是在人界多好啊!”

    “人界麼?我們一定有機會的!”韓炎的聲音很小,小到韓炎自己都不知道這句話到底是自己說出來的,還是自己心里這麼想的。

    後面的一整天,韓炎都是在森林里渡過的,回來的時候,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了不少的各種各樣的植物,都統統的交給了迪歐,剩下的事情就交給迪歐去做了,韓炎則依舊的開始修煉自己的“星月訣”。

    在這個新的世界里,韓炎發現修煉星月訣的時候,每次練習似乎都會感到有進步,這是韓炎在人界很多年來沒有找到過的感覺了,也正因為如此,韓炎抓緊了一切的時間來修煉,韓炎明白,自己的實力每增加一份,自己死亡的幾率就越少一分!

    十天後……

    “報告克萊爾大人,我們一直在塔嚴城監視著愛爾蘭的住處,今天中午的時候,我們發現愛爾蘭回到了自己家里,到現在為止,沒有再外出。”一名身材精悍的小個子男人恭敬的站在克萊爾的面前稟報道。

    克萊爾揮退了這個偵察兵,很快的到了後間里,將消息轉告了韓炎。

    韓炎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整理好自己的東西後,將迪歐和嘉馨都叫了過來,交代了一番後,悄然的離開了花龍鎮,向著塔嚴城而去,沒有驚動任何人。

    當月光再次的照耀在大地的時候,韓炎的身影已經再次的化為了一條幽靈,在黑暗里飛快的穿梭著,目標正是白日里剛回到家里的愛爾蘭。

    愛爾蘭差點就毒殺了韓炎,韓炎自然也不會客氣,所以一听到愛爾蘭回來的消息,韓炎就急匆匆的趕了過來。

    韓炎趕到愛爾蘭的屋子外的時候,驚訝的發現愛爾蘭的屋子里居然還亮著光的,看樣子愛爾蘭居然還沒有睡,韓炎貼著牆根輕輕的一步步的移到了亮著燈的房間外。

    才到了房間外,韓炎就已經听到了一陣潑水聲,韓炎輕輕的將眼楮湊到了窗欞上,透過窗戶上一條小小的縫隙看了進去。

    韓炎的眼楮一下子就睜大了。

    愛爾蘭居然在洗澡!

    整個放逐之地上的男人都希望撞見的事情卻偏偏的讓韓炎撞見了,韓炎卻又偏偏的是來刺殺愛爾蘭的!

    屋子里正中擺放著一個大大的木桶,愛爾蘭正坐在木桶里,手里拿著一個木瓢,正一瓢一瓢的舀著冒著熱氣的水往著身上澆,因為桶沿的關系,韓炎只能看到臉以及半個雪白的胸部,不過就這樣已經足夠讓韓炎的心髒多跳了幾下了。

    韓炎的眼楮很快的就離開了愛爾蘭雪白的身軀,瞟向了她放置在木桶邊的衣物,韓炎關心的是這愛爾蘭的毒是藏在身上的哪里的,又是如何釋放的,如今愛爾蘭正好赤裸著身軀坐在水里,那自然身上帶的毒肯定就在旁邊的衣物里了。

    可惜的是,除了看到那嬌艷的肚兜刺痛了韓炎眼楮外,韓炎沒有任何的發現,韓炎正在考慮著自己是不是要趁著這時候沖進去忽然進攻,沒有武器在手也沒有毒在手的愛爾蘭顯然不是自己的對手。

    “嘩啦……”

    水波蕩漾的聲音里,里面的愛爾蘭已經一下子從木桶里站了起來,韓炎的思緒忽然的停頓了,嘉馨的美麗里有的只是因為她的堅強不屈而帶來的聖潔,但是愛爾蘭卻根本就是誘惑人墮落的尤物,勾魂奪魄的雙眼讓人渾然不知身處何方,赤裸的身軀充滿了讓人無法抵抗的誘惑,那雪白高聳的胸部,在她輕輕的擦拭下毫不安分的彈跳著,一種無名的饑渴已經在小腹里燃燒,一種沖動已經在心間成型……

    殺,殺,殺!

    微微一瞬間的失神後,韓炎的眼神一下子變得凌厲起來,他的身子也已經猛的撞向了窗戶,手里的噬魂已經緊緊的貼在了身子右側最方便出手的位置……

    “啪”與此同時,愛爾蘭已經猛的跳出了木桶,一掌拍在了木桶上,木桶帶著漫天的水花,猛的撞向了破窗而入的韓炎,反應之敏捷,讓韓炎也大吃一驚,難道她早就知道自己在窗外了?

    漫天的水花遮住了韓炎的視線,木桶擋住了韓炎前進的道路,韓炎的身子沒有偏移,右手的噬魂已經猛然的揮出,帶著強勁的真元擊向了空中的木桶。

    如刀削豆腐一般,噬魂毫無花哨的筆直的切開了空中的木桶,噬魂並沒有停止前進的勢頭,依舊的對準了前方赤身裸體的愛爾蘭刺了過去

TOP

第一卷 罪惡,放逐之地 第四十一章 突刺,護花現
    「叮」,清脆的撞擊聲中,韓炎的身子猛的倒退了兩步,但是愛爾蘭的身子卻是倒飛而回,但是倒飛而回的愛爾蘭卻還不忘順手在旁邊牽起了一件衣服,那是她的外衣。

    凌空一抖,愛爾蘭已經將自己的衣服穿在了自己的身上,雖然並沒有扣上腰帶,酥胸也還仍然隱隱露出了半個,但是總算遮住了大腿間的春光外洩,愛爾蘭的右手上正手持自己放在木桶邊的短劍,筆直的指著對面的韓炎。

    「是你!你還沒死?」

    水花落盡,韓炎的身影顯現了出來,韓炎並沒有蒙面,所以愛爾蘭很輕易的就認出了面前的青年正是從自己手下中毒逃走的那名黑髮黑眼的青年,不由驚叫出聲,自己的花毒居然被解了!

    「在你死之前,我是不會死的!」

    韓炎冷冷的回答道,身子卻已經緩緩的向著愛爾蘭逼近,身體內的真元已經瘋狂的從丹田里輸送到了手腳處的四個漩渦裡,轉的更急,隨時準備出手。

    當初第一次交手的時候,韓炎就已經完全的壓制住了愛爾蘭,如果不是突然中毒,韓炎可能就已經要了愛爾蘭的命了,如今韓炎又吃了好幾顆小還丹,功力大進,而且又不用害怕愛爾蘭的毒,韓炎有著完全的把握能殺死愛爾蘭。

    愛爾蘭的反應很奇怪,看著韓炎慢慢的靠近卻似乎視若無睹,眼睛死死的盯著韓炎,喝道:「不可能!不可能,你怎麼會解除我的花毒的,沒有人能解得了我的花毒!」

    韓炎冷哼了一聲,沒有做任何的回答,他也不需要任何的回答,活生生的人站在這裡,如果沒有解毒能站在這裡嗎,這愛爾蘭難道腦子有毛病?

    「說,你到底是怎麼解除了我的花毒的,你用的什麼藥?」似乎終於反應過來的愛爾蘭發出了驚叫聲。

    韓炎還是沒有開口,但是身子卻已經猛的衝了上去,同時左手已經塞了一顆解毒丹在嘴裡,雖然愛爾蘭現在只批了一件外套,但是難保她的毒就不藏在裡面,所以韓炎很小心的先預先吞吃了一顆解毒丹。

    看著韓炎往自己的嘴裡塞藥,愛爾蘭的眼睛一亮,身子竟然猛的衝了過來,一劍向著韓炎的脖子揮了過來,大喝道:「你吃的什麼藥!」

    「叮叮……」

    一連串的擊打聲中,愛爾蘭的驚呼聲也越來越響亮:「花毒,怎麼沒有反應……蘭草毒,還是沒有反應……竹葉青毒……」

    「你到底吃的是什麼東西,竟然可以抵抗我釋放的一切毒藥!」

    韓炎的解毒丹解除了一切愛爾蘭釋放在他身上的劇毒,沒有毒幫忙,而且身上之披著一件薄薄的衣服,行動間也不時候露出春光,而且讓她的速度大大的減小,面對一心要殺她出手如風的韓炎,愛爾蘭頓時手忙腳亂起來,才幾招的功夫,愛爾蘭的肩膀上就被韓炎毫不留情的劃過了一匕,愛爾蘭一邊飛身急退,一邊氣急敗壞的叫道:「停下來!」

    韓炎的噬魂毫不留情的跟了上來,停在了愛爾蘭的脖子前方,現在不管愛爾蘭怎樣變化怎麼動,都逃不出韓炎的手心了,韓炎心裡輕輕的鬆了一口氣,眼睛望向那神色緊張的愛爾蘭,心裡卻微微的奇怪,都生死關頭了,這愛爾蘭居然關心的還是自己的毒是怎麼被解開的,甚至超過了關心自己的生命……

    「告訴我,你到底是怎麼解除了我釋放的毒的?」愛爾蘭眼巴巴的看著韓炎,那眼睛裡有的是清晰的期盼。

    「我不會告訴你的,反正你也要死了,知道了又有什麼用!」韓炎冷冷的回答道,現在大局在握,韓炎也並沒有著急著動手。

    「反正我都要死了,你就告訴我又怎麼樣呢,讓我死的安心一點,行嗎?」愛爾蘭的眼光裡除了祈求還是祈求,沒有了當初絲毫的蠻橫。

    「不行!」

    韓炎冷冷的吐出了兩個字,手裡的匕首也已經猛的向前刺了出去,遲則生變,所以韓炎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動手。

    愛爾蘭腳尖一點,身子飛退,但是韓炎的匕首推進的速度更快,愛爾蘭避無可避,唯有眼睛死死的盯著面前的匕首,流露出一種濃濃的不甘心……

    「哼!」

    一聲冷哼聲忽然響起,就像是在韓炎的耳朵邊響起一樣,韓炎大吃一驚,有高手來了!手裡的匕首突進的更急,眼看匕首就要突刺進愛爾蘭的脖子,一團亮晶晶的東西猛的在空中出現,帶著強勁的風頭向著韓炎砸了過來。

    韓炎手裡的匕首噬魂在離愛爾蘭的脖子只有大約一厘米的地方猛的一挑,然後轉了一個方向,猛的擊中了飛向自己面門的那塊亮晶晶的東西。

    「卡塔!」就像冰鎬敲擊在整塊的冰塊上一樣,亮晶晶的東西破裂的同時,一層肉眼可見的冰塊在噬魂的尖端部裹得死死的,而且還不斷的往著上方蔓延,韓炎緊急的催東真元,逼迫到手部,這才抵擋住了那上延的冰塊。

    「小美人,你的毒也有不靈的時候嗎,那還是讓我來保護你吧!」狂笑聲中,一個粗放的聲音響起,與此同時,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了月光下,緩緩的向著這邊走來。

    韓炎的瞳孔一下子又收縮了幾分,因為韓炎已經認出來了這個走過來的高大身影是誰了。

    除開克拉克外,整個放逐之地有數的幾個高手之一,拉爾夫!

    愛爾蘭沒有搭理外面走進來的拉爾夫,自顧自的飛快的給自己扎上了腰帶,只是露出的白生生的大腿卻讓剛進門的拉爾夫頓時停住了腳步,看了看滿屋的水漬和被劈成了兩半的木桶,拉爾夫眼睛裡冒出了光,但是更多的卻是後悔:「小美人,你剛才居然在洗澡……?」

    似乎想起了什麼,拉爾夫一下子轉過了臉,眼冒凶光的盯著韓炎,像是一隻露出了滴血獠牙的惡狼:「剛才小美人的身體,你是不是都看見了?」

TOP

第一卷 罪惡,放逐之地 第四十二章 解毒秘方,說!
    見鬼,三更半夜的拉爾夫怎麼會在這裡!

    韓炎的臉色冷冷的,心裡卻掀起了滔天巨浪,沒有想到居然提前的對上了拉爾夫,依照拉爾夫的性格,自己要殺愛爾蘭,那他肯定會給愛爾蘭出氣,也順道獻獻慇勤。

    沒有絲毫的退讓,韓炎冷冷的看著拉爾夫道:「你想怎麼樣?」

    拉爾夫一愣,顯然沒有想到韓炎居然會是如此冷硬的態度,在美人面前落了面子,頓時怒道:「小子,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誰,居然敢如此的對我說話?」

    韓炎冷冷的點頭,緩緩的說道:「你是九階魔獸拉爾夫。」

    「既然你都知道是我,你還敢那麼囂張!」拉爾夫的臉上全是獰笑:「你就不害怕嗎,又或者你認為你是我的對手?」

    「我不是你的對手!」韓炎一邊回答著拉爾夫,一邊打量著目前的局勢,忽然想起自己在森林裡的時候,遇到的那個老頭子,他曾經說過,拉爾夫和愛爾蘭聯手,幾乎沒有人是他們的敵手,一個動武,一個施毒,好在自己可以防範愛爾蘭的毒,但是光是拉爾夫自己都不是對手,還加上一個自己差點殺掉的愛爾蘭……

    「那你還這副德性!知道我會怎麼對付你嗎,我會在美人的面前將你一條條的撕碎!」拉爾夫很是得意的看了看旁邊的愛爾蘭,但是卻發現愛爾蘭並沒有一副死後餘生對自己感恩戴德的表情,反而是一副沉沉思考的眼光,盯著場中的韓炎。

    「愛爾蘭小姐,這次我可是救了你的命哦,你要怎麼感謝我呢?」拉爾夫不願意放棄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平素誰敢得罪這個愛爾蘭,就連拉爾夫自己都不敢,拉爾夫想找英雄救美的機會也都沒有,如今居然有一個人,不僅不怕她的毒,而且還實力高過她,這機會怎麼能放過!

    愛爾蘭回過神來,臉上依舊是那副表情,盯了拉爾夫幾眼,開口道:「你愛救不救,別想我答應你什麼。」

    拉爾夫很明顯沒有想到這種時候的愛爾蘭還是那副冷冰冰的表情,臉上的表情一時間極其怪異,像是想冒火但是卻又不敢的表情,拉爾夫的眼睛轉了幾轉後忽然眼睛放光的看向了對面的韓炎:「小子,看起來你好像不怕愛爾蘭的毒啊?說,你到底是怎麼解掉她的毒的?」

    韓炎還沒有回答,愛爾蘭的臉色卻忽然的變了,變得非常的難堪,狠狠的看向了旁邊的拉爾夫。

    拉爾夫轉過頭,看著勃然變色的愛爾蘭,嘿嘿的笑道:「愛爾蘭,剛才你不也是在問這個問題嗎,我這是在幫你,你放心,要是這小子不說,我會讓他十天十夜都死不了。」

    愛爾蘭冷哼道:「恐怕你不是想幫我問出這個問題吧,而是你自己想知道吧!」

    拉爾夫面現得意的看著愛爾蘭道:「我當然也很好奇,和你一樣好奇,不過你沒有辦法逼問出來,甚至自身難保,所以只有我來逼問了啊,幸好,聽說你回來了,我便過來看看,否則的話,你現在已經被他殺死了!」

    愛爾蘭柳眉豎起,哼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主意,你不就是一直害怕我的毒,如今他卻不害怕,所以你想找出破解我的毒的方法嗎?只要你知道了這個方法,我便對你沒有任何的威脅,你便可以做你任何想做的事情…」

    到此時,韓炎已經明白了拉爾夫的用意了,他是想逼問出解毒的方法,然後便可以對垂涎已久的愛爾蘭下手了。

    既然今天晚上殺愛爾蘭已是無望,韓炎便不再準備停留下去,趁著拉爾夫和愛爾蘭說話分心的時候,韓炎的身子猛的如一顆彈丸一般彈起衝向了窗外。

    「想跑!哼!」

    冷哼聲中,拉爾夫的身子已經平平的飛起,向著韓炎的身後追去,左手右手已經各自的出現了一個極度壓縮的火彈和冰彈,向著韓炎的背影揮了出去。

    冰彈和火彈在空中劃著兩道詭異的路線,冰彈直接的裝向了韓炎的背部,火彈卻是飛向了韓炎前行的方向,竟然不是直接攻擊韓炎,而是預先攔截!

    韓炎的身子輕鬆的一偏避過了背後的冰彈,但是火彈撞在了前面,瞬間爆裂而起的火焰擋住了韓炎的去路,韓炎的身子詭異的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停了下來,然後突然的橫飛而出,向著另外的一棟房子的背後竄去。

    拉爾夫的身影卻已經出現在了空中,看著下方的韓炎哈哈大笑:「你的速度很快,如果我也一樣的在地面上,我相信你一定能逃脫的,但是現在我在空中,你能逃脫嗎?」

    韓炎沒有回答拉爾夫的話,作為一個出色的殺手,韓炎有豐富的對付空中的敵人的經驗,以往執行任務的時候,韓炎不止一次的被對方的直升機追趕,但是每一次韓炎都是順利的逃脫,甚至有兩次,韓炎還將對方的直升機給報銷了。

    但是現在的情況卻又有所不同,韓炎手裡沒有任何的槍支類遠程攻擊武器,天上的也不是那不能靈活如人的直升機,拉爾夫就這麼直直的懸浮在天上,動作行雲流水,連貫不斷,韓炎的身影無論怎麼躲閃,都會被拉爾夫跟上,被拉爾夫揪出來。

    韓炎跳進了一所房子,房屋的頂蓋遮住了拉爾夫的視線,但是下一秒鐘,整個房子都在拉爾夫的狂暴的火系魔法攻擊下整個的爆裂開來,火焰中,韓炎無奈的跳了起來,繼續逃亡…

    韓炎剛躲進一顆大樹的背後,還沒有來得及藉著大樹的遮擋逃竄到另外的大樹上,漫天的風刃已經破空襲來,粗壯到兩三人合抱的大樹一瞬間就被切成了七八十段,韓炎狼狽的在漫天樹葉飛舞中再次的飛竄而出……

    拉爾夫似乎並不著急著擊殺韓炎,或者他從一開始就沒有想到要擊殺韓炎,他要的是活的,他要從韓炎的嘴裡問出韓炎能解開愛爾蘭的毒的秘密,所以他現在就像貓捉耗子一般,輕鬆悠閒的跟在韓炎的背後,不斷的發出魔法摧毀著擋住自己視線的一切東西……

TOP

第一卷 罪惡,放逐之地 第四十三章 假藥交易
    在接連的被拉爾夫摧毀了十七座民宅、切斷了至少一百顆大樹、轟平了至少五座小土堆以後,韓炎清楚的明白了自己今天是根本無法逃脫拉爾夫的追蹤了。

    在這短暫的時間裡,韓炎換用了至少五種以上的逃亡方法,但是無一奏效,其間韓炎甚至在衝入一間民宅的時候忽然的抓起了屋子裡的人向著四面八方飛出,自己也夾雜在內跟隨著衝出,希望以多人攪亂拉爾夫的視線,只要自己能暫時的消失在拉爾夫的視野之內,那自己便有把握逃脫,但是拉爾夫總是準確的分出了分出的人影中哪個是韓炎,從而悠閒的跟上。

    一路逃來,因為韓炎的原因,至少已經有超過十個人誤死在了拉爾夫狂暴的魔法攻擊下,很多人到死都沒有能明白這突然從天而降的魔法攻擊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人命,在這裡並不值錢,尤其是弱者的性命,更是沒有絲毫的保障!

    身子猛然的停了下來,韓炎轉過了身來,手裡已經緊緊的握住了噬魂,既然避無可避,那除了戰鬥已經沒有任何的選擇。

    剛才在逃亡的時候,韓炎甚至還想過就用這樣的逃亡方法,一直消耗拉爾夫的魔力,等到他魔力耗盡的時候自己便能趁機逃脫,但是拉爾夫的魔法一直如同狂風暴雨,他的表情也一直悠閒的很,看來發出的這麼多的魔法使用的魔力對於他來說只是微不足道的。

    拉爾夫的身影懸浮在半空中,盯著下方的韓炎得意的笑道:「逃啊,怎麼不逃啊,我原本以為你要向著城外的森林逃去的,現在你就放棄了嗎?」

    韓炎冷冷的回答道:「那只是讓你更得意而已!」

    拉爾夫哈哈大笑:「是啊,好久沒有玩的這樣開心了,在這放逐之地上,沒有任何的樂趣。唯一的樂趣就是那愛爾蘭,可是她卻是一支有毒的玫瑰,現在又多了一個你,看起來,你可以讓我舒服一個晚上的!」

    韓炎沒有說話,只是緊緊的握住手裡的噬魂,就像握著自己的生命。

    「年輕人,看你年紀不大,但是實力卻不弱啊,而且非常的懂得隱匿技術,這樣吧,我們做個交易如何?」拉爾夫沒有如同韓炎想像中的開始攻擊,反而不緊不慢的開口說道,竟然是一副生意人的派頭。

    「什麼交易?」韓炎冷冷的問道。

    「我饒你一命,但是你必須告訴我如何解除愛爾蘭的毒。這個交易很簡單吧?」拉夫爾很隨意的大笑著,場中局勢已經完全的被他掌控著,拉夫爾一點都不緊張,也一點都不害怕韓炎會逃走。

    「我又如何能得知我告訴你了以後,你不會殺了我呢?」韓炎聲音冰冷的反問道。

    拉爾夫得意的笑笑道:「可是,現在這樣的情況下,你有得選擇嗎?殺了你,無非也是為了取悅愛爾蘭,你告訴了我解毒的方法,我便不用再害怕她的毒了,那我又何必再難為你呢?」

    韓炎正欲拒絕,腦海裡卻忽然的閃現出一個念頭,臉上一副猶豫的表情,看起來就像是在思考拉爾夫的提議,拉爾夫也不著急,就這麼等待著。

    韓炎考慮了幾十秒後,從空間戒指裡拿出了兩個拇指大小的紅色晶體,說道:「我就是吃了這個,所以能對愛爾蘭的毒藥全部的免疫,只要你吃了他,在一定的時間內,愛爾蘭下的毒都對你無效。」

    拉爾夫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有些貪婪的盯著韓炎手裡的紅色晶體,疑惑的問道:「這是什麼?」

    韓炎毫不猶豫的回答道:「這個是我用很多的藥草煉製的解毒藥品,我耗時一個月,收集了這裡森林裡所有有用的藥材,才煉製出了三顆,剛才我對付愛爾蘭的時候吃了一顆,現在只剩下這最後的兩顆了。」

    拉爾夫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你說只要吃了他,那就可以不用怕愛爾蘭的毒了?我又怎麼相信你給我的不是毒藥呢?」

    「是的!它能夠解除愛爾蘭釋放的所有的毒……,如果你說有毒,那我也沒有辦法了,你可以選擇不要!不過我敢說,除了這兩顆藥,沒有誰能解除愛爾蘭的毒!」韓炎的地位因為這兩顆紅色晶體而瞬間改變,一時間似乎又重新的掌握回了場上的主動,雖然這主動看起來是那麼的虛無。

    「你說一顆就行了是吧,那還多出一顆……」拉爾夫的身影飛快的消失了,不過瞬間又出現在原處,但是身邊卻多了一個神色倉皇的中年人,正不要命的掙扎著,而他赫然正是被拉爾夫提在手裡的。

    拉爾夫對著韓炎笑道:「那你把你的藥丟過來吧,我讓他試驗一顆,沒問題吧?」

    韓炎冷哼了一聲,手裡的兩顆紅色晶體化作了兩道紅線落在了拉爾夫的手裡,只是韓炎眼神的深處卻露出了一絲冷笑。

    韓炎早就知道拉爾夫要懷疑,所以才刻意的拿出的是兩顆,而不是一顆,拉爾夫最多也就能試試這個是不是毒藥,但是他根本不可能用愛爾蘭的毒來試驗,看看這藥是不是真的能解除毒,愛爾蘭明白拉爾夫心中所想,自然不會這麼配合的去做這個試驗,因為一旦試驗成功,也就表明著拉爾夫的色手伸向她的身體的時間到了……

    在韓炎眼光的注視下,中年人一臉恐懼的吞下了這顆看起來非常妖艷的晶體,然後一臉恐懼的等待著結果,他不敢不吃,因為提著他的拉爾夫對他說了一句話。

    「吃下去,沒死就放了你!不吃,馬上死!」

    韓炎一點都不擔心結果,因為他很清楚那兩顆晶體是什麼,那僅僅是為了方便保存煉藥時剩下的藥材而將剩下的藥材濃縮了精華的晶體,沒有絲毫的毒性,當然,也沒有絲毫的解毒能力……

TOP

第一卷 罪惡,放逐之地 第四十四章 龍捲風暴,真的很暴
    十分鐘後,那名中年人的身體依舊的沒有任何的不適,中年人已經被拉爾夫隨手的丟下,然後在中年人驚恐的目光中隨手的發出了一記風刃割下了他的頭,看著那沖天而起的鮮血,拉爾夫添了添舌頭,恨恨的說道:「浪費了我一顆解藥,要不然我明明可以爽兩次的……」

    「那我現在是不是可以走了呢?」韓炎冷冷的問道,中年人從一被拉爾夫抓來的時候就注定了他悲慘的命運,韓炎無力改變,也不願意去改變什麼,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優勝劣汰本來就是不變的真理,何況是在這被施下了禁制監牢一般的放逐之地……

    拉爾夫的眼睛轉回到了韓炎的身上,得意的笑道:「我忽然有一個更好的提議,就是你留下來為我煉藥,你覺得如何?你要什麼藥材我都可以給你,我要你為我煉製足夠多的藥……」

    人心不足蛇吞象,果然是千古不變的道理,拉爾夫顯然已經不滿足只是一次性的佔有愛爾蘭,他想長期的佔有愛爾蘭。

    韓炎冷冷的回答道:「如果你是為了佔有愛爾蘭的話,那大可不必,有一顆就足夠了,你只要第一次的時候服下它,然後將她帶到一個沒有毒藥的地方關起來,那你就可以不用再害怕她的毒了。」

    拉爾夫一呆,忽然大笑道:「對啊,我怎麼都沒有想到呢,你的辦法果然有用,嘿嘿,我會將她赤身裸體的關在一個只有我能去的地方……她就是我一個人的禁臠了,我終於可以長久的佔有她了!」

    笑容一收,拉爾夫嘿嘿的笑道:「既然你告訴了我一個這麼有用的辦法,那作為感謝,我便讓你暢快的死去吧!嘿嘿,別怪我說話不算話,是你太傻!」

    太傻?或許是吧,只是不知道傻的人到底是誰!

    韓炎冷笑一聲,一直緊緊握著的噬魂已經猛的凌空揮出,三個亮晶晶的光點在空中忽然出現,然後猛的如隕星一般的落向了空中的拉爾夫。

    拉爾夫不會守自己的諾言,韓炎早就猜到了,所以韓炎也沒有給他真的解藥,就算今天拉爾夫殺了自己,要不了多久,拉爾夫和愛爾蘭都會下來陪自己的。

    一個服下了不是解藥的自以為可以抵禦百毒的拉爾夫,一個善於施毒但是卻武力較差的愛爾蘭,唯一的結果就是拉爾夫中毒,中毒的拉爾夫怒殺愛爾蘭,然後自己也中毒死掉!

    拉爾夫看著空中的落下的三點亮星,眼光裡露出了驚奇的神色道:「你是魔法師?」

    嘴裡在說話,拉爾夫的手裡可沒有絲毫的停頓,「水之盾」「大氣盾」,接連的兩層光罩出現在了空中,幽藍的「水之盾」,白濛濛的「大氣盾」,同時的迭加在了拉爾夫身上。

    「哧哧!」

    帶著強勁的破空聲,三點亮星中的兩顆率先的擊中了外面一層的「大氣盾」,雖然穿入了「大氣盾」,但是亮度卻大減,顯然這兩點亮星的威力已經大減,韓炎毫不猶豫的拳頭一收,猛喝道:「爆!」

    兩點光芒大減的亮星猛的發出了燦爛的光芒,並且同時爆裂了開來,巨大的衝擊讓幽藍的「水之盾」水花四濺,一下子只剩下薄薄的一層光罩,而第三顆亮星此時已經再次的擊中了「水之盾」,毫無阻攔的擊破了殘留的「水之盾」向著拉爾夫的身體追去。

    拉爾夫臉上出現了驚駭的表情,就像是大白天見了鬼一樣,但是他的反應卻非常的迅速,身子已經猛然的飄後,同時一道火紅色的光罩再次的出現在了拉爾夫的面前。

    「轟」

    雖然拉爾夫的反應很快,但是到底慢了半拍,「火之盾」撐起的時候,亮星已經到了他的胸口處,與火之盾撞擊在一起,再隨著韓炎的遙控而猛烈的爆發了出來。

    拉爾夫的身影猛的向著後面倒飛而回,空中灑落了一行觸目驚心的鮮血,韓炎的的身子毫不猶豫的轉身就往後面衝去,這是韓炎最後的機會,如果趁著突然進攻佔到的便宜的機會還不能逃走,韓炎估計就只有長眠於此了。

    韓炎的身子才竄出去兩步,就停了下來,周圍的空氣彷彿一下子凝固了起來,然後化為了一道道白濛濛的風刃,於此同時,一道巨大的氣流猛的旋轉了起來,形成了一道巨大的龍捲風,韓炎想要後退,但是龍捲風猛的擴大,一下子將韓炎拉了進去,那無數的白濛濛的風刃也同時尾隨著韓炎的身影衝進了龍捲風裡。

    「你去死吧!讓你在我的『龍捲風暴』下粉身碎骨!哈哈哈……」拉爾夫的身影再次的出現在了空中,雖然身上的衣服已經完全的破爛,還伴隨著不少的鮮血,但是卻絲毫的沒有影響他狂暴的氣勢,一邊飛退的同時還一邊發出了風系高級魔法「龍捲風暴」!

    韓炎深處龍捲風之中,被風暴帶動著飛快的旋轉著,韓炎冷靜的將真元集中在自己的雙手雙腳上,以前無數的特訓讓韓炎在高速的旋轉下頭腦依舊能保持著驚人的冷靜,出匕,出腳,出拳,再出匕……韓炎的雙拳和雙腿已經變幻到了肉眼難辨的速度,每一次出擊就有一個風刃在韓炎的攻擊下化為虛無,但是隨著龍捲風的旋轉的加速,越來越多的風刃出現在了空中,比「利風千刃」更厲害更多的風刃像萬鳥歸巢一般的向著韓炎的身體衝了過來……

    隨著第一行鮮血的彪射出來,韓炎的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韓炎的眼神更冷了,那握著噬魂的手也更緊了,刺痛讓他的精神更加的集中,韓炎知道,自己只要稍不留神,一個可能不知道從哪裡飛出的風刃就會割下自己的頭,就像那個倒在地上的中年人一樣……

TOP

第一卷 罪惡,放逐之地 第四十五章 何方高人?
    龍卷風暴終于停了下來,韓炎的身體也像一塊隕石一般的砸落在地上,激起了一灘塵土。

    空中的拉爾夫望著地上全身血肉模糊的韓炎,臉上露出了驚奇的神色,自言自語的說道︰“想不到居然都沒有將你分尸,看來你的實力的確不錯啊……不過,誰叫你要與我為敵……”

    拉爾夫的聲音忽然的停頓了下來,因為地上的韓炎的身體忽然動了一下!

    韓炎懷疑自己的身體已經散架了,或者已經被分成了數塊,因為韓炎已經感覺不到自己的手腳了,身上無數的傷口比之上次在拉爾夫施展的“利風千刃”下受的傷還要多的多,還要重的多,上次韓炎還能一鼓作氣的逃走,但是現在韓炎卻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緩緩的睜開了雙眼,韓炎看著了在空中帶著驚奇意外的神色看著自己的拉爾夫,韓炎的喉嚨深處發出一聲低沉的吼聲,就像一只絕望的野獸,死死的盯著拉爾夫,眼楮里燃起了無盡的戰意。

    用雙膝支撐著自己的身體,努力的試著想要站立起來,但是才剛一挺腰,韓炎的身體就已經失去平衡而摔倒了下來。

    再一次的掙扎著,血肉模糊的右手死死的抓住噬魂,噬魂被插在了地上,靠著噬魂的支撐,韓炎終于再次的站了起來,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雖然身子隨時都像要倒下,但是韓炎終究還是站起來了,身子挺立的如同一桿標槍,死死的看著空中的拉爾夫。

    韓炎也很明白,自己的實力雖然厲害,但是比起九階魔獸拉爾夫來說,的確是差距太大了!

    同時精通三系魔法的拉爾夫,能夠在瞬間發出中級魔法,高級魔法也僅僅需要微微幾個呼吸間的事情,而拉爾夫現在也只是發出了高級魔法,自己便已經這樣了,如果他要是發出禁咒,韓炎敢肯定自己瞬間就會被殺死!

    實力的差距,就像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鴻溝,擺在了韓炎和拉爾夫的中間,而現在韓炎只是被屠戮的對象,能夠站立起來已經用了他所有的力量,他的雙腿已經無法支撐身體,支撐著他挺立如山的是他那堅強的意志。

    “拉爾夫,你殺了他!”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飛快的逼近,愛爾蘭的驚叫聲傳入了韓炎的耳朵里,韓炎艱難的轉過了頭,看向了來路的方向。

    愛爾蘭已經穿好了衣服,手里提著自己的短劍,正一臉驚訝的看著韓炎,拉爾夫嘿嘿的笑道︰“他看了你的身體,我自然要殺了他!不過他也很厲害,還偷襲打傷了我,在我的龍卷風暴下竟然還沒有立即死去……”

    愛爾蘭瞪了一眼拉爾夫,然後轉首問道︰“你到底是用什麼解除我釋放的毒的,反正你都要死了,快告訴我!”

    韓炎的臉上露出了一個奇怪的微笑,眼楮卻望向了旁邊的拉爾夫,果然,拉爾夫得意的露出了一個微笑,手里拿著那顆韓炎給他的紅色晶體,大笑道︰“愛爾蘭,這就是他能破解你的毒的原因!不過現在已經在我的手上了!”

    愛爾蘭臉色在一瞬間就變了,轉頭喝道︰“拉爾夫,你想怎樣?”

    拉爾夫的眼光肆無忌憚的在愛爾蘭的身體上掃了幾轉,然後停留在了愛爾蘭高聳的胸部上,嘿嘿的干笑了兩聲,反問道︰“你說我想怎樣呢?”

    愛爾蘭看了看拉爾夫手上的藥,轉頭看向韓炎,喝道︰“他說的是真的,那真的是你給他的能破除我的毒的藥?”

    韓炎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更沒有說話,韓炎覺得任何一個細微的動作都會讓自己的身體倒下,只要一倒下,那迎接自己的絕對是無邊的黑暗,永久的黑暗。

    愛爾蘭在韓炎的臉上掃視了幾眼,然後轉頭看著拉爾夫喝道︰“你現在想怎麼做?想不到堂堂的九階魔獸拉爾夫也會被人打傷,還會用這樣卑鄙的手段……”

    拉爾夫臉上微微一紅,不過不是因為愛爾蘭說他卑鄙,而是因為愛爾蘭說他被人打傷,堂堂九階魔獸竟然被人輕易的打傷了,這傳出去絕對是被人恥笑的,其他的幾個家伙肯定大牙都會笑掉吧!

    惡狠狠的看了看地上的韓炎,又看了看愛爾蘭,拉爾夫冷哼道︰“好,那我便先殺了他,再來找你!我看你還是從了我的好,不然的話,你的後半身都只有在小屋里渡過了,而且還是赤身裸體,身上不會有哪怕一丁點的毒……”

    愛爾蘭的身體因為憤怒而輕微的顫抖起來,到底還是一個女人,雖然性格怪異,但是在所有的倚仗都消失的時候,無助的感覺仍然讓愛爾蘭產生了絕望的念頭,難道自己還是擺不脫被拉爾夫淫辱的結局嗎?

    韓炎冷冷的看著狂傲的拉爾夫,心中也在冷笑,拉爾夫,現在你就得意吧,等到你發現真相的時候,你就會明白你錯的有多離譜!

    拉爾夫的手已經舉了起來,站立著的韓炎知道,只要他的手一落下來,鋒利的風刃就會帶走自己的生命,但是韓炎卻沒有辦法動哪怕是一個小指頭。

    拉爾夫的手忽然停頓了下來,身子也猛然的向上飛了數米,臉色忽然的轉為了前所未有的慎重,身上忽然亮起了白色、紅色和藍色的光芒,竟然是對著自己的身上同時的加上了“大氣盾”、“火之盾”和“水之盾”!

    “庫里扎利德,我知道是你!你想干什麼?”拉爾夫大聲的叫道。

    庫里扎利德是誰?竟然能讓九階魔獸拉爾夫如此的緊張,同時的給自己施展了三個護盾,而且看他的樣子,似乎還不太清楚這個來人的位置!

    “拉爾夫,你還是那麼的小心,干什麼啊,我們都是老朋友了,難道你還怕我對你出手不成!”一聲略微蒼老充滿了調戲的聲音在空氣中傳播了開來,聲音飄忽不定,竟然讓人無法發現這人到底是在哪里說話。

    听到了這聲音,韓炎的眼楮忽然的亮了起來。

    =======

    PS︰談談韓炎的實力。

    韓炎雖然是地球第一殺手,但是他的星月訣六層十八段才練到第一層高段,在異界已經就相當于大約六星到七星左右的實力,這已經算是很不錯了,越往後面,空間越大,將來的對手,不僅僅是這九階魔獸,還有更多更厲害的,所以韓炎是成長型的,這也是小八的書的一貫特色,現在主角面對的九階魔獸,現階段的他當然還不是對手,不過韓炎的人生很快就要開始轉變了,轉折點就是今天,就是今天!

    一個不只是殺手的殺手的人生就要開始!

    韓炎現在已經可以煉制丹藥,到了日之力高段還能煉器,這都是他獨有的特殊的能力,以後到底有什麼樣的成就,又有怎樣的敵人呢?

    讓我們一起期待他的成長吧!

TOP

第一卷 罪惡,放逐之地 第四十六章 突然殺出來的老師?


  「你這個老東西,總是躲在暗處,鬼才知道你會不會突然的給我一刀!」拉爾夫罵道:「你不在你的死亡城裡好好呆著,跑到我的塔嚴城來幹什麼!」

  「哎,沒有辦法啊,一把年紀了,你以為我喜歡出來到處跑啊,不過誰叫我那唯一的弟子不聽話,到處亂跑,還惹到了你,如果我不出來,那我的弟子豈不是就死定了!」叫庫裡扎利德的人的聲音依舊的飄忽不定,歎息的聲音就像是一個長者,正在教訓著自己不聽話的弟子一樣。

  「弟子?你這個獨行老怪,什麼時候有了弟子了啊!」拉爾夫的臉上充滿了驚奇,不過一瞬間之後,拉爾夫又像是被蜜蜂蟄了一樣驚跳起來,指著下方的韓炎大叫道:「你說的那個弟子不會是他吧!」

  「哈哈,除了這個調皮的小子還會有誰呢,我想拉爾夫你不會和老朋友的弟子為難吧!」庫裡扎利德的聲音裡沒有絲毫的猶豫,只是他的人卻一直沒有出現,就像他的人就是空氣一樣,看不見卻又無處不在。

  「真是見鬼了,我怎麼不知道你收了徒弟,這個小子不是才來放逐之地不久的嗎?」拉爾夫顯然對庫裡扎利德的話並不相信,冷冷的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是啊,我也是才收了他做徒弟不久,不過我這徒弟心高氣傲的,看不慣老頭子這麼低調,所以這才偷跑了出來啊!」庫裡扎利德對答如流的說道,話語裡有著讓人信服的說服力,但是韓炎卻知道,這叫庫裡扎利德的老頭說的全是假話,沒有一句是真的!

  但是這老頭,韓炎卻是的確見過的,雖然沒有見到他的人,但是這老頭說的第一句話的時候,韓炎就已經從他的聲音裡判斷了出來,這個神秘的庫裡扎利德正是當初自己在森林裡遇到的那個送自己空間戒指的老頭,那個自稱一個普通藥農的老頭!

  雖然當時老頭只漏了一手,神秘的從韓炎追擊下消失不見,韓炎已經知道了這個老頭不是普通人,但是卻也從來沒有拜這老頭為師的想法,韓炎明白現在庫裡扎利德之所以這樣說,是為了找一個合適的藉口救自己!

  老師救自己的徒弟,那還需要理由嗎?

  憑藉著庫裡扎利德這一手神出鬼沒的功夫,韓炎就已經知道,自己今天是獲救了,只是這老頭救自己卻又是為何呢?

  難道也是為了自己煉製的丹藥?如果是這樣的話,當初他見到自己的時候就可以抓住自己,逼迫自己了啊,卻為何還要送自己空間戒指,如今又來救自己的性命?

  就在韓炎胡思亂想的時候,拉爾夫眉頭緊鎖,顯然也在猶豫著要不要放了韓炎,半晌後,拉爾夫眉頭鬆開,大笑道:「既然是老朋友的弟子,那我自然不會留難,你帶走他吧!不過我剛才不知道他是你的弟子,下手重了點,估計現在他已經無法移動了,看樣子要你來抱走他了!」

  飄忽不定的庫裡扎利德忽然大笑起來:「老朋友,你還是不肯放過我弟子啊,難道你連老朋友也想一起幹掉嗎?你是九階魔獸,我只有八星的實力,要是一現身在他的旁邊,估計你的魔法直接就會把我們兩個轟成渣吧!」

  被揭穿了內心想法的拉爾夫沒有絲毫的不好意思,大笑道:「是你太多疑了,我怎麼會這樣對老朋友呢,不過老朋友的意思不會讓我親自抱著你的弟子給你送回去吧?」

  庫裡扎利德也同樣的笑道:「那怎麼好意思呢,場中不是還有一個小姑娘嗎,就讓他抱著我的弟子出城,怎樣?」

  「愛爾蘭?」拉爾夫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不行,她不能走!」

  庫裡扎利德忽然哈哈大笑道:「拉爾夫,你真是聰明一時,糊塗一世,到現在你還色心不改,難道你真的相信你手裡的那個東西就是能克制小姑娘釋的毒的解藥?」

  拉爾夫臉色再變,喝道:「庫裡扎利德,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庫裡扎利德的聲音飄飄蕩蕩的傳了過來:「我的弟子的確能製作出化解愛爾蘭的毒的解藥,但是卻絕對不是你手上的那顆,你手上的那顆只是普通的藥而已,難道你認為我會收一個蠢到相信將藥給你後你會放他走的人為弟子嗎?」

  拉爾夫拿出那顆紅色晶體驚訝的問道:「你是說,他早已經知道自己必死,所以給我的不是解藥,這樣我去找愛爾蘭的時候,就會被她的毒……」

  庫裡扎利德大聲的笑道:「老朋友,你總算明白了!所以說,我現在是在救你,不過我也答應你,我的弟子以及愛爾蘭不會因為此事而向你尋仇,你看怎樣?」

  就在拉爾夫還在沉思的時候,韓炎卻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氣,這庫裡扎利德真是厲害,竟然輕易的就看穿了自己內心的想法,他到底為何要救自己?

  另一側的愛爾蘭和拉爾夫都雙雙的一直看著韓炎,雖然韓炎臉上並沒有多大的變化,但是那瞬間變化的眼神卻依舊的告訴了他們想要的答案。

  拉爾夫手上的藥的確是假的!

  愛爾蘭的毒藥對拉爾夫依舊的有用!

  「好,我讓他們走!老朋友,雖然這件事情是你的弟子引起的,但是看在你最後提醒了我的份上,這件事情就算兩清,你看如何?」拉爾夫明白了自己並沒有佔據任何的優勢後,很快的做出了決定,眼睛也很快的從愛爾蘭凸凹有致的身上挪了開去。

  玫瑰雖好,但是性命卻才是更重要的!

  庫裡扎利德的聲音已經再次響起:「愛爾蘭,你不會還想留在這裡吧,如果你不想的話,那便抱起我那弟子,出城去吧,我會在城外等你!」

  愛爾蘭眼睛恨恨的在拉爾夫的身上看了幾眼,然後又盯著韓炎幾眼,只是略微的思考,愛爾蘭輕輕的邁動著腳步向著韓炎走來。

  韓炎看著愛爾蘭逐步的靠近,再也堅持不住,兩眼一黑,身子往著下方倒去,最後看到的是愛爾蘭那雙動人心魄的眼睛裡疑惑。

TOP

第一卷 罪惡,放逐之地 第四十七章 他到底是誰?


  韓炎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一個陌生的屋子裡,自己身上的傷口居然都好的再也看不到任何的痕跡,而且身上還換上了一身嶄新乾淨的衣服。

  韓炎從床上坐了起來,活動了幾下身體,發現身體居然已經完全的康復,難道是愛爾蘭再次的給自己用了那個她提煉的光系元素精華液?

  噬魂靜靜的躺在枕頭邊,韓炎拿起了噬魂插在了腰間,在床邊放著一雙新的牛皮靴子,韓炎也不客氣,逕直的穿上了腳,然後站起了身,拉開了門。

  韓炎居然一下子看到了大片的森林,難道這屋子是修建在森林裡的?

  轉目四望,韓炎一下子就看到了愛爾蘭,愛爾蘭穿著一身黑色的緊身上衣,露出了雪白的細腰,竟然有些類似地球上的露臍裝,長長的秀髮整齊的梳理著貼在頭上,然後挽了一個髻上面插著一根銀白的簪子,如寶石一般的雙眼正定定的盯著韓炎。

  韓炎的身子一瞬間就繃緊了,自己還清楚的記得自己本來是前去殺愛爾蘭的,但是卻鬼使神差的發生奇怪的變化,到了最後居然是這愛爾蘭抱著自己出了塔嚴城的。

  「我的毒對你無效,我手裡也沒有武器,你那麼緊張幹什麼!」愛爾蘭的手裡托著一個木盤,木盤上竟然是一小碗白粥。

  韓炎直直的看著愛爾蘭,愛爾蘭也毫不示弱的看著韓炎,兩人對視了片刻後,韓炎終於垂下了眼神,身子也放鬆了下來,望了周圍一眼說道:「庫裡扎利德呢?」

  愛爾蘭向著韓炎走了過來,毫無戒備的在韓炎的旁邊走了過去,留給了韓炎一個無限美好的背影。

  將木盤放在了韓炎床邊不遠處的一個小木桌上,愛爾蘭這才轉過了身子,盯著韓炎奇怪的問道:「庫裡扎利德真的是你老師?」

  韓炎一時間不該點頭還是搖頭,但是最後韓炎還是搖了搖頭,說道:「我見過他,但是他卻不是我的老師。」

  愛爾蘭露出了瞭然的神色,說道:「那想必是他為了救你而臨時編的一個理由吧,只是我實在想不通,庫裡扎利德他怎麼會來救你,甚至還不惜直接面對放逐之地最強的九階魔獸拉爾夫!」

  韓炎默然,因為他也不知道答案,想了想,韓炎說道:「他不也是救了你嗎?」

  愛爾蘭沉默半晌,但是最後還是點了點頭:「是的,他救了我,如果不是他來的話,我定然會毒死拉爾夫,但是我自己也會被他所殺!」

  說到這裡,愛爾蘭顯然也想起了前面發生的事情,怒視著韓炎說道:「你這個人心地太狠,居然故意給拉爾夫假藥,想引我們自相殘殺,要不是庫裡扎利德來了,你就成功了!」

  「但是我已經先死了!」韓炎沒有絲毫的不好意思,對待一個想殺死自己的人,自己想殺死他有錯嗎?答案當然是沒有!

  愛爾蘭死死的盯著韓炎半晌,嘴角忽然露出了一絲笑意:「你這個人夠狠,就算自己死了,也不會讓別人好過!」

  韓炎淡淡的說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愛爾蘭眼睛一亮,低低的跟著念了一遍,歎道:「你的原則倒是清楚,難怪我才剛回來,你就到了,感情是一直等著我,要將我這個隱患徹底的消除!」

  韓炎沒有接話,因為愛爾蘭說的事實,反駁也沒有用,兩人之間一時間變得沉默起來,韓炎一時間也不知道面前的這個女人和自己的關係是敵還是友,說是友人吧,那前兩天兩人還都恨不得殺死對方,說是敵人吧,最後卻是愛爾蘭抱著韓炎退走,還幫韓炎療傷,而且兩人也都還有共同的敵人拉爾夫。

  沉默了一會兒,韓炎終於忍不住開口說道:「我身上的傷是你治好的吧,謝謝!」

  愛爾蘭微微一愣,有些詫異的回答道:「你終於想起來了啊,你這是用的我的第二瓶光系元素精華液,你居然還會道謝,我還以為你也會像上次一樣呢……」

  愛爾蘭這麼一提,韓炎反倒不知道說什麼了,愛爾蘭看了一眼韓炎說道:「那裡還有一碗粥,你趕快吃了吧,你都昏睡了三天了!」

  韓炎微微一驚,想不到自己這一昏迷居然就是三天,當下也不客氣的端起白粥大口的往著嘴裡吞,如果塔嚴城的人還在這裡,一定驚的嘴巴都合不攏,死亡美醫居然會給人做飯,而吃飯這個人也絲毫的不害怕她在裡面下毒,還吃得一副心安理得的樣子。

  看著韓炎幾大口吃完了那碗白粥,愛爾蘭眼睛裡流轉著一種奇怪的眼神,似乎終於忍不住的說道:「你難道不怕我下毒嗎?」

  韓炎放下了空碗,抬起了頭淡淡的說道:「你會嗎?」

  「我不會!你是第一個敢這麼大口的吃我的東西的人!」愛爾蘭想不到韓炎這樣反問自己,忍不住苦笑道:「能解除我花毒、蘭草毒就已經代表著我會施展的所有的毒都已經毒不倒你了,我又何必自討沒趣,而且我也不想再樹立一個你這樣的怪物敵人!」

  韓炎心中暗想,要是自己不會製作解毒丹呢,恐怕就已經成為了又一個愛爾蘭毒的犧牲品,不過韓炎卻並不怨恨愛爾蘭,不管是愛爾蘭還是自己都是希望自己過的安穩一點,這不管對於誰來說都沒有錯!

  愛爾蘭正看著韓炎,忽然像想起什麼一樣,開口道:「對了,庫裡扎利德讓你在醒後和我一起去一趟死亡城。」

  庫裡扎利德已經回他的死亡城去了嗎?能夠像拉爾夫一樣擁有一個城池的人,韓炎忍不住問道:「庫裡扎利德到底是誰?」

  愛爾蘭眼睛裡露出了驚訝的神色道:「你難道真不知道?

TOP

第一卷 罪惡,放逐之地 第四十八章 四大將


  庫裡扎利德很出名嗎?

  韓炎很平靜的回答道:「我才來不久,只見過他一次,他也沒有告訴我他是誰!」

  「既然他沒有告訴你是誰,在你昏迷前他也沒有現過身,你又從何認定你見過的人就是庫裡扎利德?」愛爾蘭輕易的問中了問題點。

  「他的聲音!」韓炎抬起了頭,直視著愛爾蘭:「一個人,就算他變幻著聲音說話,但是他的音色是不會變的,我能聽出來!」

  愛爾蘭驚奇的看著韓炎:「看起來你倒是真不簡單呢,居然還有這樣的本領!」

  韓炎沒有再說什麼,聽聲辨人、聽聲辨位這都是殺手課程裡的必修課而已,也沒有值得好誇耀的,韓炎只是看著愛爾蘭,等著她告訴自己答案。

  「庫裡扎利德是與拉爾夫齊名的殺神,他本來是一名九星殺神,但是因為一次特殊的事件,他被重傷,實力也大大退步,現在只有八星的實力,但是作為一個超級殺神,雖然只有八星的實力,即使是拉爾夫這樣的九階魔獸也不敢輕視,也正因為這樣,拉爾夫才會放走你的,而我,因為你沒有給真的解藥,他自然不敢對我怎樣。」

  超級殺神?人類實力的頂峰!韓炎的心中湧出了一種奇怪的感覺,想不到在這裡居然也能碰見自己的同行,只是兩個世界而已,只是迪歐都從來沒有給自己說過這個庫裡扎利德呢?

  「這島上到底除了庫裡扎利德外,還有能和拉爾夫齊名的人嗎?」韓炎開口問道。

  「還有兩個人,分別是妖界的妖將托尼亞和來自精靈族的一支中的墮落精靈黑格,他們兩個和庫裡扎利德、拉爾夫合稱克拉克手下的四大將,是這個島的實際統治者,不過四個人都有著自己的城池,平素也都不互相不來往的。」

  韓炎眉毛一挑:「能給我說說這個四大將嗎,他們的為人和實力各自怎樣?」

  愛爾蘭點點頭,一一講解道:「拉爾夫,你也知道了,他真身是三頭巨蟒,能使火系、水系、風系三系魔法,九階魔獸,能施展禁咒,是四大將裡最囂張的人!」

  韓炎沒有說話,不過單純對於拉爾夫的實力,韓炎卻非常的佩服,對魔法的操控出神入化,不過自己現在才月之力階段,總有一天自己會超越他的。

  「妖將托尼亞真身是一隻禿鷹,他的外表也和禿鷹一樣,陰冷的面孔,禿頂,就像盯著死人一樣的目光,讓你會覺得自己被一隻禿鷹盯上了,讓你毛骨悚然,恐懼不已,他的實力剛剛達到了九星,本身為妖界裡的大將軍,因為小妾被人勾搭上床,一怒之下殺了小妾,將那勾引小妾之人大卸八塊,誰知道那人卻是妖皇的私生子,妖皇知道他殺了自己的私生子後大怒,找了個理由將它丟進了罪惡之島。」

  韓炎的嘴巴撇了撇,這倒霉的妖將,來到放逐之地想必撒了不少氣在別人的身上吧。

  「黑格,墮落精靈,因為黑尼爾實在是非常的墮落,沒有他不敢幹的壞事,卑鄙猥瑣下賤,一切負面的形容詞都可以用來形容他,但是他的實力卻讓所有鄙視他的人都畏懼的閉上了嘴,雖然他的實力只有八星,但是精靈族特有的氣息鎖定本領、天生射手以及視黑夜若白天的過人視力甚至可以越級殺死他的敵人,惹上他的人往往連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因為在他們還沒有發覺任何異樣的時候,黑格的箭往往已經穿透了他們的喉嚨。」

  「還有就是你見過的庫裡扎利德,殺神庫裡扎利德都忙著解除自己身上的禁制,所以反而是最低調的一個人!」

  低調?韓炎忽然想起庫裡扎利德在救自己的時候說的理由,不由忍不住一陣好笑,殺手從來都是很低調的吧,當一個殺手變得非常的有名,有名到人所皆知的份上,那這個殺手的殺手生涯往往也只有中斷了,不過好在這個世界上並沒有互聯網、照相攝影這樣的高科技,再怎麼出名也只是名聲而已。

  「這裡是哪裡?」韓炎問出了自己最關心的問題:「距離塔嚴城和死亡城有多遠,距離花龍鎮呢?」

  「花龍鎮?那個變態大叔的地盤,你怎麼會知道這個地方的?」愛爾蘭驚奇的回答道:「這裡是比格森林,這裡是我一個人的居處,是為了方便我採藥所準備的。此地距離花龍鎮很近,距離塔嚴城大概兩個鐘頭的路程,至於死亡城則距離此地大約有一百里左右。在塔嚴城的西南方,大概從這裡過去騎馬的話要小半天。」

  「距離花龍鎮很近?那好,我們先去一趟花龍鎮,再去死亡城。」韓炎只是微微思索後就做出了決定。

  愛爾蘭詫異的看了看韓炎,但是卻並沒有問為什麼,只是點了點頭說道:「好!既然你醒了,那我們就準備上路吧!」

  韓炎想起一事,忽然問道:「我身上的衣服……是你幫我換的嗎?」

  愛爾蘭點點頭道:「是的!」

  看著韓炎有點怪異的目光,愛爾蘭忽然輕笑道:「我的刀下不知道切開了多少男人的身體,我對男人的身體甚至比你還清楚,難不成你還感到不好意思?」

  韓炎怪怪的看著愛爾蘭,腦海裡不由自主的浮現出愛爾蘭手持手術刀切開男人的肚子,那手術刀一直向下,向下……倒吸了口冷氣,看著愛爾蘭口氣有些怪怪的說道:「你倒是挺特別的!」

  愛爾蘭冷哼一聲道:「你就沒有在心裡鄙視我?要知道島上的人都稱呼我為惡魔、死亡美醫,因為我醫的人少,殺的人更多,為了證明我的理論,我甚至打開了很多男人女人的身體……」

  「什麼理論?」韓炎的眼睛如暗夜星辰一般看著愛爾蘭,眼光裡微微了有了一絲柔和。

  「我認為這世界的治療術有著很多都治療不好的病,而這樣的病只有從身體的內部才能徹底的治療好,所以我打開人的身體,想將治療術帶到人身體內部,但是對於我的想法不被世人認同,他們認為我是惡魔,是吃人身體的惡魔,他們要燒死我……只是想不到我在這放逐之地卻更加的適合做我的研究!」說到後來,愛爾蘭的聲音已經變得非常的尖銳,也充滿了一種無奈的自嘲。

  與治療術結合的手術理論?韓炎在震驚之餘,不由對面前的女子由衷的產生了一種敬佩,平靜的盯著愛爾蘭的眼睛說道:「真理總是掌握在少數人手裡的!你是正確的,而你的想法以後也必然會為世人接受的!」

TOP

第一卷 罪惡,放逐之地 第四十九章 你是美女,而我是男人!


  愛爾蘭看著韓炎,眼睛裡有著疑惑:「你相信我的說法?」

  韓炎搖搖頭,嘴角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微笑,這讓韓炎本來淡漠的臉孔忽然一下子柔和了下來:「不止是相信,我是確信你是正確的!」

  愛爾蘭彷彿呆了半晌,不過忽然又說道:「是嗎,為何你會相信?雖然我研究了很久,但是卻發現人的身體裡真的是很奇妙,唯一肯接受我這樣方法的人,我卻沒有完全的醫好……」

  「有人肯接受你的手術?」韓炎有著略微的驚奇:「這個人倒是先潮的很!」

  微微停頓了一下,韓炎輕輕的說道:「我之所以相信你,是因為我自己就接受過數次這樣的手術……你幫我替換衣服的時候,可曾注意到我小腹上有一條淡淡的疤痕,那就是其中的一次手術留下的傷痕!」

  愛爾蘭的身子忽然呆滯,臉上的表情訝然之極,整個人就像是被美杜莎石化一樣,定定的看著韓炎足足有一分鐘,愛爾蘭才突然的叫了起來:「你說你身上接受過那個……手術?就是用刀打開你的身體,然後從內部修復你的傷口?」

  韓炎點點頭,韓炎也沒有說謊,小腹那道傷是在一次取彈手術後留下的,傷疤經過了這麼多年後已經只剩下一條淡淡的傷疤,但是卻還的確存在過。

  愛爾蘭忽然用充滿祈求的眼神看著韓炎,聲音也是從來沒有過的急迫:「你……你能不能讓我看看那裡?幫你換衣服的時候我還以為那是一道刀疤……」

  韓炎看著愛爾蘭那從來沒有過的眼神,輕輕的點了點頭,解開了紐扣,撩起了衣襟露出了平坦結實的小腹,小腹上六塊腹肌均勻有致,充滿著陽剛的吸引力,不過愛爾蘭的眼光卻已經被韓炎小腹上那道淡淡的疤痕全部的吸引了。

  輕輕的蹲了下身子,愛爾蘭仔細的看著疤痕,就像看著一個精美的工藝品,眼睛裡全是驚喜,慢慢的,她伸出右手,右手食指輕輕的觸摸著那條傷痕,輕輕的讚歎道:「從這裡下刀,可以避開所有的重要的器官,卻又可以最大幅度的打開小腹,果然精妙啊!」

  感受到愛爾蘭的手指在自己小腹上輕輕的滑來滑去,韓炎的心中頓時沒有來由的升起了一陣慾火,愛爾蘭蹲伏在自己面前,為了看清楚那條傷痕,愛爾蘭的頭離自己的小腹是那麼的近,溫熱的氣息呼到了韓炎的小腹上,看著那近在咫尺的美麗面龐,還有從上往下通過脖子看進去那一抹渾然的雪白……愛爾蘭裸浴的那彈跳不已的乳房不由自主的出現了在韓炎的腦海中,下身竟然不由自主的起了生理反應。

  愛爾蘭還在觀看著那條傷口,忽然感覺到手下方不遠處的異動,眼光移處,卻見到韓炎的褲子正慢慢的隆起,一下子明白過來,手指離開了韓炎的小腹,抬起了頭,奪人心魄的雙眼裡竟然有著一絲調戲的神色,緩緩的站了起來,又看了看韓炎的下身,緩緩的說道:「想不到你也會對我起反應……」

  韓炎看著愛爾蘭眼裡的調戲,壓住心中的無名之火,平靜的回答道:「你是美女,而我是男人!」

  愛爾蘭看向韓炎的眼光裡已經有了一絲柔軟,或許是韓炎的手術傷口讓愛爾蘭和韓炎的距離一下子拉近了,在這所有人恐懼的時代裡,愛爾蘭竟然找到了一個自己的同類,那種欣喜是無法用言語表達的,愛爾蘭低聲的說道:「當初你能在我洗澡的時候毫不猶豫的出手殺我,我本來以為你這人根本就是一個沒有情慾的鐵石心腸之人呢……」

  韓炎轉過了眼睛,望向了外面的森林,低低的說道:「那時候你是敵人,其次才是女人……」

  「敵人?只要是敵人,不管是誰,你都能狠下心來毫不猶豫的擊殺,是吧!」愛爾蘭很輕易的就明白了韓炎的意思,然後眼睛又回到了韓炎的小腹上:「你都接受過這樣的……手術,你到底是從哪裡來的,為何我都不知道有這樣的地方,可以允許手術的存在?」

  愛爾蘭顯然開始還對韓炎提出的手術這個詞語不太熟悉,不過接連的幾次後就很快的靈活的運用了,韓炎再次的將自己對梅爾森說過的話說了一遍。

  愛爾蘭側著頭想了半天,顯然也不知道韓炎所說的那個「森林部落」到底在哪裡,希冀的看著韓炎說道:「既然你們那裡都流行手術,那你一定很精通了?對人體也很瞭解了?」

  不熟悉人的身體結構的人根本就不配成為一個殺手,韓炎搖搖頭道:「我對人的身體結構非常的瞭解,對一些手術方法也很熟悉,但是……我從來沒有真實的做過手術!」

  韓炎沒有對愛爾蘭說謊,研究身體就夠是為了更好更快更准的殺人,卻不是救人,救人那是醫生的事情,韓炎雖然明白手術原理和很多手術的方法,但是卻從來沒有拿著手術刀做過手術。

  愛爾蘭眼睛裡露出了驚喜的神色,望著韓炎的眼睛裡也閃現出一種從來沒有過的光彩,韓炎看著愛爾蘭的眼睛,心中不由暗暗的提高了警惕,因為韓炎很熟悉這樣的眼光,這樣的眼光背後往往都會是一個難以達到的要求。

  「你,能將教授我那些手術的方法嗎?」果然,愛爾蘭的充滿祈求的聲音很快的就傳進了韓炎了耳朵裡。

  韓炎微微的皺了皺眉頭,其實這些手術方法和身體的結構倒也不是什麼秘密不能教授,但是對於愛爾蘭這個用毒高手,韓炎卻發現了她更大的價值。

  「我為什麼要教你?」韓炎的話淡淡的,讓愛爾蘭的臉上的喜色一下子凝固在了臉上。

  愛爾蘭無法回答,因為韓炎的確沒有任何的義務教她,但是對於自己來說,能夠讓自己的觀點得到證明,那比自己的性命還要重要,所以愛爾蘭毫不猶豫的說道:「只要你能教我那些手術的方法以及身體構造方面的知識,並且實際有用的話,你要我幹什麼都可以!」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