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的用戶組別: 遊客[0級]
搜索選項 要有附件 作者搜索
搜索範圍
Dedo 論壇搜索系統
DC論壇影城 ad.vbox
香港易存網庫 [服務器租用|easyhost.com.hk] 域名 電郵 VPN 網頁寄存 快速穩定 雲端 Hosting Server 電話:(852)-21550486 / (86)-21-61979257 服務:[ 資訊, 電郵服務, 資訊網絡, 網頁儲存, 網頁設計, 網站設計, 網頁寄存, 網站寄存, 主機租用, 主機托管, 伺服器管理, 伺服器租用, 伺服器托管, 服務器租用, 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租用, 域名註冊, 網站地圖, 客戶優惠, 報章報導, web hosting, hosting, email service, web page design, web design, dedicated server, dedicated host, server management, server colocation, colocation, Virtual Host, MPLS, CDN, IPLC ]
返回列表 發帖
第三百二十一章 混戰.雲彩之上


  毀滅之神的模樣看起來像是韓炎以前在地球電影裡看到差不多,雖然雙腿站立,但是卻沒有一點人樣,全身上下都長著長長尖利的骨刺,背上有著兩扇巨大的骨翅,正輕輕的在空中扇動著,在那佈滿甲殼的臉上,露出一雙充滿著死氣、殺戮、邪惡和毀滅等情緒的血紅雙眼,在他的兩隻巨大的手裡,橫握著一把長長的巨大戰斧!

  毀滅之神懸空而立,轉動著自己的腦袋,看向了天空中所有的人,臉上流露出一種愜意,就像是被關押千年的死囚忽然再次的活過來了一般:「被封印的日子,到底過去了多久呢……我一遍又一遍的盼著今天的到來,可惜……」

  「那批老傢伙已經都死了嗎?」毀滅之神的眼睛最後的落在了韓炎的身上,空間之環已經再次的變小,然後回到了韓炎的身前,輕輕的旋轉著,毀滅之神顯然也已經發現了這裡站著的人都不是當年的那批神了,除了當年沒有參加那場戰鬥的元素之神外,全部都是新生面孔。

  韓炎冷冷的回答道:「我們還在!」

  毀滅之神的眼光閃爍了幾下,那張有著鋒利的獠牙充滿著噁心的粘液的嘴忽然大大的裂了開來,盯著韓炎道:「原本還以為這匹老傢伙竟然都還沒有死,正心裡奇怪,原來卻是他們都將他們的神格飛散,讓你們繼承了他們的神格……可是你怎麼會比那老傢伙還要厲害?」

  韓炎冷哼道:「這自然都是因為空間之神的安排,一切都是為了殺死你這個毀滅之神!」

  毀滅之神大笑道:「哈哈,是嗎,可是你們注定今天都要死在這裡,不過你們放心,所有的一切都很快的被毀滅。你們並不會孤獨的!」

  嘉馨怒喝道:「毀滅之神,到底你是為何要穿越不同的空間,毀滅他們,毀滅了對你又沒有任何好處!」

  毀滅之神凶殘地眼睛在嘉馨的身上掃過,冷哼了一聲道:「無知,就憑你們,又豈會知道毀滅的真正意義……」

  「你們可知道本源力量,這本源力量就存在於各個空間裡,我毀滅掉一個空間。就能吞噬掉這個空間的本源力量,我就能更強大一分,我已經毀滅了無數的空間,而這個空間裡充滿著巨大的本源力量,只要能毀滅掉他,我就從此再無敵手……所以,你們這些卑賤的蟲子們,阻礙我的計劃,都必須得死!」

  韓炎等人面面相覷。原來這毀滅之神應不識一個只知道毀滅的瘋子,而是為了獲得更大地力量,作為空間之神的韓炎,繼承了上代空間之神的記憶,當然明白毀滅之神說的這不同空間的本源力量,只是一直沒有想到毀滅之神居然有辦法在毀滅後吸收這些力量,這也算是一種另闢蹊徑的強大方式了。

  韓炎面前的空間之環一直都飛快的吸收著天上倒流下來的能量,毀滅之神地眼光落在了旋轉著的空間之環上,哼道:「想積蓄能量嗎,別做夢了……剛才用空間之術消滅我的那些毀滅獸。又用撕裂空間逼迫我出來,想必消耗了大量的神力吧,正好現在所有的神力者都在這裡,我正好一網打盡……哈哈……」

  隨著毀滅之神的狂笑聲,毀滅之神的手一揮,一個黑乎乎的東西飛上了天空。然後就像鑲嵌在了空中一般,卻是一個如同空間之環一般的環,這個環正在不斷的變大,而且這個環裡全是黑漆漆地,在空中顯得非常的詭異。

  韓炎以及身後的眾人臉上都有著凝重的神色,因為他們都知道毀滅之神就是從這個環裡召喚出那些毀滅之兵和毀滅之將的,所有的人也都握緊了自己的武器,緊緊的盯著空中。

  「當年,你們死在了我的毀滅之兵和毀滅之將手裡,今天。你們將會再次一次,毀滅兵將,都出來吧!」

  一個黑影從那漆黑的環裡衝了出來,接著又一個,又一個……隨著這些黑影的衝出,韓炎身後的眾神的眼睛裡都露出了憤怒的眼光,因為此刻衝出來的就是毀滅之神的毀滅之將,當年眾神幾乎都是死在了他們和毀滅之兵地圍攻之下的……

  毀滅之將的長相也都一樣,背上如同毀滅之神一般的擁有兩扇翅膀。只是比之毀滅之神的翅膀要小上幾號,這些毀滅之將都是雙腳直立。倒是有些像獸人界

  ,在腰間和肩胛位置有著兩塊鎧甲,其他的地方都是出著高高隆起的肌肉,所有的毀滅之將地武器也是清一色的大斧頭,每個人地頭上都有著一隻短小的獨角,燈泡大的眼睛裡沒有半分的喜怒哀樂,有的只是血紅的殺戮,無盡的毀滅!

  十三個毀滅之將整整齊齊的排成了一排站在毀滅之神的面前,死死的盯著面前的眾神,眾神也都怒視著回盯回去,戰鬥已經一觸即發,而高懸空中的黑圈並沒有安靜下來,依舊有著灰色的影子不斷的從黑圈裡衝出,然後落在了毀滅之將的背後,密密麻麻的一片,所有的人都清楚,那些看起來比毀滅之將又小了一號的灰影就是毀滅之神的毀滅之兵。

  不再需要更多的言語,戰爭已經是唯一的途徑,對方的死亡就是這場戰鬥的終結,毀滅之神大力的揮舞了一下手裡的戰斧,咆哮道:「上吧,毀滅他們!」

  韓炎同樣的揮了揮手,大喝道:「誅殺毀滅之神,捍衛我們的世界!」

  「殺!」

  數百人同時的發出了一聲震天響的大喝聲,空中一直靜靜不動的毀滅之將和毀滅之兵都各自的舉起了自己的武器,衝了出來,而毀滅之神也緊隨其後,渾身上下都閃耀無比強烈的黑光。

  韓炎喝道:「青狼,隨我來!」

  十三青狼的身子齊齊的跟著韓炎向著毀滅之神迎了過去,其他的人都迎向了毀滅之將,神人們則迎向了毀滅之兵,所有的對策都是商量好的,十三青狼和韓炎對戰毀滅之神,眾神則迎戰毀滅之將,毀滅之將有十三個,在眾人這邊,元素之神、迪歐、愛爾蘭、露露西、卡南、杜麗莎、蘭妮兒、庫裡扎利德、碧斯麗、克萊爾、雷切爾、藍瞳、克米特、娜娜莎等差不多是一人對付一個毀滅之將,而嘉馨作為自然女神,則負責整個戰場上的療傷和醫療,阿迪達和林卡西則率領著所有的神人和那些如同馬蜂一般反而毀滅之兵拚命!

  毀滅之神的身子沖天而起,大笑道:「讓這些小蟲子慢慢的被我的毀滅之兵慢慢的耗死吧,我的毀滅之兵可是無窮無盡的,我們去上面吧!」

  毀滅之神此舉當然更合韓炎的心意,雖然下方毀滅之兵仍舊在源源不斷的湧出,但是韓炎相信眾神外帶如此多的神人,應該都能抵擋得住,但是要是自己以及十三青狼在這裡和毀滅之神對戰的話,下面的很多神人估計都要冤死在自己手裡。

  這場戰爭的真正的勝負還是決定於自己等人和毀滅之神的戰鬥。

  當然,如果沒有眾神擋住那十三個毀滅之將還有那無窮無盡的毀滅之兵,那自己和十三青狼再厲害,估計也會被慢慢的消耗而死,但是如果自己等人敗了,回過頭來的毀滅之神絕對有足夠的實力擊殺下方的眾神.同樣的,只要自己等人幹掉了毀滅之神,那幫毀滅之兵和毀滅之將也會隨著毀滅之神的死亡而消失。

  眾人這麼一直向上直飛,一直的飛上了雲彩之上數千米,方才停了下來,下方雲海翻騰,已經隔斷了下方的戰場,韓炎已經看不見下方,心中雖然有些擔心,但是卻唯有放下,專心致志的看著面前的毀滅之神。

  毀滅之神看著韓炎忽然大笑道:「是不是很擔心下面啊,那就看吧!我要你看著他們是怎麼被我的毀滅之兵一個個的殺死的!」

  隨著毀滅之神的話音,毀滅之神一揮手,一道黑光飛出,落在了那漫天雲海上,雲海忽然的像遇到了十二級颱風一般,瞬間就被震盪得煙消雲散,如同海潮退潮一般的倒捲而回,露出了下方已經混戰成一團的混亂場面。

  韓炎冷哼了一聲,眼神已經直直的鎖定了面前的毀滅之神,眼睛裡流露出了無比的堅定之色:「在那之前,我會先殺死你!」

  話音中,韓炎的空間之環已經瘋狂的旋轉了起來,黑色的空間領域力量已經快速的向著毀滅之神擴展了過去,而十三青狼也同時翻身閃躍,站成了一排,一股磅礡的神力波動過後,一個巨大的黑色拳頭如同炮彈一般的從十三狼的手上脫手而出,筆直的撞向了毀滅之神。

TOP

第三百二十二章 毀滅之斧

  毀滅之神臉上有著驚奇的神色,低呼道:「聯擊?」

  手裡巨大的戰斧已經揮舞了起來,硬生生的劈在了那個黑色的拳頭上,而他的身上也散發出了一陣濃濃的黑霧,韓炎的領域力量擴散到毀滅之神身上那層不斷散發出來的黑霧的時候,竟然被那層如同雲煙繚繞的黑霧給擋住了。

  戰斧上也佈滿了濃濃的黑霧,重重的和十三青狼發出的拳勁撞在了一起,發出了震天動地的一聲巨響,就像核彈爆發一樣,一道肉眼可見的黑色光圈以撞擊點為中心,向著外面衝擊而去。

  韓炎眼中寒光一閃,在那衝擊波來臨之前,身子已經猛的從空中消失,毀滅之神看著韓炎利用空間之術遁走,哈哈一笑道:「又想用空間之術對付我嗎?沒有用的,這些年來我被困在密閉空間裡,已經想出了對付你的空間之術的辦法了,看我的幽冥霧!」

  隨著毀滅之神的喝聲,毀滅之神上的黑霧猛的升騰起來,向著四方擴散了開去,迅速的將周圍的空間都籠罩了起來,十三青狼面色凝重,不敢讓這些黑霧靠近,連忙發出領域光罩,將那些黑霧都阻擋在外。

  毀滅之神的戰斧忽然的揚了起來,向著身旁的虛空之處劈了過去,也就在同時,韓炎的身影從毀滅之神瞄準的位置顯現了出來,不過才顯現出來,毀滅之神的戰斧已經劈了下來。

  韓炎大吃一驚,腰間的噬魂已經急揚而上,擋住了這一猛劈,但是巨大的力量讓匆忙接招的韓炎一陣暈眩,心中也一陣發悶,身子被這一劈劈得如星辰落地。直往下方墜落而去。

  「哈哈,早說了沒有用了,你還不信!當年你用這招暗算了我,現在還想來,做夢!」毀滅之神得意的狂笑著,當初在和空間之神的戰鬥中,空間之神就是用空間之術,最後才能成功地將毀滅之神封印,毀滅之神被封印的這段時間裡。一直苦思著怎麼對付空間之神的空間之神,經過了上千年的這麼潛心苦練,毀滅之神終於修煉出了這幽冥霧,這濃黑如墨的黑霧不僅不會自己,反而會讓實力較弱的對手被腐蝕成一團血水,還可以將自己隱於這個黑霧裡,讓自己的行動變得如同幽靈一般,因為這個黑霧會隔斷對方對自己的神力波動的感應,對方只能確認自己在黑霧裡。但是卻不知道自己在哪裡。

  但是這些都不是幽冥霧地真正用處,幽冥霧的真正用處就只有一點,也就是對付空間之神的空間之術,只要是在這幽冥霧的範圍內,不管空間之神或者空間之神使用的武器任意的從任何地方出現,在這之前毀滅之神都能得到預警,從而進攻防備或者提前攻擊。

  毀滅之神舉著戰斧就要向韓炎追去,十三青狼卻身子橫移,擋在了毀滅之神的前方,十三青狼心靈相通。同時的喝道:「時間疊加!」

  黑色的光籠罩在十三青狼地身上,毀滅之神臉上閃過一絲慎重,手裡的戰斧已經揚起,無數的黑霧凝聚在這戰斧上,然後重重的砍了出來,也就在同時。十三青狼的領域力量時間疊加已經完成,然後猛烈的釋放了出來。

  無數的黑色的拳勁就像雨點一般的忽然的出現在空中,毀滅之神地前前後後上上下下所有的路都被封死,除了硬接別無選擇,毀滅之神再也無暇去追殺被自己伏擊落下的韓炎,手裡的戰斧忽然猛烈的旋轉了起來,巨大的斧面旋轉起來就像是一張移動地盾牌,因為旋轉的速度奇快無比,毀滅之神的面前就像一扇盾牌一樣。

  「噹噹噹……」無數密集的聲音在空中響起,所有的拳勁幾乎在一瞬間集中了斧面上。黑霧升騰裡,毀滅之神的身子像是被浪濤擊中的小船,猛的飛了出去,但是那扇戰斧巨盾依舊擋在了自己的面前,牢牢的擋住了所有有可能擊中z己身子地拳勁。

  趁著這一瞬間的功夫,韓炎已經在降落中緩了一口氣,再次的逆衝上去,手裡的噬魂已經猛的扔出,然後消失在空氣裡。下方的眾神看著韓炎居然一個照面就被劈得落了下來,個個心裡都驚駭無比。如今看著韓炎再次逆沖而上,又都稍微鬆了一口氣。

  毀滅之神、十三青狼和韓炎的實

  常的強大,想要靠對方的領域力量就擊敗對方那是根地,任何一方的領域護罩也都不可能擋住對方地全力攻擊,局勢變得緊張無比,所有的人都放棄了運用神力遠攻的打算,而採用了近身肉搏,強大的神力下,只要能夠擊中對方的身體,也就能完全的毀滅掉對方,就算不立刻死,也應該是完全喪失戰鬥力,那和死也沒有任何的差別,只是時間上早一點晚一點而已。

  韓炎的噬魂瞬間的就突破了空間,然後在毀滅之神的背後出現了,但是毀滅之神身邊的幽冥霧已經提前的告訴了毀滅之神,剛抵擋完十三青狼的時間疊加的領域力量攻擊的毀滅之神手裡的戰斧猶如大風車一般的旋轉過來,頭也不回的一斧劈下去,正好劈在剛從別的空間跳躍出半截的噬魂上,噬魂噹的一聲飛了出去。

  韓炎臉沉如水,對毀滅之神的這種感應能力感到吃驚,不過手裡卻沒有半分的猶豫,已經飛快的施展著星月訣,無數的能量流倒湧下來,韓炎的手猛的一揚,天空忽然的出現了五把透明的長劍,正是星月絕招星辰擊。

  以四重神力外加匯聚的無數能量流來施展這招星辰擊,透明的長劍上已經多了無數的黑光纏繞,長度也赫然有著上百米之上,五把長劍從蒼穹中出現,如同怒箭一般的疾射下來,交叉著射向了毀滅之神。

  毀滅之神臉上雖然有著不屑的笑容,但是手裡卻絲毫不慢,咆哮道:「毀滅之斧!」

  咆哮聲中,毀滅之神手裡的戰斧猛然的脫手飛出,渾身黑霧纏繞,就若一條盤繞九天的黑龍,瘋狂的旋轉著逆衝上天,對準了落下的五柄長劍劈了過去。

  一連五聲巨響,天空的五把透明的長劍化作了無數的光點消失在空中,而那弱黑龍一般盤旋的戰斧卻沒有絲毫的停歇,繼續瘋狂的旋轉著向著韓炎飛了過來,帶著瘋狂的讓人窒息的殺戮之氣,向著韓炎斬了過來。

  韓炎大吃一驚,對方不僅一斧破了自己的星辰擊,而且還順勢的向自己攻擊,這威力也太猛了,韓炎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的躲閃,面前的空間之環旋轉著衝了上去,擋在了這巨大的戰斧之前。

  「砰」清脆的聲音裡,空間之環一下子化為了漫天亂竄的神力流,一下子向著四面八方衝了出去,那猶如咆哮黑龍一般的戰斧停頓了一下,再次的向著韓炎斬了過來,韓炎眼明手快,噬魂再次揮出,與巨大的戰斧撞擊在一起。

  「噗!」韓炎仰天噴出一口鮮血,雖然噬魂擋住了巨斧,但是巨大的神力流如同巨大的錘子在韓炎的心口上猛的來了一下一樣,韓炎只覺得眼冒金星,心口疼痛欲裂。

  戰斧反彈而回,再落入了毀滅之神的手裡,毀滅之神臉上也有著幾分詭異的白色,看來這次進攻雖然擊傷了韓炎,但是他耗費的神力也不少,沒有半分拖延,毀滅之神拖住戰斧就要繼續追殺韓炎,但是十三青狼卻已經再次的如同銅牆鐵壁一般的擋在了韓炎的面前。

  「都去死吧!」

  隨著毀滅之神興奮的咆哮聲,戰斧再次的脫手而出,再次的化作了咆哮的黑龍,向著面前的十三青狼撲了過去,十三青狼大喝道:「時間疊加!」

  密集的黑色拳勁猶如連珠火球一般的排成了一條直線,猶如瘋牛衝陣一般的撞在了咆哮的黑龍頭上,一個拳勁消失,兩個拳勁消失……

  當幾百個黑色的拳勁砸在了戰斧上,戰斧的勢頭終於的慢了下來,但是毀滅之神卻已經緊隨而來,一把握住了已經變慢的戰斧的把柄,衝著剛發出時間疊加的十三青狼狂暴的喝道:「看你們這下不死,毀天滅地!」

  戰斧在空中停頓了一瞬間,然後奇快無比的劈了下來,劈向了剛發出領域力量根本無法反應的十三青狼身上,十三青狼心意相通,雖然面臨危險,但是卻也毫不畏懼,十三個人毫不猶豫的凝聚成環,所有的力量都傳遞到了十三狼一個人的身上,十三狼雙目大睜,兩隻拳頭已經交叉著架住了巨大的戰斧!

TOP

第323章 死之戀
巨大的戰斧劈在了十三狼的手上。十三狼兩手的拳套都是韓炎親自為他們打造的純神力拳套。在毀滅之神如此爆裂的直劈下,也如同被重錘擊中的冰塊,一下子化作了無數的神力流飛散而出,十三狼的身子像是被雷擊一般,口鼻力都噴出了鮮血,身子化作隕石直接的從九天之上只砸而下。

    十三狼背後的其他十二人,也同樣的承受了巨大的力量,紛紛的向著各處散飛出去,毀滅之神笑著拖著自己的戰斧向著韓炎追去。畢竟在她的心中,韓炎這個空間之神才是最大的敵人,而且當初也正是空間之神封印了自己,如今報仇心切,自然要先對付韓炎。

    韓炎的身子撞在了光幕上。那光幕頓時凹陷了下去。隨著光幕地凹陷,韓炎的下路之勢夜越來越慢,終於緩緩得停了下來,韓炎的身子再次的彈了起來。

    「大哥。你受傷了!」

    隨著迪歐的驚呼,嘉謦飛快的飛了過來,臉上露出了擔憂和焦急,但是手裡動作飛快。生命籐杖劃了一個半圓,綠光隨著生命籐杖的揮舞而路在了韓炎的身上。

    韓炎只覺得一股柔和的能量湧入了自己的身體,讓自己的四肢百骸都感到舒服異常,剛剛因為抵擋了毀滅之神而受創的內府頓時被一股溫熱的能兩包裹在內。再沒有了剛才的那種劇痛的感覺。

    抬起頭,卻看到空中的十三青狼也已經被毀滅之神打敗。十三人都如炮彈一般的的落下。而毀滅之神已經面露凶光的像著自己撲了過來,來不及去攔下十三青狼,韓炎的身子已經如同炮彈一般的彈起迎像了毀滅之神。

    韓炎並沒有施展空間之術,也並沒有運用神力直接

    強行攻擊,而是緊緊地握著噬魂,向著毀滅之神衝過去,就這麼貼了上去。卻是打定主意和毀滅之神貼身肉搏。

    兩條人影帶著黑光在空中不段的撞擊交錯,局面凶險萬分,只要誰又一點疏忽,勢必都會遭受到對方的重擊。很可能一擊致命。

    旁邊的迪歐再次的發出了灰色的光幕,接下了如隕石一般落下的十三青狼,嘉謦夜飛快的飛了上去,替他們醫治。十三青狼中受傷最重的就是十三狼。她的雙睕上交叉的地方露出了白森森的骨頭,剛才那一劈雖然僥倖擋住了,但是兩隻手卻差點廢了,之是毀滅之神的這招攻擊再猛上一分,估計十三狼就會被從中間直接的這麼劈開!

    十三青狼接受了嘉謦的治療厚,很快的就恢復了活力,十三狼的雙手夜已經恢復了原狀,十三青狼衝著嘉謦感激的點了點頭。身子已經再次的衝了上去。但是卻因為韓炎和毀滅之神的戰鬥貼的太近,他們竟然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插手的機會,任何的攻擊都可以導致誤傷。或者影響戰局。

    「看起來大哥好像不是毀滅之神的對手啊!」

    迪歐臉又憂色的對著旁邊的嘉謦說到,手裡卻一點夜沒有閒著的。兩個灰色的光球旋轉著飛了兩個撲過來的毀滅之兵。

    嘉謦手裡的生命籐杖疾風一般的舞動著。隨著生命籐杖地舞動,不斷地綠光降臨到每一個受傷的人身上,幫他們減輕著痛苦,嘉謦的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眼睛焦急的看著上空。

    殺戮之神蕾切爾正和一個毀滅之神打的難解難分,不過依照她的實力,勝利之是時間的問題。但是看著韓炎等人的窘空。蕾切爾的搶舞動的更疾。殺氣沖天的喝道:「殺死你們這些王八蛋,巨人打我的頭!老子今天要你們的命!」

    神界的神人們夜紛紛的和那些毀滅之兵廝殺著。雖然這些毀滅之兵的實力比之這些神人都還要差上許多。但是那空中的黑洞力卻在淵源不斷的湧現出來,其數量卻是神人們的幾倍。要不是除開對付毀滅之將的眾神外,還又其他的一些超絕實力的神力者和他們一起對付這些毀滅之兵的話,估計他們早就被這些毀滅之兵給淹沒了,但是情況依舊的非常危急。

    空中的戰團突然的分開了。韓炎的肩膀上一個巨大的血骷髏,正向外湧出大量的鮮血,而韓炎的噬魂也在毀滅之神地胸前劃過,帶起了一道長長的口子。

    毀滅之神張開了巨大的嘴巴。吐掉了嘴裡的血肉,看了看自己胸前的那道傷口,若無其事的狂笑道:「哈哈,只顧忌著我的戰斧和我的手腳,卻不知道我的嘴巴同樣也是可以攻擊的嗎?」

    韓榮的臉上有著幾分異樣地蒼白,伸手從空間戒指裡拿出了一瓶生命精華液倒在了肩膀上,看著傷口快速的癒合,毀滅之神眼睛裡露出了微微驚詫的神色,不過卻大笑道:「想用藥物治療,難道你不知道我毀滅之神沾過的東西都充滿了毀滅氣息,是不能復原的嗎?」

    韓炎看了看肩膀,果然。傷口只是癒合了一小半,就似乎遇到了阻礙根本再無法繼續癒合,在傷口上有一些肉眼可見的黑氣索繞著,真是它們阻撓著傷口地癒合。傷口仍舊沒有停歇的向著外面湧出鮮血,毀滅之神大笑道:「我看你有多少血可以流、就算我殺不死你、也要讓你流盡鮮血而死!」

    十三青狼看著韓炎劍上地傷如此沉重,衝了過來,毫不猶豫的對著韓矣的傷口施展了一個時間凝固的領域力量,但是時間凝固的力量對上那些黑氣,竟然仍舊無法完全地阻止住鮮血的流出。

    「別折騰了,沒有用地!還是乖乖受死吧!

    隨著毀滅之神地大笑聲,巨大的戰斧已經再次的飛上了天空,再的化作了一條黑色咆哮地黑龍。向著韓炎斬了過來,十三青狼大叫道:「頭領,我們先上!」

    「時間疊加!」

    無數的拳勁從十三根的拳頭上一下冒出,不斷的擊打在戰斧減緩著戰斧的來勢、等到拳勁盡出、十三青狼同時的閃躍開來。而其後蓄勢持發的韓炎升騰而起。噬魂帶著黑氣撞在了戰斧上,戰斧倒騰而回。韓炎也落了下來,雖然沒有受傷。但是因為巨大力量的撞擊,傷口的鮮血更快的誦了出來。

    「居然還會聯合作戰。好。看你們能撐得住幾時!

    毀滅之神揮舞著巨大的戰斧直衝下來,對著眾人就是一頓如同狂濤的攻擊。「毀滅之斧」「毀天滅地」按連的施展,韓炎和十三青狼雖然聯合對敵,但是卻怎麼也做不到如同十三青狼那般的心靈相通,頓時毀滅之神打的各自為戰,有些應按不暇的感覺。

    韓炎的臉色越來越蒼白。毀滅之神一斧頭將十三青狼打的飛出後,再次的全力一斬。劈在韓炎的噬魂上,已經越來越虛弱的韓炎已經無法抵檔毀滅之神的這一擊,身子如同炮彈一般的飛出,遠遠的砸在了遠的一座小山上,小山轟然倒塌。堅硬的岩石小山瞬間被完全的粉碎。韓炎地身子倒在碎石上,渾身上下全部都是血。

    毀滅之神狂笑道:「空間之神,去死吧!你死了,我會讓整個空間都給你陪葬的!」

    緊隨韓炎其後的毀滅之神臉上全是興奮。手裡的戰斧已經高高的起,韓炎此時還倒在血泊上尚未犢復過來,十三青狼才被擊退,根本來不及趕過來,毀滅之神就要做出最後一擊的時候。身前影子一山。卻多了一個人。

    毀滅之神手裡動作不停,戰斧已經重重的劈了下去,嘴裡卻狂道:「自然女神,憑你也想擋住我嗎?「嘉謦嘴巴緊緊的抿在一起。因為負責救治傷員,所以她是唯——個沒有被毀滅之將和毀滅之兵纏上的人,也只有她離得最近,如今韓炎危急,嘉謦想都沒想就衝了過來。

    看著毀滅之神那劈持下來的巨大戰斧,嘉謦臉上沒有任何的懼怕,身上散發出了淡淡的黑光。黑光並不是因為嘉謦達到了四重神力,而因為嘉謦本身就是噬魔體,生命籐杖閃爍著強烈的光芒擋在了韓炎地前,嘉謦的眼光落在了韓炎那雖然滿臉血污但是堅毅的臉龐,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地微笑。

    雪亮地斧光落下,嘉謦的眼睛裡出乎尋常的平靜,平靜的有些詭異,嘉謦的嘴角甚至微微地翹起了一點點優美的弧線……大哥,你一直都保護我,這次就讓我來保護你吧。就算是死,我也絕對不會讓你死在我之前的!

第324章 生命之戰
韓莫的眼睛剛剛困難地睜開,就看到了面前的那一道纖柔的背影。

    看到了那一雙溫柔而堅定的眼神,嘉謦,韓炎只看到那雙眼晴就巳經知道了擋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誰。但是同時映入韓炎眼簾的還又那一抹雪亮的斧光。

    斧光正劈向了嘉謦.沒又半分的憐香惜玉,有的只是毀滅!

    韓炎地瞳孔瞬間放大.全身就像是被天雷擊中了一般.一下子就軟了下來.身上所又的毛孔裡都湧出了汗水.韓炎想衝過去。但是卻發自己的身體競然無法移動、過重的傷勢讓韓炎只有眼睜睜的看到那道斧光飛降下來。

    「不要啊!」

    韓炎大張著嘴.這大呼聲還在喉嚨裡、那斧光已輕落在了嘉謦的生命籐杖上.生命籐杖瞬間鍛煉。戰斧繼續落下。破開了嘉謦的護罩.劈在了嘉謦的身上。

    一抹嬌艷的血光從嘉謦的身上彪射出來.嘉警的身子差點被劈成了兩塊。但是她的眼晴仍舊死死的盯著韓炎,自然女神最強的守護「生命守護」抵擋不住毀滅之神地戰斧.但是她卻用自己的生命替韓炎阻擋下了這一擊。

    韓英的眼晴被那謾天的血光給遮蔽了。耳邊又迴響起了嘉謦對自己的話語。

    「大哥。我要永遠和你在一起,永遠也不分開!「赤裸的嘉謦躲在自己懷裡輕輕的.柔柔的說道.括裡充滿著愛意。充滿了期待。

    「是不是女神無所謂,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就好了。

    迪歐滿面悲憤,雙手虛空而引。在他的手心裡有著一個巨大的光球。杜麗莎手持韓炎所製造的鈍神力太陽神之劍。劍上燃燒著從未有過地茂鹹火焰。露露西手持長劍。臉色凝垂,另一邊,愛爾蘭巳經飛的接下了被劈飛的嘉謦。大叫道:「嘉謦。別放棄,我會救你的!」

    嘉謦虛弱的眼晴睜開著,輕聲的說道:「別管我。快去幫大哥。我不行了!

    愛爾蘭眼中出現了猶豫的神色.就在這時,韓炎的吼聲傳了過來「艾爾蘭,不用管我,救嘉謦!十三青狼、替我檔住毀滅之神.給我一點時間.用你們的生命也耍檔住!」

    毀滅之神聽著韓炎地叫喊。臉色更是有些變了.韓炎下如此的命令,肯定是對這一擊有著極強的自信,不敢再有任何的自大,拖著戰斧向著韓炎衝去。

    戰斧揚起,劈下,迪歐巨大的旋轉著的光球檔住了毀滅之神的落下的戰斧、雖然最終的旋勁讓沒有注意的毀滅之神的戰斧偏離了軌跡,但是巨大的力量衝撞仍舊讓迪歐吐出了一口血。

    沒有半分地退讓.迪歐的雙眼巳經變得通紅、大喝道:「想殺我大哥,先殺我!」

    毀滅之神看著韓炎手裡那越來越亮。越來越長的光劍,巳徑再沒有任何說話的時間,直接的再次使出的「毀滅之斧」毀滅之斧如同焦龍一般撕咬著光球,很快的光球就神力耗盡。迪歐的身子帶著鮮血飛出,但是卻因為身後的杜麗莎和露露西補上的及時,並沒有遭受毀滅性的打擊,只是身上被開了一大條口子,雖然看起來挺重的,但是卻不是致命傷。

    毀滅之神臉上的焦躁已經越發的明顯。空中的十仨青狼也都落了下來,毀滅之神巨大的戰斧再次的揮舞起來,接連的擊飛了杜麗莎和露露西,他已經來不及對她們下重手擊殺了,那只會耽誤更多的時間。

    身著十三青狼下來,毀滅之神身子忽然的飄飛出去,向著韓炎衝了過去,他一定要趁著韓炎地這次攻擊沒有完全蓄滿能量前破壞掉。然後順勢一擊擊殺他,此刻的韓炎任何人都能看得出來這已經是他的最後一擊了,只要破掉這一擊,說不定不用人殺他也自己會掛了。

    「時間凝固!」

    毀滅之神忽然的發現自己的身子竟然不能動了,一股龐大的神力罩從天而落將自己罩在了其中。十三青狼手拉手的形成一個圓環,從上落下,將毀滅之神包圍在了其中,讓人心悸的是,十三青狼每個人的臉上都赤紅如血,甚至其中有好幾個的嘴邊都溢出了鮮血,卻是他們支了所有的神力,來發出這對於他們同樣是最後的一擊。

    雖然時間凝固領域力量霸道無比,但是毀滅之神依舊沒有被完全禁錮住。只是稍微的一愣後,狂猛地黑氣從毀滅之神的身上湧出,狂猛地神力正不斷的衝擊著十三青根施展下的領域力量。每一次撞擊,十三青狼的身子都是劇烈的顫抖一下,嘴裡的血湧的更快。

    但是,即使是這樣,這領域結界依舊牢實無比,他們每個人都記住當初是韓炎將自己等人從放逐之地帶回了人間,還給自己等人諸多好處,甚至最後讓自己等人成為了兩大主神之一的時間之神神格的繼承者,在他們的心中.韓炎的份量已經超出了一切。

    用你們地生命擋住住毀滅之神!

    這是韓炎第一次對他們.包括其他的人下這樣嚴格的,甚至說冷血的命今.但是十三青狼的心裡卻沒有半分抱怨。因為他們親眼的看到了自然女神.也就是嘉謦,韓炎的愛人,為了幫韓炎檔住一擊.被劈得生死不知.而渾身是血的韓炎臉上扭曲痛苦的表特就知道韓炎自己也在拚命沒有任何的猶豫,心意相通的十三青狼幾乎在同一時間就採用了自已等人從來沒有使用過地招數「臥石俱焚」.這一招施展時候.身上有地力量都會百分之百的被續用出來.但是也因為如此,沒有了能量保護的身子將更加容易遭到毀滅性的攻擊,不耍說別人的攻擊。就算是自已地攻擊帶來的反作用力都無法承受。

    吐血。那只是最輕微的症狀而已「砰」「砰」…「.每一次的撞擊都像是在所有人的心裡撞了一下,時間就是勝利。就是一切。十三青狼身上的皮膚也都開始出現輕微地裂紋。一絲絲的鮮血從裡面沁出,十三青狼個個都像是血人一般。但是他們的臉上的堅毅卻是沒有絲毫動搖。

    毀滅之兵、毀滅之將也都忽然地變得瘋枉起來,拚命的向著這邊湧動過來。想救出暫時被困的毀滅之神。但是其他的眾神以及神人們也都紛紛後撤.在通往毀滅之神的道路上鑄造起了一道血肉長城。

    因為少了自然女神嘉謦的照顧。不停的有人灑落著鮮血掉出戰場,也有不少的人被直按的切成了兩半或者粉身碎骨。但是沒有人退縮有的人此刻腦海裡都只有一個念頭.攔住他們.否則大家都得死!

    卡南受傷、雷切爾受傷、蘭妮兒受傷、庫裡扎利德受傷……幾乎每一個人身上都有了大大小小的傷痕。但是此刻的眾神已徑沒有了一點手雍容華貴的樣子,此時這裡只有一群紅了眼睛的亡命之徒。

    耍麼我死.要麼你死!

    韓炎雖然臉上依舊痛苦無比.但是看著渾身血跡的十三青狼。看著那一個個血染戰袍的戰士,看著他們用自己的生命在攔著衝向這邊台毀滅兵將……韓炎通紅的雙眼裡忽然地多了幾分水汽。

    一個來自地球的孤獨殺手。此時絕對不再孤獨……

TOP

第325章 愛之結晶【大結局】
「砰……砰……」

    毀滅之神地撞擊越來越猛烈、十三青狼的身軀已經在劇烈地搖晃,鮮血已經將他們全身都染得通紅。但是他們還是牢牢的佔據著方位。

    用生命禁錮著毀滅之神。

    在毀滅之兵和毀滅之將瘋狂的攻擊下、眾神和神人的防線開始出現了一個小缺口,然後缺口瞬間開始擴大,不僅僅是那些神人,就連眾神;也都再頂住這些毀滅之兵持瘋狂的不畏生死的攻擊。

    防線瞬間崩潰,看著那蜂擁而來的毀滅之兵將、十三青狼的眼睛裡都露出了絕望的神色,難道最後的攻擊就要功虧一簧嗎?

    「都閃開!

    就在這千鈞一髮地時候。韓炎的怒吼聲音終於傳了過來看著韓炎手裡虛空而抱的那把直插天穹的光劍,心神一鬆,正好毀滅之神再次的撞擊在領域上。十三青狼連著的手終於的分開了,十三條滿身血污的人影向著十三個方向飛了出去。

    毀滅之神才剛掙脫束縛,就看到韓炎的那支不知道有多長的光劍向著白己劈了下來,而且這一瞬間,這把長劍竟然像是跨越了空間,直接的斬落在了自己的頭上。

    「大空間斬!」

    韓炎用周天斬形成地巨大的能量劍按照大空間斬的釋放方式斬了下來。周天斬形成的一劍就像是一把威力無窮的神兵,撕裂了空間。撕了一切阻擋的東西。

    毀滅之神發出絕望的一聲大吼,手裡地戰斧已經帶著黑氣檔了上去。與此同時。那些毀滅之兵毀滅之將也都瘋狂的飛身而起衝向了斬下來的光劍、希望能為毀滅之神減少一分壓力。

    但是一切都是徒勞的,在這把周天斬加空間之神攻擊至強招式大空間斬雙重聯合地武器攻擊下,任何碰到光劍的東西都瞬間的被分解成了無數的顆粒、消失在空氣裡、那些可以媲美眾神實力的毀滅之將在這樣狂暴的攻擊下,顯得是如此地微不足道。

    光劍分解了不知道多少毀滅之兵將、劈在了毀滅之神的戰斧上,戰斧瞬間化作了顆粒消失在空中、光劍繼續向下。劃過了毀滅之神身上的黑氣,然後劈在了毀滅之神的身上,一劃而過。

    毀滅之神的眼睛大大地凸了出來,死死地望著面前的韓炎巨大的利爪活動了幾下,似乎想抬起手臂,但是就在他剛剛抬起手臂一瞬間,他整個人擾如灰燼一般的瞬間被分解成無數的黑點,然後散落在風中。

    看著毀滅之神被徹底的消滅。韓炎的身子一下子倒了下去,天中無數的毀滅之兵就像遇到了催命的符咒一般,又像是被無形的力量驅趕著、瞬間就蜂擁而回,縮回了那高懸空中地黑洞裡,黑洞一閃,消失在了空中。就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或許只有地上那被元素之神的水塊冰凍著的怪物才能證明剛才的事情的確是發生過。

    「愛爾蘭。快來救大哥……

    「十三青狼也快不行了……、「迪歐也深受重傷……」

    混亂地戰場很快就收拾好了。所有的神力者在這次的戰鬥中死傷大半,神界眾人只剩下二百一十七人,其餘皆死,二百一十七人中還包括七十八名重傷。一百二十名輕傷…

    跟隨韓炎地眾神同樣損失慘重,空間之神韓炎重傷、十三青狼全部經脈俱傷。自然女神嘉謦差點被一分為二,生死未知,迪歐,露露西,卡南。蘭妮兒。雷劫爾。娜娜莎等人無不身受重傷,危在旦夕……

    元素界上空多了一個巨大的灰色領域護罩。這個護罩一直持續了十天,誰也不知道這十天以內在這領域護罩裡發生了什麼事。目睹了最後韓炎驚天一劍的眾元素界人紛紛在猜想著裡面發生地事情,但是沒有人敢靠近,但是他們很多人卻看到過這裡空中地一垢驚天大戰,這其中還包枯著他們信仰之神元素之神。

    十天以後、灰色領域護罩消失。所有地神力者不管死話都消失。

    元素之神回去後也閉關不出、從此再不見其蹤歲月如稜、時光流進…

    轉瞬距離那場大戰已經二十餘年。那場大戰早已經被人流傳了千萬遍,所聽之人總是孜孜不倦,所有的人都關心著一個問題,眾神最後到底怎麼樣了,他們到底死了嗎?

    人界某酒館裡「你們知道當年地眾神與毀滅一戰嗎?那可是驚天地泣鬼神,空間之神韓炎率領的眾神和毀滅之神在上空殺得是天昏地暗,日月無光……雖然最後偉大的空間之神憑藉著至強地一擊直接的將毀滅之手殺掉。但是這一戰役實在太過慘烈,眾神沒有一個身上不帶重傷……

    講述的人是一個有著花白鬍子的老者,面枯身起來頗有幾分世外高人的模樣,但是那雙不停的轉悠著的眼睛,看起來多了幾分猥瑣,老者講到這裡長歎了一口氣,似乎沉醉在了當年的慘淡的戰爭當中去了。

    「哎,你倒是按著講啊,眾神後來到底如何了啊,聽聞空間主神當年是由放逐之地出現地,還曾經在風月國擔當過男爵,後來卻被上一代空間之神選為了傳人,才帶領眾神迎戰毀滅之神,拯救了整個世界…」

    而且聽聞在那場大戰以後,風月國地首都有一天晚上忽然的被黑色所籠罩,所有人一瞬間都失去了知覺,等到大家醒過來,卻發現原本在月裡的炎府已經憑空消失了,只留下一個巨大地深坑……也不知道是不是空間之神將他曾經住過的炎府給一起搬走了,也只有他才有這般曠世能力吧!」

    一個身背長劍的劍士一臉的悠然神往,大口地喝乾了面前的歐姆酒,然後衝著酒館老闆喝道:「給大家再上一輪酒。我請!」

    酒館裡的人轟然聽好,劍士轉過頭對著那老頭說道:「到底那場戰最後結果如何呢?從那次大戰以後,世間就再也看不到那些神的蹤影了……」

    看著眼前再次斟滿的酒杯,老頭的眼睛笑瞇瞇地形成了一道縫,大大的喝了一口酒。然後長歎了一聲道:「當時空間之神拚命發出這一擊後。自己也倒下了、還有跟隨他的十三青狼,自然女神為了當空間之神擋住毀滅之神的進攻差點被直接劈成了兩半,雖然有醫神愛爾蘭在。但是……

    「驚天一戰眾神現。天下太平神蹤匿……要不是當初跟隨主神一戰地一些神人透露出了這場大戰的經過,人間根本都不知道空間主神曾經為了保護我們而有過如此慘烈的一戰……自此一戰以後,再設有人見過主神他們的身影,到底是生是死也沒有人知道……」

    「哼哼,他們當然都沒有死!

    一句天真話潑的童音傳入了眾人的耳朵,眾人轉頭一看,在角落的桌子邊上坐著一個漂亮的小男孩,六七歲地樣子。長得是粉雕雖琢,頭髮黑眼睛,正坐在高高地凳子上輕輕的擺著雙腿,臉上有著頑皮的神色。

    眾人紛紛驚愣不己,這角落裡剛才明明沒有人,這漂亮的小孩子什麼時候來的,那講故事的老頭者了看小孩。忽然笑道:「小孩子,你怎麼知道的。當年那場大戰,你都還沒有生出來呢!」

    小男孩哼哼一笑道:「是啊。可是你說的人我都經常和他們一起,他們又怎麼會死了呢?」

    所有地人都哄堂大笑起來,然後大多笑著搖搖頭。還有地說道「這誰家的小孩子,竟然這麼可愛,說大話臉都不紅一下。

    更有身者,盯著小男孩一臉調戲的問道:「那你是誰呢,你說天天眾神和你一起玩?你可真會吹牛啊?

    小男孩一臉天真的回答道「我沒有吹牛啊我叫韓星星,迪歐叔叔最疼我了,還有愛爾蘭阿姨、、、、還有你們說的那三個神使叔叔……」

    杜脯莎阿姨…啊「韓星星?那你是空間主神地兒子了?」

    發問者看著男孩一臉正經的樣子說自己是空間主神的兒子。忍住笑繼續的問道:「聽聞當初眾神中很多女神都喜歡主神。那後來又怎麼樣呢,你的媽媽是哪一位呢?」

    小男孩開心的笑道:「我的媽媽就是你們說的自然女神啊。爸爸三個一當初媽媽受了重傷,爸爸和愛爾蘭阿姨花了十年她功夫才將媽媽完全地治好」…你說地肯定是愛爾蘭阿姨他們吧,她們都和我們生活在一起啊,她們都喜歡爸爸。都經常捉弄爸爸,爸爸好可憐啊!」

    「那你們現在居住在哪裡呢?「眾人的臉色已經寫滿了佩服,都鄙視地望了一眼那個老頭,撒個慌還不如人家一個六七歲地小孩子撒的那麼圓,其是白混啊,又有一人大聲地問道。

    小男孩似乎猶豫了一下,最後才開口說道:「我是偷跑出來的。大家別告訴我爸爸媽媽哦……我們生活在大雪山上方的空中,媽媽取了個名字叫聖炎之地。我問媽媽為什麼叫這個名字,她說這是爸爸地名字命名的,所居住的地方正是以前爸爸在人間的時候居住過地地方……」

    聽到這裡。正在大笑的人群中忽然有了一陣騷動,有人驚訝的問道:「這小孩是黑頭髮黑眼睛。和主神其的是一樣的……

    笑容已經在所有人臉上凝固,那背長劍的劍士驚訝的問道:「你真的是主神的孩子?」

    小男孩嘴巴一厥道:「是我是這裡路過,聽見你們好奇後面的事情。我才停下來告訴你們的嘛!

    眾人臉上已經開始出現了震驚和興奮的神情所有的人都開始相信小男孩就是空間主神韓吏的兒子,思索著要繼續問什麼的時候,小男孩忽然臉色一變,一臉哭相的哀歎道:「完蛋了,就是你們。因為停下來看你們。被爸爸發現了……

    我立刻回家,他……又要打我屁股!

    那不是空間主神韓炎嗎?

    就在眾人驚疑不定的時侯,小男孩的身子忽然的從板凳上站了起來,雪白的小手晃動了幾下。

    然後瞬間的消失不見,只留下那微手微搖晃的椅子,向眾人說明著剛才並不是大家眼花……

    「空間之術!

    「主神的空間之術!「「他真地是主神和自然女神的兒子……天啊,我碰到主神的孩了!」

    遠遠地大雪山的上空,一聲怒喝如同滾雷一般的滾過「臭小子趁我不注意就偷跑,小屁股又在癢了嗎?

    「爸爸,我再也不跑了……別打我屁股…「,媽媽救命啊……愛爾阿姨,麗莎阿姨……你們最疼愛的小星挨打了,快來救我啊……」

    「大哥…」

    你怎麼老是欺負小星星「大哥,別管小星星了。我陪你去看天上的大星星了。好不好?

    「嘉謦、愛爾蘭……

    你們……你們又護著他……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