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的用戶組別: 遊客[0級]
搜索選項 要有附件 作者搜索
搜索範圍
Dedo 論壇搜索系統
DC論壇影城 ad.vbox
香港易存網庫 [服務器租用|easyhost.com.hk] 域名 電郵 VPN 網頁寄存 快速穩定 雲端 Hosting Server 電話:(852)-21550486 / (86)-21-61979257 服務:[ 資訊, 電郵服務, 資訊網絡, 網頁儲存, 網頁設計, 網站設計, 網頁寄存, 網站寄存, 主機租用, 主機托管, 伺服器管理, 伺服器租用, 伺服器托管, 服務器租用, 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租用, 域名註冊, 網站地圖, 客戶優惠, 報章報導, web hosting, hosting, email service, web page design, web design, dedicated server, dedicated host, server management, server colocation, colocation, Virtual Host, MPLS, CDN, IPLC ]
返回列表 發帖
第一卷 罪惡,放逐之地 第二十章 毒攻,很快很無形

  韓炎緊緊的握著噬魂,身上的真元已經全速的運轉起來,眼睛緊緊的鎖定著面前的愛爾蘭。

  在最快的時間內將愛爾蘭擊殺!不讓她有施毒的時間!

  至于拉爾夫,韓炎根本就暫時沒有考慮到他,美女之所以擁有萬千的魅力,那是因為她是鮮活的,不管誰變成一具尸體,那模樣再漂亮也不會漂亮到哪里去,在這弱肉強食的社會上,撇開了其他的利益,沒有人會為了一個已經死去的美女去找尋那虛無的公道,因為美女死都死了,再怎么表功,她也不知道了,你也不可能再得到她。

  愛爾蘭的眼光看到了韓炎冷冷握住噬魂的那只穩定的手,微微的有些驚訝,但是很快的又恢復了冷冷的樣子道:“看你是不大可能自殺的,你的命還是我自己來拿吧!”

  遠方那聚集在一起偷偷的看著這邊的人群上,這群人有老有幼,有男有女,臉上神色各異,不過唯一相同的就是所有的人都用著一種驚艷的眼光看著愛爾蘭,男人的眼光里充滿了色欲,女人的眼光里充滿了妒忌。

  現在是大白天的,都看不到天上的月亮,雖然“星月訣”月之力一樣的能施展,但是施展出的威力比之在圓月的夜晚施展出來要低上至少三成,韓炎的眉頭不由輕輕皺了一皺,以往自己刺殺別人都是自己找時間,對付強敵的時候通常都是挑選在月亮當空的夜晚,如今確是被人在大白天的找上門來倒是第一次。

  愛爾蘭看著韓炎的姿勢,知道韓炎已經是準備一搏了,冷冷的臉上怒色依舊,短劍迎風一晃,她的人影已經猛的從原地消失了,幾乎就在同時,一道冰冷的寒意從右側極速的攻了過來。

  韓炎大吃一驚,好快的速度!

  幾乎是想都沒有想,韓炎的身子已經激射而出,同時手里的噬魂已經劈向了后方勁風襲來處,頓時密集的匕劍撞擊聲不絕于耳。

  場中,兩道人影不停的閃躍著,噬魂與短劍不時的撞擊處點點火花,噬魂和短劍時刻都追逐著對方身上的要害之處,局勢兇險無比。

  場外的迪歐看著眼花繚亂,他的眼光已經幾乎跟不上兩道飛快的人影了,不過他還是盡量的睜大了雙眼,努力的想看清楚場中的局勢,一雙手捏得緊緊的,雙唇緊閉,眉頭緊鎖,一臉的擔心。

  在遠方的一所房屋的轉角處,身材高大的拉爾夫正緊緊的盯著場中,眼睛里露出了火熱的光芒,不過里面卻又有著一絲不屑和輕視,只是所有的人都關心著戰場上的事情,根本就沒有人發現他的存在。

  “當”,清脆的匕劍的再次撞擊聲中,兩道糾結在一起的人忽然分了開來,兩人的匕劍依舊緊緊的貼在自己的右側,處于一個最佳出刀角度,兩人的眼睛也都彼此的盯著對方的眼睛,兩人的眼睛里都有著相同的驚訝,看起來是在為對手的實力的強悍而感到震驚!

  “看不出來你的實力居然如此強悍,難怪能這么狂傲,看來你的確有著幾分狂傲的本事!”愛爾蘭輕微的喘息了幾下后,盯著韓炎的臉冷冷的說道。

  韓炎的眼光在愛爾蘭的身上打轉,他也沒有料到愛爾蘭這樣一個漂亮非凡的女孩子居然有著如此厲害的近身搏擊能力,雖然在剛才的交鋒中,雖然韓炎完全的占據了場面的主動,但是卻一直沒有奏功,但是韓炎卻也沒有放棄,他還在尋找著隨時能夠進攻的地方,既然麻煩已經產生了,那自己就必須要徹底的解決麻煩,而解決辦法很簡單,殺掉愛爾蘭。

  “我的武力看來已經殺不了你了!”愛爾蘭忽然格格的笑了起來,笑容嬌艷嫵媚:“我相信你也知道我還會那么一點點的本事,旁邊那個小子不是都告訴你了嗎?”

  “是的,他說你會用毒,而且是用毒高手!”

  “是的!我是用毒高手,醫生會救人同樣也會殺人,而且殺起人來眼睛都不會眨一下,很多本來比我厲害的人最后都還是倒在了我的面前,如今又輪到你了!”愛爾蘭有些得意的說道。

  “是嗎,那我會在你下毒之前就殺死你!”韓炎的腦海里才閃出這個念頭,愛爾蘭的聲音已經再次響起:“別想在我下毒以前殺死我,因為你已經中毒了!”

  正要出手的韓炎這下真由不得不吃驚了,運轉真元順道檢查了一下身體,卻驚訝的發現自己真的中毒了!

  身上的真元運行已經開始緩慢起來,而且身體內部還有不少的地方都開始感覺開始有些輕微的麻痹起來,韓炎大吃一驚,這愛爾蘭什么時候給自己下的毒?剛才兩人的戰斗如此的快速,自己狂風暴雨的攻擊完全的壓制了她,她居然還能施毒?

  雖然韓炎的臉色并沒有怎樣變化,但是韓炎眼睛里那輕微的眼神變化依然沒有絲毫的逃出愛爾蘭的眼光,嘻嘻一笑道:“我知道你肯定想知道我什么時候給你下的毒吧?”

  韓炎盯著愛爾蘭,心里已經心念急轉,自己要怎么辦?繼續攻擊逼迫她交出解藥還是逃跑?

  “剛才我們在打斗的時候我是不是多次和你擦身而過?在那個時候你就已經中毒了,不過我倒是很奇怪,平常的人一下子就會癱軟無力,你居然能和我繼續這么全力的戰斗如此之久才毒發,看來你倒是真的有些奇怪啊!”愛爾蘭的聲音冷冷的,但是卻帶著一絲的好奇。

  韓炎運轉著自己的真元準備著最后的一擊,不管自己這毒是否有救,自己也不能讓她就這么平平安安的毒殺自己,聽著愛爾蘭的話,韓炎只是冷冷的哼了一聲,卻沒有說一句話

TOP

第一卷 罪惡,放逐之地 第二十一章 好一個兩敗俱傷!

  場中本來不分高下的場景一下子就變得高下立分,韓炎一下子落於了下風,旁邊旁觀的迪歐頓時急紅了眼,想沖上來幫忙,但是卻也知道自己的力量太弱,根本就不是愛爾蘭的一合之敵,急得滿臉通紅,在原地焦急的搓著手,一臉的焦急和惴惴不安。
  愛爾蘭手堛熊u劍再次的提了起來,對著韓炎,冷聲說道:“我對你的身體很好奇,我會好好的研究下的,你安心的去死吧!”
  話音剛落,愛爾蘭的身影已經再次的消失了在原地,韓炎則同時一聲怒喝:“月殤!”
  天空猛的出現了三個亮晶晶的光芒,從三個方向攻向了飛快的沖過來的愛爾蘭,愛爾蘭冷冷的臉色一變,臉上神色轉為凝重,似乎知道這三個亮晶晶的光點的威力,手堛熊u劍飛快的化起了一道劍光,然後向著其中離自己最近的那個光點劈了過去。
  劍光忽然轉化為一道白色的光芒脫劍而出,迎向了第一點光點,愛爾蘭手堛獐C沒有絲毫的停留,已經再次的飛快的揮舞起來,再次的揮出一道白色的光芒,撞上了已經近在咫尺的第二點光點,自己的身子卻已經飛快躍起,躲過了第三個光點。
  “砰”“砰”,接連的兩聲劇烈的爆炸聲中,兩道身影飛快的被撞擊開來,淩空灑下了兩道鮮血,突然的變故頓時引起旁邊圍觀的人陣陣驚呼聲。
  韓炎的身體重重的砸落在塵土堙A激起了一地的煙塵,韓炎飛快的爬了起來,但是卻又飛快的伸出了自己的左手捂住了自己的胸部,低聲的喘息著,只是眼睛卻一直緊緊的盯著那邊同樣倒在了塵土堛熒R爾蘭。
  愛爾蘭雖然並沒有直接被三個光點擊中,但是接連的兩個光點和她自己發出的劍氣撞擊爆炸卻讓她同樣的受了不少的傷,韓炎被撞擊產生的爆炸炸飛,身上劇痛無比,想要運功療傷,但是卻發現全身的真元運行相當的緩慢,身上多處已經開始有了疼痛的感覺,知道愛爾蘭對自己施的毒已經開始大面積的發作了!
  迪歐一下子撲了過來,一下子扶住了韓炎,焦急關心的問道:“大哥,你怎樣了?”
  韓炎沒有回答,只是依舊緊緊的盯著地上的愛爾蘭,愛爾蘭的身子撲倒在地上一動不動,韓炎奇怪的想著難道這兩下撞擊讓她直接嗝屁了?
  就在韓炎疑慮不已的時候,愛爾蘭的身子忽然動了。
  愛爾蘭緩緩的用雙手撐著自己的身體慢慢的站立了起來,手堥斨繙罊簹煽今萓菑v的短劍,精緻無比的臉孔上已經沾滿了塵土,憤怒讓她的臉顯得有了那麼一絲猙獰,愛爾蘭死死的盯著靜靜站立的韓炎,恨恨的說道:“想不到你居然還能發出這麼厲害的招數,差點就陰溝娷蔡謅F,不過……你倒是再給我發一個同樣的招數來看看啊?”
  韓炎一向冷冷的面孔上已經開始有了一絲絲的抽動,身上的疼痛讓韓炎感到自己身上的每一根神經都在痛苦的嘶叫,站立的身子似乎也有些不穩了,剛才發出的“月殤”已經是威力大減,加上又是在白天,否則愛爾蘭怎麼可能抵擋得了?現在的韓炎不要說再發出一次以月之力能發出的最大殺著“月殤”,就是發出一般程度的攻擊也根本不可能,就好比是一隻待宰的羔羊!
  既然不能敵,那便逃吧!
  除開任務目標,生存始終是第一目標,韓炎毫不猶豫的轉身準備逃跑,而逃跑的目標赫然是自己和迪歐相遇的那片茫茫森林。
  “想跑!哪那麼容易!”
  冷哼聲中,愛爾蘭的身影飛快的出現在了韓炎的背後,向著韓炎的背後一劍揮出,韓炎避無可避,毫不猶豫的回手一揮,手堛瑣蝠謅]猛的反手回刺,向著愛爾蘭的心臟疾刺而去,竟然採取的兩敗俱傷玉石俱焚的攻擊方式!
  愛爾蘭怎麼也沒有想到韓炎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能冷靜的施展這樣簡單明瞭但是卻殺傷力驚人的招式,人在空中的愛爾蘭根本無法躲避韓炎這突然反手的一刺,唯有恨恨的加速了手堛熊u劍,刺向了韓炎的背部,同時身子儘量的翻側避開了心臟位置。
  “哧”
  血光飛濺,愛爾蘭的身影再次的若隕石的一般的飛落回地上,而韓炎則是飛快的攬著迪歐的身影向著城外沖去,迪歐的背上赫然還插著一把短劍,竟然是關鍵時候,迪歐忽然撲身而上,為韓炎擋住了這致命的一刀!
  不敢看地上的愛爾蘭的狀況,韓炎飛快的抓著迪歐沖入了外面的森林,愛爾蘭既然號稱“死亡醫生”,她的醫術定然非常的厲害,迪歐從愛爾蘭那堸膝X來的光系魔法精華液都擁有如此恐怖的治癒能力,那她對自己的傷勢定然也能很快的治好,而且韓炎很清楚自己刺出的那一匕並沒有集中愛爾蘭的要害,只是插中了她的肩胛位置,最多給她一些傷害,所以韓炎唯有逃竄!
  一直逃竄進了森林,韓炎望瞭望後面空空如也的大道,心堣@松,身子也軟了下來,重重的倒的下來,顧不得喘息,韓炎將自己攬著的迪歐的身子扶正,然後開始檢查起迪歐的傷勢。
  短劍從迪歐的右肩下方兩寸處插入,然後透肩而過,鮮血正不斷的從傷口處流出,韓炎皺了皺眉頭,放下了迪歐,身子卻已經竄入了森林。
  作為排名第一的頂尖殺手,韓炎並不只是會殺人,他一樣的會救人,雖然他救的人往往是自己,而救自己是為了殺更多的人!
  很快的,韓炎的身影再次的出現在了迪歐的身旁,手堳o帶著一大把一大把的嫩綠色的小草,還有一些五顏六色的菌類,甚至還有一頭小鹿,韓炎將所有的東西都放下,開始脫起迪歐的衣服。

TOP

第一卷 罪惡,放逐之地 第二十二章 解毒丹

  最開始的時候韓炎逃竄的時候並沒有準備帶上迪歐的,但是關鍵時候迪歐卻為自己擋了致命的一劍,雖然那一劍或許一時半會可能還要不了自己的命,但是身中劇毒的自己加上重傷的話,自己根本就無法逃出愛爾蘭的追殺的,雖然韓炎是一個殺手,但是韓炎卻也並不是一個絕情絕義的人,別人能為自己的命而豁上自己的命,自己自然也不能丟下別人不管。
  將那一大把嫩綠色的草用盡的揉搓在一起,頓時成了一團汁水滴答的草泥,準備好後,韓炎拔住了迪歐的劍,輕輕的抽了出來,抽劍的動作再次的讓已經陷入的昏迷的迪歐痛醒過來,身體猛然的挺起,慘呼道:“我的媽呀,痛啊!”
  韓炎沒有管他的,一隻手壓住了迪歐,另外一隻手穩穩的拔出了劍,在迪歐的慘叫聲中將那團早已經準備好的那團突草泥敷在了迪歐的衣服上,然後撕爛了迪歐的衣服將迪歐的傷處包紮了起來。
  處理完了迪歐的傷處,韓炎開始料理起那一堆的五顏六色的草藥和菌類,韓炎之所以選擇逃入森林並不是因為自己中毒之後盲目的逃竄,而是當初來到這個世界經過這個森林的時候,韓炎已經清楚的知道了這個森林堳雃h的植物和動物甚至一些小的魔獸,這些植物中的很大一部分都和以前地球上的植物都差不多,面前的這些植物和菌類就是具有良好的解毒效果的,當然如果直接吃掉它們,韓炎或許照樣會死,可幸的是韓炎的腦海媮晹陬菕妞P月煉丹”。
  “解毒丹”是在星月煉丹部分媯菢咫雯衁熔釵h丹藥的一種,韓炎因為一直沒有達到月之力高段,無法使用純淨的月之力來煉丹,所以雖然他熟知各種丹藥的煉製方法,但是卻無法進行,如今莫名其妙的晉級了月之力高段,又身重劇毒,韓炎終於開始了他人生的第一次煉丹。
  煉丹,從這第一顆解毒丹開始!
  韓炎奮力的運轉了體內的真元,開始吸引著純淨的月之力,然後掌心奮力的向前一吐,在韓炎的面前頓時出現了一叢天藍色的火焰,火焰不大,只有一個拳頭大小,不斷的跳躍著,變幻著各種各樣的形狀。
  韓炎抓起了一個色彩斑斕的蘑菇,丟進了那團天藍色的火焰堙A這蘑菇叫鬼頭菇,劇毒,但是經過淬煉後卻又是良好的解毒良品。
  蘑菇奇怪的懸浮在空中的那團天藍色的火焰下不斷的翻滾著,蘑菇飛快的變小,最後只剩下一小片指甲大小的藍晶晶的液體在那團火焰娷蝶u著,韓炎沒有絲毫的停歇,左手依舊控制著那團天藍色的火焰,右手卻不斷的將放在身邊的那些花花草草都投入了火焰當中,頓時空中的液體變得粘稠起來,五顏六色的在火焰娷蝶u著。
  韓炎右手一把將劈昏在自己身邊的那頭小鹿拖了過來,從迪歐背上拔出的那把短劍已經毫不遲疑的刺入了小鹿的脖子,小鹿一下子從劇痛中驚醒過來,韓炎手堛熊u劍卻已經拔出,右手虛空一引,那沖天噴射而出的鮮血就像有生命一樣猛的沖入了空中的那團天藍色的火焰堙C
  天藍色的火焰一下子變得旺盛起來,但是顏色卻一下子變的白了起來,似乎在這一瞬間竟然一下子又絕高的溫度一下子變得極度的寒冷,在火焰娷蝶u的粘稠的液體一下子就被凍住了似的變成了一顆紅彤彤的藥丸。
  韓炎大大的吐出了一口氣,身子一下子軟倒在地上,那空中本來懸浮翻滾的紅色藥丸也隨著韓炎的倒下而落了下來,落在了韓炎的面前。
  韓炎倒在地上大口的喘著氣,剛才最後煉製這顆解毒丹已經耗盡了他身上的每一分真元,劇毒讓他的身體已經大面積的開始麻痹,剛才的運功讓毒擴散的更快,已經侵進了他的四肢直逼心臟,他的四肢竟然已經不能再動上一動,紅色解毒丹就在自己面前二十公分不到的地方,但是韓炎卻已經無法伸出手去撿起解毒丹然後送到自己的嘴堙C
  韓炎看著近在咫尺的那顆紅色解毒丹,感覺著腦中也開始麻痹,知道自己要是再拖延,今天就會死在這堙A用盡全身的力氣猛力的一滾,頭部正好落在了解毒丹的前面,韓炎的頭重重的落在了地上,來不及分清嘴堛漕鴝閉O解毒丹還是泥土,韓炎一口和著泥土將解毒丹銜進了嘴堙A解毒丹才剛咽進肚子堙A大腦卻已經再也無法抵擋麻痹的感覺,兩眼發黑,昏倒在了地上,卻沒有注意到旁邊不遠處倒在地上的迪歐正目瞪口呆的看著自己。
  ……
  韓炎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堆篝火,篝火不大,但是卻將附近方圓兩丈來遠的地方照的透亮,而自己正躺在這堆篝火旁,迪歐正在自己旁邊靠著一塊青石,手媞罊簹煽今萓菑v的噬魂匕首,神色緊張的看著周圍黑漆漆的森林。
  默默的運轉真元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卻發現自己身上的毒已經完全的解除了,身體也已經完全的恢復了健康,韓炎不由暗叫一聲僥倖,因為他在煉製這個解毒丹的時候,因為時間的關係,他並沒有收集齊所有的所需的材料,好在居然找到了一朵鬼臉菇,不然或許這一睡去就再也醒不過來了。
  韓炎翻身坐起,正準備招呼迪歐,迪歐卻已經像是受驚的蛇一般猛的轉過了頭,一臉緊張的看了過來,等到看清身後的聲響是韓炎翻身坐起發出的時候,臉上頓時露出了驚喜的神色,大步的跑了過來,大叫道:“大哥,你終於醒過來了!”

TOP

第一卷 罪惡,放逐之地 第二十三章 第一名追隨者

  韓炎看著面前的一臉真誠喜色的迪歐,心中也忍不住微微一暖,但是很快的就消失了,依舊是冷冷的向著迪歐點了點頭道:“現在是什麼時候了?”
  看著韓炎的臉色,迪歐停下了腳步,但是臉上的喜色卻並沒有消去,飛快的回答道:“你已經昏睡了兩天了,我真是擔心死了,你又不醒過來,我又不能帶你回城,在這堣S怕遇到厲害的猛獸!”
  韓炎暗暗吃驚,自己居然睡了兩天,看來這個解毒效果並不是非常的快啊,到底是自己解毒丹煉製的不夠好還是愛爾蘭的毒太厲害呢?
  想起迪歐為自己擋的一刀,韓炎開口問道:“為什麼要替我擋一刀?”
  迪歐臉色竟然沒有來由的紅了,神色間竟然有些猶豫,韓炎冷冷的喝道:“說!”
  被韓炎這麼一催,迪歐臉上頓時出現了慌張的神色,似乎是下了決心,迪歐大聲的說道:“我是在賭!”
  “賭?”韓炎的聲音緩和了下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居然會是這樣一個答案:“賭什麼?”
  既然都已經開始說了,迪歐的話也一下子變得流利的起來:“是的,我在賭!從最初我遇到你,你改變了我的命運,五階魔獸被你一刀致命,六階魔獸也被你一擊殺之,如果不是你,我可能現在已經死了,在死亡醫生來到的時候,你將我偷藥的事情扛了下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雖然當時所有的事情都不利於你,我仍然相信你是最後的勝利者,你是不會被死亡醫生打敗的!”
  “或許是我的命運本來就連在了你的命運上,你死了依照我的實力而且得罪了死亡醫生我肯定會死,或許也是因為這一點,我在當時毫不猶豫的撲了上去,替你擋住了一刀,雖然我們只相處了兩三天,但是我卻已經很瞭解你的性格了,你之所以能留我在身邊是因為我對你有用處,我也希望能一直的跟隨在你身邊,就算是一個解說員,一個廚師,我始終相信你絕對不會是一個普通的人,從你一擊殺死六階魔狼開始我就一直相信,等到我看到你用奇怪的從來沒有聽說過的方式做出了一顆藥丸並且用此解除了死亡醫生的劇毒後,我便更加確信了!”
  “我希望能終生追隨大哥,稱為大哥的隨從!如有違背,不得好死!”迪歐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神色相當的嚴肅,也同樣的充滿了期待。
  韓炎靜靜的盯著迪歐,半晌後開口問道:“是為了生存嗎?”
  迪歐沒有想到韓炎竟然問出這樣的問題,微微一驚後咬牙回答道:“是的,為了生存,為了以後的強大!不過請大哥放心,不管在哪個界,宣誓效忠後卻又違背的話會被所有的人看不起甚至追殺的,大哥要是不放心,我可以在人多的地方向你宣誓效忠。”
  “宣誓?誓言?”韓炎臉上流露出一絲冷笑,在生存原則面前誓言還有用嗎,不過韓炎卻沒有說出來,只是輕輕的點點頭道:“好,我答應你!不過我只說一句,我是一個殺手,只要我發現你以後有任何異心的話,我一定會毫不猶豫的親手割掉你的頭!另外還有一件事就是,在我自己都自身難保的時候,我可能會捨棄你的生命,你考慮清楚!”
  殺手?只是微微的一愣,迪歐臉上出現了喜色,連聲應道:“我們作為隨從的責任就是保護主上,主上沒有義務保護隨從的,這點完全沒有問題。那我迪歐.桑達在此對著偉大的太陽神發誓,今生侍奉韓炎為主上,以主上的命令為自己的行為準則,如有違背或者異心,定然墮落魔界,受那群蛇噬體之苦。”
  發完了誓,迪歐恭敬的叫道:“主上,現在你有什麼吩咐嗎?”
  韓炎皺了皺眉頭,這個主人兩個字聽起來怪彆扭的,想了想說道:“叫主上我聽起來不太爽,還是稱呼我大哥吧!另外,你也別搞得那麼正式,你只要記得,凡事在心就好!”
  迪歐高興的說道:“是的,大哥,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練功,好好的聽你的話的!” ,
  韓炎神色間還是冷冷的,但是看著迪歐的眼中卻有著一絲暖意:“只要聽話,努力練功提高自己,我能力範圍之內,不會讓誰欺負你的!”
  迪歐興奮的點頭,他已經明白了韓炎話堛熒N思,自己只要好身的為韓炎辦事,韓炎自然不會讓別人欺負自己,就像是這次對上死亡醫生一樣,當然如果遇到了像韓炎所說的自己都自身難保了,在生存為先的世界堜騉韟菑v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大哥,能問問你昨天那是幹的什麼嗎?我怎麼從來都沒有看到過,你做出來的東西居然能解開死亡醫生的毒,真是太厲害了!”迪歐好奇的開口問道,昨天看到的一幕給迪歐的震撼實在是太大了,直覺告訴他這是一種非常厲害的從來沒有看到過的武學。
  韓炎眼睛盯著迪歐,回答道:“那是一種特殊的煉藥的方式,對了,你們這媟珨s藥品一般是怎麼煉的啊?上次你從愛爾蘭那堸蔽漕熔~光系魔法精華液是怎麼做的啊?”
  迪歐沒有聽到詳細的問答,但是卻也沒有絲毫遲疑的回答道:“具體怎麼做的我也不清楚,不過大致上是愛爾蘭採用特殊的秘法將純淨的光系能量轉化為了液體,然後儲存在瓶子堛滿A光系能量對療傷有著非常好的效果,是有錢也買不到的極品療傷藥品,普通的人一般受傷後使用的治療用的藥品都是一些普通的從這些草藥或者動物身體堛熙﹞擘鶗X來的藥品。”
  韓炎仔細思索了一下問道:“既然光系能量有這麼厲害的療傷作用,那光系魔法師豈不是同樣的能施展光系魔法來療傷?那個光系能量精華液收集困難嗎?”

TOP

第一卷 罪惡,放逐之地 第二十四章 罪惡火法師

  迪歐肯定的點頭道:“當然非常的困難,這個島上只有愛爾蘭會收集,要製作光系元素精華液並不是知道方法就可以的,還需要強大的實力,普通的人或者醫生就算知道方法也無從製造的。”
  “至於大哥所說的光系魔法師並不是沒有,但是非常的稀少。每個界堛漱O量的體現方式也不一樣,我們人類總歸有兩種大的方向,武技和魔法,不過魔法師本來就是稀有的存在,而光系魔法師就更是少之又少,雖然水系魔法師也能起到療傷的效果,但是比起光系魔法的療傷效果卻又差上許多。”
  韓炎有些明白的點了點頭,不過卻也同時有些感慨,看來這個世界非常的神奇啊,在自己生活的年代雖然能造出飛機大炮,太空船能上天,但是卻依舊不能有著如此神奇的醫療術,光說這光系元素精華液放到現代去可是無比神奇的存在啊!
  “大哥,我們現在準備怎麼辦呢?”迪歐在旁邊小聲的問道。
  韓炎的思緒收了回來,眼睛堣@下子射出了森冷的目光,差點喪生在愛爾蘭的毒下,這筆帳自然不能這麼算了,輕輕的哼了一聲:“愛爾蘭差點殺死我們兩個,自然要去找她報這個仇,不過現在我們要先做一點準備才好!”
  聽說韓炎要找愛爾蘭報仇,迪歐一臉的興奮之色,連聲問道:“要準備什麼東西?”
  韓炎奇怪的看了看迪歐的神色,有些意外的問道:“看起來你好像很興奮,難道你不害怕?那天的打鬥你也看到了,我的實力並不比她厲害,何況她還會施毒……”
  迪歐搖搖頭,一臉信心的說道:“大哥的性格我還不清楚嗎,你既然敢去找她報仇,自然會有應對的辦法。她施展的毒大哥不是解掉了嗎,既然能解掉,那自然也能預防,而且我聽大哥你說過,你是一個殺手,殺手最擅長的就是刺殺,要刺殺一個和自己差不多實力的應該還是很容易的吧!”
  韓炎看著迪歐,眼睛埵陬蛓X分欣賞之色:“你的腦袋倒是轉的挺快的!”
  迪歐得意的笑道:“如果不是那樣,又豈能得到大哥的賞識呢?我猜想大哥現在就是要去準備解毒的東西預防愛爾蘭的毒。”
  韓炎臉上的冷冷的線條忍不住柔和了幾分,這讓迪歐的眼睛一下子睜大了不少,嬉笑道:“大哥,其實你要是肯笑笑,你的魅力肯定直線上升啊,雖然現在同樣俊朗無比,但是卻把女人都嚇壞了。”
  韓炎搖搖頭說道:“你說錯了!”
  迪歐愕然:“我什麼說錯了?”
  韓炎淡淡的說道:“我現在要做的事情不是去準備解毒的東西,而是要找吃的東西,我現在很餓!非常的餓!”
  太陽靜靜的懸在空中,散射著紅彤彤的光芒,韓炎在樹杈上站起了身子,躍身下了樹,樹下的火堆早已經變成了一堆灰燼,而在這火堆灰燼前還有著一堆散亂的骨頭,那是昨天晚上兩人找到飽餐後的殘留物,在兩人狼吞虎嚥的進攻下,一只有著三四斤重的野兔進了兩人的肚中。
  就在迪歐準備跟著韓炎出發的時候,韓炎卻忽然問道:“這島上還有能教授你高級魔法口訣的火系魔法師嗎,我說的是有具備這樣能力的人嗎?”
  迪歐點頭道:“有的,這個罪惡之島雖然說起來是只是一個島,但是其實面積非常的大,而且分成了很多小城鎮,儼然一個國度,這埵陬菑W千年不斷放逐到這堥茠爾o犯,其中也不乏女人,男女結合在這上面已經繁衍生息了很多代了,可以說這上面現在這上面有大半的人都是出生在這堙A只是這堨豪荋N是罪惡之島,所以他們的思想也大多和那些放逐到此的惡徒差不多。”
  說了一氣之後,迪歐才想起韓炎的問題,連忙再次回答道:“據我所知,這個島上有一個厲害的火系魔法師,他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七星,除開一些頭領級的人物,他已經算非常厲害的人了,當然他比大哥肯定差遠了。”
  韓炎嘴角露出了一個冷冷的笑容,說道:“他也住在你生活的城媔隉H” ,
  迪歐搖搖頭道:“沒有,他在我們西邊的一個叫花龍鎮的小鎮堙A在那堨L差不多是那個小鎮的首領惡霸,他當初好像是因為接連犯下了十三宗強姦罪被放逐來了這堛滿I”
  韓炎轉頭對著迪歐說道:“那你帶我去,他就是你未來的魔法師老師。”
  迪歐一聽,驚喜的問道:“他會教我魔法?可是他這個人心黑手辣,對自己的魔法口訣更是守口如瓶……”
  韓炎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只是淡淡的反問了一句:“魔法口訣等同於魔法師的生命,可是生命都保不住了,那留著魔法口訣還有什麼用?”
  迪歐愣了一下,然後猛的醒悟過來,叫道:“原來大哥是準備威脅他教導我火系魔法……大哥,你對我真是太好……”
  “我只是不想你死的太快而已!”韓炎冷冷的話打斷了迪歐的歡叫:“更不想你成為一個沒有用的累贅,因為那樣說不定我會親自殺了你!”
  迪歐愕然,韓炎卻已經大踏步的向前走去,望著韓炎的背影,迪歐臉上的神色複雜,不過很快的又轉為了恍然的樣子,一臉喜色的快步跟了上去,大聲的叫道:“大哥,我給你帶路!”

TOP

第一卷 罪惡,放逐之地 第二十五章 這傢伙腦袋進水了...

  迪歐帶著韓炎經過了兩個小時的步行,來到了迪歐所說的他居住的塔嚴城以西的一個小鎮,小鎮的模樣和迪歐居住的塔嚴城差不多,只是規模小了許多,估計也就幾千人居住的規模。
  迪歐和韓炎在小鎮外不遠的山坡上,迪歐指著一座建築精美的大型木屋說道:“大哥,那個火系魔法師克雷爾就住在那個木屋堙C”
  韓炎打量了一番小鎮後道:“這個小鎮堸ㄓF克雷爾就沒有其他厲害的人了嗎?”
  迪歐點頭道:“是的,我居住那埵釵穔菮埏舅牷A因為有他們在那堙A其他的人都不敢太囂張,生怕沾惹到他們,很多有實力的都躲在了其他的小鎮,像這個克雷爾就是其中的一個。”
  韓炎淡淡的說道:“那這堛漱k人肯定沒有少遭殃吧?”
  迪歐連連點頭:“是啊,克雷爾有個怪癖,就是喜歡強暴女人,曾經一度的引起這堛漱k人驚慌出逃,可是接連的幾個家庭因為女人的出逃而被他滿門滅掉後,便沒有人再敢逃跑了,不過好在他只喜歡強暴女人,尤其是陌生女人,但是都是強暴後就放人,所以這堛漱H攝於淫威,也都只有忍了。”
  生命與尊嚴,為了活下去,尊嚴又能算得了什麼呢!韓炎感歎之餘,對於這個有著嚴重強暴嗜好的法師已經有了一個肯定的概念,這傢伙心埵陳f,而且還病的不輕!
  轉過了頭,韓炎對迪歐說道:“去準備些吃的,晚上我就去替你請魔法老師!”  
  當月亮再次升起的時候,韓炎已經化作了一道淡淡的不易察覺的影子飛快的向著小鎮堥R去,沒有驚動任何人,韓炎的身子已經來到了那棟大木屋之前。
  前幾日對戰愛爾蘭的時候,韓炎已經大概的知道了自己的實力水準,實力大概也就在這個世界的六星水準,但是作為可以隱藏自己氣息的殺手,要刺殺一個七星的魔法師是完全沒有問題的,但是要抓捕活的則需要一定的技巧,不過出於一種習慣,韓炎還是等到了晚上,在晚上月之力能全部的發揮出來,加上月夜的掩護,自然勝率大增。
  出乎意料的,克雷爾並不是韓炎想像中的那種一臉猥瑣淫蕩笑容的中年怪大叔,大約四十來歲,相貌居然還有幾分威武,腰上插著一根短短的魔法杖,魔法杖的頂端有著一棵血紅的像水晶一樣的東西,根據迪歐所說,這東西應該是火系魔獸的魔晶,魔晶埵陬菑鶢t元素能量,能加速魔法的釋放速度和增加魔法的威力,按照韓炎的理解,這魔晶就是一個蓄電池,只是堶惘s儲的不是電而是元素能量而已。
  韓炎的運氣不錯,克雷爾今天似乎正好獸興大發,一個人面色潮紅的在自己的屋子娷鈺y了兩圈,眼睛在屋角那站著的兩個十七八歲的女孩身上打轉,兩個女孩或者早已經就是他的人了,面對他的目光顯得非常的坦然,克雷爾最後轉開了目光,目光中竟然有些意興索然的味道,轉身出了門,兩個女孩看著他出了門,臉上都露出了松了一口氣的神色。
  跟在克雷爾的身後不遠,韓炎也好奇的想看看這傢伙到底想幹什麼,韓炎特有的潛匿技術,讓克雷爾絲毫的沒有察覺到自己背後不遠處一直吊著一個人。
  克雷爾來到了鎮堙A眼睛東轉西轉的,然後似乎非常隨意的停在了一家人的門口,輕輕的敲響了門,很快的門開了,藏在暗處的韓炎看著克雷爾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狂笑著一腳踹開了才打開了一半的門,然後沖了進去,接著屋子媔ヮ茪F男人的驚呼聲,女人的哭喊聲,還有東西翻倒的聲音以及衣服被撕扯開的聲音。
  這傢伙又在強暴女人了?
  韓炎好奇的貼到了大敞開的門邊,探頭往堿搘h,屋子堣@個三十來歲的男子倒在了地上,胸口一大塊火燒的痕跡,衣服上還有著點點火星,看起來是被克雷爾用火系魔法攻擊了,而在中央的飯桌上,一桌子的盤子已經被掃落在了地上,一名二十幾歲的少婦正被克雷爾壓在飯桌上,死命的掙扎著。
  克雷爾雙眼通紅,一臉的瘋狂,一改剛才韓炎看到的模樣,雙手正不斷的將少婦的的衣物撕扯下來,露出了少婦雪白的身軀,克雷爾似乎很享受這個過程,臉上出現了如癡如醉的神情,還不時的轉頭看看地上的無法爬起悲憤的看著自己的男子,手底下的動作卻絲毫不慢。
  少婦的衣物已經被撕扯的乾乾淨淨,克雷爾已經飛快的撩起了自己的魔法師的長袍然後在腰間打了個結,這傢伙下麵居然只穿了一條短褲,短褲堣w經高高的隆起,這傢伙穿短褲難道是為了隨時隨地都方便幹女人?
  掙扎的少婦的雙乳已經落在了克雷爾的雙掌之中,克雷爾大力的揉搓著那白皙的雙乳,雙乳隨著克雷爾的雙手的揉搓不斷的變幻著形狀,看著門外的韓炎都一陣心頭火起,奶奶的,看來自己也該找個女人泄泄火了。
  掙扎中,少婦的臉對上了韓炎的眼睛,韓炎一下子呆住了,心中欲火一下子下去了,不是因為這個女人太漂亮,而是因為這個女人非常的普通,甚至說有點醜!
  雖然不是醜到極致,但是比之他家堛漕潃茯少女卻差上十萬八千里,雷楓有點搞不懂這瘋子有著美女不動,卻要找個醜女人......
  克雷爾看起來似乎沒有絲毫的覺得這女人的醜,反而一臉陶醉的一邊揉搓著女人的雙乳,一邊騰出了一隻手扶槍上馬,開始大力的在女人的掙扎堜滶吨F起來,嘴媮棫o出“噢噢也也”無意義的囈語。

TOP

第一卷 罪惡,放逐之地 第二十六章 克雷爾很受傷,很受傷

  真是見鬼了!
  這克雷爾真是一個極度心理變態分子,韓炎在心媟P歎著,但是身子卻沒有絲毫的移動。
  他在等,在等克雷爾高潮的一瞬間!
  男人在高潮的那一瞬間是接近於虛脫的,而這時候卻是刺殺的最佳時間,只是這個時間非常的短,很容易被人臉上的神情或者聲音迷惑而錯過,但是韓炎卻是憑藉人身上的每一塊肌肉的運行狀況來明白這個人真正的生理狀況,從而準確的抓住這一瞬間出擊。
  屋子堛獐窕鄘n已經開始猛烈起來,克雷爾眼睛已經變得通紅,臉上是一種說不出來的瘋狂、興奮與舒暢糅合的表情,忽然克雷爾的眼睛猛的睜大了,身子也大力的前沖著,然後猛的停頓。
  “啊…..”
  克雷爾的因為噴發而忍不住的高叫聲才叫出口卻忽然嘎然而止,因為一柄短匕已經悄無聲息的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但是他的身子卻還在控制不住的抽搐著噴發著,興奮與恐懼同時出現在了他的臉上,顯得非常的怪異。
  “你是誰?”克雷爾終於控制住了自己的身體,卻發現自己的生命已經不再是自己控制,克雷爾忍不住聲音有些顫抖的問道,能在這麼準確的一瞬間發動攻擊並且制住自己,那至少就說明了兩個問題,一是對方跟蹤自己很久了,並且一直再等待自己高潮的時候,但是自己卻沒有絲毫的察覺,二是對方控制時間的精確上就可以知道對方絕對是一個高手中的高手。
  韓炎有些厭惡的看了看克雷爾那髒兮兮的下體,冷冷的說道:“要是再讓我看到那東西,我就割了它!”
  克雷爾被韓炎冷冷的目光在下體上一打量,頓時像被刀割過一樣,心頭一凜,因為從這目光堨L看出來了韓炎說的話絕對是真的,絕對不是再恐嚇自己,顧不得擦拭,連忙解開了腰間的法師袍,擋住了自己的要害位置。
  伸手拿起了克雷爾放在旁邊桌上的魔法杖,冷冷的說道:“克雷爾,跟我走吧!別問我任何問題,我懶得回答,再問我就殺了你!”
  這時候被壓倒在桌上女人似乎終於回過神來,一臉悲憤飛快的撿起了一件衣服穿上,然後發瘋似的抓起了地上的一個木棒就要衝上來,韓炎轉眼冷冷的掃了女人一眼,那女人被韓炎這一看竟然不敢再動,愣立了半晌然後猛然的丟下了木棒,然後撲到了旁邊的男人身上,大叫起來,那男人一臉悲憤,不過顯然他也認出了淫辱他老婆的就是本鎮最強大的惡人,唯有一把抱著自己的老婆,眼睛卻祈求的看著韓炎。
  韓炎沒有說任何的話,只是用手堛瑣蝠轃ㄓF壓克雷爾,說道:“走,出鎮!”
  克雷爾在韓炎的面前毫無反抗能力,唯有完全的聽著韓炎的命令,乖乖的向著外面走去,一直到走出屋門,韓炎都沒有再看那對夫妻一眼,這堨豪荋N是弱肉強食的世界,弱者,失敗者就要面對自己的命運,如果今天是自己遇到一個更強大的對手,自己的處境可能比他們還慘。
  來到了迪歐所在的小丘上,迪歐從山上奔行了下來,看著韓炎押著克雷爾歸來,大喜說道:“大哥,你太厲害了!”
  韓炎掃了一眼克雷爾後說道:“如何才能讓一個魔法師不發出魔法,斬掉他的雙手可以不可以?”
  克雷爾臉色一下子大變,第一次感到從來沒有過的驚慌,自己七星的實力連最簡單的小火球都沒有發出一個,就被制住了,如今這年輕人竟然隨口就說要斬斷自己的雙手,為的就是不讓自己發出魔法!
  迪歐看著克雷爾的臉色,臉上也不由出現了興奮的神色,這克雷爾好歹還是一方之主,如今在大哥的手下變得如此的可憐,更是不禁為自己的決定感到高興,回答道:“大哥,這倒是不需要,只要將他捆綁好就可以了,魔法師不是武士,可掙不斷身上的繩索的。”
  韓炎點點頭道:“那你便找點東西捆住他吧,要是他敢跑,我便斷掉他雙手雙腳,還有他那根命根子!”
  克雷爾一聽說要砍斷他的命根子,頓時面如土色,連忙大叫道:“我不會跑的,你們要我幹什麼我就幹什麼!”
  韓炎沒有理他,迪歐卻已經飛快的拿著一些結實無比的藤條過來了,將克雷爾捆得個跟粽子似的,韓炎收回了噬魂,然後說道:“迪歐,他就交給你了!我們先回我們那邊的森林堙A我需要找一些藥!”
  迪歐興高采烈的點點頭,然後對著克雷爾說道:“克雷爾,我們走吧!雖然我只是個二星魔法師,但是現在全身被綁的你,可不是我的對手哦!”
  押著垂頭喪氣的克雷爾再次的回到了迪歐居住的塔嚴城的外面的那片巨大的森林堙A韓炎停了下來,說道:“好啦,從現在起,就是你提高練習的時候,我也會去準備我要的東西,不過每天我會回來一次,你替我將一天的食物準備好,其他的時間你可以自己安排。”
  轉過了頭,韓炎問克雷爾說道:“你是不是很奇怪我為何要抓你來?”
  克雷爾心堣@直憋著一肚子的問題,可是韓炎的話讓他不敢問哪怕是一個問題,如今韓炎開始發問了,終於忍不住大聲的回答道:“是的,你抓我來幹什麼,你到底是什麼人?”
  韓炎冷冷的回答道:“我是誰不用你管,名字只是一個代號,關鍵是你現在是我的俘虜,你的命在我的手上,我要你幹什麼你就得幹什麼,否則你會後悔來到這個世界。”

TOP

第一卷 罪惡,放逐之地 第二十七章 星月煉丹

  “那你要我幹什麼?”
  克雷爾再次的被韓炎的冷酷嚇到,他見過很多的兇惡之徒,比韓炎的話更兇惡百倍的他都聽過,但是他們的話卻都比不上韓炎簡簡單單說的幾句話,冷冷的話語媗蒛S著刀鋒般的殺意,克雷爾相信,這個二十幾歲的年輕人絕對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我的隨從迪歐,是個二星火系魔法師,無法知道更高層火系魔法的魔法咒語,我需要的就是你將你知道的全部告訴他,並且教會他使用!”
  克雷爾頓時像被蠍子蟄了一下一樣,猛的跳了起來:“你要我教他魔法咒語?不行,絕對不行!”
  克雷爾的回答似乎早就在韓炎的意料當中,韓炎並沒有發怒也沒有動氣,只是轉頭說道:“迪歐,你去找根跟你手臂差不多大小的樹枝,削尖了之後帶回來,他不是喜歡強暴女人嗎,也讓他嘗嘗滋味,你就照準他的後面給他捅進去!”
  迪歐還沒有任何動作,克雷爾的臉卻已經刷的一下白了,嘶聲叫道:“你這個惡魔!”
  韓炎仍舊沒有絲毫的理他,繼續吩咐道:“如果他還是不說,你就找些老鼠,讓他看著自己的命根子怎麼被小傢伙們吃掉的,對了,如果他要死,就讓他死吧,死了,我重新再給你抓一個魔法師教你,只是他要是死了,你脫光他的衣服,將他的屍體送回他住的城鎮,那堛漱H肯定很喜歡他的屍體的!”
  克雷爾的臉色隨著韓炎的話語一白再白,到了最後已經變得比白紙還要白上幾分,眼睛堨是憤怒,可是更多的卻是恐懼,面前的這個青年簡直比惡魔還要狠,就連死了的人他都不放過!
  迪歐也被韓炎的話震得呆立在原地,韓炎眉頭一皺,喝道:“怎麼,還要我教你怎麼做嗎?”
  迪歐回過神來,用一種可憐的目光看了一眼克雷爾,然後轉身欲走,克雷爾連忙大叫道:“別!我答應你!你要我做什麼我都答應你!只是我希望我教完以後你要放了我!”
  韓炎點頭道:“好,我答應你!”
  很快的,克雷爾被迪歐綁在了大樹上,綁好克雷爾後迪歐便開始準備午餐,雖然他只是一個二星魔法師,但是要打些小獵物來還是沒有問題的。
  吃完了午餐後,迪歐為韓炎準備好了一隻烤好的山雞帶著路上吃,自己卻已經開始詢問起克雷爾,克雷爾只吃了幾塊最差位置的肉,然後就被迫回答起迪歐的問題來。
  韓炎在旁邊傾聽了一會後便離開了,因為雖然他不懂魔法,但是他卻已經聽出來了,魔法就是用自身的魔力作為引導,凝聚天地間的魔法元素施展攻擊,自己的“星月訣”明顯的要高上很多層次,自然再無道理去舍本求末去學習魔法。
  接下來的一個月堙A韓炎每日都要出去,找尋森林埵野峈疑藹驉A用來冶煉星月煉丹堶探y述的那些丹藥,上好的丹藥能改進人的身體機能,更加的適合吸收天地星辰的能量,經過了一個月的收集,這一片森林媢鴭髂炎有用的藥材基本都被韓炎收刮一空,有的體積比較大的,韓炎就用月之力的煉丹之火,將這些體積較大的藥品全部進行初步的淬煉一遍,將多餘的雜質燒掉,留下的精華部分則凍結成一個個五顏六色的晶體儲放在身上,不過久而久之,韓炎也覺得身上的東西開始多了起來。
  迪歐進步也同樣的飛快,在克雷爾的教導下,迪歐已經學會了所有七星以下的火系魔法的魔法咒語,雖然有些魔法迪歐因為魔力的原因還不能釋放,但是迪歐的天分卻是非常的高,只要假以時日,迪歐的成就絕對會超過克雷爾的成就。
  可憐的克雷爾則一天到晚的被綁在樹上,偶爾能被放開活動下,不過即使活動的時候他的雙手也都是被綁著的,而且這時候往往都是韓炎在的時候,在迪歐半是故意半是無意的講解下,克雷爾已經明白了韓炎的實力能夠和那出了名的死亡醫生愛爾蘭打成平手,而且還能解開愛爾蘭下的毒,心中頓時也對韓炎有些服了氣,不敢動任何的歪腦筋。
  這日夜堙A韓炎離開了迪歐和克雷爾,來到了不遠處的一棵大樹上,開始自己收集材料後的第一次煉丹,這次煉丹韓炎不僅要練出能預防愛爾蘭下的毒的解毒丹,還要煉出能幫助改善自己身體機能的“小還丹”。
  “小還丹”是星月煉丹卷奡y述的丹藥堣騆簡單的但是卻很實用的一種丹藥,採用數百年的何首烏、已經完全成型的千年人參、能益壽延年的百年車蘭草等名貴的藥材煉製,丹藥也分上等和下等。
  上等丹藥可以說是具有生命的丹藥,也有另外的稱呼為“活丹”,煉製“活丹”最突出的特點就是煉丹的時候必須使用有靈性的生命加入煉丹,越是高級越是有靈性的生命煉出的丹藥就越是有功效,秘笈中記載上好的丹藥能抵得過人數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苦修。
  下等丹藥就是運用一些吸取了天地靈氣的植物或者動物的血等煉製的丹藥,這樣的丹藥對於改善身體等有著強悍的作用,但是對於後期的幫助卻不大,現在韓炎煉製的小還丹就是這樣的丹藥。
  純月之力的天藍色火焰已經再次的在韓炎左手面前的虛空之處燃起,火焰較之上一次韓炎煉丹的時候更為幽藍,似乎比上次的時候,韓炎的月之力又有了一定的進步。
  韓炎整理好所需要的材料後,便開始依照一定的順序和時間將材料丟進了那天藍色的火焰堙A鬼面菇、艾葉草等,最後空中火焰娷蝶u著一大團液體狀的黏糊物,仍舊是最後的一道鹿血的飛入,黏糊物飛快的變成了血紅色,然後在韓炎意念的指揮下,那團黏糊物飛快的分成了數十顆圓形的丸子在空中變幻著形狀。
  看著火候差不多了,韓炎猛的催發著月之力,天藍色的火焰一下子變為了極冷,這月之力的特性就是偏向陰柔,寒冷,最適合用來煉丹,而煉器則需要以“日之力”催發的純陽之火。
  數十顆丸子在空中迅速的硬化,然後一顆顆的掉落下來......

TOP

第一卷 罪惡,放逐之地 第二十八章 小還丹,挺爽的

  將數十顆一樣大小,表面光滑無比血紅色的解毒丹收回了懷堙A韓炎再次的燃起了天藍色的純月之力的火焰,千年人參、何首烏、車蘭草等等依次的丟入,火焰頓時變得明亮起來,因為是第一次煉小還丹,韓炎投入的量都不多,因為他也不知道能不能煉出來。
  不過韓炎運氣似乎不錯,第一次煉小還丹就成功了,一棵碧綠色的指甲大小的藥丸在韓炎的手媞w溜溜的打著轉,韓炎驚喜的看著手堛漱p還丹,然後將他丟入了嘴巴堙C
  小還丹入口即化,很快的就在變成一抹津液滑入了肚子堙A韓炎盤膝坐在樹上,向著天上的四個明月開始了修煉,這次的變化似乎很明顯。
  小還丹才一化開,丹田位置似乎一下子就熱了起來,無窮的熱量從丹田處散發開來,然後向著經脈奡敿吽A到了雙肩和雙腿四個漩渦之處,慢慢的旋轉著停留了下來,經脈堿y動的真元似乎也開始緩緩的變得多了起來,天上的月亮似乎已經不在天上,而是在自己的心堙C
  那力量不斷的從月亮上湧下來,進入到自己的身體堙A感受到從來沒有過的奔湧的力量,只是很快的隨著小腹部的熱量的消失,那奔湧的力量似乎又變得緩慢了下來,但是比之以前卻又渾厚了許多,丹田處以及四個漩渦處的真元運轉更急。
  韓炎睜開了眼睛,月光下的世界似乎一下子變得清楚了不少,各種蟲鳴鳥叫聲也清晰了不少,韓炎清楚的知道這是自己實力進步的表示,這說明自己煉製的小還丹的確有用。
  毫不吝嗇的將所有的煉製小還丹的藥品都按照配比丟進了再次燃起的火焰堙A很快的十顆碧綠色的小還丹就出現在了韓炎的手堙C
  韓炎再次的吞下了一顆小還丹,然後閉上了眼睛,沒有一會兒,韓炎睜開眼睛,再次吞下一顆,然後兩顆……一直到吃下了第七顆的時候,韓炎終於停止了吃小還丹,將剩下的三顆放入了懷堙A收拾了一下東西,跳下了樹。
  剛開始吃小還丹的時候,韓炎還能明顯的感覺到體內增加的真元,但是越往後來,便感到增加的量越少,不過他卻隱隱的感到自己的體內的真元似乎已經快到達了“日之力”的門檻階段了,只差這臨門一腳,便能進入“日之力”階段,但是偏偏小還丹已經不能再起作用了。
  有些懊惱的甩了甩了頭,韓炎轉身往著宿營地走去,迪歐在一個月前就已經搭建了兩所簡易的茅屋供韓炎居住,一所是給韓炎一個人居住的,一個是自己和克雷爾居住的,也算是有心了。
  就在韓炎的身影消失在森林堛漁伬唌A不遠處的一棵巨大的樹幹旁忽然出現了一陣模糊的波動,一條人影就這麼突兀的出現在了那堙A看著韓炎離開的方向,低聲的自言自語道:“這個年輕人到底是哪里來的,為什麼有著這麼多神秘的地方?才這麼一會,功力就明顯的感到增強了,前途不可限量啊,我該怎麼辦呢?”
  話音落了,身影再次的搖晃,然後又突兀的消失在了空氣堙A就像那堭q來就沒有過人一樣。
  第二天,韓炎並沒有如往常一般的離去,而是將迪歐和克雷爾都帶了過來,迪歐奇怪的看著韓炎道:“大哥,有什麼吩咐?”
  韓炎說道:“我要準備的東西已經都準備好了,該是回去的時候了,你該學的都學到了嗎?”
  迪歐聽著韓炎問道自己的進度,高興的說道:“大哥,克雷爾教給我的魔法口訣我都記住了,只是依照我的魔力,我最多發出低級魔法,高級魔法我魔力不夠。”
  韓炎哦了一聲問道:“這個魔法分級是怎麼分的,和人的等級不一樣嗎?”
  迪歐搖搖頭道:“魔法只分為低級魔法、中級魔法、高級魔法和禁咒魔法,一星到三星的人能發出低級魔法,四星到六星的能發出中級魔法,七星和八星的能發出高級魔法,九星的能發出禁咒魔法,同樣的魔法星級越高的人發出的威力越大。”
  韓炎微微思索了一下,右手已經輕輕的再次習慣性的覆上了左手的手背,輕輕的來回滑動著,最後韓炎抬起了頭問道:“那你還有需要克雷爾的地方嗎?”
  克雷爾臉色一下子又有些白了,他已經聽出來了,現在自己的利用價值已經用完了,該是處理自己的時候了,雖然韓炎答應過放了自己,但是自己命在他人手堙A鬼才知道他到底守信不守信。
  “如果他沒有欺騙我的話,那他知道的我都知道了,剩下的就是自己不斷的苦練了!”迪歐慎重的想了一下才回答,和韓炎相處有一段時間,迪歐已經明白了韓炎那個習慣性的動作,這往往代表著他在思考或者他心中已經有了殺意,不管怎麼說,往往這個動作之後都會是有個決定的。
  “你說過要放我走的啊?”看著冷冷的盯著自己的韓炎,克雷爾又怎麼會不知道韓炎現在是在思量著怎麼處理自己,一個月的簡單相處,克雷爾已經瞭解韓炎絕對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如果他認為該殺的人,不管對方是誰,都會毫不猶豫的擊殺的。
  韓炎掃了克雷爾兩眼,迪歐看著韓炎似乎想說什麼,但是最後卻什麼也沒有說,顯然他也很明白自己的地位,自己是沒有權利干涉韓炎的決定的。
  “我是說過要放你走,只是我又怎麼會知道你走了之後會不會起壞心報復我呢?或許我應該砍掉你的雙手讓你不能釋放魔法,這樣或許就可以放掉你了!”韓炎的眼睛仍然看著自己的手,聲音仍舊很平緩,但是卻刺人心扉。
  克雷爾的臉色一下子變成了豬肝色,韓炎這樣做的確沒有違背他當初說了要放他走的諾言,但是一個失去雙臂的魔法師不等於廢人一個嗎,他回去不被那些小鎮的人撕成碎片才怪,這比一刀殺了他還要讓他毒,憤怒讓他想冒火,但是很明顯,對著一個掌握著自己生死的人冒火那無異於找死。
  “那你要是這樣做的話,乾脆一刀給我個痛快算了!你這樣做比直接殺了我還狠!”克雷爾低聲的說道。
  韓炎嘴角輕輕的翹起了一個角,似乎在思索,轉頭往著迪歐問道:“還有另外的辦法嗎?”
  迪歐看著韓炎,忽然笑道:“大哥,要不讓他也一樣向你發誓效忠,成為你的隨從僕人,那不就好了嗎?”

TOP

第一卷 罪惡,放逐之地 第二十九章 我看好你哦


  韓炎轉過頭看著克萊爾,冷冷的說道:「那你願意嗎?」

  「讓我成為你的僕人?」克萊爾似乎想要跳起來,不過隨即又想到韓炎的實力:「依照你的實力,我做你的僕人也不算丟人,好,只要你能饒我一命,我便發誓當你的僕人,從此聽你的命令,追隨於你!」

  韓炎冷笑一聲道:「我的僕人也不是那麼好當的,我還不願意要一個心理變態的強暴暴露狂當我的僕人,這樣吧,給你一條路,我不要你宣誓當我的僕人,但是你卻必須臣服於我,你仍然回去當你的小鎮之主,不過我要是有什麼要你做的,你必須無條件的給我完成,如果你不按我說的去做,那我就會要你的命!不要想妄圖做什麼掙扎,我能這次抓住你,下次一樣的能一刀紮在你的脖子上!」

  克萊爾聽著有這個轉機,一邊為韓炎的實力所震驚,一邊連忙答應道:「好的,那我叫你頭領吧,我一定遵從你的命令,按照你說的照辦!」

  韓炎右手從左手上放了下來,對著克萊爾揮了揮手說道:「你去吧,要是有什麼事或者需求的我會派迪歐來找你的!」

  克萊爾大喜,就要抱頭鼠竄的時候,韓炎很隨意的說道:「別再到處去搞別人的老婆了,那麼醜的你也看的上,你是不是男人!好好的在家裡呆著,找幾個固定的女人,要是你管不住自己還要去亂搞,你就自己拿刀把你命根子割了吧,不然我會親自的來割下它,連同你的腦袋!」

  克萊爾一下子呆若木雞,臉色頓時通紅一片,尷尬的承諾道:「頭領,我一定照你說的辦!」說完就往著旁便竄去,才跑出幾米,忽然聽到背後轟然大響,驚得兩腿一軟,以為韓炎反悔要殺自己,轉頭一看,卻見到天空中兩道光芒若流星一般的撞落下來,先後的撞擊在大地上,大地轟然裂開了一個不知道多深的深洞,而韓炎正站在這個深洞面前冷冷的掃視了自己一眼。

  克萊爾一下子就明白了過來,這是韓炎在向自己示威,讓自己別心存僥倖,看了看那黑乎乎的大洞,心下駭然,這比自己能施展的高級魔法威力還要大的多啊,而且對方似乎手腳都沒有動,頓時起了一頭冷汗,向著韓炎施了一禮拚命的奔去了。

  迪歐顯然也明白韓炎突然來的這一手的意思,但是他同樣的被韓炎的這輕描淡寫的一擊給嚇住了,探頭往那好幾米寬大的深洞裡看了下,感歎道:「大哥,你太厲害了!這克萊爾肯定嚇得魂飛魄散了!」

  韓炎回過頭看了看迪歐,說道:「走吧,收拾一下,該是我們回去找愛爾蘭算算這筆帳的時候了!」

  迪歐興奮的點點頭,也沒有什麼好收拾的,韓炎的煉出的丹藥都放在了身上,剩下的許多沒有用的也都被韓炎無奈下全部初步的淬煉成小的晶體了,堆積在一起雖然仍舊有不少的地方,但是卻也能一個人帶的走了,只是有些不方便。

  韓炎和迪歐兩人正準備上路,韓炎的眼睛卻忽然瞟向了旁邊的樹林裡,前進的步子也停了下來,旁邊的迪歐看著韓炎奇怪的表現,也停了下來,隨著韓炎的目光方向看去。

  一個有著些許花白鬍子的老頭在樹林裡出現了,他的身上背著一個藥草簍子,手裡拿著一柄鋤頭,一副挖掘藥材藥農的打扮,看著韓炎兩人,似乎愣了一下,然後迎了過來。

  「黑頭髮,黑眼睛,飄逸長髮,二十五六,你就是他們嘴裡說的和死亡醫生愛爾蘭爭鬥的那個神秘青年吧,想不到你還沒有死?」老頭在看清楚韓炎的長相後,首先驚歎的開口說道。

  「我站在你的面前自然沒有死!你是誰?」韓炎冷冷的反問道,臉上沒有絲毫的動靜,只是身體內的真元卻已經開始加速運轉起來,準備隨時出手。

  老頭似乎沒有絲毫的覺察到韓炎的異樣,一副毫不防範的樣子,大笑道:「我只是一個藥農,說了你也不知道,不過作為一個長期和醫藥打交道的藥農,我很好奇你到底是怎麼解掉了中的毒,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那次你和愛爾蘭打鬥的時候中的毒是她最喜歡釋放的『花毒』,這毒無色無味,釋放最難讓人察覺,中者身體麻痺,然後失去知覺,最後喪命……」

  韓炎的眼睛盯著老頭的眼睛,沒有絲毫準備回答老頭的問題的樣子:「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老頭眨了眨眼睛道:「我是藥農,自然好奇,要知道以前可沒有人解開過愛爾蘭釋放的毒藥,可是你卻輕易的就解開了,看你的樣子現在難道是準備回去找愛爾蘭報仇是吧?」

  韓炎眼光閃動,冷冷的眼光若刀鋒一般逼視著老頭道:「你到底是誰?」

  老頭笑笑,依舊沒有回答韓炎的話,只是說道:「想必你和這個小伙子一起這麼久,他也給你講了不少的事情,你應該知道有很多人都垂涎她的美色,而九級魔獸三頭巨蟒拉爾夫就是其中最強的一個,你要是對付愛爾蘭,難保他不出手殺你討愛爾蘭的歡心……」

  韓炎眨了兩下眼睛,然後微微的瞇了起來:「看起來你倒是對他們的關係很熟悉嘛,而且你講話的時候都是直呼他們的名字,口氣也非常的隨便,你在這罪惡之島上也當非無名之輩吧,又何必藏頭露尾呢?」

  老頭臉色微微一變,不過很快的又變為了微笑:「小伙子果然反應很快啊,我看好你哦,送你個見面禮。」

  話音剛落,老頭已經隨手一揮,一道亮光向著韓炎衝來,韓炎揮手一抓,將來物抓在了手裡,是一枚亮晶晶的戒指,正疑惑著呢,旁邊的迪歐卻已經驚叫道:「空間戒指!」

  老頭看了一眼迪歐,笑嘻嘻的說道:「小伙子見識不錯,這的確是個空間戒指。我猜想你身上肯定有些東西要放吧,這個空間戒指能幫助你,一件小禮品而已,收下吧!」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