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的用戶組別: 遊客[0級]
搜索選項 要有附件 作者搜索
搜索範圍
Dedo 論壇搜索系統
DC論壇影城 ad.vbox
香港易存網庫 [服務器租用|easyhost.com.hk] 域名 電郵 VPN 網頁寄存 快速穩定 雲端 Hosting Server 電話:(852)-21550486 / (86)-21-61979257 服務:[ 資訊, 電郵服務, 資訊網絡, 網頁儲存, 網頁設計, 網站設計, 網頁寄存, 網站寄存, 主機租用, 主機托管, 伺服器管理, 伺服器租用, 伺服器托管, 服務器租用, 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租用, 域名註冊, 網站地圖, 客戶優惠, 報章報導, web hosting, hosting, email service, web page design, web design, dedicated server, dedicated host, server management, server colocation, colocation, Virtual Host, MPLS, CDN, IPLC ]
返回列表 發帖
第七集 第七章 龍鳳鬥魔(上)

  曆古魔君可沒瘋,而且還清醒得很。他剛才與李玄和鳳凰女王戰鬥,李玄滑得和泥鰍一樣,他打不到李玄,而李玄卻時不時地給他一下。雖然打不痛他,但是卻無情地打擊了他的自尊心。而鳳凰女王這邊也是差不多,居然派出了無窮無盡的鳳凰來攻擊自己,殺得手軟都不見少個一兩隻。自己身上還讓她捅出幾個窟窿來。他知道這樣下去自己只會敗得很慘,以前和鳳凰女王交手,他打不過都是二話不說就逃走。不過這次他不能逃,有那麼多人看著呢,他怎麼能逃?逃走了他以後還有什麼臉再混下去?因為在他心堙A敗給鳳凰女王沒有什麼好丟人的,她是一族之王,不過敗給李玄(雖然李玄並沒打敗他)卻讓他怎麼也拉不下這個臉。

  這次不但沒有得到生命之源,還要讓鳳凰女王和一個無名小子打敗,真是不甘心。就在他失意的時候,他想到了他還有一個最大的殺招沒有使用出來。以前,他為了尋找生命之源,可是在聖星(鳳凰星)布下了「絕天絕地封印天魔陣」的。為了這個陣法,他幾乎用光了他所有的煉器材料。除了他趁手的法寶外,他上萬年來所得到的所有法寶都用到了這個陣法上。現在在這個星球之上,只要他願意他就是神。在這個陣法堙A他可以借助陣法的威力,消滅甚至比他厲害十倍的敵人。

  想到這個陣法,曆古魔君心中頓時開朗起來,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只是他剛剛還顯出敗相,現在馬上就露出這樣的笑容,很容易讓人誤解他的精神有問題。

  一聲長嘯!天際變色,黑雲聚集。黑雲層中電蛇穿梭,不時地霹靂驚響。看著天上的變化,鳳凰女王不由臉色大變。李玄的臉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感到自己的腦子有些不夠用,對面的曆古魔君到底有多麼厲害啊?

  「天險真人,我們該怎麼辦?」悟真子站在天險身邊,看到滿天的黑雲壓下,閃電不斷,感到很不安,向著天險問道。

  天險此時陰著臉,聽到悟真子的話,臉上露出擔憂的神色,說道:「那假仙尊居然迷惑了鳳凰女王,還使得鳳凰女王與那位上仙拼命。再這樣下去的話,將會給鳳凰大陸帶來不可估量的後果,我們似乎應該做點什麼。」

  「天險真人說得不錯,那假仙尊可是和幻影魔尊一起的,他一定也是個魔尊。他一定是聽說過仙尊是和鳳凰女王的親密關係,所以變化成了仙尊的模樣,迷惑住了鳳凰女王。我們一定不能讓他的奸計得逞。」站在後面的清心真人立即冒了出來,提出他的看法。

  「不錯。」聽到清心真人此話,天險臉上露出了陰險的笑容,不過看到大家都看著自己,又連忙收斂起笑容來,一副憂國憂民的表情說道:「我決定去殺了假仙尊。」

  天險身後一個和他同樣打扮的人站了出來,連聲說道:「師兄,不行啊,你殺了那假仙尊,鳳凰女王不知情之下,一定會殺了你的。」

  天險一聽樂了,臉上卻仍一副大義凜然地說道:「我記得有一位高人曾說過,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為了鳳凰大陸的生靈,就讓我當一次這個入地獄的人吧。」

  聽天險如此一說,所有的修真者們都不由得臉上一紅。修真者們可都是很珍愛自己名聲的,立即就有人應聲道:「我們也一起去,讓我們也為天下生靈做一點事吧。」

  天險心媦硍}了花,不過臉上並沒有表現出來。他看了一眼李玄的方向,對著身後的眾人說道:「好吧,我還怕我修為有限,不能完成這件大事。既然有那麼多的道友同行,我想一定可以為天下蒼生做好這件事的。你們看,他現在都注意著天上的變化,我們從地面走過去是不會引起他的注意的。然後我們從地面突襲他,打他個措手不及!」

  修真者這邊一動,小眉立即就發現了,她有些擔心地提醒身邊一直盯著李玄的令狐小玉道:「小姐,你看他們想幹什麼?」

  令狐小玉收起了看著李玄的目光,轉頭看向天險等一行修真者,臉色一變,恨恨地說道:「這群偽君子,這麼偷偷摸摸的,一定是想幹什麼好事。他們向夫君的方向去,我們也過去。」

  李玄和鳳凰女王、鳳凰蘭還有對面的曆古魔君都在天上。此時,曆古魔君搞得天際變色,李玄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曆古魔君和天上的黑雲上,腳下的動靜還真沒注意到,更不要說天險他們想偷襲他的事了。

  看著天上的閃電黑雲,李玄有些擔心地問鳳凰女王道:「那個……彩雲,曆古魔君搞什麼鬼啊,弄得天都黑了,還雷鳴電閃的。」

  「誰讓你叫我彩雲的?」鳳凰女王聽到李玄這麼稱呼,臉上無來由地一熱,有些嬌羞地問道。

  李玄也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我本來不知道你的名字,不過叫你女王又覺得不妥,我又不是你們鳳凰一族的人。剛才我召回生命之源的時候,聽到對面這傢夥叫你彩雲,我想彩雲一定是你的名字吧。我覺得彩雲這個名字很好聽,叫著也親切,所以就這麼叫了。你不會生氣了吧?」

  鳳凰女王這時臉上紅紅的,有些小女孩模樣地回答道:「這個曆古魔君,知道我的名字就亂叫一通,我可從來沒有應過他的話。彩雲倒是我的名字,你喜歡叫就叫吧……還是不要了,你還是叫我云云吧……」

  李玄沒想到,剛才與曆古魔君打鬥時像只母老虎的鳳凰女王,會因為一個稱呼而做出如此小女孩般的嬌羞模樣。看到她那副羞不自勝的樣子,李玄這個好色之徒不由大為心動。不過心剛一動,立即就被嚇了回去。他可記得,對面這個叫云云的鳳凰女王,可是會他心通的。萬一讓她知道了自己內心那些不良的想法,不把自己從天上打下去,也得用她那長針給自己捅幾個窟窿。

  「我的形像在你的心堹u的那麼不堪嗎?」李玄正想著,彩雲的一句話又把李玄嚇了個半死。

TOP

第七集 第七章 龍鳳斗魔(中)

  雖然李玄自認自己很帥,但是還沒有自戀到會認為這個和自己只見過一面的鳳凰女王彩雲會對自己一見鍾情的程度。他有些擔心地抬起頭,看了著彩雲那美麗聖潔的面孔,腦子裡一片空白,所有不良的想法都自動地退出了他的腦海。

  看到呆呆的李玄,彩雲臉上又是一紅,有些不好意思地轉移話題道:「這個星球都被歷古魔君用『絕天絕地封印天魔陣』圍住了,現在他正在啟動這個陣法。他在這個陣法裡實力會大增,不過也不用太擔心,他雖然壞得透頂,但是諒他還不敢發揮出此陣十成的威力,我們一樣有機會離開。」

  李玄倒有些不明白了,歷古魔君可不是不殺生的和尚,他是不會因為這個星球上的生靈,而放過自己和彩雲的,不由問道:「為什麼?」

  彩雲笑道:「你剛才也聽到了他來這裡是為了什麼,他還沒有得到他想要的東西,怎麼可能毀了這裡?」

  「你是說生命之源?」李玄恍然大悟。

  彩雲點頭道:「不錯,正是生命之源。他沒得到生命之源,怎麼會毀了這個星球?除非他不想成神了。咦……你把生命之源收回體內了嗎?」

  「收回了啊,云云,怎麼了?」李玄見到彩雲驚奇的樣子,不由奇怪地問道。

  「真的嗎?我怎麼感覺不到你體內生命之源的存在了啊?」彩雲盯著李玄,一臉迷惑地說道。

  李玄感應了一下體內,他能真切地感應到生命之源的存在,雖然與以前有些不一樣,但是那是真正的生命之源。於是李玄肯定地說道:「生命之源我已經收回了體內,難道你以前能感應到我體內的生命之源嗎?」

  彩雲點點頭道:「是啊,你體內有兩股特別的氣息,一股就是生命之源。我雖然沒有得到過生命之源,但是我的師尊,也就是上一代的鳳凰女王在成神之前,讓我感應過生命之源的氣息,所以我能清楚地分辨出你體內有生命之源來。另一股應該是你修行的內息,這股氣息似乎能和我修習的鳳凰之力相呼應,所以我才會那麼注意你。」

  生命之源明明就在自己體內,李玄也沒什麼好說的了。可是當他聽到彩雲說到他修煉的真龍之力時,就來了興趣,問道:「這有什麼可好奇的,難道你沒見過修煉真龍之力的人?」

  彩雲搖搖頭說道:「你們龍域……就是青龍界我去過,青龍仙界的仙人我也見過幾個,他們有幾個修煉的氣息和你的有點像,聽說那是殺神之力。殺神之力雖然厲害,攻擊力也很強,但是卻不能和我的鳳凰之力相呼應,而你的卻可以。」

  李玄一愣,倒沒想到彩雲居然去過青龍仙界,還見過殺神之力。雖然叫法不一樣,但是李玄想,她所說的殺神之力應該就是殺神心法修習到地階仙人的叫法吧,殺神心法上似乎也是這麼說的。不由笑著說道:「我以前也是修習的殺神之力,只是機緣巧合,我的殺神之力異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因為我的戰甲的關係,我稱這種內息為真龍之力。」

  彩雲笑道:「我當然知道你的由來了,而且我還……」

  「你們兩人真是不知道死活,現在還有心情談情說愛?!」一個不識時宜的聲音打斷了鳳凰女王彩雲的話,不用說都知道一定是對面的那個歷古魔君了。歷古魔君一直愛慕著鳳凰女王彩雲,只是彩雲卻總不給他機會。這到還沒什麼,可是現在彩雲居然在他面前和李玄親密地聊天,他實在看不下去了,於是帶著濃濃的醋意打斷了兩人的談話。

  李玄和彩雲都不敢小看他,這傢伙能把一個星球給封印起來,讓一個星球上的修行者不能修成仙道和魔道,現在還拿出這個禁制來對付他倆,兩人能不小心應付嗎?

  「嘿嘿,先給你們來點開胃菜!」歷古魔君一見兩人凝重的表情,也有些得意,捏動了一種特殊的法訣。

  李玄和鳳凰女王都心中一緊,攻擊應該開始了,只是不知道是來自何方……突然兩人同時望向天上,然後鳳凰女王抬起手,「柔絲鳳盾」頂在了頭上,並運用鳳冠的功能把那些放出的鳳凰全收了回來。看到鳳凰蘭還飄著,又把她也收了起來。李玄則是快速地移動著自己的位置。

  兩道粗大的閃電從黑色雲層中劈下來,一道擊在了鳳凰女王的「柔絲鳳盾」上,一道沒有擊中李玄,而是擊在了空處。李玄和鳳凰女王雖然都應付了過來,但是情形很狼狽。看到一臉得意之色的歷古魔君,兩人也很無奈,誰讓人家在一千年前就在此布下了如此厲害的陣法禁制了呢。

  「兩道閃電似乎少了點,這次我幫你們加點料,一定比上次更好玩!嘿嘿……」歷古魔君又揮揮手,黑色雲層中一下子竄出無數閃電,組成了一個巨大的電網向兩人罩來。李玄這次是想逃都沒有辦法了……

  彩雲看到滿天的閃電,臉上也變了顏色,有些慌亂地揮動著手上的「柔絲鳳盾」。「柔絲鳳盾」化成一個繭形把她包在了裡面,閃電都從繭外劃過,卻無法傷害到繭裡的她。

  李玄看到滿天的閃電,知道逃是沒用的,慌忙之中拿出了一件法寶祭了出去。他現在能用得上的法寶除了「五行輪」也沒有其他的了,現在用的也正是這件「五行輪」。「五行輪」浮在李玄頭頂,並發出一道五彩光芒,把李玄罩在了裡面。一道閃電擊在了「五行輪」上,「五行輪」發出的五彩光芒立即就消失了。李玄一見不由大吃一驚,這閃電的威力是不是太大了一點,居然只一擊就把「五行輪」的防禦給破了?!

  不過接下來李玄看到的情景更讓他吃驚,滿天的閃電全聚了過來,齊齊向李玄劈來。李玄不由閉上了眼睛,這麼多道閃電應該能讓自己變成飛灰了。

  就在李玄閉上眼睛的一刻,體內的生命之源和真龍之力高速流轉起來。李玄頓感自己的力量無限提升,他猛地睜開眼睛,那雙原本深邃的眼睛此時精芒四射,一股氣勢從李玄身上暴發了出來。不由自主地,李玄右手高舉,向著頭頂的「五行輪」虛抓,手心一條五彩真龍飛竄而出,瞬間進入了「五行輪」之中。只見那本已暗淡無光的「五行輪」突然五色光芒暴射,與此同時閃電也堪堪擊到,只是出乎意料的,閃電一接觸到「五行輪」就全部被吸了個精光……李玄心下不由有些得意,這麼強的閃電,居然讓自己一招所破!

TOP

第七集 第七章 龍鳳斗魔(下)

  「夫君,小心!啊……」一聲尖銳的叫聲從腳下方傳來,李玄心中無來由一痛,低頭一看,頓時肝腸寸斷,雙眼發紅。

  只見腳下的半空中,一群修真者正拿著法寶向上猛攻。而自己與他們之間,令狐小玉和小眉在用法寶苦苦支撐著。這時,令狐小玉已搖搖欲墜。她的身上穿了一個窟窿,鮮血染濕了她的衣服。李玄衝了下去,抱住了已不能說話的令狐小玉,問小眉道:「怎麼回事?為什麼會這樣?」

  「那些傢伙要偷襲你,我們想幫你擋住。可是那個叫天險的傢伙的飛劍太快了,我們的法寶沒防住,居然穿過了我們的防禦射向你。小姐就用身體擋了一劍。」小眉十分氣憤,看著滿身是血的令狐小玉,十分擔心地敘說道。

  李玄雙眼發紅地瞪著下面的一群修真者,身上的殺氣猶如實質般壓了過去。那群修真者們被這駭人的殺氣所震懾,臉上都露出驚恐的神色。死是沒有人不怕的,特別是他們這群修真者,千百年的修行,就是想長生不死,與天地同存。現在李玄的殺氣,讓他們感到了死亡的接近,他們頓覺有些呼吸不暢,完全生不起對李玄動手的念頭來。

  他們生不起對李玄動手的念頭,李玄卻生起了對他們動手的念頭,指著他們大聲吼道:「你們為什麼陰魂不散地想要對付我?!想要除魔衛道的話,那裡可有一個大魔頭。他叫『歷古魔君』,就是他用『絕天絕地封印天魔陣』封印住這個星球,讓修真者都不能飛昇仙界的。你們不去對付他,卻來對付我,到底是為什麼?你們還傷了小玉,我殺了你們……」

  李玄說完,雙手快速捏動,一種類似五行印訣但卻更深奧的法訣從他手中發出。突然,一條五彩真龍從他手中竄出。五彩真龍怒吼一聲,向著天險等修真者衝了過去。

  李玄的話使所有的修真者都驚呆了。他們可都是大乘期的高手,早就應該飛昇仙界了,可是卻不知道什麼原因到現在還不能飛昇,這成了他們最大的憾事。現在聽李玄說,上面那個傢伙居然就是封印起整個星球,使得他們不能飛昇仙界的罪魁禍首,他們一時都有些頭腦短路。一個人有那麼大的力量嗎?有那麼大力量的還是人嗎?

  他們腦海裡有太多的問題,不過李玄沒有給他們時間去思考這些問題,因為李玄發出的五彩真龍已經衝出,帶著怒吼聲向他們俯衝了過來。讓人臣服的無上龍威,無可抵擋的恐怖衝擊力,這就是龍怒!

  五彩真龍可以衝擊他們的肉體,龍怒可以衝擊他們的精神,而李玄剛剛對他們吼叫的話語,卻衝擊著他們的思想。這群修真者雖然跟著天險攻擊李玄,但是大多數修真者都只是想除魔衛道,盡一個修真者的本份。他們都是受到天險的蠱惑,對於暗中偷襲李玄,他們內心並不贊同,這個臨時團體並不團結。現在一聽到李玄的話,他們除魔衛道的中心思想立即有了裂痕。

  除魔衛道是每一個修真者的宗旨,不過對這宗旨能夠徹底執行的有多少?大多數不過是嘴裡說得好聽罷了。只有當他們的利益與這些魔頭相衝突的時候,他們才會認真地去執行。而現在,他們從李玄的話裡得知,天上的那個英俊男子居然就是封印了鳳凰星,使得他們都不能成功飛昇的壞蛋之後,他們對除李玄這個「魔」已經沒有了興趣,那個叫「歷古魔君」的才是他們真正的仇人!只是這個仇人似乎太過厲害了一些,他們需要好好地想想下一步該怎麼辦。

  這時攜帶著龍怒的五彩真龍已經衝到了修真者們的面前。修真者們受到李玄的話的影響,大都沒有了鬥志,四散逃去。五彩真龍是李玄發出,他對這群修真者其實並沒有成見,只是氣他們太過分,傷害了令狐小玉。領頭的天險當然是罪大惡極,應當首誅,五彩真龍也主要是針對他的。

  當修真者們因沒了鬥志而逃散的時候,五彩真龍也沒有再去追他們。衝在前面想制李玄於死地的天險,見到跟自己來的修真者們一下子都逃得差不多了,身邊只剩下了悟真子,心下大恨。可是眼前要應付五彩真龍的追擊,他沒有時間多想,只能把恨意埋藏在心底,等回去後再找那些反悔的修真者們的麻煩了。

  悟真子也不是傻瓜,他沒有逃走是因為他與天險的關係很密切,他這個清靈門的掌門還是靠著天險的關係才當上的。不但如此,天險還指點了他很多修行上的事,可以說是比他師父對他還要好。他心裡也明白,自己雖然是一派掌門,但是與這個幫助自己多多的鳳凰門長老相比,他什麼也不是。所以他向來對天險言聽計從,唯他馬首是瞻,要不然天險這次也不會派他帶領第一隊人馬到聖殿打頭陣了。

  眨眼間五彩真龍已經衝到,天險和悟真子快速閃開。不過出乎他們意料的是,這五彩真龍居然會轉彎。天險對此十分吃驚,在他想來,這五彩真龍只不過是李玄的靈力幻化成的攻擊手段,是死物,只要躲過就算了事,又不是什麼高級法寶。可是卻沒想到,這五彩真龍居然會來這麼一手。

  五彩真龍是什麼李玄也說不清楚,他剛才也是順手就發了出來。只是他隱隱地感到,這五彩真龍可不會是天險想的那麼簡單,絕不是純的靈力攻擊手段,這五彩真龍似乎有著自己的意識。現在李玄沒有時間去思考這些問題,因為他在發出五彩真龍追殺天險的同時,那個老鬼歷古魔君也對他發動了攻擊。那天上壓下的黑雲裡,光芒閃耀,無數光點向著李玄和鳳凰女王灑來。

  天險和悟真子現在正被李玄無意中發出的五彩真龍迫得狼狽不堪,閃躲了幾次,可是還是甩不掉五彩真龍的尾隨。天險有些急了,一個劍訣,手中飛劍衝著跟來的五彩真龍射去。既然躲不掉,那麼就乾脆把它幹掉,這是天險的想法。

TOP

第七集 第八章 陰險天險(上)
  

    天險的想法是不錯,只是方式似乎有些不對,效果更是一點都沒有,而結果也出乎他的預料。天險是鳳凰門長老,修習的是火屬性的功法,他的飛劍也是火屬性的。當他得意地把這柄可以發出比三昧真火更高溫度的飛劍射向五彩真龍之後,就將身形停了下來,想看看自己無敵的飛劍把五彩真龍炸散的效果。李玄現在可是正面對著歷古魔君的攻擊,沒有時間來操控這五彩真龍,沒有人指揮,這五彩真龍應該不是自己的對手吧。誰知道飛來的五彩真龍居然衝著自己的飛劍一張嘴,把飛劍一口吞了下去!五彩真龍吞飛劍,這可比賣藝人吞長劍還讓他吃驚。

    雖然飛劍不是天險唯一的攻擊手段,但是這卻給了他當頭一棒。這五彩真龍的威力超出了他的想像,不但有靈性,還有超強實力。而且,他那柄被吞下肚的飛劍已經和他沒有了聯系,他的劍訣打出無數個,可是飛劍卻一點回應都沒有。這可怎麼辦?能吞自己的飛劍,那自己的其他法寶也不會起作用吧?啊,追過來了……快逃……

    悟真子跟著天險逃了一會,發現五彩真龍似乎只是追著天險,那麼自己跟著逃個什麼勁?想通了這一點,悟真子悄悄離開了天險的身邊,躲入到修真者人群之中去了。

    李玄抱著令狐小玉,小眉也站在他身邊,三人一起看著天上黑雲層中灑下的美麗彩色光點。在黑黑的天空中,那些彩色光點很絢麗,令狐小玉和小眉看得都有些痴了。李玄卻看得直皺眉,那些彩色光點都帶著詭異的氣息,絕對不是好看那麼簡單。

    溫柔地看了看懷裡受傷的令狐小玉,此時她經過簡單的處理,血已經止住了。這點傷還不至於讓她這麼一個上千年的大魔尊有性命之憂,只是李玄看著很心痛。而令狐小玉則享受地依偎在李玄的懷裡,已經好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

    “小眉,你抱著小玉,趕緊離開這裡,這裡太危險。這些光點恐怕有些麻煩了。”李玄把懷裡的令狐小玉交給小眉。

    “我不走,我就在這裡守著你。我幫你看著下面,不讓那些偽君子們偷襲你。”令狐小玉很是不舍李玄的懷抱,但是她也看出現在還不是享受的時候,只得離開李玄的懷抱,讓小眉扶著站在李玄的身邊,卻說什麼也不離開。小眉當然也幫著令狐小玉。李玄無法,只得依了她們。

    “不要再纏綿了,小心上面的那些法寶攻擊。”鳳凰女王彩雲看了看天上,又轉頭看了一下李玄這邊,有些不悅地說道。

    李玄有些不爽地看了一眼彩雲,雖然不爽,但卻不敢有過多的想法。這個鳳凰女王太厲害了,會他心通,自己想什麼她都知道,一點秘密都沒有,跟她在一起真是十分地拘束。不過聽到彩雲說到上面的法寶攻擊的時候,李玄不由自主地抬起了頭,向上面望去。心下暗暗吃驚,這黑雲層能下閃電那倒正常,可是能下法寶嗎?這是不是有些太不可思議了?

    “他媽的,還真的是法寶!”李玄暗罵一聲。那黑雲層中灑下的彩色光點還真是無數的法寶的光芒。這怎麼可能?李玄終於想到彩雲前面曾說過,歷古魔君布下的這個“絕天絕地封印天魔陣”用盡了他收集的法寶布置而成,現在看來歷古魔君正是調用了這些布陣的法寶,來對付自己和鳳凰女王彩雲。

    “全是魔器!”李玄看清了那些法寶的光芒,他可是煉器專家,對於這些簡單的法寶鑒定自是輕松自如。這些法寶雖然全是魔器,但是品級都不是太高,就算要歷古魔君一個人指揮這麼多的法寶攻擊一個頂級的仙人鳳凰女王,也不會有太大的作用,最多會對自己這方造成一些麻煩。歷古魔君應該不是頭腦簡單的人物,不可能做這樣的蠢事。

    正看著滿天魔器的李玄,突然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那天上灑下的魔器共有八十一件,是九九之數,在灑下的過程中占據了九宮方位,並且不斷地調整著位置,那是……是九宮陣中的“九星太陰凶門陣”!雖然還不清楚布陣用的魔器的作用,但是李玄已經能清楚地分辨出此陣就是“九星太陰凶門陣”。此陣用九件最厲害的魔器設置成陣法的骨架,剩下的魔器則分成九組,每組八件魔器輔助這九件最厲害的魔器鎮守九星。那九件最厲害的魔器中,應該有能發出太陰神雷的法寶。而在陣法留出的八門中,驚、開、景、休、杜、傷、生各門則全由太陰神雷陣封死或者由法寶鎮守,唯獨留著看似一線生機的一門,卻是死門(也就是凶門)。能從死門(凶門)中出來,那絕對是九死一生。看到這樣的陣法,李玄都感到頭大了。

    李玄向彩雲看去,見她正凝重地看著已經漸漸圍上來的八十一件魔器。李玄不由頭上冒汗,彩雲身為鳳凰女王居然不知道調整自己的方位,她現在所站的位置可是傷門,只要陣法一成那麼她一定會首先受到攻擊,受傷是一定的。只要她敢去反抗,那麼就只有向著凶門移動的可能,這樣可不行。李玄不由大聲叫道:“雲雲,快過來,這是‘九星太陰凶門陣’,你現在站的是傷位,很危險的!”

    正在看著法寶組陣的彩雲聽到李玄的話,臉上一陣驚喜,一個閃身就來到李玄身邊,好奇地看著李玄,問道:“你知道這個陣法?”

    這回該輪到李玄奇怪了:“知道這個陣法有什麼稀奇的?”

    彩雲白了他一眼說道:“你既然知道這個陣法,那就一定能破解這個陣法了,我們就不會被困在這裡了。”

    李玄搖搖頭說道:“這個陣法我到是會破,不過整個星球都讓歷古老魔君給封住了,我們破了之後,面對的應該將會是更為厲害的陣法手段吧!”

    彩雲臉上剛有的喜色一下子暗淡了下來。李玄說得不錯,這個星球都讓歷古魔君給封了。她不由嘆了口氣說道:“要是能把‘絕天絕地封印天魔陣’給破了就好了。沒有了陣法的依仗,歷古魔君倒還不是我的對手。可是現在他有陣法相助,我還真的打不過他。沒想到歷古魔君這麼厲害,居然可以封印整個星球。”

    李玄倒是有些奇怪地說道:“封印一個星球有什麼了不起的,只不過是用無數的法寶,把這個星球布置成一個較大的陣法禁制罷了。我以前還禁制過一個星系呢(真龍大陣),只是現在沒有趁手的法寶,還有就是修為差了些,唉……”

    想到自己煉制過無數的法寶,而現在居然一件都沒有了,只能借用別人的法寶,真是可嘆。第一次是度五色神劫,法寶盡毀,而這一次是讓五行輪把自己的法寶都給分解了……對了,五行輪分解!李玄眼中一亮,臉上露出了笑意。

    “怎麼了?有什麼好辦法了嗎?”彩雲見到李玄臉上突然露出微笑,頓時來了精神地問道。

    李玄聽到彩雲這麼一問,神秘地笑了笑說道:“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行,只能試試看了。”

    “試試看?”彩雲疑惑地問道。

    李玄指了指頭頂的五行輪說道:“是啊,這件法寶可以分解五行,只要是五行法寶,就能分解,再厲害的法寶都破得了。”

    彩雲一聽瞪大了眼睛,一臉不信地問道:“真的嗎?那你不是無敵了?”

TOP

第八章 陰險天險(下)李無名

  李玄笑笑,解釋道:“怎麼可能無敵?在修真界大多數的法寶都是由五行構成,這是不假,不過到了仙界可不是這麼回事。仙人本領高超,可以取得先天材料,制成法寶。大多數由先天材料制成的法寶就不屬於五行法寶,這五行輪也就分解不了了。再說了,就算是五行法寶,也不可能放在那裡等著我的五行輪去收是吧?如果他們用五行法寶來殺我,那我還不是先逃命要緊,呵呵!”

  “嘻嘻……這倒也是。不過我現在才知道,原來法寶還分五行法寶和先天法寶。那麼,神器級的五行法寶,這五行輪還能分解嗎?”彩雲好奇地問道。

  “不要再說了,快跟著我移動,要不然陣法的攻擊一旦發動,會有大麻煩的。”看著八十一件魔器不斷地改變著方位,李玄也不敢大意,稍有不慎,這些美麗的魔器就會發出毀滅性的攻擊。彩雲也許不會有事,但自己和身邊的令狐小玉以及小眉可就麻煩了。她們倆手上的法寶可不能擋住八十一件魔器的聯合攻擊,不要說是八十一件了,就是能擋得住一兩件都是萬幸了。

  八十一件魔器不斷改變著方位,想發出毀滅的攻擊,消滅陣法內的李玄等人。但是李玄卻不停地帶著三女快速地移動,每次都能移動到陣法的盲區,使得本可以把魔器威力提升十倍以上的陣法不但沒有大發神威,反而連一成,應該說是一點威力都沒發揮出來。只是李玄等人老這麼移動有些麻煩罷了。

  李玄等人逍遙自在,歷古魔君卻連肺都氣炸了:“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歷古魔君自從封印了鳳凰星,就一直對自己的陣法禁制水平十分自負,自認陣法禁制天下無人能敵。誰知道,今天竟然會遇到陣法傷不了人的事情,而且還是在動用了他八十一件魔器的情況之下,居然連敵人的一根頭發都沒有碰掉!

  “魔君,救命啊!”一個凄慘的聲音傳來,正在惱火的歷古魔君低頭一看,原來是一個穿得破破爛爛,頭發已全被燒焦的黑臉老頭。這人是誰?怎麼會認得自己?歷古魔君不由皺了皺眉。自己可是宇內最英俊瀟灑、天下無敵的大魔君,怎麼會認識這樣的人?

  歷古魔君抬手就想一掌拍死這個討厭的黑臉老頭,卻又發現黑臉老頭身後還跟著一條五彩真龍。五彩真龍這時又對著黑臉老頭的屁股一口咬下,不過這黑臉老頭也很是了得,居然加速向前一竄,逃離了五彩真龍的龍口。這人應該不會是表面上那麼差勁,歷古魔君不由問道:“你是誰啊?怎麼認得本魔君的?”

  “魔君大人,您不認得我了嗎?千年前是您把我收入門下,讓我幫您找生命之源的啊!”那黑臉老頭大聲喊道。

  歷古魔君一愣,終於想起是有這麼一回事。不過看向那黑臉老頭的表情,卻不怎麼高興,十分不爽地說道:“我記起來了,是有這麼一回事,你是天險還是幽影?我讓你們找的生命之源可有著落了嗎?”

  “回魔君大人,我是天險。您讓我們找的生命之源現在……現在……還……還沒有著落。”原來這黑臉老頭正是天險,他現在這樣狼狽全是拜五彩真龍所賜。五彩真龍不懼法寶刀劍,天險拿它一點辦法都沒有,而五彩真龍卻可以發出一些五行法術傷害他,還可以用咬的。天險真是被五彩真龍逼急了,可是有什麼辦法?那些修真者可沒有一個有本事阻擋這五彩真龍,他也不可能去求李玄,現在只有歷古魔君可以救他。早在歷古魔君剛一出現的時候,他就認出了歷古魔君,歷古魔君的厲害他早就見識過。只是歷古魔君讓他辦的事他還未辦好,故而不敢去找歷古魔君相認。剛才見李玄與歷古魔君對敵,於是他想盡辦法想致李玄於死地,好向歷古魔君邀功。可是,沒想到不但沒有成功,反而引火燒身,讓五彩真龍一路追殺。現在他也只有硬著頭皮向歷古魔君求救了,畢竟他也是幫歷古魔君的,就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

  歷古魔君想了想,這個天險雖然只是自己當年來聖星時臨時找的一個小輩,讓他幫自己尋找生命之源,但是歷古魔君知道,讓他們找到生命之源是何等之難。要知道,對於生命之源,自己也只是一知半解。自己年輕的時候見過一位魔道中人受到魔神的垂青,得到過一滴生命之源。自己當時也借著機會感應了一下那滴生命之源的氣息,那蘊含著強大能量的生命之源讓他心動不已。雖然機會渺茫,但是歷古魔君也知道,自己不可能總是呆在鳳凰星上,還不如讓一個修魔者和一個修真者幫自己找找看,說不定會有奇跡出現。再說了,自己只是教他們一點淺薄的修煉法門,這個生意很劃算的。

  天險沒有找到生命之源並不出歷古魔君的意料,不過天險現在這個樣子來相認,卻讓他感到十分惱火。不管怎麼說,天險也算是自己的門下了吧,怎麼能這麼狼狽?雖然氣惱,但是歷古魔君還是准備救他。想到這裡,歷古魔君向著天險虛抓,然後另一只手對著五彩真龍一掌推出。

  天險被歷古魔君抓到了身後,與此同時,一道黑色火焰從歷古魔君手心向著五彩真龍射去。五彩真龍看了一眼射來的黑色火焰,不敢大意,一擺龍身,閃過黑色火焰的鋒頭,避過黑色火焰的衝擊。然後一個回身,一口向著那道黑色火焰的尾部咬去,一大半的黑色火焰讓五彩真龍吞入了口中。雖然吞了一大半的黑色火焰,但是五彩真龍也並不好受。那團黑色火焰吞入口中之後,它渾身一震,五彩組成的龍身也一陣搖晃。五彩真龍突然一張口,一團黑氣衝著另外那半道還未讓他吞完的黑色火焰噴去。這團黑氣以閃電般的速度追上了那半道黑色火焰,兩團能量相擊,頓時“轟”的一聲爆炸開來,黑星點點,向地下灑去。

  歷古魔君不敢相信地看著那條五彩真龍,剛才他還有些看不起天險,認為這家伙太沒有用了,讓一條能量形成的怪物(他不識得五彩真龍)追得那麼慘。而現在,他沒有了這樣的想法。他知道這能量形成的怪物真是太厲害了,自己的魔焰都對它造成不了什麼傷害。

  正在歷古魔君感到有些頭痛的時候,他驚喜地發現,那怪物居然退了回去,沒有再追過來。

  五彩真龍回到了李玄的體內,李玄頓感到精神一震。不過他也知道了一些信息,他明白了為什麼五彩真龍沒有再繼續追天險。是因為剛才歷古魔君的那團魔焰已經讓五彩真龍受了傷,只是五彩真龍的身體是由能量組成的,表面上看不出來罷了,它受到的傷是精神上的。

  五彩真龍的回歸也給了李玄一種很奇妙的感覺,李玄知道那是一種使用五彩真龍的方法,只是他現在可沒有心思去詳加學習。

  因為歷古魔君連番的攻擊手段無果,使他臉面丟盡,只恨不得把李玄抓來千刀萬剮,剝其皮、喝其血、啖其肉、啃其骨才能甘心。只是,不能打敗李玄的話,這些意願都只是妄想,於是他發動了新一輪的攻擊!

  歷古魔君的攻擊又開始了,不過這次他沒有再拿出什麼新式法寶,而是捏動了魔靈訣。霎時間,圍著李玄等人的“九星太陰凶門陣”開始了變陣。李玄心中也是一驚,“九星太陰凶門陣”自己是認得的,可以帶著三女一起趨吉避凶。可是這陣法一變,要是萬一變個自己也不知道的陣法,那可就麻煩了。這麼多不凡的魔器的攻擊,可不是自己可以擋下來的,鳳凰女王彩雲修為再厲害也不可能救得了自己三人。

  不能再等了,趁著現在歷古魔君變陣未完,這八十一件魔器組成的陣法威力也最弱的時候,李玄發動了五行輪的“收”字訣。五行輪即刻反轉,一道五彩的光芒向著虛空之中的法寶照去。一件正在變幻著位置的魔器被這道五彩光芒照了個正著,魔器帶著一聲凄厲的聲音掙扎了一下,就無情地被五行輪吸了進去.

TOP

第七集 第九章 先天法寶(上) 李無名

  “怎麼會這樣?!”正控制著變陣的歷古魔君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自己的一件魔器居然就這麼不見了。雖然這並不是他最得意的法寶,但是這些魔器也全是他辛苦收集來的,都是十分不錯的。這樣他才敢拿來封印鳳凰星,要不然整個陣法就會有漏洞。可是現在,居然讓人收去了一件!

  歷古魔君心情一亂,那剩下的八十件魔器也亂了,李玄見此情況正好混水摸魚,五彩光芒連照,又有幾件魔器讓李玄給收走。李玄使用五行輪是越來越順手,心中大喜,大嘆這五行輪真是好用,有了這件法寶,至少可以使那些沒有先天法寶的仙人和魔人們心有顧忌。

  一連收了十幾件魔器,李玄心中一動,既然這魔器能收,那魔人……應該說是那個魔君,是不是也一樣能被收進來?要是能把他也一齊收進這個五行輪中,那麼……嘿嘿……想到這裡,李玄調整了一下心情,控制著五行輪,突然打出一個印訣。一道五彩光芒閃電般照出,直指歷古魔君!歷古魔君心中一驚,要是被照著了那還了得,自己不是一樣會被收進去?!

  顧不得多想,歷古魔君一個急閃身,身子終於在五彩光芒照來的瞬間閃開。不過一只手臂被照射了一下,一種怪怪的感覺從手臂上傳來。歷古魔君暗叫一聲厲害,還未來得及查看傷得如何,就聽後面一聲慘叫傳來,然後一個人影從身後閃過,投入到了五行輪之中去,五彩光芒也跟著收了回去。是身後的天險讓五行輪收去了!歷古魔君頭上冷汗直冒,顧不得剩下的那些魔器,也顧不得被收去的天險,連忙飛到遠遠的位置,才敢轉身遙望李玄。

  逃遠的歷古魔君驚魂未定地看向李玄,見李玄沒有趁機追來,松了口氣,這才有機會查看自己的手臂。一看還好,自己的手臂還在,只是手臂上的衣物全不見了……這是怎麼回事?歷古魔君滿腦子的不明白……

  歷古魔君正想著,就發現怎麼又有五彩光芒了?啊!那是五行輪發出的光芒!李玄這人實在太陰險了,居然趁自己檢查傷勢的時候,再次發動了五行輪攻擊,要把自己收進去!

  待五彩光芒隱去,歷古魔君愣住了!原來自己還好好地站著,只是身上的感覺有些奇怪……

  李玄也愣住了,這歷古魔君怎麼還好好地站在那,一點事都沒有?如果說他有什麼不對的話,只是表情有些呆滯罷了。

  反應過來的歷古魔君立即在自己身上摸索起來,發現自己除了身上的衣服戰甲不見了以外,自己用魔氣制成的魔甲仍在,自己的身體也一點傷都沒有。難道那五彩光芒對自己和自己的魔氣沒有用?對了,一定是這樣的。

  剛才五彩光芒照在身上,歷古魔君也多少有些感覺。他感覺到那五彩光芒似乎是包含了五行屬性的信息,難道那光芒只能對五行屬性的東西才起作用?一定是這樣!因為那些被收走的法寶都是五行屬性的,就連天險,他雖然是修真高手,身上還帶著厲害的魔氣,可是因為仍未脫去凡胎,還是五行中的人物,所以全被五彩光芒一照就收了去。而自己……自己早已經修成魔君,已經是逃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人物了,怎麼會怕這小小的五彩光芒?想到這裡,剛才還怕得要命的歷古魔君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小子,你這小小的五行輪也想收我?真是太天真了。要知道本魔君可早已逃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了。哈哈……看本魔君怎麼收拾你!嘿嘿……”

  聽到歷古魔君囂張的話,李玄也很無奈,誰讓人家已經是魔君了呢?魔君是魔道中的頂尖人物,再進一步就是魔神了,這也算是他有囂張的本錢吧。對歷古魔君的話,李玄也只能聽著,同時准備著迎接歷古魔君報復式的攻擊。

  歷古魔君得意地大笑過後,正想對李玄發起報復,可是卻一時找不到報復的方法。再用魔器組成的陣法禁制對付他?這能行嗎?這些魔器可都是五行中之物,再送多少過去也是送菜啊,對李玄造不成傷害。這個難題可難住了歷古魔君。

  “夫君,這個魔頭怎麼傻傻的?”半天過後,歷古魔君還在想怎麼對付李玄,呆呆地站在那裡。這邊李玄身後的令狐小玉有些等不及了,小聲地問李玄。

  李玄好笑地搖搖頭,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歷古魔君沒有發動攻擊。不過,他知道這歷古魔君一點也不傻。

  鳳凰女王彩雲也有些急了,歷古魔君既然可以封印鳳凰星,而且還是魔道頂尖人物,不會那麼容易就放棄。他用這麼長的時間准備,發動的一定是驚天動地的攻擊。可是現在一點動靜都沒有,讓她心裡感到很不安。彩雲不由對著正在發呆的歷古魔君嘲笑道:“歷古老鬼,你用那麼長的時間准備攻擊,不會是想用封印鳳凰星的法寶來封印李玄吧?”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歷古魔君正想不到辦法對付李玄,彩雲的一句話卻點醒了他。對呀!自己手上現在是沒有好的辦法對付李玄,可是當年封印鳳凰星的九件壓陣法寶可都是先天材料制成的。對付李玄這個小輩,最多一件先天法寶就成了,而拿一件法寶下來,“絕天絕地封印天魔陣”的威力雖會減弱一些,不過影響也不大。

  想到這裡,歷古魔君口中開始念動咒語,手中也結成了印訣。天空中頓時魔氣大盛,黑雲遮天,天頓時暗了下來。

  見自己一句話引得這樣的效果,鳳凰女王暗罵自己烏鴉嘴。不過,她心中也有些期望。因為在鳳凰星被封印的時候,她曾蔔過一卦,卦像顯示“解鈴還需系鈴人”。她當時就想不通,歷古魔君既然要封印鳳凰星,他在沒有得到生命之源之前,怎麼可能解除這個封印的陣法呢?現在她一句話刺激得歷古魔君發動如此厲害的攻擊,只有一個解釋,這個攻擊一定與“絕天絕地封印天魔陣”有關。既然歷古魔君動用了“絕天絕地封印天魔陣”,那麼與當日的卦像也就接近了。只是不知道歷古魔君會怎麼把他自己的“絕天絕地封印天魔陣”給毀掉……

TOP

第七集 第九章 先天法寶(中) 李無名

  突然間天色大亮,是毫無征兆地亮了起來,照得鳳凰星上的所有人都睜不開眼睛。接著卻是災難的降臨,無數道閃電劈了下來,整個鳳凰星都受到了閃電的襲擊,被閃電所蹂躪。這閃電可不是天下蒼生所能抗衡的,無數的人、畜、植物失去了寶貴的生命。就連修行者們也不能幸免,站在那幾個山頭上一直觀看著這場打鬥的修真者、修魔者們,很多都在這一次閃電攻擊下失去了他們的生命……

  鳳凰女王彩雲見勢不對,連忙舉起“柔絲鳳盾”,幫李玄等人擋下了閃電攻擊。不過她也同樣很震驚,沒想到歷古魔君居然有如此威力的法寶,可以發出這樣大面積的閃電攻擊。剛才那陣電擊,就算是雷劫也不過如此,就是自己也不能做到如此大面積的攻擊吧,除非動用鳳冠。

  閃電攻擊過後,天空仍沒有暗下去,只見黑雲中有無數的電閃快速地移動著,並向著歷古魔君頭頂上聚集著。見此情景,李玄心中有些不安,閃電分散開都那麼厲害了,要是全聚在一起,那攻擊的力量真是不敢想像。

  “我們還是先避一避吧!”李玄向身邊的彩雲說道,並向著令狐小玉和小眉的身邊移動了一下位置。等會兒情況不妙的話,李玄准備拉著她們一起逃命。彩雲修為那麼高,應該不需要自己照顧的。

  “沒用的,這個星球都讓他封印了,你認為你們能逃得出去嗎?”彩雲搖搖頭說道。

  李玄有些惱火地反問道:“那你說怎麼辦?我們難道要在這裡等死?避得了一時是一時,總不能在這裡干等著雷電劈下來吧?”

  彩雲白了他一眼道:“我都說了沒有用的,就算你逃到這個星球的另一面,他發出的閃電一樣可以追到你身邊的。你可不要忘了,這是在他的陣法禁制裡。”

  彩雲說的話不錯,李玄也找不到理由反駁,只能低著頭想著應對的辦法。其實對李玄來說,自己死到無所謂,可是身邊還有令狐小玉和小眉呢,他一定要保全她們的安全。

  “不用怕,他的這件法寶叫‘雷鳴閃’,雖然是件不可多得的先天法寶,但是品級並不高……”突然,一個聲音傳到李玄的耳朵裡。李玄心下大驚,這周圍可沒有其他人,而且明顯不是彩雲說的,這是個男人的聲音,到底是誰呢?李玄轉眼四望,想尋找說話之人。看看到底是什麼人居然這麼大的口氣,說剛才那個可以放出範圍達整個星球的閃電的法寶“雷鳴閃”,只是個品級不高的法寶!

  “不用找了,我們可是有緣人。我說出我的位置,但你不要向這邊看,不要讓歷古魔君發現我的存在。要不然我不但幫不了你們,連我也會被歷古魔君再次殺掉的……我在你左邊的地面上。”那個神秘的聲音再次傳來。

  李玄聽了那人奇怪的話,有些疑惑,不過也沒有繼續尋找他的蹤影。看來也是一個歷古魔君的仇人,應該是自己的朋友。而這種傳聲的方式李玄是知道的,是‘神識同震’術,把自己的神識與想通話之人的神識同頻震動。只是這種法術自己是從烏極星便宜師叔那裡學的,學這種法術的人一般都是煉器高手,只有他們才能把神識運用得如此純熟。李玄也會這種方法,他試著問道:“你是誰?”

  那人明顯一愣,李玄能感覺到他的神識一陣震蕩。過了好一會兒,那聲音才再次響起:“你怎麼也會‘傳神術’?”

  “傳神術?哦,你是說這種交流方式吧,我會這種方法有什麼好奇怪的,你是奇門宗的人嗎?”李玄想會所謂“傳神術”的人一般都是煉器高手,在鳳凰星會煉器的應該只有最神秘的奇門宗了,所以他大膽地猜測道。

  “啊,你怎麼知道的?”那聲音顯得十分地吃驚。

  李玄笑了笑說道:“這有什麼奇怪的,你會傳神術,這可是只有煉器高手才會的,一般人不煉器誰去修煉這種法術啊?對不煉器的人來說純粹雞肋,你說是吧。”

  “你說得不錯,我叫惜明真人,現在是鳳凰星奇門宗的長老。還是不要說這些了,還是說說怎麼對付歷古魔君吧。”惜明真人也不再隱瞞,把自己的名字告訴了李玄。

  李玄聽著這名字感到有些熟悉,可是一時又想不起來,便也不再多想,還是按惜明真人說的,先對付歷古魔君才是正事。只是李玄對惜明真人的話有些懷疑,這歷古魔君可是魔界的頂尖高手,惜明真人最多不過是修真界的頂尖高手,根本就不在一個等級上,他會有什麼好辦法?李玄懷疑的是他的能力,倒不是對惜明真人對付歷古魔君的用心上有懷疑,所以有些好奇地問道:“剛才聽你所說,這‘雷鳴閃’並不怎麼厲害,那我應該怎麼應付呢?”

  “誰說這‘雷鳴閃’不厲害了?我只是說‘雷鳴閃’是品級不高的先天法寶,可並沒有說它不厲害。要是不厲害的話,剛才也不會死那麼多人了。”惜明真人糾正了李玄的話,並繼續說道:“‘雷鳴閃’是當年雷鳴老祖取自虛空之中的先天至寶,放在雷雲之下,經雷電洗禮萬年,吸納了萬年的雷電精華,可發出與劫雷相當的閃電。不過當年雷鳴老祖與弒天天魔大戰之時,這件法寶被魔氣所侵,落入了魔道之手,不知道怎麼會被歷古魔君得到,並用在了‘絕天絕地封印天魔陣’上。‘雷鳴閃’在鳳凰星上空的雲層裡,又吸收了千年雷電,恢復了一些威力,但是還沒有完全恢復以前的力量。要不然剛才那一下閃電攻擊,這個星球早就毀滅了。‘雷鳴閃’雖然厲害,但並不是無敵的。你手中的那個五行輪雖然只能對付五行之物,但是剛才我看你注入了你的五彩真龍之後,似乎可以吸收雷電,快……歷古魔君又要發動‘雷鳴閃’了,你先向五行輪中注入你的五彩真龍,等會兒歷古魔君再次發出閃電後,你就用五行輪吸他所發出的雷電!”

  李玄沒有多話,只是捏動靈訣,把五行輪調整到防御的位置,並再次試著發出一條五彩真龍。成功了,一條五彩真龍鑽入了五行輪之中,然後就只等著閃電的來臨了。抽空,李玄向惜明真人問道:“接下來該怎麼辦?你要怎麼幫我們?”

  “我現在還不能顯身,等會兒‘雷鳴閃’對你們無效,將再次激怒歷古魔君,他一定會再次取用‘絕天絕地封印天魔陣’中的先天法寶來對付你們。只要他再取一件陣中的法寶,那麼……嘿嘿……這個‘絕天絕地封印天魔陣’就有了不可彌補的缺陷,我就可以借機破去這個陣法。到那時,我們聯手打敗沒有‘絕天絕地封印天魔陣’相助的歷古魔君,也只是舉手之勞!怎麼樣?敢做嗎?”

TOP

第九章 先天法寶(下) 李無名

  “好!就這樣定了!”李玄聽到惜明真人的話,心想自己被困在這個星球也兩百多年了,正愁沒有出去的辦法,這個星球都出去不了,又怎麼找回家的路?所以現在的李玄是無論如何都會和惜明真人聯手一搏的。再說不搏也不行,歷古魔君可已經把他給記恨上了,下定決心要殺他而後快。現在他唯一的辦法就只有將歷古魔君打敗以求自保,這和惜明真人的計策目標一致,合作對雙方都有利,所以他立即同意了惜明真人的計策。

  兩人的話剛說完,一道紫色的閃電就從天上直劈而下。這紫電雖然看起來沒有剛才那些閃電那麼恐怖,但是李玄知道,這次的威力絕對比剛才那白色的閃電恐怖百倍。李玄不由抓住了身邊的小眉的手,要是五行輪一旦頂不住,他就好逃,現在可不是顧面子的時候。

  “轟!”的一聲巨響,這道紫色的閃電劈在五行輪上,炸開一片紫色的電火花。五行輪沒有完全抵擋住“雷鳴閃”的全威力紫色閃電,不過當穿過五行輪的那些余威不多的紫電繼續向下時,卻被一個布做成的盾牌給輕輕地擋住,而消散於無形。

  “歷古魔君是吧,你在干什麼呢?怎麼搞了半天拿了一件破損的法寶出來?要是一件完好的‘雷鳴閃’的話,我們現在也許真的敗了,可惜你那是件殘次品,哈哈……!”李玄檢查了一下五行輪,發現五行輪並無大礙之後,就按惜明真人的計策,嘲笑起了歷古魔君來。為了配合效果,他又再次悄悄向五行輪中注入了五彩真龍力,還把注入了五彩真龍力的五行輪拿在手中示威性地向歷古魔君揚了揚,並哈哈大笑,同時嘲弄地看著歷古魔君。

  歷古魔君此時手上正托著一個水晶球一樣的法寶,水晶球裡魔氣了繞,紫電橫行,還有一些紫色的閃電從水晶球中溢出來,很是漂亮。但是大家都知道,這漂亮的水晶球就是剛才發出了恐怖紫電的法寶,應該就是那件“雷鳴閃”了。“雷鳴閃”的威力之大,就是一般的仙人也抵擋不了它發出的閃電,實在是非常恐怖,絕不只是表面看起來的那麼美。

  雖然有“雷鳴閃”在手,不過歷古魔君的臉色一樣地很不好看。對付一個無名小子,一個連仙人都不是的後輩,居然讓自己動用了至寶“雷鳴閃”,而且這小子還在“雷鳴閃”的強力攻擊之下毫發無損,他還把“雷鳴閃”說得那麼不堪,這讓歷古魔君老臉通紅,暗罵自己怎麼把“雷鳴閃”給拿出來了,剛才不是知道了李玄的五行輪可以吸雷電的嗎?

  但是歷古魔君剛才也看到了,李玄他們雖然擋住了“雷鳴閃”,不過並不是李玄一個人的功勞,他的五行輪並沒有全擋住,最後還是鳳凰女王彩雲幫了忙。所以歷古魔君並沒有更換法寶,而是大量地聚集著魔力,並源源不斷地注入到“雷鳴閃”裡,准備著向李玄等人發動比剛才更猛烈的攻擊。其實他也並不是不想取出其他的先天法寶,只不過他也有苦衷。說到威力,這件“雷鳴閃”已經是他的法寶裡威力最大的了,其他的先天法寶並不比這件法寶更厲害,只不過是功用不同罷了。

  李玄心頭也不由有些叫苦,本以為自己的嘲笑會讓歷古魔君不好意思再拿“雷鳴閃”作攻擊了,誰知道這家伙還是用“雷鳴閃”,李玄可不敢保證這次還能擋得住,剛才要不是彩雲擋了那麼一下,自己就是不死也得脫層皮。

  彩雲此時有些暗怪李玄,不明白他干嘛要去挑起歷古魔君的怒火。在她看來,歷古魔君剛才一擊無果之後,說不定就會放棄再次攻擊,也許就走了。但現在歷古魔君卻已經再次把“雷鳴閃”祭了起來,又注入了無數的魔力,此後攻擊的威力真是不敢再想像。彩雲很是擔心,不由輕輕理了理秀發,手指輕觸頭上的鳳冠,鳳冠發出了微微的金色光芒,這時的她顯得聖潔而不可侵犯。

  “雷鳴閃”再次發威,一道紫黑色的閃電直劈下來,李玄早就把注滿了五彩真龍力的五行輪祭起在頭頂,希望五行輪能擋得住這新一輪的攻擊。不過李玄心裡還是沒底,第一次都沒有擋住,現在這道紫黑閃電可比剛才那道又強大得多了。

  這一次,五行輪又是只吸收了部分紫黑閃電,電芒再次穿透劈下,卻被一道金光在半途中擋了下來。金光是彩雲的鳳冠所發出的,紫黑閃電雖來勢洶洶,但在這金光面前卻好像一點威力都沒有。

  這麼一來,歷古魔君的震驚自不必說,就連李玄也不由有些吃驚。吃驚的是,彩雲有如此厲害的法寶怎麼不早點拿出來?此時五行輪緩緩落下,李玄接在手中,心中更是一陣叫苦,因為他發現五行輪居然已經破損了。這五行輪可是他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又是現在唯一一件可以用的法寶!

  雖然輕松地擋下了紫黑閃電,彩雲卻一點都不高興。她小心翼翼地把鳳冠從頭上取了下來,捧在手心,想看看鳳冠有沒有損傷。她的動作很輕很溫柔,似乎那鳳冠一不小心就會碎掉一樣。當檢查完並沒有損傷後,彩雲抬起頭來,怒氣衝衝地對歷古魔君大聲吼道:“老魔,快把你那垃圾收起來吧!如果沒有更厲害的法寶和手段你就快滾吧,不要再在這裡丟人現眼了!不但浪費了我們的時間,還殘害了那麼多的生靈,真是罪孽深重!”

  “你……你……好!我就讓你們見識一下我‘絕天絕地封印天魔陣’的厲害!”歷古魔君幾次攻擊無果,也有些發狂了。說完這句話之後,只見他身上突然黑光大盛,‘雷鳴閃’也飄在了空中,吸收著黑雲裡的雷電。誰都知道,歷古魔君正醞釀著更大的攻擊。

  李玄再次暗自叫苦,還來?五行輪可已經破損了,要自己拿什麼來擋?

  這時,天空中彩光閃閃……不多久……

  無數的飛劍落下,這些飛劍無堅不摧,無數的人死於飛劍之下……(天上下刀子了!)

  無盡的罡風吹起,那罡風比刀刃還利,無數的人被罡風吹成了肉塊,成了碎肉、血沫……

  無邊的樹木花草瘋狂生長,那些快速生長的樹枝藤條,卷起了它們身邊的人和動物,吸走了他們身體內的精華,被害的人和動物一瞬間成了一堆枯骨……

  這還是鳳凰星嗎?比地獄還恐怖的情景簡直讓人發瘋……

  難道是世界末日來臨了嗎?

TOP

第七集 第十章 惜明上人(上)

  歷古魔君在盛怒之下,發動了‘絕天絕地封印天魔陣’,霎時間就使得天變色,地崩裂;無數的山峰倒塌,還激活了無數的火山暴發;無數的河流洪水泛濫成災,也有無數的江河干涸斷流……

  情況越來越糟糕,看著這一切,鳳凰女王彩雲眼裡露出悲天憫人的神情,她雙目含淚,心想這一切會有多少生靈失去生命?那麼美麗的鳳凰星就將變成人間地獄。

  彩雲猛地抬起頭,怒視著罪魁禍首歷古魔君,大聲吼道:“夠了!歷古魔君,快住手,你難道要毀了聖星嗎?你就不想得到生命之源了嗎?”
  “啊……對,生命之源!”盛怒中的歷古魔君猛然醒悟,他看著腳下已經被他摧毀得差不多的大地,臉色也不由大變。其實,死再多的生靈他也不在乎,可是要因此使得鳳凰星滅了種,從而使生命之源絕了跡,這個責任他是怎麼也擔不起的,說不定還會有神來找他的麻煩的。更何況他自己也還需要生命之源呢。“這可惡的生命之源!”歷古魔君在心裡咒罵著。想到生命之源,歷古魔君真是又愛又恨。在他看來,都是生命之源的原因才使他發狂的,不但讓他浪費了千年光陰,還害了那麼多生靈的性命。他把現在殺死那些生靈的罪孽都歸到了生命之源的頭上,仿佛生命之源成了罪魁禍首。

  地面上的動靜已經漸漸地停止下來,天空中卻有九團光亮圍繞著歷古魔君,把歷古魔君襯托得那麼的威嚴。只是他的臉色卻一點都不好看,渾身的魔氣也使得他並不神聖,反而露出陰森森的氣息。他眼神古怪地盯著鳳凰女王彩雲,看了好久,才說道:“彩雲,把生命之源交出來吧。我想過了,最開始生命之源在那個小鳳凰身上,可是後來卻不見了。這裡除了你就是這個小子,他身上的東西雖然古怪了些,但是以他這樣的修為根本就不可能擁有生命之源。這麼看來,就只有你才可能得到生命之源……我也不多要,你只需要給我一百滴就夠了。”

  李玄此時正焦急地試著聯系惜明真人,可是連一點回應都沒有。李玄暗忖,這惜明真人的修為應該是不錯的,應該不會那麼容易在剛才那場災難中死掉了吧,怎麼沒有回應了?難道他剛才只是想看自己的笑話,讓自己去激怒歷古魔君,好讓歷古魔君發狂?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這個惜明真人可就太可惡了!

  現在歷古魔君把九件先天法寶都取了出來,雖然這些先天法寶繞著他在轉,看起來很威風,但是卻一點都不實用。此時,失去了九件鎮陣法寶的‘絕天絕地封印天魔陣’威力一定大減,正是破陣的大好時機,那個惜明真人怎麼還遲遲不動手呢?

  “你真是會作清秋大夢,要是我有生命之源的話,我會呆在這裡和你廢話?”彩雲這時感到有些氣苦,生命之源這麼神聖的東西,如果自己擁有的話,自己早就成神了,到那時還不一巴掌拍死你個歷古魔君,哪需要在這裡陪著你磨牙啊!想到這裡,彩雲偷眼看了看身邊一副心不在焉的李玄,暗罵歷古魔君真是有眼不識泰山,正主就在這站著,不知道找他要,偏要找上自己。心裡雖然這麼想,不過她當然不會說出來,歷古魔君畢竟不是什麼好東西,讓他得到生命之源只會使情況越來越壞。再說要是說出李玄有生命之源,那李玄的生命就沒有保障了,歷古魔君真的要找李玄麻煩的話,自己可保不住他。

  歷古魔君此時也開始有些疑惑,他再次仔細地上下打量了彩雲一番。的確,如果彩雲擁有生命之源的話,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是她的對手,哪怕是有‘絕天絕地封印天魔陣’相助也是無濟於事的。要知道,魔君和神雖然只是一步之差,但是實力卻是相去百倍的,而且有很多神技根本就不是魔君級別的人可以抗衡的。想到這裡,歷古魔君把目光集中到了彩雲身邊的李玄身上,他是除了彩雲以外唯一在場的人,而且他的靈力古怪,發出的五彩真龍也很厲害。還有,他持有五行輪這樣的法寶,那麼要說他得到了生命之源也不是完全不可能。歷古魔君於是冷笑著衝李玄問道:“小子,是你得到了生命之源嗎?”
  李玄聽到歷古魔君的話後,只是冷笑了一聲,卻不作回答。但他雖然表面上顯得很平靜,心裡卻鬧翻了天,暗罵惜明真人怎麼不見了,真是急死人了。看來現在不能再等他了,得想其他辦法才對,要不然歷古魔君眼看就拿自己開刀了。可是五行輪已經損壞,不能再用了,自己一件法寶都沒有,拿什麼去擋他?

  李玄正在著急,一旁的歷古魔君卻不知道李玄現在心裡所想,更不知道李玄的法寶已經損壞,他只知道李玄惹怒他了,而且李玄身上很可能有生命之源,那麼殺掉李玄則是下一步要做的事。因為只有殺掉李玄,他才可能從李玄那裡得到生命之源。他見李玄冷笑時就恨恨地捏動了魔訣,天上一團光芒轉動,落到他的手上,那是一個劍鞘,一個有著古樸花紋的劍鞘。手握劍鞘,歷古魔君冷聲問道:“把生命之源給我一百滴,我就放過你,怎麼樣?”

  見李玄不說話,歷古魔君揚了揚手,不過還是沒有攻擊,他又咬了咬牙,問道:“你給我生命之源,我可以拿東西和你換,你要什麼盡管說……這把劍鞘怎麼樣?你可千萬不要小瞧它,它叫做‘千刃’,可以發出無堅不摧的利刃……你不要給臉不要臉,如果你不答應的話,那麼你將是‘千刃’下一個要殺掉的人。”
  歷古魔君手中的“千刃”發出了幽幽的光亮,李玄的雙眼卻只盯著狂妄的歷古魔君,這種魔道中人會講信用嗎?李玄可不敢相信他,自己現在還不能完全掌控生命之源,也就是說還不能隨便收回送出的生命之源,如果把生命之源給了歷古魔君,那真的有可能釀成更大的災難。從他剛才眼都不眨就讓這個星球上的無數生靈遭受塗炭就可以看出,他絕不是善良之輩,李玄說什麼也不能答應。

  歷古魔君看了看李玄,又看了看彩雲,臉上陰笑,一揚手“雷鳴閃”紫光大盛,一道粗大的紫黑電芒射向了彩雲。彩雲完全沒想到歷古魔君會如此陰險,說要對付李玄卻來偷襲自己,無奈之下把鳳冠祭起,擋下了紫黑閃電。

  誰都沒有料到,歷古魔君一邊在用“雷鳴閃”對彩雲發出紫黑閃電,另一邊幾乎是在同時也祭起了“千刃”,只見上千把利刃傾瀉而出,全射向了李玄。

  電光火石之間,不容李玄多想,就算沒有法寶可以抵擋,自己也不能讓自己心愛的人受傷!他轉過身,不容分說地把小眉和她抱著的令狐小玉向遠處推開。歷古魔君要對付的是自己,只有把她們推開才能保證她們的安全……

TOP

第十章 惜明上人(中)  李無名

  “不……”發現李玄的意圖後,令狐小玉和小眉不約而同地發出了悲聲呼喊,都伸出手向李玄抓去,哪怕是死她們也要和李玄死在一起!不過距離雖然不遠,但對現在的她們而言卻是遙不可及的。

  推開了小眉和小眉懷中的令狐小玉,李玄全身真龍之力強行運轉,心中大喊“真龍戰甲”!

  一條威風無比的五彩神龍從李玄頭頂騰出,同時李玄身上五彩光芒強烈閃耀,一件古樸的戰甲浮出體表,戰甲上九龍游動升騰,與升空的神龍遙相呼應。

  就在此時,歷古魔君發出的“千刃”也堪堪襲到,只聽得“碰碰……”之聲,千把利刃擊得真龍戰甲連響,李玄被千把利刃衝得暴退,直撞在遠處的山地上才停了下來。

  “夫君!”

  “姑爺!”

  見到李玄被千把利刃擊飛,落在遠處山上,令狐小玉和小眉淚流滿面,撕心裂肺地喊著,飛奔了過來。令狐小玉雖然有傷在身,可速度卻一點都不比小眉慢,反而在小眉之前飛到了李玄身邊。

  此時李玄感到身上似乎被上千把利刃擊中,不過緊接著,一股暖暖的感覺流遍全身,這股暖流流過的地方頓感舒暢,那被千把利刃刺得不爽的感覺也隨之消失無蹤。

  “我沒事!”李玄一邊安慰飛來的兩女,一邊暗道這真龍戰甲真是出乎自己的意料,這麼多利刃都輕易地擋了下來。

  “你真的沒事嗎……”兩女淚眼朦朧地看著李玄,卻不敢相信李玄的話,都愣在原處。

  看見兩女不相信的眼神,李玄笑了笑,想從地上爬起來,以證明自己沒事。不過他又立即感覺似乎有什麼不對,身體怎麼重了那麼多?低頭一看,不由嚇了個半死,原來他現在身上插滿了利刃,雖來不及細數,但是這身上密密麻麻的像刺蝟一樣,沒有一千也有九百吧。

  被這麼多利刃刺中還沒事?李玄自己也有些不信,雖然說修真者比普通人的身體強悍許多,但是傻瓜也看得出來身上插的這些利刃也絕對不是普通的刀刃。這些可都是魔道中的殺人利器,隨便一把插在一般的修真者身上,其肉體和靈魂都會受損,元嬰也會消散,而自己卻一點疼痛都感覺不到,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李玄連忙伸手先把兩手上的利刃給拔了下來。令狐小玉和小眉見李玄拔下幾把利刃,卻一點血都沒有流出來,而且李玄的精神還很不錯的樣子,一點都不像是受了傷的人,於是也都伸手幫李玄拔起他身上的利刃來。只是看到她們小心翼翼的,生怕碰痛自己的樣子時,李玄忍不住笑了出來,惹得令狐小玉和小眉兩人大是不滿,不過看在他是個傷員的份上不跟他一般見識罷了。

  “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兩女一邊拔著利刃,一邊感嘆,這麼多的利刃插在李玄身上,他居然一點傷都沒有。同時她們也是感嘆李玄的真龍戰甲,因為她們發現,隨著一把把利刃被拔出,真龍戰甲上便五彩光芒連閃,然後戰甲上就一點痕跡都找不到了,宛如從來沒有受到過創傷一樣。

  “我都說沒事了!”李玄見兩女驚奇的表情,不禁有些得意地說道。

  “好小子,你的命還真大,我倒要看看你受得了多少‘千刃’!”李玄剛剛拔完身上的利刃,那個討厭的聲音就再次傳來。李玄抬頭望向天空,迎接他目光的卻又是快速飛來的千把利刃。

  這次身邊還有令狐小玉和小眉,要推開她們已經來不及了,李玄趕緊一個翻身,把兩女都擋在身下,准備用背部迎接再次飛來的千把利刃。

  “啊……”兩女被李玄抱入懷中以擋住千刃的同時,她們也都看見了飛來的“千刃”。看著滿天的“千刃”,她們都驚呆了。這樣密集的攻擊,根本就不可能躲得過去,只有李玄的懷裡最安全,他用他堅強的身體為她們擋住了所有的攻擊,兩女的眼淚又忍不住默默地流了下來。

  千把利刃所帶來的衝擊力是強大的,直把三人都撞進了地下。兩女在感到身體帶來的巨痛衝擊的時候,同時也想到李玄現在所承受的衝擊力是何等的驚人,她們都感到一種痛在心中漫延開來,並且這種痛比肉體上的疼痛讓她們更加難受。

  李玄卻沒有這樣的感受,他肉身強悍,這點衝擊根本算不了什麼。但他也同樣心痛,因為他看見了他心愛的人,被衝擊進地面時無意中露出的痛苦表情,還有她們那讓人心痛的眼神。李玄感受到了她們心痛的同時,也懊恨自己無用,此刻這種感覺強烈地衝擊著李玄的神經,使他的殺意迅速蔓延,直指背後的歷古魔君!

  “轟……”的一陣轟響,這次李玄背後飛來的千把利刃,被李玄無邊的殺意和強大的真龍之力直接彈開,飛離了他的身體。同時,李玄從地底彈射而出,令狐小玉和小眉也被帶著回到了地面。李玄卻沒有停留,一聲長嘯,飛向歷古魔君。

  李玄那雙帶著無邊殺意的眼睛直盯著歷古魔君,在空前的殺意之下,一招劍式在李玄心頭升起。他右手慢慢舉起,騰空的神龍化作一把五彩利劍在李玄手中形成,劍一入手,殺意更盛。

  歷古魔君見此情景心頭大駭,難道這是一個修真者的殺意嗎?就是自己見過的最愛殺戮的魔君級人物,也沒有這麼強烈的殺意!歷古魔君開始有了一種想後退的感覺。雖然歷古魔君心裡知道,李玄的修為很弱,他傷不到自己,這一點剛才已經證實。不過,歷古魔君卻不敢有一絲一毫的輕視,因為他本能地知道,李玄手中的那把劍一定能殺得了他。於是,歷古魔君急忙把九件先天法寶都收回到身邊,來全力防御李玄的這一招劍式攻擊。

  李玄默默地把劍舉到最高之處,這招劍式本是逍遙劍法中的一招“逍遙天下”,劍訣為:高舉長劍,擊歌天下,逍遙自在。可是此時李玄的劍意卻成了“逍遙天下,殺戮天下”!劍雖然逍遙,卻帶著無邊殺意;劍式雖然逍遙,但是氣勢卻殺意衝天。

  李玄的殺意還在不斷提升,突然天變色了,剛才還黑雲密布的天空,此時那黑雲已在殺意的衝擊之下全都消散開來,久違的陽光再次普照在了大地之上。

  歷古魔君的臉變色了,他只知道李玄的劍厲害,卻不想李玄還有這本事,光憑殺意就衝開了自己的黑雲。這頭頂的黑雲可不是普通的烏雲,那是他收集的一個法寶,被他布置在“絕天絕地封印天魔陣”之中,用來遮雲避日,以隱藏陣中各式法寶的位置,同時還有震懾敵人的效果。

  歷古魔君的臉色還在變,因為他忽然感到“絕天絕地封印天魔陣”似乎在漸漸地瓦解,已經有部分的法寶跟自己脫離了感應聯系,這是李玄的殺意造成的嗎?李玄真的有那麼可怕嗎?難道他是神,化身成普通修真者只是在戲弄自己?要不然以鳳凰女王彩雲那麼高傲的人物,怎麼可能會跟在他的身邊?而且自己剛來的時候,小鳳凰身上還有生命之源,可是不久後生命之源又神秘消失,那可是神的專有物,也是只有神才能收回的啊!自己怎麼就一直沒有想到呢?!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