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的用戶組別: 遊客[0級]
搜索選項 要有附件 作者搜索
搜索範圍
Dedo 論壇搜索系統
DC論壇影城 ad.vbox
香港易存網庫 [服務器租用|easyhost.com.hk] 域名 電郵 VPN 網頁寄存 快速穩定 雲端 Hosting Server 電話:(852)-21550486 / (86)-21-61979257 服務:[ 資訊, 電郵服務, 資訊網絡, 網頁儲存, 網頁設計, 網站設計, 網頁寄存, 網站寄存, 主機租用, 主機托管, 伺服器管理, 伺服器租用, 伺服器托管, 服務器租用, 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租用, 域名註冊, 網站地圖, 客戶優惠, 報章報導, web hosting, hosting, email service, web page design, web design, dedicated server, dedicated host, server management, server colocation, colocation, Virtual Host, MPLS, CDN, IPLC ]
返回列表 發帖
第九章

  孅孅醒來的時候,發現西門煚赤身同她並躺在床上,側身端詳著自己。  



  「醒了,就睜開眼!」見她濃濃的眼睫閃動,卻半天不睜開眼,西門煚嘶啞地笑著  命令。  



  孅孅兩眼閉得更緊,回憶起昨夜被他捉弄了好些回,孅孅的小臉就羞得暈紅,她說  什么也不敢睜眼瞧他!  



  突然,孅孅覺得自個兒下處被人用兩指掏弄,她嚇得立時睜開了眼。  



  「啊,你別又來了!」  



  她慌得扭身想避了開去,西門煚低笑著同她捉弄著玩,在被褥下一寸寸進攻,每回  刻意功敗垂成,讓她逃得片刻、才稍稍要喘息他又掏模上去……孅孅逃了幾次,後來知  道他是故意捉弄自己,小臉一垮,想起昨夜左右已經教他捉弄夠,索性也不再避了!  



  「怎么?這會兒終於醒了?」西門煚對著她咧開嘴,一只大掌平貼著她溼暖的下處  ,欲火熾烈地搓摩著。  



  孅孅臉兒羞透,她想埋起小瞼,卻無處可躲,只能同他面對著面。  



  想起每日早上李嬸嬸固定送飯來,她又急得想躲他。「你別、別這樣了,一會兒李  嬸嬸送飯進來了……」  



  西門煚展眉嗤笑。「怎么,妳怕羞?」故意問她。  



  「你讓我起來……讓我起來穿衣好不好?」孅孅眉心輕折,就怕萬一李嬸嬸進來時  撞見,她滿心憂慮地哀求他。  



  「怪了,」西門煚深濃的眸光半合,他像是自言又像自語地自問:「我怎么會沒瞧  出來,妳竟然是個處子?」  



  一聽見他的話,孅孅又是羞澀得不能自己。  



  「你放開我嘛……」她求著,西門煚無動於衷。  



  見自己苦苦求他,他卻始終不放,她只得側過了身,面向床堙A不去看他!  



  西門煚卻利用她側身同時,把她單薄的身子拉進懷堙A一手充滿佔有欲地貼在她腿  兒間,兩個人胸靠著背緊貼得嚴密合縫,他寬厚灼熱的胸膛,便這么貼著孅孅瘦弱的背  脊。  



  起初孅孅還有些微掙扎,可他沒有再進一步動作,況且她忽然覺得這個「窩」十分  溫暖舒服,便不再試圖掙扎,兩人就這么靜靜躺著,直過了好一會兒,彼此都不出聲。  



  「妳今年該有十七了吧?」過了半晌,直到孅孅已經舒服得快睡著時,西門煚突然  開口問她。  



  「嗯……」她直覺地回道。  



  「已經十七,又長得這般嬌傃誘人,卻還沒破花的小鴇兒?」他低笑,喃喃調侃:  「天香院的鴇嬤嬤未免太不濟事!」  



  他這番話調笑的話卻刺傷孅孅的心,她縮起肩膊,又開始抗拒他……感覺到懷中的  小人兒又開始抗拒,西門煚咧開嘴,熱唇沿著她雪白的頸線一路吮下滑膩的玉臂……「  已經天亮了,真的該起來了。」壓下心頭的刺痛,孅孅轉過身,推拒他赤裸、健碩的胸  膛。  



  「怕什么?就算教人撞見那又怎樣?」他狂妄地道,反倒翻身壓住她。  



  孅孅知道他向來放肆慣了,否則上回不會在李嬸嬸面前那么待她,可她卻一直記得  當時李嬸嬸臉上的表惰!  



  「我和你不同……你不怕教人撞見,可我、我……」孅孅話說了一半就再也說不下  去。  



  西門煚的表情略僵,半晌才伸出手,摩裟她憂鬱的小瞼。「有我,還怕什么?」  



  孅孅只管胡亂地搖頭。「你是你、我是我……」她話雖然說得不清楚,意思卻夠明  白………西門煚是男人,畢竟和她不同,西門煚可以不在乎,可她要承受的是世人的眼  光。  



  見她眼淚又快掉下,他胸口突然一陣悶痛。「別哭,往後只要妳再哭,我就即刻要  妳,不管附近有沒有其它人!」他威脅。  



  不許她哭,是因為不讓她教自己心痛。  



  一聽他這樣霸道的話,孅孅的淚反而一串串滴下來。  



  西門煚瞼色一僵,正要發作,房外元福的聲音適巧傳進來………「爺,汴梁有人來  訪。」  



  一聽汴梁二字,西門煚立即掀開鴛鴦暖被,翻身下床。  



  「我回來以後,不想再見到妳的淚,聽見沒?」他皺著眉,沉聲威脅。  



  孅孅別開眼,不言不語,也不看他。  



  見她挂著兩線淚痕小臉上微微倔強的神態,西門煚瞼色一僵,隨即拂袖而去。  



  直等聽到房門打開又關上的聲音,孅孅背過身去,默默地又流了許多眼淚………也  不知過了多久,房門又被打開,是李嬸嬸端了早點進來。  



  「  頭,快起來吃早飯了。」李嬸嬸以為孅孅還在睡,便開口喚她。  



  往昔李嬸嬸來她房堮氶A孅孅早已起身縫綴繡事,今日見她還躺在床上,李嬸嬸雖  然覺得奇怪,可也沒多在意。  



  悄悄擦拭了眼淚,孅孅強顏歡笑地轉身下了床。  



  「快洗把臉,先吃飯吧!」見孅孅下了床,李嬸嬸熱切走過來招呼。  



  孅孅不忍違逆李嬸嬸的好意,她洗了瞼、凈了手,乖乖走到飯桌前坐下。  



  「對了,有關妳那幅繡畫的事兒……」李嬸嬸想起了什么,順口提道:「近日西門  爺兒正忙著皇上指婚之事,沒空見我,不過爺兒或許明日就要動身回汴梁,今晚我一定  托元福總管把繡畫拿給爺兒,妳放心好了。」李嬸嬸道。  



  「指婚?」孅孅抬起瞼望著李嬸嬸,怔怔地問:「什么指婚的事?」  



  「妳不知道嗎?」李嬸嬸笑得好生得意。「皇上把濯王府的明月郡主指給了西門爺  兒,這事兒已經傳到了杭州,這可是咱們西門府的榮耀呢!」  



  一聽到「皇上把明月郡主指給了西門爺兒」這幾個字,孅孅的腦子媗F地一聲,頓  時她整個人全呆住了!  



  「我廚房的事兒還忙著,妳慢慢吃,一會兒我再來收拾。」見孅孅沒回答,李嬸嬸  以為她聽見了,便開門出去。  



  才剛拭幹的淚珠又流下眼睫,孅孅兩眼發直地瞪著前方……「妳都聽見李嬸嬸說的  了?」一道柔柔媚媚的女聲突然闖進來。  



  孅孅怔怔地轉過頭,起初她以為是李嬸嬸去又復返,沒想到竟然看到應苑兒……「  喲?才一句話就哭得這樣了?」她掩起嘴低笑,表面上柔柔媚媚的,心底卻恨透了孅孅  !  



  昨日西門爺兒沒上她的房,今早她問了侍候的丫鬟,才知道昨夜西門爺兒宿在孅孅  房堙I  



  這  頭臉色蒼白、瘦不拉嘰的,憑什么跟她搶男人?!  



  「妳來……妳來做什么?」孅孅聲音微弱,有氣無力地問。  



  皇上已經把郡主指給了西門煚?那他為什么還要對她………她的真不明白。  



  「妹妹,妳是聽見皇上把郡主指給了西門爺兒,所以心底難過吧?」應苑兒故意裝  著沒聽見孅孅的話,假情假意地問她。  



  孅孅答不出話,她怔怔地望著應苑兒,眼淚又流下來。  



  「妳真傻!」應苑兒嘆了口氣,幽幽地道:「西門爺兒是什么人,妳把感情博在他  身上,豈不是像把一顆石子扔進大海堙A無消無息嗎?」  



  「什么意思……」孅孅問她。  



  應苑兒撇嘴笑了一聲,模樣瞧起來,既無奈又傷感。「像西門爺兒這種人,先別說  他要什么女人就有什么女人!更何況他在汴梁城的權勢傾天,又豈是咱們這種出身高攀  得上的?我說,妹妹,如果妳聰明一點,就死了心,只要能跟在爺兒身邊過一天是一天  ,要有什么其它的想頭,甚或要爺兒愛妳那可真是癡心妄想了!」  



  應苑兒看出來孅孅的心情已經大受激蕩,便放意再拿話激她。  



  孅孅呆呆地瞪視著應苑兒,蒼白的臉上完全沒有血色,她只覺得心痛地近乎死去…  …「或者……」應苑兒察顏觀色,假意試探地道:「或者妹妹比我有志氣,不想留在西  門府堣]是可能的………」  



  「我出不去……他不讓我走……」孅孅喃喃地道,兩眼無神地瞪著前方,心底一片  死灰。  



  聽到這話,應苑兒的拳頭暗暗捏緊。  



  西門煚把她帶來杭州,卻從沒說過什么不許她走的話!  



  他對她的態度向來若即若離,只把她當成了可有可無的甜點,壓根兒沒著意放在心  上!  



  「妳想出去?」應苑兒臉上現出一絲詭詐的神色。  



  「如果能出去………」孅孅垂下臉,然後搖頭說:「可是我出不去……」  



  「妳要當真想出去,我可以送妳走!」應苑兒道。  



  孅孅倏地抬起臉問她:「妳可以送我出去?」  



  「當然可以。」應苑兒掩嘴笑,她眸光一轉,已經想到一條毒計。「不過得委屈妹  妹打扮成  鬟,我才能送妳出去。」  



  只要能把這丫頭騙出西門府,她立即會聯絡當地的三流妓館,把這丫頭賣到吃人血  、啃人骨的妓院,教她生不如死!  



  孅孅呆了呆。「只要妳能讓我出去,做什么我都願意。」  



  她不明白應苑兒為什么肯幫她,可她心底十分感激她。  



  「那……妳先在這兒等著,一會兒我讓我的丫頭先來替妳,妳換了她的衣服就到我  房堨h!」應苑兒道。  



  她能自由進出西門府,就因為西門煚從來也沒限制她,不許她離開他一步,他壓根  不會理會她要去要留,這也是應苑兒恨孅孅竟然比自己特別的地方!  



  孅孅乖巧地點頭,全聽憑應苑兒做主。  



  她單純的心思絲毫不知人心險惡,更不知道自己正被應苑兒算計著,一步步走進陷  阱……★★★  



  孅孅換裝跟著應苑兒身後,十分順利地出府,可才剛出了西門府,就碰上了剛回府  的元福總管。  



  孅孅怕元福總管認出她來,特意心轉過了瞼。  



  「應姑娘,妳要出府嗎?」孅孅聽元福總管問。  



  「是啊………」應苑兒回道。  



  除了西門煚,她向來害怕這個精明犀利的管家!  



  元福見應苑兒神色有異,背後的侍女又低著瞼、轉過身,鬼鬼祟祟的模樣,不知何  事?  



  他瞇起眼,不動聲色地道:「晚些恐怕要下雨,應姑娘如果一定要出去,最好早些  回來。」  



  「奴家知道了,謝謝元福總管的好意。」應苑兒笑著退開,轉頭跟孅孅道:「快走  吧!」  



  孅孅跟在應苑兒後頭,快步離開西門府。  



  元福總管站在西門府大門,直看到兩人走遠了,他才低頭在侍從耳邊嘀咕了幾句…  ……「是。」  



  那侍從領了命,即刻跟在應苑兒身後而去。  



  元福見侍從例落的身影消失在轉角,這才轉身跨進到西門府內。  



  ★★★  



  應苑兒先把孅孅安置在城外一間破舊的宅院,又付錢找了一個人看守,直到晚間,  一名打扮俗氣的半老徐娘來到這座毛子,要把孅孅帶走………「有人拿了十兩銀子把妳  賣給了我,妳這就跟我走吧!」  



  見到竟然是個這么標致的妞兒,鴇母不由得竊喜在心!  



  她那妓院不過是個上不了臺面的小妓館,幾時有過像這樣雪白粉嫩的小美人?這可  要樂壞了她!  



  事實上是她拿了對方一百兩銀子,答應把孅孅帶回妓院,好好折磨!  



  「妳說什么?」孅孅驚愕地問。  



  「我說有位姑娘用十兩銀子把妳賣給了我!」鴇母不耐煩地道。揮了揮手,要底下  人把孅孅架出去………「你們做什么?放開我啊……放開我……」  



  孅孅哭喊著,現下她才醒悟過來,應苑兒答應帶她出來全是假仁假義,應苑兒真的  把她賣給了妓院,兩名大漢把孅孅架上了馬車,一路駛向北轉,終於到達一間簡陋窄小  的妓院。  



  這間妓院不過是杭州鄉間的三流妓館,來嫖妓的全是些粗魯鄙俗的鄉下漢子,或是  殺氣騰騰的江湖豪客。  



  孅孅臉色慘白,看到這等景況,她心底一涼,終於暈了過去………★★★  



  當孅孅再度回恢意識的時候,只覺得床架左右晃動得十分厲害!  



  睜開眼,她看見自己署身在一處陌生的窄小空間堙A所有的記憶回到她腦海,她一  驚便從「床上」坐起來………「終於醒了!」  



  低沉、嚴厲的男性聲音冷冷道,孅孅眨眨眼,不敢相信……西門煚就坐在自己眼前  。  



  再看到他,孅孅沒有再被捉回的沮喪,反而像看見親人一般撲進他懷中放聲哭泣…  ……她知道他在生氣,可是她真的好怕好怕……現下她才知道,無論他待自己如何,她  壓根兒不想離開他!  



  西門煚原本要發作的脾氣,被她這么一哭,霎時全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氣的是,經過前晚的溫存,她竟然還想逃走,這次要不是元福機警,他可能永遠  失去了她!  



  生平第一回,他竟然有了「害怕」的情緒,而且竟然是為了這么愛哭的一個女子!  



  「對、對不起………」倒在他懷堙A孅孅哽咽地呢噥。  



  西門煚仰頭吐出一口氣,一見到她哭,他好象也只能認栽了。  



  「告訴我,為什么又想逃走?」把她抱到自己腿上,他俯下頭摩裟著她柔細的發絲  ,嘎聲問她。  



  「因為我聽說………皇上已經把郡主指婚給你了……」她喃喃地道。說到這兒,憂  愁的小臉又現出落寞的神情。  



  一直專注凝視她的西門煚,忽然咧開嘴--  



  「皇上把郡主指給我,所以妳吃醋了?」他調侃地笑道。  



  孅孅臉兒一紅,默默無語。  



  「傻瓜!」西門煚嘆了口氣,低頭吻她細白的額角。「宋帝隨便一指的女人,我就  要嗎?」  



  孅孅驚訝地抬起頭道:「你別亂說話啊!」她急忙掩住他的口,左右張望。  



  「你說這話,要是教皇帝知道了,可是要殺頭的!」  



  「殺頭?」他嗤笑,拉下她的柔柔膩膩的小手,送到嘴邊親吻。「我又不是宋人,  宋帝要殺我,可得先小心他自己的項上人頭!」  



  「你說什么?」孅孅怔怔地問他。  



  她不明白,他說他不是宋人是什么意思?  



  「我是契丹人。」西門煚平靜地道。授著往下說:「我的生母是大遼蕭姓族人,我  在遼國上京出生,一直到十歲上才來到宋國汴梁。」  



  雖然整個汴梁城早已眾說紛紜,憑空猜測的謠言滿天飛,但他從沒對任何人親口承  認過自己是大遼貴族的身世。  



  宋帝對於西門煚的身世和勢力卻心知肚明,除非宋帝想同整個大遼作對,否則宋帝  絕對不敢……他壓根沒膽殺西門煚!  



  何況汴梁的事,自有炎會替他處理。  



  「你是……契丹人?」孅孅驚訝地張大了小嘴。  



  無怪乎他的面目五官比一般人深刻俊美,原來他身上流著契丹人的血液。  



  「知道我是契丹人,妳還愛我?」西門煚調侃著問。  



  「我……我………」孅孅本想說,無論他是契丹人或宋人都不重要,可要是這么一  說,不就直接承認自己「愛他」了嗎?  



  「怎么?妳介意?」他仰起瞼,放松了手。「既然介意,那我就放妳自由吧!」  



  說著,他松手放開她--  



  孅孅心底一急,只好衝口而出說:「不是的,不管你是不是契丹人,都不重要啊…  ……」  



  西門煚轉個身,把她壓在床上。  



  「這么,妳是親口承認愛我了?」他邪氣地要弄她。  



  「妳、妳又騙人………」孅孅被他作弄得兩眼一紅,眼看著又要哭出來。  



  「別哭,不許哭!」西門煚急切地將她摟進懷中。「知不知道,每回一見妳哭,我  有多心疼?」  



  他的話像瞬間解開迷咒一般,孅孅的憂鬱突然一掃而空,快樂得像是全身沐浴在春  風堣@般,嘴兒、臉兒都在笑。  



  「你說的是真的?」她癡癡地問他,眉眼都笑。  



  「妳沒感覺到,我們現下在馬車上?」他突然遺。  



  西門煚這么一說,孅孅才發現到。她的心神全專注在西門煚身上,壓根沒注意其它  的事。「你要帶我去哪兒?」她問。  



  「回大遼。」他柔聲說出這三個字。  



  送劉後繡畫不過是個借口,這點元福也十分清楚。  



  事實上送給劉後的只是丁月香的繡畫,孅孅精心刺繡的那副繡畫,是要贈給北院遼  王的新婚賀禮………半個多月前北院大王耶律煬和一名宋女子成婚的消息驚動了整個大  遼,他能想象,一日自己把孅孅帶回遼國,不知又要替族人增添多少茶餘飯後的話題。  



  「回大遠?」孅孅眼中透出光彩。  



  她這一生中最遠只有在六歲那年同師父到過汴梁。遼國?那是她做夢也想象不出來  的地方!  



  「可是……」垂下頭,她想起師父。「可是我還沒找到師父……」  



  「放心,我會遣人替妳打探顏如意的去向,一有消息,就立刻告訴妳。」他承諾。  



  事實上他早已暗暗替她留意,而就在前幾日,在汴梁的探子才飛鴿傳信過來,顏如  意似乎在汴梁現身了!  



  不過這些還盡是不確定的消息,他暫且不讓孅孅知道,免得她空歡喜一場。  



  聽到西門煚的承諾,孅孅這才笑逐顏開。  



  「對了,你怎么會知道我在那堙H又是怎么把我救出來的?」倚偎在他溫暖舒服的  懷堙A她忽然想到便隨口問他。  



  「我說過,妳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他輕描淡寫地調笑,沒說出應苑兒被他留在那  間妓院堛漕ヾA以防嚇壞了她。  



  當時他雖然明知道孅孅沒事,他仍然瘋狂得想殺人,沒殺了應苑兒,只把她留在那  所三流妓院,已經是對她的輕饒。  



  聽到他這么說,孅孅的細致的眉頭又縮緊。「我逃不出你的手掌心,有許多女人也  逃不出你的手掌心……」  



  說著說著,眼淚又成串掉下來……「傻瓜,我答應妳,往後只有妳一個人『逃不出  我的手掌心  ,這總成了吧?」一看到她的眼淚,他完全投降,只能笨拙地替她抹去頰  上的淚痕。  



  「嗯……」孅孅又哭又笑。  



  西門煚沒輒地嘆息………只怕往後不止她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恐怕他也同樣逃不出  她的手掌心了!  



  ★★★  



  得知孅孅被西門煚拐走,西門別業這會兒人去樓空,天香院的鴇母氣得咬牙切齒!  



  隔了兩天,西門別業的元福總管遣人送來幹兩銀票,要贖孅孅的身。  



  鴇母氣在心底,明明知道孅孅一手蘇繡能替她賺到的何止這千兩銀子,可卻又不敢  不答應,只能怨嘆自個兒這回如意算盤打錯,簡直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全書完

  編注:欲知耶律煬和章含青的故事,請看純愛係列001……「契丹王的女奴」。

TOP

尾聲

  媛來是好玩!鄭媛有朋友來信說,看我的後記就像在跟我談天。  



  啊,真的嗎?  



  驚訝之餘,有一絲甜蜜,因為沒料到,竟然可以藉由文字,同你們這麼貼心。  



  看到淑芬美美的封面了嗎?  



  事實上,我知道淑芬近日忙於在日本、臺灣同步推出畫冊,早已經分身乏術,出版  社能夠突破困難力邀到淑芬的畫,足見誠意和用心。  



  我知道的是,在與淑芬接觸過程中,她對自己的每一幅作品都相當慎重,總是問行  不行、是不是這樣、需不需要再加些什麼?  



  瞧吧,這樣謙虛、這樣細心,我想這便是她成功的地方。  



  就因為大家都是這樣用心的結果,我們讓這本書得以最完美的姿態呈「獻」,讓彼  此加分。  



  此外,這一次出版精裝本是出版社的另一項創舉。  



  這是臺灣的羅曼史界從來沒有人做過的事,完全需要熱誠和決心,事實證明出版社  做到了,而且不惜成本,做得精緻、做得漂亮。  



  拿這一次精裝本的包裝盒來說,便是重資引進當前日本最流行的圖書包裝方式,就  連內附的小別冊都設計得精美用心,此外附贈的書箋還特別綁上貼心的小絲線………真  是感動啊!也是要從這樣小小的地方,才真正看得出來,一家出版社是否真的細心、專  心、用心。  



  向來我在創作過程中有幾近潔癖的堅持,也總要做出一點出人意表的事,才不會覺  得太過無聊,例如這一次大膽嘗試的精裝版小說,初始起因於出版社對我的承諾,終於  如願以償,還做得這般漂亮,不瞞你們說,除了心中一股志得意滿的舒暢感外,對於貼  心的『松果屋  ,更有許許多多莫以名狀的感謝。  



  另外,這一次出版社除了推出精裝書之外,同時全新改版,並同步推出『  SheKnew   



  網站,聲勢浩大,看得出旺盛的企圖心和抱負心,也不枉鄭媛蟄伏了這麼久,從「  四月的心情出走」,終於等到了「五月的傃陽天」,相信你們也等得挺心急了吧?  



  呵呵,老實告訴大家,之所以會從四月等到五月,除了封面改版、配合網站同步推  出之外,這其中還有一層「不可告人」的理由…………理由嘛,就是因為鄭媛不乖,拖  稿啦!  



  唉,我知道我錯了,我會努力,我發是五月「孅孅小妾」出版之後,六月立刻就送  上全新書寶寶,遲來的等待最美,別心急啊,嘿!  



  這次在精裝本附贈的別冊中,我和編編們擦出火花,大談電影、創作、女性主義、  X、Y、Z到e世代愛情,幾個女人聚在一起,閒談哈拉的部份居然露骨三級,可惜那是不  能讓你們聽見的限制級內容,所以全部消音處理,如果還有好奇、不甘心的,那就期待  下一回的別冊第二集,也許鄭某人會大發慈悲告訴你們,嘿!  



  不過要是以鄭媛一貫「事不過二」的好玩習性,期待別冊第二集可能有點困難啊,  哈哈!  



  透露一點,閒談的時候聽編編們說,貼心、可愛的『松果屋  ,把製作精裝書、全  新改版、推出網站……這些耗時費力的事,當成一項挑戰!過程中以嚴謹的態度經營,  無論呈「獻」的結果如何,都以好玩的輕鬆心情面對。  



  雖然還是一裸剛成長、等待茁壯的年輕鬆樹,但能這樣充滿韌性,讓人覺得朝氣十  足,讓也是其中一員的鄭媛我,身上好像也被注入了力氣,要跟著大夥兒一起搖旗吶喊  ,大喊加油!  



  怎樣?心動了吧?  



  也想成為『松果屋  的一員?  



  如果你有信心,在這堳O證必會跟鄭媛一樣受到禮遇,因為他們專心、因為他們貼  心。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