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的用戶組別: 遊客[0級]
搜索選項 要有附件 作者搜索
搜索範圍
Dedo 論壇搜索系統
DC論壇影城 ad.vbox
香港易存網庫 [服務器租用|easyhost.com.hk] 域名 電郵 VPN 網頁寄存 快速穩定 雲端 Hosting Server 電話:(852)-21550486 / (86)-21-61979257 服務:[ 資訊, 電郵服務, 資訊網絡, 網頁儲存, 網頁設計, 網站設計, 網頁寄存, 網站寄存, 主機租用, 主機托管, 伺服器管理, 伺服器租用, 伺服器托管, 服務器租用, 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租用, 域名註冊, 網站地圖, 客戶優惠, 報章報導, web hosting, hosting, email service, web page design, web design, dedicated server, dedicated host, server management, server colocation, colocation, Virtual Host, MPLS, CDN, IPLC ]
返回列表 發帖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一章

         (is...............................)=        「那赤心仙帝分明知曉,即便我魔界眾人與正心宗等派連手,也絕對不能傷害衛衡道友分毫,可他依然不顧衛衡道友戰後報復,執意蠱惑本座與他合作,可見正心宗等派必然擁有,足以應對衛衡道友的手段才是;而以天極、正心兩派的冤仇,衛衡道友在報復正心宗等派以前,怕也是無暇理會我魔界門派的。(好'愛'書手打章節http://www.is...............................)」一邊跟同伴交流意見,玄遠魔帝一邊在心裡認真思量道。

        在心裡陰聲冷笑了幾聲,玄遠魔帝不乏惡意的想到:「既如此本座何不順勢答應赤心仙帝請求,眼下我方可全部是魔帝高手來得,縱使圍攻天極宗不成,也容易在衛衡道友反擊下逃脫性命,卻是不會受到太大損傷的。

        至於等到仙魔大戰結束,衛衡道友報復我等的危險,難道天極宗在懲戒正心宗等派之後,還有餘力攻打我魔界各派的山門麼?」

        心中既已作出決斷,再加上能夠確認衛衡戰後很難威脅自家宗門,玄遠魔帝被迫同天極宗開戰的心情,可是因此著實愉悅了許多。

        不過考慮到衛衡神通實在強大,如非必要玄遠魔帝還是不願意過分開罪衛衡的。

         是以緊接著就見玄遠魔帝帶著滿臉的苦笑,看似十分不情願的對衛衡說道:「事已至此無論本座作為,也是無法左右此間局勢了,而我魔界眾位同道,亦必須跟道友廝殺一場。當然如果道友肯答應本座,立誓不再過問此次仙魔大戰,你我雙方這番衝突,總還是有可供轉圜的餘地的。」

        「若是憑藉正心宗等派。我仙界就可贏得此戰。本座自然會遵從道友吩咐行事,哪怕他們最終跟道友等人戰至平手甚至稍遜幾分,我天極宗上下也樂得清閒!可是在道友看來,以當前情勢有發生這等奇蹟的可能麼?」伸出手來肆無忌憚的指點著,遠處正心宗等派站立地方向,衛衡極其輕蔑地說道。(好'愛'書手打章節http: //www.is...............................)

        「要是仙界各派儘是這些隨意陷害同道的小輩,本座可以直接斷言,此次仙魔大戰我魔界穩操勝券!」即使對衛衡反問自己感到詫異,但是玄遠魔帝還是如實說出了心中判斷。就好像他根本不在乎,自己等人梢後還需要正心宗等派,配合他們圍攻天極宗似的。

         看著聽到玄遠魔帝回答,流露出或是不屑或是羞愧,神情各不相同的正心宗等派弟子。衛衡不由得感慨道:「想我天極宗終究是仙界門派來得,如若發現此次仙魔大戰,我仙界竟落得慘敗下場,本派弟子豈會有置若罔聞的道理?是以本座非是不願答應道友,實在是我仙界情勢,容不得本座就此安逸而已!」

        把衛衡這番豪言壯語聽在耳中,玄遠魔帝自是對衛衡心胸無比敬佩,可二人既是互為對手。玄遠魔帝便沒有縱容衛衡太過安穩的道理,能夠給衛衡添加些阻礙,對玄遠魔帝而言總是好事。

         故此隨即就見玄遠魔帝跟著衛衡話語,裝作異常好奇的模樣。繼續挑撥衛衡和正心宗等派關係道:「然則道友堅持己見的後果,便是連同門人弟子,在此受到仙界同道和我等魔界對手的圍攻,說不得天極宗還要出現些許傷亡,以道友為人怕也不見得。會甘心忍受這等奇恥大辱吧?」

        「少許不滿自然是有地。不過我天極宗又不會因為爾等圍攻,便遭受半分損失。所以本座根本不必理會正心宗等派作為的。」毫不理會隱藏在玄遠魔帝話語當中的威脅,衛衡只是無比驕傲的說道。

        早先便被衛衡即使在危急時刻,也不忘維護仙界尊嚴的言行折服,此刻聽過衛衡傲氣衝天地答覆玄遠魔帝,那些滿是熱血的各派弟子,卻是越發崇敬衛衡了。  .--I-S.c-N。

        眼見得這般景象,各派當中心志尚能夠保持冷靜,既沒有被衛衡刻意裝扮的姿態所迷惑,亦不甘心盲從師長的少數門人,立時便對自家師門聯合眾位魔帝,圍攻天極宗的謀劃失去了信心,原本就出現鬆動的各派陣勢,卻是越來越凌亂了。

        雖然私下裡欽佩衛衡心志,但是並不意味著,玄遠魔帝需要忍受對手輕視。是故聽到衛衡那番,隱藏有鄙薄眾位魔帝戰力的話語,玄遠魔帝登時冷笑道:「想不到道友竟有這般自信,兩廂對比本座倒是顯得妄自尊大了,既如此就請道友不吝賜教好了。」

        就在玄遠魔帝說話間,其餘眾位魔帝也在五龍妖帝的指使下,五六十人地分散開來,配合著正心宗等派的逐步進逼,斷絕了天極宗眾人的突圍道路,天空中的氣氛驟然緊張起來。

        無視兩方敵手帶來地威脅,衛衡和天極宗弟子,依舊氣定神閒的站立在當場。相比天極宗上下,赤峽仙帝五人便沒有他門這般沉穩了,看到己方情勢越發危急,五人臉色立時變得煞白。

         而赤峽仙帝五人之所以生出這等反應的原因,便是在於五人心裡清楚,自己終究不是天極宗門人,所以一旦廝殺正式爆發,維護自家門人尚且不及的衛衡,便無暇理會自己幾人了,而正心宗等派亦不會顧忌自己幾人生死,以免給天極宗留出更多的突圍空閒,所以自己幾人注定要陪同天極宗戰死門人,被各派陣法殺害了。

         正值赤峽仙帝五人驚恐不安之際,或許是不忍心再度傷害自家同門地緣故,隆玄仙帝突然叫道:「天玄師弟,你此前為了保全性命,可是不惜向天極宗揭示本派陣法變化地,無論你持有的藉口合適與否,但是違背門規總也是無可爭議地事實,如今你還在跟天極宗糾纏不清,莫不是要繼續對抗師門嗎?」

        如果天極宗和正心宗等派以及眾位魔帝之間,不存在即將爆發的戰事,隆玄仙帝此番話語,無非是在指責同門不肖罷了,委實不值得在意。

        然而當前三方戰事一觸即發,隆玄仙帝卻搶先訓斥同門,其中意味就需要深思了,至少天玄仙帝若是徑直承認自己錯誤,只要爭取到衛衡諒解,在戰前回轉悠遠宗陣營,總也可以臨陣逃脫性命的。

        此外即便隆玄仙帝斥責,只是給天玄仙帝帶來了逃生機會,可這等理由也是同樣適用於其它四位仙帝的,如果其餘三派掌門,比照隆玄仙帝作為行事的話,四位仙帝也自然擁有了逃生希望。

        因此聽到隆玄仙帝叫聲,四位仙帝就用無比熱切的目光,看向了自家掌門,顯然是盼望他們,挽救自己危在旦夕的性命了。

        得到隆玄仙帝提醒之後,雲山派掌門潛淵仙帝還有孤峰山掌門譚清仙帝的表現,確實沒有讓同門師弟產生絲毫失望,相繼喊出了類似隆玄仙帝的話語。只有正心宗掌門赤心仙帝,因為早便說過赤峽仙帝幾人罪不容誅,僅只默不作聲的站在原地,坐視三位盟友援救同門。

        得到師門救援固然是好,可是天玄仙帝三人想要安然返回,也還是需要徵求衛衡意見的。畢竟此前遭遇各派偷襲,三人可是仰仗衛衡庇護,方才得以逃脫性命的,因而如若衛衡不允許三人離開,或是惱羞成怒徑直將三人斬殺當場,外人也是無法指責衛衡。

        以衛衡那幾可比擬上界神人的本領,瞬間斷定天玄仙帝三人生死,似乎也算不得難事,至此三人心情頓時忐忑異常。

         霎時間包括天玄仙帝三人在內的無數道目光,便由此聚集在了衛衡臉龐,想要通過衛衡神情,判斷三人生死為何。可惜衛衡的反應卻使他們驚詫莫名,只見衛衡用極為平淡的語氣,面容沉靜的說道:「三位道友落在眼前這般境地,原本就是受到我天極宗牽連,此刻當然能自行決定去留,本座既是身為外人,又豈敢幹涉分毫!」

        以衛衡當前的身份地位,自是無須懷疑此番言詞是否屬實,可惜求得衛衡同意,只是天玄仙帝三人離開以前,所需解決的首要關礙,尚其他事宜等待三人打理。

         姑且不論衛衡大恩未曾報答,就同天極宗脫離干係的行為,會不會影響三人心境,以致耽誤三人不能成功渡劫飛昇神界,僅僅仙帝高手應有的尊嚴,也容不得三人做下這等事情,因而三人接著要做的事情,便是要為自己離去,給衛衡還有心下不安的自己,作出合理的交代了。

        經由前次默然接受掌門犧牲自己的決斷,便可以知曉在天玄仙帝心中,還是師門利益佔據上風的,而且天玄仙帝捫心自問也可以確定,要是自己仍舊停留在天極宗陣營,等到三方戰事再起,自己亦定然會幫助天極宗與自家宗門廝殺。

        是以品味過生平從未經歷的痛苦滋味,天玄仙帝還是毅然作出了,縱使日後心魔反噬,也決不可以同師門作對的決斷。

        當下就見天玄仙帝十分無奈的對衛衡說道:「掌門號令不可違背,本座今日也只好對不起道友了,不過本座既然有錯在先,此後我悠遠宗針對天極宗的所有事端,本座也就沒有臉面參與了,而且從現在開始,不管出於何等情由,但凡天極宗弟子當面,本座一概退避讓行。」
好文難求,用心發文者更難求.

TOP

正文 第四百一十二章

        (is...............................)=        雖然天玄仙帝今日得以在各派偷襲下保全性命,全賴衛衡及時出手將其救下,因此欠下衛衡好大人情。 ...............................

         但是天玄仙帝終究是當前四界頂尖高手來得,以這等身份即便是在各大門派的掌門跟前,亦無須表現出任何謙卑,相互間以「道友」稱呼也就是了,總也不會淪落到不問情由,凡是對方門下盡皆避讓的地步,否則非但悠遠宗會顏面受損,便是打壓天玄仙帝之人,說不得也要被外人指責的。

        此外如若天玄仙帝的承諾果真屬實的話,那麼無論天玄仙帝的身份地位怎樣超然,以後怕也沒有機會離開自家門了。

        畢竟只要衛衡尚未飛昇,天極宗便永遠不會面對道統斷絕的危險,天極宗弟子也可以在仙界肆意行走了。故此為了免除不經意間,遭逢天極宗弟子的尷尬,天玄仙帝又怎敢踏出悠遠宗山門半步?如此決定同在無形中,將自己永遠禁錮在山門又有何異?

        以仙帝高手的驕傲,天玄仙帝今日給出如此交代,倒也對得起衛衡的救命之恩了,縱然就此離開天極宗陣營,也不會受到他人鄙薄,至多是再也享受不到仙帝高手的待遇罷了。

        再者天玄仙帝既是身為仙人,便不能以世俗眼光看待了,而相對凡人除了自身實力以外,仙人可是沒有太多物件值得追逐的,在少數值得仙人在意的各種事務當中,聲譽臉面著實佔據了絕大部分。便是同性命比較也是不遑多讓。

        至於仙帝高手地名聲,更是經過了長達千萬年的磨礪,比自家性命還要看重許多。僅就無數年來小心維護聲名,所付出的辛苦而言,天玄仙帝許諾地,用以償還衛衡恩情的方式,或許還要超過衛衡給予了。  www.Is...............................

        正是清楚天玄仙帝付出的是何等代價,等到天玄仙帝話語結束,頓時便在各方陣營裡面,引起了一片嘩然。此前尚且為自家宗門毫無氣節,竟然連同眾位魔帝圍攻天極宗同道,感到憤恨異常的各派弟子。神情頓時柔和了不少,顯然是受到天玄仙帝影響所致。

        在天玄仙帝說話以前,衛衡也想像不到,天玄仙帝居然要這樣報答自己,是以聽到天玄仙帝言詞,衛衡心裡也是委實驚奇,因此各派弟子信念鬆動的場景,衛衡便在不經意間有所忽視了。

        想天玄仙帝能夠修煉到如今這般境地,心智才華也自然不是易於,既然覺察到了自己作為。能夠為自家宗門挽回聲譽,向來對悠遠宗忠心耿耿的天玄仙帝,就不會允許自己心血被外人破壞了。

        隨後衛衡發現各派弟子情緒變化,正要出言干預的時候,天玄仙帝已然搶在衛衡前面。先行就自己適才言詞,立下了極為嚴厲的誓言,登時斷絕了衛衡阻撓,正心宗等派士氣恢復地希望。

        等到天玄仙帝確認自己誓言,已然為上天接受。便不再發出絲毫聲響了。僅僅衝著衛衡略微稽首,隨後便轉過身來。向著悠遠宗所在的地方迅速飛去。

        而有天玄仙帝的事例在前,出身雲山派、孤峰山地兩位仙帝,即使不甘心自己餘生,只能侷限在各自山門,但是迫於此間形勢,以及對自家性命的愛惜,他們還是不得不倣傚天玄仙帝,使用惡毒語句立誓之後,相繼離開了天極宗陣營。

        至此適才在各派偷襲下,僥倖保存性命的幾位仙帝,就只剩下背負叛逆罪名的赤峽仙帝師兄弟二人,需要仰仗天極宗庇護,不敢挪動腳步回轉師門了。  .--I-S.c-N。

        用攙雜著羨慕還有嫉妒的眼神,目送天玄仙帝三人離去的之餘,赤心仙帝心裡可是明白,以赤心仙帝執掌正心宗門戶千萬年來,養成的強硬個性,僅只出於維護自己臉面的目的,也絕對不會收回,此前當眾強加給自己罪名的。

        所以赤心仙帝也懶得把逃生地希望,寄託在自家掌門身上了,只是十分平靜的對待天玄仙帝三人離開,並未生出任何事端。

         當然剛剛還在同病相憐的天玄仙帝三人,得以安然返回師門,自己卻即將面對,正心宗等派連同眾位魔帝的圍攻,想到這裡赤峽仙帝心中,終究是少不了感慨天道不公的。是故赤峽仙帝用來送別三人地目光裡面,存在些許敵視就難以避免了,而且其中嫉妒的成分顯得尤為突出。

        「無論赤心師兄如何編排,本座正心宗仙帝的身份,總歸是不容置疑的,故而稍候衛衡道友帶領門人突圍,本座若是來不及追隨,還是衝擊正心宗同門把守的方向為好。

        只要本座身邊沒有天極宗弟子,礙於千萬年地同門情誼,我正心宗門下也未必對本座痛下殺手,如此本座性命即可保全,至不濟也就是身上添加些傷患而已。」眼見得周邊情勢危急,赤峽仙帝也在用心計算道。

         抬頭看了看聲勢浩大地仙界陣營,赤峽仙帝不由得搖了搖頭,然後暗自嘆息道:「若非本座早就明了,我正心宗平素行事太過招搖,仙界各派心懷怨恨者數不勝數,要是貿然從他們身邊經過,難免不會拿本座發洩怒火,本座何必冒險跟正心宗同門發生接觸?以赤心師兄為人,可是難免不會吩咐同門,要他們在戰時斬殺本座的。」

        原本只是心下感慨,可是赤峽仙帝經過這番認真思量,便突然發現自己猜測,也未嘗沒有正式上演地可能了。

        霎時間赤心仙帝心情,立即變得無比慌張,隨即便咬了咬牙暗下決心道:「如果此次能夠逃脫性命,本座也不指望回歸師門了,尋處僻靜海域耐心修行便是,縱使缺乏各種用度,也要比被本派執法弟子四處追殺安穩許多!」

        就在赤峽仙帝因為天玄仙帝三人的離開,聯想到了自己處境極其不利,進而心裡滋生了諸多恐慌的同時,被他羨慕或是嫉妒三人,心情也不是赤峽仙帝想像的那樣美好。

        在衛衡刻意展示出來的,縱然受到玄遠魔帝威脅,亦要維護仙界顏面的豪情壯志襯托下,面臨危險不戰而逃的天玄仙帝三人,形象便有些不怎麼光彩了。

        因而即便各派弟子理解三人苦衷,可是迎接天玄仙帝三人的神情,也夾雜有少許惋惜,為同門不能在仙魔兩界無數高手面前,顯露他們堅毅不拔的風采感到遺憾。

        體會著自己周邊的怪異氛圍,縱然三人可以確認,自己眼下處在安全境地,但也在剎那間生出了滿腔憋悶。若非三人心裡還記得,三派掌門及時挽救自己的恩情,只怕他們便不是現在的相對苦笑,而是衝到各派陣前,為維護天極宗安危奮勇廝殺了。

        看到拯救幾位仙帝的事件最終解決,正心宗等派也開始步步進逼,準備繼續圍剿天極宗,此前以絕頂神通壓制眾人的衛衡,也品嚐到了戰友背離的滋味,玄遠魔帝心下便不免有些得意忘形了。

         這時就見玄遠魔帝絲毫不顧,隱然為眾人此行首領的五龍妖帝心情,只是極其囂張的說道:「衛衡道友以眼下這般情勢,你便是後悔早先不答應本座勸告,也來不及挽回敗局了。想不到今次仙魔大戰,居然是以我魔界同道聯手仙界門派,共同圍攻身為仙界大派的天極宗為開端,本座想來實在古怪?」

        「道友心思還是用來防備本座突圍好了,如若不然一旦我天極宗上下,輕易擺脫諸位糾纏,順利返回長洲山門,道友臉面怕也不會好看!」聞聽玄遠魔帝嘲諷,衛衡只是冷笑道。

        聽到衛衡話音果決,玄遠魔帝立即醒悟,自己適才顯是舉止失常了,當下便示意眾位同伴,要他們用心提防天極宗弟子的拚死突圍。可是緊接著衛衡與其言詞毫不匹配的作為,就讓玄遠魔帝驚奇不已了,只是在心底懷疑自己此番是否有些過分謹慎?

         無怪玄遠魔帝對衛衡行為感到詫異,實在是衛衡表現太過古怪的緣故,只見即便天極宗眾人的身形,被眾位魔帝和正心宗等派徹底包圍,可衛衡依舊沒有流露出,帶領弟子突圍的意向,只是在眾位弟子的圍攏下,背負雙手靜靜站立在當場,觀其神情就彷彿捨不得犧牲門下任何弟子,要保護他們直到自己氣力衰竭一般。只是衛衡這般抉擇的結果,便是天極宗弟子必須戰死大半了,反不如倚仗衛衡神通,護衛同等數量的弟子,徑直突圍來得安全。

        由此把衛衡表現出來的頑固看在眼中,兩界高手無不震驚,某些領教過衛衡本領,被衛衡驚嚇過甚者,更是在恍惚之間感受到了,不知是否存在的,躲藏在衛衡作為背後的絲絲殺機了。

        好在衛衡這番做作,並沒有維持太久,等到天極宗眾人完全陷入到,正心宗等派組成陣勢的打擊範圍,眾位魔帝也配合著斷絕了,可供天極宗眾人逃生的所有去路,衛衡便好像從夢中警覺也似,開始著手應對兩方圍攻了。
好文難求,用心發文者更難求.

TOP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三章

        (is...............................)=        相比以前只是倚仗法力凝練,硬撼對手的強勢,眼下被對手殺氣「驚醒」的衛衡,神態委實發生了極大變化。  .--I-S.c-N。

        只見衛衡此刻的面容,非但因為嘲諷兩方勢力自不量力,膽敢圍攻天極宗的輕蔑,在不知不覺間浮現出來的,一絲彷彿得意也似的微笑映襯下,變得柔和了許多,便是衛衡用來應對兩方勢力圍攻的招數,也顯得輕巧以及奢靡了。

        看到衛衡神情鬆動,兩方勢力自是無比緊張,不過當他們使用神識,在戰場周圍搜尋多次,並未探查到任何異常後,就只當是衛衡好戰成性了,幾乎沒有人相信衛衡笑容背後,果真隱藏有陰謀詭計的。

        聯想到衛衡當年只有仙君修為,就敢與正心宗結仇的狂妄行徑,如此解釋倒也不是毫無根由,只是眾人心中卻有輕微陰霾,總也是揮之不去。

        其實衛衡此刻之所以面帶喜色,的確不是兩方勢力想像的那樣簡單,不過也不能就此視做,衛衡成功算計了兩方勢力,僅只是衛衡突然發現,自己利用仙魔大戰引發兩界戰事的機會終於到來,想要將早先謀劃,付諸實現的徵兆罷了。

        對手即將落入自己圈套尚且不知,依舊同如痴傻般的向天極宗陣營逐步逼近,眼見得這般景象,無怪衛衡會放任情緒外洩了。

        沒有理會兩方勢力做何感想,衛衡只是輕輕舞動衣袖,以無比優雅的姿態,向周圍肆意揮灑著,隨身攜帶的極品仙晶,瞬間便有數千萬枚,被衛衡丟在空中。

        把衛衡作為收入眼中,兩方勢力可是盡皆驚詫,不曉得向來以窮困示人的天極宗。究竟是在什麼時候,積攢了這般豐厚的身家?身為天極宗掌門的衛衡,又是基於何等心情,無端揮霍足夠天極宗消耗多年的用度?

        不過圍剿天極宗眾人的戰事,已然是一觸即發,兩方勢力卻是沒有多少心思,去考量衛衡何以有今日這等作為的,僅僅是出於對衛衡神通地恐懼,兩方勢力逼迫天極宗的腳步。(好'愛'書手打章節http://www.is...............................)變得緩慢不少罷了。

        然則眼下仙魔大戰業已爆發,在除去作為兩方勢力共同威脅的天極宗之後,眾位魔帝同正心宗等派。就要為維護仙魔兩界的顏面,再度掀起一場廝殺。

        是故儘管心下畏懼衛衡,但是因為不願在將來對手面前示弱的想法,兩界中人也只是放慢步伐而已。其他無論眼神還是舉止都絲毫不失堅定。

        對於兩方勢力的反應,衛衡並沒有流露出,任何滿意或是失望的神情,只是趁著眾位魔帝以及正心宗等派,尚未發動針對天極宗的攻勢之際,又將一塊拳頭大小,隱約有奇異光彩四下流溢,周身密密麻麻的刻畫了,無數道玄妙劃痕地透明晶石,輕飄飄的丟了出去。

        待得晶石離開手掌。衛衡隨即便用即使仙人神識也難以捕捉的速度,飛快掐拿出了幾道法訣,緊接著衛衡略微彈動手指,就將剛剛完成地法訣送到了晶石身上。

        受到法訣效力催發,晶石登時釋放出了耀眼光芒。連帶著掩蓋了天極宗眾人的身形,放眼望去儘是奪目亮光,根本看不到尚有五百餘人身處其中。

        以衛衡神通既是要應對兩方圍攻,自是不會使用僅能掩人耳目的招數,眼前晶石釋放出來的白光也不例外。

         當下便見在晶石光芒迅速擴散。(好'愛'書手打章節http://www.is...............................)轉眼間就將那數千萬枚極品仙晶包裹在內。爾後衛衡事先拋出地那數千萬枚極品仙晶,就彷彿受到無形的力道牽引似的。迅速停止了向下滑落的勢頭,靜靜的懸浮在了空中,任憑天空中吹過的風力如何迅急,亦不見有任何挪動。

        或許是因為釋放光芒的時候,速度過於兇猛的緣故,就在仙晶停在半空的同時,晶石色彩也變成了通體黝黑,根本看不到分毫光鮮。

        而在晶石變黑之餘,原本刻在晶石上的條紋,卻不曾改變顏色,始終保持著透明,如同浮現在晶石表面一樣,與黑色晶石相互映襯,看上去煞是詭異。

        一經出現便取得如此成效,任誰也知這枚晶石,便是衛衡將要施展出來地神通的關鍵了,隨後發生的事情,亦果然證實了晶石的作用。

        這時只見晶石當空轉動起來,飛速旋轉了幾圈,就把釋放在外的光芒盡數收回,好在晶石色彩此時並未恢復,倒不致使人懷疑,適才那極其刺眼地光芒是否存在的。

        既然自身受到晶石控制,眼下晶石陡生變故,那數千萬枚極品仙晶,也自然要配合呼應了。幾乎是在晶石自轉的相同時刻,此前停在空中的極品仙晶,便紛紛向著晶石所在的地方投去,隨即就圍繞晶石,結成了一座法陣,其軌跡跟晶石條紋顯是如出一轍。

        見陣勢剎那成型,衛衡也跟著放出了,自己親手鍊制地神劍「無鋒」。

        依照衛衡心意「無鋒」憑空分化為十口,略微抖動就帶著衛衡灌輸在劍上,用以激活陣勢地法力,分別插在了上、下、東、西、南、北、東北、東南、西北、西南十個不同方位,成為這座花費衛衡數千萬枚極品仙晶,價值頗為昂貴的陣勢地陣眼了。

        在陣勢架設完畢之後,周邊的天地靈氣立時紊亂異常,連帶戰場景象亦歸於黑夜,星月高懸驕陽退避,把自帶有微弱光亮的仙晶襯托得分外璀璨,好像滿天星斗正在守護天極宗眾人一般。

        受眼前這等瑰麗景象吸引,各派弟子心中立即便為天象突變感到異常恐慌,只有部分佩服衛衡豪氣的,在私下裡大聲喝彩,不住稱讚衛衡法術神奇,渾然忘記了不久以後,自己便要跟天極宗眾人見陣廝殺。

        此刻陣勢開始發揮效力,從天上或隱或現的星辰,立時垂下了無數道凝練星光,直照在組成陣勢的仙晶身上,總共數千萬枚極品仙晶竟無一遺漏,而由星光帶來的肅殺氣息,立時在戰場瀰漫開來,縱使仙帝高手也要暗自運轉功法,藉以驅除心頭驟然出現的冰冷寒意。

        要知道在當前仙、佛、妖、魔四界,如果要獨自佈置一座威力尚可的陣勢,可不是輕易就能完成的,且不說所需器物極其龐大,一時間很難拼湊整齊,便是有充足材料,也要有諸如擺放位置得當與否,灌輸法力的順序是不是正確,以及天時氣運等等瑣碎事宜需要應對。

        是以在衛衡拋灑仙晶的之際,聚集在戰場裡面的,仙魔兩界的眾多高手,根本沒有人想到過,衛衡此舉乃是在佈置陣勢,只以為衛衡要借用這些仙晶,施展某種聞所未聞的法術罷了。

        鑑於衛衡幾可比擬神人的強大實力,還有天極宗那堪稱貧瘠的物產,兩方勢力自是用不著懷疑,衛衡所要施放的法術,會不會給己方陣營造成太大殺傷。對此兩方勢力小心防備唯恐不及,又怎會有破壞衛衡手段的想法?衛衡方才得以順利佈陣,就是仰仗這般原由了。

        隨後待得晶石發出白光,兩方首腦更是確認了自己猜想,於是便不約而同的約束同道,暫且擱置逼迫天極宗眾人的想法,以免在行進途中遭受衛衡暗算。

        僅有的作為便是站立當場,在等候衛衡打擊的同時,心裡通過白光散發的威勢,判斷衛衡法術威力如何,無形中兩方勢力就將引發戰事的主動,轉交給衛衡掌控了。

        可是等到白光退卻以後,兩方勢力並未看到自己想像中的,出自衛衡手筆的強大法術,而是衛衡倉促布成的陣勢,這便使得兩方首腦憤恨不已了。然則眾人心裡縱然惱怒,但他們對衛衡的懼怕,仍舊是刻骨銘心的,怎會以為衛衡擺出的陣勢毫無威力?

        再則先前陣勢引動漫天星光,給兩方勢力帶來的震撼,卻也是顯而易見,好不容易才趕走影響,這便導致兩方勢力越發不敢發動攻勢了,由此戰場情勢頓成僵持。

        最後還是自持有佛界援手,哪怕傷害天極宗些許仙君弟子,也能在戰後倚仗自己功績,以及仙佛兩界各個門派的壓力,同天極宗講和的赤心仙帝,向門下弟子發出了,攻打天極宗的號令。

        聞聽自家掌門發話,正心宗眾多弟子焉敢違背?趕忙向所結成的正心宗陣勢輸送法力,不多時便有一道近乎實質的青色光束,脫離了正心宗陣營。

        考慮到衛衡神通了得,赤心仙帝事前也不曾奢望,自家門人傾力一擊,便可打破衛衡親手佈置的陣勢。因此正心宗這記法術,還是以極具試探意味居多,可是很難給陣勢造成太大破壞的。

        只不過任憑赤心仙帝怎樣看待天極宗陣勢,也沒有想到自家宗門釋放出去的法術,居然連影響陣勢運轉的效果都不能取得。道青光同陣勢剛發生接觸,就憑空消散開來,便是赤心仙帝想要借此分辨,陣勢威力如何的心思也無法達成。
好文難求,用心發文者更難求.

TOP

正文 第四百一十四章

        (is...............................)=

         此番正心宗用來攻打衛衡陣勢的法術,即使以試探意味居多,但也終歸是正心宗眾多弟子聯手釋放的,威力如何自是可想而知。  .-- I-S.c-N。然則衛衡硬是憑藉眼前這座,倉促間佈置完成的陣勢,輕易擋下了正心宗法術,效用就不是尋常仙家手段便可達成了。

        其實當前衛衡所使用的手段無他,不過是衛衡當年在聚窟洲,由其師尊頡倉胥親自傳承的,被上古煉氣士喚做「瞬息成勢」的法門罷了。

        此法既是不屬於仙家法術的範疇,威力也同樣不能遵照常理估量,有這等因由作祟,試問赤心仙帝探查陣勢根底的心思,又怎會有順利得逞的可能?

         正因衛衡使用的居然是上古法門,適才衛衡在佈陣時,就無須像尋常仙人那樣,無論是擺放仙晶,還是灌輸法力發動陣法等,足以影響到陣勢威力的瑣碎,都必須小心在意的地步了;即便耗費的時間也只是剎那光景,根本沒有他人動輒便要花費數年的煩惱,臨陣對敵著實落得極大方便。

        由此仰仗上古法門帶來的種種好處,加之衛衡所布陣勢亦實屬了得,縱然衛衡陣勢面對的法術,乃是集合正心宗眾多弟子法力,亦能夠毫無痕跡的抵消化解了。

        只可惜衛衡從前給兩方勢力造成的震撼,也實在是過於頻繁了,竟使得看到正心宗法術被衛衡陣勢抵消後,仙魔兩界無數修士,沒有一個人感到意外,便是鋒芒受挫的赤心仙帝,也可以不動聲色的指揮弟子,再度施法攻打天極宗眾人。

        否則衛衡或許又有機會。利用對手驚魂未定,趁勢衝入敵方陣營,進而收取不少斬獲了。  .--I-S.c-N。

         既然衛衡陣勢難以探究,自以為人多勢眾,足夠打壓任何變數的赤心仙帝,也就懶得為此耗費心力了,轉而認真引導正心宗弟子圍攻天極宗眾人。這便導致正心宗的後續招數。要比先前強大許多,再有其他門派發動自家陣法,配合正心宗行事,衛衡陣勢所要承擔的壓力立時平添百倍!

        當下就見在衛衡陣勢營造出來地,黑色夜空映襯下,由各派法術幻化而成的,白金色的無數支細小刀劍;青綠色的參天大木;湛藍色的葵水陰潮;幾欲燒透天際的紅色火焰;土黃色的山嶽巨石,還有陰陽二氣相互交織地混沌印訣,各自閃爍著絢麗光華。輪番撞擊著衛衡陣勢,其聲勢可謂燦爛異常,在外人看來亦不免有賞心悅目的感覺。

        然而任憑正心宗等派攻勢如何猛烈,衛衡陣勢總有變化應對,或是使用更為凝練的星光正面硬捍;或是結成層層星幕逐漸抵消;或是道道星芒交織成網,先將對手法術盡數包裹,然後再切割分裂,迫使受其引發的天地靈氣最終消散……

        相比正心宗等派門人弟子,不停向各派陣法灌輸法力的辛苦。衛衡只是神情自如的站立當場,至多是不時丟出幾塊仙晶,藉以替換承受對手太多打擊,要麼已然出現破損,要麼蘊藏靈氣消失殆盡的部分;或者針對敵方招數,順便指點弟子而已,其境況自是輕鬆愜意。

         把衛衡隻身抵擋各派法術,且並未流露出絲毫疲憊的姿態看在眼中,正心宗等派眾多弟子,無不認為遭受了莫大羞辱。俱是狠命將自己法力送向自家陣法,即便各派那些暗地佩服衛衡氣度的弟子,也因為被衛衡輕視,在心底裡面產生地憤慨,大改自己散漫作風,轉而變得積極起來,各派攻勢頓時煊赫不少。  w-w- w.--I-S.c-N。

        就在正心宗等派法術越發強大的同時,原本分散各處準備攔阻天極宗眾人逃亡。不曾真正出手圍攻天極宗的眾位魔帝,也出於見不得衛衡太過清閒的心思,悄悄使用自己最為得意的手段,加入到攻打衛衡陣勢的行列當中,魔器法術相互呼應。倒是頗為張顯出幾分聲勢。

        只是即便有眾位魔帝悍然參戰。衛衡更換破損仙晶的速度,也僅僅是略微加快。想要將陣勢徹底,在兩方勢力眼中,尚且是不可想像的事情。

        眼見得兩方勢力處境狼狽,玄遠魔帝不由得暗自感慨道:「早知衛衡道友會以這等方式,抵禦我等眾人與正心宗等派的圍攻,本座先前就不應該逼迫衛衡道友當場立誓,直接放天極宗眾人回山好了,也省得受到仙界各派連累,平白遭受一番羞辱。」

         輕輕地搖了搖頭,隱藏在眾位魔帝當中,身為衛衡舊交的五龍妖帝,也在心裡發出了,同玄遠魔帝相似的嘆息,「想不到衛衡道友在回山以前,還要設計羞辱我等,如此行徑忒也小氣!只不過依照現在情勢,我等還是委曲求全來得穩妥,總好過衛衡道友惱羞成怒,在日後戰事放手屠殺魔界後輩。」

        想五龍妖帝此次仙魔大戰,加入魔界陣營的原因,無非是為了印證自身修為,既然清楚自己實力遠遠不是衛衡對手,五龍妖帝又怎會拚死維護魔界臉面?

        所以縱使五龍妖帝明知,若是借助自己從未暴露在人前的天神器,說不得就能挽回兩方勢力的頹勢,但是沒有理由為魔界效死的五龍妖帝,還是選擇了靜觀其變。

         兩位首領不曾作出決斷,儘管眾位魔帝心下覺得無比羞愧,但也只好厚顏堅持了。不過眾位魔帝毫無怨言,並不意味著仙界各派的意見也會統一,待得組成衛衡陣勢的仙晶換過兩輪,交戰時間也過去數十日之久,正心宗等派終於對在破陣無望的情勢下,是否繼續圍攻衛衡陣勢產生了異議。

        這時只見孤峰山譚清仙帝眉頭緊皺,有些焦急地借助神識,向隱然為己方首腦的赤心仙帝傳話道:「天極宗陣勢果然厲害,依本座淺見此次連同魔界勢力,打擊天極宗的謀劃,我等還是暫且擱置,就此放天極宗眾人離去好了。」

         有鑑於前次暗算天極宗眾人,隨同天極宗出戰的四派仙帝當中,除卻提出偷襲意見,並且威逼利誘迫使各派同意的正心宗以外,便只有孤峰山有仙帝高手因此陣亡,所以譚清仙帝的建議,在孤峰山得到赤心仙帝早先許諾的,只待成功整合四界,便給予的相應回報之前,赤心仙帝卻是於情於理,也不敢有任何怠慢地。

        是故縱使赤心仙帝極端不滿,譚清仙帝這番言論,但也不得不強忍著心頭怒火,裝作頗為疑惑的反問道:「以長洲之貧瘠物產,現在衛衡小兒攜帶的仙晶,怕也是所剩無幾了,我等只需再堅持片刻,即可破除天極宗陣勢,道友說出這般喪氣言語又是何故?」

        「道友莫不是忘記了,那衛衡小兒神通了得,可不止精通佈置陣勢一種本領不成?」聞聽赤心仙帝疑問,譚清仙帝隨後便苦笑著說道。

        伸手指著各派門下,因為修為淺薄此刻面帶倦容的弟子,譚清仙帝接著說道:「再則當前仙魔大戰已經爆發,在解決天極宗這樁隱患之後,我等還要同魔界中人對陣。若是我等門下為了殺傷天極宗少許弟子,便要將自身法力損耗大半,屆時怎還有戰勝魔界的可能?

        至於引誘魔界中人深入仙界,以便營造形勢逼迫惠菱宮動用鎮派神器,確保我等大計順利完成地謀劃,更是無力施為了。」說到這裡譚清仙帝地話音,已然帶有少許催促了。

         稍事沉吟赤心仙帝還是捨不得,當前重創天極宗,為正心宗被衛衡殺害的多位門人報仇雪恨地機會,所以便有些躊躇的回應道:「佛界道友不久便會到來,有他們暗中接應,如果我等宗門只想跟魔界中人周旋片刻,隨即便脫離接觸的話,也不見得會有太多困難,道友擔憂是否有些多慮了?」

        「將自家門人的性命,寄託於他人庇護,道友不覺此話太過荒謬麼?」耳聽得赤心仙帝依然堅持己見,譚清仙帝不由得著急道。

        雖然明知譚清仙帝見地屬實,但是向來以仙界領袖自詡的赤心仙帝,卻總也接受不了,譚清仙帝使用此等,攙雜有些微嘲諷的語氣同自己說話。依照赤心仙帝心思,譚清仙帝的話語,明顯是對自己不怎麼恭敬的。

        就是基於赤心仙帝突然生出的這絲反感,兩人對話登時陷入僵局,而正心宗等派對天極宗眾人的攻勢,亦因此得以維持,僅只氣勢相對低沉就是。

        正值赤心、譚清兩位仙帝,為是不是停止戰事,展開辯論的時候,衛衡面龐突然浮現了幾許笑意。

        只是衛衡所以臉帶微笑,可不是聽到了兩方仙帝對話,而是在於姍姍來遲的魔界後輩,總算要趕到戰場了,由此衛衡便可以將,自己早已謀劃完好的,引發兩界戰事的策略付諸實現,些許興奮總也是在所難免。
好文難求,用心發文者更難求.

TOP

正文 第四百一十五章

         (is...............................)=        要知道眾位魔帝當日追殺衛衡和赤峽仙帝幾人,由於心下過於著急,可是因為來不及仔細探查前路情況,受到了早已埋伏在的附近天極宗弟子伏擊,導致十餘位同伴被天極宗眾人斬殺,更有多人身受重傷,不得不停在原地,一邊療傷一邊等待自己後輩的。小說網手打  www.Is...............................

        故此儘管眾位魔帝的遭遇頗為難堪,但是此刻匆忙趕來的魔界後輩,就能夠借助那些受傷魔帝的引導,在行進途中保持陣容整齊,隨時都能跟對手結陣廝殺了。

        而在仙魔大戰這等關係到兩界顏面的戰事中,除非擁有衛衡那樣幾可無視任何對手的神通,否則僅憑修為最強的魔帝高手,魔界陣營和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奠定勝勢的。

        因此等到半晌過後,正心宗等派也發現了,魔界後輩即將到來事情,出於對魔界中人的畏懼,他們便不約而同的放緩了,攻打衛衡陣勢的法術。

         此刻哪怕先前還在心裡埋怨,譚清仙帝言語過於放肆,不肯放天極宗眾人離開的赤心仙帝,也暫且摒棄了同譚清仙帝的爭執,只是吩咐門下弟子,要他們好生利用,魔界中人心態尚未發生轉變的機會,儘量恢復為了攻破衛衡陣勢,已然消耗不少的法力,衛衡陣勢所需承受的壓力立時減輕不少。

        只不過昔日遭受自己重創幾位魔界,如今竟然在無意間成為自己助力,這等事情可是天極宗眾人,在發起對魔界陣營的突襲以前始料未及的。世事之離奇由此可見端倪。

         其實以眾位魔帝在各自宗門地地位,在自家後輩在趕到戰場以前,就已經收到了通報消息的傳訊靈符。只是眾位魔帝也怕正心宗等派知道此事之後,不再計較同天極宗的恩怨,轉而圍攻勢力相對單薄的他們,所以眾位魔帝便對正心宗等派有所隱瞞了。(  www.is...............................)

        當然以眾位魔帝的實力。如果沒有後輩拖累,縱使受到正心宗等派圍攻。但是倚仗自己進退靈活,正心宗等派也未必會給他們造成太多殺傷。

        可是一旦正心宗等派跟眾位魔帝翻臉,而且眾位魔帝又作出退讓的話,魔界勢頭便要在此次仙魔大戰爆發伊始。緊隨天極宗眾人前次突襲。再度受到重挫了,眾位魔帝地臉面,也終究是不會好看,因而眾位魔帝有今日這等作為,卻也是迫不得已。林雷

        眼下仙魔兩界總歸是處在敵對狀態,是以正心宗等派可是不會有人,願意站在對方立場,理解眾位魔帝苦衷的。

        就是基於此等心思,眼見得魔界後輩到來。正心宗等派弟子便十分自然地生出了,自己被人愚弄的感覺,而後聽到各派師長,要各派弟子趁機恢復法力,他們心情更是變得越發惡劣。看向魔界陣營的眼神。便不由自主的帶有幾分憤恨了。

         在返回自家陣法之際,眾位魔帝可是沒有忘記。自己監視天極宗眾人,防止他們尋隙逃脫地職責地,故此也就沒有太多心思,把己方援手突然到來的原由,告知給仙界中人知曉。直到眾位魔帝在自家後輩當中站穩腳步,方才發現正心宗等派反應異常,亦對自己疏忽有所醒悟。

        為了避免同正心宗等派,還有天極宗眾人陷入混戰,從而導致此次仙魔大戰的形勢陷入混亂,只見玄遠魔帝趕忙發話道:「此前本座好心勸說衛衡道友,要他立誓退出仙魔大戰,以便仙界眾位道友,能夠同我等放心廝殺。可是衛衡道友對待本座這番好意的態度,居然是置若罔聞,如此我魔界也只好跟天極宗勢不兩立了。」

        說到這裡玄遠魔帝話語略微停頓了一下,隨後就向赤心仙帝提出要求道:「當前天極宗已然成為仙魔兩界共同仇敵了,是以此番圍攻天極宗的戰事,便容不得我魔界中人退縮迴避,若是我等作為對貴界行事造成妨礙,還望仙界道友莫要怪罪才是!」

        明知天極宗眾人離開之後,兩方勢力隨即就要殊死搏殺,可是現下他們畢竟是處在同仇敵愾的狀態,因此玄遠魔帝說話時,對以赤心仙帝為首的仙界首腦,還是頗為客氣的。  .--I-S.c-N。

        當然考慮到衛衡神通無人可擋,生怕戰後遭受報復的玄遠魔帝,也不曾有絲毫得罪,至少沒有像正心宗等派似地,滿口都是「小兒」之類的蔑稱。

        即使玄遠魔帝沒有明確作出,不趁仙界內亂生事的承諾,但是憑藉其魔界首腦的地位,既是提出參戰請求,稍後戰事魔界中人就少不了出力了。想到這裡仙界中人頓時安心,先前鬆散許多的攻勢也立見起色,只不過在釋放法術地時候,究竟留有幾分餘力便不得而知了。

        等到魔界勢力發動陣法,衛衡更換仙晶地速度,也不得不加快許多,陣勢也頗有幾分無力堅持的意味。

        把這般景象看在眼中,自從脫離正心宗以後,心神便驚恐異常地赤峽仙帝兩人,自是少不了對自己性命的擔心,俱是快速運轉著體內仙元力,得意仙器也保持著隨時都可以使用的狀態,只待天極宗呈現敗勢便奮起突圍。

        就在赤峽仙帝兩人四下尋找,可供他們安穩逃亡的路線之時,衛衡聲音突然在兩人耳邊響起道:「本座隨即就要帶領我天極宗門下離開此地了,卻不知二位道友是否有心與本座同行?如若二位道友另有安排,還請早些告訴本座為好,也省得你我雙方屆時出現衝突。」

        其實兩位仙帝原本就有意跟隨衛衡突圍來得,只因顧忌親疏有別,不相信衛衡會為保全自己二人,便捨棄某些天極宗弟子,無奈之下才要自尋生路。眼下既然得到衛衡邀請,兩位仙帝立知自己安全得到保障,又哪裡會有出言拒絕的道理?

        故此赤峽仙帝也不顧回答太過急切,說不得就要影響到自己仙帝高手的臉面了,緊接著衛衡話語作答道:「難得道友盛情相邀,我兄弟二人敢不從命!」

        至於向來愛惜門人的衛衡,為何要捨棄天極宗弟子轉而保護他們,兩位仙帝既出於心中驚喜,也害怕貿然詢問衛衡,會導致衛衡改變心意,進而危及自己性命,所以兩人便刻意忽略了。

        「如此我等起身之時,就請二位道友不要慌亂,亦萬勿發力抗拒,只管順其自然便好。」聽到赤峽仙帝回話,衛衡只是輕聲囑咐道。

        「莫非我等突圍以前,衛衡道友還要施展什麼法術不成?」聽衛衡語氣頗為古怪,兩位仙帝心中登時產生少許疑問。

        不過鑑於自己安危,終須要仰仗衛衡庇護,這便使得兩位仙帝分外不敢開罪衛衡,等待片刻沒有得到衛衡解釋,縱然兩人心裡十分疑惑,也只能強行壓制了相關疑問,只是由赤峽仙帝應聲說道:「我等行止但憑道友施為就是。」

        答應衛衡的言詞剛剛出口,兩位仙帝登時發現自己已然被人禁錮,非但身形無法挪動,便是早先飛快運行的仙元力,亦霎時間宣告停滯,至此兩位仙帝的生死,便由不得自己掌控了。

        然則兩位仙帝在恐懼之餘,心裡卻無比清楚,縱觀當前仙、佛、妖、魔四界,怕也只有衛衡擁有,輕易制服兩位仙帝高手的神通了。

        聯想到自己適才可是得到了,衛衡保護性命的承諾,以衛衡身份兩位仙帝也不會懷疑此言有假,是故縱使情勢變化過於突然,但兩人也僅只生出剎那不安,心神隨即便恢復正常。

        看到兩位仙帝迅速復原,衛衡可是少不了心下稱讚他們道行精湛,也不免生出些許疑惑,「那赤心老兒何時昏聵到這般地步了,連此等人物也舍得犧牲?難道偌大正心宗,便任由老兒肆意妄為不成?仙魔大戰結束之後,老兒又有何面目,繼續執掌正心宗門戶?」

         雖然衛衡心裡感到無比困惑,但他也同樣瞭然,力強為尊的觀念,在仙、佛、妖、魔四界可是深入人心的,就算信服力度有所不同,大致也不會相差懸殊,若是兩位仙帝才智平庸,又怎能惹得赤心仙帝厭惡,更不會落得被赤心仙帝開革出正心宗山門的下場了,此中因果著實紛亂。

        搖頭捨棄心中煩瑣,衛衡舞動雙手捏出一道印訣,伴隨著兩方勢力相繼釋放出來的法術,將印訣送入陣勢。然後不等印訣發揮作用,衛衡就發動「陰陽鏡」,帶著五百零三位天極宗門人,還有赤峽仙帝師兄弟二人,就此離開了仙魔邊境。

        「轟!」

        天極宗眾人離去的同時,不知是衛衡臨走前打出的印訣發作,還是兩方勢力的打擊終於取得成效,衛衡使用仙晶布成的陣勢,也在頃刻間宣告崩塌,一聲驚天巨響過後,被衛衡陣勢營造出來的黑夜,遮蔽達數十日的陽光,隨即灑落在兩界中人的身上。

        只可惜衛衡陣勢破滅,也使得天空中的靈氣變得異常紊亂,除少數仙帝魔帝修為的高手以外,兩界中人無一能夠站穩腳步,是故任憑久違的陽光如何溫暖,現在也沒有人安心享受,亦不免有些煞風景了。
好文難求,用心發文者更難求.

TOP

正文 第四百一十六章

         (is...............................)=        等到由衛衡陣勢驟然破滅引起的,周圍天地靈氣的紊亂逐漸平復,兩方勢力被吹散到各處的無數弟子,也終於可以站穩身形了。  .--I-S.c-N。

        然而就在各派弟子暗自慶幸,自己居然可以在這等險境保全性命的時候,卻沒來由的覺得身邊情勢有些古怪。經過仔細辨認兩方勢力很快發現了,原本被兩方勢力包圍的天極宗眾人,此刻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的現實。

         通過長打數十日的攻防「演練」,衛衡陣勢堅不可摧,可是至少成為了仙界中人心目當中,根深蒂固的信念了。若非顧及仙魔大戰已然爆發,為了維護仙界臉面,不願在魔界對手面前示弱的話,正心宗等派早便停止了,近乎無聊也似的對衛衡陣勢的圍攻,轉而尋求其他途徑,解決天極宗眾人了。

        便是因為有這般認知,即便現在得到魔界援手,仙界中人也不敢相信,兩方勢力會有攻破衛衡陣勢,將天極宗眾人轟殺得灰飛煙滅的可能。

        故此看到天極宗眾人突然失去蹤影,仙界中人心裡可沒有泛起任何喜悅的,反倒是對衛衡神通的畏懼,使得他們渾身顫抖不已,唯恐衛衡趁己方陣容不整之際,帶領天極宗眾人發起偷襲。

         基於心中莫名憂慮,深知自己得罪徹底衛衡的兩方勢力,隨即就不約而同的釋放出了各自神識,藉以尋找天極宗眾人下落。只是任憑兩方勢力提心吊膽的,使用神識在周圍巡查許久,直到四下散落的弟子再度聚集,並且重新結各派成護山大陣,他們依舊沒有找到天極宗眾人究竟身處何方。

        明知身邊存在足以威脅到自己性命的險情,但是卻不知道危險究竟會在何時降臨,這等感受比直面死亡。  www.Is...............................。可是要來得恐怖許多了,至此大多數仙界中人的面容逐漸變得煞白,只有少部分欽佩衛衡為人的各派弟子無端生出了,或許天極宗眾人顧全大局,早已離去的憧憬。

        一番漫長而又艱辛地等待過後。兩方勢力漸漸相信,天極宗眾人早已不在此間了,心中的畏懼開始消散,取而代之的則是急於發洩壓抑的衝動。

         畢竟天極宗眾人的離去,可是意味著兩方勢力在短時間內,無須顧及此次仙魔大戰進行會受到阻礙了。由此即便對天極宗在突圍之後,放棄報復地行徑感到疑惑,但是兩方勢力擺脫束縛,自此可以放手行事,總歸是無可爭議的事實;加之心下清楚仙魔大戰終將繼續。兩方首腦的大半心思,隨即就用來算計,己方該當如何贏得戰事了,周邊形勢頓時緊張異常。

        相比認定天極宗眾人離開後,便躍躍欲試的仙界中人,鑑於即使打敗正心宗等派,還要面對有衛衡坐鎮的天極宗挑戰的事由。魔界中人對是否繼續仙魔大戰,可是沒有太多熱情的。

         借助眼神交換了彼此意見,得到了除卻因為心知圖謀落空,此刻滿臉無奈的五龍妖帝之外,魔界其他首腦支持的玄遠魔帝,緊接著就有些委婉的,對仙界中人建議道:「眼下仙界陣營發生內訌,今次仙魔大戰戰怕是不能施展全力了,想我魔界行事向來光明,卻是不願趁人之危地。故而本座以為此戰不若暫且罷手,待得仙界平息內亂,你我兩界再比拚高下好了。」

        此前赤心仙帝等人之所以作出,同魔界中人聯手圍剿天極宗的決定,便是因為他們自恃有佛界中人援手,有信心在戰後倚仗自己整合四界的功勞,還有仙佛兩界各個勢力的壓力,迫使衛衡放棄找正心宗等派尋仇的想法,不必擔心衛衡事後報復而已。(好 '愛'書手打章節http://www.is...............................)

        不過任憑赤心仙帝他們如何想像,卻也不曾料想到。仰仗衛衡手段神奇,天極宗眾人居然沒有出現絲毫損傷,便成功脫離險境。如此赤心仙帝等人在對心願未能達成,感到無比懊惱同時,也極其樂觀的作出了。既然天極宗弟子沒有出現損傷。衛衡日後報復正心宗等派的可能,怕也要降低不少地判斷。心情著實放鬆不少。

        既是後顧之憂不復存在,正宗等派也就可以肆無忌憚的,將各自宗門大半實力,用來實現他們整合四界的謀劃了;再者赤心仙帝為了心願得償,可是精心籌算了不知有多少時日的,原本的宏圖大志,如今也幾乎成為了赤心仙帝的執念,這就導致赤心仙帝根本沒有心思,同魔界展開和談的。

        是故聞聽玄遠魔帝略帶求和意味的話語,赤心仙帝頓時冷笑道:「此刻眾位道友終究是身在我仙界境內,如若我等因為道友幾句言詞,便隨意放任爾等離開,卻又將我仙界顏面置於何地?玄遠道友難道就不覺得自己提議過於荒謬麼?」

        想不到自己好眼相勸,得到的竟然是赤心仙帝的嘲諷,玄遠魔帝地臉色登時變得異常難看,當下便要同正心宗等派翻臉。不過在玄遠魔帝將要有所行動的以前,他突然記起了衛衡當日面對兩方勢力圍攻,說出誓死維護仙界尊嚴的語句時的嚴肅面容。

        以玄遠魔帝的才智,自然能夠分辨衛衡言詞是否屬實,亦可以預見若是魔界勢力接連與正心宗等派,還有衛衡率領的天極宗對陣,最終將會落得何等境地,只怕參戰弟子死傷過半,就已經是歷代祖師庇佑的結果了,聯想到這等慘烈景象,玄遠魔帝立時不寒而慄。

        如果門人弟子傷亡慘重,能夠換來此次仙魔大戰的勝果,玄遠魔帝縱使心中不捨,但也可以硬起心腸強行接受。可是有天極宗阻礙,玄遠魔帝委實不敢想像,此戰魔界怎還有獲勝的可能,就算是失敗之餘勉強保留顏面,在玄遠魔帝看來怕也是希望渺茫。

        正是考慮到這些情節,哪怕此時玄遠魔帝心裡早就充滿憤怒,但他仍然可以強壓怒火,解釋己方勢力出現在仙界的緣由道:「時至今日仙魔大戰早已被四界視為慣例,我等在戰時進入貴界地域,怎可算作入侵仙界?道友見地實在可笑,請恕本座不敢苟同!」

        「無論道友怎樣辯解,當前戰場終究是位於我仙界境內,故此眾位道友如欲安然回山,總也要給我仙界一個交代才是,否則就莫怪我等不講情面了。」不顧玄遠魔帝地良苦用心,赤心仙帝只是使用異常生硬口氣,毫無表情的回覆道。

        由於現在正值仙魔大戰,而赤心仙帝的語氣又是如此過分,是以魔界中人很容易便領會了,赤心仙帝這番話語的真實含義,無非是要他們親口承認,此次仙魔大戰已然戰敗就是。

        然則自仙魔大戰開戰以來,仙魔兩界始終不曾真正交手,哪怕魔界中人的鋒芒先行受挫,也是衛衡以及由其率領地天極宗眾人地功勞,實在同正心宗等派牽扯不到太大關係,所以赤心仙帝要求,在魔界中人看來,就不免有些異想天開,亦是在挑釁自己尊嚴了。

         反觀玄遠魔帝先前同正心宗等派言和的建議,儘管玄遠魔帝利用了,仙界內訌地便利,但是玄遠魔帝的要求,也僅僅是要跟正心宗等派講和而已,並未提出任何無理的條件,由其導致的後果,至多是兩方勢力無功而返罷了,絕對不是兩方勢力殊死搏殺,各自實力消耗殆盡之後,坐等天極宗報復可以比擬的,因此早先玄遠魔帝對和談達成,還是報有很大希望的。

        可是玄遠魔帝萬萬沒有想到,仙界中人非但無視自己善意,而且還要己方承認戰敗,縱觀歷次仙魔大戰,魔界勢力何曾忍受過這等委屈?

        哪怕是為魔界顏面著想,玄遠魔帝也沒有跟仙界中人和平共處的道理了,所以玄遠魔帝隨後便厲聲喝罵道:「既如此你我雙方還有何話可言?儘管放手廝殺便是!」

         以赤心仙帝對整合四界的看重,可是分外不能允許,任何能夠破壞此事影響的事件發生的,所以才會屢次挑釁玄遠魔帝。此刻見到玄遠魔帝主動挑戰,赤心仙帝自是興奮莫名,不過為了保證戰事順利進行,還是故意反唇相譏道:「道友這樣回答方才符合你魔界首腦的身份,若是仍舊像適才那般拖沓,本座說不得便要小瞧魔界風骨了!」

        先前玄遠魔帝暗示仙界中人,雙方可以和談之際,原先要利用此次仙魔大戰驗證修為的五龍妖帝,尚且以為兩方勢力或許會懾於天極宗威勢,從而就此達成默契,導致此戰要以平淡局面草率收場了,心底下著實失望不已。可是五龍妖帝也知,為了自己心願得償,便逼迫兩方勢力相互廝殺,也不怎麼合乎情理,所以才沒有出言阻止。

        不成想正心宗等派,居然比妖界中人還要好戰,根本不在乎他們開罪天極宗的事情,執意要同魔界勢力分出勝負,眼見得這般場景,五龍妖帝立時開懷。

        為免再度發生意外,五龍妖帝趕忙排眾而出道:「既然爾等堅持送死,本座也只有好心成全了,卻不知爾等誰先出戰,同本座較量一番?」
好文難求,用心發文者更難求.

TOP

good good thanks...
for for you...
不錯哦....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