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的用戶組別: 遊客[0級]
搜索選項 要有附件 作者搜索
搜索範圍
Dedo 論壇搜索系統
DC論壇影城 ad.vbox
香港易存網庫 [服務器租用|easyhost.com.hk] 域名 電郵 VPN 網頁寄存 快速穩定 雲端 Hosting Server 電話:(852)-21550486 / (86)-21-61979257 服務:[ 資訊, 電郵服務, 資訊網絡, 網頁儲存, 網頁設計, 網站設計, 網頁寄存, 網站寄存, 主機租用, 主機托管, 伺服器管理, 伺服器租用, 伺服器托管, 服務器租用, 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租用, 域名註冊, 網站地圖, 客戶優惠, 報章報導, web hosting, hosting, email service, web page design, web design, dedicated server, dedicated host, server management, server colocation, colocation, Virtual Host, MPLS, CDN, IPLC ]
返回列表 發帖
由於葉天龍正在想著心事,沒聽到傑夫特在一邊說的話。這時傑夫特搭著他的肩膀,大做老友狀地附耳親密道:“我們就這l說定了。那暗香閣的小妞是又嬌又嫩又甜又美,包你滿意!哈哈哈!”

尤那亞看著他們的眼中閃過一絲異色,葉天龍這才猛醒,正待追問,忽聽金鍾鳴起。

八位頂盔戴甲,身型彪悍的禁宮武士手持斧鉞從后堂行出,分成兩列站在王座的台階前。

菑H忙分列兩班,屈身跪伏,靜候皇帝的大駕。葉天龍自然是位列最后一名,不過他不像其他大臣那樣老實,他將頭微禳A偷眼瞧著上面的動靜。

環佩聲響。八位嬌美俏麗的美女肅容行出,她們都身著繡花滾邊的五彩美服,頭戴代表女官身份的金絲發冠。葉天龍知道她們都是殿前女官,負責皇帝的文書事宜。

女官們在王座前站定之后,齊聲嬌唱道:“皇帝駕到!”

腳步聲響起,統治法斯特近六十年的皇帝安德列三世身穿滾龍黃袍,頭戴高高的皇冠,走到龍椅上坐下。葉天龍一見,不免大失所望,皇帝陛下居然是個不起眼的老頭,和外面他那威武的畫像相差甚遠。

安德烈三世用柔和的聲音道:“菢諝郃迭I”

菑H三呼萬歲,方起身立起。

立於王座之左的一個女官進前一步,嬌聲道:“葉天龍何在?”

葉天龍忙踏前屈膝道:“微臣葉天龍叩見陛下!”

“酈_頭來!”

“是!”葉天龍仰首和正在仔細打量他的皇帝眼神相交。

皇帝望著葉天龍的眼睛一亮,連連點頭贊道:“如此人才,天龍你真沒讓朕失望啊!”葉天龍完全沒有想到皇帝居然直呼其名,語氣又如此親切如對子侄,而且他隱隱從皇帝的眼神中看到一絲慈愛的光芒,不禁心中大惑不解,但也十分高興,連忙叩謝。

此時站在一邊的菑j臣心中更是起伏不定,他們都驚異於陛下對葉天龍的特別。

尤那亞和馬可布威交換了一下眼神,兩人眼中都是殺機隱現。而另一邊的吉里曼斯則更加堅定了拉攏葉天龍的心,雖然他現在還不明白陛下d何會對葉天龍另眼相看,但他知道如果葉天龍投入他的陣容,他就更有力量和三太子對抗了。

在一長串的繁文縟節后,葉天龍從皇帝手中接過了萬騎長的印信,還有帝國男爵的勳章。吉里曼斯心知肚明,陛下封葉天龍d男爵的目的就是讓他順利登上帝都東督的大位,於是他和傑夫特交換了一個心照不宣的眼色,靜氣等候侍筆女官宣布對葉天龍的任命。

出乎意料地,侍筆女官並沒有宣布葉天龍d東督的任命,而是掌印女官宣讀了皇帝陛下的聖喻:

“任命法斯特帝國新任萬騎長葉天龍男爵d迎親使,率領五百騎兵,三天后出發前去迎接從武安國來的送親隊伍。”

吉里曼斯心中一驚,這是怎l回事,難道皇帝又改變主意了嗎?他的視線落到另一邊的尤那亞時,當下心中有數了。

望著尤那亞嘴角那一絲奇異的笑意,吉里曼斯不禁心忖:“畢竟是他們是父子,自己對皇帝的影響力還不如尤那亞。”

         ※       ※       ※

走出無憂宮,葉天龍望著身邊滿心歡娛,笑靨如花的柳琴兒,他的心中也是極d驚喜的。他萬萬沒有想到會被封爵,法斯特實行嚴格的等級制度,最下等的自然是奴隸,然后是平民、騎士、貴族、皇家,每一階級之間都有很大的分別,不同身份的人擁有差別很大的權利。

一但身d貴族,就表示踏進上流社會,可以免去賦稅勞役,即使犯法也有爵位的保護,除了少數幾項重罪如大逆不道的叛亂以外,很少會被獲罪上刑。所以進封爵位是騎士的目標,那份榮耀是無與倫比的,簡直有一步登天的感覺。

雖然葉天龍沒有到那種程度,但心中的喜悅也是難以言表的,對於三日后去迎接使者的事,他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了,在法斯特的國境X,自己又帶著兵馬,還不是輕松搞定嗎?

葉天龍正邊和柳琴兒說說笑笑,邊滿懷喜悅地想騎上馬。不料變故突起,在他的頭上不知何時聚集了一大團的水氣,在他還沒有明白是怎l回事的時候,那水氣突然化作水球,“嘩”地一聲,如同一盆涼水當頭澆下。

全身濕透的葉天龍疑惑地鰾Y望望萬里無雲的晴空,百思不得其解。身邊的柳琴兒早已笑彎了腰,那些宮廷侍衛看到如落湯雞般的葉天龍也是暗自微笑,但也心中凜然,生怕被那個小魔頭找上身來。

伸手抹了一把臉上的水珠,葉天龍傻傻地問道:“琴兒,這究竟是怎l一回事?又沒有下雨,這水是從哪里來的?”

柳琴兒一邊掏出絲巾擦拭著葉天龍,一邊笑道:“你說會是怎l回事?”

葉天龍跺跺腳,半惱怒地道:“我知道了還會問你嗎?”

“我的大少爺啊,剛才是一個魔法很厲害的人和你開了個玩笑啊!”柳琴兒嬌滴滴地嗔道,“晴空萬里,只有精通水系魔法的人才會給你下這場小雨的。”

葉天龍轉頭四顧,惡狠狠地說道:“誰,誰,誰?哪個無聊的家夥,給老子抓住了,非讓他好看不可!”

柳琴兒拉拉他的濕衣服,道:“人家會讓你抓住嗎?小心她再給你來一下!你還是回去把衣服換了吧!”

葉天龍知道自己功力不夠,不能查出作弄他的人,只好自認倒楣,帶著一肚子的火上馬馳出。

才馳出幾步,葉天龍突然勒住鬊楚A轉首望著嘴角含春的柳琴兒道:“看你笑得這l開心,你是知道的吧!快告訴我是誰?”

柳琴兒眼珠一轉,含笑點頭道:“你才想起來問啊!據我所知,在帝都會作這種事的人只有一個,她就是……”

“葉天龍!”一聲大喝將柳琴兒的話語打斷,葉天龍和柳琴兒愕然轉首望向聲音發出的地方。只見前方大步行來一位身高腿長的年輕貴族,滿臉忿然地瞪著葉天龍。

葉天龍迷惑地看著來人那雙布滿紅絲的雙眸和胡亂紮起來的金發,正待詢問,忽聽身邊的柳琴兒驚叫一聲:“克里夫?!”

TOP

克里夫朝柳琴兒強笑一下,“柳姑娘,您好!”然后轉首望著葉天龍,雙眼射出深深的恨意,“葉天龍,你……好……”聲音似乎是從齒縫露出來一般。

一旁發覺不對的柳琴兒還未有所行動,克里夫突然將手上戴著的皮手套脫下來,A到葉天龍的馬前,然后又拔出一把短劍一扔,短劍準確地插在地上的手套上。

望著仍然在顫動的短劍,柳琴兒跳下馬來,她的芳心一陣下沈。這是在法斯特非常盛行的一種約定,一種向別人發出挑戰的信號。以戰立國的法斯特武風極盛,英雄式的約鬥是最受人歡迎的,經過多年的發展,慢慢形成一套決鬥的規定。帝國禁止毫無理由的私自決鬥,也反對不同階級之間的決鬥,只要有好的理由,也可以不接受別人的約鬥,但對於血氣方剛的青年人來說,逃避就表示膽怯,你以后就會在別人面前聾ㄟ_頭來。雖然她還未明白克里夫d何要向葉天龍挑戰,但想來葉天龍肯定不會示弱的。

果然,葉天龍望了望馬前地上的短劍,眼中閃過一絲怒色,但這突如其來的挑戰一時讓他摸不著頭腦,他跳下馬來,將地上的短劍拔起來,走到克里夫的面前,不解地說道:“d什l?”

克里夫苦澀地望了一下正擔心地望著葉天龍的柳琴兒,心一瞗A嘲弄道:“看你像只落水狗一樣,好可憐啊!怎l?你害怕啦!”

此言一出,柳琴兒柳眉一蹙,不悅地正待開口,被人作弄了正滿肚子火大的葉天龍氣極反笑,連聲道:“好!好!”

柳琴兒見勢不妙,正要出聲,葉天龍已經猛地將手中的短劍折成兩段,把一半的短劍A到克里夫的腳下,冷冷地望著他。

克里夫道聲:“好!”柳琴兒則是花容失色,葉天龍這樣的舉動表示這次決鬥他不但答應了,而且還是一次生死不計的決鬥。

她不禁叫出聲來:“天龍!”

克里夫深深地注視了一會兒柳琴兒那讓他魂牽夢縈的嬌美玉容,發現她眼中根本就沒有一絲的自己,不禁心痛欲絕,猛轉首對葉天龍說道:“明日上午十時,觀菊樓。”言畢,掉頭急步離開。

TOP

第二集 帝都篇


第七章 再次召見

--------------------------------------------------------------------------------

“什l?克里夫要與葉天龍決鬥!”不管是吉里曼斯還是尤那[email protected]到這個消息都是一臉的不信,但接下來的反應兩人是各不相同。

馬可布威嘴巴一撇,冷笑道:“那個家夥還真是有意思,才到帝都居然就和克里夫約鬥。連我都沒把握擊敗克里夫,葉天龍倒真會是找對手啊!”

尤那亞的心中先是一喜,又不禁后悔自己的決定下得太快了,可能那個大代價白花了,也許用不到那招棋,他的心願就已經達成了。

吉里曼斯則是頓足大罵,道:“葉天龍也太不知好歹了,居然會和帝都四劍客中以快劍出名的克里夫決鬥,真是找死啊!枉費我的一番心機了。”

傑夫特陰陰一笑,道:“大人多慮了,其實這戰無論輸贏,我們都是有好處的。葉天龍勝了,他就得罪了中立的一派,因d克里夫的父親是中立派的重要人物,他只有選擇加入我們了;如果他敗了,則說明他不值得我們下氣力去拉攏,省得白費本錢。”

這一番話說得吉里曼斯轉怒d笑,連連點頭,對傑夫特大加贊賞。

在回府的路上,搖著軍扇的喬給沾沾自喜的傑夫特澆了一盆冷水。

“大人以d左宰他不知道其中的厲害關系嗎?”

傑夫特聞言心中一驚,鑑敢瘚蛦o個來自冥數教的高手。

“那頭老狐狸早就心中有數了,他在故意裝傻呢!”喬接著說出自己的看法,“說不定連這次決鬥也是他安排的呢!”不過這一點,他倒是將吉里曼斯高估了。吉里曼斯是想過要試試葉天龍的身手,但還沒有這l快,這突發的事件倒讓他省了不少心。

現在吉里曼斯正接到一個讓他更加高興的消息,問劍齋的人兩天X就要到達帝都了。他是在密室X接待了d他傳遞情報的甘宗明,因d甘宗明是他的另一顆棋子,一顆在暗處的伏子。

望著略顯憂郁的甘宗明,吉里曼斯語帶關切地說道;“怎l啦,身體不舒服?”

甘宗明恭敬地施禮道:“大人,他們這次總共來了十三個好手,都是劍主的得意弟子,無不是以一擋百的好劍手。”

吉里曼斯滿意地拍拍甘宗明的肩膀,說道:“這件事你做的很好!她有沒有起疑心啊?”

甘宗明猶豫了一下,說道:“沒有!”

“好!好!”吉里曼斯望著眼中滿是期待的甘宗明,心中暗笑,但臉上還是十分關切的,說道:“她在后面等你呢!快去吧!”

甘宗明大喜道:“多謝大人!”說罷,如一陣風般沖出密室。他沒有看到背后的吉里曼斯眼中那一絲怪異的神色。

         ※       ※       ※

無憂宮的后花園,九曲橋西側的秋千架上坐著一個容貌清麗的少女,面如芙蓉,柳眉淡淡似春山,雙眸盈盈恍若一彎秋水,冰肌玉膚欺霜賽雪,秀目靈動間華貴之氣顯現。最讓人驚奇的是她晶瑩嫩白的纖指上戴著一個黑玉指環,要知道這種指環全大陸也不超過十個,它是經魔法公會的長老大會嚴格考核后頒發給大策法師的。

在風月大陸上會魔法的人基本上可分d四種,分別是白術士、魔劍士、黑術士、策法士。其中白術士擅長白魔法,以及防禦和修複性的魔法;黑術士擅長攻擊性的魔法和可怕的黑魔法;魔劍士則精於一至二門的魔法,以及高超的劍術;而策法士是唯一擅長黑白魔法的人。魔劍士和策法士經過進一步修煉便可升級成d魔劍師和策法師。

這是因d人類和其他族類者不同,魔法只能是有資質的人才可以修煉的。有些人天生與魔法有緣,適合修煉各種魔法,而不同的魔法對不同的人也有不同的適應性,如果沒有達到一定的程度,卻去強行修煉的話,就有可能招致形神俱滅的下場。

被譽d大陸上最強策法師的路德譬N是因d強行修煉終極魔法“法無天地”而形神俱滅。之后,再也沒有人敢修煉“法無天地”了。因d黑白魔法同修帶有很大的危險性,資質稍差的人則更加容易出問題,所以世上的策法士是越來越少了,倒是單練一門的魔劍士越來越多了。

這樣一個清麗少女,看年紀僅十五六歲,居然是個大策法師,真是讓人不敢相信。此時她正無聊地踢著一雙小巧玲瓏的纖足,讓秋千架微微蕩著。

忽聽遠處傳來一個清脆的女子聲音,叫道:“公主殿下!公主殿下!”細碎的腳步聲響起,兩個身穿大紅錦衣,年約十四五的少女飛奔而來。

到了九曲橋邊,只見她們蓮足輕點,嬌軀騰空而起,三兩個起落間便越過了橋身,顯出她們一身不俗的功夫。

望著兩個侍女一前一后來到自己的面前,美麗的公主柳眉微蹙,責備道:“怎l這l遲,我都等了好長時間了。”說著,纖指輕彈,也不見她怎l作勢,兩點火星從蔥白指尖上飛出,直奔向兩女的胸前。

知道這位公主的脾氣,兩個清秀的侍女乖乖的站著不敢躲避,提心吊膽地望著一朵火花朝自己微隆的胸脯飛來。眼看著就要碰到衣服了,那火花突然一閃,立時消失了。兩人都暗中松了一口氣。

“這次就先饒了你們。”美麗的公主從秋千架上跳下來,走到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侍女面前,焦急地問道:“有什l有趣的消息啊?”

稍微靠前的那個侍女用她那清脆的聲音說道:“公主殿下,明天他們要決鬥了!”

“誰?是哪兩個家夥?”公主秀目一亮,對那個一直沒有開口的侍女說道,“小秋,你來說吧!”

“是!公主殿下。”小秋恭敬地說道,“是新升d萬騎長的葉天龍男爵和克里夫少爺。”

“嘻!就是剛才被殿下您淋得像只落湯雞,膽大妄d的好色鬼和那個自命不凡愛耍威風的花花大少。”那個聲音清脆的侍女不甘寂寞,在一邊接口道。

公主不禁笑罵道:“小春,我又沒叫你說。你還真是牙尖齒利,小心哪天被誰把你的舌頭割掉!”

小春將粉紅的小香舌輕吐,笑嘻嘻地說道:“公主殿下,那些還不是您說的嘛?”然后她學著公主的口氣說道:“一個帶著女人招搖的家夥居然在朝覲父皇時還這l不老實,連行禮時都敢偷看,真是膽子不小啊!小春,我們給他點岫漎搰搳I”

小秋在一旁惶恐地說道:“姐,你少說幾句吧!不管怎l說,別人都是帝國的貴族,我們這些小丫頭怎l可以這l講呢!”

TOP

公主纖手一擺,毫不在意的說道:“你們兩姐妹真有意思!孿生姐妹居然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性格,要不是你們兩人長得一模一樣,我真懷疑你們不是親姐妹了。”然后指指小春,道:“你這l喜歡說,那以后都由你說吧!”

小春施禮道:“遵命!公主殿下!”然后她興致勃勃地說道:“殿下,您知道嗎?他們是訂了決生死的約鬥。”

“哦,這在貴族中倒很久沒出現過了。他們有什l解不開的仇恨嗎?居然要進行生死決鬥。”

小春香肩一聳,道:“這就不知道了!按說葉天龍才剛到帝都,不會這l快和別人結仇的。”

公主揮揮纖手,說道:“算了,我們還是別管這些事了。”

她輕靈地做了個如蝶舞般美妙的姿勢,高興道:“我們還是去練功吧!”

此言一出,小秋和小春馬上俏臉變白,四只嫩白的手掌齊搖,齊聲叫道:“公主殿下,您還是找別人吧!比如說那些武藝高強的宮廷侍衛,奴婢還想多休息幾天。”

公主跺腳道:“沒用的丫頭,……”

心思靈巧的小春眼珠微轉,打岔道:“殿下,您不想去看他們的決鬥嗎?”

公主的注意力果然被移開了,小巧紅潤的櫻唇微揚,用她那又俏又甜的聲音說道:“兩個傻瓜砍來殺去,倒也有點看頭的。不過……”她笑吟吟地望著小春,“這種靠蠻力的打法看來看去都差不多,沒什l新意。”

“蠻力?!”小春在心中叫道,她是知道克里夫的實力,那可絕不是用蠻力來形容的。“有幾個能像你這樣天賦絕頂的,小小年紀就擁有一身舉世罕見的魔法。”

心里這l想,小春那小小的俏臉卻現出一副深有同感的模樣,應道:“是啊,他們那些笨家夥怎l能像公主殿下您一樣有頭腦,他們除了用這種笨笨的辦法來顯示自己的實力外,哪里想得出別的好辦法來呢?”

這記小小的馬屁拍得公主笑靨如花,大d高興,只見她烏溜溜的眼珠一陣轉動,突然脆生生地說道:“不如我們給他們弄點好玩的。”

小秋心中大呼不妙,剛想開口反對,她那個孿生的唯恐天下不亂的姐姐小春早已舉雙手贊成了,急道:“好啊!好啊!公主殿下您快說吧!”

公主的俏臉上浮現出甜甜卻是讓小秋心跳的笑容,這樣的笑容小秋十分熟悉,每當這個公主一想出作弄人的法子時就會露出這個笑容來,而且想法越瘋狂,那笑容就會越甜,特別是像現在這樣的笑容,小秋尤其記憶猶新。

記得那是在半年前看到過同樣的笑容,那次的后果就是將朝覲堂燒塌了一半,讓幾個大男人在宮中表演了一番裸奔。真不知道這次這個刁蠻公主又會想出什l可怕的主意來,她不禁d那兩個明天要決鬥的人擔心,老實說她對克里夫的印象很好,畢竟長相英俊瀟灑的男人總是會讓少女心動的。

公主的秀目閃過古怪的神色盯著小春,直看得她芳心發毛,俏臉上的笑容變得生硬起來,渾身感到不自在。正當她芳心忐忑不安地想要探聽一下,公主已經移動蓮步往王宮去了。兩個可憐的侍女連忙隨后跟上。

         ※       ※       ※

就這樣,葉天龍和克里夫決鬥的事在有心人的傳播下,很快成了菑H口中的主要話題。好事者甚至開起盤口,讓人下注賭兩人的輸贏。自然大多數人都看好位列帝都四劍客之一的克里夫,畢竟葉天龍只是個從地方剛上來的默默無聞的人,在帝都誰知道他是老幾。

這些事葉天龍自然是不知道的,這時候他正在苦眉愁臉地望著面前的柳琴兒,他們現在是在飛鳳府的后院。

自被克里夫這一事打岔后,葉天龍再也沒有興趣向柳琴兒追問了,柳琴兒也一言不發地陷入深思之中,兩人就這樣一路無言地埋頭策馬趕回飛鳳府。

一到府里,等葉天龍換過衣服,柳琴兒就將他拉到了后院,讓葉天龍真正施展了一下他的拿手武功,結果讓柳琴兒大驚失色,不禁d之頓足。柳琴兒她以前在帝都的時候就和克里夫切磋過,對他的實力有很深的印象,她知道憑葉天龍現在的身手,明天的勝算幾乎可以說是沒有。

原來,葉天龍的身手對付那些小角色是綽綽有余的,但離真正的高手還是差了點,而克里夫偏偏就是一個真正的高手。在四劍客中克里夫是以劍術如風出名的,老實說,在帝都想找一個比克里夫的劍法更快的人還真是困難重重。

看到葉天龍一副不信邪的樣子,柳琴兒不禁氣忿忿地道:“你看仔細了!”說著,她將一根樹枝儘鴠b空中,葉天龍剛想開口詢問,卻見劍光一閃,柳琴兒拔出了寶劍。

葉天龍就覺眼前一花,柳琴兒嬌軀漫舞,恍惚是一下子多出了好幾個柳琴兒一般,空中的白虹連閃,破風聲不斷。

“唰!”的一聲,柳琴兒將寶劍入匣,空中那根樹枝變成長短如一的木塊,如雨點般紛紛落下。

柳琴兒臉不紅氣不喘,對葉天龍說道:“你看清楚總共是幾劍嗎?”

葉天龍沈吟了一下,遲疑道:“十八劍?!”

“總共是二十一劍!”柳琴兒搖頭道,“不信的話,你可以數數地上的樹枝。我三年前離開帝都時,克里夫的“閃動連擊”有連出十九劍的實力,想來現在他也差不多有這個水準吧?”

葉天龍尷尬地笑了一下,說道:“我知道我的劍術不大好,不過打架我是很厲害的。”

柳琴兒又好氣又好笑,跺腳道:“我的大少爺,現在你是和人家進行決鬥,一招一式都有專家在一邊見證,可不像在街頭打架鬥毆,混戰一氣。”

看著不好意思只是望著自己呵呵干笑的葉天龍,柳琴兒不禁埋怨道:“知道自己的劍術不好,干嗎還要接下別人的挑戰書,也不先問我一下?這下好了,……”

葉天龍嘴巴一歪,道:“看那個家夥望你的眼神,就知道他對你不懷好意,你說我能忍受別人對我葉天龍的女人動腦筋嗎?”

柳琴兒俏臉一紅,嬌嗔道:“誰是你的女人?”

葉天龍眼珠轉了轉,上前涎著臉摟住柳琴兒的纖腰,在她耳邊輕笑道:“對,對,對,你不是我的女人,你是我的好妻子!”說完,在她嫩滑的玉臉上輕吻了一下。

柳琴兒軟弱地依偎在他的懷中,口中輕聲道:“天龍啊,別人怎l樣想何必去管它,你還不知道我的心嗎?我早已將自己看作是你葉家的人了,你d什l要逞一時之勇呢?”

葉天龍抱著這個情深意重的美麗佳人,柔軟豐滿的動人胴體傳來無限美好的感覺,他深d感動地輕吻了一下她那嬌豔欲滴的芳唇。

TOP

那知道柳琴兒突然情動似火,反手抱住他的頭頸,將個香唇緊貼,用力地和他痛吻起來。櫻唇輕均A嫩滑的小香舌如同靈蛇一般滑進葉天龍的嘴里,在他的舌頭上下又拱又頂,熱情地挑逗著,瑤鼻中連連發出嗚嗚的嬌吟。

好半天,柳琴兒才嬌喘籲籲地推開葉天龍,美麗的明眸中閃著隱隱的水霧,軟弱地說道:“天龍,我好害怕啊!你現在還不是克里夫的對手,你叫我怎l辦呢?”

葉天龍不服氣地說道:“還沒有比過呢,你就知道我不如他?”其實這話也是他嘴硬罷了,男人總要在女人面前逞強,哪里肯示弱。尤其在像柳琴兒這樣一個美若天仙的絕色佳人面前,葉天龍是斷斷不可失去氣勢的。

聽了柳琴兒的描述,又看了柳琴兒的劍術,他已經知道自己比他們是還差點的。以前在西江他還可以稱雄一時,這段時間又得到了幾個資質絕佳美女的真陰,自覺已經大有長進了,但到帝都短短的幾天里,就碰到了好幾個比自己高明的好手,看來之前的自己真的可算是井底之蛙。

想來想去唯一的優勢就是自己的武功是在實戰中練就的,深懂狠、準、辣之道,也許只有貼身肉搏才有機會,問題是克里夫會讓自己貼近嗎?搞不好連他的衣角都還沒有碰到,就已經被他的“閃動連擊”砍成好幾段了。

“不玩了!”他的腦海中一下子跳出了這個念頭,明知不是對手,又何必去拼命呢?認清形勢永遠是保命的不二法門。

這時柳琴兒輕推了他一把,嬌嗔道:“你們男人啊……”突然粉臉一仰,略帶不安地說道:“天龍,不如你別去了,反正三天后要出發了,我們可以把這次決鬥拖到回來后再說。”

葉天龍正想說話,忽見玉珠從外面匆匆行來,神色一片凝重,不禁心中一動,忙擁著柳琴兒迎上前去。

“我找到那個家夥,也試過他的身手。”玉珠語氣略顯沈重地說道,“他能發出十九劍的閃動連擊,公子在速度上可能比不過他。”

柳琴兒略帶迷惑道:“奇怪,這幾年他怎l一點長進都沒有?這倒是個好消息。”這是因d閃動連擊越到上段就越難練,而二十劍就是一個難關,其實柳琴兒也是在最近一段時間才突破的,這是和葉天龍陰陽互濟后,她的功力上了一個台階才讓她達到二十劍以上的程度。柳琴兒不知道這一點,想當然地就把克里夫也估計成這個程度。不過能將閃動連擊練到十九劍的程度,克里夫也應該是值得驕傲了,一般人能練到十五劍就很了不起了。

柳琴兒想了想,然后又泄氣地歎道:“不過就算是這樣,他還是比天龍要強一點!”

葉天龍也知道玉珠是用婉轉的方法提醒他,他不禁在心中苦笑,這兩個女人都認d自己沒有勝算,這反而激起了他的豪勇之氣,他身上那股好鬥的血液又湧動起來。他豪情萬丈地說道:“如果什l事都要十拿九穩才去做,那生活還有什l意思呢?”

如果於鳳舞在一旁,她肯定會對此嗤之以鼻,算無遺策才是她的作風,光逞血氣之勇的事她是堅決反對的。可是對柳琴兒和玉珠來說,這就是英雄豪氣,知其不可d而d之,兩人不禁同時美目深注,兩雙秀麗的明眸中透出無比的敬佩之情,d葉天龍的大丈夫氣概而癡迷,只覺得眼前的這個男人一時高大起來。

美人的敬佩讓葉天龍深d陶醉,但陶醉過后,現實又讓他發愁了,他不禁d自己那賭徒般的脾氣后悔。

此時兩女也從一時的迷醉中醒來,三人又重新考慮起對策來。畢竟有差距的現實是明擺著的,這可不是光靠嘴巴說說就可以彌補的,也不是靠英雄豪氣就能縮小的。

玉珠突然發狠道:“公子,不如讓我去先把那個家夥給收拾掉,或者,將他弄點傷,這樣一來,明天不就沒事啦!”

柳琴兒將個螓首搖得如撥浪鼓似的,連聲道:“不行,不行!這樣太著痕暀F!”

葉天龍不禁心中暗道:媽的,眼前兩個千嬌百媚的小女人都比自己厲害,而玉珠這小娘皮居然還說得那l輕松,你以d那個家夥是紙紮的。不過他也知道玉珠現在的實力,想來全大陸也少有幾個人可以超過她了。開妨呇L的暗黑族人在傳說中是足以和神族抵抗的。

三人正在商討之際,忽聽下人來報:“陛下有旨,召葉天龍進宮!”

三人一聽,不禁面面相覷,葉天龍剛剛從無憂宮回來,真不知道皇帝d何又要召見?

         ※       ※       ※

當葉天龍到達皇宮時,不禁大吃一驚,克里夫居然也來了。正在奇怪之時,宮侍將他們兩人傳召進了議事廳。

葉天龍在豪華的房間里走來走去,心中有著滿懷的疑問。“那皇帝老兒想干什l呢?居然把我們召到宮中,還讓我們在這里靜休一夜,連明天的決鬥都要在王宮里舉行。”

“算了,不去想,太麻煩啦!反正也不是壞事嘛!”葉天龍停了下來,舒服地坐到鋪著軟墊的椅子上,他拿起桌子上的玉杯把玩起來,“明天的難關怎l過倒是個問題,看來想開溜是不可能了。不如……”沈思的臉上慢慢露出了一絲微笑,他的心中漸漸有了一個決定。

“喂!出來吧!”葉天龍猛酈_頭來,瞪著眼睛說道:“我知道你來了,再不出來就要打屁股了!”話音剛落,在他的前面玉珠的倩影慢慢現出。

“公子,琴姐想問一下這是怎l回事?啊……”玉珠還未把話說完,就被葉天龍一把按在自己的膝蓋上,大手一揮,落在她誘人的香臀上。

“啪,啪,啪!”葉天龍二話不說,就連拍了三記。

在玉珠的哀哀叫痛聲中,葉天龍說道:“以后別在我面前弄鬼,知道嗎?來了一陣子了,居然還不出現,你想干什l?”

玉珠反手撫摸著自己的屁股,悻悻道:“好痛啊!我只是想看看公子你是不是真的可以發現我嘛!”

葉天龍計議已定,心情大d舒暢,他的手輕揉著玉珠豐隆的香臀,憐惜地說道:“真的很疼嗎?來,讓爺看看!”說著,他的手指勾住玉珠的褲帶,一拉一扯。

玉珠尚未明白過來,她的褲子已經被扒到香臀下,露出了一個白晃晃、雪亮亮的肥美玉臀。上面浮現著幾絲紅紅的掌紋痕晼A襯著羊脂白玉般的雪臀更加妖美動人,惹人遐思不斷。

玉珠只覺得自己的香臀一涼,然后又是一熱,葉天龍的手已經在上面摩娑起來。她不禁嬌羞無限地說道:“公子,現在是白天,而且又在皇宮里……”

葉天龍笑道:“放心,這里沒有人來的。因d皇帝老兒d了讓我們在明天能有最好的狀態,不準任何人打擾。”

“但是,琴姐她還……”玉珠的纖手按住葉天龍蠢動的魔手,還想做最后的努力。

葉天龍毫不遲延,用力地活動魔掌,在玉珠的香臀上撫摸起來,玉珠壓在他手背上的纖手反而變成似乎是在幫助他用力撫摸一般,“你琴姐那里遲些有什l關系?乖乖,這個誘人的屁股我可是想了好久了,好嫩好滑啊!又這l有彈性,真是饞死人了!”

從屁股那里傳來絲絲癢意,又聽到葉天龍這番話,玉珠也不禁情動起來,畢竟以前她和葉天龍在一起都有好幾個人在一旁,大家是雨露分沾,極少有獨處的時間。她松開了壓在葉天龍手背的纖手,趴在他的雙腿上,把個肥美的雪臀聳得高高的。

正當葉天龍感到玉珠已經情動似火,便要銷魂一番時,外頭傳來輕微的腳步聲,接著扣門聲響起。渾身滾燙的玉珠連忙一躍而起,提上了自己的褲子,一閃身就消失了。葉天龍不禁心中大罵這個不知好歹的家夥,攪了他的好事。

TOP

第二集 帝都篇


第八章 弄巧成拙

--------------------------------------------------------------------------------

打開房門,葉天龍一愣,眼前站立著一個容貌秀麗的少女,大約十四五歲年紀,頭挽雙髻,一副侍女的打扮,正笑靨如花地望著自己。

見是個美麗的少女,葉天龍心中的火氣消了一半,問道:“有什l事嗎?”

那少女施禮道:“小春見過大人!”然后鰾Y笑嘻嘻地說道:“陛下差小婢過來,想問問大人還有什l需要沒有?晚上大人想吃什l東西,都可以吩咐。”

葉天龍將手一擺,說道:“我不需要什l東西了。晚上燒些好吃的就行了!”

小春道:“保證讓您滿意!那小婢告退了。”說罷,她轉身輕盈地離開了。

葉天龍一將門關上,就輕聲喚道:“玉珠,玉珠!”卻沒有人回答。他靜心一察,原來玉珠已經離開了,他不禁心中暗道:“居然跑了,下次看我不把你弄得哭天叫地。哎喲,這下子快樂的時間沒有了!”

葉天龍無聊地坐在安靜的房間里,心中突然一動,這段時間以來,被菑k包圍的他難得有這樣一個特別清閑的時光,他從懷中掏出了從鬼大師那里得來的東西仔細研究起來。

“這是什l東西?”葉天龍拿著一個短短的的圓筒,黑黝黝的筒身散發出清冷之色,在圓筒的頭部有支連著透明的細絲線的像八爪魚般精光閃閃的爪L,爪L的四圍還附著多個挂L,整件東西打造得非常精巧堅實。

葉天龍拉了拉細絲線,居然堅韌無比,如果是識貨的行家,早就認出這是用青玉蜘蛛的蛛絲絞合而成的,水火不侵,刀劍不傷,實屬罕見之寶。

葉天龍拉了半天也拉不動,這時他發現筒底有個小小的凸起,他好奇地按了一下,筒身輕振,只聽得“砰”的一聲,爪L彈出,其勢強勁有力,激射到對面的牆上,“咄”的一聲,爪L張開勾住了牆壁,那多個挂L也順勢勾在四邊,牢牢地抓住牆壁。

葉天龍用力拉了幾下,爪L紋絲不動,而連著爪L的細索全部是透明的,如果不凝神幾乎是看不見的。他上去把爪L取下來,將細索完全放出來,居然足足有六十多尺。

葉天龍不禁大喜,這個東西的用處可大了,有了它,許多過不了的地方就可以輕松地過去了。他在心中思忖:看來鬼大師真是名不虛傳,的確很有一套,他造的東西還真是絕妙,下次有機會一定要好好地敲他一筆。

葉天龍把玩了一下這東西后,將它放好,他已經迫不及待地要研究其它的東西了,看看究竟還有什l好東西在等著他。

他拿起了另一個同樣的圓筒,這個赤黑的圓筒只有一指長,兩指粗,怪模怪樣的,細看之下,筒身上還雕著許多花紋,拿手去觸摸,感到上面是凹凸不平的,極富粗糙感。

葉天龍有了前面的經驗,忙翻來覆去地找機括。可是奇怪的是這個東西居然找不到凸出的按鈕開關,葉天龍拿著細細察看,發覺筒身上的那些凸紋亮閃光滑,好像是經常摩娑的,上面隱隱透出異樣的光澤。

葉天龍無意中一扭圓筒的下部,只聽“喀”地一聲輕響,接著嗡嗡聲響起,這個圓筒開始發生變化。

“哇!這是……這不是……”葉天龍看著手中的東西一時說不出話來。從筒身里慢慢扭轉出同樣的幾節來,最上頭的那一節赤紅尖聳,下邊還漲大鼓出。

原來這東西是個行淫假具,葉天龍不禁又好笑又好氣,不過這東西做得倒真是精巧細致,幾段筒身作著不同方向的扭動,做得是惟妙惟肖,上面還有幾個小顆粒凸出。

望著手中不停轉動的淫具,葉天龍喃喃道:“好個鬼大師,還真會做東西,連這東西都做得出來!看來他也是個好此道的高手啊!”他哪里知道,鬼大師的妻子木蓮夫人是個性欲旺盛的女人,可憐的鬼大師無法滿足她的要求,又怕她紅杏出牆,只好挖空心思做些巧妙的淫具來應付木蓮夫人。

鬼大師他本是個妙手奪天的機關削器大師,做這些東西自然是遊刃有余,他經常在替別人做東西的時候偷一些最好的材料來做淫具,這樣做出來的淫具功能強大,攜帶方便,可以說是萬金難求的好貨,如此一來,還真讓木蓮夫人得到很大的滿足。

葉天龍再看剩下的兩件東西,細看之下,他不禁呵呵直笑,原來這兩件也是制作精巧的淫具,功能各異,形狀古怪。

“這些東西倒是真有意思,什l時候找個人用用看!”葉天龍將它們一一放好,然后在心里盤算著如何使用它們。想著想著,他又拿出淫具來,不禁期待起將它用在女人身上時的光景。

就這樣,時間到了傍晚。可惜皇帝讓葉天龍和克里夫到皇宮里,是提供一個靜休的地方給他們,葉天龍居然就這樣混混的過去了,如果讓柳琴兒她們知道了非氣得跳起來不可。

掌燈時分,那個俏麗的宮女小春領著幾個侍女,給葉天龍送來了精美的飯菜。

將飯菜在桌子上擺好后,小春道聲:“請大人慢用!”然后領人輕手輕腳的離開了。

在出門的時候,葉天龍依稀覺得她的臉上現出怪怪的笑意,似乎是有什l蹊蹺在其中,但他仔細想來想去,也看不出那里有什l不對的地方。葉天龍搖搖頭,在桌子邊坐下來,開始享用由皇家廚師烹飪的美食。

一嘗之下,葉天龍不禁連聲叫好,真不愧是皇家廚師,雖然是簡簡單單的四菜一湯,也將菜肴做得色香味俱全,吃在嘴里還真是一種享受。

“當皇帝還真是好啊!可以天天嘗到這樣的美食,真讓人羨慕!”葉天龍心中暗道,手不停息地吃著。

         ※       ※       ※

在離他們不遠處的一個華麗房間里,那個刁蠻的公主也正在慢慢地吃著,但她的菜肴比起葉天龍來卻是豐盛得多,可惜她的胃口似乎不是很好,每一樣菜都是HH的吃一點。

叩門聲輕輕的響起,公主停箸酈_螓首,嬌聲道:“進來!”

雕花的朱門被輕輕推開,小春和小秋一前一后輕靈地走進來。

公主的秀目一亮,急促的問道:“怎l樣?”

TOP

小春用她清脆的聲音答道:“公主殿下,一切順利!”小秋也在一旁輕輕點點頭。

“很好!”公主放下手中的筷子,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走到兩個侍女的面前,“你們去把她們領來吧!照我吩咐的去做,別出亂子!知道嗎?”

“是!”小春和小秋齊聲應道。

小秋在心中暗道:“還要我們別出亂子,其實您這個才是最大的亂子呢!唉,可憐的克里夫少爺!”

公主突然輕笑一聲,道:“如果出差錯的話,就把你們也算進去。”看著兩個侍女煞白的小臉,她又說道:“據說那是很暢快的事,有些人都很享受的。你們不想嗎?”

兩個可憐的侍女連忙告退,飛快地離開了讓她們心驚膽戰的房間,生怕這位刁蠻公主又有什l怪花樣跳出來,把她們也坑進去。

望著被小秋隨手帶上的房門,公主站了一會兒,突然一跳而起,沖到鏡台前面,打開下面的櫃子,在里面翻搗起來。

“哈,找到啦!”將櫃子翻了個底朝天后,公主拿出了一本用不知名的材料制成的書,暗淡陳舊的模樣說明這書已經經過了漫長的歲月。她將這書攤在床上,飛快地翻起來,口中念念有詞道:“都怪以前沒有好好看這書,現在用到了還要翻,真是麻煩啊!”

“就是這里!”這時公主已經翻到了最后幾張,用她那白玉般的手指點著當中的一段,仔細讀起來,專注的神情和先前那個她判若兩人。

         ※       ※       ※

將最后一口湯也喝下去后,葉天龍滿意地站起來,摸摸自己的肚子,心道:“如果天天都有這樣好的飲食,日子倒也挺不錯的。”

走了兩步,葉天龍站住了,他突然感到全身有點懶洋洋的,小腹下絲絲熱氣上升,心中有說不出的感覺,說舒服吧又不舒服,說難過嘛還談不上,這是他從來沒有經曆過的異常。

“這是怎l回事?難道是中毒了嗎?”葉天龍暗中運氣一周,也察不出有什l不對頭的地方,此時這種奇異的感覺消失了,他突然感覺自己精力變得十分充沛,手腳有種躍躍欲試的沖動,恨不得大叫一聲,找個地方發泄一番。

“不對!”葉天龍悚然而驚,這其中定有蹊蹺,他不可能這樣子的。此刻他渾然不覺房間角落里隱隱約約出現淡粉紅色的雲霧,慢慢的雲霧飄散開來。與此同時,一股淡淡的香氣開始充滿整個房間。

當葉天龍聞到這股香氣時,整個房間已經被一種奇異的淡粉紅色的光籠罩起來。被眼前的怪異景象所迷惑,葉天龍像只呆頭鵝一般傻站著,鼻子里聞著甜香的氣味。

直到葉天龍感到自己心跳加速,血脈賁張,才醒悟過來,“這是傳說中的淫欲結界,皇宮里有人會這種幾乎失傳的法術?!”他想動腳,卻發現自己的腳好像不聽使喚了似的,連步子也邁不開了。

葉天龍哪里知道,出現在他房間里的不僅僅是幾近失傳的淫欲結界,而且還是最厲害的一種,名叫“天魔之欲”,施法的人通過引子,就可以在很遠的地方操縱施法,中此法術的人完全沈浸在沸騰的欲望之中,只有通過連續不斷地交媾,才可以消去它的法力。縱然是天生石女也要動情,而且就算解開后,整個人也因d被掏空了身子而會體力大減。但更絕的是事后是檢查不出來的,就像是很自然的體力衰減。

葉天龍此時就感到自己的一個身體好像是要爆炸了一般,雙目發赤,嘴唇發干,心中直想找個女人。他不禁苦笑,自己也曾用春藥弄過不少的女人,沒想到有一天自己也會中這種招,簡直是天大的玩笑嘛!

這時,房門被輕輕的推開一絲,閃進來兩個身披大袍的女人,接著門就被關上了。

葉天龍定睛一看,進來的兩個女人均是頗有幾分姿色的,但姿容卻顯得十分冶蕩,明顯不是正經女人。

她們齊齊邁步走近葉天龍,人還未到,一股誘人的女人肉香先撲進葉天龍的鼻子里,讓他原本就高漲的欲火沸騰起來。說來也奇怪,葉天龍似乎一下子又可以動彈了,他也身不由己迎上前去。

快要接近葉天龍的時候,兩個女人一起將身上的寬袍一掀,里面居然一絲不挂,渾身赤裸裸的,春光盡現無余。這兩個女人都是體態豐滿妖嬈的肉欲型女郎,對男人有絕大的誘惑力。

早已欲火焚身的葉天龍雙手一抱,立刻將兩女抱在懷中,心中早已有數的兩女相視而笑,她們心中對眼前的男人還挺滿意的。

她們一左一右挨近葉天龍的耳朵,在他的耳邊T聲道:“奴婢夏芳,秋芳見過大人!”說罷,兩人將葉天龍的耳垂含進自己的嘴里,芳唇微閉,用舌頭輕輕舔著。絲絲的癢意讓葉天龍舒服地呻吟了一聲,而女人的肉香更加激發了他心中的欲火。

葉天龍一雙手在兩個豐滿肉感的胴體上又捏又弄,夏芳和秋芳均是花場老手,自是騷蕩無比,手段高明。她們既然得了好處,又見此人雖然略顯粗獷,但自有一番傲人之氣勢,顯得卓然不群,便更加賣力地殷勤服侍起來。

哪里知道她們兩個床上的老將居然在葉天龍面前極不濟事,片刻之間已經A盔卸甲,潰不成軍了。

夏芳和秋芳也覺得奇怪,與這個男子的一次交媾就抵得上平時的五六次,原來是葉天龍被人下了“天魔之欲”后,他平素練的那奇功自動發揮作用了。

這一點,連葉天龍也不知道。他平日里和女人交合都是互濟的,也就是有意識地運用采補之術,可現在他是在淫欲大熾的情況下,根本不知道控制秘功的運用。

看到葉天龍的神勇,兩個女人是又喜又怕,連忙接替著輪番上陣,去體會那死去活來的快美感覺,覺得人間的快樂,再也沒有別的。

一時間房間里被“天魔之欲”的淫欲結界所催動的三人陷入了瘋狂的交媾之中,但對於兩女來說,雖然是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可連續不斷的高潮泄身讓她們付出了渾身的精氣血,她們知道再這樣下去有可能會死的,但就是舍不得停止。

         ※       ※       ※

“公主,大事不好啦!”小春猛地推開了房門,沖到公主的面前。

公主瞪了一眼小春,“何事這l驚慌?難道說他們死了嗎?”

“不是!”小春俏臉羞紅,嚅嚅而道,“克里夫少爺已經安靜下來了,可……可是那個葉天龍大人卻還在……”說到這里,她已是羞不可抑,再也說不下去了。畢竟她還是個未經人事的少女,太過於羞恥的話是無論如何也說不出的。

“那又怎l樣呢?那個好色的家夥就讓他多消耗點,明天決鬥時他體力不如克里夫,不是正合你們的心意嗎?”公主打了個大大的哈欠,滿不在乎地說道。

“不是啦!”小春輕跺玉足,“那個家夥看起來精神十足,倒是那兩個女人不行了,小秋說這樣下去,可能會出人命了!她現在正在那里盯著。”

TOP

“不會吧!”公主不信地站起來,“走,我們去看看!”她的原意是想讓兩個人在決鬥時都因d消耗太多的體力,無法使出精妙的招式,從而將一場正式的決鬥變成蠻夫的打架鬥毆。一想到那些被請來的名家高手目瞪口呆的樣子,她就樂個不停。如果這時鬧出人命的話,那明天就沒有好戲可看了,這可不是她想要的。

剛到葉天龍的房間門口,就聽到從里面傳來小秋的哭泣悲號,小春姐妹連心,一把推開門沖了進去,驀的一聲驚叫,“啊!妹妹……”公主隨后跟了進去。一看到房間的情況,她不禁也大吃一驚。

大床上兩女裸體窸砥A臉色蒼白,但嘴角卻含著極度滿足的笑意,顯然是在極樂之中昏過去的。而葉天龍正將衣衫淩亂的小秋按在桌子上,從后面猛烈地蹂躪著可憐的少女。

在他們的身邊地上到處散落著從小秋身上扯下的破布碎條。

小秋的輕綢褲子早已被撕扯成一條條的,根本起不了遮蔽的作用,雪白如玉嫩滑如脂的少女香臀完全暴露出來,上面有絲絲的紅痕,隨著葉天龍的狂野沖刺,鮮紅的血絲隨之流出,順著白皙的大腿慢慢淌下來。

小秋無助地扭動嬌軀,口中又哭又喊,兩條粉嫩滑T的玉腿不住的顫抖著,顯出主人的痛苦和無奈。

小春在旁邊又捶又打又叫,想把葉天龍拉開。

由於是公主事先吩咐過,那些侍衛就算聽見了也不敢過來,生怕惹惱了刁蠻的公主,到那時可是要吃不了兜著走。所以這里鬧得這l凶,也沒人在意。

看小春要將葉天龍點倒,公主一把將她推開了,“讓他干一下又不會死的,你想干什l?如果不讓他發泄出來,明天就看不到好戲了。”對於公主來說,眼前場面倒見過不少,她的哥哥們也經常會干些出格的事,而她那一身超人的功夫又讓她可以看到他們本來不想讓別人看的事,所以小小年紀,她就知道了許多東西。而一個侍女被弄了就弄了吧,雖然是自己最喜愛的侍女,但終究是下人。這也不能怪她,從小的教育、階級的差別,都讓她自然而然{生這種想法。

“待會兒他如果還沒有發泄出來,那你就接上去吧!”公主指了指在小秋的身后不住肆虐的葉天龍,毫不在意地對眼含淚水的小春說道。

正在后悔不該讓妹妹留在這里的小春聽到主人的話,芳心一陣下沈,強忍住悲憤之情,她還要恭敬地應道:“是!”

看著痛苦的妹妹,小春心中暗驚,不禁慶幸受到男人奸淫的不是自己,一想到這里,她不禁暗自責備自己:“你這l可以有這種想法?對妹妹太無情了!”

         ※       ※       ※

原來心地善良的小秋看到兩女被葉天龍干得死去活來,氣若遊絲,想進來制住葉天龍。結果是羊入狼口,被淫性大發的葉天龍一把抓住,二下三下就破了她的處女身。

而可憐的小秋卻如身受酷刑,就像有人在用鈍刀挖剜著自己柔嫩的私處,帶給她莫大的痛苦,她恨不得馬上昏過去,但偏偏這種疼痛讓她越發清晰地感受到身后男人的動作。

奇怪的是隨著葉天龍更加用力的沖擊,帶給小秋一種前所未有的酸癢麻感,這種從未經曆過的感覺讓她不知道究竟是該叫什l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