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的用戶組別: 遊客[0級]
搜索選項 要有附件 作者搜索
搜索範圍
Dedo 論壇搜索系統
DC論壇影城 ad.vbox
香港易存網庫 [服務器租用|easyhost.com.hk] 域名 電郵 VPN 網頁寄存 快速穩定 雲端 Hosting Server 電話:(852)-21550486 / (86)-21-61979257 服務:[ 資訊, 電郵服務, 資訊網絡, 網頁儲存, 網頁設計, 網站設計, 網頁寄存, 網站寄存, 主機租用, 主機托管, 伺服器管理, 伺服器租用, 伺服器托管, 服務器租用, 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租用, 域名註冊, 網站地圖, 客戶優惠, 報章報導, web hosting, hosting, email service, web page design, web design, dedicated server, dedicated host, server management, server colocation, colocation, Virtual Host, MPLS, CDN, IPLC ]
返回列表 發帖
第七章 預測天劫(下) 李無名


李玄卻一點都不在乎地說道:“沒事的,瞬移我比較拿手,不會的我可以教你們,只要我們能瞬移出這個星球的範圍就行了,到達鄰星可以慢慢飛過去的,雖然慢一點,但是應該是不會有太大的問題的。”

    惜明真人雖然以前是仙人,但是他一直都是依靠法寶飛行,可沒學過瞬移。不過沒吃過豬肉,也是見過豬走路,他知道只要能離開鳳凰星的範圍,就如李玄所說的,問題不是很大,於是這才放下心來。令狐小玉和小眉兩人雖從來沒有離開過這個星球,也不知道星球之外到底是什麼樣子,可是既然聽到李玄說沒事,她們也多少放下心來。

    李玄忽然想到了什麼,問惜明真人道:“惜明上人,你能確定那個絕世天劫什麼時候到來嗎?”

    惜明真人想了想,說道:“大概……大概還有一個月左右的時間,那個絕世天劫就會降下,那個時候……”

    “好了,我知道了。”見惜明真人又要說下去,李玄打斷了他的話,他可不想令狐小玉和小眉再聽到惜明真人形容那絕世天劫之下恐怖的場面。然後李玄對令狐小玉和小眉說道:“我們現在就去碧霞門找仙兒和雨露,到時我們一起走。唉,已經兩百年沒有看見她們了,不知道她們現在怎麼樣了。對了,你們知道曲柔和佳夢在什麼地方嗎?是仍然在鳳凰門嗎?”

    令狐小玉點點頭,答道:“夫君放心吧,她們好著呢。只是這次我們這裡鬧得這麼大動靜,她們怎麼都沒有過來,不會這兩個丫頭又閉關了吧。我上個月剛和仙兒妹妹見過面,她對我說起曲柔和佳夢在鳳凰門生活得很好,只不過似乎她們和雨露妹妹還是和不來,所以從來沒有去過碧霞門。”

    李玄有些苦惱,曲柔和佳夢與仙兒和雨露似乎有仇一樣,他隱隱知道她們這樣是自己引起的,可是這能怪他嗎?李玄現在能做的只能是搖搖頭。

    令狐小玉看見了李玄的表情,不由笑了笑,說道:“夫君,你放心吧,佳夢和曲柔與我的關系還不錯,我以後多勸勸她們,讓你安心地把她們都收入後宮就是了……”

    開始都還好,說著說著就走味了,李玄連忙打斷她:“不要亂說。”

    令狐小玉卻一點都不在乎李玄的話,幽怨地看著李玄說道:“你們男人啊,都跟貓一樣,哪有不偷腥的?如果不是你惹了人家,曲柔和佳夢會時常說起你?我靈霧谷雖然聽你的改邪歸了正,但是一般的修真者們還是很少與我們來往,而她們兩個倒好,每年都會來看我,其實說起是來看我,還不是一到就打聽你的消息?我看啊,她們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呵呵……”

    李玄是第一次聽令狐小玉說起佳夢和曲柔的事,所以並沒有打斷她的話,他也想知道佳夢和曲柔的近況。只是他的表情自然又落入了令狐小玉的眼裡,令狐小玉剛開始還好,可說到後來醋味卻上來了:“還敢說你和她們沒什麼?看你擔心的樣子就知道你心裡肯定有鬼!哼!”

    剛剛還大方地說要幫自己把她們收入後宮,才一轉眼就吃起醋來了,這女人的心思啊,還真是不好猜。李玄只能苦笑著解釋:“我跟她們根本就沒什麼的,佳夢是我收的徒弟,說起來我這個師父還真是不稱職,一直沒教她什麼本領……嗯,你知道她現在逍遙心法修行到什麼程度了嗎?”

    吃醋歸吃醋,見李玄認真問起佳夢的情況,令狐小玉也沒再為難李玄,回答道:“佳夢妹妹現在的修為不錯,已經修行到了大乘期,看來你給她的心法還真不錯,只用了一百多年就到了大乘期。曲柔似乎也是修煉逍遙心法,也已經脫去蛇身,成就靈胎仙體,比大乘期的修為還高,只是不能飛升,要不然說不定她們現在已是仙界的一員了。”

    說到這裡,令狐小玉也十分吃驚李玄所教的逍遙心法的厲害。在她剛認識李玄的時候,李玄的修為並不出色,只不過有些奇特罷了。那時令狐小玉愛李玄,並沒想到李玄的修煉心法如此厲害,而她自己本就是大魔尊,對於修真心法並看不上眼。卻沒想到,佳夢和曲柔只用了一百多年就能順利修到大乘期,如果知道的話她都想轉而修真了。似乎不光如此,還有仙兒,自己與她認識的時候,她的修為也不怎麼樣,現在也早修到了大乘期。只有雨露似乎差了一些,不過在仙兒的幫助下,也到了度劫期,快要到大乘期了。令狐小玉把這些情況都一股腦地說了出來,還埋怨李玄偏心,跟他的其他女人都有好處,就自己和小眉沒有。在說的時候,還特別提到仙兒她們都有什麼法寶套裝。

    聽了令狐小玉的話,李玄在放心幾女的同時,也感到一陣尷尬。仙兒幾女,由於自己當時不放心她們,確是給了她們一些法寶,而令狐小玉卻是一樣都沒有給。不過這也似乎並不是自己的過錯,而是當時根本就沒有機會給她煉制,自己就被幽影魔尊給封住了靈力。後來,又落入了五行禁地之中,一出來又出了那麼多的事,哪有機會啊?

    不過,現在看到醋味十足的令狐小玉,李玄可不敢這麼解釋,只得說道:“小玉,我以前修為不行,煉出來的東西也不怎麼樣。那些東西哪能配得上你啊,你說是吧。現在我的修為比以前強上一些了,應該可以制作出不錯的法寶,我這就幫你制作一個好的法寶,怎麼樣?”

    聽到李玄這麼說,令狐小玉的心裡倒也平衡了下來,拒絕地說道:“算了,先記下吧,你剛剛煉制完了兩個超級戰鬥人,也累了,先休息休息吧。等休息好了我們趕緊先去找仙兒妹妹,她現在應該還不知道你已經回來了呢。”

TOP

第八集 第八章 鳳凰鐘鳴(上)

  令狐小玉雖然怪李玄花心,但是也關心李玄的身體,雖然她不知道製作一個超級戰鬥人需要多少能量,但是看到李玄製作兩個超級戰鬥人就累倒,也可以推測出製作這東西不是件輕鬆的事。

  「這個超級戰鬥人給你。」李玄把手中的超級戰鬥人啟動後,交給小眉,讓這個超級戰鬥人保護小眉的安全。

  「謝謝姑爺!」小眉高興地向李玄道謝,李玄把這麼珍貴的超級戰鬥人送給她,保護她的安全,足以證明李玄對她的關心和愛,她心中當然欣喜。

  「以後你就不要叫他姑爺了,也叫夫君吧!」聽到小眉叫李玄姑爺,令狐小玉皺了皺眉頭,想到很快就要收佳夢還有曲柔進門,自己也得拉個忠實的戰略夥伴才行,於是對小眉這樣說道。

  「這……」小眉可是知道自己的主人令狐小玉是個醋罈子的,如果只是跟著李玄,倒也沒什麼,但是想要一個名分,那就有些麻煩了。現在她這麼讓自己改變稱呼,難道是……想到這裡,小眉有些不安,試探著說道:「叫姑爺是有些不妥,要不我叫老爺吧。」

  令狐小玉聽了小眉的話,略想了一下,老爺這個稱呼比較模糊,成了一家人後,李玄自是一家之主,自己的夫君,自己也可以叫老爺,而下面的僕人丫頭,也可以叫老爺。如果真的讓小眉在自己面前叫李玄夫君的話,自己還真有些受不了。所以她也接受了小眉的這個叫法,「好吧,隨便你了。」

  小眉得到令狐小玉的首肯,很高興,雖然只是一個稱呼的轉變,但是也代表著自己身份的改變,以後她不僅是令狐小玉的丫頭,而且還是李玄的小妾了。此時的她臉上泛起紅暈,低著頭,不時地用眼光瞄向李玄,當李玄看向她時,她又不好意思地避開。看著她這樣的美態,李玄心裡也樂了,想到以前她在為自己服務的時候,似乎也沒有這樣的羞態,而現在只因為一個名份,卻讓她如此,真是搞不懂女人……

  令狐小玉這麼做,明顯地把自己定位為李玄的正宮皇后,而且看小眉欣喜的表情,似乎她做得很正確,小眉應該會都聽她的,比仙兒和其他女人要聽話得多。李玄對「老爺」這個稱呼自是沒什麼意見,只是感覺自己似乎回到了舊社會,成了地主老爺……

  「老爺,我們就這麼去找仙兒姐姐,她們會相信我們的話嗎?」小眉立即用上了這個新的稱呼,不過雖然是在對李玄說此話,眼光卻是帶著不盡信的神情看向一邊的惜明真人,畢竟她對這個修真者並不信任。難道他說有絕世天劫就一定有?現在小眉可是一點都感應不到有什麼不妥。

  李玄也並沒有太大的把握惜明真人說的絕世天劫一定會來,不過他不願意賭,寧信其有,要是自己因為不信而失去仙兒,那自己會後悔一輩子的。所以李玄笑著說道:「我們去碧霞門,就算沒有天劫,也可以去玩玩啊,沒什麼大不了的。」

  李玄如此說,卻讓惜明真人不高興了,小眉這個小丫頭不信沒關係,可是李玄不能不信他啊,於是此時大聲抗議道:「李兄弟,你怎麼能不信我?我可是經過了多重推算的,絕對不會有錯!你要是不信,那我們都得死在這個星球上,我……」

  自己一句話引來了惜明真人不滿,李玄連忙承認自己的錯誤,不過心裡把惜明真人與唐三藏之間劃了個等號。為了安慰這個惜明真人,堵住他的嘴巴,李玄趕緊把瞬移的功法傳了給他,讓他自己先熟悉熟悉。當然,不光是傳給他一個人,小眉同樣也得到了李玄的瞬移功法。

  「好了,功法可以慢慢學習,不是還有一個月嗎?你們都有不錯的修為底子,修煉起瞬移來應該不需要什麼太長的時間的。我們現在就出發去碧霞門。」李玄看到惜明真人拿著玉簡就參閱起來,不由說道。

  「師父,你們要去哪裡?」李玄四人剛走出聖殿,就看到周虎迎了過來,向李玄行了個禮,恭敬地問候道。

  正向外走的李玄不禁停下了腳步,看了看周虎,又看了看周圍低著頭向自己等人行禮的一眾聖殿弟子,眉頭皺了起來。

  如果真如惜明真人所說有絕世天劫降世,這個星球的生靈將全部毀滅,那這些人可怎麼辦?難道自己幾個能瞬移的獨自離開,眼睜睜地看著他們等死嗎?

  「夫君,你怎麼啦?」令狐小玉見李玄突然停下,再看看眼前的周虎,也大約猜到了他的想法,不由輕輕地拉了拉李玄的手。她也沒有其他的辦法,如果真的是絕世天劫來了,那可是誰也幫不了忙的,除非周虎自己能在這個月內將修為突破到合體期以上,並把瞬移學會,不過這是不現實的事情。再說了,顧得過來一個周虎,還有其他的人呢?令狐小玉也想帶上一些手下,可是她知道事情太難,她的手下那麼多,哪可能都帶走?她於是也不管那麼多了,只要能跟著李玄,管那些手下死活,只要自己和李玄好好活著就好了。只是她不敢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要不然李玄又會怪她冷血了。

  「周虎,我們要到碧霞門去,你跟我們一起走吧。」李玄想了想,決定還是把周虎帶上,他不管怎麼說也是自己的弟子,其他人可以不管,他是不能不管的。

  「是,師父!」周虎可不知道李玄剛才在想什麼,在他想來,能跟在師父的身邊,得到師父的教導,就是最好的選擇。

  「小兄弟,我……我想回本派一趟。不過你放心,我會很快到碧霞門去找你們的。」見到李玄帶上周虎,惜明真人也想起了奇門宗內的門人們,他覺得應該把自己預測到的絕世天劫告訴他們,至於能不能躲得過去,那就只有看他們自己的造化了。

  李玄也明白惜明真人的意思,點了點頭,說道:「好吧,我們在碧霞門等你。」

  與此同時,鳳凰門內,正在閉關的朱雀真人突然睜開了眼睛,目光裡流露出凝重的神情。他想了想,伸出手掐指計算了起來。只是越算,他的臉色越是難看,嘴裡喃喃道:「天亡我鳳凰門……天亡我鳳凰門……咦……」

TOP

第八集 第八章 鳳凰鐘鳴(中)
  

    絕望中的朱雀真人突然眼中一亮,加快了掐算的速度,但是似乎沒有什麼效果,又重新演算了一遍,表情十分地茫然,低聲道:“似乎還有一線生機,能為鳳凰門留下火種……還好,還好!只是這貴人到底會是誰呢……”

    皺著眉頭算了好一會,再沒有了收獲,朱雀真人走出修煉密室。守在門口的兩名弟子見到朱雀真人出來,都臉露笑容,恭敬地行禮道:“恭賀師祖順利出關!”

    “立即敲響火鳳鐘,召集所有弟子……嗯……還是不要了,召集各長老到議事大殿議事。”朱雀真人平時出關,都會笑著鼓勵這些弟子兩句,只是現在的他可沒那心情,而是面無表情、聲音凝重地吩咐他們去辦事。

    能跟在掌門身邊辦事的弟子當然都是心思比較靈活,頭腦好用的傑出弟子,察言觀色的本領自是不會太差。此時見到朱雀真人這樣的表情,不用腦子想也知道發生了大事,不敢多問,領命而去。

    鳳凰門火鳳鐘鳴響八聲,沉重的鐘聲立即傳遍了方圓百裡,百裡之內的鳳凰門弟子全都停下了手中的活計,就是再遠一些的弟子,他們身上的身份玉符上也傳出了感應,知道了火鳳鐘發出了八聲鐘鳴,心中都不由大駭。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居然敲響了只有在門派生死存亡最關鍵之時才能敲的八響鐘鳴。

    這火鳳鐘八聲鐘鳴代表著門派遇到生死存亡的大事,需召集門中長老、各堂堂主、還有四大護法共商對策。比這更嚴重的是九聲火鳳鐘鳴,那代表著門派遇強敵上門,有滅門之可能,召集所有弟子回門護山,共御強敵。

    所有長老、護法、堂主聽到鐘鳴聲也都大吃一驚,然後不管是在閉關的還是在講經論道的,都拋下了手中之事,向鳳凰門正中央的議事大殿,也就是朱雀大殿飛去。他們心中大概也猜到了點什麼,因為今天在此之前,也就是歷古魔君與鳳凰女王、李玄鬥法之時,發動了先天法寶攻擊。那幾次攻擊雖然沒有對李玄等人造成什麼大的傷害,但是因為“絕天絕地封印天魔陣”的關系,使得整個鳳凰星都受到了無差別的攻擊,鳳凰門當然也不例外。好在鳳凰門實力比較強,有強大的護山陣法守護,擋住了所有的攻擊,只有個別的幾個外出弟子受了傷。不過無端的天災也使他們心中生起警覺,只是他們沒有查出事情的由來,根本沒想到是歷古魔君造成的這樣的天災,還以為是自然天災呢。現在在這天災之後,掌門發出了這樣的鐘聲,自然不會簡單,一定是掌門得到了些什麼重要的訊息。

    其他沒有受到召喚的弟子此時也慢慢地向朱雀大殿彙集著。朱雀大殿本是歷任掌門接任儀式之所在,也是門中商議大事的場所,也叫議事大殿。他們雖然沒有得到召喚,沒有資格進去議事,但是遇到鳳凰門生死存亡的大事的時候,他們也想第一時間知道事情的真相。如果需要,他們願第一個向門派貢獻出自己的力量。因為所有的弟子都把門派當成了自己的家,甚至把門派看得比自己的生命還重要!

    到場的長老共十一名,除了被李玄收入五行輪的天險真人外,全都到了場。護法這個職位,在一千年前道魔大戰之後,因為門中高手損失殆盡,所以很長時間內都沒有人擔任。不過在兩百年前,鳳凰門重開山門,廣納弟子,門中事務增多,所以選了新進到大乘期的二代傑出弟子出任護法,護法共設有四名。堂主一共十二名,各有職司,同時也傳授十二門鳳凰門心法,十二堂主也是十二長老的後備人選。這些人組成了鳳凰門的骨干力量。

    到場後的各人都沒有出聲,各自找到自己的座位,等候著朱雀真人的發言。朱雀真人見大家都到齊了,也不羅嗦,直接說道:“今日,我閉關之時,進入天人之境,感應到了我門有滅門之災!這災難來自天災,又似乎是人禍,不是十分的明了,不過卻十分的恐怖。好在在這災難之中似乎仍有一線生機,所以我找來各位,共商此事,希望能找到這一線生機,為我鳳凰門留下一點火種,不至於讓我們無顏去見祖師!”

    “啊……”朱雀真人一說完,大家都驚呆了。雖然他們知道事情緊急,但是卻怎麼都沒有想到事態竟如此嚴重,居然是滅門之災。大家都瞪大了眼睛,看著朱雀真人,半天接不上話來。

    “難道這滅門劫數與今天的天災有關?”天悟長老是眾人中最有威望的長老,見大家都不接話,他不由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今天的天災?什麼天災?”朱雀真人在此之前一直在閉關,歷古魔君與鳳凰女王和李玄鬥法之時,他正在天人之境之中,關閉了六識的他根本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而在鬥法之後,他就感應到了那滅門之災,一出關,就吩咐人敲響了火鳳鐘,還沒有人跟他講過今天發生的事呢。

    聽到朱雀真人還不知道今天所發生的事,天悟長老於是把發生天災的情況給朱雀真人講了一遍:“……突然天上電閃雷動,地下山崩地裂,閃光成網狀落下,岩漿湧出,如果我們不是有禁制防御,幾乎已經山門被毀了……”

    “啊……居然有這樣的事?!”朱雀真人聽了之後也感到事態嚴重,在他看來,這事與滅門之災一定有關聯,自己剛剛感應到滅門災難,沒想到事情已經開始發展了。他現在頭腦裡一片混亂,萬年基業,如果毀在了自己的手裡,自己怎麼向祖師爺交代啊?!似乎想到了什麼,朱雀真人問道:“天災來時,你們有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在座的各人都不由翻了翻白眼,朱雀真人這話問得好沒水平,這天災本來就是異常詭異之事,而他居然還問有沒有異常。如果在平時,他們一定會開朱雀真人兩句玩笑,揶揄他一下。不過此時大家都知道事態的嚴重性,都只皺了皺眉,還是由天悟長老回答道:“這天災本來就有些異常,以往的天災,最多是暴雨、冰雹、六月飛雪、地震、山崩等,都是單獨出現的,而這次卻是好幾樣同時出現,甚至還出現了雷電網,這到有點像是法術攻擊……不,應該說有點像是天劫!對,是天劫!只不過力量稍弱了一點,範圍卻廣了很多。”

TOP

第八集 第八章 鳳凰鐘鳴(下)

  「對……就是這樣!」朱雀真人一聽天悟長老的描述,立即就跳了起來,不顧身份地大聲叫道:「我在天人之境之中感應到的正是如天劫一樣的災難,只是威力比天劫更恐怖,範圍包括了整個鳳凰大陸……應該說是包括了整個星球,似乎整個天下都在度劫……絕世天劫!」

  朱雀真人越說越激動,而越說到後來就越是恐怖。聽了他的話,所有人的臉色都蒼白無血色,如果真如朱雀真人所說的那樣,那就真的太恐怖了。今天的天災都幾乎讓他們的防禦禁制失去作用,要是威力再大一點,真如天劫一般,那護山禁制防禦根本就起不了太大的作用,那麼等待他們的將只能是死亡,而滅門之災也將成為事實。

  「太恐怖了……我們該怎麼辦?」

  「難道真的要滅門了嗎?」

  「天亡我鳳凰門……」

  「大家靜一靜!」天悟長老見到大殿裡亂成一團,所有的長老、護法、堂主在恐懼之下都失去了冷靜,不由大聲喝斥,然後冷聲說道:「掌門叫你們來是讓大家想辦法,你們卻先亂成一團,成什麼樣子!要是讓外面的弟子知道了,他們又會亂成什麼樣子?」

  被天悟長老這麼一喝,大家都靜了下來。天悟掃視一遍,才繼續說道:「掌門剛才說,在這絕世天劫之下還有一線生機,不知道這一線生機所指的是什麼?」

  「這一線生機……」朱雀真人陷入了回憶,努力想著在天人之境的情景。過了好一會兒,他才搖搖頭說:「這一線生機相當的模糊,似乎是有一位強人找人共同抗住了這天劫,又似乎是他帶領我們闖出一條生路……唉……具體怎麼回事,我也不甚明瞭!」

  聽朱雀真人這麼一說,大家都靜了下來,朱雀真人的話也在他們的意料之中。這樣的天機能看到一點都相當不錯了,想要看得真切,幾乎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們也不敢強求。只是他們都在想,朱雀真人所說的強人到底是誰呢?居然能找人抗住這樣的天劫,還能在這絕望之中找到生路。

  每個人都在想著怎麼應付天劫,怎麼樣才能找到朱雀真人嘴裡所說的強者。朱雀真人也在想著事情,卻無意中見到這些人裡似乎少了一個,不由問道:「怎麼天險長老沒有來?」

  天悟長老是大長老,除了掌門就他權力最大,眾長老的事也多是由他做主。現在聽到朱雀真人問起,立即站起來答道:「在掌門閉關期間,天險長老說魔域靈霧谷的幻影真人(幻影魔尊令狐小玉)雖然名義上改邪歸正,與各修真門派交好,但是暗地裡卻做著些比魔道中人更為邪惡的事情。所以,他聯合起一些正義之士要去調查一下,不讓正道之中有邪惡的存在。因為他對魔域的事熟悉一些,於是我就同意他去了。」

  朱雀真人聽了,皺了皺眉頭,說道:「幻影真人被仙尊點化後,改邪歸正,與正道修好,這是好事。而仙尊身陷地底,兩百年來,她想方設法多次營救,證明她是個重情重義的奇女子。而仙尊對我鳳凰門也是恩重如山,我們這麼做……似乎有些對不起仙尊吧。」

  天悟真人之前在「顛倒陰陽八卦陣」裡被李玄救出後,對李玄的感激自是不用說。當日,天險真人說幻影魔尊做出了一些可惡的事情,他要去調查一下,免得幻影魔尊明面上被仙尊點化,暗地裡還在幹些壞事。天險真人的理由正正當當,而且他只是說調查一下,又沒有其他過分的舉動,所以天悟真人沒有多想就直接同意了。現在想起來,似乎有些不對勁。天險真人平時對於這些事情並不熱心,上次去魔域的除魔行動遇到危險,他更獨自就跑了,怎麼這次卻這麼主動呢?一定有問題!不過,天險真人畢竟也是鳳凰門長老,所以天悟這些想法只能爛在肚子裡,不好說出來。

  朱雀真人見大家都不說話,這樣坐著也不會想出什麼主意來,於是說道:「好了,派人把天險召回來,再派些人去調查一下今天天災的事,看能不能從中找出一些線索來。另外,聯繫一下太初門和恆香園,這次的絕世天劫我想他們也逃不掉,商量個時間,大家聚一聚,共商良策,看能不能找到那一線生機。」

  「是!」這場會議十分的沉悶,事態嚴重,大家的心裡都壓著一塊大石。現在朱雀真人的命令下來,大家想想也對,人多力量大嘛,太初門和恆香園都是和鳳凰門同級別的大門派,大家一起說不定就能想出辦法了呢。

  一眾人剛走出朱雀大殿,就見到門外圍了一大圈的人。朱雀真人皺了皺眉頭,雖然事態嚴重,但是卻暫時不能讓弟子們都知道,要不然絕世天劫都還沒有來,鳳凰門就先亂了。不由歷聲喝道:「你們圍在這裡幹什麼?快快散去,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去!」

  見到掌門發怒,弟子們雖然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現在也都不敢問了,慌忙散去。卻見有一人留在原地並沒有走開,而且此人不是本門弟子。此時這人走了過來,向朱雀真人行了個禮道:「太初門玉溪,見過朱雀掌門、各位長老、堂主!」

  「哦,原來是玉溪長老,快請裡面坐!」朱雀真人此時也認出了玉溪真人來,和眾人一起向玉溪真人還禮。

  「朱雀掌門客氣了,這次來貴派是有一件事關係重大,要告知各位。我說完就走,還有重要的事情要趕回本門去。」玉溪真人也不客套,直截了當地說道。

  朱雀真人此時也沒有心情與玉溪真人閒談,點了點頭,說道:「玉溪真人請說。」

  玉溪真人向在場的眾人掃視了一遍,沒發現有人異常,才說道:「貴派的天險真人是魔道中人,並且是歷古魔君的手下……」

  「什麼!」眾人都瞪大了眼睛,有的人更是怒視著玉溪真人。玉溪真人居然說鳳凰門的長老是魔道中人,這怎麼可能?怎麼能不讓他們既驚且怒?

  還是朱雀真人身為掌門比較冷靜,知道太初門的一位長老不可能無緣無故地中傷天險真人,壓下心中的吃驚,冷聲問道:「不知道玉溪真人這麼說可有何根據?」

  玉溪真人此時倒也絲毫不懼,冷靜地說道:「此事是我親眼所見,天險真人此次說幻影真人又行邪惡之事,聯合眾門派調查幻影真人。我太初門自是不信,派了我去證實事情的真相。而天險真人卻暗中行事,派人對幻影真人手下的聖殿進行攻擊,並且還誣陷聖殿用活人進行什麼『天魔血祭』。這還不算,在仙尊聯合仙界的鳳凰女王與魔界下來的歷古魔君鬥法之時,天險真人居然帶人偷襲仙尊,還傷了幻影真人。在要被仙尊誅殺之時,自暴與歷古魔君的關係。天網恢恢,最終他還是被仙尊收進了五行輪之中。」

  玉溪真人所說的絕大多數是事實,只是「天魔血祭」這樣的事,在他看來,李玄身為仙尊自是不會去做的,一定是天險這個陰險小人搞的鬼,所以理所當然地算在了他的頭上。

TOP

第八集 第九章 重聚碧霞(上)

  「怎麼會這樣?」

  「沒想到天險長老居然是這樣的人……」

  天險在鳳凰門擔任長老已歷一千多年,雖然與派中很多人並不合群,但是也並沒有做出過什麼惡事來,現在大家聽到這個消息,很多人都難以相信。

  天悟真人醒悟得最快,他聽出了除了天險真人之外的其他重要信息,追問道:「玉溪真人,不知道你所說的歷古魔君是什麼人?還有鳳凰女王和仙尊又是何人?」

  玉溪真人本來想把事情說了就走的,不過既然天悟真人問起,也不能不說吧。再說自己這次經歷了這件大事,見識了歷古魔君這樣的魔界頂級存在,還有鳳凰女王這樣的仙界頂級存在,以及又見到了李玄仙尊,這麼榮耀的事,他當然也感到很自豪,於是就把事情的大概講了一遍。

  大家聽到玉溪真人的敘述,都驚呆了。沒想到歷古魔君就是把鳳凰星禁制起來,讓大家都不能飛昇的罪魁禍首,而且今天那天災也是他搞出來的。另外,鳳凰女王卻是上次他們見到過的那個從鳳凰大鼎裡出來的麗人仙女,而仙尊則正是他們一直以為被困地下的李玄仙尊,還有那個一箭射死歷古魔君本體的奇門宗長老惜明真人,這麼多的厲害人物同時出現……他們現在都有些後悔沒有到現場去見證這千年萬載難得一見的場面。

  「你是說,今天的天災是歷古魔君搞出來的?」朱雀真人似乎想到了什麼,向玉溪真人問道。

  玉溪真人點點頭,說道:「是的,他為了對付仙尊和鳳凰女王,使用了用來禁制封印這個星球的先天法寶。這些先天法寶的變動,導致出現天兆,形成天災,使很多的修真者因此殞命,更使得無數無辜的凡人死於非命,唉……」

  「現在李玄仙尊和鳳凰女王在什麼地方?」朱雀真人要找天人之境中所見到的強人,現在鳳凰女王和李玄這樣的強人都在這個星球,那麼除了他們還有誰能救鳳凰門?所以他有些急切地問道。

  「我離開的時候,鳳凰女王、仙尊、幻影真人和惜明真人等都在一起。而那裡離幻影真人的聖殿最近,我想他們現在應該都在聖殿吧。你要找他們嗎?」玉溪真人倒不怕朱雀真人去找李玄等人的麻煩,那是自尋死路。不過鳳凰門與太初門可是友好門派,關係一直不錯,要不然他也不會來報信了。他這麼問只是想知道朱雀真人想幹什麼,如果真的要去找李玄等人的麻煩的話,他倒想勸解一下朱雀真人,不要衝動。

  見玉溪真人有些擔心的表情,朱雀真人不由強笑了笑,說道:「玉溪道友不用擔心,我可不敢去找仙尊的麻煩,天險被仙尊所收,那是他自作孽不可活。我要去找仙尊是因為……」

  說到這裡,朱雀真人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過了好一會兒才往下說道:「今天我閉關時進入天人之境……天人之境中預兆了無可抵擋的天劫,這天劫和今天歷古魔君搞出的天災很像,威力卻更大,可以說是絕世天劫,無論修真者還是修魔者,在這天劫之下都不能苟活……」

  「啊……」玉溪真人不由自主人地叫了出來,這樣的絕世天劫太恐怖了。驚慌過後,才想起朱雀真人不可能只說此事,一定還有後話,這才平靜下自己的心情,不好意思地向朱雀真人說道:「朱雀掌門請繼續,我只是太吃驚了,才會打斷你的話。」

  朱雀真人也理解,這麼恐怖的事情,玉溪真人能不吃驚嗎?於是繼續說道:「在這天劫之下,我發現彷彿還有一線生機,似乎是一位無與倫比的強人找人幫我們抗住天劫,又似乎是他帶領我們找到生路。我想,在此世間,能稱得上強者,能幫助我們的就只有仙尊、鳳凰女王這樣的人物了,所以我想去向仙尊求助。」

  「原來如此……朱雀掌門,我們就此別過,出了這麼大的事,我也得回鄙門向掌門報告此事。」玉溪真人也急了,他也得回去讓玉初門做好應對的準備才是。

  朱雀真人也不阻攔,說道:「事態緊急,我也不留你了,請你告訴貴派掌門,此事我們只有聯合起來,才有生路。我們同時也會派人去聯繫恆香園,大家同舟共濟才是。」

  「好!各位,告辭!」玉溪真人向眾人行了個禮,御空而去。

  玉溪真人走了,朱雀真人卻停住了腳步,沉思了片刻,對身邊的天悟長老說道:「我就不親自去聖殿了,我得留守在鳳凰門,免得門內亂了套就麻煩了。你去請仙尊,嗯……記得把蛇……曲柔和佳夢帶上,她們也一定早就想見見仙尊了吧。」

  天悟長老明白朱雀真人的意思,點了點頭,說道:「好的,我這就去。」

  天悟長老走後,鳳凰門的其他長老和護法也都各自領了任務,飛出了鳳凰門,奔向各大修真門派進行聯絡。

  修真門派行動了起來,在魔域的一角,幽影魔尊也沒閒著,他此時也正在作法。他面前是一個陰森森的祭壇,一個美麗的少女被他綁在祭壇之上。少女腳下是一個鮮血寫出的符紋陣法,此時在幽影魔尊的魔力下正發出血色光芒,隨著幽影魔尊的動作加劇,血色符紋發出的光芒越來越強,最後在祭壇之上形成了一個詭異的人影。幽影魔尊停止了動作,恭敬地站在祭壇之下,卑微地說道:「恭迎魔君!」

  那血色人影雙目突然睜開,瞪著幽影魔尊,惡聲道:「幽影,你不知道我剛傷了元氣,需要修養嗎?居然敢在這個時候打攪我,是不是想讓我吃了你啊?」

  幽影魔尊嚇得冷汗直冒,不由地跪了下去,連聲道:「魔君息怒,我聯繫您是有重要的事向您匯報。」

  那血色人影冷哼一聲,道:「說!」

  幽影魔尊恭敬地說道:「我發現生命之源在李玄的身上……」

  「這我知道,還用你來提醒我?難道你真的想讓我吃了你?」那血色人影厲聲道。

  幽影魔尊連忙解釋道:「我還沒說完,今天魔君走後,那鳳凰女王也走了。而據屬下所知,惜明真人在您離開後,也脫力傷了元氣,根本沒有力量再一次發動五色劫雷筆,他最後一下也只是嚇唬您的……」

TOP

第八集 第九章 重聚碧霞(中)

  「你說什麼?他是在嚇唬我……他的修為只夠使用一次五色劫雷筆……」那血色人影正是歷古魔君,聽了幽影魔尊的話後,他也後悔得要死。當時要是再堅持一下,說不定惜明真人就露餡了,可是自己卻被他嚇住了。

  「是啊,如果魔君大人此時能再回來的話,其他人根本沒有與您一戰的力量,魔君大人想要的生命之源將唾手可得!」幽影魔尊仍恭敬地建議道。

  歷古魔君想了想,笑了起來,對幽影魔尊說道:「好……好……等我得到生命之源,一定分給你一點,讓你也可以早日成魔,哈哈……」

  幽影魔尊現在心裡十分得意,想追問歷古魔君是否會立即下界來,卻聽得歷古魔君道:「你不用多問,我自有主張。」

  「是!」幽影魔尊立即應是。他原本對歷古魔君的事並不熱心,現在主動找歷古魔君也是沒有辦法的事。他害過李玄和令狐小玉,以前只是令狐小玉都逼得他只能龜縮魔域一角,現在仙尊李玄再一復出,他更是自覺沒有了活路,只能求歷古魔君下界來,最好是能把李玄和令狐小玉都給滅了,他就又可以重新在魔域橫行,成為魔域真正的主人了。

  結束了通話的歷古魔君臉上露出了猙獰的笑意,為了生命之源,他已經付出太多了。首先是一千年前,他手下得力的十八天魔。雖然這十八天魔殺掉了當時的惜明上人,但是惜明上人卻用五行輪收了他們十八人,而惜明上人只是失去了肉體,轉世投胎重修仙道。這次惜明又借用五色劫雷筆射殺了自己的本體,使得自己借助第二元神才保住了性命。不但如此,自己這次還失去了四件先天法寶……想到這裡,歷古魔君不由氣得吐了一口鮮血。

  吐血之後的歷古魔君倒也冷靜了下來,雖然幽影魔尊的消息十分可靠,但是眼下光靠自己一個人的話,對付起得到了四件先天法寶的他們來,還真有些麻煩。不如……自己也去找些幫手,生命之源那小子身上多得是,自己最多要一半就夠了,剩下的分出一些來倒也不會對自己成神有什麼影響,嘿嘿……就這麼辦。

  朱雀魔界虛無峰之上,一道黑影出現在了虛無峰的靈煞宮前,此人正是歷古魔君。只聽他大聲吼道:「靈煞老魔,給我出來!」

  這吼聲聲音很大,震得整個虛無峰都在顫動。靈煞宮裡頓時傳出了聲音,當然是靈煞宮眾人的罵聲,在魔界誰不叫靈煞宮主人一聲魔君或者尊主啊,來人居然直接叫老魔,這簡直就是沒有把靈煞宮放在眼裡嘛。

  無數條人影從靈煞宮中竄出,瞬間把歷古魔君圍在中間。不過他們來得快,退得更快,只見歷古魔君單手輕揮,圍上來的這些人,頓時飛退了回去,眼看就要一個個摔成一團。好在這時從門內又走出一個人來,伸手把他們托住,才使得他們免於受皮肉之苦。這個走出來的人正是煞宮的尊主靈煞魔君,他見到立在外面的歷古魔君後,臉色變了變,客氣地說道:「不知道歷古魔君來我靈煞宮有何指教?」

  靈煞宮雖然在魔界很威風,那是因為現在的尊主靈煞老魔修為突破到了魔君境界,而眼前的歷古魔君卻早就到了魔君境界,早已是魔界頂級的存在,根本就不是他靈煞老魔能惹得起的人物。好在歷古魔君醉心於成為魔神,很少插手魔界的事情,他靈煞魔君才能有這麼威風。現在在歷古魔君面前,靈煞魔君是怎麼樣也威風不起來的。

  歷古魔君找上修為比自己低一些的靈煞魔君也是有道理的,現在他被毀了本體,只有第二元神,修為大損,這人修為比自己低些,才好控制,到時得到的好處,自己才能得到大頭。如果找那些頂級的存在,到時可就不再是自己說了算了。看了看眼前對自己還算恭敬的靈煞魔君,歷古魔君有些得意地說道:「我這次找你來,是想和你合作。」

  「和我合作?」靈煞魔君有些不敢相信,歷古魔君什麼時候和人合作過啊,不過仍有些好奇地問道:「不知道歷古魔君所說何事,如果我靈煞能辦到的,一定效勞。」

  「生命之源你知道吧?」歷古魔君笑著說道。

  「什麼?生命之源?」靈煞魔君頓時失去了平靜的心情,激動地問道。生命之源誰不知道啊,只要是想修成神的人都知道。

  「對,生命之源!」歷古魔君滿意地說道。

  靈煞魔君稍稍平復了一下自己激動的心情,又問道:「不知道哪裡可以找到生命之源?」

  雖然生命之源眾所周知,但是在什麼地方能得到卻沒有什麼人知道,知道的人都已經成神了。

  「鳳凰星!」

  「鳳凰星?」靈煞魔君有些不敢相信,在一個修真者的星球上居然會有成神的東西,不過他相信歷古魔君不會拿這樣的事開玩笑,而且他來找自己一定是跟生命之源有關,所以他繼續問道:「魔君來找我的意思是?」

  歷古魔君笑著說道:「我已經發現了生命之源的存在,只不過它現在在一個修真者手中,而這個修真者雖然只有大乘期的修為,但他卻是鳳凰女王的朋友。」

  靈煞魔君算是明白了歷古魔君的意思,他是想讓一個人擋住鳳凰女王,另一個人去搶生命之源。不過誰去擋住鳳凰女王,靈煞魔君卻有些遲疑。鳳凰女王的名號他聽過,他雖然到了魔君境界,但是面對鳳凰女王可能還討不到好,所以他一時沒有回答。

  歷古魔君當然明白他為什麼遲疑,冷笑著說道:「你與鳳凰女王還有些差距,當然不用你去擋她了,你到時候只要搶到生命之源就好了。」

  聽歷古魔君這麼一說,靈煞魔君心中頓時樂開了花,只是他不敢表現在臉上,依然恭敬地說道:「當然,我的修為還差了些,怎麼能跟歷古魔君前輩相比呢?您放心,我一定會不辱使命的。」

  見到事情談成,歷古魔君心中冷笑,口中卻說道:「好,就這麼說定了,你先回去準備一下,我也得回去準備準備我的法寶,要不然對上鳳凰女王怕有些麻煩。我們半個月後出發。」

TOP

第八集 第九章 重聚碧霞(下)


  “好,我現在就去準備,半個月後出發。”靈煞魔君應聲道。他還真以為曆古魔君需要準備半個月時間,卻不知道曆古魔君是傷了元氣,需要時間恢復一下元氣;還有因為重新收復了法寶,而重煉法寶也需要些時間。

  鳳凰星,碧霞門的山門之前,李玄身後跟著小眉,左邊是令狐小玉,令狐小玉身後是鈴兒等四位女婢。現在,鈴兒四人都已經有了大乘期的修為,早已成了令狐小玉的侍女兼護法。李玄的右邊是回奇門宗報告完事情後,又跟上來的惜明真人,最後面是表情呆呆的周虎,而超級戰鬥人已經被收了起來。

  山門前是用一塊巨大的碧霞石做成的牌坊,上書“碧霞門”三個大字,比起以前的碧霞門來顯得更有氣勢。再看整個山門的防禦禁制陣法也更加完善,似乎還是出自張有亮之手。惜明真人看著不由有些得意,自己門派的一個棄徒都能被人請來製作山門防禦陣法,他能不得意嗎?

  李玄看著山門卻有些感歎,說起來自己也算是碧霞門的弟子,卻似乎從來沒有為師門做過什麼貢獻。而現在自己來的目的,竟然也是想帶仙兒和雨露走,棄其他的弟子于不顧……自己到時該怎麼向仙兒開口呢?她那麼在乎碧霞門以及與師父、師祖的感情,不知道會怎麼回答自己,她會跟著自己走嗎?

  山門牌坊下有兩名弟子守衛,兩人都是女弟子,修為都有元嬰期,靈力精純。看得出兩人作行下了苦功,而且資質也不錯。此時,兩人乍然見到一大群人來到自己的山門口,修為自己都看不透,不過光看那氣勢都知道是高手,不由警覺地作出戒備狀態,同時準備向山上報警,並啟動山門防禦禁制陣法。不過當她們看到令狐小玉時,都不由松了口氣,一人迎了出來,一人向山上發出了信號,以通知掌門。

  迎出來的弟子向眾人行禮,同時道:“幻影真人好,我們已經通知了掌門人,請各位道友先在這邊飲茶,掌門人馬上就會出來迎接各位大駕。”

  令狐小玉看向李玄,李玄點了點頭,這既然是碧霞門的規矩,自己自是要遵守。於是,眾人跟著這位弟子來到一處涼亭,另外一位弟子已經沏好了茶水。

  不過李玄哪有心思喝茶,心堛蔆Q著怎麼向仙兒開口的事。他不出聲,令狐小玉和惜明真人也不便說話,只是陪著他坐著。

  突然,李玄望向山上的方向,眾人也跟著轉頭望去。片刻後,只見兩道光影飛馳而來,都不由十分吃驚,沒想到李玄的修為居然還在他們之上。其實也不儘然,如果李玄不動用生命之源的話,修為應該在令狐小玉和惜明真人之下的。不過可不能用普通的修真者和修魔者的標準來衡量李玄,李玄現在的肉身是高級仙人級別之時被五色神劫所滅,來到這個世界後又重塑的,神識雖然受損,降到了靈識的水準,但是仍比一般修行者強很多,更不用說現在恢復了神識,李玄在這方面自是要比兩人高上一些。所以,他才會第一個發現有人過來。

  那兩道光影不用說正是仙兒和雨露了,兩人人還未到,聲音已經先到了:“小玉姐姐,救出他了嗎?”

  她二人的速度很快,聲音剛落,人已經出現在了眾人面前。她們都有大乘期的修為,從山上下來這點距離的飛行,根本不會耗費什麼靈力。不過當她們看到眼前的李玄時,都激動得有點呼吸困難,半天說不出話來。只有那累積了兩百年的眼淚如氾濫的洪水,噴湧而出。然後撲入了李玄的懷堙A不停地抽咽著。

  李玄也很是激動,雖然在他的記憶堙A在地底五行禁地內,兩百年的歲月他只感覺有十幾天,但是他完全能感受到此時此刻仙兒對自己的相思之苦和雨露對自己的想念。不過他現在能做的也只有張開自己的手臂,緊緊地摟住兩女,讓她們先在自己的臂彎堨陋坐@下自己的情緒。

  擔任守衛任務的碧霞門的兩名女弟子此時比誰都驚訝,她們怎麼也沒想到平時對男人從無好感,而且不苟言笑的掌門師尊和師伯會同時投入一個男人的懷抱,而且還是那麼毫無顧忌地在這個男人的懷堶泣。

  “你這沒良心的,一走就是兩百年,也不理我們……嗚……嗚……”

  李玄沒想到先向自己發難的居然會是雨露,自己可沒有對她幹過什麼,不會是她也對自己有了感情吧?李玄連忙否認了這個想法,想她一定是在為仙兒報不平吧……所以,對於雨露的埋怨,李玄沒有否認,誰讓自己一離開就是兩百年呢,雖然那是自己也不願意的。

  仙兒仍在李玄的懷堶泣著,雨露卻收住了聲音,臉上掛著淚,抬起頭來看看李玄,又看了看仙兒,說道:“仙兒師妹,你怎麼不說話?”

  仙兒聽到雨露的話,微微側頭看了看雨露,又抬起頭看了看李玄,然後又埋頭在李玄的懷堙A雙手緊緊地把李玄抱住,低語道:“我只希望能永遠呆在你的懷堙A其他的我什麼也不在乎!這兩百年我也累了!”

  雖然只是隻言片語,但是李玄能聽出她這兩百年來對自己的相思之情,以及為了重建碧霞門所受的苦。她雖然天資聰明,但是怎麼說也只是一個女人,壓在她身上的擔子太重了。

  雨露聽了仙兒的話後,沉思了片刻,似乎也想通了,也把頭埋在了李玄的懷堙A用只有自己能聽得見的聲音說道:“我也是,我以後什麼也不想,只想永遠呆在你懷堙C”

  這聲音似乎是說給自己聽,又似乎是說給李玄聽的,因為他聽見了。李玄此時心中震動不已,沒想到這個丫頭也會對自己情根深種,只是不知道她這話算不算是在向自己告白?

TOP

第八集 第十章 離開方法(上)

  看著李玄和仙兒雨露重聚抱在一起,眾人的表情各不相同。令狐小玉微微有些醋意,小眉看著他們有些感動,臉上露出的是微笑。惜明真人卻十分地疑惑,他一生追求的是修真煉器等奇門之術,感情上則是個白癡,在這之前他還以為李玄和令狐小玉是一對兒,卻沒想到李玄現在居然在令狐小玉面前抱著兩個美女,而且還說那些肉麻的情話。他十分奇怪令狐小玉怎麼沒有反應(他這個感情白癡怎麼看得出此時令狐小玉正在暗中吃醋)。那兩名碧霞門的女弟子自然更是十分吃驚,不過隱隱好像又明白了些什麼,似乎這名男子就是傳說中的仙尊師叔,掌門師尊一直愛著的男子。只是不明白,怎麼師伯也和掌門師尊一樣對那男子有情意。至於站在令狐小玉身後的鈴兒等四婢,都是蒙著臉的,讓人看不出她們在想些什麼。不過她們的眼睛一直沒有離開過李玄三人,想必腦中所想也與三人有關吧。周虎這個粗線條的人卻有些出人意料,他居然在一邊看著壯觀的碧霞門山門,而對李玄三人卻好像視而不見。

  仙兒和雨露膩在李玄的懷裡,靜靜地感受著這片刻的真實。其他的人則各有心事,也都靜靜地立在當地……

  「咳……」

  一個乾咳的聲音打破了這片刻的溫馨,使三人想到了此刻可不是三人世界,還有很多的外人在場呢,臉上微紅地分開了留戀的身體。

  李玄轉身見到了那個乾咳之人,不由有些尷尬地對那人行了一禮,「拜見師祖!」

  來人正是碧霞門前任掌門,李玄在碧霞門的師祖,現任的碧霞門長老,碧霞真人。在接到門下弟子報告,仙兒掌門和雨露到山門迎接貴客之時,他就感到奇怪,有誰會此時來拜訪碧霞門呢?而仙兒和雨露走得那麼急,他也正好無事,所以下山來看看。正好看到仙兒和雨露正在李玄的懷裡,而他也認出了李玄來。

  碧霞真人雖然對李玄瞭解不多,但是他從一開始就知道李玄不是個簡單的人物。特別是在碧霞門被藍光殿滅門之時,李玄的表現和帶著仙兒雨露逃出生天,以及後來,傳來李玄在鳳凰門出現,成了「仙尊」,又在魔域救出無數的修真者,並讓修魔者們改邪歸正後,他為自己當初想辦法收李玄入門感到有些自豪。以後不論是誰一提及李玄仙尊,都會想起這仙尊曾是碧霞門的人啊!正是因為李玄的名聲,才使得各大修真門派對碧霞門的重建多方關照,在收弟子時,也有很多人是衝著李玄這個仙尊來的……

  雖然對李玄很滿意,但是李玄現在這樣卻讓碧霞真人有些惱火。碧霞門是什麼門派啊?那是修真門派,講究的清心寡慾,六根清靜。平時教導門下弟子都是這麼說的,可是現在現任的掌門和掌門的師姐卻同時在一個男子的懷裡,這成何體統,讓門下弟子怎麼想?

  雖然雙修不錯,但是那並不是正統的修真心法,就算是雙修,也需要相當的修真根底才行啊。你們三個要是在山門口就樣搞,把門下弟子帶壞了,以後碧霞門還怎麼管束弟子啊?

  所以他立即制止了三人繼續下去,只是見到李玄尷尬的表情,碧霞真人也不敢真正地訓他。李玄現在什麼身份,他可是仙尊,不再是碧霞門的普通弟子了!

  「你回來了,好……好……快進去休息一會吧,走這麼遠的路一定累壞了吧。」李玄雖然名義上是碧霞門的弟子,但是李玄當初加入碧霞門的心思,碧霞真人多少也知道。他可不是看上了碧霞門的修行心法,而是因為仙兒的原因才加入的,李玄與碧霞真人之間並無多麼深厚的感情,現在碧霞真人這麼和藹地說話,意思明顯地是為了拉近與李玄的關係。

  「好啊……」李玄感到有些好笑,這碧霞真人還真把自己當成小孩子一樣看待,以自己現在的修為,從聖殿飛到碧霞門根本就耗不了多少的真龍之力。不過他也能猜出碧霞真人的意圖,只是他並不在意,而且還很樂意,碧霞門的掌門現在可是仙兒,能借自己那點名聲為碧霞門出點力,也算是幫仙兒了吧。

  「幻影真人真是稀客啊,不知道這位是?」碧霞真人當然不會像仙兒那樣只顧著李玄,而把那麼一大群人全給忽略了。令狐小玉一群女人不是第一次來了,碧霞真人也都認識,不過惜明真人他卻沒見過。他能看得出惜明真人是修真者,身上沒有令狐小玉等修魔者的魔氣,而且看氣度和修為,知道這傢伙不簡單,不由對眾人笑著打招呼問道。

  李玄這時也才想起,自己光想著與仙兒親熱,把身後一大堆人給忘了,連忙介紹道:「師祖,這位是奇門宗的長老,惜明上人!」

  「奇門宗……惜明上人……惜明上人來我碧霞門,真是讓我碧霞門蓬蓽生輝……」碧霞真人一聽李玄的介紹,大吃了一驚。奇門宗在修真界可是大名鼎鼎啊,另外他居然敢用「上人」這個稱呼,這可是修真界,如果不是自大狂妄之徒,沒有真實本領的人可不敢隨便用這個稱呼的。難道這傢伙比自己想像的還要不簡單?

  「不敢……不敢……貧道是奇門宗的長老不假,但是卻不敢當得這『上人』的稱號,還是叫我惜明真人吧。」惜明真人此時也十分地鬱悶,鬱悶的是自己該怎麼稱呼對面這傢伙呢?比起修為,自己不會比他低,因為身份特殊,就是遇到鳳凰門的掌門,他也不鳥。但是此人卻是與自己稱兄道弟的李玄的師祖,那麼自己該怎麼稱呼他呢?稱他師祖,惜明真人是怎麼也叫不出口的。而且此時眾人的客套,也使他十分惱火,此行的目的可是來帶仙兒走的,時間寶貴,要是不能順利飛出鳳凰星,可是會被絕世天劫所滅的……

  「我們什麼時候走?」應付完碧霞真人,惜明真人拉住了還想和仙兒多親近的李玄,低聲問道。

TOP

第十章 離開方法(中) 李無名


  李玄一時沒反應過來,奇怪地問道:“我們還要去哪?”

  聽李玄如此說,惜明真人急了,不由大聲地說道:“去哪?當然是飛出鳳凰星了,還能去哪。”

  本來心中就無比煩躁的李玄,聽到惜明真人這麼一說,心中的火一下就起來了:“你也是大乘期的高手,自己走就行了,老是跟著我干什麼?我什麼時候走,不用你管。”

  惜明真人是什麼人?他可是從仙界下凡的,雖然現在還只是個修真者,但是卻傲氣十足,聽李玄這麼一說,心中也有氣,轉身就要走。可是腳步剛邁出,卻又收了回來,看了李玄好一會兒,他才說道:“我……我還是跟著你踏實一些。”

  李玄訓過惜明真人過後,也意識到自己太過分了。本來在來之前眾人就說好,帶上仙兒和雨露就離開,找個地方練好瞬移,到時好一起離開鳳凰星。卻沒想到遺漏了碧霞真人,此時李玄也不能說走就走吧。不過惜明真人的表現也出乎李玄的意料,沒想到這個高傲的家伙居然能忍下這口氣,不但不反駁自己,還留了下來,難道他預測絕世天劫之時,還有預測到其他的事不成?

  “飛出鳳凰星?”走在前面的碧霞真人聽到了惜明真人與李玄的對話,奇怪地轉過頭來看向他們二人。

  仙兒也轉過頭來,看著李玄,淚水已在眼框裡打著轉,幽幽地問道:“你……你又要拋開我們離開了嗎?”

  “不是……我怎麼會拋下你們不管呢?我這次來是想帶你們……嗯……”李玄見到碧霞真人也看著自己,下面的話就接不下去了。碧霞門剛剛有點起色,自己就來帶仙兒和雨露走,還有絕世天劫的事,李玄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發生什麼事了?”碧霞真人、仙兒、雨露都看見了李玄眉頭皺到了一起的表情,知道一定是遇到大事了,要不然號稱是仙尊的李玄不會如此欲言又止。

  “我們來這裡確實有事,但總不能把我們就涼在這裡吧,是不是該先上山去,一邊喝茶一邊談事情啊?”令狐小玉見到李玄一時不好說出口,不由為他解圍道。

  碧霞真人不由笑了笑,說道:“是,應該的,我們先上去吧,有事等會再說。”

  仙兒和雨露這時幽怨地看了李玄一眼,各拉住李玄的一只手,生怕李玄跑掉一樣。李玄也老實地跟她們一起上山,沒有說話。他現在正在想著,該怎麼向仙兒和雨露說絕世天動的事,另外也想看看碧霞真人的看法,畢竟要讓他們放棄畢生精力建立起來的碧霞門,跟自己一起逃難出鳳凰星,他們也不知道會怎麼想。

  碧霞門的會客廳之中,碧霞真人、仙兒、雨露、李玄、令狐小玉、惜明真人在座,小眉帶著四婢守衛在門外,不讓閑雜人等靠近,周虎則跑到練習場,看碧霞門弟子練功去了,現在的他只要一有學習機會就不會放過。會客廳裡雖然茶水倒好,水果放好,一副好好的會客場面,但是氣氛卻一點都不像,而更像是談判,氣氛有些緊張。

  大家都不說話,都把目光集中到李玄的身上,李玄知道自己再不說話是不行了,只有硬著頭皮說道:“是這樣的……惜明上人預測出一個月之內,將會有絕世天劫降世,鳳凰星將會被毀滅,劫後,整個鳳凰星將不會有生靈存在。所以,我們想在這之前離開鳳凰星。”

  “絕世天劫?你們確定?”碧霞真人被這個消息驚得站了起來,瞪大了眼睛看了看李玄,又瞪向惜明真人,希望從他那裡得到證實。

  仙兒沒說話,但是看李玄的眼神卻跟剛才不同了,而且把李玄的手抓得更緊。看來李玄並沒有忘記自己,得到這消息後,還想著來帶自己走。雖然走不走是一回事,但是至少李玄心中有自己。

  碧霞真人在惜明真人處得到證實,並且得知李玄等人將會瞬移出這個星球後,他倒也十分鎮靜,環視了眾人一遍,皺著眉頭問道:“能瞬移出鳳凰星嗎?以前可從來沒有人瞬移出去過啊。每一次有人要離開鳳凰星,就會無緣無故地被雷電劈死,要不然就會被天火燒成灰……”

  “這個問題已經解決了,以前不能瞬移出鳳凰星,是因為鳳凰星被歷古魔君用先天法寶設置的禁制封印了。現在這個禁制封印已經解除,以後的修真者,只要修為足夠,都可以瞬移出這個星球。”令狐小玉接過話題,並且把李玄、鳳凰女王和惜明真人與歷古魔君鬥法的事說了一遍,並提到在此之前,鳳凰星已經遭受了一次歷古魔君的摧殘,而絕世天劫絕對要比歷古魔君那次先天法寶的普遍攻擊要恐飾得多。

  得知事情的原由後,碧霞真人沉思了片刻,又提出了一個問題:“你們要離開鳳凰星,那麼將到什麼地方去呢?”
  碧霞真人沒出過鳳凰星,也不知道在出了鳳凰星後,應該到什麼地方去。但是他也想到總不能一直留在虛空之中吧,總得有一個落腳之處。他想他的瞬移雖然不怎麼樣,但是帶上一個人瞬移也不是太難的事,那麼只要時間足夠,而瞬移的距離又不太長的話,應該可以把門中一干人等都帶離出去。只要有人在,那麼即使是在一個陌生的地方,重建碧霞門也將不會太難。

  “這……”李玄也被問住了,他對鳳凰星系哪有可以住人的星球可不清楚,還有他雖然進行過長途的瞬移旅行,而且現在的修為也還不錯,他原來認為只需要離開這個危險的星球,出去之後,再慢慢找能住下的地方就是了,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但是這次卻似乎有些不同,這次可是一大堆人瞬移出這個星球,旅途上將會有無數的人同行,總不能這麼多人都漫無目的地瞬移旅行吧。再說了,就算自己可以連續瞬移,但是那些瞬移功夫不到家或修為不足的可怎麼辦呢?所以需要一個對鳳凰星系相當熟悉的人作向導才行。

TOP

第十章 離開方法(下) 李無名


  想到這裡,李玄不由看向惜明真人,他可曾是朱雀仙界的仙人,在歷古魔君用九件先天法寶禁制封印鳳凰星的時候,他還曾來調查過原因,對鳳凰星周圍的環境應該相當熟悉吧。沒想到惜明真人一看李玄的眼神,便苦著臉說道:“我對鳳凰星周邊的情況也不熟悉,當年調查鳳凰星被封印一事,我是從仙界用法寶直接傳送到鳳凰星禁制附近,然後就一直研究那個禁制,再後來就被歷古魔君發現,接下來的事你也知道了。”

  聽惜明真人如此一說,李玄的心也沉了下來,這可怎麼辦?難道到時真的帶上一群修真者當星際流浪一族?一大群修真者,沒有一個落腳的地方,修為低一些的修真者不能休息和恢復靈力,那麼下場只有一個,就是面臨死亡。那樣帶領他們離開還有什麼意義呢?想到這裡,李玄沉思起來,過了好一會兒,才又說道:“這樣啊,那只有現在派人去探一探路了。只是星際如此廣闊,要探路找落腳的星球,恐怕不是短時間內能完成的事。而絕世天劫留給我們的時候可不多啊。”

  碧霞真人也十分著急地說道:“去探路的話,算上我一個……不行,一個人還是太少了,我們可以立即聯系一下其他門派,比如鳳凰門,他們的高手眾多,可以派出很多的高手去探路。只要一找到可以落腳的星球,我們就立即轉移門下弟子,爭取在絕世天劫到來之前把門下弟子轉移完。”

  “找鳳凰門的高手一起探路到是個不錯的主意,只是要想轉移完門下弟子似乎不可能。我們的意思就是到時能轉移多少是多少,在虛空之中瞬移帶人,大乘期的高手我想帶一個都相當地吃力,自己不能瞬移的弟子……恐怕只能留在鳳凰星了。”惜明真人十分無奈地說道。他早最就分析過此事,並且他回奇門宗對現任的宗主也是如此說的,合體期以上修為的弟子立即修習李玄給的瞬移術,到時只有能瞬移的才能一起走。


  碧霞真人可沒有在虛空中瞬移的經驗,此時聽惜明真人一說,心中涼了半截,情緒低落地說道:“真的不能帶門下弟子離開嗎?那……那你們帶仙兒和雨露走吧,我不想離開碧霞門!”

  碧霞門是碧霞真人一手建立,已經毀滅過一次,上次他就不願意離開,是被朋友強行帶走的,這次他是無論如何也不願意離開的了。

  “師祖,你不走,我也不走!”雨露自小被師父桑梓收養,在碧霞門中長大。桑梓在上次滅門之災中肉身被毀,元嬰被碧霞真人收起,現在已經重生,並重新投入了碧霞門,不久前已經修習到了出竅期,修為還差了些,瞬移恐怕不行。師父和師祖都不能離開,她也不願意離開。

  “我……我現在是碧霞門的門主,我不能拋下我門中的弟子獨自離開,我也要留下來。”仙兒本來還有些猶豫,不過當她聽到雨露不願意離開後,她也決定留下來。

  兩人都是經過考慮而作出的決定,李玄聽了她們的決定,頓時感到頭大,這可怎麼辦?如果她們都不願意離開,那麼自己真的要丟下她們倆,獨自離開嗎?看來,現在要做的是幫她們想辦法,帶著碧霞門下的弟子一起離開,她們才會跟著自己離開。雖然李玄不清楚現在碧霞門有多少人,但是剛才進來時自己所見到的人,就有一百左右,更不要說那些躲在一邊修煉的人了。這麼多人,自己怎麼幫他們離開這個星球?這裡又不是地球,又沒有宇宙飛船……對了,宇宙飛船!李玄想到了一個絕好的主意,臉上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你還笑……你……嗚……你難道對我們一點感情都沒有?嗚……嗚……”雖然仙兒發表了自己的態度,不准備拋下門中弟子離開,但是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說出不離開後,李玄這個沒良心的居然開心地笑了出來。

  仙兒突然哭泣,李玄可沒有意識到是自己造成的,一臉茫然,不知所措。

  令狐小玉伸手扭了李玄一下,又白了李玄一眼,暗說夫君你真的想拋下她們,也不能做得這麼明顯啊,等走出碧霞門再笑也不遲啊。但又有些疑惑,似乎李玄並不是那麼無情的人,再見到痛哭的仙兒,連忙安慰道:“仙兒妹妹,不要哭了,夫君可不是無情之人,你難道還不了解他嗎?他一定是在想其他的事情,所以才會這樣。夫君你說是不是啊?”

  “我沒有想其他的事……哦……痛!”李玄一直想著宇宙飛船的事,沒弄明白仙兒和令狐小玉兩個到底在說什麼,話剛一出口就又被令狐小玉扭了一下。還不明白自己錯在什麼地方,不過話還得繼續說:“你們聽我說嘛,剛才我在想我家鄉的一種交通工具,這種交通工具可以帶人進入虛空之中,飛向宇宙,叫做宇宙飛船。”
  “宇宙飛船?”聽過李玄經歷的眾人都曾聽李玄說過宇宙飛船,不過因為不是修真界的東西,所以李玄只是一句帶過,並沒有說得有多詳細,所以他們並不清楚宇宙飛船到底是什麼東西。

  李玄笑著說道:“不錯,正是宇宙飛船。一般,大點的宇宙飛船可以坐幾千上萬人,如果有宇宙飛船的話,就可以帶上不能瞬移的人一起離開了。而且並不會耗費靈力,所耗的只是一些能量晶石罷了。”

  “你說的是傳說中穿天梭一樣的東西?”惜明真人是煉器制器的行家,聽到李玄一描述,立即想到了傳說中的穿天梭。

  李玄點點頭說道:“不錯,正是和穿天梭差不多的東西,只是宇宙飛船並不是修真者制作出來的法寶,而是科技產品。”

  “那你能制作出宇宙飛船來嗎?”惜明真人問出了所有人想知道的問題。

  聽到惜明真人的問話,李玄卻有些蔫了,搖搖頭說道:“我雖然見過宇宙飛船,也曾擁有過無數的宇宙飛船,如果給我時間的話,我倒是可以制作出來。不過現在……時間可能來不及。”

  “唉……”滿懷期望的眾人這一下都失望了。

  李玄確實不能制作出宇宙飛船來,不過惜明真人的話卻提醒了他,他心中也活動了起來。在眾人失望過後,他說道:“雖然我不能制作出宇宙飛船來,但是卻學過剛才惜明上人所說的穿天梭的制作方法。只是……穿天梭這樣的法寶坐不了多少人,我想可以結合宇宙飛船的特點,制作出介於宇宙飛船和穿天梭兩者之間的飛行工具來,應該可以帶我們一起離開。不過,要制作出所想的飛行工具,需要很多的東西……”

  “都需要什麼東西?”聽到有希望,大家都來了勁,一起大聲問道。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