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的用戶組別: 遊客[0級]
搜索選項 要有附件 作者搜索
搜索範圍
Dedo 論壇搜索系統
DC論壇影城 ad.vbox
香港易存網庫 [服務器租用|easyhost.com.hk] 域名 電郵 VPN 網頁寄存 快速穩定 雲端 Hosting Server 電話:(852)-21550486 / (86)-21-61979257 服務:[ 資訊, 電郵服務, 資訊網絡, 網頁儲存, 網頁設計, 網站設計, 網頁寄存, 網站寄存, 主機租用, 主機托管, 伺服器管理, 伺服器租用, 伺服器托管, 服務器租用, 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租用, 域名註冊, 網站地圖, 客戶優惠, 報章報導, web hosting, hosting, email service, web page design, web design, dedicated server, dedicated host, server management, server colocation, colocation, Virtual Host, MPLS, CDN, IPLC ]
返回列表 發帖
第九章

  真是奇怪,她這個人的活力一向不被天氣影響,可是這幾天,天氣一稍微轉冷了點,她整個人也變懶了,一點點活動的慾望也沒有,就像她現在,除了搬張搖椅坐在門廊上邊欣賞風起花落,邊吃點零嘴,什麼事也不想做。  



  「大少奶奶、大少奶奶!」小君的聲音由遠漸近,很快的飄進了唐玦的耳朵。  



  要動不動的挪了挪屁股,她看了一眼已經來到身邊的小君,無精打採的應了一聲,「什麼事?」  



  「大少奶奶,大少爺剛剛打電話回來要我轉告你,他今天臨時有客戶來訪,所以下午沒辦法帶你出去玩,明天再帶你去。」  



  唐玦淡淡地道:「我知道了。」前天,洛天突然說這個禮拜六下午要帶她出去玩,而且說,也許他們可以在外面過夜,先補個短短的蜜月旅行,當時她就懷疑他做得到,因為他的週末跟平日根本沒兩樣,還是晚上七八點才會回到家,沒想到還真的被她料中了,說什麼她這個人沒有信用,他自己還不是好不到哪堨h!  



  把話傳到了,原本該掉頭走人,可是看到唐玦那副一反常態度的模樣,小君忍不住關心道:「大少奶奶,你心情不好啊?」  



  「沒有。」  



  在她的臉上逡巡了一番,小君說道:「眉頭皺得那麼緊、嘴巴嘟得那麼高,你還說沒有心情不不好。」  



  睨著她,唐玦沒好氣地說道:「你什麼時候成了心理醫師?」  



  「大少奶奶,你怎麼這麼說,人家是好意的關心你耶!」小君一臉的委屈。  



  「好、好、好,我跟你賠不是,是我不對。」唐玦無奈地道,她這個大少奶奶當得實在有夠蹩腳,不是老被人家訓話,就是老出樓子,簡直是太遜了。  



  「大少奶奶,大少爺不能帶你出去玩,那我帶你去好了。」  



  唐玦懷疑地看了小君一眼,「你帶我去?」這位小姐年紀比她小,口氣倒是比她還大。  



  用力地點點頭,小君帶著炫耀的口吻說道:「我現在會開車了哦!」  



  哈哈笑了起來,唐玦問道:「你有駕照嗎?」  



  「駕照?」  



  這種反應,通常是沒有駕照的意思,唉!果然被她給猜中了,這位小姐跟她一樣,知道車子該怎麼開,就是沒資格開上路。  



  「我的好小君,沒駕照,你就算車子開得再好,我也不敢讓你載。」唐玦笑著道。  



  「那我就不能載你出去玩了。」  



  「你不能載我去,我還是可以出去啊!」唐玦偏著頭道,她老公為了客戶拋下她,她當然沒道理一個人可憐兮兮的窩在家堙A雖然她懶得動。  



  「大少奶奶你要去哪堙H」  



  瞥了小君一眼,唐玦慢條斯理地說道:「我現在還不知道。」自從發生那次淋雨的事件之後,每當她要出門的時候,小君總是問得仔仔細細,什麼她要去哪堙A她要跟誰見面,想必是奉了她老公的命令,要不然幹麼那麼雞婆?  



  「我不知道要去哪堙H」  



  「我不會邊走邊想嗎?」  



  「那多麻煩!」  



  「會麻煩是我的事,你擔心個什麼勁啊!」溜下搖椅,唐玦笑瞇瞇地說:「我要上樓梳菪揮瞗A不跟你扯了,拜拜。」  



  看到她那副溜之大吉的模樣,小君也只能在原地怨嘆跺腳,大少爺是那個樣子——一天到晚不放心老婆,大少奶奶又是另一個樣子——不喜歡人家管東管西,要讓他們兩邊都高興,還真是難為。  



     



         ☆        ☆        ☆  



     



  第一次作媒就慘遭滑鐵盧,說起來,實在很沒面子,這問題到底出在哪堙A唐玦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明明是郎才女貌,怎麼會撞不出火花呢?  



  失敗乃成功之母,這一次不成,下次再接再厲,不過,她得先搞清楚為什麼她的算盤會打錯了,以免造成二次失敗。  



  打了通電話約好雲拓,唐玦便匆匆忙忙地來到西餐廳赴約。  



  「雲拓,你怎麼會跟心藍不來電?是她不合你的意,還是她對你沒意思?」屁股才剛坐定,她劈頭便問。  



  「大小姐,你現在已經是人家的老婆,不是以前的黃毛丫頭,不要還是這麼莽莽撞撞的。」不理會唐玦的問題,雲拓訓斥道。  



  「你不要轉移話題,跟我把話說清楚,為什麼會不來電呢?」  



  雲拓好笑地搖搖頭,「小玦,你也真是可愛,兩個人對彼此就是沒有特別的感覺,這哪婸搨n什麼理由?」  



  「可是……」  



  「我早跟你說過了,我沒興趣交女朋友,你找再漂亮、條件再好的女孩子,我都不會有特別的感覺。」除非那個是唐靜,雲拓在心婺犮R道。  



  「這麼說,轉了一大圈,全是我在一旁瞎起哄嘍!」  



  「本來就是!」  



  「可是,如果我是男孩子,像心藍這麼好的女孩子,我一定會心動的。」  



  「小玦,每個人的評價觀點不同,你認為是,我可不見得持相同的想法,就好像,我從來沒想到姚洛天會娶你。」雲拓趁勢來個機會教育。  



  「是啊!我也沒想過我會嫁給洛天這樣的男人,他應該娶個大美人當老婆。」  



  「小玦,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覺得以姚洛天的身份,他應該娶個精明的女人,可是你呢,人既不精明,又糊婼k塗的。」  



  「我哪有糊婼k塗,我只是有那麼一點點的散漫。」  



  甩了甩手,雲拓說道:「我不跟你爭這個,這不是重點,最要緊的是,每個人的眼光不同,每一個人的感覺也不同,你不能把你自己的標準加在別人的身上。」  



  其實雲拓說的話她都明白,可是她也不過是一番好意。這時候Waiter送來了餐點。  



  「小玦,我已經先幫你點了你愛吃的沙朗牛排。」  



  唐玦點了點頭,表示她沒意見,開始動手吃起她的沙拉。  



  兩人邊吃邊聊,東南西北,漫無目的地聊著,突然,唐玦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好像有人在看她。  



  這怎麼可能?這是她閃過腦海的第一個念頭,因為她太清楚自己有幾兩重,這種被盯的事絕不可能發生在她身上,雖然理智是這麼告訴她,可是心堳o愈來愈毛,忍不住,她偏著頭尋找那道目光。  



  三十秒不到,唐玦已經在她的斜前方找到那道目光的主人,也就是她老公,怪不得她心埵酗@種不安的感覺,瞧他眼神簡直快噴火了。  



  迅速地將頭轉回來,唐玦心媟W了,完了、完了,這下子她糟糕了……不對!她老公旁邊好像有個美女,一思及此,她再一次把頭轉過去……她的眼力真好,她老公的左手邊確實坐了一位超級大美女。  



  眼睛用力地朝洛天瞪了回去,唐玦在心堜G罵,可惡!自己跟美女跑來這埵Y飯,還好意思「指責」她?  



  「小玦,你在看什麼?」講了好半晌的話都聽不到唐玦的回應,雲拓這才發現她的眼睛已經溜走了。  



  「沒什麼。」連忙把視線收回來,唐玦心不在焉的吃著她的午餐。  



  不相信的順著她剛剛的視線望了過去,雲拓定睛一看,趕緊把頭掉回來,「小玦,你老公跟別的女人在一起耶!」雖然只有在婚禮上見過姚洛天,但姚洛天長什麼樣子,他可是記得清清楚楚。  



  咬牙切齒,唐玦沒好氣地說道:「不用你來告訴我,我眼睛比你還大!」  



  雲拓連忙道:「你別誤會,也許是客戶。」小靜跟他提過小玦淋雨的事,當時就是因為這麼一場誤會。  



  「哪有這麼巧,每次都是跟客戶一起吃飯。」說著,唐玦忍不住又把目光移過去,而這一看,她頭痛了,洛天的右手邊現在坐了一位男士,這位男士她見過,就是那天在洛天辦公室跟他講話的人,也就是說,這個女人應該是客戶。  



  「小玦,在還沒問清楚的情況下,不要隨便下斷言。」「我知道。」她知道她現在的眉頭一定皺成一團,她大難臨頭了。  



  看到唐玦愈來愈難看的臉色,雲拓以為她還沒想開,連忙又道:「小玦,你要相信姚洛天,他不會做出對不起你的事。」  



  苦苦一笑,唐玦喃喃自語,「我相信我完蛋了。」  



  「小玦,你說什麼?」雲拓小心翼翼地看著她,她神色不對,嘴巴又唸唸有詞,這情況好像很嚴重哦!  



  白了他一眼,唐玦朝著洛天的方向指了指,「你自己看。」  



  順從地轉過頭,看到洛天的身邊多了一個人,雲拓大大的鬆了口氣,「小玦,我就跟你說嘛,不要隨隨便便下斷言。」  



  翻了翻白眼,唐玦一副精神分裂的樣子,「你還不懂嗎?我完蛋了。」  



  「為什麼?」  



  「我老公說,除了他,我不可以單獨跟別的男人吃飯,可是很不巧的,他已經看到我們了,這樣子你總該懂了吧?」  



  「你完蛋了!」  



  氣得牙癢癢,唐玦罵道:「王雲拓,不要重複我說過的話!」  



  「你不要擔心,你只要跟你老公解釋清楚,我是你研究所的好朋友,我們兩個就像哥兒們,我相信他不會跟你計較。」雲拓轉而安慰道。  



  嘴角僵硬地動了動,唐玦皮笑肉不笑地說道:「希望如此。」  



  「我們要不要走了?」  



  「不要。」唐玦搖搖頭,反正都被看到了,她就算現在落跑也改變不了事實。  



  「既然不要走,那你就放輕鬆一點,不要苦著一張臉,別人會以為我虐待你大小姐。」  



  努力地笑了笑,唐玦隨即眉毛又垂了下來,「雲拓,你幫我催一下服務生,請他們牛排快一點送上來。」她還是趕緊吃一吃走人比較妥當。  



  「遵命!」雲拓伸手招來了服務生。  



  這一餐接下來一定是難以下嚥,唐玦在心媢贏D。  



     



         ☆        ☆        ☆  



     



  唐玦一下子蹺起二郎腿,一下子又放平雙腳,又一下子幹脆把雙腳窩在沙發堙A這一個下午,隨著時間的流逝,她的心愈來愈沉重,愛一個人,心堛滬t擔不再像以往一樣輕鬆、自在,它塞了滿滿的心眼,教人多愁了起來。  



  唉、唉、唉!連嘆了三聲氣,唐玦往旁邊一臥,躺在沙發上。  



  「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把我的話都當成了耳邊風,怎麼現在也知道唉聲嘆氣啊?」  



  慌忙地從沙發上跳起來,唐玦陪著笑臉迎上去,「洛天,你回來了啊!」  



  「別想跟我打哈哈。」洛天冷冷地看著她。  



  噘著嘴,唐玦可憐兮兮地道:「我沒有啊!」  



  非常地無可奈何,他說道:「你難道非要我找個人寸步不離的跟著你,你才會把我的話當成一回事嗎?」  



  「你除了用這個方法,難道就不能換點新鮮的嗎?」她撇了撇嘴。  



  有這樣的老婆,他能怎麼辦?不聽話也就算了,現在連說話的口氣都跟他一模一樣,早晚會被她爬到頭上……算了,他早就被她吃得死死的,而且這輩子恐怕都無法翻身,誰教他那麼死心塌地的愛著她。  



  「我決定把你帶在身邊,自己負責監督的工作。」洛天說出自己的想法。  



  這會兒唐玦真的嚇到了,這種事可一點也不好玩,「洛天,你不要開玩笑,你是個大忙人,哪有時間管這種事?」  



  看著她,洛天表情很嚴肅,「我是認真的,而且已經決定了。」  



  決定?天啊!這兩個字一聽起來就怪恐怖的,好像從此之後,她唐玦再也沒有翻身的餘地,不行,她得試著扭轉乾坤。  



  拉了拉他的袖子,唐玦抿了抿嘴,輕聲地說道:「親愛的老公,不用這麼麻煩啦,你讓小君……」  



  「你怎麼說了就忘了呢?」洛天毫不客氣地打斷她的話,「是你剛剛建議我換點新鮮的,我這不過是在順你的心、合你的意。」  



  換湯不換藥,這哪有什麼新鮮可言?哀怨地瞅著他,唐玦一臉的委屈。  



  「不要以為用那種眼神看著我,我就會讓步,這一次,我沒得商量。」  



  「小氣鬼!」唐玦終於忍不住罵道。  



  傷腦筋地搖搖頭,洛天好脾氣地說道:「這都要怪你自己,我不是已經跟你約定好了,不準你跟別的男人單獨吃飯嗎?」  



  「我……我只是要幫雲拓介紹女朋友嘛!」  



  挑了挑眉,洛天臉上寫著懷疑,今天中午他有看到那個家夥的長相,那是一張可以靠女人吃飯的小白臉,他不相信這樣的人需要他老婆介紹女朋友。  



  「真的,我本來是要介紹心藍給他……」  



  心藍?」  



  「是啊!我看他們兩個郎才女貌,一定會成為一對佳偶,哪堛器D……」  



  「他們兩個不來電。」  



  「對啊、對啊!你怎麼知道?我都想不通耶。」唐玦一臉崇拜地看著他。  



  輕輕捏了捏她的臉頰,洛天捺著性子說道:「你不用想得通,你只要少管別人的閒事就沒錯了。」  



  「你怎麼這麼說,我也是好心好意,何況,我也閒著沒事做啊。」  



  「什麼好心好意,依他所見,這個沒事做才是真正的重點吧!  



  「既然他們不來電,你也不要再窮攪和,至於以後,你一旦跟我去公司上班,多得是工作讓你忙,到時候你一定不會無聊。」洛天拍拍她的肩道。  



  虧她解釋那麼多,結果還是難逃此劫,垂頭喪氣,唐玦走回沙發坐了下來。  



  心疼的看著她,洛天也跟著在沙發前坐了下來,從旁邊將她摟進懷堙C  



  兩個人就這麼靜靜地相依偎,誰也不說話,過了好久好久,唐玦才打破沉默問道:「洛天,為什麼要娶我?」  



  「你覺得呢?」  



  「責任啊!因為我們兩個在床上被抓到,所以你只好娶我。」  



  將她的臉轉向自己,洛天謹慎地問道:「如果我說,我不是為了責任娶你,而是為了『愛』才娶你,你相信嗎?」其實阿唯說得沒錯,他應該讓小玦知道他愛她的心,要不然,說不定等了一輩子,還是等不到她的愛。  



  雖然第二次聽到「愛」這個字,唐玦還是被震住了,這竟然是真的……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終於緩緩地搖了搖頭,說道:「我不敢相信。」  



  「為什麼?」  



  「因為我長得並不漂亮,而且又有好多好多的缺點,常常惹麻煩,讓你生氣,你怎麼會愛上我?」  



  「小玦,愛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並不是用條件或物質可以涵蓋的。」輕撫著唐玦的髮絲,洛天接著道:「你還記不記得我曾經跟你說,情人眼堨X西施,因為愛你,所以在我的眼中,你是最美的。」  



  她明白了,怪不得他總是說她漂亮,原來對他來說,她不只是他的老婆,更是他的情人。  



  笑得好開心,眼眶都溢起了水氣,唐玦調皮的說道:「我還是覺得你的眼睛有毛病,它一定患有高度近視。」  



  吻了吻她的嘴唇,洛天笑道:「那你說說看,我近視到底有幾度?」  



  「這個嘛……至少有一千度吧!」  



  「那不就什麼都看不清楚,模模糊糊嗎?」  



  「對啊!只看得到我又大又漂亮的眼睛啊。」眨了眨她那對明亮的雙眸,唐玦還是抑制不了她的好奇,又問了一遍,「洛天,你為什麼會愛上我?」  



  是時候了,摸了摸她的臉龐,洛天慢條斯理的說來,「十八年前,有一對夫妻因為二度蜜月,決定把自己的兩個孩子拖給父母帶,可是這個大女兒實在太調皮了,她奶奶管不住她,所以她母親才拜託自己的好朋友幫忙照顧。  



  「這位小女孩來到她母親好朋友的家堙A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她很拗,誰都不理睬,就只肯跟這個家的長子說話,在眾人束手無策的情況下,只好由一個十四歲的大男孩充當保姆,這個大男孩白天陪這個小女孩玩,晚上陪她睡覺,他們兩個儼然成了一對恩愛的小夫妻。十天的相處,男孩在不如不覺當中,認定了這個小他八歲的女孩是他的新娘,雖然小女孩之後再也沒有來過他家,甚至他也試著在生活當中遺忘她,可是,他的日記本寫滿了她的一顰一笑,她的一切就是無法從他的記憶抹去。」  



  不用問也知道,洛天故事堛漕k孩就是他自己,女孩就是她。  



  「男孩子變成男人,在追逐了好多次的愛情遊戲,他終於體認到一件事,他的妻子只有一個人,就是他十四歲時的小新娘。他決定找回他的小新娘,於是,他請人打聽他小新娘的近況,由於當時他的小新娘還在求學,再加上他的工作忙碌,他一直沒有機會展開追求,直到有一天聽到一個消息,他的小新娘竟然立志三十歲才要結婚,所以他等不及了,只好設了一個陷阱,讓自己先把小新娘娶回來再說。」故事聽到這堿O尾聲了,她也明白了,難怪那一晚的宴會,她在那麼多美女的襯托下,依然可以一眼就成了他的目標,原來他早鎖定她。  



  「小玦,聽完了這一切,你心埵酗偵繴P覺?」  



  「這個女孩子好幸福,幸福得讓人嫉妒。」其實她之所以立志三十歲結婚,是因為很多同學老問她為什麼不談戀愛,她被問煩了,只好誇下這個海口堵他們的嘴,讓耳朵清靜一點。  



  「那你認為,這個女孩子會愛上這個男孩子嗎?」  



  偏著頭,唐玦像是在思考的樣子,半晌,忽然圈住洛天的脖子,吻住他的唇,封住他的嘴,女人還是很小心眼,為了懲罰他強迫她去「姚氏集團」上班,這個答案,她要過一陣子再回答他。  



  到底是「愛」,還是「不愛」,其實從唐玦的熱情挑逗,洛天已經心知肚明,只差沒聽她親口承認,不過沒關係,只要吃了定心丸,其他的慢慢來,這一刻,跟愛妻共赴雲雨比較重要。  



     



         ☆        ☆        ☆  



     



  為了讓唐玦做好上班的準備,洛天特地給了她一個禮拜的時間調整心情,不過這個禮拜,她必須接受小君的跟隨。這一天,唐玦特地回了一趟娘家,對於小君的再度出現,於海晴不用聽女兒解說,也可以猜得到是怎麼回事。母女倆聊了一會兒,唐靜就回來了,唐玦一看到她,馬上把小君丟給母親,拖著妹妹進了房間。  



  「姊,你變漂亮了哦!」  



  「不會吧!我最近變懶了,做什麼事都提不起勁,這懶惰的女人已經很醜了,而我本來的樣子再加上懶惰,怎麼會變漂亮?」  



  其實,姊確實變漂亮了,她比以前多了一股女人的嫵媚,不柔卻嬌,也許是沉浸在愛河的關係,她每天忙著享受老公的疼愛,哪堛`意得到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  



  「姊,你現在的漂亮不是靠打扮襯托出來的,是很自然的一種味道。」  



  唐玦點了點頭,「這樣子啊!」習慣了平凡的外貌,是否變漂亮對她來說一點也不重要。  



  「姊,你今天心情很好?」  



  點了點頭,唐玦笑著道:「這倒是真的,不過不是今天才心情好,我現在每天心情都很好,而且很能吃,很像懷孕的女人。」  



  確定她心情真的很好,唐靜才進一步地表示道:「姊,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沒有勇氣告訴你,可是這陣子發生了一些事情,我想,我應該告訴你。」  



  「什麼事情這麼嚴肅,還需要勇氣?」  



  「我……我跟雲拓已經交往半年多了。」  



  事情來得太突然,唐玦傻住了,這實在很難相信。  



  她不說話,唐靜可緊張了,「姊,我不知道你為什麼反對我跟雲拓在一起,可是我們兩個是真心相愛,我希望你能祝福我們。」  



  緩緩地回過神,唐玦皺了皺眉說,「我有反對你們兩個在一起嗎?」  



  「姊,你難道忘了嗎?我出車禍住院的時候,雲拓陪你一起來看過,當時你就曾在私下嚴重警告我,說雲拓是個花花公子,我不可以相信他的甜言蜜語,免得被騙上當。」  



  「是啊!我是說過這些話,當時我的確是這麼覺得,因為我有很多同學都說他很花,見一個愛一個,而且他真的看了你一次之後,就一直跟我要你的資料,果然跟同學說得一模一樣,所以我才好心地警告你,我怕你上他的當啊!」  



  怎麼會這樣子呢?她心堣@直在猜測,也許姊是因為喜歡雲拓,所以潛意識媢鴷L產生偏見,這是為了避免姊自己愛上他,也因此,她要求雲拓不能說出他們的事情,她怕他們的戀情會傷了姊的心,沒想到姊是基於愛妹之心,而她這個做妹妹的卻誤解了姊的一片心意,可是……  



  「姊,就算當時你是為了保護我,可是你又為什麼要三番兩次的阻止雲拓追求我?」唐靜仍然不太明白地問。  



  「剛開始,我是對雲拓的專情程度沒信心,等到稍微瞭解他以後,我雖然知道他有心,可是,我常聽你在說,你欣賞那種斯文、穩重的男孩子,我想你一定不喜歡雲拓這種流氣型的男孩子,我擔心雲拓追不到你,他會很傷心,所以我幹脆阻止他追你啊!」  



  轉了一大圈,原來姊從頭到尾都是基於保護他們的心理,唐靜終於明白的點點頭。  



  突然,唐玦咯咯的笑起來,「小靜,我真的沒想到你竟然會喜歡雲拓那樣的男孩子,害我還替他緊張得半死,拚命的想保住他的男性尊嚴。」  



  「姊,人跟人之間的感情是一種緣份,其實我自己也沒想到我會愛上雲拓那樣的男孩子。」  



  「說得也對,就好像我從來也沒想到,洛天竟然在很早以前就愛上我,而且為了娶我,費盡心思,而我,跟著也糊婼k塗的愛上他。」  



  「姊,你在說什麼?」  



  幸福的笑了笑,唐玦娓娓道出那段故事……  



  「姊,沒想到你的婚姻竟然有這麼一段浪漫的背景。」「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從來沒有被男孩子追過的我,竟然會有這麼美麗的際遇,我想,這大概是老天爺可憐我,它說,」清了清喉嚨,唐玦壓著嗓門,一副很老沉地說道:「唐玦,雖然你有一個很平凡的外表,但是看在你有一顆快樂的心,我就賜給你一段美妙的姻緣。」  



  這就是她的姊姊,很能自得其樂,唐靜看著唐玦,忍不住莞爾一笑。  



  「姊,有一個觀念我一定要糾正你,其實你弄錯了,沒有男孩子追你並不是因為你的長相,而是你書讀得太好了,你總是遙遙地站在頂端,男孩子對你自然有一種不敢高攀的心態。」其實姊雖然長相平凡,在眾人之中,男孩子很難注意到她,但是一旦看到她,她那雙又大又亮的眼睛、她那快樂的心情,總會讓人心情跟著跳躍,這就是她的魅力所在。「是這樣子嗎?」唐玦一點也不在意,都過去了,何必再去追究。  



  「這是雲拓告訴我的,不過,我想那些男孩子一定還不夠成熟,感情的事,並沒有高攀與否的問題,而是真心與否。」  



  忽然想到心藍的事,唐玦轉而念道:「喂!你跟雲拓也真不夠意思,交往那麼久到現在才肯告訴我,害我還苦口婆心的想幫他介紹女朋友。」  



  「這要怪我,是我讓雲拓不要說的。」  



  「為什麼?」  



  唐靜為難地道:「這個……姊,我可不可以不要說?」說出來真是尷尬!  



  搖了搖頭,唐玦學起洛天的口氣說道:「你給我乖乖的從實招來。」  



  算了,姊妹之間還有什麼不能說的,輕嘆了口氣,唐靜實話說來……

TOP

第十章

  跟老公一起上班的感覺如何?  



  唐玦的結論是,其實也沒有想像中那麼慘不忍睹,她跟洛天已經一起工作三天了,而她的職位是「總經理秘書的助理」,這個想必是她老公為了方便監督她所設立的名目,還好這個職位是真的有工作可以做,不是什麼遊手好閒的差事,要不然就太可悲了。  



  有工作的感覺是不錯,只不過,她這個人好動的本性就是改不了,雖然最近變得特別的懶,但是真要她坐著都不動一下,那也會要了她的命,因此,趁著旁人不注意的時候溜到走廊透透氣,對她來說是常有的事,不過這會兒,她倒是可以光明正大的溜躂,因為早過了下班時間,那些準時下班的人恐怕也已經回到家,而老公還忙著跟幾個主管開會,所以她高興多呼吸幾口新鮮的口氣,是沒有人會管她的。  



  她都還沒有機會認識這個地方,趁著現在閒閒的沒事做,等老公帶她去吃飯的時候,她就好好的把這堿搨茈J細。  



  順著走廊直直的往下走,有一間大型的會議室、一間舒適的會客室、一間茶水室,走廊盡頭則是副總經理辦公室。「也沒什麼好瞧的嘛!」皺了皺眉頭,唐玦決定到另一邊看看。  



  正要轉進電梯間,唐玦忽然瞥見心藍的身影,她剛好轉進另一邊的走廊。  



  「奇怪,心藍去哪媟F麼?」喃喃自語,她管不住心堛漲n奇,打算跟過去看個透徹。  



  走過樓梯間,唐玦跟著先前心藍的行徑,慢慢的查探,這堥C間辦公室都是關著的,如果不打開看看,以它完美的隔音設備,根本猜不到哪間辦公室有人,所以她只能親自動手,每間辦公室試著開開看。  



  會議室——鎖著,董事長特助室——可以開哦!  



  小心謹慎地扭動門把,唐玦將門輕輕的往媕Y推了一個人大小的縫,把身子移到門縫堙A偷偷摸摸的朝辦公室媕Y張望。  



  不相信地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唐玦傻傻的瞪著此時吃飯吃得渾然忘我的心藍和陳唯,他們兩個的樣子好親熱,陳唯還剝蝦子給心藍吃。  



  也不知道自己看了多久,唐玦只是突然覺得頭昏眼花,整個身體開始搖晃,而這一晃,把門推開了一半,也驚嚇到心藍和陳唯,看著她,他們一時之間腦袋空白,完全不知道該反應。  



  十秒鐘不到,唐玦整個人在一陣劇晃之後,往旁邊癱軟的下滑,而就在她快墜落到地板上的時候,陳唯從驚愕當中清醒過來,飛快地衝過去將她接住。  



  「心藍,你看著你大嫂,我去叫洛天。」把唐玦抱到沙發上,陳唯做了交代,便往外衝去。  



  心有餘悸地看著唐玦,心藍擔心的咬了咬下唇,怎麼會這樣子呢?大嫂該不會是被她和陳唯給氣昏了吧!  



  天啊!最好平安沒事,要不然,她怎麼對得起大哥?心藍在心堬`深祈求。  



     



         ☆        ☆        ☆  



     



  睜開眼睛,看到洛天那張擔憂的面孔,唐玦直覺反應道:「洛天,你會開完了?!」  



  「不開了。」將她扶起來,洛天急忙地關心道:「你現在覺得怎麼樣?有沒有哪堣ㄤ峈A?說昏倒就昏到,你快把我給嚇死了。」  



  「對哦!」輕拍了一下腦袋瓜,唐玦總算搞清楚自己發生什麼事,「我剛剛眼前忽然一暗,然後就不省人事了。」看了一下身下的床鋪,這堿O洛天辦公室媕Y的休息室,她問道:「我怎麼會在這堙H」  



  「辦公室堛漕F發躺起來不舒服,所以我把你抱來休息室。」  



  突然想起剛剛發現的事情,她抓著洛天的手叫道:「洛天,你知不知道,心藍她跟……」  



  「大嫂,對不起。」  



  心藍一出聲,唐玦才看到她站在洛天的斜後方,「心藍,你太不夠意思了,你有男朋友,為什麼不直截了當的告訴我?」怪不得自己想破頭,就是搞不懂她和雲拓怎麼會不來電,兩個人都有心上人了,會來電那也太見異思遷了。  



  「大嫂,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你不要再跟我生氣了。」  



  「哎呀!我才沒有生氣,我可不像洛天,有這麼多氣可以生。」  



  「這跟我有什麼關係?」洛天蹙起眉頭,他這個老婆也太會扯了吧!  



  朝他做了個鬼臉,唐玦笑道:「沒有關係,只是舉個實例。」  



  笑了笑,洛天不發一語地睨了唐玦一眼。  



  「大嫂,你真的不會跟我生氣?」雖然唐玦這麼說,但心藍還是不放心。  



  「這有什麼好生氣的,只是搞不懂你為什麼不告訴我,那我就不用費那麼多心思把你和雲拓湊成一對。」  



  「心藍,你就直接把原因說給你大嫂聽。」雖然洛天也感覺得到自己的妹妹跟陳唯在交往,只是這事一直沒有獲得證實,也不明其中的道理。  



  「大嫂,我跟陳唯已經交往快一年了,因為兩個人都在同一個公司,我們怕彼此的交往會造成工作上的困擾,所以一直沒有對外表態。」  



  皺著眉頭,唐玦不解地問道:「你們談你們的戀愛,這跟工作有什麼關係?」  



  「我是董事長的女兒,在公司,本來就背負了許多壓力,現在還跟公司最有身價的單身漢之一談戀愛,閒言閒語自然是更多,所以,我和陳唯才決定等我的工作上了軌道,我們的感情也完全穩定之後,再對外公開。」  



  「你們想太多了,閒言閒語有什麼了不起的,不理它就好了啊!」拉了拉洛天的手,唐玦問道:「老公,我說得對不對?」  



  「這是因人而異,像我老婆,忘事的本領那麼高,左耳進,右耳出,當然是無所謂,不過有些人容易被他人的言語左右,那麼少聽一些閒言閒語,日子會比較好過。」  



  「算你說得對,可是嘴巴長在人家的臉上,人家真要拿你亂嚼舌根,你就是安安靜靜,一句話都不吭,也會有一大堆的閒言閒語。」  



  「不錯嘛!我老婆挺有見解的。」捏了捏唐玦的鼻子,洛天轉向心藍,表達自己的想法,「心藍,你跟陳唯的事我和小玦都不會說出去,只是你也要學著放寬心,你必須明白,身為姚家的一份子,你是很難避開眾人的目光的。」  



  「大哥,我知道。」  



  「心藍,這一點你要跟我好好學習,像我,一點也不怕人家知道我是總經理的老婆,大不了,我捲鋪蓋走路,不幹了!」唐玦說得很大方。  



  「是啊!這樣子最合你的心意,對不對?」洛天傷腦筋地瞪著她。  



  對著他咧嘴一笑,唐玦突然問道:「奇怪,怎麼沒看到陳唯?」  



  「你找陳唯幹麼?」洛天有些吃醋地問道。  



  唐玦理所當然地道:「我在他的辦公室昏倒,總要跟他打一聲招呼啊!」說起來也真是怪異,她這個人雖然瘦巴巴的,但也是健健康康的,怎麼會發生昏倒這種事?  



  「這個你不用擔心,我已經幫你跟他打過招呼,他不會計較你跑去他的辦公室偷窺。」最後一句是洛天刻意補上去的。  



  努努嘴,唐玦一副很委屈地說道:「我是看到心藍,一時忍不住好奇跟過去瞧瞧,又不是故意的。」  



  「大嫂,大哥是跟你開玩笑的,如果我早告訴你,就不會發生今天這種事。」聽唐玦這麼一說,心藍不禁再次表示自己的抱歉。  



  「沒有的事,我昏倒跟你一點關係也沒有,我只是一時貧血。」  



  「我看,你是閒事管太多了,管到你自己的身體都出問題。」洛天不讚成的表示道。  



  「我哪有管什麼閒事,我根本是太閒了,悶到沒病也變成有病。」  



  什麼歪理?搖了搖頭,洛天說道:「等一下我帶你去醫院檢查一下,看看你這到底是生什麼病。」  



  瞪大眼睛,唐玦嘟嘴抗議道:「拜託!你別笑死人了,只不過是昏倒那麼一下下,又不是發生什麼大事,幹麼還跑去醫院檢查?」  



  「小病疏忽成大病,就算會笑死人,你還是得去醫院做個檢查。」  



  「洛天……」  



  摀住唐玦的嘴,洛天道:「說什麼都沒用,該注意的事,是馬虎不得的。」  



  嘴巴一張,輕輕咬了一下他的手,唐玦撇了撇嘴,很心不甘很情不願地說道:「好啦、好啦!不過,你得先帶我去吃飯,把我的肚子填飽,要不然到了醫生那堙A我肚子餓得咕嚕咕嚕叫,可是很丟臉的耶!」  



  「你放心,我帶你去看的是姚家的家庭醫師,你就算肚子唱歌,他也不會取笑你。」看著心藍,洛天問道:「要不要找陳唯跟我們一起去吃飯?」  



  「不用了,我們已經吃得差不多了,大哥和大嫂自己去吃就好了。」  



  「阿唯還在辦公室等你,你趕快去吧!」  



  點了點頭,心藍道了聲再見,轉身走出休息室。  



  「走吧!先去吃個飯,然後我帶你去醫院。」任由唐玦嘟著一張嘴,洛天笑著將她從床上拉起來,小心翼翼的摟著她離開休息室。  



     



         ☆        ☆        ☆  



     



  姚家每個人都睡得晚,但是通常吃完晚餐,在客廳小坐片刻、泡壺茶、吃點飯後水果,大夥兒就散開來了,不過今晚顯然是一個很特別的夜晚,再一次,洛天像唐玦鬧過失蹤記那晚一樣,在這晚上十點把全家齊聚客廳。  



  「爺爺、爸、媽,我和小玦有好消息跟你們宣佈。」洛天喜氣洋洋地說道。  



  「其實也不是什麼好消息啦!」沒有洛天的興奮,唐玦一副很倒霉的樣子。  



  瞪了她一眼,意思要她閉上嘴巴,洛天鄭重其事的接著才公佈道:「小玦懷孕了,我要當爸爸了。」  



  「洛天,你是說這個臭丫頭要生個曾孫給我抱啊!」姚政第一個反應道,他太高興了,有個孩子,以後他待在家堛漁伬埭N有伴了。  



  「爺爺,不是曾孫,是曾孫女。」唐玦沒好氣地糾正道,如果她得那麼辛苦挺個肚子,她寧願生個女兒,也不要兒子。  



  可能是心情太好了,姚政無所謂地說道:「你喜歡就好。」  



  母憑「曾孫」貴,這大概是生小孩的好處,以後爺爺就不會老向她挑釁,唐玦在心媢贏D。  



  「太好了,以後家埵酗F小孩,可熱鬧了。」穆琳開心地說道。  



  「媽,有小孩子會很熱鬧,也會很吵哦!」  



  「別擔心,我們房子這麼大,不怕吵的。」穆琳一臉的和藹可親。  



  又被堵住了嘴巴,唐玦心堣ㄧT又嘆了口氣,可是為什麼嘆氣,她也不知道。  



  「對了,」穆琳轉而交代道:「洛天,從現在開始,你要多注意小玦的飲食,這個營養攝取一定要均衡,還有,不能讓她太過勞累。」  



  「媽,我會注意的。」  



  「洛天,小玦現在懷孕,公司那邊的工作要不要先暫時停下來?」對第一個孫子,姚劍鳴很寶貝。  



  「爸,懷孕和工作是兩回事,如果我什麼事都不做,到時候孩子不好生哦!」雖然也不是多喜歡「姚氏集團」的工作,但此刻的唐玦是為反對而反對,當然,在她才開始要適應有工作的生活,她也不想折回原點。  



  「可是懷孕初期很重要,孩子在肚子媕Y還沒成形,一不小心,是很容易就沒了。」為了孫子,姚劍鳴儼然成了生過很多孩子的媽媽。  



  「爸,沒……」  



  「爸,」洛天迅速打斷唐玦沒完沒了的意見,「這件事我再跟醫生商量看看,如果他覺得小玦的體質有這個需要,公司的工作就先停下來。」  



  終於忍不住的站起來,唐玦表示道:「爺爺、爸、媽,我現在是『孕婦』,需要充足的睡眠,所以先上樓睡覺,你們慢慢討論。」  



  聽到「孕婦」這兩個字,三個長者連忙點頭,而且還催唐玦上樓睡覺,於是不費吹灰之力,唐玦就順利從這些過度熱心的人群當中撤退。  



     



         ☆        ☆        ☆  



     



  回到房堙A唐玦一點睡意也沒有,窩在沙發堙A靜靜地發起呆。  



  「你不喜歡我們兩個的孩子嗎?」來到她的眼前,洛天蹲下來,聽到醫生宣佈小玦懷孕,他整個心思都充滿當父親的喜悅之情,雖然一路上,小玦不停的在他耳邊嘀嘀咕咕,但是他都沒當一回事,然而剛剛在樓下大廳的時候,她老是唱反調,他終於不得不正視小玦的心情,孩子是他們兩個人的,他應該尊重她的想法。  



  輕輕地搖了搖頭,唐玦說出自己心堛熒P覺,「我真的很高興可以為你生小寶寶,可是我討厭被人家管東管西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是靜不下來,這個不能動,那個也不能動,那會讓我發瘋的,挺個大肚子已經好辛苦了,還得顧忌那麼多,那還不如不生得好,省得?冪糷畯鰝滿C」  



  撫著她的臉頰,洛天溫柔地說道:「我並不想約束你什麼,因為我愛的就是調皮、愛惡作劇、好動、有點迷糊、無憂無慮的唐玦,但是,也因為愛你,我想緊緊的保護你。」坐到唐玦的身邊,他將她摟進懷堙A「等了好久,終於娶到你了,我真的好害怕失去你,所以,我努力地想辦法能夠分分秒秒的掌握住你,確定你不會從我的生命中消失。」  



  感動溢滿唐玦的胸口,他是那麼愛她,而她到現在,卻還沒有給他一個明確的表白,讓他一顆心能夠全然的著地。不應該再懲罰他了,該是讓他知道她的心的時候了。  



  「洛天,我這輩子只想賴定你,我誰也不要。」親了親洛天的嘴唇,唐玦以從來沒有過的認真說:「親愛的老公,我愛你。」  



  愣了半秒鐘,洛天接著站起身,將輕盈的唐玦抱起來,轉了一大圈,歡天喜地地要求道:「你再說一遍你愛我。」「我愛你,親愛的老公。」  



  將唐玦攬在懷中,洛天激動地說:「我終於等到了。」「你真傻,其實你一定會等到的,因為沒有人像你一樣那麼愛我的缺點。」  



  「我很高興沒有人跟我一樣。」  



  「你不要高興得太早,以後也許我跟現在一樣,即使升格當了媽媽,還是經常惹你生氣,到時候,你恐怕想哭都哭不出來。」她有一種感覺,他們的生活並不會起太大的轉變,也許就這麼一直走到他們發蒼蒼、眼茫茫。  



  洛天認真地說:「小玦,就算我跟你生氣,你還是我最愛的老婆。」這是他的承諾,是愛她不悔的決心。  



  這一刻,唐玦終於明白她為什麼會愛上洛天,因為他無怨無悔的愛,在每個日子默默地流入她的心田,然後不停地堆積、堆積,讓她的心填滿了他的愛,教她這個不太懂愛的女人不得不愛上他。  



  他們會這樣子走一輩子,走到生命的盡頭,她如此深深地相信。  





  —完—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