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的用戶組別: 遊客[0級]
搜索選項 要有附件 作者搜索
搜索範圍
Dedo 論壇搜索系統
DC論壇影城 ad.vbox
香港易存網庫 [服務器租用|easyhost.com.hk] 域名 電郵 VPN 網頁寄存 快速穩定 雲端 Hosting Server 電話:(852)-21550486 / (86)-21-61979257 服務:[ 資訊, 電郵服務, 資訊網絡, 網頁儲存, 網頁設計, 網站設計, 網頁寄存, 網站寄存, 主機租用, 主機托管, 伺服器管理, 伺服器租用, 伺服器托管, 服務器租用, 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托管, 香港服務器租用, 域名註冊, 網站地圖, 客戶優惠, 報章報導, web hosting, hosting, email service, web page design, web design, dedicated server, dedicated host, server management, server colocation, colocation, Virtual Host, MPLS, CDN, IPLC ]
返回列表 發帖
第十章

  金愛娣登門.道歉的時候,孟又騏與杜希正在庭院堙C



  「趁花凋謝前,把花瓣收集起來,可以泡茶喝。」杜希提著小竹籃在花圃堿黿禲A盂又騏則正在栽植新品種。



  「曬幹還可以做香包。」孟又騏接口。



  「對,我們的房間就一年四季都有香氣。」杜希衝著他笑。



  距離金愛娣事件已經過半個月,這半個月來,她比以前更安心,因為她發現孟又騏待她越來越好,不但常以她的意見為意見,還非常寵她、疼她。



  「嗯,就先採做茉莉香包。」盂又騏放下手中的鏟於,到茉莉花叢去摘了一堆茉莉。



  「不對,要先做玫瑰香包,玫瑰是你最喜歡的花。」雖然茉莉是她最喜歡的,但主人還是要優先嘛。



  「玫瑰用來泡茶,茉莉用來做香包。」孟又騏很明智的做出分配。因為他也漸漸的愛上了茉莉花。



  「好。」杜希甜甜的笑開來,主人果然是聰明的。



  「等我種好那些,就來替你摘,嗯?」他在她甜甜的笑臉上輕啄一口。他發現自己越來越愛她,越來越想寵她。



  「好。」杜希最喜歡跟他一起摘花了,因為那氣氛、感覺,都很幸福。



  門鈴響了起來,杜希跑去開門。



  孟又騏半瞇著眼,小心的注意杜希的反應,他知道有誰會來。「啊?你是那個……」



  果然,杜希嚇退了一步。金愛娣橫眉豎目的走進來。



  雖然她父親千交代、萬交代要恭敬、誠心誠意,她卻怎樣都不服氣。她父親富甲一方,她這個掌上明珠幹嘛對別人低聲下氣?盂又騏見情況不對,馬上挺身到杜希身後,摟著她。



  「請問有何指教?」孟又騏力持待客之道。



  他當然知道她的來意,但,這是她們金氏表現誠意的方式嗎?「沒事不能來嗎?」金愛娣恨杜希入骨,但面對孟又騏,又不好發作。「如果沒事的話請離開,我們並不打算招待客人。」孟又騏簡明扼要的告訴她。



  「當然有事。」金愛娣喳呼。如果不是她父親威脅她:「沒求得人家的原諒,就別給我回來」,她早就掉頭走人,誰要在這堿搘L們恩愛繾綣?刺目極了!



  「有事請快說,我們很忙。」「我……我父親要我來道歉,先說好,不是我自己要來的。」如果不這麼說,就覺得面子掛不住。「既然如此,那就請回吧,等你自己想來再說。」盂又騏作勢送客。



  「等一下。」叫她這樣回去,她實在又不甘心。「好吧,我承認我之前做錯事了,但是她有錯在先,是她先搶走別人的男人,我才會教訓她。」反正要錯也輪不到她。



  「你怎麼又這樣說?」杜希低喃。



  她好怕,好怕失去孟又騏。孟又騏不答腔,只用一雙銳眼盯著金愛娣。「這是事實,在日本出差那幾天,我們住同家飯店,還形影不離。」金愛娣大言不慚。



  杜希的心涼掉半截,傷心得想找個地方好好哭一場。



  孟又騏按住杜希,不讓她離開,充滿銳氣的雙眼繼續冷酷的盯著金愛娣。



  「所以,是你搶了我的男人,我教訓你是天經地義。」金愛娣一直把矛頭指向杜希,連看盂又騏一眼都不敢。



  杜希就算不想相信,也難受得傷心低泣,不知道明明這麼幸福的自己,怎麼會如此容易就被這些話刺傷。



  孟又騏不發一言的盯著金愛娣,就看她要撒野撤到什麼時候。金愛娣被盯得渾身不自在,好像有千萬根針同時刺向她,令她無處可躲。



  「所以……你識相的話,就該早早滾開。」她被盯得渾身發顫,連說話都覺得吃力。「你……你識相的話,就該閉上你的鳥嘴。」杜希說。主人教過她的。



  說得好!孟又騏的唇角浮起不易察覺的笑意。



  「你……」金愛娣覺得自己被兩面夾攻,非常不服氣,一肚子火正待發作,卻被孟又騏的眼神刺得什麼都不剩。



  她知道他光是用眼神,就能讓人棄甲投降,她早就知道的。問題是,她怎麼能服輸呢?她可是堂堂金家的千金大小姐!可是……天啊,孟又騏的眼神讓她頭皮發麻,讓她越來越嫌惡自己,越來越想一頭撞死。



  「我認錯啦!」她終於蒙著頭大喊,「我說的都是謊話,孟又騏從來沒有理會過我,也從來沒有說過要跟我結婚,對不起啦,我說的都是謊話!」



  與其被那樣的眼神盯著,還不如認錯來得痛快。



  「真的嗎?」杜希喜出望外,淚珠雖然還掛在臉上,但卻開心的笑了。能留下來聽到這句話,她實在太幸運啦。杜希開心地朝孟又騏的胸口偎了偎。



  「真的啦,真的啦,都是我的錯。」金愛娣埋頭道歉,「我不該出手打人,也不該口出惡言,更不該撒謊,我知道錯了啦。」



  她寧可認錯一千遍,也不願再被那可怕的眼神多盯一秒鐘。「你錯了?」孟又騏冷峻的問。



  「是,我錯了,對不起。一然後呢?」盂又騏挑挑眉,顯然還不滿意。「絕不再動手亂打人、絕不再隨便對人惡言相向、絕不撒謊……」唉,她的罪行,怎麼說也說不完,「總之,我知道我錯了,請你們原諒我。」



  「就這樣?」孟又騏不悅的挑挑眉。「我……」金愛娣感覺到一股被逼到絕境的危機感,抬頭看見孟又騏的表情,雙腳一軟,就咚地跪下來。



  「你這是做什麼?」杜希嚇一大跳,盂又騏則是一副「意料之中」的神情。「我錯了,對不起啦,我不該動手把你打成那樣,我真的知道錯了……」金愛娣涕淚俱下,倣佛將死之人,祈求一條生路。



  「沒關係,沒關係啦,我沒有傷得很嚴重。」杜希急著把她拉起來。金愛娣看見孟又騏的眼神,就算想站起來,也不敢動。孟又騏負手看著金愛娣,顯然不打算放過她。



  「對不起啦,我真的知道錯了……」金愛娣怕得幾乎要把額頭磕到地上去。



  「騏……」杜希替金愛娣求情。



  盂又騏這才收起那惡狠狠的眼神。「你必須有所補償。」



  「呃?」補償?她有沒有聽錯,之前她再怎麼胡鬧,盂又騏也沒要求她補償。她終於知道自己是真的惹毛孟又騏了。



  「補償?什麼補償?」先發問的是杜希,她跟金愛娣一樣納悶,「我沒有怎樣耶。」「你有權對她提出要求,而她只有答應一途。」孟又騏攬過杜希的肩,在她香香的發上輕輕一吻·。



  金愛娣趕緊把求饒的眼神投向杜希。



  「要求?」杜希這下子頭痛了,「我沒有什麼要求耶。」



  她現在這麼幸福、滿足,還要求什麼?



  金愛娣小小鬆一口氣,但更大的問題隨即降臨。



  「既然如此,那就看你的誠意了。」盂又騏的笑容堙A透露著一絲看好戲的促狹。



  「誠意……」金愛娣面臨畢生最大的難題。



  孟又騏要的「誠意」,絕不是金錢或條件能解決的,老天爺!金愛娣覺得大難臨頭。



  「當杜希的女儐相、我們婚禮的總招待。」孟又騏提出他的要求。「沒那回事,他胡說……」杜希雖連連否認,卻害羞地埋進他的胸口。



  老天,這一定是夢吧?她跟孟又棋有走進禮堂的一天嗎?他在開玩笑吧?「你做得到嗎?」孟又騏絲毫沒有放鬆。



  金愛娣神色複雜的看著他們。



  替自己窮追不捨的男人張羅婚禮?她金愛娣走的是什麼爛運!「你做得到嗎?」盂又騏又問,語氣堭a著挑釁。



  「誰說我做不到!?」話一出口,金愛娣就發現自己又逞強說了不該說的話。



  唉,罷了,這場追逐的結果已經很明顯了,她又何必強求?世上男人那麼多,把他讓給那女人又怎樣,憑她的本事,要多少男人沒有?「這件事我答應了。」金愛娣露出一副「包在我身上」的表情,「一定弄得賓主盡歡。」



  哼!她才不要像只鬥敗的公雞,垂頭喪氣的任人取笑。她就利用這次機會,撈幾個鑽石單身漢,也未嘗不可。



  「那就這麼說定了。」孟又騏很高興擺平了她。



  「嗄?什麼就這樣說定了?」杜希不得不訝異,怎麼他們討論得有板有眼,一點都不像在開玩笑?



  「我們的婚禮呀。」孟又騏摟緊她,往那驚訝的頰上輕輕一吻。「慢走,不送了。」他摟著杜希往媕Y走,讓金愛娣自己回去。「騏,你們剛剛說的是什麼?」杜希還是無法相信自己聽到的話。



  她覺得整個人輕飄飄的,像要飛上天似的,一點都不踏實。「你會知道的。」孟又騏往她臉上又親一記。



  他的杜希,實在太可愛了。他迫不及待地想稱她為「大太」、「老婆」、「妻子」,想當她的「先生」、「老公」、「丈夫」,更想告訴全世界,他們是世上最幸福的夫妻,他們會白頭偕老、永浴愛河。





  【全書完】

TOP

返回列表